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啊!這次哥哥可不挺你了!你這招太損了!奎奎肯定被你嚇陽痿了!要不然嫂子能生這麼大氣嗎!」小志笑著道。

「臭小子!你就嘚瑟吧!一會看你怎麼辦!」無塵瞪一眼金清石道。

這個時侯門口衝出兩個人來,奎奎紅著眼睛緊緊拉著一臉怒火的阿依蓮邊走邊急著道:「我兄弟在跟我開個玩笑!依蓮你就別生氣了!」

「不行!他這是在詛咒我!我要找他算賬!」阿依蓮大叫著道。

「嫂子!我可什麼都沒說啊!」金清石連忙大叫著道。

「你說了!」老廣他們四個人同時大喊道。 金清石看著怒氣沖沖的阿依蓮,連忙舉起雙手道:「嫂子!我真的沒說什麼!不過為了證明的我清白,我可以將那五隻蜜蜂送給你!」

「那不是魔術嗎?」阿依蓮冷笑著道。

「不是魔術!是我的寵物!」金清石苦笑著道。

「只有這五隻嗎?是不是太少了點?」阿依蓮點了點頭道。

「真的沒有了!這東西如果成了群,誰還敢去抓它們啊!」

「嗯!這也對!看在蜜蜂的面子上,這一次我就放過你!」

金清石擦了一下頭上的冷汗向著奎奎道:「奎奎!你真是好福氣!以後沒人敢欺負你了!比穆桂英還厲害!」

「石頭!你小子差一點嚇死我!聽說房子和車子你都不送了?」奎奎笑著道。

「這怎麼可能呢?一定是有人在挑撥我們兄弟之間的感情!」金清石大聲的道。

「人妖小叔子!話是我說的!你有什麼想法嗎?」阿依蓮立即瞪著眼睛道。

「嫂子好幽默!我怎麼可能不給兄弟準備這些東西呢!你一定是誤會我了!」金清石連忙擺手道。

「好了!好了!大家快進屋吧!紅臉唱完了我們該唱白臉了!」那個小老頭笑著道。

阿依蓮的爸爸向著圍在樓前的鄉親們大聲的喊道:「晚上七點鐘,我們在曬穀場上舉行篝火晚會!歡迎遠到而來的貴客!」

「好!」上百個男男女婦同時高興的大喊著。

三十多個男男女女開始將殺豬宰羊,無塵和金清石他們提著兩個大箱子來到了二樓,在二樓阿依蓮的奶奶和媽媽頭上戴著精美的銀飾,身穿盛裝,正為大家準備著茶水和水果。

奎奎連忙將無塵和兄弟們介紹給了阿依蓮的家人,無塵雙手合十向著那個小老頭道:「老衲法號無塵!來自五台山靈隱寺,聽聞小徒與依蓮姑娘情投意和,特此略備彩禮來上門提親,望老寨主能答應這門親事!」

「大師您太可氣了!在您面前我可是一個晚輩,而且這個女婿也是我搶來的!應該是我來向您提親才是!」那個老頭連忙站起身來道。

「爺爺!」阿依蓮躲在奎奎的身後紅著臉道。

「這人你搶得好!我希望你把他們都搶走!這樣我就可以放心了!」無塵笑著道。

「師傅!嘴下留人啊!」老廣急著道。

「好啊!晚上我把青苗族所有未婚的姑娘都叫過來,只要你們喜歡那一個,我就替你們去說媒!保證馬到成功!」阿依蓮的爺爺高興的道。

「我看行!這幫臭小子就需要像依蓮姑娘一樣的人來管教他們!」無塵高興的道。

「師傅!現在是自由戀愛!」老謝苦笑著道。

「閉嘴!你自由那麼久了也沒看到你愛上誰!」無塵沒好氣的道。

「師傅!這事先不急!奎奎的事情還沒有談好呢!」金清石看到大家痛苦的表情,連忙小聲的道。

無塵點了點頭,向著阿依蓮的爺爺微笑著道:「我們也不太了解苗族的風俗,就簡單的準備了一些彩禮,如果你們還有什麼不滿意的或還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我們馬上去辦!把彩禮拿出來!」

金清石和老廣連忙將兩個大箱子打開,阿依蓮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看到滿滿一箱子錢和一大堆金銀首飾立即愣住了,阿依蓮的爺爺連忙擺著手道:「錢太多了!你們意思意思就行!」

「這是給阿依蓮媽媽的奶水錢!本來我們是準備更多一些的,可是時間太匆忙了,只準備了這麼多!等依蓮回門的時候我們一定補上!」無塵微笑著道。

「這些都太多了!真的不用了!」阿依蓮的爺爺連忙擺手道。

「爺爺!依蓮是無價的!這些錢真的不多了!」奎奎認真的道。

「這些錢真的不多!我們準備出資修一條縣城到寨子里的水泥路,這樣鄉親們出門的時候也方便一些!」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修一條路可要不少錢啊?」阿依蓮的爸爸擔心的道。

「錢不是問題!叔叔你先做個預算,我把錢直接轉給你!」金清石微笑著道。

「太好了!有了路山裡的山貨和藥材就可以運出去了!鄉親們的生活就會改善了!」阿依蓮的爸爸激動的道。

「叔叔!我們可以合作開發旅遊啊!這裡的吊腳樓、歌舞、山上的風景都是很好的旅遊資源啊!」老廣開口道。

「這個能行嗎?而且也要鎮上和縣裡同意才行!」阿依蓮的爸爸猶豫著道。

「這有什麼不行的?現在雲南、四川那邊的苗寨都在搞旅遊,生意很火爆!苗寨里的特色美食、土特產、藥材、銀飾品、手工藝品都可以變成錢啊!」

「這些東西我們有很多,可是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做啊?」

「我們的公司可以跟村裡簽合同,共同開發這裡的旅遊資源!策劃和管理都由我們公司來負責,村裡等著分紅就行!」老廣笑著道。

「好!我先向鎮上打個報告,如果同意我們就開始干!只要不出錢,幹什麼都行!」阿依蓮的爸爸高興的道。

「老廣!現在是來提親的!你跑偏了!」強子瞪了一眼老廣道。

「啊!我這也是彩禮啊!而且還是一個大禮!」老廣不服氣的道。

「切!你就是借私謀財!弟妹家也沒得到什麼好處!」老謝撇著嘴道。

「只要大家都富裕了,我們家一分不要都沒關係!」阿依蓮的爺爺微笑著道。

「爺爺!這些錢你拿著蓋幾棟大一點的吊腳樓,將來可以做賓館啊!一年下來掙個十幾萬沒有問題!」老廣笑著道。

「阿爸!這個建議好!吊角樓上面可以住人,下面可以讓舅舅和叔叔賣一些土特產,大家都會過上好日子了!」阿依蓮高興的道。

「嗯!那就這麼定了!錢我就收下了!奎奎還要回去工作,也不能耽誤太久,這兩天就把婚結了吧!然後依蓮就跟著一起回京城!」阿依蓮的爺爺點了點頭道。

「我聽爺爺的!」阿依蓮紅著臉小聲的道。

「辦酒席需要的東西都由我們來籌備,一定要讓鄉親們吃得開心、喝得高興!」無塵點了點頭道。

「我們可以拿出一些電視機、電腦、洗衣機來抽獎啊!鄉親們一定會更開心的!」老謝看一眼金清石道。

「這個建議好!我們拿出二十台電視機、十台電腦、五台洗衣機當獎品!」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人妖小叔子!能不能先贊助幾台給我們家啊?你沒看到這裡都空著嗎?」阿依蓮瞪著眼睛道。

「嫂子!能不叫人妖嗎?我晚上就把你家裡的所有家私、電器全給你配齊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好啊!我就知道小叔子有辦法!」阿依蓮高興的道。

「太現實了!」金清石鬱悶的道。 夜色深了,奎奎很醒目的以監督金清石為由留了下來,而阿依蓮的所有家人陪著無塵他們向著曬穀場走去,今晚八點的篝火晚會正在等著他們,周邊的幾個村子里的人聽到族長要舉辦篝火晚會,很多年輕男女都走著山路跑了過來,希望可以在晚會上找到自已的意中人。

一群群戴著滿頭、滿身銀飾的苗家女孩和穿著嶄新的苗族服裝的青年開始湧向了曬穀場,老人們拿著小凳子滿臉笑容的坐在四周,篝火外的一處空地上,四隻全羊和兩大半豬肉正架在鐵架上,下面是紅紅的木炭,空氣中瀰漫著誘人的香氣!

金清石和小志連搬帶挪,將一件件家私和電視機擺放在每個房間里,客廳里放上了冰箱、音響,冰箱,廚房裡是整套的電器和工具,兩個將東西全部擺放好后,奎奎滿意的點點頭道:「這才像現代生活的地方!」

「你還是先擔心電線夠不夠負荷吧!而且那幾個老會用這些高科技嗎?這些都是電腦版的,而且還是全是英文!」金清石笑著道。

婚婚欲睡 「暈!我怎麼沒有想到呢?這可怎麼辦啊!你就不能拿點簡單點的,有中文的出來啊?」奎奎鬱悶的道。

「我們掃蕩的地方那有差錢的人啊!想要那些簡單易懂只能去商場里買了!」金清石苦笑著道。1「算了!現在來不急了!等回再慢慢教他們吧!我們先去曬穀場,晚會快開始了!」 總裁只歡不愛 奎奎看了看手錶急著道。

兩個人還沒有趕到曬穀場,一陣陣優美的男女對唱山路傳了過來。

小夥子唱道:「聽說小妹糖很甜,哥想吃糖沒帶錢。」

姑娘回唱道:「小妹有糖糖太酸,大哥吃了腰會彎。」

小夥子唱道:「大哥想糖眼望穿,小妹糖酸心不酸。」

姑娘回唱道:「大哥想糖跟妹來,酸壞牙齒莫責怪。」

金清石笑著向奎奎道:「靠!這種求愛也太有才了!」

「苗族人都是能歌善舞,對起歌來幾天幾夜都唱不完!最可怕的是男女都是酒井!我就是被阿依蓮灌爬下了才成了她的俘虜!」奎奎小聲的道。

「你不提這事我還忘了一件事情!你小子在阿依蓮要跟你煮飯的時候,竟然把我和老廣扔到鍋里,好在阿依蓮不喜歡吃我們這種在米!你小子太不講義氣了!這事我一會就跟老廣說一說!」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啊?你怎麼知道的?」奎奎立即停了下來道。

「我怎麼知道?我昨天就站在窗戶外面看著呢!」

「啊?你都看到了什麼?」奎奎急著道。

「該看到的全看了!不該看到的也看到了!」金清石壞壞的笑著道。

「我的親哥啊!你千萬別讓阿依蓮知道這件事情!要不然她會跟你拚命的!」奎奎急著道。

「這有什麼了不起的!就當看一部三級片了!」

「太丟人了!你怎麼能爬哥哥的窗邊呢!哥哥雖然時間有點短,可是不是我身體不行,是太緊張了!」奎奎連忙解釋著道。

「啊?你第一次多長時間?」金清石好奇的道。

「有二分鐘吧!啊?不對啊!你不是在窗外看著嗎?」奎奎大叫著道。

「小點聲!這事能說嗎?我在窗外看到兒童不宜的地方就撤了!後面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快跟我講一講!」金清石好奇的道。

「上邊呆著去! 全才奶爸 怎麼跟女人一樣八卦呢!」奎奎長長鬆了一口氣道。

「好!你不說是吧?那我現在就跟老廣說你出賣我們的事情!」金清石說完就向前跑去。

奎奎連忙拉著金清石的手道:「我說還不行嗎!你比我有經驗,正好幫我參謀一下!」

兩個人一邊走一邊小聲嘀嘀咕咕說著話,不時傳來了金清石笑聲和奎奎的大叫聲。

晚上八點鐘,隨著族長麻故丁大聲的宣布篝火晚會開始,三位苗族勇士跳著粗獷的舞蹈,慢慢來到了中央,他們將以苗族傳統的方式把篝火點燃,曬穀場頓時歡呼起來,大家手拉著手一邊喝著歌,一邊歡快的跳著苗族的民族舞蹈。

一些中年男女,開始切下一片片烤好的羊肉和豬肉分給坐在場邊的老人們,老人們不管男婦都拿大碗的美酒,一邊喝著一邊唱著。

族長麻故丁和父親麻垢金兩個人先是從無塵開始向著每一個人都敬了一大碗白酒,然後又是阿依蓮的奶奶、媽媽挨個敬酒,最後是阿依戀,三大碗酒下肚后,「呃!」老廣打了一個酒隔后,臉紅紅的道:「兄弟們一定要給我挺住!石頭!為了兄弟們不走奎奎的老路,你要當一次炮灰才行!」

「為什麼是我啊?我已經是名草有主了!」金清石大叫著道。

「敵人火力太強!我們都堅持不住啊!犧牲你一個可以保全我們四個!這個買賣很划算!」老廣認真的道。

追捕寶貝妻:獨家佔愛 「這個結果是我們集體討論的結果,奎奎列席了會議,不過沒有表決權!你是最高首長!應該起到模範帶頭作用!」老謝點了點頭道。

「我呸!酒廠無父子!何況是兄弟呢!你們就不能現在就裝醉然後逃走啊?」

「我們捨不得這麼美的姑娘、這麼美的舞蹈、這麼動聽的歌聲啊!」強子笑著道。

這個時候阿依蓮的爺爺麻垢金端著酒碗走到金清石身前,笑著道:「小傢伙!你砍斷了的命根子,這個帳我們是不是該好好算一算了?」

「啊?你竟然廢了阿依蓮的爺爺!」四個人大叫著道。

「滾一邊去!」金清石大吼一聲,然後向著麻垢金賠著笑臉道:「爺爺!現在我們都是一家人了!為了一指甲不值得傷和氣啊!我敬您老一懷水酒,這事就一筆勾銷好不好?」

「想一筆勾銷也可以!我聽依蓮說你喝了白色的東西就把蟲給解了,能告訴那是什麼嗎?」麻垢金笑著道。

「那是龍涎液!」

「哦?還真有這種東西嗎?能給我看看嗎?」麻垢金吃驚的道。

「爺爺如果喜歡,這瓶就送給你了!」金清石說完將那一小瓶忽悠別人的龍涎液拿了出來,遞給了麻垢金。

麻垢金先是聞了一下,又喝了一小口后,吃驚的道:「果然是東西!這東西太珍貴了!你不是自已留著吧!」

「小麻!你別聽那臭小子忽悠你!明天讓他送你一大桶!」無塵笑著道。

「靠!你小子太滑頭了!」麻垢金瞪著眼睛道。

「爺爺!我也沒有說只有這麼多啊!」

「整個小瓶子,我還以為這東西很金貴呢!」

「呵!呵!這不是帶著身邊方便嗎!」

「明天給我拿一桶過來!當然我也不會虧待你,我用家裡的藥材跟你換!」

「換?那傷感情啊!晚輩送給你就好了!」金清石笑著道。

「都是一些珍貴的藥材!對你身體有幫助!」麻垢金認真的道。

「謝謝!爺爺!」金清石看到師傅對他使了一個眼色,他立即點了點頭道。

書外話:苗族的風俗有一個搶親,男人喜歡那個女人,可以直接搶回家,風雲再起! 「這樣才是實在嗎!我還要謝謝你沒有砍傷我的祖傳寶刀,不過以後不要深更半夜的來偷聽了!這可是人品問題!」麻垢金笑著道。

「這..這…這只是個意外!早知道這樣我就光明正大的進去了!」金清石尷尬的道。

「幸好依蓮沒有看上你,你小子一看就是沾花惹草的人!小奎這孩子心地善良、為人實在,這也是我同意依蓮嫁給他的主要原因!」麻垢金瞪了一眼金清石道。

「爺爺!你果然慧眼識英雄!奎奎是我們六個兄弟裡面最老實的一個人,屬於絕種的好男人!」金清石舉起大拇指道。

「小叔子!你說誰絕種啊?」這個時候阿依蓮拉著奎奎跳完舞跑了回來。

「石頭說是恐龍絕種了!真是太可惜了!」老廣笑著道。

「我還以為說蜜蜂呢!明天記得把那五隻全給我!」阿依蓮笑著道。

「給!給!一定給!」金清石連忙點頭回答道。

「你們怎麼不喝酒啊?要不要我找幾個好姐妹賠賠你們?」阿依蓮笑著道。

「不要啊!我胃穿孔!剛做完手術不久!醫生讓我不能喝酒,今天我已經是捨命賠弟妹了!」老廣苦笑著道。

「那你早說啊!我們不會怪你的!」阿依蓮緊張的道。

「弟妹!我也有病!我對酒精過敏,現在我是一邊吃著葯一邊喝著酒啊!」老謝痛苦的道。

「弟妹!我也有病!高血壓、高血脂還有脂肪肝!我已經記酒好多年了!如果不是為了兄弟,打死我也不會喝的!」強子煽情的道。

「你不會也有病吧?」阿依蓮看著小志道。

「嫂子果然厲害!我不說你都看出來了!我只剩下一個腎了,平時連水都不敢多喝!」小志苦笑著道。

「你們還是警察嗎?怎麼像是在殘聯工作的?都有病!」阿依蓮鬱悶的道。

「唉!天忌英才啊!」老廣嘆了口氣道。

「呸!這成語能亂用嗎?那是對死人說的!忌才也是忌你的財!誰讓你最有財呢!」老謝瞪著眼睛道。

「靠!死老謝!你酒精過敏,過敏到腦袋上啦?我只是用誇張的手法,來表達一下此次此刻的心情!」老廣大聲的叫著道。

「老謝!別怪老廣了!如果我們再喝下去,離天忌也差不多了!」小志勸著著道。

「石頭!你跟嫂子說實話!他們是不是都有病?」阿依蓮雙手插腰瞪著眼睛道。

「哎喲!我肚子疼!等..等..等回來我再慢慢告訴你!」金清石說完立即身影一閃消失在大家的視線里。

「靠!這速度也太快了吧?」強子吃驚的道。

「看來肚子是真疼啊!我們趕緊過去看看石頭,可別出什麼事情啊!他可是上有老下有小啊!」老廣說完立即像風一樣追了過去。

「刷!刷!刷!」三道身影緊跟著消失在了阿依蓮的眼前。

「奎奎!你快跟過去看一看啊!」阿依蓮急著道。

恐怖堡 「他們..他們死不了!石頭可是一個小神醫!」奎奎結巴的道。

「不會是在騙我吧?你跟我說實話!他們是不是真有病?」阿依蓮瞪著眼睛道。

「哎喲!我肚子也疼了!可能是吃壞東西了,我們晚上再說!」奎奎說完撒腿就跑。

「你們都是大騙子!大騙子!」阿依蓮跺著腳大叫著道。

無塵和麻垢金、麻故丁三個人同時大笑起來。

金清石跑回到吊腳樓前,剛剛拿出一支香煙來抽了兩口,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金清石一回頭就看到老廣、老謝、小志、奎奎一個個都拚命的跑了回來,他吃驚的道:「什麼狀況?有病還跑這麼快?」

「你..你..你小子能借尿遁,難道我們就不能借你遁啊!」老廣喘著粗氣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