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看到她們后林楠可以肯定二人什麼事情都沒有,除去最近行為有點反常外,其他都還算是正常,就是顯得好像有些急匆匆的,剛一回來二人便直接從桌上端起一杯水大口喝了起來。

「老實交代,你們兩個神神秘秘的在幹嘛?胖子可是給我囑咐了,讓我看著他的女神媳婦,總感覺不對勁。」林楠看著二人,直接打趣開口問道,以楊胖子為借口。

「哼,得了吧,你告訴死胖子,不放心的話有種自己來問我,看我不滅了他!」秦嵐聽到林楠這話,直接冷哼了一聲。

「自己不放心小穎就直說,少拿胖子說事。」秦嵐很不客氣的當場揭穿,讓林楠一陣尷尬,只能一陣苦笑。

「純屬好奇而已……」

周穎坐在林楠對面,見狀直接主動起身來到林楠身邊坐下,林楠的猜想她明白,心中也理解,不過自己的事情她還是想給林楠一個小小的驚喜,這段時間確實是太忙了,忽略了林楠。

「好了,別多想了,反正我和秦嵐除了忙碌點最近,其他都非常好,我感覺自己很久沒有這麼充實,這麼有動力了。」周穎親昵的挽住林楠的胳膊,對林楠有些撒嬌的說道,小女人模樣滿滿的,煞是可愛。

周穎都這麼說了,林楠還能說些什麼,只能無奈點頭。

「不管你們忙什麼,真若是有什麼問題麻煩的,一定要找我,有些事情你們搞不定的,但我或許有這個能力的,不要太累了。」林楠囑咐道,感覺周穎這一周下來貌似有些消瘦了一些,秦嵐看起來也是一樣。

聽到林楠這麼說,周穎當即小鳥依人般的點點頭,對眼前這個男人的愛戀更深了一籌。

秦嵐就坐在二人對面,看到二人這般大秀恩愛的直呼受不了,不過林楠的話倒是給她提了一些醒,眼下還真有些事情想要和林楠商量一下。

「要親昵回家親昵去,別在我這裡拉仇恨,說正事林楠,我這裡還真有事情找你幫忙。」秦嵐開口說道。

一句話,惹得林楠和周穎一陣輕笑,不過還是點點頭,只要能幫的自然不含糊。

「我聽胖子說你有一魚塘的黃河鯉魚,貌似非常不錯,我有個朋友想要全部收購,只要味道真的不錯,價格你隨意都可以。」秦嵐開口說道,周穎聞言也一時間看著林楠,這也是她準備提出的,林楠的東西她毫不懷疑。

雖然不知道秦嵐口中的朋友是什麼人,不過既然開口了,林楠也沒有理由拒絕,反正到時候稍微留一些就行了,賣給誰都一樣,直接點頭。

「這個沒問題,不過暫時魚塘里的魚還太小,估計再過半個月左右,最大的也就一斤左右,味道如何我反倒是沒有嘗過,但可以保證不會差。」林楠笑著說道。

「一斤也夠了!」不過秦嵐卻顯得有些著急一般,哪怕是只有一斤,她竟然也要,讓林楠心中更加疑惑了,不知道她到底要幹什麼。

除此之外,秦嵐再度開口,詢問林楠能否開闢出其他的新產品。

比如秋葵、辣椒、茄子等,反正一口氣列出了七八種,甚至還提到了雞魚肉蛋之類的,讓林楠整個人都楞了,再看看秦嵐和周穎一副沒開玩笑的模樣,林楠更是疑惑了。

「你們這朋友是幹嘛的?」林楠忍不住開口問道,種植這些東西自然沒問題,但問題是要幹什麼?還有哪些雞魚肉蛋的,讓人奇怪。

「你就別問了,你就告訴我們能不能幫忙?多少錢我們那朋友都能給,你只要給她稍微提供一些就行。」秦嵐開口說道。

林楠轉頭再看看周穎,她也在那裡瞪著大眼睛等待著林楠的答覆。

什麼情況啊這是?怎麼感覺怪怪的。

「種植這些東西是沒啥問題,魚也可以提供,但肉類的我就無奈了,我們那邊也沒什麼地方可以進行養殖的,即便是我有辦法,也沒辦法搞養殖。」林楠開口說道。

不料林楠這邊剛剛表示沒轍,周穎那邊率先開口了,面帶濃濃喜色。

「我們村有啊,我們村有個養殖場,上次回去的時候我還聽我爸說養殖場好像要關門了,你真若是有辦法養殖好,我們可以直接買下來。」周穎開口說道,小臉上帶著興奮之意。

這一幕,讓林楠更是感覺到怪異,真的是她們的朋友?怎麼顯得比她們自己的事情還要激動與上心?

而且從這些東西上林楠也能隱約猜測的出來,各種蔬菜瓜果,雞魚肉蛋都要,這擺明著是要開飯店的節奏?

想想這兩人這幾天的忙碌,再加上那麼一大筆錢,看看二人一臉的激動與喜色,林楠心中突然間明白了一些,想到了一個大膽的可能,真若是如此的話還真是給自己不小的驚訝。

只不過讓林楠疑惑的是,真若是如此,周穎的班不上了? 四天的時間很快,快的有些不真實,很多外地的觀眾趕過來,可惜並沒有看到演出,易陽沒有接受再做兩天的建議,選擇了結束,只不過離開的時候,拿了一張照片,是以前大家的合影。

「爸,你們兩個人真打算出去啊?」

陰陽同修 「怎麼了,不行?」

「沒有沒有,我就是擔心。」

易大千和易小芊得知父母要出去旅遊,當然是擔心了,兩個人年齡也不小了,還要出去玩兒,而且還不讓人陪著,能不擔心嗎。

「不用擔心,我還擔心你們呢,小涵工作正常了,我和你媽不用看孩子了,自然也要去過一過二人世界,對了,我們要是在外面回不來,別忘了去給你外公外婆掃墓,爺爺那裡近,什麼時候去都成,主要是外公外婆,別忘了。」

其實兩個人也沒想好什麼時候出發,只不過是先把事情交代好,萬一心血來潮出國了回不來這些事情就要孩子去做了。

出發之前易陽邀請德雲的人吃了一次飯,真是大聚餐,能來的都來了,除非是躺在床上不能動的,易陽找了一張新的照片,每個人給了一張,他知道,這裡面有些人可能就是最後一次見了。

五月中旬,天氣還不錯,易陽帶著媳婦兒正式開始了旅行,火車站,四個寶寶抱著他們不撒手,易陽差點兒沒跟回去,到底還是一狠心走了,進了裡面還能聽到孩子們的哭聲兒,弄的易陽眼淚都下來了。

「別哭了,多大歲數了,不行咱們就回去。」

何妨輕佻 易陽擦了擦眼睛。

「那可不行,二人世界就是二人世界,不能被人打擾了,不過媳婦兒,我就是說稍微打扮一下,你這弄的好像是進城賣雞蛋的。」

周子怡也不知道在哪看的,弄了個筐,裡面還有煮好的雞蛋,不為了吃,就讓人看不出來是本人就成,頭上還弄了個圍巾,臉上也不知道抹的什麼,看起來挺黑的,好像是經常幹活的女人。

「你還說我呢,看你弄的,這大鬍子,看著就老幾十歲,我跟你說,每天你都好好洗洗,別到時候弄的特臟,你沒看電視裡面,大鬍子喝湯,一喝鬍子上都是水。」

易陽聽了這話,趕緊擦了擦鬍子,湯沒喝,水喝了不少。

兩個人的第一站就是湖南長沙,這個地方兩個人有很多回憶,當年做綜藝節目也好拍戲也好來過很多次,易陽喜歡吃這裡的口味蝦,周子怡喜歡臭豆腐,每次吃完易陽都把牙刷牙膏弄好,放到她手裡,對於臭豆腐這個技能,六十多歲的易陽還是沒有解鎖。

上了火車,兩個人找到位置坐下,他們的卧鋪票是從濟南開始,還要坐一站才能去卧鋪那裡,周子怡的打扮完全沒起到隱藏的作用,反而更多人看向她,上車的時候,程序員特意說了一下,車上不讓賣雞蛋,易陽聽了笑的不行。

車上的人打扮的都很正常,周子怡這個模樣就好像一堆人里有個耍猴的,大家都看著稀奇,這個年代,他們沒想到還有人這個打扮,就是老家農村都沒有這樣的了,大家也都時髦了,這樣的,起碼十年沒怎麼見過了。

「你還笑,再笑我回家了。」

易陽聽了趕緊憋住,只不過不時抖動的身體告訴周子怡,自己的男人還在笑自己。

車從帝都出發,沒到一個小時,就發生了一件事情,讓易陽好不容易止住的笑又爆發了,事情發生的很有意思。

周子怡的筐沒地方放,就放在了座位下面,然後不小心就把筐上的布打開了,正好一位上廁所的大媽看見了,又是吃午飯的時間,就來搭茬了。

「大妹子,你這雞蛋生的熟的?」

周子怡不知道怎麼突然有人問這個,還是回答了一下。

「熟的。」

「大妹子,多少錢一個,我買五個,你不知道啊,車上的東西貴哦,來幾個雞蛋頂一下就算了。」

「不是,我這雞蛋是……」

「是家養的?我看你是帝都上的車,你們那兒也是農村吧,家養的雞蛋給你兩塊錢一個,做點兒生意也不容易,大妹子我就自己拿了,錢放桌子上了。」

這位一帶頭,其他人也圍上來了,家養的雞蛋,還能幫助人,你兩個他三個的,錢放下就走,有的還多放了錢,把周子怡弄的目瞪口呆,易陽笑的不行,大家知道他們是一起的,還以為易陽是因為雞蛋賣出去了開心呢,最後有幾個人拿兩個雞蛋就扔了一百塊錢。

「太搞笑了,媳婦兒,幸虧咱們這雞蛋還真是家養的,要不然就是虛假宣傳了,不過一會兒乘務員可能會來找你,人都告訴你不讓賣雞蛋了。」

說要易陽又開始笑,周子怡很想把空了的筐扣在這個壞老頭的腦袋上。

玉出藍田 終於快到濟南站了,周子怡心才放下來,實在是不知道怎麼編故事了,有幾個大姐可能是就喜歡聊天,特意過來問,周子怡沒辦法,就把當年楊花家的情況搬出來說了一下,聽說還有孩子上不起學,眼淚就出來了。

最後幾位熱心色還要捐款,易陽一看再這樣下去,容易被警察抓走,說他們詐騙了,趕緊出來,說有好心人已經幫助了,政府也幫助了,這些人才算了,車沒到濟南呢,兩個人就和他們告別了,大家還挺不舍,感覺故事沒聽夠。

「到了,這個位置,筐好想沒拿啊?」

找到了鋪位易陽發現筐沒了,剛才和人說到濟南下車,現在也不好回去取,被人拆穿了那多尷尬啊。

乘務員過來換票,結果一看,噫,熟人。

「你們二位這是?」

易陽抬頭一看,就是剛才讓他們別賣雞蛋的那位。

「別提了,就當我們是演戲了,給你票。」

乘務員接過來一看,上面有名字,再一對人,又看了一下票,再看一眼人。

「您是?」

「是我,出去旅遊不想讓人認出來,麻煩您了。」

列車員一下激動了起來,不過還是挺克制,沒喊出來,把票換了,從兜里掏出來筆記本,還有手機,看著易陽,易陽也沒想到自己粉絲還挺多。 心中有了猜測,林楠理理頭緒,頓時感覺明白多了,貌似這件事也算是清楚了,周穎從自己這裡拿了那麼多錢,再加上小富婆的秦嵐,二人估計是要準備大幹一場,而且還要林楠幫忙提供其他的好東西,各種蔬菜和雞魚肉蛋類的。

若僅僅是普通朋友,林楠能幫的幫,真的太麻煩的也不願意折騰,不過想明白這件事也就不用多說了,既然她們不想多說,想給個大大的驚喜,那就索性裝著不知道好了。

為此,林楠直接大手一揮,都給應了下來,但凡她們需要的蔬菜,林楠全部提供,而且獨家提供,連帶著養殖場的事情林楠也給周穎答應了下來,會把養殖場給買下來試試,別人可能養殖不出什麼新花樣,但對林楠而言,他信心十足。

到時候各種蔬菜和雞魚肉蛋一結合,妥妥的清一色大仙農公司產品,這種餐廳飯店若是生意還不好,那肯定就沒有天理了。

見林楠都給應了下來,別提二人多高興了,原本她們還有些擔心林楠幫不了,沒想到而今還真都一口氣應了下來,自然是大喜過望,同時也更有把握了。

一頓飯,三人吃的頗為高興,解決了最重要的大事情,剩下的便是一眾餐廳的布置與適當裝修了,這也是秦嵐和周穎眼下最忙碌的事情,周穎就依偎在林楠身邊,滿滿的幸福,看著二人這卿卿我我的模樣,直接被秦嵐給打發走了,她自己則還要趕往外面忙碌著。

十家餐廳飯店同時開張,有著太多的事情要做,二人中也就她對這一塊最為熟悉,自然而然的事情也多不少,各種事情都要親力親為,力求做到最好。

回到周穎家,林楠沒有客氣,直接將整個嬌軀都攬在懷中,盡情的享受著二人間的柔情與甜蜜,一直到第二天一大早,林楠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確切的說是被周穎給趕走的,昨天半天已經耽擱了,她還要去忙碌,又不想讓林楠知道,只能先強忍著不舍打發林楠先走了,同時也再度叮囑一番林楠,別忘記答應她們的事情,而且看起來頗為著急的那種。

林楠無奈苦笑,只能開車離去了,這件事自己能幫的就是給她們做好後盾。

回到家已經中午了,林楠第一件事就是直奔自己的試驗大棚,這一走又是兩三天,林楠倒是很期待自己種下的那些東西,打開門一看的時候,林楠頓時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原本的那片空地上,此刻赫然綠油油的一片,有著進化液的作用,那種種苗全部發芽生長的不少,尤其是那些瓜苗,讓林楠欣喜,秧苗已經很大了,按照這個趨勢,估計這幾天就能開花結果。

另外就是那幾棵果樹苗,雖然只能算是普通的品種,但在進化液的作用下,同樣有著特殊的妙用,忽然間長大了不少,枝葉也變得潘茂不少,和外面普通的枯黃的樹木完全不同。

這座大棚,算是這片大棚之中最高端的一個,甚至還配備了各種輔助設備,能夠調節這裡的濕度、溫度、光照、二氧化碳濃度等,儘可能的滿足這裡植物生長的需要,在外面不可能的事情,但在這裡,哪怕是再度開花結果也很正常。

林楠充滿了期待!

選擇一個合適的地方,林楠將這次台煙市的收穫種了下去,經過進化液的處理,哪怕是在車子上放了一兩天,也依舊生機盎然,看起來枝繁葉茂的,一點都看不到之前枯黃的跡象。

中午吃飯的時候,得知林楠從省城回來,楊胖子立馬跑了回來,詢問他女神媳婦的事情,感覺很不對勁。

「林楠,你這去省城了,秦嵐她沒啥事吧?」楊胖子開口問道,昨晚給秦嵐打電話,想要緩解下思念之意,不過直接被秦嵐劈頭蓋臉的給教訓了一頓,心中委屈之極。

這哥們,典型的女神媳婦控,當真是恨不得整個人都系在秦嵐腰帶上。

「嵐姐說了,有本事你自己去問好了,她要滅了你。」林楠笑著轉達秦嵐原話,讓楊胖子頓時大急。

「老大,咱別玩了,趕緊告訴我,我媳婦在省城是不是在忙碌什麼?還是有什麼不三不四的人騷擾,若是那樣的話我馬上殺到省城,誰敢騷擾我媳婦我滅了誰!」

林楠無奈的看了一眼這兄弟。

「你敢這麼給嵐姐說,估計她會先滅了你……」

林楠的意思其實很簡單,不能往這種事情上多想,他若是這麼質問秦嵐,估計秦嵐那暴脾氣肯定給他好看,不過楊胖子一聽這話,下意識的給想歪了。

「什麼?秦嵐真的在省城有了其他人?」這一刻,楊胖子渾身上下都充滿了怒意,這也是他最擔心的,好不容易找了這麼一個女神媳婦,完全就是寶貝一般對待,生怕有個什麼閃失。

「好啊,怪不得不讓我去,林楠你別攔我,我現在就去省城滅了那個混蛋!」

林楠徹底無語了,這話若是傳到秦嵐那裡,估計夠楊胖子喝一壺的,敢這麼懷疑自己女神老婆,當真是皮癢了。

「我可啥都沒說,你有本事的話自己去吧,被秦嵐打死別喊我幫你報仇,對自己老婆一點自信都沒有?」林楠狠狠的鄙視了這傢伙一眼,整天腦子裡就想著這事?

「我不管,那是我胖子的老婆,誰敢動我就滅了誰,林楠你告訴我那人是誰,我保證打不死他才怪。」楊胖子這一刻腦袋充血狀態,怒氣交加,殺氣騰騰!

看到他這個模樣,林楠徹底無語了,這傢伙還真是一點就著。

不對,自己沒點就著了,林楠自己也沒說什麼,甚至還刻意提醒了一句相信自己老婆,結果他就這般了……

「死胖子,你若是沒事幹的話就老老實實幫我把院子里的菜收了,我還有事,沒時間給你瞎琢磨,你媳婦現在好的很,有我未來媳婦一直陪著看著,能出啥事?」

楊胖子原本正怒氣衝天,突然間聽到林楠這話,當即一愣。

「什麼情況?你不是說她有人了嗎?」

「妹的,你哪只耳朵聽我這麼說了……」林楠相當的無語,果然下半身思考的動物腦子太混亂,這特么的都能聯想到,這若是傳到秦嵐那裡自己這麼說她,估計自己也要倒霉。

「那……」楊胖子被罵,一時間更是不知道什麼情況了。

「那什麼那,老老實實把我院子里的菜都摘好,沒空給你在這裡瞎墨跡,我還要幫你媳婦去辦點事去,少胡思亂想,傳到嵐姐那裡,要你好看。」林楠教訓道,然後直接留下一臉獃滯的楊胖子揚長而去。 距離火車上的囧事已經過了一個星期,易陽和周子怡在長沙遊玩了三天,三十年了,長沙的變化並不大,只不過城市裡多了一些人,多了一些故事而已。

在長沙的一條老街,易陽租了一個房子,半個月兩千五百塊,價格在他看來很便宜,為什麼租在這兒,就是因為這裡有很多琴行,晚上會有街頭表演,很熱鬧,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很煩吵吵鬧鬧的易陽,這次出來竟然覺得這是一種享受。

「媳婦兒,我這打扮怎麼樣?」

周子怡看了一下,敷衍的點了點頭,易陽也不管,自己照著鏡子,裡面是一個白髮,但是面很嫩的老頭,穿著的是一個亮晶晶的衣服,下身破洞牛仔,整一個流浪歌手。

「你說你和人樓下街頭藝人搶飯碗,你好意思嗎?」

易陽看看沒有什麼問題,也看不出來是自己,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不叫搶飯碗,我這是給他們一些危機感,你看街頭的那個叫什麼高三是吧,你看他唱的,非要形容就是無病呻吟,太難聽了,和王家妹子家門前的那個都沒辦法比。」

王家妹子一個風韻猶存的寡婦,這個房子就是她幫忙找的,易陽恰好來拍照,然後去她家吃了個面,兩個人就認識了。

「王家妹子,叫的挺親熱啊,我告訴你,那個女人看見你就好像看見唐僧一樣,你給我離她遠點兒。」

易陽趕緊點頭,找你媳婦兒和他見了一次王家妹子之後,就有了提放心,他對這事兒的看法就是享受,這個年齡,還有媳婦兒為自己吃醋,挺好。

晚上的時候,易陽提前去了自己的地盤,這裡可不是想在哪裡就在哪裡的,首先你要去辦理街頭藝人證書,證明你確實有這個才藝,然後再去申請地方,每次最多申請半個月,這也是為什麼易陽只租了半個月房子的原因。

「這裡弄個椅子就成了,吉他擺在這兒。」

出來幫忙的是王家妹子的兒子,二十多歲,剛畢業,也喜歡唱歌,聽了易陽的一次演唱后,說什麼要和他學音樂,易陽沒答應,這孩子就來幫忙。

「師父,您今天唱什麼啊?還唱那個成都嗎?我覺得您和原唱比一點兒不差。」

那天易陽試吉他的時候唱的就是這首,哦,忘了說了,這小子就是開樂器店的。

「換一首新的,一會兒你就負責幫我弄這些東西,那個線什麼的,往回收一收,別把人絆倒了。」

「哎,您放心吧,保證沒問題。」

這孩子北方上的大學,一說話別人都以為是外地人呢。

東西都弄好了,接著就是等了,這裡對時間也是有規定的,下午四點半到晚上八點半,過了這個時間就不能唱了,大家都挺遵守,不遵守也不成,到時間就有人來收拾衛生,直接沖水,不走就只能等著變落湯雞了。

四點剛過,就有遊客過來了,這裡當地人有,遊客也有不少,以前大家都不知道長沙還有這麼個地兒,後來不知道誰,弄了個攻略,把這個地方寫上了,後來遊客知道的越來越多,還有旅遊團把這裡當成一個景點。

「初春的光多麼刺眼,

我不管不顧站在你窗前

……」

時間一到,不知道誰,開了個頭,接下來就熱鬧了,整個一條街,各種表演都有,唯一就是沒有賣吃的,吃東西必須在街外,有人在兩頭看著,拿吃的不讓進,就是為了不影響大家的興趣。

「師父,人都開始了,您怎麼還沒反應啊?」

有句話怎麼說的,皇上不急太監急。

「別亂叫,誰是你師父,不要著急,唱歌也要醞釀的。」

好多人看見易陽滿頭白髮還來唱歌,都挺好奇,有人好奇有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看見這裡一堆人就跟過來,一會兒周圍就圍了一百多號人。

「這大爺怎麼不唱啊?」

「什麼大爺啊,你看臉上褶子都沒你多,估計是少年白。」

「你可算了吧,少年白自然白你還分不清啊。」

「不信我們打賭……」

兩個人說著說著歪樓了,周圍人都想出去了,但是後面都是人,又出不去,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音符從易陽手裡響起來了。

「為你我用了半年的積蓄

飄洋過海的來看你

為了這次相聚

我連見面時的呼吸都曾反覆練習

言語從來沒能將我的情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