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子澈住了嘴,劉副官立刻上前,把他強行帶走。

房間里霎時安靜了下來,只剩下容老爺子一個人咳嗽的聲音。

容淑芬等著容老爺子緩過來,說:「爸,既然子澈不顧及我們容家,我們容家何必顧及他?你把子澈交給紀檢委,讓他們調查他。這樣,顧家跟我們容家也就扯平了。以後互不相欠,他們也犯不著找我們家麻煩。」

容淑芬算盤打的響亮,現在容子澈名聲這麼差,能順勢把他趕出去,再把杜房明撈出來,那整個容家又會落在杜房明手裡。

而容家,再無容子澈,傅音的立身之地!

她的所有仇恨,都可以得報! 第885章天崩地裂&地老天荒

容淑芬是真的覺得,容子澈這麼作死,對她太有利了!

原本她覺得,顧明珠能取代溫如意嫁進容家,已經夠好了,沒想到還有更多的驚喜等著她。

真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現在傅音那個狐媚子,再怎麼妖言惑眾,也挽救不回自己的兒子了。

容淑芬滿是期待的等著容老爺子開口。

容老爺子聽到容淑芬的話,驀地抬起頭來,目光無波的盯著她,「你說什麼?」

「我說,我們把子澈趕出去,這樣就能保住我們容家……」

容淑芬以為老爺子同意了,喋喋不休的想要把自己的打算說出來,可話只說出了一半,一隻茶杯忽然朝自己砸過來。

容淑芬嚇了一跳,慌亂的躲開。

而在她閃開身體的剎那,茶杯砸落在地上,發出嘩啦的炸裂聲。

看著四濺開來的碎片,容淑芬花容失色。

剛才那隻茶杯,真的砸在她臉上,她非毀容不可!

「爸!」

容淑芬驚怒且委屈。

容老爺子面部五官因為怒意,而稍微有些扭曲,「滾!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我告訴你,子澈就算被趕出容家,杜房明都別想掌管容家!那個混賬玩意,我寧願把容家拱手讓給別人,也休想讓我把容家交到他手上!」

容淑芬聽到老爺子的話,心頭的怒意轟得一聲爆發:「為什麼?就因為子澈是你孫子,房明是你外孫,你就這麼偏袒他!我也是你的女兒,為什麼你從小到大,就不會偏袒我半分!我恨你!我恨你!你根本不配做一個合格的父親!」

「我要是不偏袒你,你早就進監獄了!」

穿書後本宮一路躺贏 容老爺子大怒。

容淑芬還要開口頂嘴,慕洛琛驀地出聲,「文達,請容姑姑回她自己的房間,容爺爺需要休息。」

周文達聞言,上前扣住容淑芬的胳膊,帶著她往外面走。

容淑芬用力的掙扎,「滾開!不許碰我!你是什麼東西!」

可無論她怎麼掙扎,都沒辦法撼動周文達半分。

……

容淑芬的聲音漸漸的遠去,容老爺子手攥成拳頭,抵住鼻子下面,再次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容老太太簌簌地落淚道:「老頭子你別生氣了,家裡全靠著你了,淑芬只是一時的氣話,你別放在心上。」

「都下去……我跟……洛琛有話說。」

地球穿越時代 容老爺子咳嗽著,斷斷續續的說。

容老太太像是沒聽到容老爺子的話,上前想要碰觸容老爺子。

但沒碰到,便被容老爺子擋住。

「我說了,都下去!」

容老爺子聲色俱厲,面上帶著怒色。

容老太太的眼淚掉的更凶,「好,下去就下去,你別動怒。」

說著,容老太太站起來,往外走。

容家其他人也紛紛的退下。

葉簡汐猶豫了下,準備跟著眾人一起走,但剛走了幾步,容老爺子忽然開口叫住了她。

「簡汐,你留下吧,我也有話跟你說。」

葉簡汐停下腳步,走到容老爺子跟前。

容老爺子的咳嗽漸漸的停了下來,神色也慢慢的歸於平靜,看著慕洛琛道:「洛琛,你跟子澈一起從小長到大的,現在他這麼做,你應該比我更清楚,他的意圖……他現在要毀了他自己,我攔不住他。現在容家整個被他拖下水,我只能跟他劃清關係,我不能再保他下去了……」

容老爺子話說到這,聲音裡帶了哽咽,子澈是他最看重的在孫子,可臨了,子澈為了溫如意,捨棄了容家,一併的也捨棄了他這個爺爺。

不是他沒辦法拯救子澈,而是他知道的辦法,子澈無法接受,他不會跟顧家和解,更不會娶顧明珠。

子澈要的是溫如意,而非現在的職位。

哪怕他傾盡容家的所有,保住了子澈。

最後,子澈也會痛苦的度過這一生。

作為爺爺,他希望子澈能得到幸福;但他不只是子澈的爺爺,更是容家的掌家人。

他不能棄容家所有人不顧。

所以……

他只能放棄子澈,任由他跟顧家相鬥,直到眼睜睜的看著他把自己給毀了。

等著他一無所有,他就能選擇跟溫如意在一起了。

只是那個時候,溫如意還會選擇他嗎?

今歲當開墨色花 容老爺子不知道,但無論最後溫如意如何決定,都是子澈自己選擇的路。

容老爺子深深的嘆息了一聲,繼續說道:「洛琛,我老頭子拜託你,幫我好好的照顧子澈,只要別讓他丟了性命,其他的我別無所求。日後,只要慕家有事情,我們容家絕不會袖手旁觀。」

這是容老爺子對慕洛琛的許諾。

容老一向注重誠信,許下的諾言,必會履行。

慕洛琛聽到容老爺子的話,心頭震驚的同時,又覺得順理成章,早就料到了老爺子會這麼做,沒什麼可以意外的。

只是,子澈選了這條路。

真的不會後悔嗎?

慕洛琛握住老爺子的手,說:「容爺爺,不用你拜託我,我也會照顧子澈,他是我的兄弟,我絕不會讓顧家傷他半分。還有……子澈他最敬重的人就是你,走到這一步,我想他比任何人都難受。」

「我知道,我都知道……」

容老爺子連著說了兩聲,淚差點落下。

葉簡汐看著容老爺子,心裡難受,容老爺子是她認識的人里,最為正派的人。

不論當初他逼著子澈,要他答應顧明珠留下孩子,還是今天趕子澈出容家……

他都相當痛苦吧。

可無論多痛苦,容老爺子都不曾露出過軟弱的一面。

容老爺子跟慕洛琛把該交代的都交代完,看向葉簡汐,「簡汐,顧明珠的事情,是子澈對不起如意,他也對不起明珠,事實上……他對不起很多人。可他犯的錯,受到的懲罰已經夠多了,所以……我老頭子有個不情之請,希望你能幫幫子澈……在如意麵前,希望你能幫他說兩句話,告訴如意……子澈對她是真心的……」

容老爺子不求人,如今求葉簡汐,一番話說的艱難到了極點。

「嗯,容爺爺,我答應你。」

「謝謝你,簡汐。」

容老爺子道謝。

那三個字,卻重重的砸在葉簡汐的心上。

她擔不起這聲謝謝。

從顧明珠的事情發生,她就一直只考慮了如意的感受,從沒為容子澈考慮過。

如今幫容子澈說話……

也不過是,忽然覺得自己一直只看到了事情的單面。

容老爺子把所有話說完,便把醫生叫了進來。

醫生和劉副官把容老爺子扶回他的卧室,葉簡汐和慕洛琛離開了容家,往監獄里去。

如意那邊……

他們也要過去問問,到底怎麼回事。

林珍忽然成了殺人兇手的事情,實在有太多的不對勁的地方。

具體的還要問問,再做調查。

車子開了大概四十多分鐘,到達了警察局。

慕洛琛剛把車停下,旁邊同時停下另一輛車。

葉簡汐從車上下來,看到一臉黑氣的顧老爺子,抿了抿唇角,問:「顧老,請問現在顧小姐的情況怎麼樣了?」

顧老爺子冷冷的哼了一聲,大步的往警察局走去。

慕洛琛走到葉簡汐身邊,說:「不用理他,現在顧家的人,不會理會我們。」

「我只是想著,顧明珠沒出事,或許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

葉簡汐是真的不想看著容子澈身敗名裂。

慕洛琛搖了搖頭,「簡汐,別抱有幻想了,這件事沒有再挽回的可能。」

顧家現在鬧得凶,但只是第一步。

他們只使用媒體,煽動輿論,還沒去紀檢委那邊親自告發容子澈,是因為他們還殘存著一絲的希望。

只要容家肯登門道歉,把林珍釋放,風風光光的娶顧明珠進門,好好對待顧明珠肚子里的孩子……那容、顧兩家還有的和解。

慕洛琛跟容老爺子都明白這一點,但容老爺子已經不準備跟顧家和解了,因為他知道,容子澈要的是溫如意,而非容家。

所以容老爺子會把容子澈趕出容家,這麼做是為了成全子澈。

而容子澈和容家脫離關係后,不會跟顧家和解,只會繼續跟顧家做對,顧家就會徹底撕破臉皮,哪怕顧明珠肯放過容子澈,顧家也不會肯。

他們把容子澈親自告發到紀檢委那邊……

最後結果,最好是子澈身敗名裂,最差是被顧家的人害死。

而他會護著子澈,勢必跟顧家為敵。

既然早晚要跟顧家撕破臉皮,那他何必跟顧家客套?

慕洛琛不會忍讓顧家。

更不會讓簡汐對顧家的人彎下腰。

慕洛琛和葉簡汐走進警察局,直接找了一名警察,帶著他們去見溫如意。

到了房間門口——

葉簡汐看到唐南適也在,不由得愣了下。

「慕先生,慕太太。」唐南適看到兩人,波瀾不驚的打招呼,「你們來看綿綿?我跟她已經說完了,你們請進。」

說著,唐南適讓出了路。

慕洛琛和葉簡汐走進去。

唐南適微微的頷首,而後離開。

葉簡汐看著唐南適修長的身影消失,又想到剛才容子澈挨打的情景,忽然生出感慨,唐南適跟容子澈真是兩個極端,唐南適看上去是那種,只一眼就可以讓人想到,他愛上一個人,便會陪著那個人一直到地老天荒。

而容子澈則是那種,他愛上一個人,那人的生活會天崩地裂,轟轟烈烈……

眼下的情況也差不多。

按她的意思,她其實更希望看到,如意跟唐南適在一起。如意經歷了太多的波折,過上平靜靜的生活最好。

和容子澈在一起太辛苦,和唐南適在一起剛剛好。

但……

她的意思永遠代表不了,如意的意願。

如意對唐南適沒意思,她看的出來。

至於容子澈……

還是再等等吧…… 第886章因為愛,所以更怕傷害

容子澈的事情現在太多變故,不知道最後能走到哪一步,她只能把容子澈的所作所為,告訴如意,讓如意自己來選擇怎麼辦。

葉簡汐收斂了思緒,回頭看向溫如意。

溫如意似乎對兩人的到來並不意外,站起來倒了杯水,問他們要不要喝。

慕洛琛說不喝。

葉簡汐搖了搖頭。

溫如意端著水杯,坐在床邊,把一杯水都喝光,說:「剛才唐南適已經把子澈做的事情都跟我說了,你們是想來問,林珍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的?」

「是,林珍的事情有太多的疑點。」 總裁前夫,我懼婚 葉簡汐應聲道,「她一向做事謹慎,不會留那麼多的馬腳。這次子澈查到關於她的線索,速度有些太快了。」

就像上次顧母對如意下手,她根本不會讓別人找到線索,哪怕是這次倉促下陷害如意,她也是在海外很多虛擬賬戶轉賬,根本無法找到確鑿的證據。

即便知道是她做的,你也無法指證。

這就是顧母的作風。

按照顧母以往的行事方法看,顧母如果一早就準備好,要殺人嫁禍給如意,一定事先策劃的天衣無縫。 貧嘴小妞戲總裁 哪裡會留下吳家夫妻,更別提讓他們有機會指證自己!

這是明顯的漏洞之一。

另外子澈查到的林珍的賬戶,轉出的兩百萬,最後匯入吳家夫妻這件事上,雖然說轉多個賬戶,是顧母的風格,但顧母不會讓人那麼輕易地追蹤到錢最後匯入的地方。

這是漏洞之二。

……

這麼多的漏洞,葉簡汐哪怕不清楚,案件的經過,也能看得出來,有人在故意把事情栽贓到顧母身上。

更何況是容子澈……

容子澈在官場混的風生水起,年紀輕輕就坐上廳長的位子,不只是容老爺子的提攜,還有他自己的努力。

這樣聰明的人,很少會犯那麼明顯的錯誤。

他會把林珍抓起來,要麼是他因為關心則亂,一時急了眼。

要麼是他已經看出來不對勁的地方,卻執意要抓顧母。

葉簡汐更願意,相信是後者。

可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最後結果都是攪得容、顧兩家,方寸大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