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熏雙拳緊握,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甚至和司厲霆大打出手。

可他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局面,他還沒有來得及和司厲霆說一句話就已經被打入冷宮。

「顧錦,我問你一個問題。」

「南宮先生請問。」顧錦連稱呼都變得疏遠。

「從頭到尾你都在偽裝? 聽說娘娘是小作精 你刻意在討好我,讓我放鬆警惕,其實你心中早就開始懷疑了?」顧錦乾淨的點頭,「我沒有討好你,只是想要弄清楚真相而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南宮熏想到之前顧錦在他身邊的時候那麼溫柔順從,也正是因為如此自己對她沒有一點防備心。

她說身體疲乏需要好好睡一覺自己就相信了,絲毫沒有懷疑過她話中的真假,誰知道她轉身就離開酒店來找司厲霆。

南宮熏查過監控,顧錦昨晚就悄悄從酒店離開了的,現在又在司厲霆的房間出現,兩人呆了一天一夜。

「好一個顧家家主,這場戲演的讓我都入戲了,是我小看了你。」南宮熏的聲音仿若寒冰凝結。

顧錦見南宮熏臉上的表情比起之前還要冰冷,她淡淡解釋道:「南宮先生,是你先隱瞞了我沒有愛人不是么?

我很感謝在我危難的時候你出手相救,感激並不代表我要嫁給你,至於你我是否有婚約這件事我們稍後再談。」

司厲霆已經走到她身邊,聲音溫柔道:「準備好了就出門。」

他並沒有刻意的朝南宮熏示威,因為顧錦本來就是他的女人,他無須和任何人去炫耀這一點。

所以他只是和平時一樣體貼,牽著顧錦的手就準備離開。

顧錦在南宮熏的注視下親密的挽住司厲霆胳膊,「早就準備好了,我們走吧。」

不得不說這個動作落在南宮熏眼中有些刺眼,在顧錦失憶的時候他幾次情不自禁想要碰她。

每一次都被她不著痕迹的閃了過去,可是此刻她竟然主動觸碰起司厲霆。

她的記憶當真是恢復了,而且兩人之間的感情比想象中還要好。

「南宮先生,我們先出門用餐了,其它事情改天再談。」顧錦禮貌又疏遠。

來這裡之前南宮墨最擔心的就是司厲霆和南宮熏會大打出手,到了才知道這架壓根就掐不起來。

兩人的關係取決於顧錦的態度,要是顧錦態度不堅決,在兩個優秀的男人之間徘徊不定就會激起兩個男人的戰爭。

顧錦沒有猶豫和徘徊,更沒有搖擺不定。

她從一開始就對南宮熏劃分了界限,在沒有失憶之前她和司厲霆就是一對。

南宮熏就算想要介入,但他又有什麼資格去干涉一對相愛的人。

顧錦和司厲霆離開,南宮墨感覺到身邊男人冷得不像話的表情。

「大哥,我早就給你說過她們之間的感情很深,一般人是無法介入進去的,要不我也……」

當初他在對顧錦有些心動的時候就知道了顧錦心中有個很重要的人。

所以趁著還沒有深入他便主動放棄,以至於還能和顧錦成為好朋友。

「我的心裡可不是那麼容易離開的!」南宮熏冷冷的看著兩人遠去的背影道。

「大哥,小錦兒雖然不錯,但這世上的其她女人很多。

她沒有男朋友我就勸你堅持,她已經有心愛的人,兩人感情還這麼好,你就放棄吧。」

作為顧錦為數不多的朋友來說,南宮墨是真心希望她能夠幸福。

南宮熏和他性格大不相同,一旦認定了什麼就絕對不會罷手。

「我的字典里沒有放棄這兩個字,顧錦這個女人我要定了,不管以什麼方式和手段!」

「大哥,你要做什麼?」南宮墨是知道他這個哥哥的手段。

就像是華晴陷害顧錦,饒是南宮熏之前並沒有參與這些事情,他只用了幾個小時就擺平了這件事。

他要做什麼一定會用不同的手段,這一點南宮墨早就知道了,所以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和他去爭南宮家的家產。

一來是他爭不贏,到時候也是兩敗俱傷,二來是他不想爭。

南宮熏沒有回答直接離開,南宮墨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顧錦上了司厲霆的車,發現司厲霆的視線一直積聚在她臉上。

「三叔,怎麼,不認識我了?」她好奇的問道。

「蘇蘇,你明明沒有恢復記憶,剛剛卻對南宮熏說你恢復了記憶,你是徹底和他撕破臉皮了。」

「我撕破臉的時候三叔可沒有阻止,三叔其實也是想我撕破臉的吧。」

穿越在幻想世界 司厲霆並沒有隱藏自己的情緒,「蘇蘇,我知道南宮熏是一個棘手的人,不管他再怎麼有威脅力,我也希望你和他劃分界限越乾淨越好。」

「三叔倒是一點都不隱藏自己的情緒。」

顧錦輕笑一聲,隨即探過身子主動攬住了司厲霆的脖子,在他耳邊低低道:「不過我就愛這樣的三叔,在乎我,不惜與全世界為敵。」

「蘇蘇,在愛情面前,你我都是傻子,哪怕我再怎麼精於算計,我知道怎樣做才會將損失減到最小。

但我偏偏不想那麼做,我只想要你,唯一對你才會出現的佔有慾,不管結果如何。」

司厲霆的額頭輕輕抵在了顧錦頭上,兩人相視一笑。

剛剛顧錦的所作所為可以說是徹底激怒了南宮熏,一開始她並沒有打算這麼快就和南宮熏翻臉。

然而在知道司厲霆為她做了那麼多事情,司厲霆臉上毫無血色的躺在那裡。

當時她什麼都不想,她只想要面前的男人健健康康。

他好好的比什麼都重要,在他最無助的時候她沒有選擇離開。

哪怕明知道這麼做會帶來什麼後果,她也不想再管,就算世界毀滅也不如這個男人重要。

她愛他,也欠了他太多東西,從今往後她只想要好好彌補他。

「蘇蘇,答應我一件事。」

「嗯?」

「將來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許放開我的手。」

「好,三叔,我答應你,除非我死絕不放手。」

司厲霆的唇輕輕印著她的紅唇,「不管接下來會遇上怎樣的暴風雨,我們一切攜手度過。」

「嗯。」

顧錦回應著他的吻,任由著外面的雨盡情灑落在車窗上。

原來愛一個人到了骨子裡,根本就不需要太多的言語。

就算你不記得他,但你的身體卻會記載著一切關於和他在一起的美好回憶。

記得他的觸感,他的溫度,為他而心跳的頻率。

兩人沒有再提起南宮熏,而是像普通人一樣吃飯,逛街,看電影。

一直到深夜才回到酒店,這樣痛快的感覺兩人都沒有經歷過。

「蘇蘇,我還欠你一件事。」

「什麼事?」顧錦窩在他的懷中問道。

「一個蜜月,我覺得要是再不補起來還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三叔的意思是?」

「度個蜜月。」

顧錦看了看腕錶,「現在已經十二點了。」

「你有沒有嘗試過說走就走的旅行?」司厲霆問道。

「沒有。」

想當初司厲霆計劃了那麼多,各國的景點都做好了攻略,他騰出一個月的時間準備和蘇錦溪度過。

誰知道突如其來的變故徹底打破了他的計劃,計劃再完美也趕不上變化。

「那麼你願意和我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嗎?司太太?」司厲霆朝著顧錦伸出手。

顧錦對上他那雙深邃的眼眸,嘴角勾起一抹燦爛的笑容。

這一刻她糾結的不是該死的顧家家主身份,也不是要背多少台詞,更不是應付華晴等人。

她只是一個小女人,一個愛著司厲霆的小女人。

將手放到了那寬厚的掌心上,「好,我的司先生……」

兩人之前沒有商量,也沒有任何計劃,司厲霆以最快的速度定下了一般出國的飛機。

就連林均都不知道他便已經離開,飛機起飛,在蒼茫的夜色中劃過一道痕迹。

「你就不問問去哪?」司厲霆自己都沒有想過有一天他也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顧錦輕輕將頭埋在了他的肩膀上溫柔道:「只要和你在一起去哪裡都好,司先生,我親愛的老公。」 司厲霆和顧錦說走就走的事情沒有人猜到,等林均上門來找人的時候司厲霆和顧錦已經在巴厘島。

「爺,你就這麼一聲不響走了?」林均無語。

以前司厲霆不管去哪都是林均來安排,誰知道這次兩人已經任性的離開了。

「公司的事情暫時交給你處理,這幾天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要打擾我。」

「爺……你可真是任性。」林均無奈道。

「我早就該任性一次了。」司厲霆掛了電話第一時間關機。

「三叔,你就不怕這幾天會發生重要的事情?昨晚我那麼和南宮熏說話,他怕是不會善罷甘休。」

司厲霆攬住她的身子,在她臉上印上一吻。

「蘇蘇,對於我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你,雖然我無法陪你一個月,但這幾天讓我們忘記一切煩惱好好在一起。」

「好!」

到了現在顧錦覺得能不能想起那些記憶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不管她有沒有忘記,司厲霆都沒有放棄過愛她。

在巴厘島的兩人褪去一切,和普通度蜜月的小情侶一樣恩愛甜蜜。

司厲霆不用擔心公司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沒有處理好,而顧錦也不會去想南宮熏會怎樣。

兩人在當地找了一家高端拍攝婚紗照的工作室,把以前缺少的東西全都給補上。

顧錦穿上拖地魚尾婚紗,化著精緻的妝容。

過去的事情她雖然已經忘記,但她相信兩人的那場婚禮已經很盛大。

司厲霆身穿一套精緻的西服,打著領結,靜等著她出來。

看著她手拿捧花,一步步朝著自己走進,彷彿時光瞬間回到了一年前。

顧錦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老公。」

「老婆,你真好看。」司厲霆發自肺腑,攬過顧錦的纖腰就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相比一年前略帶青澀稚嫩的蘇錦溪相比,經過磨練之後的顧錦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她的身上多了一些成熟的氣質,要是一年前她是公主,那麼現在就是女王陛下。

快門聲響起,兩人恩愛的畫面被人拍攝下來。

攝影師都不由得誇讚,「兩位真是恩愛,隔著鏡頭都感覺要甜出蜜來了,壓根就不需要我教你們怎麼擺動作。」

情侶之間最重要的就是默契,顧錦和司厲霆默契十足。

最重要的是兩人不管是氣質還是形象都不是一般人能夠比得上的,全方位沒有一點死角。

給別人拍婚紗照要命,很多情侶都沒有默契,只能僵硬的擺出攝影師所吩咐的動作。

司厲霆和顧錦只要對方一提醒兩人就能做得十分完美。

「兩位配合的真好,今天辛苦你們了。」工作人員也拍得很愉快。

司厲霆心情很好,身上的氣息也都沒有之前那麼冷漠。

「老婆,餓了沒有?晚上我訂了你喜歡吃的海鮮全宴。」

「不說我還不覺得,真的有點餓了。」顧錦輕鬆的回答。

司厲霆一把將她抱起來,顧錦羞得滿臉通紅,「老公,還有其他人看著呢!我又不是餓得走不動道。」

「這樣走路比較快一點。」司厲霆無視別人的眼光,抱著顧錦大步流星離開。

身後傳來其她人的竊竊私語,「哇,這位小姐是不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這輩子會遇到這麼完美的男人。」

「對對對,長的好看還脾氣好,對她體貼又溫柔。」

「那也是只對她一個人那麼溫柔,我之前上前和他說話,他的態度可冷漠了。」

「哎,老天爺要是哪天給我也能賜一個這麼優秀的男人就好了。」

「你們就別想了,想要做白日夢也不看看自己的顏值,那位小姐長得可真好看。

就連給她化妝的化妝師都說好久沒有遇到過這麼好看的原裝貨了。」

「兩人就像是從童話故事走出來的人物,好登對呢。」

顧錦聽到工作人員的羨慕嫉妒的議論聲,她抬頭看著司厲霆那英俊的側臉不禁一笑。

那些人說得沒錯,她一定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所以才會遇上這樣一個他。

「笑什麼?」司厲霆餘光瞥見她的笑容低頭問道。

「沒什麼,就是覺得……」顧錦停頓了一下。

「覺得什麼?」

「覺得我很幸福。」

「蘇蘇,我會讓你一直幸福下去。」

司厲霆帶她上了一輛高級游輪,游輪上涵蓋了各國的人。

這家海上餐廳一直很有名氣,能來船上的人非富即貴。

海鮮各國都有,之所以來這裡的原因就是這裡的廚子大有來頭。

多少人慕名而來,多少人為了蹭熱度而來。

司厲霆早就定好了包房,顧錦才進入房間就愣住了,「三叔,你也太誇張了!這麼多菜吃得完嗎?」

十幾人的大桌子擺了三十幾個大大小小的菜,全是各種各樣的海鮮。

「吃不吃得完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吃好。」司厲霆拉著她坐下。

顧錦舔了舔舌,拍了一天婚紗照她卻是餓壞了。

司厲霆忙著給她打開各種難以打開的殼,將肉給顧錦挑出來。

「三叔,你不用照顧我,我自己會弄的。」顧錦見他就顧著照顧自己來了。

說話間的功夫司厲霆又遞來一隻蝦尾,「張嘴。」

顧錦乖乖的吃下,司厲霆溫柔道:「好吃嗎?」

「唔……好吃。」顧錦點頭,「剛剛我和你說什麼來著?」

司厲霆輕輕一笑,以前這丫頭就容易被人轉移視線,沒想到這一招什麼時候都有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