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玻璃窗的細孔,方梅雨的聲音清晰地傳了過來。

「你來幹什麼,是來看我的笑話的嗎?」

「你要這樣想,也可以。我就是來看你笑話的。」封嬈平靜地說。

「封嬈你這個賤人!你怎麼不去死!」方梅雨忽然就站起來趴在了玻璃上,恨不得穿過玻璃去掐死封嬈。

「03166號,回到座位上坐好!」獄警冰冷的聲音響起。

方梅雨狠狠地瞪了封嬈好幾眼,才忿忿不平地坐下。

封嬈絲毫沒有被她給嚇到,反而是摸著肚子,語氣幽幽地說:「方梅雨,我曾經想過你這麼愛戰御宸,也許你真的可以陪他走到最後。但是我錯了,你這樣狠毒的女人,怎麼配得上戰御宸?」

「你撒謊!你要是想把御宸讓給我,為什麼要三番五次的跟我作對?你這個賤女人,害死了我哥哥,又把我害得這麼慘,你不會有好報的!你生兒子也沒屁眼!」

方梅雨情緒激動,嘴裡不乾不淨地亂罵著。

雙眸瞪得大大的,極是陰森恐怖。

封嬈的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罵她沒關係,可憑什麼要罵她肚子里的寶寶!

忽然,封嬈嗤笑了一聲。 方梅雨眼神狠毒地看著封嬈,她的內心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在狠狠啃噬一樣。

她和封嬈都可以說是戰御宸的青梅竹馬。

可為什麼,她滿盤皆輸,什麼都沒有了。

總裁的私有寶貝【完】 封嬈卻可以成為戰御宸的妻子,還懷了他的孩子,成為笑到最後的贏家。

憑什麼,她不甘心!

「封嬈,你不要得意得太久,我會把你的真面目告訴御宸哥的!讓他知道你是個多麼可惡的女人,他一定不會再喜歡你的!」方梅雨惡狠狠地說。

面對這種不痛不癢的威脅,封嬈冷笑了一聲,紅唇輕啟:「你沒這個機會了。你把戰御宸對你最後一絲的同情也消耗乾淨了。」

「還有,別口口聲聲說是我害死了你哥哥,我害得你怎麼樣,你有今天完全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別不得別人!」

頓了頓,封嬈的手慢慢地撫向了自己的小腹,眉宇間多了一分幸福:「對了,忘記告訴你了,我和戰御宸的寶寶是個男孩。」

說完這句話,封嬈就站了起來,不再看方梅雨面如死灰的臉色,朝外面走去。

片刻后,從探監室里傳來方梅雨歇斯底里的吼聲。

「封嬈,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可惜,聲音很快就被身後的大鐵門給隔斷了。

封嬈走出了拘留所,看著外面秋高氣爽的天氣,她的心情漸漸放緩了。



因為方梅雨是大明星,戰御宸又是戰氏集團的總裁,這件事情在T市鬧得是沸沸揚揚。

外面甚至有了一些傳言,說是封嬈橫刀奪愛,方梅雨斗敗了才坐了牢。

封嬈對於這些傳言只是微微一笑,並不在意。

反正他們說的又不是事實。

可戰御宸卻覺得很鬱悶,他心愛的女人,憑什麼要被別人罵!

戰氏集團立刻公開發表了聲明和律師信,將那些在網上傳播這種話的人全都告上了法庭。

戰御宸決定帶封嬈出去秀恩愛,時不時帶她出去參加宴會,出息重要的場合,讓別人看到他們夫妻恩愛,絕對不是外界傳言的那樣。

這天,戰御宸帶著封嬈去參加一個宴會,是為了慶祝之前戰氏集團投資的那部仙俠劇殺青了。

黑色的加長型汽車在紅毯旁邊停下,一雙西褲包裹的長腿落地,戰御宸下了車,立刻吸引了在外面守候的記者的注意力。

閃光燈閃個不停,戰御宸一出場,比在場的明星還要炫目。

戰御宸沖著拍照的記者們微微頷首,然後轉過身,伸出了手。

很快,一隻芊芊玉手搭在戰御宸的張鑫,緊接著是如玉皓腕,白皙修長的手臂,一位氣質高貴的佳人,就這樣緩緩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封嬈有些緊張,因為她已經懷孕三個多月了,肚子已經很明顯了。

最近她也越來越懶惰,不愛動,就愛窩在家裡追劇。

戰御宸不許她老看電視,說是對眼睛不好。

也不許她懶洋洋的,說以後生產的時候會很辛苦。

封嬈很囧,戰御宸怎麼什麼都知道?

連女人懷孕需要適量運動,否則生孩子時會很辛苦這種冷門知識都知道。

她只好答應出來透透氣,可沒想到戰御宸竟然會帶她到這種大場合。

封嬈今天穿了一件輕紗長裙,上面綉有金色的絲線,在她走動的時候,裙角飛揚,隱隱有金光閃現,流光溢彩,十分的搶眼。

她的頭髮是盤上去的,用鑽石發卡點綴。

在她纖細光潔的脖子上,帶著一顆碩大的鑽石項鏈。

封嬈懷孕后,皮膚顯得更好了,吹彈可破,肌膚如玉。

她比以前胖了些,更顯得容顏清麗,傾國傾城。

戰御宸摟著她的腰,在眾人的注目下,緩緩踏上了紅毯,走進了宴會廳。

封嬈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明星在一起,情緒還有點小激動呢。

暮爺你夫人的馬甲有點多 「快看,那個不是最近很火的小鮮肉嗎?他也來了啊!」

「哇,那個明星的電視劇我正在追啊!好激動!」

封嬈嘰嘰喳喳的聲音在耳邊響個不停,戰御宸今天的心情格外好,唇角一直彎著若有似無的笑。

「是的,今天為了慶祝殺青,很多明星都來捧場,幫忙站台。」他耐心地給封嬈解釋道。

「戰總!」一聲清脆的女聲響起。

戰御宸和封嬈同時看過去,原來是林薇兒。

林薇兒被戰御宸派去警察局套話,問出了照片事件幕後主使人是方梅雨。

戰御宸為了獎勵她,給了她這個劇的女二號。

林薇兒經歷了大起大落,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重新紅起來,人也變聰明多了,相當的識時務。

見到戰御宸,立刻恭敬地走過來打招呼。

還看向封嬈說道:「戰太太您好,祝你們早生貴子!」

戰御宸點點頭,林薇兒就很識時務地走開了。

封嬈拿手肘撞了撞戰御宸,嘟著嘴巴看向他:「怎麼回事?」

戰御宸寵溺地捏了捏她的臉蛋,說道:「我把方梅雨的角色給她了。」

「噗!」封嬈忍不住笑起來,真沒想到戰御宸這麼陰險。

要是名氣和背景,林薇兒都不如方梅雨。

可戰御宸偏偏讓這麼個處處不如方梅雨的人,搶走了她的角色。

可想而知,方梅雨會有多打臉了!

很快活動就開始了,戰御宸受邀請上台拍照亮相。

封嬈沒有跟著上台,因為她很想上廁所。

哎,孕婦的苦惱之一啊!

封嬈給在台上的戰御宸比了個手勢,說她去衛生間了,然後就走出了宴會廳。

從衛生間出來,封嬈經過了酒店的花園,迎面撞上了一個人。

「戰太太。」林薇兒禮貌地跟她招呼。

「你找我有事?」封嬈好奇地問道。

林薇兒解釋:「我正好出來透透氣,看到你在這裡,怕你一個人有什麼需要,我就過來了。」

封嬈看得出,林薇兒是在有意的討好她。

大概是為了感謝戰御宸給她角色的原因吧!

封嬈點點頭說:「你長這麼漂亮,身材又好,等這部戲上影,你一定會紅的。」

林薇兒急忙說:「我哪裡比得上戰太太光彩照人,你這麼漂亮,我都自慚形愧了!」

兩人正在說話,忽然身後響起了一聲譏嘲的笑聲。 在兩人的身後響起了譏諷的笑聲:「長得漂亮又怎麼樣?還不是個出生卑微的拖油瓶!」

封嬈微微蹙眉,轉過身去。

從對面走過來十幾個女人,剛才說話的,就是站在最前面的那個女人。

林薇兒拉了拉封嬈的衣角,小聲在她的耳邊說:「這是韓家的大小姐,叫韓嬌嬌,是方梅雨的腦殘粉。」

這世上有一種生物,叫做腦殘粉。

很多明星都有腦殘粉。

為什麼叫腦殘粉呢,因為這種粉絲殺傷力極大,常常會做出許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比如前段時間易烊千璽被私生飯腦殘粉尾隨,還跟進了電梯。

再比如賈斯丁比伯被腦殘粉當眾扒下了褲子。

腦殘粉以喜歡當做理由,做出各種各樣可能會傷害明星的事情。

而當有人站在他們偶像的對立面的時候,更是會原地爆炸,把別人當成是殺父仇人一樣。

比如眼前這位韓嬌嬌。

韓嬌嬌特別喜歡方梅雨,是那種狂熱的追星族。

當她知道方梅雨被判刑坐牢后,便氣得半死。

韓嬌嬌今天和一幫千金小姐在樓上的宴會廳聚會,沒想到在這裡遇到封嬈了,更是把她氣得吐血。

因為封嬈比她漂亮,比她高貴,身材比她好,還有個帥氣多金的老公!

韓嬌嬌找人打聽過封嬈的過去,上流社會的人都知道封嬈的母親是二婚,帶著她嫁到封家的。

她覺得這樣卑微的身世,簡直就是上流社會的恥辱。

趁著這麼多千金小姐,名媛淑女在場,她立刻當眾爆料,迫不及待的要把封嬈「不堪的過去」統統說出來,就是要讓封嬈丟盡臉面,落荒而逃!

聽到韓嬌嬌如此不客氣地罵人,林薇兒坐不住了。

她現在和封嬈站在一起,如果戰御宸事後追求起來,誤會和她有關係,她恐怕會遲不了兜著走。

林薇兒想也不想的就開口反駁道:「韓小姐,這裡是公眾場合,你說話還是放尊重點!你知道這位是什麼人嗎?我勸你還是不要多惹事端!」

韓嬌嬌從小嬌生慣養,周圍的人都捧著她,她這一輩子都沒有受過任何挫折,自然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她立刻就臉紅脖子粗的和林薇兒吵起來:「我在和她說話,你出來蹦躂個什麼勁兒?難道你是她的走狗嗎?」

林薇兒好歹是混娛樂圈的人,撕逼是常有的事情,馬上說道:「戰太太身份高貴,就算是做她的走狗我也心甘情願。倒是你,戰太太好像沒得罪你吧?你又是在為誰打抱不平!」

「她身份高貴?」韓嬌嬌抬手指著封嬈,尖聲說道:「她都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野種,說不定嫁到上流社會之前,就是專門跟野狗搶食吃,在垃圾堆里翻東西吃的乞丐!這種骯髒的女人,憑什麼站在這裡?有什麼資格嫁給戰總裁!」

林薇兒簡直想為她的作死行為寫一首歌!

怎麼會有這麼腦殘的人?

知道她是在跟誰說話嗎?

知道戰御宸有多寵愛他的妻子嗎?

再說了,林薇兒不信封嬈的出生那麼不堪,封嬈的一舉一動都很高貴優雅,沒有十幾年的名門淑女訓練根本就學不來。

倒是韓嬌嬌身邊的一眾千金小姐,用各種眼神打量封嬈。

有鄙夷的,有疑惑的,有好奇的。

封嬈看著趾高氣揚的韓嬌嬌,淡淡說道:「聽說你是方梅雨的粉絲?」

「是又怎麼樣?」韓嬌嬌得意洋洋地說:「你給我偶像提鞋都不配!」

封嬈點點頭:「你給方梅雨提鞋很配。」

韓嬌嬌僵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封嬈是繞著彎子在罵她,立刻惱羞成怒地吼道:「我真是替戰大總裁不值,你根本就配不上他!你一定是用了不要臉的手段,才搶走了我們純潔單純的方梅雨的愛人!」

封嬈的嘴角抽了抽。

麻的,智障!

這孩子,今天出門吃藥了嗎?

方梅雨還純潔?還單純?

封嬈淡淡一笑:「我不記得我丈夫認識你,他選擇誰,和你有什麼關係呢?你又有什麼資格來指手畫腳呢?」

「我……我……」韓嬌嬌氣得跺腳:「我就是一個路人,看不下去了,才仗義執言!」

「哦~」封嬈故意拖長了聲音:「原來你只是個路人啊,我還以為你是居委會的大姐呢!既然你誰都不是,憑什麼管戰氏集團總裁的事情啊?要不要我把我丈夫叫過來,親耳聽你的訓話?」

韓嬌嬌這種身份,哪裡夠資格認識戰御宸啊!

她又有什麼膽子,敢跑到戰御宸面前去搬弄是非?

吵架吵不過,韓嬌嬌氣急敗壞地說:「封嬈,你別得意,我們走著瞧!」

說完,她朝著後面吼了一聲:「我們走!」

十幾個千金小姐就跟著她走了,有幾個猶豫了一下,見大部分人都走了,這才跟上了韓嬌嬌的腳步。

林薇兒沒想到封嬈大著肚子,戰鬥力還這麼強悍,三言兩語就把韓嬌嬌給氣走了。

她佩服不已地說道:「戰太太你真厲害。那個韓嬌嬌就是吃飽撐的,你別生氣。」

封嬈笑著點點頭:「我不會和智障一般見識。」



韓嬌嬌這輩子都沒吃過虧,那是因為她身邊的人都捧著她。

她身份比不上封嬈,臉蛋比不上封嬈,現在連吵架都比不上。

原本還想給自己的偶像報仇,沒想到仇沒報成,反而被封嬈給奚落了一頓。

氣得她看什麼都不順眼,一路亂髮脾氣。

說白了,韓嬌嬌這種人就是給父母慣的,公主病。

以為全世界都必須圍著她轉,以為她自己是全世界最亮的那顆星。

別人不給她好臉色,她就心裡不平衡了。

「哎喲,這不是韓家小公主嗎?你這是在跟誰生氣啊?」耳邊響起了一聲邪笑。

韓嬌嬌扭頭,看到是一直追求她的唐浩。

看到這個唐浩就煩,整一個富二代,整天遊手好閒,到處勾搭嫩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