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清聽到這話,忍不住輕輕搖了搖頭,她這位弟弟想法還是太過簡單了。

想要請動一位先天強者,豈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半空之中那位神秘人來到他朱家的目的,顯然正是為了洞內的火精。

「你以為此人來到我朱家,是為了幫你?」朱清暗嘆一聲后,全身的氣息同時凝聚,抬頭望向半空之中。

前方的朱元微微一愣,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急忙抬頭望向半空。

只見此時暗黑衣老者,似乎發出一聲輕笑,沒有過多的話語,身形直接帶出殘影,向著山洞之內衝去。

「前…前輩!」朱元此刻才反應過來,但此時他體內真氣耗盡,想要再做什麼也是有心無力。

「朱家的小輩,你們的家事,老夫不想干涉,不過洞內之物,今日老夫便取走了。」那黑衣老者低語一聲,身形閃動的速度之快,可謂是瞬間就出現在了洞口門前。

洞口門前朱清目光一閃,儘管此刻身受重傷,當她並沒有失去戰力。

而此時太行山頂的叢林之中,葉飛在察覺到洞口前的情況之後,也是放棄了下山的念頭,轉身望向山洞的方向。

此時葉飛眼中神色果斷,那黑衣老者再次現身,這一次他就算殺不了此人,也定要清楚此人的身份。

「你先下山吧,以你的實力留在此地,也沒什麼作用。」葉飛收回目光之後,隨即轉頭看了身旁的朱紅一眼。

這太行山上,連他在內已經出現了三位先天強者,朱紅只是個化境宗師,若是一個不小心,光是幾人出手的餘威,都有可能要了此女的性命。

「我…好吧。」朱紅本想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欲言又止。

她輕抿這嘴唇,抬頭望向眼前之人,暗嘆一聲之後,便是轉身向著山下的方向走去。

如今當年的事情,她已經差不多都清楚了,在留在山上確實沒有什麼意義,而且這是朱家上一輩的恩怨,不是她有資格干預的。

待朱紅走後,葉飛這才稍稍放下心,轉頭望向山洞的方向,他的眼中逐漸泛起了寒意。

「朱家之事,葉某可以不管,但那黑衣老者,兩次欲要葉某的性命,此事需要一個交代。」葉飛全身氣勢凝聚,靈識橫掃之下,鎖定遠處黑衣人的身影。

此時山洞洞口前,那位黑衣老者身子忽然一怔,猛然轉頭望向後方。

在感到到葉飛的氣息后,這老者眼中露出了陰寒之色,但很快就回過頭來不在理會,而是手中金劍憑空而現,直指前方的朱清而去。

「哼,想要奪我朱家火精,簡直痴心妄想。」朱清不甘示弱,全身氣勢再度上升了幾分。

她的話音剛落,雙臂便是被火焰之力包裹,抬手之下一片火海祭出,擋住了前方之人的去路。

這片火海如似有靈一般,竟是在形成的同時,分出數條火線,開始封鎖那黑衣老者的身形。

「跟老夫玩火,你還不夠資格。」黑衣老者低語一聲,此時也是不在留情,指尖的儲物戒指閃動,一把火紅色的羽扇,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此扇一出,四周的火海內的火焰之力,頓時變得有些飄忽不定。

「火靈扇,你是…」朱清身形向後退了兩步,臉上閃過一絲驚駭之色。

在看到那羽扇的那一刻,朱清便是認出此人的身份,這件半靈器級別的法寶,曾在華夏武道界可謂聲名顯赫,她身為朱家家主又豈會不知。

「既然知道了老夫的身份,還不老老實實的讓開,憑你這重傷之身,還想妄想擋住老夫不成?」黑衣老者開口的同時,手中羽扇猛然一揮。

只見他四周的火海,在頃刻之間消散,其內隱藏的炙熱之息,也是被全部吸納進了羽扇之內。

「前輩身份不俗,如今之舉可是有違武道界得到規矩?」朱清見她的攻擊被輕易化解之後,並沒有著急出手,而是緩緩開口問道。

前方的黑衣老者,此時大有深意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臉上似乎露出笑容。

「你想要拖延時間嗎。」

「老夫既然來到你朱家,豈會沒有準備,你等不到那姓葉的小輩趕來了。」黑衣老者低聲開口,隨即手中羽扇翻轉,身上此刻散發的火焰之力,並不弱於那朱清的朱雀焰。

而此時山洞不遠處的叢林之中,葉飛剛剛準備移動身形,一股極強的威壓之力,頓時向他橫掃而來。

葉飛身形為之一愣,頓時眉頭緊鎖,這股氣息之強,怕至少是先天級別。

「先天強者不要錢了么,怎麼又來了一位?」葉飛內心暗道的同時,臉上不禁露出苦笑。

他在沒有踏入先天之境前,幾乎是不曾見到過先天強者,如今好不容易進入先天,他身邊的先天強者,卻是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全部都冒了出來。

一個小小的朱家祖宅後山,此刻加上他竟然一連出現了四位先天之境。

「華東之主,還請止步,張某不想與你動手。」前方的古樹枝幹上,一位身材魁梧,平頭方臉的大漢,忽然擋在葉飛的跟前。

此人看上去像是中年人,但眼中的深邃之感,卻是遠超一般中年男子,身上的氣息渾厚無比,光是觀其相貌,就讓人倍感壓力。

「你是誰?」葉飛掃了此人一眼,腦中沒有絲毫的印象。

不過這個人似乎對他很是了解,而且同樣有著先天之境,怕是與前方那位黑衣老者是一起。

「東北,張凡。」這大漢並沒有隱藏身份,看了葉飛一眼之後,直接比那時直接報出了名號。

葉飛聞言嘴角泛起了淡笑,他此時也是反應過來,為什麼燕京突然會出現這麼多先天強者,這個張凡據他所知,正是東北超級武道世家張家的老祖。

隱龍基地的大比快要開始了,他記得那位青龍指揮官說過,這些曾在基地執教過的強者,會在大比之前趕到基地,對隱龍大隊的成員進行指導。

「那位黑衣老者,想必也是哪個超級武道世家老祖吧。」葉飛看了前方之人一眼,看來他需要儘快回到基地了。

這些久不出世的強者,此刻齊聚隱龍基地,怕是多半為了大比最後的獎勵。

前方的平頭大漢,沒有回答葉飛的話語,只是全身的氣勢爆發,將四周的空間完全籠罩,看其模樣是鐵了心不會讓他輕易過去了。

「想要擋住葉某,憑你怕是還不夠。」葉飛目光一寒,眼中雷威閃動,此時也是不在廢話,身形動如閃動。

話音未落,他便是出現在了大漢的眼前,手臂之上電弧閃動,隨即猛然一拳轟去。

相比起道術與法器的攻擊,葉飛更加喜歡用自己的拳頭,他在踏入先天之後,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可謂是極其驚人的。 前方的古樹之上,張凡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之色,眼前之人速度,讓他不免有些心驚。

眼看那一拳之力就要擊中,張凡忽然發出一聲低吼,全身皮膚隱約有些變色,如實鋼化了一般,看上起奇異無比。

「轟隆!」一聲劇烈的爆響傳來,反震之力颳倒了周圍三丈內的古樹。

葉飛目光閃動,第一次感覺手臂一些發麻,他那幾乎全力的一拳,如似砸在了一塊厚實的鋼板之,此人的防禦力可見恐怖。

而那張凡,在吃了這一拳之後,臉上的表情也是劇變,身子被震退數步才勉強穩住。

「你很強,不過想要破張某的防禦,光憑這點力量是不夠的。」張凡穩住身形之後,輕輕拍了拍胸膛,竟然也是毫髮無傷。

那如同鋼化的皮膚上,投映著淡淡的靈光,應該是某種極強的防禦秘術。

葉飛聞言臉上露出微笑,能夠硬生生接下他一拳之人,踏入先天之境一來,他也是第一次遇見。

「有意思,掌心雷。」葉飛低語一聲,掌中雷霆長鞭陡現,下一瞬便是猛然揮像了前方之人。

那張凡臉上露出不屑之色,竟然沒有閃躲,而是任由那雷霆長鞭,揮在了他的身上,對於自己的防禦,此人顯然有絕對的信心。

「我張家的秘術,可以免疫道術的攻擊,張某站著不動讓你打。」張凡大笑一聲,聲音中帶著幾分猖狂之色。

不過正如他所說,葉飛的掌心雷鞭,在揮到此人身上之後,竟是只是留下一道白痕,僅僅是轉瞬之間,痕迹很快消失不見。

高冷萌妻:山裏漢子好種田 這一式道術的攻擊,似乎還不如方才那一拳,顯然連張凡的身形陡無法撼動。

葉飛眉頭微皺,免疫道術攻擊,自身還有這般強悍的硬度,當真是絕對防禦之術,華夏武道界果然是卧虎藏龍。

「葉飛,同是超級武道世家,你我沒必要斗的你死我活,這朱家之事本就與你無關,何必多管閑事?」張凡見到前方之人停止了攻擊,臉上不禁露出輕笑。

「朱家,有葉某的朋友。」葉飛目光一閃,掌中的雷力慢慢收斂。

他的雙拳同時緊握,既然道術無用,那就用只能用拳頭了。

「朋友?簡直可笑。」

「你所說的的是隱龍基地內的那個指導員吧,為了這樣一個小輩,你真打算得罪兩大超級武道世家?」張凡掃了葉飛一眼,顯然對於他的信息了如指掌。

縱觀華夏武道界,值得他們關注的,怕是也唯有這位新晉的華東之主了。

「超級武道世家,在葉某眼中什麼都不是。」葉飛目光沉靜,看了前方之人一眼,淡淡地開口說道。

那張凡聞言,面色頓時微變,眼中隱約有怒火湧現,顯然是被氣得不輕。

「你說什麼!」一聲低吼之後,不等前方之人出手,張凡的身形首先一躍而起。

許是因為秘術的關係,這張凡身形閃動的速度,比起一般的先天強者,似乎感覺要遲鈍不少,但觀其身上爆發的渾厚之力,攻擊手段顯然是著重在力量之上。

「鋼化秘術么,葉某倒想看看是不是真的絕對防禦。」葉飛全身電弧閃動,開口的同時,身影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此時四周的空氣中,一道道無形的電弧,時而發出陣陣刺耳的爆響,葉飛的身形出現之時,已然再次站在了張凡的跟前。

「嘶…這速度。」張凡心中一驚,反應過來之後,抬手就是一拳轟去。

只是他的拳鋒還未落下,身子便是被一股恐怖的衝擊力擊中,向著後方一連退了數步。

叢林的半空之中,還不等張凡穩住身形,胸口隨之再度傳來一聲悶響,他的整個人又一次被擊飛出去。

葉飛的速度已然超越了一般先天之境,雷霆真經的妙處,豈是普通的先天之境能一直相比。

除了力可劈山的力量之外,葉飛最為恐怖的就是他在踏入先天之後的速度。

「砰…轟隆!」又是一聲炸響傳來,那張凡的身子再度被震飛。

葉飛的身形不斷閃動,張凡可謂毫無還手之力,因為修鍊功法的原因,他的防禦力雖強,但速度上卻是有著先天缺陷。

面對實力差不多先天強者,張凡卻是能夠立於不敗之地,可若是速度超越了他太多,此人就只有挨打的份。

「葉飛,你敢不敢堂堂正正與張某一戰!」張凡內心此時有些煩躁,他根本無法捕捉到眼前之人身影。

此時的葉飛,嘴角泛起了淡笑,不斷地揮動著拳鋒,如同拍皮球一般,帶著張凡向著前方的山洞處慢慢靠近,在他的感知之下,那朱清好像快要撐不住了。

異世獨寵妖孽相公是只貓 不多時,隨著二人的不斷前行,很快便是出現在了山洞的上空。

葉飛在出拳的同時,轉眼掃向下方,只見此時的朱清,臉色慘白無比,體內的靈力很是混亂,若非是有後方的山洞內的力量支撐,怕是早就倒下了。

山洞洞口前,朱清此時看到半空之中的情景,面色不禁一愣。

「葉飛,你這是…」朱清一臉的古怪之色,望著半空之中,半響說不出話來。

隨著她的目光望去,只見那葉飛身形時而陡現時而消失,真正撞擊的悶響從半空之中傳來,同時還有一道身形魁梧的大漢,不時在天空之中劃過一道弧線。

「張兄,你…」那黑衣老者,此時也是愣在原地,顯然是一時間有點沒有反應過來。

半空之中的張凡,可謂是一臉的苦悶之色。

葉飛的速度有些超出了他的想象,儘管短時間內無法突破他的防禦,但身為先天強者,被人像拍皮球一樣帶著前行,他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該死的,陳老頭,此事過後,張某要多加一件先天法器,不然此事不算完!」張凡儘管身形不受控制,但此時還是忍不住開口低吼道。

青山不及你眉長 下方的黑衣老者聞言,臉上的表情,逐漸變得陰沉下來。

只見他沒有理會半空之中葉飛,而是猛然轉頭望向前方的朱清,他的眼中已然泛起了殺了。

「朱家小輩,老夫本不想殺你,既然你這般不識抬舉,那就去死吧。」黑衣老者全身氣勢大盛,全身的靈力盡數融入手中的羽扇之內。

同時此人的先天之力,也是直接爆發,將前方朱清的身子牢牢鎖定。

他此刻已然有了必殺之心,在這般拖下去,一旦那張凡無法擋住葉飛,這次朱家之行怕是要空手而歸。

「火蟒,現!」黑衣老者低喝一聲,一陣滔天火焰憑空而現,炙熱的烈焰之中,隨之發出一道震耳的嘶吼。

霎時間,一條火焰巨蟒,如浴火重生一般,從烈焰之中衝天而去,其身軀之上的炙熱之息,已然遠遠超過此刻已經是強弩之末的朱清。

半空之中的葉飛,此時眉頭微皺,他此時忙著限制張凡,想要舉出定風珠已然有些來不及了。

洞口前的朱清,抬頭掃了一眼半空之中的火蟒,她的臉上露出了慘笑,但也只是片刻的遲疑,朱清的雙眸便是被一片堅韌所替代。

只見她此時全身的氣息再度凝聚,如同迴光返照一般,原本奄奄一息的朱雀焰,陡然在她的周身暴漲。

後方的山洞之內,一條極細的火線,從洞內慢慢伸延出來,融入了朱清的體內。

「葉飛,今後幫我照看一下朱家可好?」朱清雙眸閃動,此時緩緩抬起頭來,她的目光落在半空之中那個年輕人的身上。

葉飛面色一怔,那朱清的聲音,是直接在他的識海內響起,顯然是傳音無疑。

「你想要幹什麼。」葉飛目光一凝,掃向下方的同時,也是隨即傳出一道聲音。

朱清此時的臉上,忽然露出笑容,雙手掐訣之下,竟是直接引動了山洞內石盤陣法,使得整個太行山都為之一顫。

「履行承諾而已,我之前說過會贈你朱雀焰,此事現在仍舊算數。」朱清臉上的表情,讓人有些難以猜測,同時她身上的氣息越發的強悍。

磅礴的朱雀焰,從朱清的體內爆發出來,彷彿沒有止境一般,霎時間將她的整個人包裹在其內。

那氣勢之強,瞬間超越了前方正盤旋而來的火蟒,同時四周空氣中的溫度,也是在此時猛然暴漲了數倍不止。

那黑衣老者,不免為之面色劇變,幾乎是沒有過多的猶豫,他連忙手中掐訣將前方的火蟒收回。

「這是火精之力,朱家小輩立刻給老夫停下,大家各退一步,你朱家的火精老夫不會收走,只取一縷朱雀焰如何?」黑衣老者面色變化不定,連忙開口說道。

憑藉他的實力,此時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這山洞內的火精之力正在慢慢減弱,如論是朱清用了什麼手段,顯然都不是黑衣老者想要看到的。

「哼,狗賊,現在說這話已經晚了,你想要火精朱某現在就給你。」朱清冷哼一聲,臉上的露出果斷之色,隨即抬手點向自己的眉心。

這一點之下後方的山洞之內,頓時傳來一聲悅耳的鳴叫聲,同時一股狂暴之勢衝天而起,如似有什麼東西忽然蘇醒了一般。 山洞洞口前,朱清全盛燃燒著的火焰,此刻瞬間變得強盛了數倍不止。

她的臉上露出笑容,最後的目光落在半空之中葉飛的身上。

朱清心中有著自己的想法,如今朱家火精已經暴露在強者眼下,就算今日一劫躲過,今後要面對的則是整個華夏武道界強者的窺探,憑她的力量根本無法守護朱家。

「雀鳴。」山洞洞口朱清的聲音緩緩傳出。

下一瞬,她的全身已然完全被火焰包裹,如同被朱雀焰吞噬了一般,身上的氣息更是在那恐怖的烈焰中慢慢消失不見。

半空之中的葉飛,低頭掃了下方一眼,此時也是忍不住心神有些動容。

「她的生機性命,果然與洞內石盤陣法相連,火精的力量被此女遠轉到了極限。」葉飛目光閃動,隨即再次轟出一拳,砸在了跟前之人的臉上。

「啊!葉飛,張某與你勢不兩立!」張凡的身子再度被彈飛,體內更是一陣氣血沸騰。

這樣不斷的攻擊之下,他就算有著絕對防禦,此刻也隱約只見感到一些力竭,若是一直這樣下去,此子破開他的防禦顯然只是時間問題。

如此同時,閃動洞口門前,朱清的整個人已然化作一團燃燒著的火焰。

在她的後方閃動之內,那條與她相連的火線,忽然變得粗壯了數倍不止,已然變成了一根火柱,同時一聲震耳的鳴叫,響徹整個太行山。

太行山腳下,朱家眾人也是同時聽到了這一聲鳴叫,都是忍不住感到一陣血脈沸騰。

「這…這是我朱家先祖顯靈了…」

「朱家後輩,全部跪拜!」

「…」

山腳下的祭台前,朱家眾人見此情景,立刻全部再次跪倒,臉上都在露出虔誠之色,抬手向著前方山頂處恭謹地一拜。

雖然他們不知道山頂上發生了什麼,但體內那股與血脈相連的沸騰之感,外人是無法理解的。

「楚兄,我們要不要上去看看?」

眾人前方的萬鋒與楚雲二人,此時不禁相識一眼,眼中都是露出疑惑之色,轉身掃了一眼山頂之後,臉上露出了猶豫之色。

半響過後,這二人最終還是輕輕搖了搖頭,打消了上山查探的念頭。

而此時太行山上,那座山洞門前在眾人的目光之下,隨著那聲鳴叫的傳出,火團開始急速收縮,一隻閃著的火焰鳥,彷彿浴火重生一般從火團之中飛出。

「鳴!」火鳥煽動這火翼,仰天發出長鳴,那股氣勢之強,隱約蓋過了先天強者之勢。

那一聲長鳴過後,火鳥在半空之中,劃過一道火線,直接向著前方的黑衣老者衝去。

「火鳥朱雀,該死的朱家小輩,都是一些瘋子。」黑衣老者臉上的表情難看至極,以他的實力自然看得出,那朱清是不惜性命發動了最強一擊。

這隻被召喚出來的火焰鳥,實力隱約超越了先天初期,這讓他頭疼不已。

「火靈閃,護主。」黑衣老者沒有過多的遲疑,全身的靈力全部融入手中的羽扇之內,同時體內的先天之力,也是在這一刻全部爆發出來。

此時他能夠使用出來的防禦手段,可謂是全部祭出,他好歹也是一位先天強者,若是栽在此地怕是會淪為後世的一個笑話。

黑衣老者手中的羽扇,隨著此人靈力的融入,瞬間變大了數倍不止。

火紅色的羽扇上,那些構扇體的羽毛,忽然全部擴散開來,將此人的身形牢牢地包裹,形成了一道羽毛屏障,外層更是有著一層先天之力圍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