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之中,葉飛此刻一馬當先,以一人之力,硬生生在無數魔影包裹之內,撕開了一道裂口,向著前方山林的盡頭閃身而去。

喻素青二人,同時緊跟其後。

……

不多時,前方視線可見,有著一處天然的懸崖瀑布,下方瀑布之內,似乎有著一處暗洞,其內有魔修的氣息傳來。

「化魔大手印!」

山林半空,葉飛身形一頓,便是沒有絲毫猶豫,隨之忽然出手。

那一掌落下,直指前方的瀑布之內而去,欲要將其攔腰斬斷一般。

「砰,轟隆。」

震耳的爆響聲傳來,下方水霧四散。

只見此時,一道幽光,陡然從水霧之中衝出,便是沒有任何停留,連忙向著遠處瘋狂逃竄而去。

「想走。」

「冰界,封。」

葉飛周身氣息轉變,四周溫度急速下降,只見他抬手之下,一道冰霧向著前方襲卷而去。

那冰霧的速度,可謂是極其恐怖,瞬間就將那道逃竄的幽光封鎖。

半空之中,葉飛淡笑一聲,他的身形閃動,下一刻便是已然出現在了那座瀑布上方懸崖之上,在他的眼前已然多出了一塊冰雕。

如此同時,后喻素青二女,此時也是閃身跟上。

只見那冰雕之內,此刻正被冰封這一位身穿藍衣,長發紮起,身形略顯精瘦,手中拽著一根暗色竹笛的青年,此刻正一臉賠笑的神情,望著眼前的葉飛。

「你是乾坤宗的大師兄,夏塵?」

後方,喻素青似乎認識前方之人,此刻開口的同時,臉上露出古怪之色。

那冰雕之內,藍衣青年並未被完全封死,他儘管無法發出聲音,但此刻卻是連連點頭,同時臉上露出無故的表情。

21克的味道 「解。」

葉飛見此情景,抬手之下眼前的冰雕隨之碎裂。

眼前之人,實力並不算強,僅僅只是個三星天魔巔峰魔修,戰力怕是不如後方的小師妹,以至於葉飛並未將其限制。

「這位兄台,此事誤會。」

「在下乾坤宗,宗門核心弟子大師兄夏塵,在此見過這位師兄。」前方之人解封之後,便是連忙上前一步,向著葉飛抬手行禮。

說完之後,他同時同時轉頭望著一旁的喻素青,再次賠笑抬手抱拳。

「方才的魔影,便是被此人控制,你與他認識?」葉飛轉頭望向一旁的喻素青,此刻低聲開口問道。

對於這乾坤宗,他並未聽聞,但能夠進入此地,想必在外域魔地內,也是實力不錯的宗門,只是眼前只為大師兄,著實是弱了一些。

「是他控制了魔影襲擊我們?」

「此人我不熟,乾坤宗與逍遙門向來沒有交集。」喻素青在聽到葉飛的話語之後,便是忍不住瞥了前方之人一眼,直言開口說道。

一旁,那位小玲師妹,眼中更是露出寒芒,她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前方之人。

就是此人,讓她在沼澤黑泥中躲了那麼久,此刻她心中自然是極為憤怒,若非是有葉飛在場,她怕是早就忍不住出手。

「不熟么,那便殺了吧。」

葉飛低聲開口,聲音中不帶半點感情。

懸崖之上,後方二女聞言,此刻也是連忙點了點頭。

前方,那位夏塵聞言,頓時眼中露出驚恐,身形更是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慢……慢著。」

「喻師姐,你我二人怎麼說也有過幾面之緣,怎麼能夠說不熟呢,方才的事情,是在下不對,在下甘願受罰,但罪不至死吧。」

那夏塵聲音微顫,此刻連連開口說道。

他對於魔影的控制,本身就極為不熟練,剛開始只是想要嚇唬逍遙門的弟子一下,絕對沒有動過殺心,完全是因為最後魔影聚集太多,他無法控制才弄成了此刻的局面。

「這位師兄,你只要給在下一點時間,待我的亂魔笛大成之後,定能在這試煉之地佔據一席之地,我可以幫你擠進排名前六。」

前方夏塵再次開口,他好歹也是乾坤宗的大師兄,如今宗門之內的弟子,就剩下他一個獨苗了,若是再度踢出局,怕是回到宗門之後,會被師尊罵死。

「葉師弟,其實此人……」後方一旁,喻素青此刻微微一笑,隨之目光落在葉飛身上,悄悄地傳音開口道。

葉飛在聽完之後,忍不住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臉上同樣露出了古怪之色。

根據那喻素青所言,眼前之人品性倒是還行,如今他們正確人手,若是此人能夠完美地控制此地魔影,無疑是一個強大的戰力。

「完美控制魔影,你需要多久?」葉飛稍有沉吟,隨之開口問道。

此言一出,前方夏塵頓時放下心來。

「最多七天。」

「七天之內,我定能悟出完美的控魔曲。」夏塵稍有沉吟,隨之不敢怠慢,連忙開口回應道。

岩壁之上,葉飛聞言微微點頭。

說罷,一行人不在廢話,便是一起離開此地。

如今逍遙門,還剩下最後一位五師兄,將其尋到之後,他們的實力更進一步,這才有與魔劍宗,妙音魔谷有一戰的資本。

若是眼前這位夏塵,當真能夠控制魔影,則可無懼血劍一門下的那些弟子。

……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一行人在離開懸崖瀑布之後,在夏塵的帶領之下,他們暫時留在山林盡頭的一處峽谷之內。

逍遙門五師兄,根據功勛榜單上的感應,距離他的位置還有些遙遠。

一行人在商議之下,決定向修整一番,之前對付魔影,葉飛的心神消耗極大,若是長時間這般消耗下去,不免影響道武道根基。

時間,轉眼過去兩天。

山林盡頭,峽谷之內,此刻的葉飛身穿一處山洞密室之內,此時正盤膝而坐,恢復著體內的力量。

「吱吱。」

「嘶嘶……呼嘶!」

山洞密室內,葉飛的耳邊,時而傳來陣陣嘈雜的聲音,不知是何物發出,那是極為的刺耳,讓人忍不住心神煩躁不堪。

「又來了。」

「夏塵,給葉某滾遠一點。」

山洞密室之內,葉飛目光一凝,此刻臉上露出久違殺意。

這兩天里,他幾乎每個一段時間,便會聽到那一陣陣刺耳的聲音,其內更是夾雜著一股奇異之人,常人聽了多半會為之瘋狂。

關鍵是,此人沒有自知之明,極其喜歡為人演奏,讓人十分頭疼。

「葉兄弟,這是在下新悟的魔曲。」

「此曲對於魔影的控制,無疑還是加深了幾分,最為關鍵的是,此曲極為美妙悅耳,哪怕是放在塵世間,那也是極品曲目啊。」

「葉兄,您評點一下如何?」

山洞外,此刻夏塵的聲音不斷地響起,其內還帶著幾分興奮之感。

葉飛聞言,此刻也是一陣無語,之前喻素青告知自己,此人的笛曲極為噪耳,他還有些不信,畢竟身為武修,就算噪耳異常,修鍊入定之後也能將其忽略。

而經過這兩天的相處,他發現自己錯了。

「封印古器,百陣之力,凝。」山洞密室之內,葉飛稍有沉吟,隨之懶得理會,抬手之下直接設下了百道封印屏障。

這樣一來,那古怪的笛聲,應該就傳不進來了。

……

峽谷之內,此刻那處山洞前,夏塵在聽到山洞內,沒有了聲音傳出,以為是葉飛默認了,隨之臉上的笑容,不禁更盛了幾分。

「啊……一曲肝腸斷。」

「嗚嗚,吱吱,嘶嘶。」

刺耳的怪音,隨之在峽谷內響起,那夏塵彷彿是越拉越起勁了一般,在不知不覺之中,體內力量也是隨之遠轉起來。

就在他沉浸其中之時,忽然感受到,背後一陣冰涼的殺意籠罩了他的身形。

「停下,否則殺了你。」

後方不遠處,此刻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其中透著濃郁的殺意。

只見小玲師妹,不知何時已然出現在了谷內,她的神情冷漠,此刻目光掃了的同時,抬手之下掌中出現一把黑色細劍。

前方山洞前,笛聲戛然而止。

「嘶!」

「這殺意,小玲師妹,此時誤會,我在和葉兄討論音律,並沒有想過打擾你的意思。」前方夏塵頓時瞳孔微縮,臉上露出驚恐之色。

他的戰力本身極弱,若是沒有提前準備之下,前方之人想要殺他一擊足矣。

「滾。」小玲師妹聲音越發的冰冷,望向眼前之人,她已然不想在多說一個字。

開口的同時,小玲的周身,氣勢隨之衝天而起。

「好好好。」

「我這就離開,你別激動,冷靜,冷靜一下。」

前方,此刻夏塵連忙抬手,同時向著後方退去,那是不敢在停留半分,若是當真不小心,被這個小丫頭淘汰出局,那無疑是他不能接受的。

看到前方之人離開之後,小玲臉上的表情,這才稍稍放鬆了幾分。

她此刻抬頭望向前方,感受到了山洞內那數百道陣法之力,此時也是明白過來,在稍有沉吟之後,她隨之離開山洞。

轉身向後後方走去,這葉師兄憑藉強勢的封陣之力,能夠不受那魔音清擾,可喻師姐和她一樣,不太懂陣法之道啊。

「這兩天,喻師姐怎麼這麼安靜?」

峽谷之內,小玲師妹此刻一臉的疑惑之色,在思索片刻之後,一時間也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試煉之地,喻素青居住的山洞,位於東面的岩壁之上,此時山洞之內,原本閉目修鍊的她,此刻緩緩睜開雙眸,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沉默片刻,她再度閉上了雙眸,很快進入了修鍊狀態。

而如此同時,山洞的四周,忽悠金色的光芒閃動,但隨之很快內斂,在其頭頂上方,一個小鈴鐺的虛影,此時正若隱若現。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又是一天過去。

……

峽谷山洞之內,葉飛的身體,恢復到了巔峰狀態,盤膝中他緩緩睜開雙眼,眼中精光內斂,抬頭向著前方洞口的方向望去。

只是片刻的沉默,葉飛便是緩緩起身,移步走出了山洞。

天才小醫妃 「你在等我。」

洞口前,葉飛身形頓住,抬頭望向前方。

目光所致,只見前方不遠處,此時正矗立著一道身影,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逍遙門的小玲師妹,在看到也出現出之後,她隨即抬手一拜。

「葉師兄。」

小玲師妹低聲開口,此刻臉上的神情帶著認真之色。

只見她說完之後,便是忽然緩緩抬手,伴隨著一道幽光閃過,只見一件閃動著藍光的古器,落入了她的掌中。

「一件古器。」

「我想要換你之前施展的提升實力的秘術,我知道那秘術的價值,遠遠超過了古器,但我沒有其他的東西了。」小玲師妹輕抿著嘴唇,此刻低聲開口道。

她對於力量,向來是極為渴望,若非是真的對於那秘術情有獨鍾,她也不會此刻這般言語。

「哦,你為此事而來……」葉飛目光一怔,此刻不禁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

山洞前,小玲師妹微微點頭,在稍有沉吟之後,她隨之再度抱拳一拜。

「若是師兄答應,今後有什麼事情,用得到師妹的,師妹定當萬死不辭。」小玲師妹臉上的神情堅韌,抬頭望向前方之人,再度開口道。

前方,葉飛聽聞此言,臉上不禁露出了淡笑。

戰神訣,並非不能相傳,他此刻抬手掃了一眼前方之人,此刻手中那件古器,在沉默片刻之後,便是示意其將其收起。

眼前這位小師妹,本身在逍遙門內,沒有人緣並不算好,她手中能夠拿出東西,多半也是她如今所能擁有最好的。

一件下品古器,對於葉飛而言無用,但對於眼前之人來說,則是截然不同。

「這個人情,葉某記下。」山洞前,葉飛緩緩開口。

前方之人聞言,頓時臉上露出激動之色,隨之連忙彎身一拜。

就在二人交談之時,前方不遠處峽谷之內,此刻有流光劃過,只見那喻素青的身影,隨之陡然而現,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葉飛的跟前。

「葉師弟。」

「事情,有些不妙了。」

喻素青臉上的神情嚴肅,此刻禮貌抬手之後,便是望向前方之人低聲道。

此言一出,葉飛目光一凝,他的反應極快,只見其抬手之下,眼前一道光幕陡現,那正是試煉之地的功勛排名榜單。

排名第一的,仍舊是魔劍宗的血劍一。

雲不語緊隨其後,此刻目光掃向榜單,前八位天驕弟子,顯然都是魔劍宗,以及妙音魔谷的弟子無疑,葉飛則是排在第九位。

此刻峽谷之內,其他人的排名,則都是十分靠後。

「封師兄,被淘汰出局了。」喻素青望著眼前的光幕,此刻低聲開口道。

葉飛聞言,臉上的表情沉靜,稍有沉默之後,他微微點了點頭,魔劍宗出手的速度,顯然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快上許多。

若是眼前二人,此刻距離血劍一等人較遠,多半也是難逃被淘汰出局的下場。

如此同時,峽谷遠處半空,此刻同時有微光閃過,那位乾坤宗的夏塵,此時也是隨之出現,身形落下之後,也是連忙抬手抱拳。

「葉兄,我的亂魔笛音,已經略有小成。」

這夏塵此刻一臉興奮之色,對於排名榜,他並不是特別在意,顯然也是沒有想過,自己能夠進入前六。

只要在短時間內,不被淘汰出局,那便算是對得起宗門了。

「很好。」葉飛回應一句,隨之很快收回了目光。

……

山洞前,前方三人的目光,此刻都落在葉飛的身上,而此時的葉飛,則是緩緩抬頭,在掃了一眼排名榜單之後,他的目光同樣望向眼前的幾人。

如今之際,這試煉之地,他能夠聯手的魔修,顯然也只剩下眼前三人。

排名榜單上,此刻除去葉飛之外,眼前的三人,功勛點數排名,早已是跌落至了二十開外,相對於血劍一等人的,完全沒有可比性。

「喻師姐,榜單之上,排名第十的這位,名叫李不勝的魔修,你可曾有過交集。」葉飛稍有沉吟,隨之低聲開口問道。

他此刻腦中,正在不斷地思索。

這一次,若僅憑藉自己一人之力,怕是最後的下場,多半與紫風無疑,而這榜單的前六,葉飛既然踏入此地,那便是志在必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