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鳳九被鹿一凡懟的是又羞又臊,氣的直跺腳。

在回去房間的路上,一個可愛的小『女』孩躲在角落裡『露』出羊角辮,暗中觀察鹿一凡。

鹿一凡笑著伸手朝她打招呼,示意她過來。

白妞妞笨拙的跑了過來,躲在白嵐白嫩的大『腿』後邊,抱著她的大『腿』看著鹿一凡道:「叔叔,你是兒童自行車超人嗎?」

一聽到這個外號,鹿一凡不禁為之一滯。

這麼羞恥幼稚的外號早已被鹿一凡給忘了,沒想到今天卻又被白嵐的閨『女』提起來了。

「哈哈哈,兒童自行車超人!好厲害的外號啊!」白鳳九捂著肚子都快笑瘋了。

「你想今晚和我『洞』房嗎?」鹿一凡瞪了白鳳九一眼道。

白鳳九立刻憋住了笑,不停的搖頭道:「權當我剛剛什麼都沒說。」

低下頭,鹿一凡『摸』了『摸』白妞妞可愛的小腦袋道:「沒錯,叔叔就是那天救你的人。」

白妞妞眼前一亮,立刻拉著鹿一凡的手道:「叔叔,叔叔,你快幫幫媽媽吧!」

「怎麼了?」鹿一凡疑『惑』道。

「媽媽最近晚上做夢老是叫著叔叔的名字在那傻笑。

手還不停的往兩『腿』之間『摸』,好幾次妞妞都看到媽媽都『尿』『褲』『褲』了!我覺得,媽媽可能是病了。」白妞妞認真的說道。

白嵐聞言,登時臉滾燙滾燙的,紅的發亮。

這種事情,居然從自己『女』兒嘴裡說出來了!

這讓白嵐羞臊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白鳳九也沒想到,自己堂姐居然『迷』戀鹿一凡到這種程度。

而鹿一凡則乾咳了兩聲,有些尷尬,卻又有些得意的說道:「這個……妞妞,媽媽是大人了,有時候吧,有些生理上的需要是會導致『尿』『褲』『褲』的,這不是病。」

哎,沒辦法,鹿哥如此多嬌,引無數美『女』競折腰啊!

白妞妞這才拍了拍心口,放心道:「原來是這樣啊!」

緊接著,鹿一凡扭頭望著害羞的低頭不敢看他的白嵐,說道:「嵐姐,你要是有啥生理方面的需要,儘管開口,我這人,就是活雷鋒一個,就愛幫人解決問題!」

「你去死!」白鳳九見鹿一凡公然開黃腔調戲自己堂姐,趕忙拉著堂姐和妞妞氣呼呼的回房間去了。

鹿一凡搖頭笑了笑,吹著口哨進入房間睡覺了。

第二天。

CCTV體育頻道的直播間里。

男主持人道:「各位觀眾大家好,馬上就要到早上的八點鐘了。今天我們有幸能夠目睹圍棋界的曠世決戰——超級ai阿爾法狗對陣人類棋聖Master。」

說著,男主持人望向一側道:「聶老師,您怎麼看今天這場比賽?」

棋聖聶衛平說道:「Master是我見過的人類最強的棋手了,不過阿爾法狗是超級ai,計算能力是人類的幾億倍。

今天這場,真的很難打了。」

男主持人道:「是的,阿爾法狗經過谷歌團隊的升級調整,比之前連勝48場時更加強大!我記得聶老師也輸給過阿爾法狗是吧?」

聶衛平道:「是的,之前的阿爾法狗已經非我能打敗的了。

經過升級之後的阿爾法狗有多恐怖,恐怕只有Master自己能體會了。」

男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看到網路對戰平台上,Master和阿爾法狗已經都上線了,讓我們拭目以待……」

……

……

白家別墅。

白嵐、白鳳九和白景琦三人站在鹿一凡背後,緊張的觀看鹿一凡即將開始的對戰。

「一凡,需要喝點熱茶嗎?我幫你去倒。」白嵐道。

重生后我靠系統圖鑑續命 「一凡,需要捏肩『揉』背嗎?我幫你去找幾個美『女』僕人。」白景琦道。

「叔叔,你要加油啊!贏了的話,今晚妞妞把媽媽讓給你,讓媽媽陪你睡!」白妞妞道。

鹿一凡有些狂暈。

本來他是一點不緊張的。

這一下搞的,他也緊張了!

網路對戰平台,一切準備就緒。

一進入房間,阿爾法狗居然主動打招呼道:「你好,Master,很榮幸今天能與你對戰。」

卧槽!

這人工智慧有點兒吊啊!

鹿一凡想了想,道:「你是目前最厲害的人工智慧嗎?」

阿爾法狗:「是的,目前沒有任何人工智慧可以超越我。」

「那行吧,這是我的郵箱,麻煩能給我把島國那些****的『女』老濕的片的種子從網上給我扒出來,然後發過來么?」

「這對我來說,小事一樁。」

叮!

鹿一凡手機響了,郵箱里多了一大堆電影的下載種子。

「卧槽!」

「master太沒有節『操』了!」

「居然利用阿爾法狗來搞片看!」

「這『波』我是服的!」

「6666666!」

在網上看直播的網友都笑噴了。

而谷歌那邊的人,則無語的立刻將阿爾法狗在網上爬取資源的功能暫時『性』的禁止掉了。

現場。

先分手。

鹿一凡執黑子先下。

阿爾法狗執白子後下。

全國的直播平台,包括電視直播和網路直播都已經準備好了。

曠世之戰即將拉開帷幕! 很快,鹿一凡落了子。

阿爾法狗幾乎沒有思考,也落下了子。

鹿一凡再放一棋。

阿爾法狗緊跟一步。

對戰在全世界的直播平台同步播出著,棋盤上的一舉一動,所有人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Cctv演播室。

男主持人:「兩人開局很穩啊。」

聶衛平:「看來Master遇見了這超級人工智慧也沒敢冒進,採取了穩紮穩打的方式。」

白景琦直勾勾的盯著棋盤,一言不發。

白嵐的粉拳緊攥著,連呼吸聲都不敢特別大,生怕影響到鹿一凡了。

就連處處與鹿一凡作對的白鳳九,此刻也緊張不已。

古神的自我修養 這盤棋,不僅僅是鹿一凡本人與阿爾法狗的對決,也代表著人類與科技的對決,更代表著華夏人與美國佬的對決!

關係的國家榮耀,沒有人能不在乎!

啪!

鹿一凡已經落下第十步旗。

小角上的戰鬥已經打響了!

演播室。

男主持人焦急的問道:「聶老師,現在局面如何了?」

聶衛平表情嚴肅的說道:「剛剛開盤,雙方還看不出來誰優,誰劣,不過下一手,應該就能看出來了。」

掌燈奴 男主持人忽然道:「快看,阿爾法狗出手了!」

阿爾法狗飛了一子!

棋盤上的格局開始發生了變化!

聶衛平的臉『色』更加『陰』郁了,他嘆了口氣道:「Master開始處於劣勢了。」

什麼?

劣勢了?

男主持人也被驚到了。

這阿爾法狗不愧是被谷歌團隊經過數次升級的超級人工ai,面對神秘棋手master居然開盤就取得了優勢。

美國科技頻道演播室。

一位谷歌阿爾法狗團隊的研發教授被請來做解說。

「彼得教授,對於阿爾法狗的表現您怎麼看?」美『女』主持人微笑著問道。

彼得教授扶了扶眼鏡,不屑的看著棋盤道:「阿爾法狗是我們谷歌團隊的心血,它每秒的計算量已經超出了人類的幾億倍。

可以說Master並不是在和一個人工智慧在戰鬥,而是和我們整個谷歌公司在戰鬥。

他根本沒有任何贏的希望!」

白家別墅。

鹿一凡第一次感覺到了壓力。

阿爾法狗不愧號稱是史上第一人工智慧,它的棋招詭異多變,讓人難以捉『摸』。

打到中盤時,鹿一凡吃力的靠著『精』密的計算終於拉回了一點優勢。

但是他看不到任何能贏的希望。

這阿爾法狗簡直就像是棋神一般,你的任何一步棋,都在它的算計之中!

「沒辦法了,智能玩賴的了。」鹿一凡喃喃道。

演播室。

男主持人擦了擦滿額頭的汗水問道:「聶老師,這盤您覺得Master的勝算大嗎?」

聶衛平:「難,真的很難!現在的阿爾法狗比跟我比賽時的阿爾法狗最少強大了十倍!看來,人類真的要被人工智慧打敗了。」

不過鹿一凡接下來的幾手,卻又讓聶衛平眼前一亮。

難道,他是要這樣做嗎?

飛!

碰!

斷!

雙方你來我往,殺的難解難分。

但是所有人看到,鹿一凡不進攻只防守,並且防守的十分緊密,阿爾法狗很難找到突破點,也很難再佔到任何便宜。

「我知道了,他是要採取這種防守的方式,『逼』迫阿爾法狗和棋。」 秀才家的俏長女 演播室內的彼得教授說道。

「華夏人,還真是狡猾啊!」美『女』主持人說道。

而另一邊,聶衛平則欣慰的說道:「Master不愧是人類圍棋第一人,他能想到這種方法,已經非常難能可貴了。」

第一盤棋,最終在鹿一凡無賴的防守下,『逼』迫阿爾法狗和棋了。

全世界人民都為鹿一凡流了一身冷汗。

但是在第一局結束的一瞬間,阿爾法狗突然在公屏上說話了!

「Master,你的棋招已經被我看穿了,如果下一盤你還用這種方式下,一百手之內,必輸無疑!」

電腦前的鹿一凡和白家人都被這阿爾法狗的發言,驚出了一身的汗水。

太可怕了!

這個人工智慧太可怕了!

它居然能看穿人類的棋招,並且進行自我升級!

白景琦擔憂的問道:「一凡,你……能行嗎?」

白嵐銀牙緊咬,猶豫著道:「要不咱就說身體不適,結束比賽吧。」

就連白鳳九都點頭說道:「就是就是,能跟阿爾法狗和一局棋,已經夠吹一輩子的了。沒必要和它拼下去了。」

鹿一凡深吸一口氣,望了一眼桌子上的最強仙機,嘴角微微一翹。

意識一動,鹿一凡的意識連接上了這神仙用的手機的人工智慧。

「你與阿爾法狗比,誰的只能更強大?」鹿一凡問道。

「經過幾次升級,我的科技比阿爾法狗最少領先一千年。」最強仙機回答道。

「那你能贏的了阿爾法狗嗎?」鹿一凡再次用腦電『波』問道。

「能。」最強仙機回答道。

一個能字,讓鹿一凡信心大增!

****娘的美國佬,就你有人工智慧是吧?

俺們東方神仙用的手機,比你的阿爾法狗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

鹿一凡笑了笑,在屏幕上打字道:「阿爾法狗,下一局,你將被我碾壓!」

強大的自信,通過文字透『露』了出來。

讓支持master的人『精』神為之一震。

但是外界的解說人員可不這麼認為。

美國解說員:「master不過是強弩之末,嘴硬而已。」

日-本解說員:「阿爾法狗是人工智慧,沒有吹牛和撒謊的可能,它說看穿master的棋招了就一定是看穿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