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斜里忽然無聲的伸出一隻手,將他手裡的珊瑚串奪了過去。

慕洛琛回頭看向身後,沒有任何意外,看到容子澈近乎扭曲的面容。

穿書之春風滿地 「子澈,這串珊瑚串樣式普通,沒什麼的,你別多想……」

話沒說完,便看到容子澈把那珠串尾部吊著的珊瑚珠對準了燈光,上面赫然出現一個小小的『溫』字。

容子澈的手在看到這個字劇烈的顫抖了起來,幾乎拿不住手裡的珊瑚珠串。

慕洛琛在看到那個「溫」字的時候,也想起來,當時簡汐似乎說了,那串珊瑚珠上刻的有她的名字。

那溫如意他們真的是掉下懸崖,被狼群拖到了山洞裡!

這麼多天過去,只怕其餘兩具屍體已經被吃的乾乾淨淨,剩下的這一具是謝爾家的!

「子澈——」

慕洛琛開口想要安慰容子澈。

可他出聲的剎那,容子澈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握住那串珊瑚朱傳,發出痛毀天滅地哭嚎聲。

慕洛琛到嘴邊的安慰,在這哭聲里,一點點的咽了回去。

找了那麼多天,容子澈從來沒哭過一聲。

他跟他說的最多的話就是,如意還活著,她在等著他。可殘酷的現實擺在眼前,將他最後一絲希望,殘忍的撕得粉碎。

再多的安慰,也撫不平胸中的悲痛萬分之一……

慕洛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胸腔里冷意侵襲。

這一刻,他覺得一顆心泡到了冰水裡,又冷又硬。

*******

葉簡汐又去昨天唐南澤去的地方轉了一圈,雖然沒有什麼發現,但她也不氣餒。

現在情況已經是最糟糕的了,還有比這更糟糕的嗎?

徒步回到山下,葉簡汐準備去看月兒。

只見郭嫂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

由於跑得急,到了她跟前,郭嫂只顧著喘氣,連話都說不出了。

葉簡汐開口道:「郭嫂,你歇口氣再說話。」

郭嫂捂著肚子,呼吸了幾口氣,說:「少奶奶,山谷里傳來消息了,少爺和容少今晚就回來。」 第1063章抱住他

「這麼快!」葉簡汐有些驚訝,隨即又想到了容子澈他們此行目的,「是不是找到如意了?」

「……少爺什麼都沒說,只說要回來了,讓咱們等著他。」

郭嫂回答道。

葉簡汐聽她這麼說,不由得胡亂猜測了起來。

子澈無論怎樣都是要找到如意的,本來說的兩三天後才回來,現在忽然提前回來了,一定發生了特別的狀況。

可除了找到如意的行蹤,還能有其他的事情,讓他們提前回來么?

難不成……

他們有人受了重傷?

想到這種情況,葉簡汐搖了搖頭,不讓自己再胡亂想下去。

「我知道了,郭嫂你去叫我們的人準備下,他們進山裡那麼久,肯定累了,煮飯菜和燒些熱水,等他們回來,就可以用了。」

「少奶奶考慮的周到,我聽到消息,只顧著報信,都沒想到這些。我這就去準備。」

郭嫂很快按照葉簡汐的囑咐做準備。

葉簡汐也沒閑著,把昏睡在帳篷里的月兒喚起來,給她換了套衣服,告訴她容子澈要回來了。

月兒本來昏昏沉沉的,可聽到這個消息,睜開眼睛,露出甜甜的笑臉。

葉簡汐順勢,讓她把葯喝了。

前段時間,月兒喝葯都要哄好一段時間。可這次,乾脆利落的喝了。

喂月兒喝完葯,葉簡汐帶著她去找裴娜。

找到裴娜的時候,她正躲在雪堆里,拿著望遠鏡觀察唐南楓。

葉簡汐叫了她一聲,裴娜嚇了一跳。

回過頭來,看到是葉簡汐和月兒,捂著胸口,心有餘悸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簡汐,你下次再敢這麼嚇唬我,我就跟你沒完!」話說著,又把月兒摟到懷裡,親了親她粉嫩的臉頰說,「小丫頭,你怎麼捨得起來了?」

裴娜蹲在雪地里半天了,裸露在外面的臉凍的冰涼。

月兒在發燒,格外喜歡她冰涼的肌膚,細聲細氣的回答:「叔叔要回來了,我跟葉姨姨出來等著他。」

裴娜聞言,抬眸看向葉簡汐,詢問她是不是真的。

葉簡汐微微的點了點頭。

裴娜神情變得有些複雜,「是如意那邊有消息了嗎?」如果是,那很有可能是如意跌落懸崖,找回來了遺體。聽說,從懸崖上掉下來的人,都摔成了肉餅,如意那麼愛美的一個人,若是知道自己最後是這樣的結局,該有多難過……

裴娜的心一抽一抽的疼。

兩人都是溫如意的好朋友,葉簡汐怎麼會不知道裴娜所思所想:「沒說是如意的消息。但在他們回來之前,我們都不要太氣餒。現在,如意能指望的也就是我們了,如果我們都覺得沒希望,那就真的沒希望了。」

「也是。」

裴娜應了一聲,勉強扯了個笑臉。

「他們下午就回來,唐家這邊,我安排其他人盯著了,咱們回去等著吧。」

「好。」

*******

把裴娜帶回來,三人就搬了幾張椅子,在帳篷前邊玩遊戲邊等著。

唐南澤帶著一小支軍隊,遠遠的經過的時候,看到她們這邊鬧騰的景象,不由得哼了一聲。這溫如意還沒找到呢,兩個人就把她給忘記了,陪著孩子在這裡嬉鬧,想來姐妹情深不過是一場笑話。

在他跟前裝的那番情深的模樣,是想多跟唐家索要一些嗎?

唐南澤在心裡連連冷笑。

葉簡汐和裴娜絲毫沒注意到唐南澤,只顧著哄月兒開心。

不知不覺,時間過的飛快。

阿格蘭山區海拔高,又處於冬天,日頭落得挺快。才四點半,日頭就隱沒在了彤色的雲里。氣溫也由中午的五度,降到了零下十度。

站在空曠的地方,一會兒不動,渾身都像是結了冰渣一般。

葉簡汐讓郭嫂拿了件厚外套,給月兒裹上,問:「怎麼還沒回來?不是說下午回來嗎?」

洛秋的春暖花開 這眼看著,可都要晚上了。

「快了吧。」郭嫂不確定的回答。

葉簡汐聞言,不再說話。

一行人沉默了等了一會兒,山區的入口處,忽然傳來了亂糟糟的聲音。

葉簡汐抱著月兒,想要迎過去,可空曠的山裡突兀的響起一聲槍鳴,腳下的步子頓時止住了。

不止她愣住了,在場其他人也都愣住了。

這裡是入口的地方,大批的軍人把手,根本沒人敢開槍。

這是她們到來后,第一次聽到槍響。

愣忡只維持了幾秒,下一刻,所有人回過神來,都攥緊了配槍,朝著入口處跑過去。

葉簡汐遠遠的看到一道身影,覺得是慕洛琛的,抱著月兒拔腿跑過去。

裴娜看著葉簡汐像只尾巴著了火的兔子,跟著人潮跑,也沒有猶豫,跟了上去。

*******

跑到入口處,葉簡汐能明顯的感覺到,氣氛的緊張。

眼睛掃了一眼,看清楚了狀況,葉簡汐頓時倒吸了一口氣。不是因為別的,是因為站在慕洛琛身邊的容子澈,此刻渾身都是血,她不知道那些血是他自己身上流下來的,還是別人的,可看起來像個血人似的,駭人到了極點。

除了這個,他手裡緊緊地握著一支手槍,槍口指著……唐南澤!

而唐南澤身後幾十個人,把槍對準了容子澈和慕洛琛。

只要他開槍,那唐南澤的人絕對能在下一秒,把他跟洛琛打成篩子!

雖然葉簡汐也很想宰了唐家的人,但容子澈要殺了唐南澤,自己也活不成!

還有洛琛,也要一起陪葬!

葉簡汐的心臟驟然緊縮。

單手撥開圍在前面的人,抱著月兒,朝著容子澈大步的跑過去。

現場的人,沒有人因為葉簡汐的出現,而動搖半分。

所有人維持著一個姿勢。

慕洛琛注意到葉簡汐跑過來,給了她一個眼神。

葉簡汐堅定的對著他搖了搖頭,告訴他,自己不會離開。

慕洛琛擰了眉頭。

月兒最開始沒認出容子澈,因為他幾天沒刮鬍子,沒洗漱了,整個人裹了幾層泥水和血水,像個原始人似的。

被葉簡汐抱過去,她還有些怕。

可走近了,認出來是容子澈。

月兒也顧不得害怕了,張開雙臂,脆聲叫道:「叔叔,叔叔,我是月兒啊!你終於回來了!你是來跟月兒回家的嗎?」

容子澈聽到月兒的聲音,身體震了下。

站在容子澈身邊的慕洛琛,感覺到他的變化,小心翼翼的伸手,扣住容子澈的肩膀,壓低了聲音,說:「子澈,你要當著月兒的面殺人嗎?月兒是你親口承認的女兒,你不是說了,要好好的照顧她嗎?你現在這樣,會給她留下一輩子的陰影……」

慕洛琛說著,把容子澈拿槍的手臂,往下壓了一些。

容子澈餘光里注意到一臉高興的月兒,態度有那麼一剎那的軟化。

慕洛琛幾乎要把槍移開了,可偏偏唐南澤在這個時候開口!

「容子澈,你殺了我,你活不了,你們容家也跟著受連累。」

聽到唐南澤叫囂的聲音,容子澈偏離的槍口,瞬間再次對準了唐南澤:「你給我閉嘴!你們唐家的人都該死!唐南楓現在在哪裡?把她給我交出來!」

容子澈臉上青筋暴起,麥色的皮膚因為怒火而變得火紅,身體也激動的顫抖起來。

那模樣,像是即將噴發的火山。

即使離他遠,也能感覺到他身體傳來的怒氣!

慕洛琛幾乎壓制不住他,心裡又氣又恨的盯著唐南澤,恨不得把唐南澤一槍崩了!

子澈原本就受了刺激,哪裡會考慮到這麼做的後果!

唐南澤真的想死,別拉著子澈一起!

而在容子澈拿槍對準唐南澤的那一刻,唐南澤身邊,幾十個人將槍口對準了慕洛琛和容子澈。

情況一觸即發!

葉簡汐感覺到氣氛的緊張,步子不由得停了下。

月兒聽到容子澈的怒吼聲,嚇得臉上的笑容都消失了,過了一會兒,才緩過來。

她抬頭,看著臉色變得慘白的葉簡汐,小心的拉了她一下。

「姨姨,不怕,叔叔不會傷害我們的,他只是生氣了,月兒哄哄他,他就不會生氣了……」

孩童的話總那麼天真無邪。

葉簡汐俯首看著懷裡的月兒,鼻子湧起酸澀的感覺。

不想讓她看到自己異樣。

葉簡汐抱著她,大步的朝著容子澈走過去。

到了容子澈跟前,葉簡汐沒說一句話,把月兒往容子澈的懷裡塞。

可容子澈沒有伸手接。

葉簡汐接連塞了三次,他都一動不動,像個木樁子似的,月兒差點掉下去。

月兒叫著容子澈叔叔,他也不應,她不解的抬頭看著葉簡汐,似乎不明白,容子澈怎麼忽然不理自己了。

葉簡汐沒看月兒的眼睛,壓低了聲音說了句,「月兒,抱緊你叔叔的脖子。」

月兒聽話的伸手,攬住容子澈的脖子。

葉簡汐待她抱住后,立刻鬆了手。

由於容子澈沒接月兒,她整個人都懸空。小孩子原本就沒什麼力道,加之這幾天都在生病,月兒哪裡能維持住多久?沒多會兒就覺得手疼,哭著叫了聲「叔叔,月兒手疼」。

可容子澈依舊沒理會她。

月兒怕自己摔下去,又叫葉簡汐,讓她抱自己。

葉簡汐狠心沒有去理她。

月兒漸漸的堅持不住,小小的身體往下滑。

前方高能 她明白不會有人來救自己,大聲哭著,卻沒有再叫任何人。

手最終鬆開……

月兒以極快的速度,往地面墜落!

一世獨尊 眼看著她就要落在地上的那一刻,一直硬梆梆戳著的容子澈,忽然伸手接住了她。

葉簡汐看到這一幕,緊繃的心終於放鬆了下來。

錯愛成真 不是她狠心不救月兒,而是眼下也只有月兒能打動容子澈,不讓他去做傻事。

幸好……

她的賭注是對的……

容子澈抱住月兒的那一刻,慕洛琛伸手敏捷的,將他手裡的槍奪了過來。 第1064章癲狂

唐南澤身邊的人,看到容子澈的槍被奪走了,迅速的上前,包圍了容子澈。

慕洛琛抬眸,冷冷的盯著唐南澤,道:「唐三先生,我們進山找到了令弟的遺物,你想要的話,就讓你的人退下去。」

唐南澤聞言,眼皮跳了下。

說實話,打從上次在懸崖上找到衣服的碎片,他就相信南適沒死。

所以聽到慕洛琛說找到了遺物,唐南澤下意識的懷疑,他是不是在詐自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