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不要死啊……」

此人痛苦的伸出自己一塊塊肉往下掉的手,想向石昊天求救。

然而剛一站起來,沒走兩步。

全身的肉塊,便跌落在地上,死去了。

「這怎麼可能?!方寒他的本命魂獸可是二長老親自賞賜的!據說可以承受住元嬰期大圓滿修士的全力一擊!」

「這人到底是誰,太恐怖了!」

「逃!只能逃!!!」

「快回去稟報宗主!請宗主出面迎敵!!!」

這些人倒也不傻。

一個個哀嚎著要逃走。

「逃得掉嗎?」

鹿一凡輕笑著搖頭,似乎什麼也沒做。

可這些人的面前,卻彷彿有一堵無形的圍牆,讓他們如何也掙脫不了。

「你們兩個,不是想玩冰火兩重天嗎?

成全你們!」

言罷。

鹿一凡左眼黑炎驟臨,右眼冰霜暗降!

一道黑炎火龍和一條冰霜寒鳳咆哮而出!

這一瞬間。

天地彷彿都被分成了冰與火兩種顏色!

黑炎火龍與冰霜寒鳳交織在一起,席捲著極熱和極寒的氣息。

精確無比的向著剛剛那兩名弟子身上襲去!

「啊啊啊啊啊!!!好燙啊!!!我的靈魂好像都要燃燒起來了!!!

救命啊!!!!」

「好冷……我……我好像被扒光了衣服,扔在了北極……我好冷……」

黑炎火龍在那人身上纏繞著,甚至將他的靈魂都吸了出來,焚燒成了黑色!

風一吹,漫天飛舞的灰燼消失在了空中。

而被冰霜寒鳳上身的人,全身裹上了厚厚的冰塊。

隨著鹿一凡打了個響指。

這厚厚的冰塊碎裂成了一塊塊拇指大小的碎塊。

每一塊里,都帶著那弟子的身軀。

「我滴媽呀!!!!」

嚇尿了!!!

這不是形容詞,而是真的嚇尿了!!!

總裁毒愛:逃妻,束手就擒吧! 萬獸宗好多人,都嚇得癱倒在了地上,屎尿齊出!

那是真的被嚇得!

太血腥,太暴力了!

而且……

太強大了!!!

完全不講道理的強大!!!

就連石昊天這種元嬰期的大能,此時此刻,心裡也只想著一件事——求饒!

在這種恐怖存在的面前,除了求饒,還能做什麼?

「那個誰,你不是說我欠肛嗎?

還說,嘗到你的好,就會愛上你是嗎?」

鹿一凡輕輕的笑著,背負著雙手對剛剛叫囂的一名弟子道。

這笑容,在他的眼裡,如同魔鬼一般!

「沒……我沒有……我不是……你……你別誣賴人啊……饒命啊!!!!」

那人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

然而,鹿一凡卻是隨手對著虛空一抓。

虛空破碎!

形成一個黑洞!

從破碎的虛空中,鹿一凡抓出來了一頭身軀如同卡車一般大小,身上全是厚厚的尖刺,外表有點兒像豪豬一樣的妖獸。

「按照你的邏輯,讓這頭真正發情的硬刺魔豬把你給肛舒服了。

讓你嘗到它的好了。

你就會愛上它咯?」

說著,鹿一凡如同魔鬼一般,入侵了這妖獸的神識,對它下了一道命令。

很快。

那名弟子發出了震天的慘叫聲:

「我滴菊花啊!!!!!

救命啊!!!!

要裂開了!!!!」

此時此刻,萬獸宗的弟子們誰還敢再輕視鹿一凡?

一個個恐懼的跪在地上,甚至不敢抬頭看他。

鹿一凡深吸一口氣,再次問道:

「他們已經選擇了自己的死法。

你們想怎麼死?

說吧?

我給你們十秒鐘,不選的話,全部黑炎焚燒死!」

聞言,這些人一個個的激動的叫了起來!

「惡魔!!!你這個惡魔!!!」

「我們已經服軟了,為何還不放過我們?」

「我不要死!!!」

「麻痹的,跟他拼了!!!反正橫豎都是死!」

誤惹豪門:wuli老公欠調教 可惜。

下一刻。

鹿一凡搖頭輕嘆道:

「本天君已經給了你們選擇了。

你們自己不珍惜,不能怪我咯!」

熊熊熊!!!!

一條黑炎火龍席捲而出!

一瞬間,便將除了石昊天之外的所有萬獸宗弟子全部焚燒成了灰燼!

連靈魂都不剩的那種!

畢雲濤和畢雲瑤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

一臉難以相信的樣子。

一開始,他們以為這個鹿一凡只是個金丹尚未凝練的渣渣而已。

可是現在,他所表現出的強大實力,甚至超出了元嬰期!

畢雲瑤在感覺荒謬的同時,更是羞臊的臉都紅了。

保護鹿一凡?

這麼強大的人需要保護?

人家如此平易近人的和自己說話,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

可笑自己還一口一個廢物的說人家!

(ps:你敢信嗎?我昨天不是被屏蔽了一章,然後解釋了一下斷更的原因嗎?

連那章節尾的說明都被刪減了……

不讓我說被屏蔽的是哪一章……

這尼瑪……)

。頂點 「哥,他一定是想高攀咱們畢家!」

「抱上我哥這樣的大腿,你滿意了嗎?」

「不要再在這裡添亂了,廢物!!!」

「……」

一句句話!

在畢雲瑤的腦海中縈繞著。

讓她只感覺一陣頭昏腦漲。

此時的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實在太讓人感到羞恥了有木有?

畢雲濤同樣震撼萬分。

還好!

還好自己從一開始就感覺鹿一凡氣度不凡!

一直以禮相待。

不然,怕是現在連自己都要死了!

鹿一凡淡淡的虛空一提。

石昊天的脖子瞬間如同被一隻無形之手掐住了一般。

一臉難受的在半空中痛苦的掙扎著。

「說!

如何進入獸王谷?!」

鹿一凡冷漠的道。

知道自己說了肯定也活不了。

石昊天歇斯底里的笑道:

「哈哈哈哈……

你是永遠也進不去的!!!

三千小世界!

每一個都是上古大能飛升之前用仙力製造出來的!

靠蠻力是無法進入的!

告訴你也無妨!

隱藏在雲層深處有一處法陣,擁有入陣法訣者,才能進入獸王谷!

只要我不告訴你法訣,你這輩子也別想進去!!!!」

「說!!!」

鹿一凡森冷的道。

無形的大手隨著鹿一凡的語氣,似乎也狠狠的一用力。

掐的石昊天瞬間窒息了!

「說也是死……不說也是死……老子何不活的像個男人一些?!」

石昊天打定了注意,死也不說:

「你們就看著這獸王谷的入口,干著急吧!!!

你們永遠也破不了這法陣!!!」

鹿一凡搖頭笑了笑。

直接破掉了他的氣海,抓出一顆元嬰,當場煉化成了一枚丹藥。

拿人的元嬰煉丹!!!

看到這一幕。

畢雲濤兄妹頓時臉色煞白煞白的。

這特么是邪教中人才幹的出來的事情啊!!!

鹿一凡將那枚丹藥直接丟給畢雲濤,說道:

「這枚丹藥,應該能讓你父親續命五年沒問題。

算是報答你這一路照顧我的恩情吧。」

「不敢!不敢!!!

前輩威能如此,晚輩怎敢說照顧您?

真是折煞晚輩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