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沉聲呵斥道,隨後一溜煙兒衝到了林逸面前討好的笑道:「林將軍?」

「呵呵,效率挺高的嗎?」林逸玩味的冷笑了起來。

王蒙一聽,唰的一聲雙腿併攏,急忙敬禮,恭敬的呵斥道:「王蒙見過林將軍!」

「什麼?將軍?」

劉奇志愣住了,有這麼年輕的將軍?

「咳咳,王隊長,你是不是搞錯了啊?」

劉奇志不死心,伸著腦袋再度問道。

「不會有錯,鎮上一把手,陳龍飛也在來的路上了,最多五分鐘就到。」

王蒙咬著槽牙,一臉恭敬的說道,這次可是從京城打過來的電話,他們哪裡敢大意呢?一個弄不好,不要說他王蒙了,便是陳龍飛也的烏紗不保啊!

「什麼?陳龍飛也要過來?」

劉奇志一聽,傻眼了,心頭浮現了一抹不好的預感,王蒙跟他的關係不錯,可現在卻已經擺明是要公事公辦了,那林逸的身份幾乎不用多想,絕對恐怖到了極點,否則,哪至於連陳龍飛都要親自過來呢?

「難道老子的好運走到頭了?」劉奇志站在原地,一臉惶恐不安的嘀咕道,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囂張跋扈,他做的那些事情,隨便那一件都足以讓他破產啊!

五分鐘后。

破敗的院子外面再度停下了一輛車,陳龍飛再也沒有平時的淡定從容了,自己拉開車門就朝著院子里飛奔而去,一名少年將軍,那分量有多重,他可是一清二楚,絕對不是他能夠招惹的,甚至對方稍微有一絲的不悅,他這半輩子的努力可就算是白費了啊!

「林將軍,林將軍……」

陳龍飛深一腳淺一腳的朝著前面狂奔,同時揮舞著手臂,一臉激動的喊道。

「好了,別叫魂了,人在這裡呢。」

林逸皺著眉頭不悅的呵斥道,隨後大手輕輕的拍了拍劉玉林的肩膀,淡淡笑道:「這是你們鎮上的一把手,你把剛剛給我說的事情再給他說一遍。」 劉玉林一聽,頓時面色一變,看了一眼官威十足的陳龍飛之後,便往後縮了縮腦袋,雖然劉玉林不認識陳龍飛,也不太清楚這個一把手到底有多大的權利,可那種威嚴卻還是讓他心有餘悸,不敢上前多說。

楚紅見狀,忍不住莞爾一笑,這劉玉林剛剛可是連凶名在外的血佛都沒放在眼裡,叫了對方一聲禿驢,可現在,竟然慫了,當即上前拉著劉玉林髒兮兮的小手,淡淡的笑道:「我家主人,乃是這讓天底下最厲害的存在,今天你遇著了那是你運氣好,如果你有冤不伸的話,等我們走了,可就沒人能夠幫你了啊!」

「對對,小朋友,你受了上什麼冤屈只管說,我保證,一定幫你處理。」陳龍飛拍著自己的胸膛,一臉討好的笑道。

「嗚嗚……他們是壞人!」

劉玉林見狀,再也無法忍受心中的委屈,挖的一聲就哭了出來,同時也把跟林逸講的事情當著陳龍飛的面兒再度講了一遍,陳龍飛聽完之後,面色那叫一個難看啊!哪怕在這稍微有些冷的山林邊緣上,此時也是滿頭大汗,一臉緊張之色。

「林,林將軍這次的確是我陳龍飛失職了,我承認,不過你放心,我今天在這裡發誓,一定會把事情處理好的。」

陳龍飛上前一步,咬著槽牙,盯著林逸無比認真的說道。

「哼!你們說話俺們不信!」

「對,這件事兒我們都反映了好幾次了,根本木人來處理嘛!」

「可不是,現在這附近的蔬菜都沒人要了,重金屬超標,苦了我們,肥了劉奇志啊!」

問詢而來的居民,都紛紛伸著腦袋,盯著陳龍飛一臉鄙夷的冷笑道。

「你把這附近的村官叫過來!」林逸淡淡的笑道,只是他的神情卻很冷,冷到連陳龍飛這個見過大世面的人,都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他很清楚,如果這次不能夠把事情處理的漂漂亮亮,丟了烏紗那都是小事兒,弄不好,他都要進去蹲號子了。

「小秦,馬上把這裡的村官都給老子叫過來,另外,有關這次事情的負責人,也全部都給老子叫過來,今天我的烏紗帽要是保不住,我就先把你們都弄了!」陳龍飛瞪著眼睛,無比憤怒的咆哮道。

「是是,我馬上去!」

秦秘書哪裡還敢墨跡,他跟了陳龍飛兩三年了,堪稱是陳龍飛的心腹了,什麼時候見過陳龍飛有如此焦急的時候呢?

不過區區十分鐘的時間,幾名村官便急匆匆的沖了過來,而且清一色都是年輕人,這不禁讓林逸有些愣住了,在他的影像中,村官都應該是五六十歲的老人才對啊!

「走,去水庫那邊走走吧!」

林逸淡淡的笑道。

「是是,林將軍您請!」

陳龍飛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點頭哈腰的笑道。

問詢而來的村官們一聽,如此年輕的林逸竟然是一位將軍,一個個頓時眼睛一瞪,臉上都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隨後急匆匆的跟了上去。

水庫是村民在山腳下修建的蓄水池,主要是用來收集山上流下的雨水,在農忙缺水的時候用來灌溉,只不過隨著這些年,劉家公司一直偷偷往裡面倒垃圾,曾經的水庫,現在卻變成了垃圾池。

高冷男神別咬我 當走到了水庫面前,聞著那令人作嘔的氣味兒,看著濃稠碧綠水面上飄蕩的塑料,各種垃圾,陳龍飛的臉色簡直就像是便秘了一般難看。

劉奇志的臉上也是充滿了濃濃的絕望,現在他哪裡還能不明白林逸這是收拾他了啊!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當即上前一步,直接跪在了林逸面前,悲呼道:「林將軍饒命啊!饒命啊!我承認是我錯了,我發誓,我馬上調人過來把這裡的東西處理乾淨,還給他們一個山清水秀的村莊,您饒命啊!」

林逸低頭看向了一臉惶恐的劉奇志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他就不信劉奇志不知道這個水庫對村民的重要性,僅僅只是為了減少運輸垃圾的費用,減少清理垃圾的費用,竟然就直接把垃圾倒在了這水庫里,這簡直就是在別人的飯鍋里扔石頭。

畢竟周圍不少人都是靠這水庫的水過活,可現在水庫卻被劉奇志弄成了這個樣子,不但如此,按照劉成奇的說法,現在村裡水井打出來的地下水也得到了污染,根本無法飲用,這完全就是為了自己而害死別人的自私鬼,林逸如何能不憤怒呢?

「你下去看看吧!」

林逸淡淡的說道,隨後抬腿就是一腳,踹在了劉奇志的身上,砰!劉奇志一個不穩整個人就飛了出去,直接落在了水面上那厚厚的一層垃圾上,頓時一股令人作嘔的惡臭撲面而來,劉奇志雙腳並用焦急的朝著岸邊上爬去,竟然沒有沉入水底,可見這水面上的垃圾是多麼的多。

「砰!」

站在岸邊的血佛抬腿就是一腳,直接把對方又踹了下去。

「陳龍飛是吧?」

林逸扭頭看向了陳龍飛。

「是……是!」

陳龍飛簡直要絕望了,這要是讓他跳下去,怕是會成為他一輩子的噩夢。

「你看哥幾個是自己跳下去呢,還是讓我把你們扔下去?」

林逸玩味的冷笑道,他話音一落,在遠處一名機靈的村官便悄悄的朝著後面退去,這裡面都扔了一些什麼東西,他們可是非常清楚,跳進去,不死那也要脫一層皮啊!

「哎吆,王主任,您這是準備去哪兒啊?」

有村民扯著嗓子,揶揄了起來。

王學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咬著槽牙,一臉兇殘的對著那出聲的村民掄起了拳頭。

「血佛,但凡是有人想要離開這裡的直接給我打斷腿扔下去!」林逸淡淡的冷笑道。

「是!主人!」

血佛聞言,手臂一抖,身上血紅色的袈裟呼呼的飄蕩了兩下,就朝著王學成走了過去。

「你,你們不要亂來啊!我告訴你們,我,我可是村主任!」

王學成歪著腦袋,一臉緊張的盯著血佛呵斥道。 「村主任?呵呵,很厲害嗎?」

血佛玩味的冷笑著問道。

「是,是真的很厲害,你不要亂來,我自己下去好了!」

王學成說完便猛的朝著那垃圾水庫撲了過去,血佛見狀屈指一彈,兩道白色的氣浪就像是劃開空氣的子彈一般,輕易的打在了王學成的小腿上,一聲慘叫,王學成直接撲通一聲跌落在了水庫中。

氣氛一時間變得無比緊張起來,每個人都是一臉緊張的看著林逸等人,再也不敢耍小滑頭了,血佛那一手可著實讓他們驚呆了,也明白,林逸等人絕對不是普通人。

「諸位,自己下去感受一下吧!」

林逸伸著腦袋看著還在發獃的眾人,玩味的冷笑道。

「咕嚕!」

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每個人都是一臉的害怕,絕望,跳進這裡面輕則皮膚遭到感染要去診所打幾天針,重則,甚至有可能致命,畢竟這裡面亂七八糟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諸位,還是自己請吧!若是等我家主人請諸位下去的話,你們怕只能是殘疾人了!」

血佛傲慢的冷哼道。

「我第一個!」

陳龍飛咬著槽牙,走上前,直接跳了進去,他必須要拼,為自己拼出一個未來,如果他不拼不能夠改變他在林逸心目中的形象,他的仕途就算是到頭了。

「砰!」

一聲悶響。

陳龍飛直接落在了垃圾最多的地方,站在上面緩緩下沉的同時,盯著岸邊的眾人怒吼道:「這是我們的工作失誤,都給老子下來!」

眾人聞言,面面相覷,可是卻不敢墨跡了,緩緩朝著這垃圾水庫走了過去,不過人品在這個時候倒也能夠看的出來,有的人依舊還是在耍滑頭,跳在了一些比較不容易墜下去的地方,可有的人則是站在邊上,或者相對比較乾淨一些的地方。

「我去!真的下去了啊?」

不遠處圍觀的村民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神情激動的大笑道。

畢竟他們可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動真格的了啊!

「諸位,有什麼冤屈只管說,受了誰的委屈,只管打,我林逸在這裡,保證你們安然無恙,便是事後,這群王八蛋也絕對不敢找你們的麻煩,我可以保證!」

林逸看著義憤填膺的眾人,淡淡的笑道。

「瑪德,這個狗曰的,當初給我家測量面積的時候,就因為我沒有買煙,硬生生的少給我算了半平米。」

「可不是,當初我沒有請他吃飯,我家的菜園子都給我直接回收了,瑪德,那可是老子一鋤頭,一鋤頭挖出來的啊!」

「還有我的良田,現在都被弄成了什麼玩意兒?根本都無法在種植任何東西,全成了荒地,這幾個王八蛋簡直該殺!」

一名名村民,紛紛上前一臉憤怒的咆哮道。

「打他!」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隨後拿起地上的土塊就扔了出去。

「對,打他們!」

村民們紛紛回過神兒了,一個個咬著槽牙,拿著土塊不斷的朝著水庫中的眾人扔了過去,萬幸的是他們還是比較有分寸的,雖然丟的很瘋狂,可都是土塊,否則的話,現在怕是都被活活的打死在這裡了。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十分鐘后。

眾人心裡的氣也出的差不多了,便不在毆打眾人了。

林逸見狀,嘴角微微上翹,浮現了一抹殘忍的冷笑,盯著那些村民淡淡的冷笑道:「諸位,不知道誰能夠弄點那些被污染的水來呢?」

「呵呵,林將軍,您要哪玩意兒做什麼啊?」

「可不是,那東西簡直就像是藥水一樣刺鼻,碰到了皮膚就會起紅疹。」

一名名村民,盯著林逸熱絡的笑道。

「呵呵,放心,不是我喝,是給他們喝的。」林逸扭頭看向了站在湖水中瘋狂掙扎的眾人淡淡的冷笑道。

「什麼?」

站在湖水中的眾人一聽,個個都是面色大變,那東西堪比農藥了,他們要是喝下去的話,就算是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啊!

「林將軍,林將軍,我們錯了,我們錯了啊!」

「對對,我們錯了,我們錯了,我發誓以後再也不敢了啊!」

一名名站在湖裡的村官都紛紛扯著嗓子哀求了起來。

「我去弄!」

劉玉林咬著槽牙,宛如被激怒的小野獸,轉身就朝著遠處狂奔而去。

「這癟犢子,一家可被欺負的有點慘啊!」

「可不是,如果不是劉奇志,說不定他也不會家破人亡!」

眾人看著劉玉林的背影,有些唏噓的說道,原本一個和和美美的家庭,僅僅只是因為一個人的貪念,而被弄的家破人亡,簡直讓人心酸。

不過片刻功夫,才十一二歲的劉玉林便挑著兩桶綠油油的水從遠處走了過來,老遠都能夠聞到那刺鼻的氣味兒,簡直就像是油漆一樣難聞。

「砰砰!」

兩聲悶響,兩桶綠油油的水直接放在了水庫前面。

「諸位,自己請吧!」

林逸淡淡的冷笑道。

「咕嚕!」

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每個人的都是頭皮發麻,一臉的驚恐之色,這玩意兒簡直如毒藥一般,如何能夠吞下呢?

「我先來!」

陳龍飛咬著槽牙,宛如困獸一般咆哮道,他雖然跟林逸接觸的時間不長,可是多年身居上位,在相人方面他還是有一些心得的,林逸的目光雖然很冷,可從始至終一直表現的非常平靜,沒有絲毫的波動,也就是說,這些人的生死,林逸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如果不能夠讓林逸滿意而歸,他們這些人今天弄不好都要死在這水塘之中了。

「這第一杯,是我的歉意,我對不起諸位!」

陳龍飛拿起一個破爛杯子,挖了一杯子被污染的髒水高高舉起沉聲說道,隨後腦袋一揚,便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

「呃呃……」

一陣乾嘔的聲音不斷響起,陳龍飛只感覺自己的咽喉彷彿起火了一樣的難受,眼淚鼻涕,此時一塊流下,那真是說不出的狼狽。

第三種愛情 可卻此時卻沒有人笑話他,陳龍飛的行為給自己贏得了一絲尊重,畢竟他是青木鎮的一把手,一個一把手如此恭敬認錯,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還是有很大的感觸的。 咳嗽了接近三分鐘后,陳龍飛再度拿起了杯子,咬著槽牙,沉聲吼道:「這第二杯,是我罰我自己的,是我自己管理不善,導致了今天事情的發生!」

陳龍飛說完,便再度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只是剛剛喝了兩口,他的胃就像是氣泡酒一般,瘋狂的翻滾起來,胃裡的食物,胃酸一起瘋狂的噴了出去,整個人的嘴巴也紅的像是香腸一樣,神情充滿了痛苦之色。

「諸位,該你們了!」

林逸看著一個個目瞪口呆,站在垃圾上面緩緩下沉的村幹部,冷冷的開口說道。

「我不,我不願意,我告訴你,你不能這麼亂來,大不了,這工作我不要了。」

「就是,大不了這工作老子不要了,你們沒有權利這麼欺負人!」

「瑪德,你就是惡魔,你這完全就是想要我們死。」

一名名村幹部,盯著林逸一臉憤怒的吼道,陳龍飛有多慘,他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哪裡敢喝呢?

陳龍飛見狀,面色也冷漠了下來,轉身盯著周圍的村民,沉聲說道:「這群王八蛋,因為他們的不作為,而導致你們的良田被毀,你們的家園被毀,可現在,竟然還不知自己的罪行是何等的嚴重,簡直該死,我希望你們能夠幫助我,把這群死性不改的人給活埋了!」

陳龍飛說完,拿起一塊兒石頭就扔出了出去。

「砰!」

一名村幹部直接被陳龍飛扔出的石頭砸在了腦袋上,當場一陣天旋地轉,便倒在了厚厚的垃圾上。

「對,狗曰的害的我們連家都沒有了活埋了他們!」

「瑪德,法不責眾,跟他們拼了!」

心裡有氣的村民,此時都回過神兒了,一個神情憤怒,拿起石頭就扔了過去。

「砰砰!」

幾聲悶響,那幾名村官頓時痛的忍不住慘叫起來。

「我喝,我喝,我喝啊!」

一道道焦急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林逸見狀,抬手阻止了村民,隨後一個個村官就像是霜打的茄子,焉了吧唧的走了上來,光是看上一眼,就讓這些人忍不住乾嘔了起來,可他們卻沒有一個人敢不喝,最後導致的便是所有人都宛如中毒了一般,躺在地上,發出痛苦的哀嚎。

林逸看著全身都在顫抖,簡直就像是吃了魔鬼椒一樣的陳龍飛上前一步,走到了對方的旁邊,大手輕輕的在對方的肩膀上拍打了兩下,剛剛還彷彿被放在火堆上燒烤的陳龍飛,只感覺自己就好像一下子從沙漠中跌入山泉之中,那種愜意,舒坦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我這是怎麼了?」

陳龍飛下意識的開口說道,可話一出口,整個人就愣住了,臉上更是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髒兮兮的大手下意識的去莫向了自己的嘴巴,剛剛明明腫的跟豬頭一樣的嘴巴,此時竟然完好如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