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頭小子,你沒資格教訓老夫,來到我的地盤,管你是什麼人,都給我老老實實趴著。」德林放出狠話。

「哈哈哈!區區一個德林城城主竟然敢如此囂張跋扈!你能活到今天也真是不容易啊!」葛三天大笑,這德林父子的行為徹底惹怒他。

「你能活著走出去再笑吧!」德林陰沉著臉。

「用不著一個死人擔心!」葛三天冷笑,隨後朝獸車方向大喊:「柚子,殺了他。」

既然已經到不死不休的局面,葛三天自然要先下手為強。

德林只覺後背一陣寒意襲來,下意識轉身起劍欲格擋。

唰一聲,德林身上的鎧甲斷裂,並在他的胸口留下一條長長的爪痕。

德林意識到葛三天還帶有另一隻妖獸,他立馬退回士兵當中,並指揮士兵進攻。

「殺!給我殺了他們。」

葛三天暗嘆可惜,如果柚子一擊擊殺德林,他們還是有機會避免與士兵戰鬥。

「大王,你帶著他們兩個離開這裡,我盡量吸引這些士兵的注意力。」葛三天從山大王身上跳下來。

這是最好的選擇,因為他一個人肯定沒法保全江玉和秦風,還不如讓山大王帶著他們倆跑,至於葛三天自己,是死是活得看天意。

山大王跳下地牢,馱起江玉和秦風,離開前回頭看了一眼葛三天。

「來吧!都沖我來吧!」

葛三天舔舔乾燥的嘴唇,興奮朝士兵喊,他不覺得害怕,只覺得非常刺激。

城中建築多,街道狹窄,並融人數有限,給葛三天創造一絲逃跑的可能性,不過,那也僅僅只有一絲絲,可能連百分之一都不到。

在葛三天陷入困境之際,一隊神秘人馬從士兵後方殺入,攪亂士兵的陣腳。

不一會兒,這隊神秘人與葛三天碰面。

「天哥!我掩護你,你快走。」這隊神秘人中的一員拉下頭巾對葛三天道。

「小九!」葛三天又驚又喜。

小九是聞凱源兄弟成員中的一名,當初被聞凱源安排留在凱旋城,葛三天想不到會在德林城與小九相遇。

「你怎麼會在這裡。」葛三天問道。

「當初源哥跟你離開后,強哥便讓我到德林城暗中行動,他說為以後做鋪墊,先不說這個,天哥,你快走,不然等下城府軍來了就麻煩了。」小九塞給葛三天一條頭巾,示意葛三天戴上。

「好!」

葛三天點頭,隨後將頭巾戴上混入隊伍之中。

人多力量大,葛三天跟隨小九的隊伍殺出重圍,逃進小巷子里,利用房屋等障礙物擺脫追兵。如果這裡是野外,或者開闊的地方,單靠小九這幾十人絕對救不了葛三天,還會把自己給搭進去。

最後,葛三天被帶到一個地下通道。

「小九呢?」葛三天問前面帶路的兄弟,雖然臉熟,不過葛三天並不知道他的名字。

「九哥救其他人去了,這條通道通向城外,一會出去我們就安全了。」帶路的兄弟回答。

「哦!你們考慮的挺周到的。」葛三天讚揚道。

「強哥說了,德林城也要成為我們的地盤,這叫有備無患。」帶路的兄弟笑了笑。

「阿源要是知道你們這幫兄弟這麼給力,肯定也會感到非常自豪。」葛三天道。

「源哥在十里城過的好嗎?我聽說十里城比德林城大好幾倍呢!那裡的一個家族都比德林城厲害。」談到自己的老大,帶路兄弟自然要問問。

「放心吧!用不了多久,十里城就成為我們的了。」葛三天放出豪言,不過,也許也是實事求是。

「源哥就是厲害!」帶路兄弟感覺非常的自豪。

閑聊中,葛三天跟隨帶路兄弟爬出地洞,地洞外是一片荒野,看來他們已經逃離德林城。

而且,讓葛三天高興的是,山大王,江玉,秦風,陸惜瑤,曾梓琳,韓清暉等全在地洞出口外等著他。

「你們都沒事,真是太好了!」

葛三天的眼睛在眾人臉上一個接著一個掃視,生怕有遺漏。

「嗚嗚!部長你可算出來了,我們擔心死了。」韓清暉紅著眼說道。

「不用擔心!不用擔心!你們的部長命大著呢!」葛三天笑著回答。

接著葛三天對小九道:「小九,謝謝你,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出來。」

「自家人,應該的。」小九謙遜微笑。

「你們這次行動會不會被德林查出身份?」葛三天有些擔心他們暴露了身份。

「不會的,德林城內魚龍混雜,要找一個人非常難。」小九並不在意。

「那就好!安全起見,我就先離開這裡,你們多加保重。」既然小九自己都那樣說,葛三天便放下擔憂的心,與小九道別。

「好!對了,天哥,你幫我把這個交給源哥。」 恐怖復甦 小九點頭,接著遞給葛三天一個木盒。

「這是什麼東西!」

葛三天疑惑接過盒子。

「那是我們這段時間裡收穫的成果!」小九說明道。

葛三天雖然好奇,但也不多問,帶回去給聞凱源后自然會清楚。

「走吧!我們回十里城去!」

葛三天招呼自己的同伴上獸車,出發返回十里城,小九一行人則目送他們離去。 「柚子呢?我怎麼沒看見它?」

出發后,葛三天才突然發覺,自己把柚子給遺漏了。當時他讓柚子去追殺德林,難不成它還在德林城裡面跟德林死磕?

「阿拉在這裡呢!」柚子聽到葛三天喊自己,立馬從陸惜瑤的背包伸出腦袋。

「你鑽進包里做什麼?」葛三天感覺好無語。

「剛剛消耗太大了,阿拉要補充能量。」

柚子說的補充能量就是吃零食。

「好吧!你繼續!」

葛三天也不問柚子有沒有得手,因為他認為不可能得手,那德林在受到柚子第一擊攻擊后立即退入士兵中,說明他非常精明,是一名戰鬥經驗非常豐富的莽夫,他也許打不過柚子,但絕對不會陣亡。

葛三天將目光轉移到江玉和秦風身上,秦風的傷勢經過曾梓琳處理后,已經不再流血,臉色也好了很多。

「一個月了,總算找到你們,當時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你們會跑到德林城附近的村子,這裡距離邊境森林直線距離三百公里,你們就算一天走二十公里,也要十五天才能到。」葛三天對秦風和江玉道。

秦風動了動嘴唇,剛要說話,被葛三天打斷。

「小玉你來說吧!」

「嗯!」

江玉點點頭,然後回憶一個月以來發生的事情,並一一道出。

八月一日,進入邊境森林遭遇野獸暴動那日。

葛三天當時只顧著找路,衝出暴動的獸群,沒有顧及到跟隨他的其他人,主要是當時情況很亂,視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阻礙導致。

在混亂之中,一頭野生的角鹿的角鉤到江玉的背包,將她連包帶人給吊起來逃跑,秦風當時正好在江玉前面,見狀,跳起來一把抱住角鹿的身體,角鹿就這樣帶著兩人逃亡。

秦風花費九牛一虎之力爬上角鹿的背,他身體緊貼角鹿,雙腳夾緊,一隻手抱著角鹿另一隻手伸去拉江玉。

「伸手給我!」 殘王罪妃 秦風朝江玉大喊。

由於江玉背靠角鹿,面朝外,秦風跳抱角鹿之時她是沒有看見的,因此,當聽到秦風的聲音,她害怕之際又感覺很開心。

經過一番折騰,秦風將江玉也拉上角鹿的背。

「小玉,你用對話機給三天他們說明一下情況,我控制這頭鹿離開獸潮。」秦風對江玉道。

江玉慌亂的從背包摸出對話機鏈接陸惜瑤的對話機。

過了半分鐘后,終於接通。

「是小玉嗎?你在哪裡?三天剛剛回去找你們了。」陸惜瑤的聲音傳來。

「學姐,我是小玉,我和秦風在一起,我們沒事,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們現在在哪,我們……」

江玉說著說著,通話居然斷開了,顯示信號差,連接不起來。

「秦風!怎麼辦!對話機斷線了!我話還沒說完呢!」江玉焦急道。

「沒事沒事!我先讓這頭鹿跑出去,等下它停下來后我們就下來,到時再回去找他們。」秦風安慰說道。

豪門計:強寵契約小嬌妻 不過,這頭野生角鹿並沒有秦風想象中那麼好控制,他們跑出獸潮,跑出森林,再跑到荒野,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天黑,角鹿終於跑不動了,一下子癱瘓倒地不起,估計是受到驚嚇后恢復不過來,一根筋就知道跑。

這時候,秦風和江玉總算解脫了,說實話,這騎鹿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場折磨之旅。

騎行奔跑那麼長時間,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裡,再加上天黑,只得呆在原地過夜。

第二天,秦風和江玉商議過後,決定先找個落腳的地方,或者走到上海城區等待葛三天他們,這個時候,他們並不知道半月神州的地域到底有多寬廣。

然而,秦風和江玉的運氣似乎不太好,他們行走的路線既不往凱旋城,也不往十里城,而是向著德林城,而且,行走的路線皆是荒野,以至於一連好幾天下來,他們沒有碰到一個半月族。不過,也有幸運的事,就是他們也沒遇到野獸和強盜。

最後他們終於走到有人煙的地方,那裡便是仟吉村。

他們在仟吉村一間荒廢的房子居住下來,其實他們也不想留在仟吉村,只是,他們的食物已經吃完,再走下去他們得餓死。

因為半月族的女性非常少,江玉的到來,無疑讓仟吉村的男性荷爾蒙暴增。

於是,垂涎江玉美色的半月族幾乎天天跑去跟秦風挑戰,好在秦風有一手秦家拳,論單打獨鬥,這個小村子的半月族都不是他的對手。

雖然天天被騷擾,但是兩人日子還過得去,最後還聯繫上葛三天他們,也算安下心來。

不過,這村裡的村民打架打不過秦風,時間一長,某個村民開始嫉恨秦風,於是跑到附近的德林城向德瑪告密。

這德瑪是出了名的紈絝子弟,聽到仟吉村有美女自然不會放過,於是帶人去了仟吉村,將秦風和江玉抓到德林城。

秦風和江玉第一次進入半月族的城市,第一次見到那麼多半月族,感覺自己就像動物一樣被人圍觀。

當秦風被推下地牢與野狼空手搏鬥時,他們才知道,原來他們真的被當成動物。

秦風第一次見到如此大的野狼,簡直比非洲雄獅還要強壯。

他趕緊脫掉上衣,將小臂包起來,這是他唯一的防禦手段。

然而,秦風依舊低估野狼的速度與力量,他瞬間被野狼撲倒,野狼撕咬他的左手,他只能用盡全力用右手捶打野狼的眼睛,生死掙扎中,他的額頭被野狼爪子抓破。

野狼眼睛持續吃痛,最終鬆開嘴巴,秦風則雙腿往前蹬,一直退到地牢牆壁邊。

面對如此兇猛的野獸,這時候,秦風已經喪失活下去的鬥志。

在野狼再次發動攻擊之時,一頭更大,更強壯的獵豹跳了下來,並輕易將野狼撕爛。

秦風看到獵豹背上的人居然是葛三天,他感覺非常不可思議,同時,他的內心不是欣喜,而是失落,落寞。

秦風內心的想法是這樣的,他和葛三天同為陸軍學院的學生,同樣是一個對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和驕傲的年輕人,而當進入半月神州分散后,兩人的遭遇和成就竟然如此天差地別,讓他深感自卑。

所以當葛三天問他情況的時候,他卻搖頭苦笑。

之後發生的事便是葛三天讓山大王帶著秦風和江玉離開,而小九的出現又幫葛三天將陸惜瑤三女和山大王引導出城。 「現在就差方芳姐了,走丟的時候,你們有見到方芳姐嗎?」

聽完江玉講述,葛三天感覺他們兩人還是比較幸運的,如果像董開那般遇到強盜,後果不堪設想。

江玉想了想,猶豫了一下,不太確定回答:「我好像看到了,她跟我們一個方向跑,就剛開始被鹿掛起來的時候看到的。」

葛三天沉思一會,最後吐了一口氣,他打算放棄尋找方芳,因為他猜測,方芳應該去了上海城。

多年的交情,讓葛三天非常理解方芳,如果葛三天自己站在方芳角度,他也會像方芳那般行動。

「你和秦風還不知道上海城的變化吧!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叫半月神州,面積大概相當於一個省份那麼大,除去上海城外,這裡還有三十一座城市,之前,你們被抓去的那個城市叫德林城,算一個中等城市吧!半月族跟我們人類不一樣,他的身體機能很強,而且他們當中還有修鍊者,像那德林城的城主便是練氣等階修鍊者,一人可抵幾十名普通半月族。除去半月族外,這裡還生存著妖獸,外面那隻大獵豹叫山大王,練氣等階修鍊者,背包里的大倉鼠叫柚子,化氣等階修鍊者,它們都是我們的夥伴。」葛三天給秦風和江玉簡單介紹半月神州的情況,還有兩隻妖獸夥伴。

雖然秦風不懂修鍊者的定義,光是柚子和山大王能開口說人話這件事已經夠他震驚的。

「我們現在要去的地方叫十里城,我有一位新交的兄弟在那裡當副城主,叫聞凱源,之前搭救我們的小九便是他的人,他們知道我們是人類。」 合租屋:寵你沒商量! 葛三天道。

「這……半月族不是一直想侵佔我們的家園嗎?為什麼他們會……」秦風有些懷疑。

「阿源兄弟是一個特殊的半月族,不然我也不會跟他結交,等你見到他之後就會明白了。」葛三天笑著解釋。

雖然葛三天給秦風解釋了,但秦風的內心依舊不認可半月族,在他的眼裡半月族就是敵人,既然是敵人,就不可信任。

「我們換一條路回去吧!」曾梓琳突然對葛三天道。

「為什麼?」 真龍 葛三天疑惑。

「你之前不是打跑一隊士兵,萬一他們在路上埋伏我們……」曾梓琳擔憂被東方家族報復。

葛三天恍然大悟,如果曾梓琳不說,他都給忘了,那東方家丟掉的可以妖心啊!這麼重要的東西肯定會想方設法奪回來,在路上埋伏也不是不可能。

「有道理……」

葛三天拿出一張簡易地圖攤開。

十里城位於半月神州西面,往東則是阿普落城,再往東便是德林城,也就是葛三天他們所在地區。如果說,德林城到阿普落城的直線道路不能走,那葛三天他們還可以繞遠路回去。

繞路有兩條方案。

第一條方案,往南繞行,從德林城出發,往南,途經澳城,美城,英城,三個西南小城,再折返阿普落城。

第二條方案,往東北繞行,途經哈二城,奇石城,再折返阿普落城。

兩條路線的終點都是一樣,但,第一條路線要比第二條多行一倍路程,對於趕時間的葛三天來說,顯然第一條方案不太合適,因此葛三天唯一的選擇便是走第二條方案的路線,往東北方向去哈二城。

至於葛三天為什麼不走荒野,其中的原因當然是為了安全著想。

走荒野確實不用繞行,也可以避開東方家族埋伏,不過,缺點也非常明顯,首先,容易迷路,其次,會遭遇強盜,野獸葛三天倒不怕,畢竟他們有山大王和柚子在,最後,荒野代表沒有開荒,許多地方也許是沼澤,山區,湖泊或者崎嶇的道路,萬一獸車過不去,那他們豈不是要步行回去,根本就得不償失。

葛三天在心裡決定下來后對自己的夥伴們說道:

「我們往北邊走,德林城北偏東方向有一座大城,從那裡還有一條路返回十里城。」

「嗯!你決定就好!」陸惜瑤點點頭表示同意。

「好!我們去哈二城!」

見眾人無異議,葛三天驅趕角鹿掉頭前往哈二城。

德林城距離哈二城,大約一百六十公里,葛三天一行在隔天下午才抵達。

這座內陸大城可不像十里城那麼開放,這裡進城需要交人頭費,不僅僅只是人頭,還有獸頭和車輛全部都需要繳費。

不知道那些士兵怎麼算的,總之葛三天最後付了五十銀幣進城費。

不過,這城不進也得進啊!他們總得要休息休息的。

哈二城比十里城小一點,市場也沒有十里城繁榮,總的來說,這裡安靜許多,街上的半月族也比較少,大概是因為大部分行商承受不起那麼高昂的進城費用吧!

不一會兒,葛三天進了一家旅店入住。

只不過,哈二城的旅店都非常普通,自然沒有阿普落城的安旅店那般好,也少不了被三女抱怨,唯一高興的就數江玉了吧!她可是一個月都沒有享受過正常生活。

將眾人安頓好后,葛三天獨自一人走上街頭,他要去一個地方,那便是鏢局。

鏢局就是古代的鏢局,近代的郵局一類,他們主要從事送信或者遞送小物件的業務,大物件他們一般不接。

方才,葛三天已經從旅店老闆那裡打聽到鏢局的存在。

繞過幾條街道后,葛三天在一個偏僻的城落找到鏢局大宅,門口的牌匾寫著「武林鏢局」四個大字。

葛三天走進鏢局,發現這門店居然還是一個服務大廳,看著挺正規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