「那不是有爺爺嗎?你要是做不了飯,你也可以到唐小芯那邊去吃飯呀!」方清寧腦袋一轉,很狡猾地說。

「就算是我到小芯那邊吃飯,可你爸回來怎麼辦?難道也是要到小芯那邊吃不成?」 那個女孩領著黃然向校車慢慢的走去,而三個男孩則撇了撇嘴。而另一個女孩則扭頭看著黃然,然後大聲說道:「哇,好帥啊!」三個女孩聽到女孩的聲音集體喊道:「王雪雲,你哥花痴……」但是語氣裡面則中滿了羨慕。

「呵呵,你們三個是不是看著別人比你們帥所以嫉妒了啊!不容易啊!能讓你們三個嫉妒的人還真不多,終於來了一個了。而且還是柳晴姐姐親自接待啊!兩個人不會擦出什麼火吧!」王雪雲故意說道。

三個男孩聽到這話立刻回頭看著黃然,正好看到黃然正和自己的夢中女神有說有笑的,三個人的眼神簡直就能殺人……

「你好,我叫黃然,不知道雪姐你的名字啊!」黃然笑著說,嘴角也彎彎的翹起。

「呵呵,你好,我叫柳晴,今年是大二。」那個女孩客氣的說道,嘴角也露出甜甜的笑容。看上去是那麼的文靜。

「恩,雪姐是什麼專業的啊!」黃然看著越來越近的校車問道。

「金融,學弟的學的什麼專業啊!」柳晴看著黃然,笑了笑說道。黃然給她的印象並不是像學院裡面的帥哥那樣虛偽的感覺。黃然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很神秘也很內涵,彷彿是一個看不透的黑洞。讓人不知不覺的迷失……

「我學的是物理。」黃然笑著說,這個時候黃然到了校車旁邊。柳晴笑著說道:「好了,到了。你找個位子先坐下來,我去接待新生去了。」柳晴笑著說。

黃然點了點頭說:「恩,學姐你去忙吧!」柳晴點點頭離開了……

黃然看著眼前的豪華大巴,臉上露出了笑容。然後拎著自己的行李走上了大巴,大巴上已經有了幾個人。但是大部分都是女孩,只有一個戴眼鏡的男孩在最後一排坐著。樣子很一般,一看就屬於那種老實型的。

而那幾個女孩則不一樣了,一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四五個人在一起對著一個電腦一邊說一邊笑著。而黃然的到來讓她們抬起了頭,黃然對著大家點點頭。然後找了一個靠窗戶的位置坐了下來。而那幾個女孩則盯著黃然看……

「哇,好帥啊!好有個性啊,我說早上左眼為什麼老是跳啊!原來是能遇見極品帥哥了……」一個打扮的很時尚,穿著一個牛仔熱褲,身材也很苗條。上山穿著一個白色的短衫,頭髮燙成了波浪。整個人給人一種成熟的感覺,臉蛋也很精緻,但是和葉凝他們比起來就差了一點。

「是啊,好帥啊!是我們學校的啊!不知道是哪個系的啊!」一個身高有一米六左右,頭髮紮成了一個馬尾,很瘦很骨感的女孩說道。

這個時候一個年紀十七八歲的女孩,一張可帶的娃娃臉簡直讓人戀戀不捨。大大的眼睛,但是眼睛裡面充滿了狡黠。這個女孩慢慢的走向黃然,一屁股坐在黃然的身邊。

黃然看著坐在旁邊的女孩,嘴角笑著說:「小妹妹,有什麼事情嗎?」嘴角卻露出了調皮的笑容。

女孩聽到這句話簡直就想發瘋,但是還是忍了下來。用無辜的眼神看著黃然說道:「叔叔,你叫什麼名字啊!你是哪個系的啊!我很小嗎?你看我不小了啊!」說著挺了挺自己的胸膛。那豐滿的*在黃然的眼前亂晃,差點讓黃然控制不住……

而那幾個女孩聽到這就話一個個捂著肚子笑了起來,而黃然這個時候去笑著說道:「唉,你這孩子啊!有什麼事情找叔叔呢?」

這個時候那個女孩再也忍不住了,突然站了起來,用惡狠狠的眼神看著黃然說道:「你死定了,本姑娘要讓你知道得罪本姑娘的代價。你等著啊!」說完氣鼓鼓的走了,黃然則輕輕的笑著。而那個穿著性感的女孩對著黃然豎了豎大拇指。黃然笑了笑。

「張穎,怎麼樣,吃癟了吧!你這張娃娃臉也不行了啊!」那個性感的女孩調笑的說道。

「哼,不就長得比較帥嗎?帥能當飯吃啊!帥上街能刷卡啊!」張穎氣鼓鼓的說。心裡則暗暗發誓一定要整整這個傲氣的帥哥。

黃然看著外面的一切,從窗戶向外看能看到湘江的繁華。到處都是聳立的高樓大廈,這就是現代的超級都市,不過這裡的一切現在都和自己沒有太多的關係。

過了一會兒幾個接待新生的學哥學姐走了進來,看樣子今天的接待任務時完成了!這個時候柳晴笑著說道:「讓大家久等了,我們現在就出發去學校。」而那三個男孩則笑了笑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

大巴慢慢的向湘江大學走去,湘江大學,簡稱港大(英語:TheUniversityofHongKong,HKU),是一所於1910年於湘江島成立的大學,其前身為湘江西醫書院,是湘江歷史最悠久的大學。港大中文校訓為「明德格物」,而拉丁文對應的校訓則為SapientiaEtVirtus。大學以英語作為教學語言。自2007年開始,港大被英國THES-QS持續評為全球前30名的頂尖大學,位列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

湘江大學本部坐落湘江島西部的薄扶林道以東、般咸道以南、羅便臣道以西、龍虎山以北,佔地約16公頃。環境優美,氣質伊人。

剛一下車,幾個人都被湘江大學的美麗所吸引。歐洲古堡的建築風格,看上去是那麼的迷人。黃然看著周圍,心裡感嘆湘江大學不愧為頂級學府,內涵真是悠久啊!

「呵呵,我先領著大家去辦理一下手續吧!以後再這裡時間多的是,你們有的是時間看!」柳晴笑著說。大家聽到柳晴的話也點點頭,一個個跟著柳晴走去……

忙碌了一個小時黃然終於到了自己的宿舍,湘江大學的宿舍一般都是兩人間。裡面裝修的也很好。黃然看著自己的宿舍,宿舍時新的。看樣子還沒有人來,黃然把自己的行李放進自己的柜子裡面。伸了伸懶腰,笑了笑,走出了宿舍……

九月份,校園裡面已經有很多學生了!女孩一個個打扮的很時尚,男孩們也顯得很有氣質。最重要的是在湘江大學裡面隨處可見外國留學生。黃然慢慢的走著,看著周圍的一切……

黃然穿著白色的襯衫,下身一身牛仔和一雙板鞋。長長的頭髮看上去是那麼迷人,而臉上始終刮著那種親切的微笑。進過黃然身邊的人,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都忍不住回頭看著黃然。黃然則是慢慢的向餐廳走去……

張穎和幾個女孩放完東西就聚在了一起,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這幾個雖然才認識不久,但是也比自己一個人單身好啊!已經中午了,她們也準備去餐廳吃飯。

「張穎,不知道在餐廳能不能碰到那個帥哥啊!」那個打扮時尚的女孩笑著說道。

「張芳馨,你就不能不花痴啊!那個傢伙有這麼好嗎?討厭死了……」張穎聽到這話立刻起的鼓起自己的腮幫。

「呵呵,張穎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啊!那麼好的帥哥,要是能做我的男朋友,真是我八輩子修來的夫妻啊!那怕讓我做他的情人也好啊!」張芳馨笑著說道。幾個女孩聽到這話都笑了起來。

「你這個大花痴,那你努力賺錢去包養他吧! 樓妃篡位記 我看他挺有做小白臉的資格的!」張穎這個時候笑著說。一邊還瞪大眼睛看著張芳馨,眼珠不停的轉著。

「恩,這是一個好主意……」張芳馨面色露出了認真的表情。幾個人看到都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向餐廳走去。

黃然慢慢的走進餐廳,看著這個餐廳。黃然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高中的時候學校的餐廳。和湘江大學的餐廳相比,簡直就是廁所和別墅相比啊!根本就不是一個重量級的……

黃然一進餐廳就吸引了一幫人。沒辦法,誰讓黃然長得這麼妖魅呢!那張超級帥氣的臉蛋,簡直就是一個巨型的磁鐵,吸引著周圍一些的物品。女孩們一個個盯著黃然看,一邊看一邊還討論著。黃然則無奈的笑了笑,自從被雷電擊中以後自己就成了這個樣子。

「不會吧!這麼巧……」這個時候張芳馨大聲的說著。而張穎她們幾個也發現了黃然,黃然那張臉真是太好認了。再說全餐廳的人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想不讓人注意都難。

張穎看著黃然,咬著自己的牙齒。這個時候張穎突然臉上露出了調皮的神色,快速的跑了過去。黃然突然感覺自己的胳膊被一個手挽住,好奇的看了看。發現那個可愛的女孩正在用兩隻手挽著自己的胳膊。而眼睛則看著自己!黃然甩了甩自己的胳膊,但是那個女孩卻抓的很緊……

「我說美女,你想幹什麼啊!趕緊鬆手啊!這麼多人看著呢?」黃然這個時候看著女孩說道。

「哼,我就不鬆手,你這樣的*男人不都喜歡美女嗎?難道我不漂亮嗎?」張穎嘟著嘴說道。

「你……先放手好不好啊!我要吃飯啊!」黃然這個時候確實無語了,心裡則想著:「唉,真是不能得罪女人啊!」

「哼,又不耽誤你吃飯,今天請我吃飯我就放開……」張穎嘟著嘴,但是眼睛裡面去充滿了調皮。

黃然無語的搖了搖頭說:「好,你先鬆開,算我黃然今天載了!以後再也不敢得罪女人了!」

「知道就行,敢得罪本小姐,讓你請我吃飯是你的福氣,很多人想請我還不願意呢……」張穎笑著說。

幾個女孩這個時候確實傻眼了,沒想到張穎這麼大膽。而張芳馨則自言自語的說:「這樣也行啊!如果知道這樣也行,我也去了……」這句話立刻引起了幾個女孩的追打。

黃然這個時候慢慢的走進打飯口,點了兩份套餐。慢慢的端著走了出來。而張穎就好像一個乖寶寶似地,靜靜的在哪裡等著。當黃然坐在她的對面遞給她一份套餐的時候,,所有的女孩都充滿了羨慕…… 「這也沒什麼不好的,還可以省下不少錢。」方清寧硬著頭皮接著往下說。

「荒唐!」李香蘭又不悅訓斥她,「你這樣的話最好是在面前說一次之後就忘記了,你要是在你爸面前說起,你爸就會連你這個女兒都不認了。」

她媽不說她爸還好一點,一說,方清寧心裡的火氣愈發不能控制:「反正對你們來說,唐小芯才是你們的親生女兒,我不過就是撿回來養的女兒罷了。」

「你什麼鬼話?越說越離譜,你是不是想鬧得這個家都不得安寧?」

「我沒有這樣想。」方清寧一對視她媽媽投來的警告眼神,她即便是很不甘心,她還是硬生生地改了口。

「那你就更不應該說出這樣的話。」

「可我也說的事實呀!」

「什麼事實?」李香蘭滿臉不悅反問她,緊接著又懟了方清寧:「事實上就是你無理取鬧,蠻不講理。」

「媽……」

方清寧又正要開口,李香蘭倏然抬手打斷她要說的話,「行了,你不想吃晚飯,你爺爺和我還想吃晚飯呢!」

意思就是不跟你廢話了,你自己也有自知之明。

等到席麗瓊從廳堂出來后,她洗手幫忙端菜。

同時她就覺得氣氛有點不太對勁,她總覺得方清寧老用不快的眼神瞪著自己。

唉,算了,她也不要這麼敏感了,都是一家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吃飯時,由於方語嫣還是幾個月大,席麗瓊就抱著她,喂一些米湯水給她喝,再晚一點時,她再給女兒餵奶。

方清寧坐下來吃飯,也是因為心裡憋著有氣,胡蘿蔔炒肉末,她呢,就非用自己的筷子把肉末都挑到自己以及女兒碗里,還時不時催女兒李思思快點吃飯。

如果說方清寧這樣『精明』夾菜,即便是明人一看知道了,但不會說話,關鍵就是方清寧還故意用筷子夾肉末放到碗里時,還故意地碰撞出響聲。

對不管農村人還是城裡人來說,吃飯就必須規規矩矩地吃飯,雖然不用做到很標準的食不言寢不語,但是,這敲筷子的行為,是極大地沒禮貌,對家人以及在場的長輩,也是極其的不尊重。

方鴻維也是實在看不下去了,方清寧每夾一回菜就敲一次,就好像故意在跟他們宣洩她心中的不快,可關鍵是他一個長輩也沒有要去接受你這些不禮貌的行為。

「夠了!你要是不想吃了,那就別吃了,今天也是幸好沒親戚朋友在場,要是有,咱們方家可又要因為你而丟臉了。」

方清寧雖然心裡仍然還是不快,她還是不敢再用筷子敲碗了,而是低著頭,安安分分地吃飯。

中途李子華還撒了尿在她身上,她又要放下碗筷,先去清洗乾淨李子華。

這原本也是沒什麼的,偏偏方語嫣也哇哇大哭,尿褲子了。

她看見了李香蘭慌忙把碗筷放下,上前就從席麗瓊手上接過方語嫣,她還不忘了對席麗瓊說,「你先吃飯吧!我來處理。」

這些看在方清寧眼裡,心裡忍不住嘲諷:這就是親媽呀!

自己的孩子尿了褲子,她媽就是做得到不聞不問,還繼續吃飯,席麗瓊的女兒就緊張成這樣了。

哼,她就搞不明白了,席麗瓊生的就是賠錢貨,能比得了她兒子嗎?有必要這麼寶貝嗎?

席麗瓊一心撲在女兒身上,並沒有留意到方清寧會有這樣的心思,她急忙忙把碗里的米飯吃完,她碗筷一放,趕緊就從李香蘭手裡接過女兒:「媽,我已經吃好了,語嫣你就交給我吧!你先去吃飯吧!」

「好。」李香蘭笑道。

方清寧知道碗筷一向都是她媽來洗的,她就特地放慢吃飯的速度,等到方鴻維吃完飯一走後,她就氣惱地問李香蘭,「媽你剛才那是什麼意思?」

她剛才到底怎麼了?李香蘭還很不解地看著她。

「子華和席麗瓊女兒尿了褲子,你卻偏偏去幫席麗瓊的女兒換褲子,你這是什麼意思了?」

一聽,李香蘭不禁嘆氣,很無奈地說她,「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小心眼呀!不過就是換褲子的事,值得你這麼問我嗎?」

「這不是值不值得的問題,而是你偏心的問題,方語嫣是你孫女,我兒子也是你外孫,難道你應該是一視同仁嗎?」

都忙活了一天,好不容易有時間吃飯,她又還得非要在這裡鬧,李香蘭一口氣也提了上來,啪的一聲把碗筷重重放在飯桌上,「好,你非要讓我一視同仁,可以,那我就跟你好好算一算,你生思思時,是我幫你帶的吧!帶了多久,你心裡應該有數吧!現在你弟弟娶了媳婦,生了孩子,難道我就不能幫他帶了?」

「再說了,今天我難道還沒幫你抱子華了?你一來,語嫣大部分時間都是由你爺爺抱著,現在兩個小孩子尿了褲子,你自己換一下,又能怎樣?你告訴我,又能怎樣?」李香蘭胸膛中的怒火持續爆發:「我還是那句話,你沒事少往我這裡跑,娘家都已經讓你折騰得快要不成人形了,還是說你想看到自己的娘家過得苦逼逼的?你心裡才高興嗎?」

「我又沒這個意思。」

「你沒有這個意思?」李香蘭哼了一聲,冷笑道:「你是我生的,你是什麼脾氣性格,我會不知道嗎?你就是見不得別人好,別人要是比你好了,你就心裡不舒服,你就會嫉妒,你就會嘮嘮叨叨地損人,還非要把別人說趴下了不可,你也只有這樣才會感覺滿意。」

席麗瓊把孩子交給方鴻維抱了之後,她又從裡頭出來,一看見李香蘭和方清寧又在爭吵,她杵了在原地,在猶豫自己要不要過去。

「我哪有這樣!」就算是她被李香蘭說透了心思,方清寧都不可能會去承認,反而還在指控李香蘭:「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就因為我是女兒,海軍是兒子,你就喜歡他,你什麼都偏心他,他現在有能力開大排檔了,生意也好,當初你還去幫他,我呢,現在就只能在家裡帶孩子,什麼錢都賺不了,你再看看席麗瓊,她都可以把孩子丟給你帶,她出去打工,憑什麼我就只能被絆在家裡?」 「你是不是覺得很不公平?是不是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你?是不是?」李香蘭臉上無半點波瀾地反問她。

「……」

就算她沒有回答,李香蘭也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如果你要是覺得不公平,你可以去找你家婆,你親自跟她說一說,別人家的家婆,會幫忙帶孫子,你怎麼不會帶呢?」

「……」方清寧是覺得她媽媽這個話,根本就是明知故意這麼跟她說的。

「對我來說,不管是你,還是海軍,你們都是我孩子,我沒有一味著的偏心。」李香蘭又瞥了她一眼碗里還剩下一點米飯,「我看你也不太想吃了,你還是帶著兩個孩子回去吧!」

李香蘭自己碗里的米飯,她快速扒完,隨即就站了起來,將碗筷都收了,而擺在方清寧面前的碗,李香蘭是直接奪過來,緊接著她又將方清寧手裡的碗里也奪了過來。

轉眼間的功夫,李香蘭都把菜端回廚房去。

方清寧看著空蕩蕩的飯桌,覺得怪委屈的。

自己的親媽這麼對她。

不過她心口翻湧著一股氣,猛地站了起來,一邊抱著兒子,手裡牽著女兒,火速大步離開了方家。

隱婚厚愛:江少的神秘丑妻 這些看在席麗瓊眼裡,心底無奈嘆了口氣。

美人謀:將軍之妻不可欺 方清寧每一次回來都喜歡跟她家婆爭吵,每一次都是鬧得不歡而散,而且她每一次都見到李香蘭心裡不好受,還會傷心,默默地掉眼淚。

唉!

要說她這個大姑子也是作。

第二天,席麗瓊去工作,心情也是多多少少因為這件事而有點低落,她也不喜歡把什麼事情都隱藏在心底,她就會跟唐小芯說,還想著讓唐小芯緩解方清寧和李香蘭之間的關係。

「畢竟我是嫁到方家,堂嫂你可能不需要怎麼去面對,可我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去面對這種事情。」

唐小芯心裡暗嘆了一聲,「我覺得這種事情不是三言兩句就可以處理得好,再說了,你不覺得清寧的的思想很有問題,很狹隘嗎?她做人要是大度一點,很多的事情將不會是眼下這個局面,是她自己不會做人。」

席麗瓊一臉垂頭喪氣,她知道堂嫂說得很對,心胸大度,她相信方清寧很難學得來。

唐小芯拍了拍她肩膀,安慰她,「這件事舅媽會處理,只要清寧沒找你麻煩,你也別管了。」

「……」

她見席麗瓊仍然還在糾結這件事上,她又對席麗瓊說,「家務事是沒有對與錯,很多的事情,都是要靠本人自己去想,去悟,你又不是清寧,你替她想再多,都是沒用的。」

唐小芯也想著少了湯蓉蓉來大飯店鬧事之後,她自己家的事,就會少一點,沒想到她這邊還是不安寧。

原先唐小芯也是想著快到席建立的生日了,之前流行家裡有一台電視機,是新潮的一件事,其實在之前杜美華也想著讓她出錢給買一天的時間,可她不同意,最後不了了之,現在不一樣了,大姑媽也生了孩子,爺爺還是在大姑媽那邊住,她給爺爺買電視機的話,那不僅僅是爺爺可以看,就連大姑媽他們都可以看,受益的人有很多。

電視機一買回去之後,這件事也不知道就怎麼讓杜美華知道了,杜美華就可不樂意了,第一時間她就給唐小芯打電話,唐小芯在忙,也沒跑去接聽,這下好了,杜美華直接把電話打到了席錦琛那邊去。

很憤怒地質問席錦琛,唐小芯這到底是算幾個意思。

說給席建立買電視機,她什麼都沒有。

席錦琛也大概知道了這件事,就幫唐小芯說了兩句好話,主要就爺爺對小芯好,小芯一直都記得,這次買電視機也是為了孝順爺爺。

其他的話,杜美華沒聽得進去,唯獨席建立對唐小芯好的這一句話,她記住了。

可記住又怎樣,她心裡還是很不舒服。

在席錦琛這邊得不到滿意的結果,杜美華又給席秋怡打電話,也是想著女兒這麼久沒見面了,她先是跟席秋怡談了一些生活上的事後,杜美華再將話題轉回買電視機的事上。

席秋怡一聽,頭立即就跟針扎的一樣痛。

她耐心勸她媽:「媽,這件事你沒有什麼好生氣的,你當初不對嫂子好,爺爺對她好,她孝敬爺爺,也是很應該的,你呢,就別想著嫂子對你有多好有多好,逢年過節回去看你,給你錢,這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她經常都回想起以前的種種,換是別人家的嫂子,早就一巴掌拍飛她了。

唐小芯已經算是很難忍的啦。

「可我……」杜美華胸膛內竄起了一股火氣,繼而,她還是沒能忍受得了,直接跟席秋怡說,「不是我說唐小芯什麼,主要是她送給電視機給你爺爺,倒是沒有送給我,要不然就別你爺爺送唄,現在村子里的人也不知道從哪聽來的消息,就說我人品差,跟唐小芯處不來,所以唐小芯才會只送電視機給你爺爺,而且你大姑媽也得利了,我估計以後電視機都歸你大姑媽了。」

「一個電視機而已,歸誰就歸,等以後咱們有錢了再買,行嗎?」席秋怡想來想去,也只有這麼哄著她了。

「你說的倒是好聽,可你知道你自己目前的處境嗎?」而且村子里關於宋多金坐牢的事,都已經傳開了。

當時她就去找陶紅雲吵了一架。

這事她也有跟席秋怡說了。

「媽!我知道,但日子是人過出來的,嘴邊長在別人身上,別人願意說,那就去說唄,反正我沒聽見,哪怕是聽見了,我都覺得無所謂,我又不是看他們臉色拿工資的。」

「這都要怪陶紅雲這個大嘴巴,沒事就愛到處說。」

「算了,媽你也不管用她。」話是這麼說,她心裡還是會記下這個仇的,來日方長,總有一天,她會讓陶紅雲難堪。

「哼,我才不想管她呢,現在一懷孕了,就到處走動,家裡啥事都不幹。」一天杜美華能忍她,兩天可以忍,三天可以忍……時間一長了,就忍受不了。 席秋怡也知道陶紅雲是什麼樣的人,當然是覺得現在可以在她媽媽面前揚眉吐氣了。

就老想著什麼都使喚她媽媽去做。

可日子久了,就會讓陶紅雲有錯覺,忘記了她媽媽的是什麼性子的人了。

「要不然你就關於她的事,你就別做了,你要是生氣的話。」她也只能是這麼勸她媽媽了。

之前在唐小芯的勸說之下,她還沒跟宋多金離婚,就想著她媽媽以後指望不了自己,於是她就讓她媽媽跟陶紅雲處理好關係,沒想到陶紅雲倒是會得寸進尺了,完全就沒半點顧及她媽感受。

既然如此的話,那自己說什麼都咬咬牙,苦了自己,她都會讓自己的媽媽有一口飯吃。

再說了,如果她媽媽真要是吃不上飯的話,以她對唐小芯和她哥的了解,根本就不會袖手旁觀。

聽了她的話,杜美華就在那邊猶豫了一下,前後矛盾地說,「那又怎麼行呢,我跟你爸雖然是有手有腳,以後還是要靠陶紅雲他們來養的,又再加上你現在目前的狀況都不是很好。」

席秋怡非常懂她說的意思,就是留一條退路唄,生怕以後有個是萬一。

想了想,也是,她媽媽自認為跟唐小芯的關係不好,不想著以後靠唐小芯,也是很應該的。

於是她就忍不住為唐小芯說幾句好話,想著家人之間的關係可以得到緩解:「其實唐小芯她人還是不錯的。」

「哼,她是人不錯,可也主要不是針對我,從買電視機的事,你就可以看得出來了!」

「媽你看看你,又把之前的事,翻出來說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你也別一直老提著,你這樣就會鬧得大家都不愉快。」

「……」對她來說,就不是過去的事,是現在的事。

不過秋怡就在唐小芯那邊打工,自然就會幫著說好話。

但不代表她就認可秋怡說得話了。

能感覺到她媽媽內心的不快,席秋怡也不好多勸了,就讓她媽媽以後跟陶紅雲相處時注意一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