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仙洞,二人來到各自熟悉的商行,這半年來兩三次揮金如土,大量的仙晶花費出去,二人在幾大商行中也掛了名。

甚至,林楠和崔慶懷疑商行的人知道了他們的身份,只不過沒有點破而已。

畢竟,從林楠和崔慶身上賺的仙晶,比靈韻仙族和古仙族給的還多,幹嘛要舉報?

各大商行自然都不比他們弱,沒必要去干這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看到林楠到了,大青商行的一位管事熱情不已,林楠兩三次來,都是他招待的。

每次都是大手筆,也讓他賺了不少。

「道友來了!」

林楠點點頭,也算是熟悉了,開門見山。

「我想要幾件對付地仙境的寶物,最好一擊斃命的那種。」

這位管事一聽,頓時笑了。

大生意又來了,這東西可是價值不菲。

「有,肯定有,道友跟我來!」一邊笑著回應,一邊邀請林楠上樓。

半個小時后,林楠從大青商行離去,身上已然多了兩件寶物,關鍵時刻動用,哪怕是地仙境後期高手也可能飲恨其中。

耗費林楠足足八千塊仙晶,林楠壓箱底的一些資源都給販賣了。

回到仙洞內,崔慶也回來了,同樣搞到了好東西。

二人頓時磨刀霍霍,準備開動了! 秦未央猛地轉身,就看見路彥昭站在隔壁的陽台上。

只不過,路彥昭沒有打開陽檯燈,所以,秦未央沒有注意到。

他的手裡還夾著一根煙,沒有點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那裡的。

如果他沒有點煙,是因為自己在這裡,他很早之前,就站在那裡了,那自己剛才的傻樣子,豈不是全都落在他眼裡了。

想到這裡,秦未央簡直想撞牆,她上一世除了秦未銘,沒有感受過父母的愛,是怎樣一種愛。

這一世,于慧敏滿足了她對母親的幻想,結果,她傻樂呵,還被路彥昭看了全過程。

她的聲音有些僵硬,抱著一些希冀:"那個……你什麼時候站在哪裡的?"

聽到她這樣問,路彥昭隨手打開陽檯燈,笑了笑:"在你之前就站在這裡了!"

秦未央有些羞憤:"那你怎麼不開燈啊!"

路彥昭回答的很誠實:"我剛打算開燈,你就出來了!"

其實,路彥昭早早就站在這裡了,他本來是覺得,今天有點累,想抽根煙解解乏。

銅羅鎮愛情 所以,便出來站在陽台上,拿了根煙,他剛要點燃的時候,就看到秦未央出來了。

在黑暗中,看到秦未央在隔壁陽台的燈光下,處於一種隱晦的心理,他突然很好奇,她在沒有自己的事情,是什麼樣子的。

他便像個偷窺狂一樣,站在隔壁,偷偷地看著她,傻傻的笑,像個孩子一樣,時而眉頭微蹙,時而容顏舒展。

這樣的感覺,路彥昭不知道怎麼表達,總之,比往日看到的秦未央,都要更加鮮活。

其實,他還想繼續再看下去,可是,想到秦未央如果知道后,肯定會格外惱怒,他最終便請咳了一聲,出聲提醒她。

果然,秦未央看到他之後,神情格外的羞憤。

而秦未央,聽到路彥昭的回答之後,顯然很不滿意:"那你看見我,也該出聲提醒一下啊,看著我像個傻子一樣,覺得好玩嗎?"

路彥昭沉吟了一聲,實話實說:"其實,還挺好玩的!"

秦未央的小臉瞬間漲紅:"路彥昭,你誠心的是不是?"

路彥昭無辜的聳聳肩:"說實話,我真的只是想抽根煙而已!"

秦未央滿臉憋屈,對於路彥昭這樣的回答,她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路彥昭,直接轉身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路彥昭見秦未央沒有搭理自己,自顧自的低頭玩手機,他無奈的嘆口氣,搖了搖頭,打火機在手中點燃香煙,他看著手中的星火,卻沒有抽,只是這樣拿著,靠在陽台的欄杆上,沉默的看著另一邊的秦未央。

話說,雖然路彥昭依舊沒有開陽檯燈,可是,秦未央已經知道,他就在隔壁陽台上了。

她怎麼著都覺得不自在,好像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監視下一樣。

秦未央忍著心裡的煩躁,在榻榻米上坐了會,最終沒忍住,直接蹭的站起來,狠狠地瞪了一眼路彥昭,轉身回房了。

看到秦未央憤然離開,路彥昭忍不住輕笑起來。

秦未央回到房間里,仍舊能聽到他低沉的笑聲,在夜裡,顯得格外迷人。

她伸手揉了揉耳朵,關燈,睡覺。

路彥昭看秦未央離開,一個人在陽台上站了會,直到手裡的香煙燃盡,他這才轉身回房。

第二天早上,秦未央起的比路彥昭還要早。

她一個人去自助餐廳吃早飯。

秦未央沒想到的是,她在餐廳,遇到了季修。

季修看到秦未央,笑容滿面的跟上來,他絲毫不避諱的,跟秦未央坐在了一個桌子上用餐。

秦未央忍不住皺眉看著他:"季總,你也是來這邊出差的?"

季修眼底的笑意,更濃了:"沒有,我就是最近閑的慌,過來散散心,沒想到,運氣這麼好,居然能跟秦小姐住在一家酒店,看來,我真的是好運連連啊!"

聽到季修的話,秦未央的心裡,那種不舒服的情緒翻湧著。

說實話,如果可以不見季修,她這輩子都不想跟這個人,有任何交集。

可是,事實總是不讓她如願的,季修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在她面前,讓她不能忽視他的存在。

秦未央盯著面前的季修,看了幾眼,最終無奈的嘆口氣:"季總,那祝你玩得開心,我突然就不想吃了,你慢慢吃吧!"

秦未央說完,直接端起餐盤,就要走。

季修看到秦未央餐盤裡,沒有怎麼吃的東西,伸手拉住秦未央的胳膊:"秦小姐,你要這麼跟我見外嘛?不就是一起吃個早飯嘛,我想,你不至於這麼排斥吧,你連吃都沒怎麼吃,端著餐盤就要走,這是不給我季修面子啊,我難道就那麼讓你倒胃口嗎?"

秦未央皺眉,看著季修拉著自己手腕的胳膊,眸子里閃過一抹類似厭惡的情緒:"季總恐怕不知道,我不喜歡跟外人一起吃飯吧,在我眼裡,季總就是外人,上次要不是季總用眾城集團的事情威脅我,我想,我也不會跟季總一起吃晚飯,怎麼?季總現在這模樣,是不是還想故技重施,再用相同的事情,威脅我一次!"

他們倆拉扯的動作,讓很多吃早飯的人,都向著這邊看過來,秦未央已經覺得很不自在了。

可是,季修的手,絲毫沒有放鬆的意思。

他的眸子深沉的如同一團墨:"怎麼?在秦小姐眼裡,我就是一個只會威脅別人的人嗎?"

秦未央挑眉看了他一眼:"難道不是嗎?"

季修有些無奈的看著秦未央,擺出一副頭疼的模樣:"看來,秦小姐對我的誤會,真的挺深的,我覺得,自己很有必要,好好的跟秦小姐解釋一下,我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秦未央煩躁的抽了抽自己的胳膊,想要將自己的胳膊從季修的手裡抽出來。

可是很顯然,季修看似沒有用力,可是,秦未央想要動的時候,他卻禁錮的死死的。

秦未央放棄掙扎,無語的看著他:"我真的不想知道,季總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我跟季總之前,並沒有太大的交集,我真的不是很明白,季總為什麼非要為難我這麼一個小員工呢!"

季修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秦未央:"秦小姐說笑了,你怎麼能是一個普通的小員工呢,你可是眾城集團的千金呢,眾城集團雖然跟盛世集團這樣的大集團,無法相提並論,但是,在南希市,也有不小的影響力吧,我修遠集團,一個普通的小集團,在秦小姐面前,真的不值一提!"

秦未央真的不知道,季修拉著自己,究竟想做什麼。

外人不知道,修遠集團的背景,秦未央心裡卻清楚的很。

在旁人眼裡,修遠集團,可能是一個連眾城集團都不如的小集團。

可是,秦未央卻知道,就連路彥昭對修遠都有幾分忌憚,因為修遠背後是修羅門。

如果季修發瘋,把所有的資源都砸在修遠集團的話,那盛世集團想必,也是要吃大虧的。

所以,路彥昭一般情況下,也不願意跟修遠真刀真槍的對著干。

可是,秦未央知道的這些,她卻不能當真季修的面說出來,不然的話,以季修的敏銳程度,肯定能察覺到她身份有異。

路彥昭能調查出她的身份情況,季修想必也能!

想到這些,秦未央忍不住皺眉。

其實,在她醒來之後,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後,她第一個應該聯繫的,應該是沉風。

畢竟,她跟沉風是親人,他們之間,有絕對的信任。

靈武帝尊 可是,看到路彥昭也在南希市之後,她起了某系私心,沒有去聯繫沉風,反而去接近了路彥昭。

她本來是想著,如果有可能,以秦夭夭的身份,跟路彥昭安逸的相處一段時間。

卻沒想到,最終還是被路彥昭查出了身份。

如果她再聯繫沉風的話,季修肯定會知道她是秦未央的事情。

所以,秦未央一直忍著,沒有去聯繫沉風那邊。

可是,她卻沒想到,季修居然開始糾纏自己。

她真的想不通,她現在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身份,到底是哪裡引起季修的注意力。

她看著季修拉著自己胳膊的手,神情有些無力:"季總,你先放開我吧!"

季修笑著看向秦未央:"當然……可以,但是,你要坐下來,陪我吃頓早飯,不然的話,我不介意一直跟在秦小姐身後!"

秦未央一直都知道,季修是那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人,最終,她只能無奈的點點頭,沒好氣的坐在座位上。

看著秦未央的樣子,季修勾唇笑了。

秦未央心裡一陣惡寒,她現在猜不透季修怎麼想的,只覺得,他是犯病了,非得讓別人都順從他的意思。

她坐下來,一邊味同嚼蠟的往嘴裡塞食物,一邊看向季修:"季總,我特別好奇,你為什麼一直會出現在我附近,尤其這兩天,我是哪裡做的不對,得罪你了嗎?"

季修一邊吃東西,一邊笑眯眯的看著秦未央:"你當然沒得罪我,我只是對你突然特別感興趣,按理說,你堂堂眾城集團的千金,也不缺錢啊,為什麼非要去盛世集團當個小秘書呢?難道你有給人當小秘的愛好?" 半個月後,靈域一座小城外,林楠崔慶悄然趕到這裡。

一路上,二人甚至再度穿過了大半個月靈域。

然而無人認出二人。

仙人境,都算是強者,二人散發出氣息,沒人敢輕易探查,二人估計也想不到二人還敢回來。

當然,更重要的是二人悄然變換了容貌。

這裡,相距靈韻仙族已然超過七萬里之遙,並不屬於靈韻仙族的控制範圍,但二人依舊小心警惕,生怕被靈韻仙族得到消息。

追殺他們不說,最重要的是眼前的一票大生意都要黃了。

空間石礦脈,讓林楠和崔慶心動,這段時間邵凡悄然調查,對這座空間石礦脈調查不少。

這裡靈韻仙族對外公布的產量並不高,但從一位靈韻仙族弟子口中得知,這裡的年產量便高達二十萬塊仙晶的財富。

算是靈韻仙族主要財源之一。

為此,林楠和崔慶二人幾乎是下定的決心,一定要大幹一票,也提前準備了不少大殺器,哪怕是地仙境高手也能直接殺!

二人此刻所在的位置,距離靈韻仙族空間石礦脈位置不過數千里之遙。

「再度確認,其中沒有天仙境高手,只有兩位地仙,八位人仙。」邵凡再度傳來消息,這段時間他在這邊一直暗暗調查,收集情報給林楠二人。

否則真若是誤闖,有天仙境強者坐鎮,那真是找死了。

「干就幹了!」林楠收好傳訊器,看向崔慶,這傢伙早就等不及了。

這半年的修鍊,實力大漲,獨自對付幾位人仙境輕而易舉。

「第一目標,地仙境高手,先殺!」林楠再度開口。

普通人仙境,對二人完全沒有威脅,唯獨這兩位地仙境才是大麻煩。

「放心,咱們配合之下,他們絕對沒有機會!」崔慶大笑,自己的雷電之力大爆發,能瞬間將方圓數十丈範圍籠罩在內。

而趁機林楠和他突襲兩大地仙境高手,林楠的刀,他的戰戟,再加上他們購置的特殊寶物。

穿越七十年代之歌聲撩人 尤其是還有林楠出其不意的空間至高屬性規則之力的爆發,地仙境也要被坑的死死的。

林楠也點頭,這件事他們早已預演過一段時間。

甚至連逃跑之路都相好了。

幹完這一票,就必須直接跑路,之前的聲東擊西肯定不能用了。

接連在林楠手中吃過兩次大虧,靈韻仙族不會沒有防備。

甚至,天仙境強者都可能追殺而出,必須要逃命。

真若是等到二人都達到地仙境,或許才有和天仙境勉強對抗的本錢。

現在還差的遠。

說干就干,確定下來之後,二人便悄然朝空間石礦脈趕去。

數千裡外的一座小山,便是空間石礦脈所在,方圓數里大小,並不大,早已被靈韻仙族完全佔據,任何人不得靠近。

兩人地仙境坐鎮,八位人仙,這股力量極強了。

更何況距離靈韻仙族數萬里而已,仙王境強者真要是想趕來,很快。

誰敢太歲頭上動土?

數十年來,這裡一直相安無事,沒人敢大膽前來。

一座禁制將整個小山包裹,兩位地仙境盤坐在左右兩側仙宮之中,他們的存在更多的是震懾。

其他八位人仙境高手各司其職,守護在各方,同時也負責上千名奴僕開採空間石的進度。

每日,都有不少的空間石挖掘出來,然後送到兩位地仙境高手手中。

一般而言,一個月左右靈韻仙族的族老會趕來一趟,一方面是震懾四方,一方面也是將這些空間石帶回去。

而今算算時間,也快了。

兩位地仙很悠閑,坐鎮此刻幾年時間,一點變故都沒有,早已習慣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兩位地仙境強者都不曾發現,小山的某個位置,兩道人影包括在一座特殊的仙寶之中,周圍虛空隱約中有著虛幻,隔絕了他們的氣息。

甚至,竟然悄然間闖過了靈韻仙族的禁制。

雖然在那一瞬間的功夫,禁制的某處有著輕微的震蕩,但兩位地仙境強者只是隨意掃了一眼便不再關注。

沒什麼大問題。

甚至一位人仙境也敢了過去,還是沒有看到任何異樣,如此也就不管不問了。

殊不知,就在這位人仙境的眼皮子底下,林楠崔慶二人隱藏在此。

這是一件特殊的秘寶,耗費了數千塊仙晶,比之前林楠使用的那件至寶更好用,尤其是配合林楠的空間至高屬性規則之力使用,徹底隔絕了氣息,哪怕是地仙境強者不注意也決然難以探查的到他們的蹤跡。

空間屬性規則的高手,就這點好,行蹤是最為詭異的。

這也是他們這一次行動的底氣所在。

寧少的祕密愛人 第一時間要幹掉一位地仙境強者。

剩下的那位也就好辦了。

其他八位人仙境,更是好對付。

隱藏在虛空中,林楠崔慶二人相視一眼,儘可能的收斂各自的氣息,不敢外露分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