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傅庭,你妄為前輩,竟然不顧道義,埋伏這麼多人擊殺林靖,今日就別怪我趙龍不客氣了!」趙龍眼見葉飛竟然也隱藏在虛空之中,立馬知道這是邵傅庭的殺手鐧,應該是用來給予葉星辰致命一擊,心中也是一陣惱怒,要不是冰冰強行參戰,說不定葉星辰會被葉飛一擊斃命。

說話的同時,趙龍的身影已經朝葉飛掠去,他明白,如果葉飛真的對葉星辰動手的話,就算是自己,也絕對無法第一時間察覺出來,心中悔恨交織的他只想著儘快的擊殺對手。

「余洋,你他媽的還等什麼?」這個時候邵傅庭卻是大吼一聲,身形猛然暴漲,一柄短劍更是直刺葉星辰喉嚨。

「噹啷!」一聲,葉星辰反手就是一刀,盪開了邵傅庭的短劍,卻朝余洋的方向望去,就見到太子黨的人開始動手,向星月會的人下手,而余洋本人更是朝李妍撲去。

「冰冰,救人!」 十代掌門 對於李妍,要說一點感覺都沒有,那絕對是不可能的,心知余洋一直貪婪李妍的美色,要是今夜余洋趁亂抓走了李妍,那後果不堪設想,所以葉星辰直接朝冰冰吼道。

「哼!」冰冰本來打算與趙龍聯手殺掉葉飛,聽到葉星辰這句后,卻是冷哼了一聲,嬌小的身子朝不遠處的李妍掠去。

聽到冰冰的一聲冷哼,葉星辰卻是苦笑了一聲,看來這丫頭又吃醋了,不過他卻一點都不擔心,只要冰冰出手,這些人想要傷到李妍,應該不可能,而且他看到許珍珍本人也朝李妍掠去,雖然齊思妍等人對李妍很是氣憤,但葉星辰卻知道,只要有許珍珍在,她們絕對不會亂來的,更不會趁亂做出什麼。

為何有這樣的自信,卻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這個時候,現場已經一片混亂,保持中立的商貿會急速的朝場邊退去,星月會的六大金剛,星月七雄殺氣騰騰的撲向了太子黨和隨後趕來的白虎幫成員,而國術院的高手在趙龍動手后也一個個加入了戰局,太子黨的人也不顧身份的拼殺起來,就連東洋館,在見到葉飛出現后,也一個個不顧李鑫的命令,加入了戰局,畢竟,在他們來說,葉飛身為館長的威嚴還沒有散去。

現場除了商貿會外,其他的六大勢力都加入了混戰之中,粉仙社裡面全是女孩子,一直以來都以消息靈通,很少參與這樣的打鬥,所以除了許珍珍五人外,竟然再沒有其他的高手,不過好在有國術院的高手在,加上星月會的眾人,這才勉強抵擋住了太子黨,東洋館,白虎幫三大勢力的攻擊。

整個會場已經一片混亂,那些小幫派難以像商貿會一樣獨善其身,在其他人的挑撥之下,也懷著有恩報恩,有怨抱怨的想法,加入了戰局,讓本就混亂的現場更加的混亂。

藍樣酒樓的負責人在接到報告后趕到現場,就看到會場一片凌亂,到時都是倒在地上不斷呻吟的學生,趕緊打電話通知校方,可奇迹的是校方的回答竟然是任由他們鬧。

這怎麼回事?

負責人當場就愣在那裡,這種規模的混戰以前不是沒有,但校方接到消息后都在第一時間派武警趕來,這次怎麼這麼縱容這些人?難道他們就不怕到時候死傷太多,引起巨大的社會反響嗎?

儘管心中不明白,負責人還是明智的選擇了閃人,他可不想將自己年紀輕輕的性命丟在這裡。

這個時候,余洋已經來到了李妍的身邊,一把抓住李妍的胳膊,口中冷哼一聲:「跟我走!」

「你這混蛋,放開我!」如今整個心思都放在葉星辰身上的李妍奮力的掙扎著,她還記得清清楚楚,就在剛才事變的瞬間,葉星辰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將她推離開是非圈,這看似平常的事情,卻足以讓她感動一輩子。

每一個女人都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夠在危險的時候替自己擋風遮雨,很多男人也都會說一些山盟海誓之類的情話,甚至你在我心中比自己的生命還要珍貴的誓言,可當真正面臨危險的時候,還不是大難臨頭各自飛,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又有哪幾個人呢?

而眼前那個叫林靖的男孩,他卻是想也不想的推開自己,獨自去承受那樣的危險,這樣的男人,還不值得自己為他付出一生嗎?所以,哪怕現在現場一片混亂,但李妍依舊不肯離去,她要等著他一同走出這個混亂的地方。

也在那一刻起,李妍的心中徹底的只剩下葉星辰!

「臭婊子,老子可是為了你好,再不走,一會兒你怎麼死的都不明白!」余洋眼見李妍到了這個時候還不肯跟自己走,不由的大怒道。、「應該是你怎麼死的都不明白吧?」這個時候,冰冰那冰冷的聲音卻在他的耳邊響起。

余洋u回頭一看,就見一張乖巧的臉蛋出現在自己眼前,還沒有回過神來,就感覺自己的手腕一痛,似乎抓住李妍的手掌沒有了知覺,低頭一看,自己的手臂竟然切成了兩段,抓住李妍的手掌竟然還掛在她的手臂之上。

「啊……」余洋的慘叫聲響了起來,可惜現場卻實在太混亂,哪裡有人能夠注意。

「滾!」冰冰冷哼了一聲,卻是猛地一腳踹出,余洋的身體直接倒飛出去,口中卻是一口鮮血狂噴,對於這樣的人,她殺掉都覺得有些侮辱了自己的手。

「跟我來!」冰冰一招擊退了余洋,拉起李妍的手腕就朝一邊上去,一邊走,一邊以手中的短刃擊退前來阻攔的人員。

李妍知道剛才就是眼前這個少女在最危險的時候救了葉星辰一命,更是聽到是葉星辰叫她來救自己的,當下也不猶豫,一手抓開那半截斷手,跟著冰冰就朝外面跑去,眼中竟然沒有半點畏懼之色……

冰冰每一招都是殺招,只是幾招的時間,地下就已經躺下了好幾人,到了後來再也沒有人敢上前攔截她們,很快就衝出了會場。

「林靖還在裡面,我們就這麼離開嗎?」剛剛衝出藍樣酒樓,李妍就開口問道,她知道自己留在那裡只會讓葉星辰分心,所以跟著冰冰沖了出來,但心裡卻依舊很擔心葉星辰。

「你別管他,他死不了!」冰冰卻是冷哼了一聲,不過跑動的步子卻是停了下來,只因為前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名身材火爆的妖艷女子…… 星月升騰「你以為你能夠殺掉趙靜就能夠輕易的離開嗎?」妖艷的女子似笑非笑的望著李妍,淡淡說道。

「噢? 步步成婚,總裁好囂張 看你的樣子和那小妞蠻像的?難不成你是她的雙胞胎姐妹?」冰冰一手鬆開了李妍,右手緊緊握住手中的短刃,也是似笑非笑的望著眼前的妖艷女子,不過餘光卻掃過周圍的,看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埋伏,如果要擊殺眼前這人,她有著十足的把握,可要是還有其他人的話,想要安然的帶走李妍,卻有些困難。

「呵呵,不用看了,這裡就我一個人,而且殺掉你我一個人足矣!」那妖艷並不回答冰冰的問題,反而道出了她心中的想法。

「看來你很自信?」冰冰確定周圍沒人後,鎮定下來。

「呵呵,我覺得你似乎並我更自信?」那妖艷女子卻是慢慢說著,身子更是一步一步的朝冰冰走來。

「或許……」冰冰話還沒有說完,對面的妖艷女子猛然朝她掠掠來,手中數道暗器激射而出,直朝冰冰射去。

速度並不快,冰冰想要躲開完全能夠辦到,可問題是她現在後面還有一個李妍,要是自己真的躲開,那李妍無非成為了一個馬蜂窩,到時候還怎麼向星辰哥哥交代。

哎,女人真是個麻煩的生物!

冰冰心中暗自嘆息了一聲,卻忘記了自己也是一個女人,手中的短刃一抖,連續擋下了數道暗器,可這個時候,那妖艷女子的身影卻已經出現在她的身前,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黑色的短刃,直刺冰冰的心臟。

「米粒之珠,也敢於日月同輝么?」冰冰卻是冷哼了一聲,手中的短刃輕輕一抖,已經盪開了妖艷女子的黑色短刃,接著就直刺妖艷女子的脖子。

妖艷女子名叫趙婧,的確是趙靜的孿生姐妹,不過兩人從小性格不合,但卻都有一身好本事,原本冰冰殺掉趙靜的時候,趙婧也在場,不過當時她只認為是靠著許珍珍在旁邊乾澀而已,她才能夠順利的一刀殺掉冰冰,所以她一直不認為冰冰有著太強大的實力,這才獨自趕了出來,她深信自己的實力遠在趙靜之上,要殺掉冰冰應該綽綽有餘,可哪裡想到自己的招式竟然被她輕易的化解,心中一陣驚駭,身影急速的朝後退去,可惜冰冰身為殺手界第一殺手,那殺人的本領且是一般人能夠躲過的?

趙靜躲不過的,她依舊躲不過,只見到冰冰緊握短刃的右手忽然一抖,那短刃就這麼脫手而出,直接刺進了趙婧的脖子,而冰冰卻身影一閃,躲開了她的短刃,一把抽出了自己的短刃,接著就看到一道鮮血飆射而出。

一旁的李妍看著冰冰一刀殺掉了趙婧,臉上卻沒有任何的變化,甚至覺得這一切都理所當然一般。

「你不害怕?」冰冰看到李妍一臉無懼的看著這邊,好奇的問道。

「殺的又不是我,我為什麼要害怕,現在林靖他在裡面,我們要不要再進去?」李妍心裡還擔心著葉星辰的安慰,開口說道。

「不用,裡面太混亂,我們還是找個地方等待吧!」作為殺手,冰冰深深明白自己對於行刺絕對有一手,對於單挑,自己的實力也算可以,可要是在混戰之中,卻未必能夠自保,更不要說保護李妍了,畢竟,殺人和打群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會場之內,趙龍單挑葉飛,微微勝過葉飛,李夕陽和林敖翔聯手對抗林騰躍,壓得林騰躍毫無還手之力,要不是不時的有白虎幫的成員上前幫忙,可能早已經落敗。

許珍珍,齊思妍等人和星月會以及國術院的成員一起,抵擋著其他眾人的攻擊,而葉星辰卻緊緊纏住邵傅庭,這簡直就是王對王,兵對兵的巔峰對決。

不得不說,邵傅庭的實力的確強悍,不同於趙龍的國術,簡直就是最為有效的殺招,由此看來的確也是在生死之間領悟出來的格鬥技巧,葉星辰雖然在力量上佔據了上風,但短時間之內也休想拿下邵傅庭。

戰鬥已經持續了十多分鐘,現場已經躺下了十幾二十人,有的還在不停的抽搐,有的卻已經毫無生機,鮮血將原本就紅艷的地毯染得更紅,直到現在,也沒有校方的身影,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陣疑惑,難道學校真的已經不管這種鬥毆了么?

葉星辰可不知道校方的想法,他只想著儘快的殺掉邵傅庭,因為現在己方人員已經人數太少的原因,已經快支撐不住了,如果自己不儘快的幹掉邵傅庭,等他們落敗之後,那自己也難逃一死。

「邵傅庭,最後給你一次機會,投降,或者死!」葉星辰冷哼了一聲,下達了最後的通緝令。

「哈哈哈……林靖,你不是腦子傻了吧,就算你力拔山河又如何?現在是群架時代,你以為你一個人能夠扭轉大局么?」邵傅庭聽到這句話后卻是哈哈大笑起來,手中的短劍更是劍光閃爍,剎那間竟然變成了兩把細長的薄劍,一上一下的朝葉星辰刺去。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對於呼嘯而來的兩把薄劍,葉星辰卻是冷哼了一聲,身影朝後退去,也不和邵傅庭對抗,手中的小刀脫手而出,化出一道亮麗的刀芒就朝邵傅庭射去。

「哼,沒有武器在手,看你怎麼辦?」邵傅庭眼見葉星辰竟然投擲出手中的小刀,不由的冷笑一聲,一劍盪開那飛來的小刀,身影再一次朝葉星辰撲去。

「我說過,你死定了!」葉星辰淡淡說著,身影繼續朝後退去,可手中卻多了三把亮麗的飛刀,手腕輕輕一抖,三道刀芒破空而出。

邵傅庭大駭,這傢伙身上怎麼藏有這麼多飛刀,原本前進的步法急速朝後退去,手中的兩把薄劍連續揮動,想要擋下那三把飛刀,可這個時候,他卻發現這三把飛刀的速度比剛才那一把快了幾倍不止,噹啷幾聲,雖然擋下了其中的兩把,可依舊有一把擦肩而過,在自己的肩膀上帶起了一片血花。

然而,這個時候,葉星辰卻並沒有停手的打算,手中再次出現了五把飛刀,口中同時冷哼一聲,五把飛刀齊射而出,直朝邵傅庭的眉心,脖子,心臟刺去,還有兩把封住了他躲避的道路,而且速度比剛才的更快。

邵傅庭已經滿頭大汗,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葉星辰的恐怖,身子一邊朝後退去,一邊以手中的薄劍抵擋那五把飛刀,好不容易盪開了射向心臟的一把,躲開了射向眉心和脖子的兩把,卻被右邊的一邊刺中了左腹,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葉星辰的身影卻來到了他的身前,在他完全死去平衡的情況下,狠狠的一拳砸出,重重的砸在他的小腹,一道血箭飆射而出,而他的身體更是直直的倒飛出去。

「你是第一個讓我用了第十把飛刀的人,在地獄,足以自豪了!」葉星辰淡淡說著,手中又一把飛刀直射而出,這一次速度更快,彷彿一道閃電,直接刺進了邵傅庭的脖子,邵傅庭還在空中的身體就這麼漸漸的冷去,一雙眼睛卻睜得大大的,到死,他都不明白為何這世間還存在如此強大之人。

葉星辰殺掉邵傅庭之後,只是微微喘息了一會兒,身子就朝葉飛掠去,對於這個懂得忍術的高手,他不敢大意。

葉飛剛剛被趙龍的一記黑掃擊退,正準備繼續攻擊,猛然感到旁邊寒意襲來,想也不想,手中的武士刀就朝旁邊斬去。

「噹啷!」一聲,葉星辰的一把飛刀被武士刀斬落,而葉星辰的身影卻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手中的一把小刀更是直接刺進了他的后心。

葉飛心口一陣劇痛,不可思議的轉過頭去,就看到葉星辰那一張略帶笑意的臉蛋,為何,為何連邵傅庭都不是他的對手?

「知道么?此時的你就像一隻趴在玻璃窗口的蒼蠅,前途一片光明,卻沒有出路!」葉星辰淡淡說道,說中的小刀卻抽了出來,而葉飛的身子卻慢慢的倒下去。

「沒想到你一身格鬥術厲害z,這飛刀絕技更是恐怖,如果和你交手,或許我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趙龍看到葉星辰殺掉了葉飛,又看了不遠處邵傅庭的屍體,臉上一陣苦笑,苦笑的同時,卻又暗自慶幸,幸好當初沒有和他作對,否則後果實在不堪設想。

「呵呵,那倒未必,我看你剛才似乎也沒有盡全力吧!」 前妻超大牌 葉星辰卻是淡淡一笑,如果真的和趙龍爭鋒相對,他的確有把握在七招之內擊殺他,可一旦七招過後,沒有飛刀的自己很難再擊敗他。

「嘿嘿,走吧,那裡還需要我們的幫助呢!」趙龍淡淡笑了笑,身影卻是朝另一邊的混戰掠去。

正在和李夕陽和林敖翔對抗的林騰躍見到葉星辰和趙龍朝這邊掠來,心知不妙,當下不再猶豫,身影急速朝後退去,混入了人群之中,趁著大亂的時候,來到了太子余洋的身前,一把扶起斷了一條手臂的余洋,趁亂就朝外面離去,林敖翔和李夕陽雖然想留下他,可此時場面實在太過混亂,眨眼之間就不見了蹤影,而且許珍珍等人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無奈之下,值得回身救援。

當葉星辰等人趕到的時候,不管是白虎幫的成員也好,還是東洋館的成員也好,一個個都知道大勢已去,再無戰鬥力,一個個停止了打鬥,宣布投降,這個時候,整個現場一片狼藉,許珍珍幾大美女雖然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卻是全身香汗淋漓,臉色略顯疲態,而齊思妍手臂上更是多了一道血痕,也不知道誰會辣手摧花,對她下手。至於其他幾人,大肥張圳林全身重了七刀,最長的一刀從肩膀拉到后腰,深可見骨,要不是他一身肥肉太多,估計早已經掛掉。

戀戀風塵:冷麪總裁不可以 張豬仔也是大腿,手臂,全是刀痕,全身鮮血淋漓,至於楊儀,身上雖然沒什麼刀痕,但卻全身青一塊的紫一塊,看樣子是不是被重點對象,但他的體質本來就不怎麼好,全身的青腫,讓他還倒在地上不斷的抽搐。

而三賤客顯然也是重點招呼對象了,除了陳運恆身材矮小,加上太極拳打得的確不錯外,其他的人都是一個個傷痕纍纍,特別是何炳豪,大腿上的一刀差點割破大動脈,要不是陳男爵扶著他,根本難以站起來。

至於岳雲飛,陳瀟琳,陳佳勇,李帥,蔡龍成,杜文,張銘豪七人也一個不一個慘,如果再進行下去,估計已經再難堅持。至於其他的人,也是一個比一個傷得嚴重,不過整個現場除了邵傅庭和葉飛外,只有兩人死亡,可以說在這樣的混戰中實屬奇迹。

葉星辰也懶得多說什麼,直接讓人先送傷員去校醫院,這麼多傷員,有的校醫院的人忙了,只是奇怪的是為什麼到了現在還沒有出現校方的人?

對於這個,葉星辰是毫無辦法,倒是氣虛喘喘的許珍珍開始打電話處理後續工作,經過此戰,星月會閃耀整個靈山中學,林靖之名更是被所有人知道,白虎幫從此一蹶不振,東洋館就此沒落,太子黨也是傷勢慘重,不過因為其特殊的關係,依舊佔據著學校幾大勢力,而余洋雖然受傷,但有林騰躍幫助,依舊牢牢坐穩了太子之位。

不過除了太子黨外,白虎和東洋館卻走到了盡頭,整個靈山中學不再有白虎幫,也不再有東洋館,只剩下星月會和國術院,國術院接受了東洋館的勢力,而星月會自然接受了白虎幫的勢力。

整個靈山只剩下靈山五霸,星月會和國術院自然成為了其中的領頭勢力,眨眼又是一個星期過去了,那次混戰的事件並沒有引起校方的高度重視,或者說校方很重視這件事,只是因為某些原因,竟然不了了之,而余洋那斯的手臂竟然也接了起來,市長大人竟然也咽下了這口氣,一切看似都很平靜,似乎這次風波就這麼過去,但葉星辰卻明白,真正的風暴還沒有結束,至少,方天豪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今天去了學校,回來晚點了~~就這一章,抱歉) 平靜的日子又過了半個月,已經是新年一月的二十幾號,學校里竟然出奇的平靜,白虎幫再沒有派人前來,據說方天豪在邵傅庭死後,整個人沉寂了許久,只是將自己的兒子送去了美國接受治療,並沒有再派人前來,似乎在顧忌著什麼?

葉星辰也樂得輕鬆,只是一直都沒有李將軍後人的消息,這讓他很是著急。

靜海市一邊,雖然歐陽俊,陳小龍,紫楓,王小虎等人各個都是人中之傑,但上有羅明海的和朱立帝的打壓,下有韋賢超的白雲幫,日子並不好過,只能夠勉強維持星曜會的規模,而黃奕菲也逐漸的老練起來,成為了靜海市叱吒風雲的黑道大姐。

而慕容蓉,蘇姍,李筱婷等人也都知道了葉星辰如今的地址,不過卻不敢主動聯繫葉星辰,生怕給葉星辰帶來麻煩,對於葉星辰的思念和擔憂讓幾人的都消瘦了許多,但她們對於葉星辰的愛卻更濃。

葉星辰自然也明白這些,可是有的時候明白是一回事,想要去解決又是另外一回事,自從那次混戰之後,李妍更是將自己當成了他的女朋友,雖然沒有多說什麼,但幾乎每日都要找葉星辰一起吃飯什麼的,加上林敖翔等人的起鬨,葉星辰一時之間也不好多說些什麼。不過奇怪的是許珍珍這段時間以來卻也沒有過多的和葉星辰走到一起,平常也只是想普通好朋友那樣,這讓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

至於冰冰,混戰之中一舉成名,幾乎所有人都認識在高二十班有一個叫龍冰的少女不好招惹。

這一日,又是星期五,離學校放寒假的時間還有一個星期,天空晴朗,可因為昨夜的一場大雪,大地上已經鋪滿了厚厚的一層白雪,還沒有放學,葉星辰已經離開了教室,行走在校園的林蔭小道上,白茫茫的世界,心中不免一陣感嘆,幾個月了,竟然連一點消息都沒有,難道自己真的就這麼坐以待斃么?

羅明海在靜海市越發的猖狂,韋賢超有他們撐腰,勢力也越來越大,現在要天門會和星曜會聯合起來,才能夠與白雲幫抗衡,要是自己再不找出解決羅明海的辦法,那星曜會只有滅亡的一條道路,自己到底該怎麼做?

「林靖,你怎麼在這?」忽然間,背後響起了一陣悅耳的女聲,葉星辰不用回頭也知道來人是誰。

「在教室呆得無聊,出來走走,你呢?這是準備回家嗎?」葉星辰轉頭看向李妍,發現她今天穿著一件厚厚的冬裙,腳下拉著黑色的棉襪,一張美麗的臉蛋凍得通紅,不過臉上卻掛著甜蜜的笑容。

「不是啦,人家是來找你的!」李妍甜甜一笑,身子一蹦一跳的來到葉星辰身前,直接挽著葉星辰的手臂說道。

對於這種親密的動作,葉星辰也早已經習以為常,他很想找個時間和李妍好好的說說,可每次到了最後關頭,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找我?找我做什麼?難不成今晚你想陪我過夜?」儘管心中百感交織,表面上葉星辰還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你壞死了!」李妍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卻是羞澀一笑,正是葉星辰的這種小壞,讓她感覺對葉星辰的迷戀越來越深。

「人家只是想請你到我家去做客!」

「去你家?去你家做什麼?」葉星辰一愣,難不成她還想著帶自己去見她的父母?

「我們相識也快兩個月了,難道我請你去我家裡玩玩也不行嗎?」李妍卻是嘟囔著小嘴說道。

「呵呵,當然,當然可以,只是就這麼冒冒失失的去你家,似乎不太好吧?」葉星辰眼見李妍臉色變化,趕緊開口解釋道。

「有什麼冒失的,其實是我家人想要見見你!」說到這裡的時候李妍臉蛋更紅,腦袋也埋得低低的,根本不敢看葉星辰一眼。

「你家人?」葉星辰卻是一愣,難道她的家人知道自己了?

「嗯,我把我們的事情跟我爸爸媽媽說了,也把你的事情全部都說了,他們想見見你!」李妍低著頭,羞澀的說道,畢竟,兩人之間的關係雖然和其他的戀人很相似,但最後那一層畢竟沒有挑破,至少葉星辰還沒有公開承認李妍是他的女朋友。

「我們的事情?」葉星辰這個時候卻是神情劇變,怎麼就變成了我們的事情?難道她已經將自己是她男朋友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她的家人。

「恩,林靖,難道這麼久以來我對你的心意你還不了解嗎?」李妍聽到葉星辰這麼驚詫道,抬起頭,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望著葉星辰,似乎只要葉星辰一個回答不好,就要哭出來一般。

都說女人的眼淚是對付男人最好的武器,就是葉星辰,也最懼怕女人的淚水,他曾經暗地裡告訴過自己多少次,一定不要讓女人流淚,可卻總是讓他身邊的女人一次又一次傷心,到了後來,他更是已經對女人的淚水產生了極度的恐懼,此時見到李妍似乎就要哭出來,趕緊開口說道:「對不起妍妍,我不是那種意思,我只是覺得這是不是太快了一點?我老爸老媽都不在這裡呢?我……」

「撲哧!」看到葉星辰手忙腳亂的樣子,李妍卻是輕聲笑了出來,至少她看出了葉星辰很關心她,很在乎她。

「放心啦,又不是什麼正式的宴會,只是我爸媽想見見你而已,走吧,我的車在那邊!」李妍說著,挽著葉星辰的胳膊就朝停車場走去,葉星辰無奈,只是在心裡微微嘆息了一聲,或許當自己悄然離開京都之後,她會慢慢的忘記自己吧!

白雪茫茫,路面只剩下那一個個深深的腳印,李妍的跑車是一輛藍色的保時捷,行駛在白茫茫的道路上是如此的耀眼,因為路面的原因,速度並不是太快,當兩人到達李妍家裡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左右。

李妍的父親是京都華宇集團的董事長,也是家產上百億大集團,他們所居住的地方是西郊的一座山頭,整座山頭都是李家的園林,雖然沒有許家莊園那麼宏大,但也讓葉星辰震撼好一陣子。他實在難以相信,在學校除了漂亮一直都很低調的李妍竟然也有個這麼富裕的家庭。看來靈山中學當真卧虎藏龍。

保時捷停在了山莊的停車場內,立馬有一名漂亮的女管家帶著一群女僕迎了上來,見到李妍下車,恭敬的朝李妍行了一禮,口中說著「小結好!」然後又朝葉星辰行了一禮,叫了一聲姑爺,這讓葉星辰有些哭笑不得,不過李妍卻是心中喜悅,拉著葉星辰就朝最前面的一座別墅跑去。

走進別墅內,是一間一百多平方米的大廳,大廳中央吊著一盞水藍色的水晶吊燈,周圍裝修也極其豪華,看上去金碧輝煌,卻又不失一種和諧的美。

到底李妍的父母是一對什麼樣的夫婦?葉星辰心中想著,這才猛然想起什麼都沒有買,似乎有些太不合適?不過到了這種地步,他也沒什麼其他的辦法,只是任由著李妍拉著他穿過大廳,來到了飯廳之中。

飯廳內,早擺放著一桌豐盛的晚餐,一對中年夫婦和一名白髮蒼蒼的老人坐在上面,周圍站著好幾名女僕,看到李妍兩人進來,三人的臉上同時露出歡喜的笑容,最後目光全部落在了葉星辰的身上,中年夫婦沒什麼變化,倒是那名白髮蒼蒼的老人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的神色。

「爺爺,爸爸,媽媽,我回來了,這是我朋友林靖!」李妍看到自己的父母和爺爺都在,玉臉紅霞一片,不過拉著葉星辰的手卻沒有鬆開,她家世雖然顯赫,但她相信以葉星辰在學校做出的事情,自己的家人一定會滿意的,如果他們不滿意,她也暗暗發誓,一定要追隨葉星辰,哪怕跟著他受苦受累,這或許是一個女孩對愛情的執著。

「爺爺好,伯父伯母好!」葉星辰臉上掛著微笑,朝三人微微施禮,目光也一一掃過三人。李妍的父親身材已經發福,看上去顯得很慈祥,而她的母親卻是集中了高貴少婦的所有優點,成熟,嫵媚,性感,卻又不失高貴,看上去也最多三十多歲,這是有錢人家的通病,葉星辰早已經見怪不怪,倒是李妍的爺爺,雖然頭髮全白,但看上去精神抖擻,根本不像一個年僅七十之人。

而他的眼光更是犀利如刀,彷彿能夠刺穿人的靈魂一般,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老人,這是葉星辰此刻的判斷,可到底不普通在哪兒,他卻看不出來。

「呵呵,小林啊,來來來,快坐下,就等你們吃飯了!」李妍的母親一看到葉星辰長得英俊挺拔,心裡就一陣歡喜,自己的女兒長得這麼漂亮,也只有這樣的俊男才能夠與之相配,當下熱情的起身招待葉星辰。

「謝謝伯母!」葉星辰臉上也是淡淡一笑,與李妍一起坐在了飯桌前。

「來,上菜!」李妍的爺爺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朝身後的僕人招了招手,那些僕人趕緊上前揭開餐盤的蓋子,一道道鮮美的美味出現在葉星辰面前,不得不說,雖然只是一次普通的家庭聚餐,但李家卻很重視。

葉星辰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像個乖寶寶一樣坐在位置上,等候長輩們的先動手。

「來,阿靖,這個是紅燒紫鰱,很不錯的噢,來嘗嘗!」李妍的母親開口笑著,小林直接升級為阿靖,竟然主動為葉星辰夾菜,這讓葉星辰有些受寵若驚,連聲說謝。

「呵呵,來這裡就不要客氣,把這裡當成自己家就行了!」不得不說,李妍的母親真的很好客,一邊吃著飯菜,一邊說著。

「恩,我會的!」葉星辰連聲說道,吃飯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

「阿靖,你的事情我聽我們家小妍都說了,能夠在靈山中學做出這樣的事情實屬不簡單,就是不知道你父母如今在哪兒呢?」吃飯吃到一半的時候,李妍的母親開始問起了加長,葉星辰自然將早已經準備好的說辭說了出去,兩夫妻都聽后都連連點頭,雖然林家的集團和華宇集團比起來小了一些,也勉強配得上李家,加上他本人又這麼有本事,日後的前程應該難以限量才對。

想李家這樣的大家族,對於自己的子女在學校的一切自然也了解的很清楚,對於葉星辰自然也很關注,對他在學校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多少也有些了解,所以對於自己女兒的話他們很是信任。

靈山中學的殘酷在整個京都都是出了名的,這個少年能夠憑藉一己之力,在短短几個月內做出這樣的成績,定然是人中之龍,自己的女兒能夠找到這樣的男朋友,做父母的自然欣慰。

所以,在兩夫妻滿意的情況下,一頓飯吃得開開心心的,並沒有出現任何不和諧的事情。

吃過晚飯後,李妍丟下碗筷就拉著葉星辰朝自己的房間走去,葉星辰只能夠朝三位長輩抱以歉意的微笑,隨著李妍走上樓梯。

「爸,你看這小子怎麼樣?」李妍和葉星辰上樓后,李父朝自己的老爸說道,雖說他現在掌管家族企業,但整個李家的主權人還是自己的老爸李振南。

「你們心裡已經有數了還問我做什麼,只要小妍喜歡就好,我也上去了!」李振南放下碗筷,丟下了一句就朝樓上走去,留下一臉納悶的兩夫妻,今日,自己i的父親似乎有些不對?

李妍拉著葉星辰剛剛走進自己的房門,還沒來得及關上房門,就見到自己的爺爺站在門口,不由的問道:「爺爺,你有什麼事情嗎?」

「呵呵,沒打擾你們小兩口親熱吧?」李振南卻是微微一笑。

「爺爺說什麼呢,我只是想給林靖看看我的一些收藏呢?」李妍聽到自己的爺爺這麼一說,還以為他說兩人想在房間里做些什麼似的,不由的滿面通紅。

「呵呵,我想找你的小男朋友聊幾句,不知道可不可以?」李振南依舊微微一笑,目光卻看向了葉星辰。

李妍也回頭望向了葉星辰,在徵求他的同意。

「當然沒問題!」葉星辰欣然接受,他也從李振南的眼中看出了什麼。

「那跟我來吧!」李振南說著頭也不回的朝另一邊走去,李妍一臉疑惑的望著自己爺爺的背影,又看了看葉星辰,一臉的不解,自己的爺爺到底找葉星辰什麼事情?

「一會兒你要告訴我爺爺找你什麼事情噢?」李妍悄悄的朝葉星辰說道。

「恩!」葉星辰點了點頭,隨即走出了李妍的房間,跟著李振南來到了一個書房。

「把門關上吧!」李振南走到一個太師椅坐了下來,朝隨後進來的葉星辰說道。

葉星辰隨手將房門關上,然後走到了李振南對面的紅木椅上大大咧咧的坐了下來,這才開口問道:「不知道老爺子找小子到底有什麼事情?」

「葉星辰,你還要欺騙我的孫女多久?」李振南卻是冷哼了一聲,這一聲卻猶如一聲霹靂,炸響葉星辰的腦海…… 「老爺子知道我的身份?」葉星辰先是一愣,不過面對李振南那雙犀利的眼神,卻沒有隱瞞的打算。

「你這次來京都不是正要找我嗎?」李振南卻是冷哼了一聲,眼中竟然充滿了憤怒。

「你是李將軍?」這一次換葉星辰心中大驚,自己苦苦尋覓,四處打聽,卻一無所獲,可現在這個老人,這個李妍的親生爺爺竟然就是自己所要找的李將軍?想到平日里在學校的表現,根本就是一個普通的少女,她的爺爺又怎麼會是四大將軍之一的李將軍?

這個時候,葉星辰才猛然想到了李妍雖然不會武功,但在很多危急的情況下的那種淡定,那是一種常人難以想象的鎮定,或許,這也是來自他的遺傳吧!

「怎麼?不像?」李振南依舊一聲冷哼,眼中的厭惡之色並沒有隨之退去。

「像,當然像,從第一眼看到老爺子你我就覺得你不簡單,只是沒想到竟然會是四大將軍之一的李將軍!」葉星辰這句話到是實話,不過聽在李振南的耳里卻有拍馬屁的嫌疑。

「你不用拍我的馬屁,現在既然你已經承認了你的身份,你說我該怎麼處置你?」李將軍嘴角一絲冷笑。

「處置?呵呵,老爺子,難道我們就不能坐下來談談嗎?」葉星辰淡淡一笑,他只認為羅明海是李振南的弟子,兩人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而且自己和李妍的關係也非同一般,他應該不會為難自己才對。

「談?我與你有什麼好談的?我身為四大將軍之一,和你一個通緝犯有什麼好談的?」李振南依舊一陣冷笑。

「我看老爺子似乎對我很有成見?難道是因為我欺騙妍妍之事?想必你也知道我有很大的苦衷!」葉星辰自然也感覺到了李振南那赤裸裸的敵意,不由的開口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