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願意為了一個女人不顧安危,那怕明知道這是深潭,跳進去就會死,他也毫無畏懼地跳了下去。

這樣的男人,怎能不讓人心醉呢?

護士小姐們沒再逗留多久,畢竟她們有著她們的使命和任務。

不過每次工作得累的時候,她們都會過來看一看。

只要看到霍驍照顧慕初笛,她們便覺得充滿了力量,身上的疲憊也能減輕不少。

Y病毒病發的時候,病者大腦渾渾噩噩,開始分不清現實和夢裡。

慕初笛費勁力氣才能睜開眼睛。

睜開眼睛后,隱隱地看到她日思夜想的那張英俊貴氣的臉。 「驍?」

「是你嗎?」

「我現在是不是在天堂?」

慕初笛覺得大腦已經不會思考,她的視線有點朦朧,看得不是很清楚。

她只看到白蒙蒙的一片,然後就是霍驍的臉。

她的注意力便全都放在霍驍的身上。

她想要伸手去摸霍驍的臉,可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

盡最大的力氣,手指才微微卷了一下。

霍驍看出慕初笛意圖,握著她的手,直接貼在臉上。

「是我。」

「這不是天堂,別忘了,只有我才能帶你上天堂。」

霍驍在慕初笛的指尖上親了一口。

他的話若有所指,如果平時慕初笛清醒的時候,肯定惹羞成怒。

可現在,她根本琢磨不透霍驍在說什麼。

甚至,她的聽力也在加速地衰退。

「驍,我好想你。」

「嗯,我就在你眼前。」

「看著我,我要你一直看著我,不許移開視線。」

霍驍也看出慕初笛的情況越來越惡劣,總有種她閉上眼睛后,就再也睜不開的感覺。

「對不起,你是不是在怪我?」

「如果不是我,你就不會受傷。 俊俏總裁我不愛 我每次都害你受傷,這四年,明明改變了很多,可在你面前,卻好像一下子就打回原形。」

「如果我沒有出現,你的人生是不是會順暢很多?」

霍驍的人生就是開掛的,從來都在掌控之中,所有事情都是在他計劃里順利地進行。

只有慕初笛,是那個意外。

慕初笛也不知什麼情況,她明明覺得身體很難受的,可漸漸的卻有了不少力氣。

就像人家迴光返照一樣。

「不會,我就喜歡你這個意外。」

順暢的人生,有什麼意義。

霍驍把慕初笛的手按在心臟的位置,「只有你,才能讓它紊亂跳動。」

「感受得到嗎?」

慕初笛不只是視力和聽力開始有問題,觸覺也不行了。

她扯了扯嘴角,聲音帶著點悲傷,「感受不到了,我連你的心跳都感受不到了。我是不是快死了?」

「沒事的,乖。」

霍驍親了親慕初笛眼角,吻走她眼底的濕潤。

在霍驍過去的歲月里,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的彷徨。

那怕置身於彈林槍雨之中,他都能夠冷靜地分析,絕地重生。

可現在,他怕了,他怕慕初笛就這樣離開他。

懷裡的人兒,此時是這樣的脆弱。

一瞬間,慕初笛似乎全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了。

她只覺得眼皮很重,大腦很沉,呼吸越來越困難。

她緩緩地閉上眼睛。

片刻后,心臟遽然抽痛。

慕初笛猛然睜開眼睛,「啊!」

心臟撲騰撲騰地狂跳,最後,在一瞬間頓時停了下來。

慕初笛休克了。

「小笛,小笛。」

霍驍狂按著床鈴,一邊摟著慕初笛,把慕初笛緊緊地摟著懷裡。

正好疲憊過來充電的小護士看到門外的鈴聲響起,知道慕初笛的病情肯定又出新的徵兆,用對講機馬上把醫生找過來。

此時,醫院的上空掀起了狂風,一道螺桿旋轉的聲音打破了空中的寂靜。

底下守護的軍人見狀,連忙指著天空的一個小黑點道,「這直升飛機有點問題。」 軍人話音剛落下,那直升飛機便在醫院的上空降落。

「糟糕,有入侵者。」

他們全都只守在地面,沒人想到會有人從上空入侵。

雖然這裡對外來說是個閻王殿,有進無出。

可對一些恐怖分子來說,這也是很好的殺人武器。

不用見刀劍,沒有鮮血,卻能夠殺人於無形。

所以政府會把這裡封鎖,除了擔心病毒蔓延,還有一個就是擔心恐怖分子會利用這個病毒來製造「人體武器。」

所以正常人是絕對不會進來,會想盡辦法進來的,都值得懷疑。

為首的軍人率先給上級彙報情況,讓他們增添幫手過來。

另一邊他分配好任務然後領著幾個人便沖了過去。

醫院天台,直升飛機降落後,機艙的門打開。

一道挺拔的身影跳了下來。

男人傲嬌狂妄,絕美的面部線條暴露在陽光底下,冷感減退,整添了一絲溫柔。

「在哪裡?」

「十二樓的二十二號病床。」

秦墨繼續彙報,「Y病毒,還是變異種類,按照時間來看,現在應該快到第三階段。」

「到了第三階段就會變得麻煩了。」

Y病毒的第三階段,是會休克的。

休克后如果沒有得到及時的搶救,人就這樣沒了。

時間很短,講求的就是快。

「麻煩?」

陸延冷哼了一聲,在他的字典里,還真不知道什麼叫麻煩。

秦墨看著眼前這傲嬌小王子又在看不起人了,無奈地輕笑,「行,我知道你有能耐。」

「那等下直接下去救人?」

「可是我記得某人曾經說過,讓人家以後哭都不要來求你。」

「你可是要看著對方後悔呢,那現在呢?」

這臉打得還真夠快。

人家都沒哭著求他呢,他這就趕著過來了。

陸延劍眉微微上揚,桀驁不羈。

「我要來,誰敢有意見?」

慕初笛並沒有哭著求他,而且他也相信她一定是後悔了。

所以,他來了。

他就是來了,那又怎麼樣?

秦墨快步跟了過去,他知道陸延擔心慕初笛的情況,所以才故意說點什麼緩和一下。

他們很快便來到二十二號病房。

病房裡,正進行著急救。

果然已經到了第三階段。

咔嚓。

大門被打開。

醫生正對慕初笛進行搶救,突然聽到大門打開的聲音,霍驍側目看去。

只見大門前,站著一個男人。

男人同樣用打量的眼神看著他,這種感覺,讓霍驍覺得很不舒服。

特別是男人看向慕初笛的眼神,那樣的熾熱和露骨。

「讓開。」

陸延挑釁地對上霍驍。

「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現在馬上給我出去。」

霍驍擋在醫生的跟前,唯恐男人會妨礙醫生給慕初笛進行搶救。

陸延譏諷地笑了笑,「再不走開,她就真的要死了。」

陸延撞向霍驍,霍驍身上本來就帶傷,在加上陸延故意的,他所撞的位置,正是霍驍的傷口。

這麼一撞,霍驍的傷口再次裂開。

龍珠之武天宗師 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血腥味。

然而霍驍卻再次擋在陸延的跟前,陸延眸色沉了沉,透著一絲濃濃的不悅。 劍拔弩張!

氣氛繃緊到了極點!

醫生握著儀器正在搶救的手被擒住,抬眸便對上一雙瀲灧的桃花眼,桃花眼微微上揚,眼底卻沒有一絲笑意,甚至如同冰渣子一樣的冷!

「病都治不好,說什麼救人!」

男人的話狂妄自大,語氣更是囂張到了極點,讓人心生不滿!

醫生也不是普通醫生,他有著高學位,豐富的經驗,如果不是有一顆救死扶傷的心,他在外面可算是很有名的醫生,名利地位都不愁。

然而現在卻被這突然出現的男人這樣譏諷,心裡騰升起了怒火,這段時間壓力大,又忙又累,他也幾乎到達爆發的邊緣,如今男人的話,便是那導火線!

「你是什麼人?有本事你來救!」

「如果你能治好這病,我跪下來叫你爺爺!」

「我可不想要你這孫子!」

陸延扔掉一旁的搶救儀器,從懷裡掏出了長針!

「你,你這是在胡搞!」

「霍總,這人就是來搗亂的!」

慕初笛休克很長時間,他們搶救都沒有任何見效,這人竟然連搶救設備都扔掉!

早知道這可是政府從國外買回來的最新搶救設備,花了很大的人力物力才買得回來的!

醫生轉身想要叫霍驍幫忙,卻見那頭的霍驍與秦墨打了起來!

兩人動作極速,快到極點,看得醫生都眼花繚亂!

這就跟看電影似的,電影那是有特效效果,所以不覺得出奇,可他們的對打是實打!

這,也太可怕了吧!

秦墨的出手很快就被霍驍所壓制,他眼底閃過一起欣賞,「霍總,你身上的傷口全都裂開了,這沒關係嗎?」

「其實不用這麼拚命的,我們不會傷害慕小姐!」

秦墨話剛落下,霍驍見陸延已經走到慕初笛的身邊,他馬上飛奔過去!

吃了霍驍一拳,秦墨嘴角溢出一絲血絲,他沒有想到,霍驍到了現在體力不支的地步還能反擊他!

「Y病毒不一定要死,可你再胡攪蠻纏下去,那就是死!」

拳頭的勁風擦過陸延的耳畔,在他太陽穴前停止下來!

霍驍停了下來,可他的拳頭並沒收回,拳頭上青筋暴起,蓄備著力量!

「在我面前別耍花樣!」

「掂量一下自己的命!」

霍驍冷靜了下來,這兩人似乎沒有惡意!

可他不允許慕初笛有任何的危險!

秦墨抱臂在看戲,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這樣對大舅子說話真的好嗎?

而且這大舅子脾氣也特別的火爆,自尊心比誰都要強,囂張跋扈到了極點!

陸延不怒反笑,「命?霍總該擔心的是你自己,還能活多久呢?」

剛才的肢體碰觸中,陸延已經知道霍驍有病,而且還是一種家族遺傳病!

氣氛再次回到了冰點!

似乎沒有緩和的可能性!

就在此時,一道輕輕的咳嗽聲打破著詭異的寂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