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城主帥的話,在這位魂帝面前,顯然還是有一定的分量的。

這位風城魂帝,對於葉飛的性命,實際上並不是特別在意,他之所以想要殺他,只是因為不想打破如今風城的平衡。

在戰場上,三大主帥的戰力,無疑要比那小輩強上太多,四大主城任何一位魂帝,想必都會選擇隱門三大掌教,從而放棄葉飛。

「得令!」十魂衛異口同聲,其中為首的一位,從人群之中閃身而出。

對付兩個靈力被壓制的外來者,確實無需十人同時出手。

半空之中,金甲魂王,身形帶出殘影,掌中魂力凝聚之下,一把泛著幽光的魂刃,向著下方閣台之內斬來,斬出致命一擊。

「哐嗆……」忽然一把冰劍,從天而降,擋在那位金甲魂王跟前。

「尚德陸,擋住此人。」葉飛的聲音,隨之響起,他的目光沉靜,周身靈力洶湧,身上的氣勢同時不斷攀升。

魂王尚德陸低吼一聲,隨即衝天而起,猛然轟出一拳之力,配合著葉飛的蓮華冰劍,將那來勢洶洶的金甲魂王,直接震退。、

閣台之內,靈彥姬與方浩二人,在反應過來之後,身形均是不禁微顫,目光同時凝聚在了葉飛身上。

夫勐如 這忽然起來情況,讓府內的眾人,同時都是不禁微微一愣。

「葉家主,你……」後方一直神情較為平靜的拜火教月晨,此刻臉上的表情也是不禁微變。

崑崙夢緣,更是輕笑一聲,掃了前方的葉飛一眼,忍不住搖了搖頭,此子找死那就願不得別人了。

「魂帝大人,這小子不識抬舉,該死。」半空之中,楊雲趁此機會,連忙向著身旁的魂帝一抬手,沉聲開口說道。

此時的半空之中,風城魂帝眼中不免多久了幾分寒意,瞥了下方閣台一眼后,他的目光凝聚在了葉飛身上。

上方十魂衛,也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周身的魂力暴漲,只要魂帝一聲令下,他們便會毫不猶豫地出手。

「外來者,你讓本帝很是失望。」 謝謝你給過的痛徹心扉 風城魂帝上前一步,望向葉飛淡聲道。

葉飛面色如常,手中冰劍發出陣陣劍鳴,目光掃向上方之人。

「葉某的人,不是你想動就能動的。」葉飛眼中爆發出滔天戰意,此時體內的靈力,已然運轉到了極致。

此戰的兇險,他心知肚明,但若是就這樣離去,他妄為武道中人。

下方閣台內,靈彥姬與方浩二人,此時目光均是有些閃爍,心中的感動不言而喻。

拜火教月晨,此刻暗嘆一聲,隨即向後退去,事已至此,他在多言怕是也不會有任何轉變。

……

府邸上空,風城魂帝,此時低哼一聲,磅礴的魂壓襲卷而來,彷彿要將整個府邸壓碎一般。

「本帝要殺之人,憑你還沒資格阻擋。」風城魂帝,此時上前一步,掃了葉飛一眼后,他的目光凝聚在了靈彥姬與方浩身上。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只感覺始終的空氣,忽然間變得有些凝固,彷彿連時間都靜止了一般。

「這是……界脈之力?」葉飛面色一怔,只是他剛剛反應過來,後方便是傳來兩聲悶響。

閣台之上,保護靈彥姬二人的冰凌,轟然崩潰,一股無形之力,將二人身形包裹,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下,竟是被瞬間撕碎。

風城魂帝,實力早已超過通神境,就算是靈彥姬二人,靈力沒有被壓制,二者之間的差距,也是極為巨大的。

「小輩,本帝殺了他們,你又能如何?」半空之中,風城魂帝沒有在繼續出手,而是望向葉飛沉聲開口道。

硬實力的差距,著實是一道難以越過的坎,那魂帝的出手,葉飛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待他察覺之時,靈彥姬與方浩二人,連一聲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是隨之身損魂滅。

「唉,風都主城內,魂帝幾乎是無敵的存在,此子今日難逃一死。」遠處的半空之中,拜火教月晨此時不禁低喃一聲。

「那是他自己找死,這裡可不是華夏,無人救得了他。」夢緣對於葉飛的生死,顯然並不是很在意。

相比起月晨而言,在這位崑崙掌教的心中,她更希望葉飛死在此地,此子在武道界的影響,隱約間似乎蓋過了崑崙雪域,這無疑是她不想看到的。

府邸閣台半空,葉飛面色冷漠至極,此時眼中爆出無盡的殺機。

「魂帝,你的命,葉某必取。」

「雷界!」葉飛低喝一聲,周身靈力衝天而起,陣陣的雷威,在他的四周瀰漫開來。

半空之中,一道雷幕,隨之憑空而現,無形的狂暴之力,充斥在天地之間。

靈彥姬與方浩的身亡,讓葉飛心痛不已,他二人連身形都被毀去,哪怕是尋到長生源,想要將其救活,已然是不可能之事了。

「界脈之力,在本帝面前,什麼都不是。」風城魂帝瞥了天空一眼,臉上的表情仍舊沒有太大的變化。

只見他緩緩抬起手臂,向著半空之中一指點去,一道幽光凝聚與指尖,其內蘊含著恐怖的魂力,翻滾收縮之下,慢慢的凝結實體化。

府邸四周,恐怖的餘威,不斷向著四面八方橫掃,月晨等人此刻不得不向後退出數丈之遠。

這場戰鬥,從一開始,已然註定了結局,哪怕是那風城魂帝不出手,十大金甲魂王,也不是葉飛所能一戰的,此時月晨望向葉飛的目光,都是不免露出幾分惋惜之色。

「封天鎖。」前方的半空之中,葉飛沒有任何猶豫,指尖雷弧凝聚,抬手一點蒼穹。

這一式道術,對於靈力的消耗,可謂是極其巨大,但此時的葉飛,已然是管不了那麼多了。

半空的雷幕中心,隨著葉飛的一指點去,只見天空之中,一道虛影若隱若現,上方雷海中同時伸出一根巨大的手指,威勢極為驚人。

此術之強,讓隱門三大掌教,都不免為之心驚。 「這一指之力,我全盛時期,想要接下多半也會負傷。」後方不遠處,拜火教月晨,此時不禁低聲開口道。

「半年的時間,他又變強了……」夢緣眸中微光閃動,不禁開口低語。

他們華夏隱門,三大頂級宗門掌教,上一次與葉飛交手,早在天宮寶庫還未開啟,半年之前與同濟會會長聯手一戰。

那一戰過後,夢緣直接閉關半年。

她的實力精進了不少,她本以為再次遇到葉飛,至少能與之一戰,但如今看來此子的強悍,已然超出了她的想象。

「雕蟲小技。」風城魂帝,面露不屑之色,指尖的幽光併發而出。

如此同時,雷幕中心的那一指之力,隨之轟然落下,兩股力量在半空之中,瞬間撞擊在了一起。

「轟,轟隆!」驚天的爆響聲,震顫天空。

恐怖的反震之力,向著四面橫掃,華夏三大掌教,此時身形不禁再次後退了數丈。

在這股衝擊力之下,前方那十位金甲魂王,此刻也是不得不得運用魂力抵抗,他們每一個的硬實力,要都遠超葉飛,竟然有些無法承受這股反震之力。

「外來者,此術,就是你的依仗嗎?」 獨家寵妻:冷漠夜少很會撩 風城魂帝,臉上露出笑容,身形絲毫不受這股衝擊力的影響。

而前方半空之中,葉飛身形被直接震飛出去,一連噴出數口鮮血,臉色更是慘白無比。

可見二者的實力,著實相差太大。

「這魂帝的實力,怕是達到了傳聞中的渡劫境,而且絕非是渡劫初期,多半已經度過一次,或者兩次雷劫。」葉飛穩住心神,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一代懶仙 在他的傳承記憶中,通神境之上,由如實力太過強大,會引天劫降臨,渡過九重天劫的強者,可成就傳送中的真仙之體。

但根據醫聖的傳承記載,九重天劫的恐怖,絕非武修能夠輕易渡過。

九九至極,短短千年的時間,想要本身的實力,提升至能夠扛過九重雷劫,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天選之人,實力允許,壽元也是完全不夠的。

「璇兒,你能聽到我聲音嗎?」葉飛眉心靈光一閃,傳出一道靈識。

只是半響過後,卻是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上古玄蛇在天宮寶庫第一層仙門前,與那道清一戰之時,再次陷入了沉睡,始終沒有蘇醒的跡象。

「我,並非沒有一戰之力。」

「紅仙竹笛,開魂場!」葉飛只是片刻的遲疑,眼中露出決然之色。

半空之中,隱約有一道紅芒閃過,一根暗紅色的竹笛,落入了葉飛的掌中,他周身靈力涌動,全部凝聚在了竹笛之上。

下一瞬,密密麻麻的幽光,從葉飛的掌中飛出,磅礴的魂力橫掃四周。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上百隻魂將,赫然出現在了半空之中,氣勢之強讓人聞之心驚。

「咦,紅仙笛,此寶居然在你手中?」

「本帝小看你了,不過你天真的以為,就憑這些小小魂將,能夠與本帝一戰……」風城魂帝,臉上的表情始終沒有多大變化。

百隻魂將雖然,但這裡是風都主城,而且十大金甲魂王在此,僅憑藉一隻魂將軍團,顯然不足以震懾到這位魂帝。

如此同時,半空之中,十大金甲魂王,臉上沒有絲毫畏懼之色,同時向前一步,縱然人數相差巨大,但氣勢可謂是不輸分毫。

「魂奴,現。」葉飛目光一凝,掌中紅仙竹笛,再度爆發出耀眼的紅芒。

霎時間,數千隻魂奴,隨之憑空而現,如此龐大的數量,近乎將整個府邸後院的半空籠罩,一眼望去讓人忍不住頭皮發麻。

「葉某有一問。」

「若是我讓這些魂奴全部自爆,你又當如何?」葉飛眼中露出瘋狂之色,盯著前方之人冷聲開口道。

這些魂奴,都是在西南戰場,已經荒涼盆地內收集的,單體的戰力雖說不如魂帝,但如果全部自爆,絕對能夠將南城夷為平地。

前方的半空之中,風城魂帝目光一閃,臉色終於有了微變。

而相比起風城魂帝,如今還留在府內的華夏隱門三大掌教,此刻眼中的震驚之色,已然是難以用語言形容。

「他,他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多魂奴!」崑崙夢緣面色劇變,此時眸光有些微顫。

連拜火教的月晨,此時都是不禁後退了半步,那張向來平靜如水的臉上,此刻都是忍不住露出驚駭之色。

「上千魂奴自爆……這個瘋子,若是真是如此,我等都難逃一死。」遠處的半空之中,楊雲此時瞳孔微縮,心中已然有了退意。

這三人,進入這天宮第二層,已然有一段時間了,他們可謂深知,這麼多魂奴全部自爆,足矣形成一道恐怖的魂力風暴。

府邸上空,葉飛笑容張狂,矗立在魂奴大軍之上,氣勢可謂是壓制全場。

前方半空之中,風城魂帝此時不禁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一番沉默之後,他的目光掃向了前方的那數千魂奴。

「外來者,本帝可以告訴你,就算你引爆這些魂奴,本帝也能保住性命。」

「但你卻必死無疑。」風城魂帝緩緩開口,轉眼望向葉飛低聲道。

這裡是風城主城,上千魂奴自爆,足矣將南城夷平,這其中所帶來的損失,魂帝自然是不願意看到的。

葉飛聞言面色不變,體內的靈力,開始不斷地向著紅仙笛內洶湧,半空之中那數千魂奴,此時身上的魂力,已然變得有些狂躁起來。

「小輩,住手!」風城魂帝,目光一閃,臉上的神情終於大變。

只見他說完之後,周身的魂力轟然爆發,掌中迅速掐訣,一道幽暗的屏障,以他的身形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這道屏障內,充斥著濃郁的魂力,迅速將葉飛與上千魂奴,全部包裹在其內。

「你怕了……」葉飛嘴角泛起一絲淡笑,臉上的神情,此刻讓人難以捉摸。

府邸半空,三大隱門掌教,以及那十大金甲魂王,見此情景連忙向後退去,很快退到了幽光屏障之外,眾人臉上都是露出驚駭之色。

風城魂帝,臉上的神情,更是難看至極,他也是萬萬沒想到,一個元嬰小輩,居然如此難纏。

「你的實力,本帝認可了。」

「收起魂奴,留在我風城之內,本帝可以讓你成為第四位主帥,臣服與本帝麾下,待四城統一之後,可贈你長生源一份。」

風城魂帝面色嚴峻,盯著葉飛一字一句地開口說道。

上千魂奴自爆,他儘管有辦法,將這股自爆之力封鎖,但自己定會受傷不輕,而且眼前之人的戰力,已然讓這風城魂帝,心中有了一絲忌憚。

魂帝此言一出,遠處的三大掌教,臉上的表情各不相同,均是將目光全部凝聚在了葉飛身上。

他們三人深知,若是眼中之人真的留在風城,長生源怕是絕對沒有他們的份。

「你會如何去選?」拜火教月晨,此時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抬頭望向前忍不住低喃一句。

夢緣與楊雲二人,同時臉上均是露出複雜之色,此時目不轉睛地盯著葉飛。

按照常理來說,此時的葉飛,已然沒有了選擇。

一旦自爆魂奴,他自己多半難逃一死,他們進入寶庫第二層,其目的都是為了長生源,選擇留下才是明智之舉。

「外來者,你可願成為本帝麾下,第四位主帥!」幽光屏障之內,風城魂帝周身氣勢一凝,望向葉飛大喝一聲道。

「晚了,葉某說過,必會取你性命。」葉飛聲音冰冷,眼中寒芒涌動。

若是在靈彥姬與方浩,沒有身亡之前,他或許還會考慮一二,但如今的葉飛,可謂是沒有任何的遲疑,掌中靈力涌動之下,毅然選擇自爆魂奴。

哪怕是殺不死那魂帝,也定要此人脫一層皮。

「給葉某爆!」葉飛抬手一下,一道道靈絲從他的掌中涌動而出。

前方的半空之中,上千魂奴均是身形一顫,周身爆發出來的魂力,已然狂暴到了一個極致,一股恐怖的魂力風暴,正在悄然成型。

「該死的,外來者,本帝應該提早將你斬殺。」風城魂帝,此時面色陰沉,周身的魂力同時洶湧而出,掌中隨即閃過一道幽光。

只見一把漆黑色的巨劍,出現在了魂帝的手中,巨劍翻轉同時脫手而出。

此時的風城魂帝,已然懶得對葉飛出手,在這股魂力風暴之下,那外來者必死無疑,他此刻正在加固幽光屏障,讓這股恐怖的風暴不至於蔓延。

「他居然,真的選擇了自爆魂奴?」後方的半空之中,楊雲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身形下意識地再次後退了數丈之遠。

月晨與夢緣二人,此刻同樣是愣了半響,隨即均是輕輕搖頭。

「可惜了……如此天驕之輩,今日命喪如此,實在是華夏武道界的損失。」月晨低語一聲,此時不禁連連輕嘆。

崑崙的夢緣仙子,臉上同樣露出惋惜之色。

只不過讓她再次望向葉飛之時,雙眸忽然一顫,忍不住向前一步,臉上露出驚訝之色。 府邸上空,風城魂帝的幽光屏障之內,隨著葉飛靈力的牽引,數千魂奴已然到了要自爆的邊緣,顯然是下一刻就要爆裂開來。

而此時的葉飛,臉上卻是露出沉靜之色,調動出體內僅剩的靈力,凝聚與掌中之中。

「不知這上千魂奴自爆之力,能不能將那風城魂帝轟殺。」

「如若不能,只能想別的辦法了,觀四周的幽光屏障,魂奴自爆之力應該不會擴散。」葉飛腦中思索的同時,打量四周一眼。

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這道由魂帝凝聚的防禦屏障,其內蘊含的恐怖之力,也正因如此,葉飛才會毫不猶豫選擇自爆魂奴。

只見他掌中迅速掐訣,一道道古符文,在他的掌中凝聚。

「沒想到,習得此術之後這麼快,就消耗了一次。」葉飛低喃一聲,臉上露出心痛之色。

海賊王的副船長2 這一刻,在他的周身,一股奇異的氣息洶湧而出,四周的空間隱約似變得有些扭曲。

幽光屏障之內,風城魂帝此時面色一怔,只是片刻的遲疑,他雙目中頓時怒意湧現,掌中幽光凝聚,抬手向著前方之人一指點去。

「小輩,給本帝留下!」風城魂帝大喝一聲,此刻面色有些猙獰。

他那一擊之力,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長虹,速度之快下一瞬,便是出現在了葉飛跟前,欲要將其直接轟殺。

只不過就在這時,葉飛的身形,忽然消失不見,連氣息都全部消散,彷彿從世間消失了一般。

這忽如其來的情況,讓在場的眾人,都是此地愣在原地,除去風城魂帝之外,其他人的臉上都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葉飛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不可能,怎麼可能連氣息也沒有留下半點?」遠處的楊雲,此時瞪大了眼睛,此時心中的震撼不言而喻。

後方不遠處,夢緣在一番沉默之後,她的眼中不禁閃過一道微光。

「仙術,斗轉星移,我崑崙古籍中,有著關於此術的記載。」

「傳聞,此術修得之後,一生只有三次施展的機會,屬於消耗形神通。」夢緣此時面色複雜至極,抬頭望向前方的葉飛消失的位置。

一旁的月晨聞言,臉上露出思索之色,同樣抬頭望向前,並沒有開口說些什麼。

這等異術,就連他們這些華夏頂級隱門掌教,也僅僅只是聽聞,或者在古籍中看到,顯然是早已經失傳與時間,那葉飛又是如何修得?

此時華夏三大掌教心中,均是有著這樣一個疑問。

而如此同時,前方的幽光屏障之內,風城魂帝面色鐵青,掌中符文迅速凝聚,體內的魂力向著四周不斷蔓延,幽光屏障顏色越發的漆黑。

四周的空氣中,忽然變得有些安靜,緊接著一聲震耳欲聾的爆響,隨之響徹天地。

「轟,轟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