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東有心想要將她叫住,可一時又實在是想不出合適的借口,太唐突的話,難免會引起人家的反感和戒備,這可不是萬東所希望的。

正當萬東心中焦急之時,一聲嬌呼突然響了起來,立時便將萬東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這一看,萬東的目光頓時多了幾分冷冽。方才那個姑娘,此時竟被幾個錦衣奴才圍了起來,臉上一片驚慌之色,幾次欲要奪路而逃,都被那幾個奴才給擋了住,直急的剛剛停歇住的眼淚,又噴涌而出。

「嘿嘿……譚小姐,您何必讓我們為難呢?不如就跟我們走一趟,我們保證絕不傷害你。」幾個錦衣奴才中,為首的是一個小眼男人,面白無須,滿臉陰笑,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此人萬東不認得,可此人在戰皇城中的名聲,卻是十分響亮。候家大管家侯林,在戰皇城中,絕對算得上是權貴級的人物。宰相門房七品官,這話放在他的身上最是合適不過。

仗著候家的權勢,侯林在戰皇城那也算得上是呼風喚雨,在尋常百姓眼中,那就是通著天的超級大人物!

侯林此時相當得意,隨便出來逛個街,都能碰上譚家大小姐,這簡直就是老天送給他的功勞!這要是讓他將譚雲曦給帶回了候家,候家大少爺一高興,隨便揮揮手,那賞賜便足夠他再娶五六房的姨太太。

侯林自認為自己的笑容,分外具有魅力,可落在譚雲曦的眼中,就好像是一口氣吞了個蛤蟆,從裡到外透著噁心。

「侯林,你要幹什麼?」譚雲曦見走不脫,一咬紅唇,板起一張俏臉,滿是氣惱的嬌聲斥道。

「譚小姐,有句話說的好,相請不如偶遇,今日既然碰上了,那就說明你與我們少爺的緣分匪淺。嘿嘿……我說譚小姐,這人怎麼能違背老天的意思呢?我們家少爺已經備下了美酒珍饈,只等著侯小姐您賞臉了。」

「呸!你回去告訴侯少鵬,讓他趁早死了這條心,本姑娘就算是死,也不會嫁給他!」

譚雲曦的話語十分堅決,更是充滿了濃濃的恨意!如果不是侯少鵬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她何苦辭別親人,離家出走?

「哼哼……譚小姐,不怕將話說明了,我們少爺看上的女人,還從來沒有弄不到手的。我們家少爺對你這般容忍,那是因為我們少爺確實喜歡你,可你也別恃寵成嬌,我們家少爺的耐性也是有限度的。」

豪門蜜愛:首席的盛寵新娘 「廢話少說,你們到底讓是不讓?」

「譚小姐,你就算不為自己想,難道也不為你們譚家想想嗎?譚家落到今天這步田地,已經是如臨深淵。你若是再這樣不懂事,那說不定譚家就要徹底因你而毀了!」

「你……你這是在威脅我?」

「不敢不敢,只是說出事實,希望譚小姐能三思!」

「可惡!我殺了你們這些混蛋!」譚雲曦氣急,一聲嬌喝,揮掌便向侯林劈了過去。

這譚雲曦的身子雖然是柔弱了些,可畢竟是出身名家豪門,武道還是接觸過的,不過修為並不深,也就真氣三重。尤其是在萬東這個少說也有八重之境的侯林面前,更是完全不夠看。

見譚雲曦突然出手,侯林的幾個手下立即作勢欲撲,結果被侯林用眼神制止了住。

面對譚雲曦的掌勢,侯林甚至連躲閃的意思都沒有,就那樣大咧咧的站著,臉上眼睛里,滿是譏笑。

砰!

譚雲曦的手掌不偏不倚正劈在侯林的胸口,可那侯林的面色卻是絲毫不改,反倒是譚雲曦的眉宇之間突然罩上了一層痛苦之色。

「嘿嘿……譚小姐,您沒事兒吧?」侯林嘴裡說著,雙肩微微一晃,一股無形勁道,立時迸發開來,直將譚雲曦的人,生生震退出了五六步。

待譚雲曦站定身形,俏臉直有些發白。

「譚小姐,這就是你們譚家的絕學?看起來,不怎麼樣嘛!」望著驚魂未定的譚雲曦,侯林邪笑連連的說道。

「你……你胡說!」譚雲曦被氣的俏臉又白了三分。

「這怎麼是胡說呢,這明明是事實嘛!我就站在這裡讓你打,你都打不倒我,難道還能說譚家的絕學很厲害嗎?」

「你……」譚雲曦直被氣的渾身發抖,沒打倒侯林也就算了,反倒還連累了候家的名聲,這讓譚雲曦痛苦不已。

「譚小姐,您要是心中有氣呢,不妨再來幾掌,我自信還能撐得住,您大可傾盡全力,千萬不要手下留情!不過打完了之後,您得乖乖的跟我回候家,怎麼樣?」

見侯林大咧咧,一副弔兒郎當,不將譚雲曦放在眼裡的模樣,直讓譚雲曦恨的牙齦都要咬破了。

「好!本姑娘今日就跟你拼了,大不了一死!」

譚雲曦柔弱的外表之下,竟也藏著幾分剛烈。被bi到了這個份兒上,口中直發出了一道凄厲至極的吼聲,心中早已經打定了主意,能將侯林打倒最好,如果打不倒,那她就咬舌自盡,就算是死也不讓侯少鵬得逞!

眼看著譚雲曦將渾身的真氣都調動了起來,狀若瘋狂的向著自己劈了過來,侯林毫不慌張,臉上的笑容,也絲毫未曾削減,那模樣,就好像譚雲曦針對的人不是他似的,那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輕蔑和譏諷,恐怕是佛見了都會有火。

「嘿嘿……譚大小姐,你就這麼點本事嗎?如果是這樣,那依我看,你還是省省力氣,安安分分的做我們少爺的第十五房少奶奶吧!」

「侯林!我就算是死,也要殺了你!」侯林的話直將譚雲曦氣的滿頭的長發都要豎了起來,口中發出一聲歇斯底里的怒吼,前撲的身形,立時又快了三分。

「你這不自量力的臭丫頭,不讓你嘗點兒苦頭,你是學不乖了!」侯林一聲冷哼,身形雖然未動,可是體內的真氣卻是飛速運轉起來,直將他整個人都罩在了一片綠蒙蒙的光華之中。

這侯林將護體真罡催動到了極致,以譚雲曦真氣三重的程度,只怕光是那種反震之力,便足以讓其受傷。

這侯林的心腸還真是夠硬的,面對譚雲曦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兒,竟是全無半點兒憐憫之心。

侯林的動作,譚雲曦自然不會視而不見,可她前撲的身形卻無一絲停頓,只是她已經將雙眼閉了起來,那模樣,分明已經抱了必死的信念。

「不要怕!有我在,沒人能傷得了你!」然而就在此時,一道若有若無,卻充滿溫暖的嗓音,輕飄飄的鑽進了譚雲曦的耳朵里。

譚雲曦吃驚的睜開了雙眼,可還沒等她弄清楚到底是誰在她耳邊說話,一道彷彿陽光般溫暖而又純粹強大的力量,便已如洪水猛獸般的貫入她的體內,緊接著便匯聚於她的雙掌掌心。

這股力量是如此的強大,直讓譚雲曦不禁生出了一種錯覺,就好像她這一掌出去,就連整個天地都能撕裂一般,自信彷彿決堤的洪流,在她的心中蔓延奔騰開來,一發而不可收拾。

「嘿嘿……譚小姐,您可別怪我心狠手辣,是您自己太不懂事兒,我這也是為了你好!」

譚雲曦正恍惚的時候,面前傳來一陣陰邪的冷笑,抬頭一望,正好將侯林那張可惡而猙獰的面龐納入了眼帘,所有的恍惚一瞬間便化作了仇恨,譚雲曦的腦子裡頓時便只剩下了一個念頭——將面前這人樣畜生打倒打殘!…… 「嘿嘿……譚大小姐,就算你急著向在下投懷送抱,也不至於這麼著急嘛!反正等少爺玩兒夠了,自然會將你賞賜給我的。到那時候,我一定陪你玩個痛快……什麼!?」

調戲譚雲曦,似乎讓侯林十分過癮。可就在他滿嘴污言穢語,正爽著的時候,在譚雲曦的身上,突然間爆發出一種令他十分震驚,甚至是驚恐的可怕氣息!那感覺,就像是一隻渺小的螻蟻,陡然站在了一頭巨型恐龍的面前,侯林震驚的發現,他體內的真氣,竟然有一種要崩潰的跡象,而他催起的護體真罡,更是瞬間爆裂,消散無蹤。侯林得意洋洋的調戲,登時便化作了驚慌顫抖的怪叫。

只是此時譚雲曦已然到了他的跟前,再想要躲閃,已是完全沒了可能。縱然侯林心慌的厲害,卻也只能硬著頭皮,抬掌迎了上去。

一聲砰的巨響,十分駭人,就連人們腳下的大地,都忍不住顫了幾顫。

一片勁氣四方迸濺,竟捲起了十數道不小的龍捲風,肆虐了好半天,方才一一散去。而等一切塵埃落定,眾人方才發現,侯林整個人正躺在十餘丈遠的地方,不停的向外嘔血,面色一片慘白,其中痛苦,更是到了一種無以言表的地步。

這是怎麼回事?侯林的幾個手下完全傻了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半天都反應不過來。

譚雲曦心中的憋氣,在這兩掌之下,卸了個乾乾淨淨,一張小臉兒因為激動,紅撲撲的甚是可愛。興奮了片刻,小丫頭的目光立時便四處搜索起來,方才那道嗓音如夢似幻,讓譚雲曦原本還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聽,此時見到侯林的慘樣兒,譚雲曦再無懷疑,急切的想要看看,到底是哪位恩人救了她。

可還沒等譚雲曦找到她想看到的身影,侯林的那幾個手下便聒噪了起來「這臭丫頭竟然打傷了侯爺,大家一起上,別讓她逃了!」

話音剛落,幾條凶神惡煞的身影,立即便向著譚雲曦bi了過來。

譚雲曦從小就受到很好的保護,何曾面對過這樣的情景,本能的有些恐懼,身形一點點的向後退去。

「臭丫頭,給我躺下!」一聲爆喝中,幾道身影,同時從不同的方向掠起,齊刷刷的向著譚雲曦撲了過去。

「啊!」譚雲曦本能的發出了一聲驚呼,雙手捂著眼睛,整個人直蹲了下去。

譚雲曦此時的動作,讓人第一時間便想到了鴕鳥,有些好笑,不過卻更顯可愛。

「啊!」「恩……」「哎呦!」

就在譚雲曦做好了挨打的準備時,突然間,一連串的慘叫聲在她的耳旁響了起來,緊接著便是一陣陣人破空飛出去的呼呼聲,以及從空中砸落地面時所發出的悶響,雖然十分短暫,卻是異常的震撼人心。

又過了一會兒,預料中的痛楚始終沒有降臨,譚雲曦這才傻傻的睜開了眼,抬頭一望,頓時倒抽了幾口涼氣。那幾個飛撲過來,要教訓她的候家的打手,此時的樣子比侯林還要更慘,躺在地上,滾來滾去,shenyin不停,好一會兒都站不起來。

「呵呵……你們譚家的絕學,果然是有趣的緊啊。」就在譚雲曦一臉茫然之時,一道清朗而透著溫暖的嗓音,再次在她的耳邊響起。

譚雲曦好像觸電似的從地上彈了起來,急急的轉頭往身旁看去,一張英俊而帶著和煦笑容的面龐,登時躍入她的眼帘。

帥哥,譚雲曦見的很多,可她還是第一時間就被眼前的這張臉龐給吸引了,芳心不由自主的便瘋狂跳動起來。尤其是那一道似乎永遠也不會消失的溫暖笑容,竟讓譚雲曦有一種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感覺。

「是……是你?」好半天譚雲曦才控制住自己的一顆芳心,緊接著用一種充滿驚喜的語氣指著萬東喊了起來。

萬東發出一陣朗笑,道「是啊,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又見面了。」

「嗯嗯嗯,我……我也沒想到……」譚雲曦的嘴巴好像一下子就變笨了,搜盡枯腸,卻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北京棋緣 「臭小子,原來……原來是你搞的鬼!」侯林終於是緩了過來,搖搖擺擺的站起身來,滿面憤恨的望向萬東,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知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你知不知道,在這戰皇城,不,就算是在整個鐵戰王朝,也沒有人敢與我們候家作對!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找死!」萬東眼神一厲,口中驀然爆出一聲冷哼,手腕一楊,一道金光立時如劍氣般橫掃而出。

侯林見狀直驚的頭皮都麻了,忙不迭的想要向一旁躲閃,可那道金光的速度實在不是一般的快,侯林也只是剛興起躲閃的念頭,那道金光便已穿過了他的右臂。下一秒鐘,侯林的右臂便在一道嬰兒胳膊粗細的血箭中,從他的肩膀上無聲的滑落。

「啊!!!」一聲聲凄厲無比的慘叫,頓時便響徹了雲霄。

侯林一頭栽倒,抱著斷臂處,不停的在地上翻滾,就好像他整個人都被看不見的火焰包裹住了似的。

別說是侯林,就連譚雲曦都不禁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用纖纖玉手掩住了小嘴兒。

萬東笑了笑,道「此人實在是太討厭了,不給他點兒教訓,他是不會悔改的。」

「那……那也不用把他的胳膊切下來吧?」譚雲曦到底是女生,心太軟。

萬東很是認真的看著看,足足過了半晌,等譚雲曦都有些發毛,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萬東才一本正經的道了一句「要不然,把他的腦袋切下來?」

「啊!?」萬東此話一出,譚雲曦就好像被人狠狠的扭了一把似的,直跳了起來。望向萬東的眼神,更是充滿了驚恐之色。

而正翻滾喊痛的侯林,更是忍不住發出一聲怪叫,當場被嚇暈了過去。

見譚雲曦被嚇到了,萬東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道「我逗你玩兒呢,我又不是殺人惡魔,不會動不動就切別人腦袋的。」

「你……」譚雲曦指著萬東,一副『被你打敗了』的神情,好不可愛,讓萬東很是過了一番眼癮。

見萬東似乎沒有再追究下去的意思,那幾個候家的打手,更是被萬東的手段給嚇破了膽,忙不迭的背起昏死過去的侯林,手腳並用的逃開來去。

望著侯林他們的背影,譚雲曦突然蹙起了娥眉,臉上布滿了擔憂之色「候家本來就要對付我們譚家,現在我們又砍了侯林的胳膊,候家一定不會與我們譚家善罷甘休。萬一我爹要是……」

望著譚雲曦愁眉不展的樣子,萬東笑道「你看看,我就說嘛,剛才將那姓侯的腦袋砍下來就好了,你就不用這麼擔心了。」

譚雲曦搖了搖頭,愁苦的道「侯林算什麼?他不過是個小人物,殺不殺他,根本就無關大局。」

「對!要殺就殺候山魁!」萬東一臉贊同的點頭附和道。

萬東的話似乎是將譚雲曦給嚇著了,一臉吃驚的看著他,道「你以為候山魁是誰啊,你說殺就殺?他要是真的那麼好對付,我們譚家又怎麼會落到今天這步田地?」

萬東不置可否,道「我們不要在這裡聊了,血呼啦的很是倒胃口。再說,你也不想被人當猴子圍觀是嗎?」

「呃?」萬東先是一愣,隨後回頭一望,果不其然,他們周圍已經圍滿了看客,立時便覺得渾身不自在,不用萬東再多說,自己拉著萬東的手,便快步擠出了人群。

「譚大小姐,要知道男女授受不親,你這樣,怕是不大好吧?」萬東兩人緊緊握在一起的手,努了努嘴,逗趣的說道。

「啊!我……我……」譚雲曦畢竟還是個純情少女,頓時窘迫起來,忙不迭的將手甩了開,一張俏臉好像被篝火炙烤過一般,紅的發亮,更還冒出滴滴汗珠,充滿異樣誘惑。

萬東實在不忍心讓這樣的沒人如此窘迫,咳嗽了一聲,轉移了話題,問道「譚大小姐,你不好好的呆在譚家,到外面瞎轉悠什麼?多危險啊!」

萬東這一問,譚雲曦倒是不再窘迫,可雙目之中卻是以驚人的速度開始蓄積淚水,這讓萬東不禁心中咯噔了一下,該不會又戳到人家痛處去了吧?

面對萬東,譚雲曦似乎卸下了所有的心防,並不隱瞞,將候家bi婚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對萬東說了一遍,最後嘆息了一聲,喃喃的道「外面是危險,可相比較起來,譚家恐怕更危險。」

萬東皺起了眉頭,臉上微帶怒意的道「候家這分明是仗勢欺人,委實可惡!難怪你會不顧危險,一個人跑出來。只是譚小姐,你有沒有想過,你逃出來了,那你爹娘又該怎麼辦?萬一候家人將怒火發泄在他們的身上,又該如何?」

「我也想過,我也擔心!所以,我才遲遲都沒有離開戰皇城。我心疼我的爹娘,可如果讓我嫁給侯少鵬,我寧願去死!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一點兒也不知道。」譚雲曦的淚水終於是掉了下來,神情中充滿了讓人心痛的無助與沮喪…… 「你別哭啊,哭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萬東將自己的手帕遞了過去,柔聲說道。

「我知道,可是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不想連累我的爹娘,不想……」萬東這一勸,譚雲曦反倒是哭的更凶了。

「你要是不再哭了,這件事我可以幫你!」萬東一急,張口說道。

「你? 我的屬性右手 你怎麼幫我?」譚雲曦果然不哭了,瞪著一雙微微有些紅腫的杏目,一眨不眨的望向萬東,其中流露出的滿是希望之光。

萬東本來就打算從候譚兩家著手,開始掃蕩雲天門和段延龍的勢力,他本就沒有不幫譚雲曦的理由,更不用說,譚雲曦生的我見猶憐,萬東就更是義無反顧了。

萬東沉吟了片刻,道「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候家根本就無心娶你過門,這隻不過是他們的一個準備著手打擊你們譚家的借口。你要是真走了,只怕你們譚家,立即便會迎來滅頂之災!」

「啊!?」譚雲曦之前顯然沒有想到過這一層,聽萬東這麼一分析,神色頓時大變,眉宇間滿是驚慌與驚恐。

「那我該怎麼辦,怎麼辦?」譚雲曦完全亂了方寸,連坐都坐不住了,不停來回走著,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萬東笑著將她拉坐了下來,道「用不著著急,水來土掩,兵來將擋就是!我問你,那候家少爺的修為如何?」

「你問這個幹什麼?你該不會是要讓我真的嫁給侯少鵬吧?我……我是絕對不幹的!」譚雲曦將小嘴兒撅的都能掛個油瓶了。

萬東搖頭苦笑道「你想哪兒去了?我是那樣的人嗎?」

聽萬東這樣說,譚雲曦稍稍的冷靜了一些,道「侯少鵬醉心女色,根本就無暇修武,修為又能高到哪裡去?據說也就是真氣五重的樣子,不會再高了。」

見譚雲曦提起侯少鵬的時候,連連撇嘴,將滿心的不屑,表現的淋漓盡致,萬東忍不住笑了起來,道「侯少鵬醉心女色,不務正業,這修為也已經到了真氣五重,可是你呢?你的修為怎麼才只有三重,難道你也……」

「呸!我才那麼無聊呢!」譚雲曦大囧,連連跺腳的說道「我那是因為對武道一途沒什麼興趣,懶得修鍊,才不和侯少鵬一樣。」

見譚雲曦有些發急,萬東急忙笑著道「好了好了,我逗你玩兒呢,我當然知道你和侯少鵬不一樣。不過譚小姐,你要是真想解決這次危機,恐怕還得勉強自己,對武道提起興趣來。」

「什麼意思?」譚雲曦一臉的不解。

萬東笑吟吟的道「我想,如果你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侯少鵬給打敗了,恐怕候家也沒有臉再提這門親事了吧?」

「你是說……」譚雲曦的眼睛陡然亮了起來,可是很快就又暗淡了下去,連連搖頭的道「這的確是個辦法,可根本就不可能。我現在的修為才只有真氣三重,比侯少鵬足足落後了兩重天,我怎麼可能會打敗他?」

「哈哈哈……真氣五重有什麼了不起?這不是有我在嘛!你放心,只要給我三天時間,我便能讓你從三重提升到六重,到時候保證你能將侯少鵬打的落花流水,滿地找牙!」

「你說的是真的!?」譚雲曦大喜,兩眼放光的蹦了起來。

「當然是真的!比鑽石還真!呵呵……」讓燦爛的笑容,在譚雲曦那樣一張精美絕倫的臉龐上綻放開來,確實能給人帶來一種無以言表的成就感,和一種直透靈魂的愉悅!

等譚雲曦高興的差不多了,萬東道「我看那個侯林已經回到了候家,這麼好的借口,候家是絕對不會放過的。或許他們已經大張旗鼓的打到你們譚家的門兒上去了,你得馬上回去,一來為譚家解圍,二來與候家定下戰約!」

「那你呢,你是不是和我一起回去?」譚雲曦眼中充滿渴盼的望著萬東問道。

萬東笑道「我當然不能跟你一起回去,要不然,候家的人該懷疑了。而且,你不能向任何人提起我的存在,甚至連你的父母也不行。」

「啊?可……可只有我一個人,我會害怕的。」譚雲曦的臉上滿是失望。

萬東搖頭道「用不著害怕,雖然我不能和你一起回譚家,但我一定會在你的左右保護你。所以你什麼都不用擔心,更無需害怕,一切有我!」

萬東的嗓音並不十分響亮,卻能給譚雲曦帶來一種真真切切,讓人割捨不下的安全感。萬東話音一落,譚雲曦心中所有的不安與擔憂,立時煙消雲散,一顆芳心更是感到空前的踏實。

「謝謝你!」譚雲曦望著萬東,態度十分誠懇的說道。

萬東笑著道「不用!幫你就等於是幫我自己!」

幫了譚雲曦,那就等於是幫了天都國,對萬東而言,當然是在幫自己,他這話本來一點兒毛病也沒有,可是落到譚雲曦的耳朵里,卻憑空產生了一絲曖昧的味道,直讓小姑娘的一張俏臉罩上了層層紅霞。

「那……那我回去了。」譚雲曦微垂螓首,有些不敢看萬東,聲若蚊蚋的說道。

萬東點了點頭,道「回去吧!明天你就到這裡來找我,我們一起提升你的修為!」

「嗯!」譚雲曦重重的點了點頭,有些不捨得移步離去,剛走了兩三步,突然又站了住,轉頭看向萬東,問道「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哈哈哈……等你打敗了侯少鵬,我自然會告訴你!」萬東大笑著道。

譚雲曦顯然有些不滿意,正欲追問,萬東卻是沖她擺了擺手,隨後整個人輕輕一晃,便消失了蹤影。譚雲曦又懊惱又無奈,只得帶著滿臉的落寞,轉身離去。

萬東料想的一點兒也不錯,侯林回到候家,將事情對候山魁一說,候山魁不怒反喜,只覺得這是天賜良機,二話不說,點齊高手,便浩浩蕩蕩的向著譚家逼近。

候山魁這邊兒剛有動作,消息便傳到了譚虎的耳朵里。

「好哇!姓候的終於是要動手了。譚二,你立即帶著夫人和所有女眷即刻出城,能有多遠就走多遠,再也不要回到戰皇城來了!」譚虎拍案而起,滿面堅決大聲喝道。

他身旁端坐著一位中年美婦,此時也緩緩的站起了身來,嗓音沉靜的道「其他人誰願意走誰走,反正我寧珊瑚是不走!」

「夫人,我們不是都商量好了嗎,你……你怎麼又變卦了?」譚虎一聽大急,趕忙握住了那夫人的手,連聲說道。

譚夫人雖然是個女流之輩,可是眉宇間很是透出一股子倔強,看向譚虎道「當初咱們商量的是,我帶著女兒一起離開,可是現在女兒已經走了,我自然要與你並肩作戰嘍!」

「雲曦是走了,可是候家人不會放過她的,她一樣需要你的照顧和保護!」

「兒孫自有兒孫福,這一切就要看雲曦她的造化了。 我可以無限十連抽 反正我不管,我要與你在一起!」想起女兒,譚夫人的眼中閃過一道淚光,可是很快,她的神情便又堅定了下來,同時也緊緊的握住了譚虎的手。

「可……可你明知道留下來會死的!你……」

「死有什麼可怕的?能和自己的夫君死在一起,是我這個做妻子的榮耀!」

「我的好珊兒啊!」一聽譚夫人這樣說,譚虎立時感動的熱淚盈眶,一把將她擁在了懷裡。

譚夫人也反手將譚虎緊緊的抱了住,螓首埋在他的胸口,動情的道「虎,你一輩子都不曾丟下過我,無論多苦多難,你都將我帶在身邊,這麼多年來,我已經習慣了有你在身邊,如果沒有了你,就算我還活著,那也是生不如死。答應我,不要讓我離開你,讓咱們夫妻倆兒,一起去面對陰曹地府的黑暗,好嗎?」

「好!那咱說好了,到了陰曹地府,誰也別喝孟婆湯,下輩子,咱們還要做夫妻!」譚虎八尺高的漢子,此時竟是有些泣不成聲。

人在邊緣 「好!下輩子,我還做你的好珊兒!」

「老爺,我們大家都商量過了,我們誰也不走,我們都要留下來跟候家拼了!」譚二猛然擦了一把眼淚,大聲說道。

不等譚虎做出反應,譚二便轉身對一干譚家高手,吼道「老爺平日里待我們大家怎麼樣,相信你們的心裡都清楚!如今譚家有難,正是需要我們的時候,誰要是走,儘管可以走,可別怪我譚二在陰曹地府罵他十八代祖宗!」

「管家,您不用說了,站在這裡的,沒有一個是孬種!再說了,候家也沒什麼可怕的,到時候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