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這個二品大員的頭銜,她可以說得上是一無所有的了。

許多人在暗自佩服那個花虞的時候,她卻做了第二件事情,那就是……

將這些個綁住了的所有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的,扔出了督察院當中!

沒錯,就這麼扔了出來!

綁成了一個粽子模樣,嘴裡塞著一塊白布!

簡直是狼狽到了極點。

這些個人在家中都是些個無法無天的,哪裡忍受的了這個,當即就有人不幹了。

可偏偏人被綁著,嘴還被塞著,是動也動不了,說也說不出。

打落了的牙,只能夠往自己的肚子裡面吞了去。

簡直是憋屈到了極點。

花虞讓人將人扔了出去,只留了一句話——

「我督察院不養廢物!」

隨後就叫人關上了大門!

整個過程她是做得毫不猶豫,也宛若行雲流水一般,讓人看得是目不暇接。

到了最後,甚至還有人按耐不住,想要給花虞鼓掌叫好了呢!

簡直是神奇到了極點。

然而事實告訴這些個人,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從那個上午之後,督察院安排了密密麻麻的守衛。

這些個守衛,皆是面無表情,武功高強,將整個督察院,守得跟鐵桶一般,任何人都沒有辦法出來。

便是要看熱鬧,那也只能夠隔著一條街遠遠地看著。

有人湊了上前去,那些個侍衛是二話不說,直接將人給抓了,先關個幾天再說!

如今蠻橫的行徑,雖說讓人詬病不已,可簡單直接,而且非常的有效。

只短短的幾個時辰之內,督察院就變得無比的沉寂肅穆了。

這之後,花虞在短時間之內,便查出了那一日的事情,順著摸出來那日行賄還有接受了這一份銀子的相關人員。

可笑的是,這些個人竟然不是翰林院當中的。

翰林院被她清洗了一通,裡面的人是再也沒有這個膽子胡作非為了。

做出這種事情來的,是內閣的人!

此事一出,整個京城當中是一片嘩然。

內閣那麼重要的地方,竟是還出現了這樣子的事情。

哪怕那個被花虞抓到了馬腳的人,只是內閣裡面的一個小角色,無足輕重,卻還是讓人有些個驚詫。

在這些個人的心中,內閣出現了這樣子的岔子,那就真的是大問題了。

而且內閣之內,更是錯綜複雜,什麼人都有。

此事出在了內閣之中,無疑為花虞處理好此事,平添了許多的麻煩。

起碼在這些個人看來,花虞是不能夠再這麼直來直往的做事情了。

哪知,第二日,花虞就身體力行的告訴了他們,什麼叫做無法無天。

那一日,內閣當中正在忙著,裡面的人是來去匆匆,誰都是一副著急忙碌的模樣。 看起來,是一丁點都沒有被督察院查出來的事情所給影響到。

事實上,內閣一直以來都是這麼的強勢。

惡少的掌心嬌 在京中,若是說最不能夠招惹的,便是這一群內閣臣子了。

他們也還真的沒有怕過誰。

可誰知……

花虞就這麼上了門。

那一日,她穿了一身純黑色的衣裳。

那衣裙顯得她的皮膚是更加的雪白了幾分,整個人就好像是一個暗夜裡走出來,能夠吸食人的精氣的妖精一般。

一顰一笑之間,皆是魅惑。

可就是內閣的人被她的容貌迷住了的時候,她卻忽然下令。

一揮手,衝出了幾十個身強體壯的侍衛。

當著所有的人的面兒,就這麼沖了進去,將那個涉事的官員,是直接從內閣當中抓了出來。

不……

應該說,是拖了出來。

那個人被拖出來的時候,面上還滿是惱怒,出來就劈頭蓋臉的責問了花虞一番,儼然不將花虞放在了眼裡,並且還十分的自以為是。

隨後趕過來的內閣大臣們,皆是聚集在了一起,怒聲討伐起了花虞。

說花虞暴虐,不懂規矩,竟然敢在內閣放肆……

種種之類的話,只差沒有將花虞貶得是一文不值了。

從始至終,花虞都是雙手抱胸,眉眼淡淡的,連面色都沒有變了一下,聽完了他們的話之後,只勾了勾唇,一雙琉璃一樣瀲灧多彩的鳳眸當中。

帶了些許的冷意。

不等這些個大臣們討伐完畢,她便直接下了令……

下令,將那個抓出來的官員,當場斬殺!

那日圍觀之人並不少,這內閣外面並不是什麼隱秘的地方,收到了消息的人,俱是都趕過來湊了熱鬧。

奇怪的是,花虞身邊那些個嚇人的侍衛們,這一次也沒有趕人。

反而是在花虞一聲令下之後,手起刀落,直接將那個官員給斬殺了!

整個過程,沒有超過一刻鐘。

而那圍觀了這個事情的群眾們,卻好像是被人給點了穴道一般,僵硬在了原地。

這個世界上,原來真的是有閻羅爺。

而且,還是個女人。

長了一副令人神魂顛倒的樣子,殺起人來,卻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她就好像是她身上的那一件純黑色的衣服一樣,冰冷、無情!

甚至還帶了些許的嗜殺的味道!

一時之間,滿場死寂。

可花虞卻依舊是那一副漫不經心的表情,回過神來,只淡淡地掃了那些個內閣大臣們一眼,轉身,施施然離開。

臨走之際,只吩咐了一句,『所有涉事的官員,一律殺無赦,以儆效尤!』。

這個話,給所有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那一日的內閣門前……

一片血色!

那簡直就是噩夢般的一天!

翌日一早,所有的內閣大臣,皆是告病在家,別說是彈劾花虞了,連冒頭都是不敢的了。

他們算是看明白了,花虞才是真正的混不吝。

她眼中沒有任何人,只有她的任務!

這種人,是何等的令人驚懼。

然而最為讓人驚訝的是,皇上得知了這個事情之後,竟然只是輕描淡寫的笑了一下,隨後輕斥了那花虞一句。

說是執法不能夠這麼的莽撞。

聽聽,莽撞!? 這花虞犯下了這麼大的事情,就只得了『莽撞』二字。

要知道,那可是殺了人啊!

殺的還是朝中大臣,可她那樣子,就好像是切菜一般。

皇上對此,沒有任何的責罰,只說了一句不痛不癢的話。

肅清整個朝堂的風氣,看來是必然的了。

花虞答應那些個學子們的,是三日,然而她卻只用了不到兩日的時間,就已經給所有的人交代。

且還殺雞儆猴,用實際行動去告訴這些個人,若還想要對秋闈動心思,那就先得要問一問自己的項上人頭,是不是也不想要安分的待在原位了?

花虞連內閣的臣子,都能夠毫不猶豫地砍殺,別說是他們這些個官員了。

有皇上撐腰,加上她本就是那樣無法無天的性子,真的出了事情,誰能夠保得住他們?

一時之間,整個京城都被花虞這個鐵血手段威懾到了,變得安靜了起來。

之前沒有過這種心思的人,此番就更加不會動什麼歪心思了,而原本就存了這種心思的人,在花虞的鐵血手腕之下,也只能夠偃旗息鼓。

別說花虞的這個辦法怎麼樣,總歸是有用的,並且還能夠一擊必中,就足夠了。

只是她這動輒就殺人的行為,到底是讓人詬病不已,這些個官員們面上不顯,背地裡卻瞧瞧的議論,只說這個花虞是殺人如麻的大魔頭。

這會子,倒是沒有人輕易地看輕花虞女人的身份了。

恨不能夠將她描繪的越加兇惡才好!

這樣子的話,花虞多少也知道一些,可她並未放在了心裡。

直到……

有不知死活的人,竟是給花虞那邊送了一份大禮。

這禮若是放在了平時的話,只怕花虞沒什麼愧疚的就收下了,可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別管著送禮的人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思,在花虞這邊,那都是沒辦法容忍的。

收到禮物的當日,花虞便讓人將那些個裝滿了金銀珠寶的大箱子,抬著去了督察院的大門口,當眾處置了送禮之人,順便將那一箱子晃瞎人眼的東西,都捐入了國庫之中。

此舉,就好像是給了那些個即將奔赴考場的學子們打了一劑強心劑一般,頓時就讓這些個人心中安定了下來。

這之後,竟是有好些個學子,寫了文章和詩句,來稱讚那花虞。

更有人稱她是當代青天,是真正秉公處理,令人信服的大清官!

說的人還不少,且多數都是一些在當地,或者是在學院之中,富有才名,極其清高的學子們。

這些個人的名氣本就極高,忽然站出來這麼極力的去推崇一個官員,還真的是……

讓人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

尤其是朝上的那些個官員,知曉了這個事情之後,一張臉都青了。

花虞是清官?

這簡直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見過殺人不眨眼的清官嗎?

見過收取后妃的賄賂卻不辦事的清官嗎?

荒誕!

不!

可笑!

誰都沒有想到,有朝一日,那花虞搖身一變,竟然成為了夙夏最最了不得大清官了!

為民請命,還剛正不阿!

傳言一出。 許多個官員,都忍不住想要吐血。

呸!

就那個花虞?

沒有將整個朝堂攪和得亂七八糟一塌糊塗,就算得上是不錯的了!

可他們心中就算是再怎麼不甘,也沒有辦法改變花虞的名聲忽然變好的事實。

而且是得到了這麼多的學子的承認。

比起那些個苦苦經營著自己的官聲,不敢行將踏錯一步的官員們,簡直算得上是一飛衝天了。

那些個人嫉妒的有之,眼紅的有之。

偏就是不敢發作出來。

還怎麼發作?

沒瞧見那個花虞都快要成為這些學子心目當中的活菩薩了嗎!?

眼下估計皇上在這些個學子們的心中排第一,聖賢書在他們的心中是第二,花虞排在了第三位!

便是這樣,那也是十分了不得了啊!

對於此事,花虞有些個不置可否。

她做事情,一向不是為了謀求一些什麼好名聲,更不是做給任何人看的,別人怎麼想怎麼看,和她其實都沒有太大的關係。

就算是真的將她當成是那等禍亂朝綱的奸佞,她也是無所謂的。

她無所謂,對於整個京城來說,這卻是一件難得的熱鬧事。

這麼多年來了,還第一次出現了一個讓這麼多人都極其擁護的官員,最最讓人想象不到的就是,這個官員竟還是一名女子。

這種稀罕之事,已經是能夠載入史冊,令得花虞名垂青史的大事了!

而就在這種詭異的熱鬧當中,秋闈,終於是來了。

這一次的秋闈,當真是處在了多事之秋,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好不容易步入了正規,許多人心中都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秋闈當日,那些個學子們也紛紛是收斂了心思,深吸了一口氣,一頭扎進了考場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秋闈那一日花虞也來了。

只是遠遠地坐在了那考場外面,讓一個婢女,撐了一把油紙傘在頭頂之上,懶洋洋地靠在了她身後的圈椅上面,瞧著就像是沒骨頭一般。

這般坐姿,若是擱在了尋常女子的身上,只怕是要被人說道的。

可放在了花虞的身上,便只會讓人覺得她氣質非凡,連帶著渾身,都帶著一股洒脫自在的感覺,讓人瞧著,便不自覺地放鬆了心情。

那些個學子們,只當花虞是來為他們加油打氣的,一時間是豪情萬里,恨不得就這麼衝進去,考出一個好名次,也好面對這位不一般的花大人。

他們卻不知,花虞今日坐在了這裡,便是為了敲山震虎。

提醒著那些個還揣著小心思的人,一定得要拎清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