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柱,你不是想知道我們爲何被稱作四小仙嗎?接下來,我們會讓你知道仙體的可怕!”

妙俊風在聽了這句話後,眉頭微微輕蹙。他沒有想到在這裏竟然可以見到傳說中的仙體。

沒有人會比他更知道仙體代表的是什麼了?

若問這世上可有真仙?答案肯定是沒有。但若問有沒有仙人血脈,答案就不會那麼肯定了。

與軒轅君的一番談話,讓他知道自己生活的世界是個被封閉的世界。而在世界被封閉之前,在這個世界是有仙人存在的。

這個仙人可不是仙神聖境中的仙人,而是真正的仙人,超脫於五行三界之外的修行者。

仙人來源於凡人,因而,就有可能留下血脈。後代的血脈若是返祖,那就會激發祖先的傳承。

仙體正是其中之一,他會讓開啓者誅邪不近,萬法不沾,受仙道法則庇護。

“二柱啊!這是一場硬仗!若是你能把這塊難啃的骨頭啃下來,爲師也就真的可以放開手,讓你用自己的名頭行走天下了!”

仙體給觀戰雙方帶來的是仙氣縹緲之感,但給二柱帶來的卻是厚重的壓迫之感。好似一座重山壓在了自己的身上。

“誰讓你自稱瘋魔呢?自古以來仙魔不兩立,我們這僅僅是釋放出威壓,倘若你連這都抵擋不住,那現在的你還是開口求饒吧!免得等一會命喪當場,讓你師父替你收屍!”

“聒噪!”二柱大喝一聲,把身上穿的戰甲一撕,露出了一聲猶如銅鑄般的肌肉。

“殺!”又一聲大喝,二柱提斧,向四小仙舉斧殺來。

他每一步落下都會讓地面下陷三寸,每一次前衝都會在肌膚的表面留下一道血痕。這是仙威對他的壓制,但他毫不畏懼,在他的眼中只有敵人,不管這敵人是否爲仙。

“好膽色!就衝你這膽色,我們也不爲難你,就給你個痛快的死法!”四小仙擡手一招,一把光劍凌空飛來。

“誅!”光劍離手,燦爛的金光伴隨着陣陣仙音,攜仙人之威,無情的朝衝來的二柱一劈而下。

“當”的一聲,二柱的衝勢被止住了,手中的烈天戰斧也是出現了細密的裂紋。

光劍一擊不成,毫不拖沓,轉眼就劈來第二劍。

“噗呲”一下,烈天戰斧在這一劍下碎裂開來。二柱的肩膀也被這一劍的餘威給傷到。此時傷口處已有殷紅的鮮血流出。

“哈哈哈…,仙人手段不過如此!欺騙世人的小伎倆而已。”二柱放聲大笑,絲毫不懼懸在自己頭頂上,準備三劈而下的光劍。

四小仙沒有說話,但通過他們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們對二柱的殺意已經不再隱藏。

“嗡”的一聲,光劍的威力使得空間產生了漣漪狀的波紋。倘若這一劍落實,二柱的人頭便會滾落在地。

“哼!師父賜我瘋魔之名,是讓我成爲魔中魔。除非今天來的是真仙,不然,光憑你們的手段休想奈我何!”

“哈!”濃厚且沉重的血氣沖天而起。烈天戰氣在血氣的催發下,變成了一朵燃燒着的“山”形火焰。

“咔咔咔”,空間碎裂的聲音響起。山形火焰十米內的空間開始出現蛛網般的裂紋。

“嘭!”的一聲巨響,裂紋崩碎,坍塌的空間讓此處出現了一個黑洞。

浩瀚的空間吸力從露出的空間黑洞裏傳出,原先還不可一世的光劍在黑洞吸力的力量下,毫無抵抗之力的被一吸而入。

“刺啦”一下,世界守護之力悄然而至,快速的修復了坍塌的黑洞,讓空間再度變的平穩。

“四小仙,吃我一拳!”誰也沒有想到,就在他們的注意力被半空中的空間黑洞吸引過去的時候,二柱身形如風的站到了四小仙的面前。

“嘭啪”一聲,好似豆子爆裂的聲音。光從聲音便可以聽出,二柱這一拳的力道絕對不小。

猝不及防的四小仙,着實捱了二柱一拳。在這一拳的衝擊下,仙體狀態出現不穩,四個人的身影隱隱約約的出現了分分合合的跡象。

“哼哼!再吃俺一拳!”二柱緊跟而上,又是一拳揮出。爲了避免這一拳吃空,二柱使出了半桶水的結界之術。

“噗呲”一聲,結界還沒形成,就潰散消失了。可就是這曇花一現的結界,卻成功吸引了四小仙的注意力。

“咚”的一下,這一拳紮實的砸到了大仙的胸膛上。

大仙一口熱血噴出,四小仙的身影也是在這一口熱血的點綴下,再度現出身來。

站在躺在地上的四小仙面前,二柱俯瞰着他們說道:“從今天起,再也沒有四小仙。世人該記住的是我瘋魔二柱的名字。” “啪啪啪”的鼓掌聲響起。

若是掌聲來源於己方陣營,那還說得過去。可偏偏這掌聲出自紫杉大軍一方,而拍手的卻是一名看上去溫文爾雅的青年。

“你是誰?”二柱不會因爲他的掌聲就對他客氣。

“瘋魔是嗎?你很不錯,可願到我麾下效力?我保證,在你歸順我後,我會讓你的名字響徹整個寰宇。請記住,是整個寰宇,而不是三個國度。”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你是誰?”二柱本就一根筋,在他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前,其它的都是浮雲。

“大膽!站在你面前的乃是伯爵級世家墨家的第三代嫡系傳人墨青峯,識相的話趕緊向公子道歉!”一名老者站到墨青峯身前,對二柱大喝道。

“啥?墨家?是賣紙墨筆硯的家族嗎?我不感興趣,我是一個戰士,不是一個文人!”二柱回的理直氣壯,沒有絲毫諷刺之意。

可就是因爲這樣的語氣和神態,讓剛纔的那位老者變得更加憤怒。在他看來,這是對墨家的挑釁,是在褻瀆墨家。

“小輩,拿命來!只有以你的鮮血才能洗刷你對墨家的不敬!”老者氣勢洶洶,身影連動,眨眼間就出現在二柱的眼前。

他那一雙看似枯老的右手,纔此刻充滿了爆發力和生命力。彷彿拿捏住二柱的脖子,對他來說,是最開心的事。

“燃!”二柱不傻,立刻讓山形火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抵擋在老者探來右手的正前方。

“嗤嗤”聲響起,火焰灼燒着老者的右手。但老者的右手卻熟視無睹,仍然一往無前,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態勢。

“啊!”的一聲慘叫很快響起。可令人想不到的是,慘叫之人不是二柱,而是氣勢洶洶殺過去的老者。

“你一個長輩出手欺負一個晚輩,還要臉嗎?老朽身爲他的師父,怎能親眼目睹自己的徒弟在眼前受辱呢?

在老朽看來,不給老朽徒兒面子就是不給老朽面子,既然不給老朽面子,那老朽就會狠狠地把你踩在腳下。

原本老朽是準備殺了你的,可誰讓老朽的徒弟爭氣,讓老朽感到很開懷呢?因而,你的這顆頭顱今天就暫時寄在你的身上吧!”斜躺着的妙俊風,半睜着眼,用一副慵懶的口吻對墨家老者說道。

墨家老者捂着自己受傷的手掌,沒有多說什麼。轉身就向墨青峯的身邊返回。

“呵呵,不愧是墨家長老,果然識相。老朽還等着你出手呢!”

從背後傳來的話,讓行走的老者身體顫了顫。若不是在他的心中有一個聲音一直在阻止自己,說不定眼下的自己就魂歸黃泉了。

“想必您就是妙明妙老吧!今日一見,您果然有仙家風采,剛纔家人多有不敬,還請您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

墨青峯的話說的很有水平,既安撫了老者,又向妙俊風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不愧是墨家第三代嫡系。之前的事就此翻篇,只是日後若有人再敢冒犯於我,請不要怪老朽狠辣無情。”

“那是自然。不過,身在世家也有身爲世家之人的難處,族長的命令不容違背,家族的意志不容違抗。

我們墨家雖談不上名門望族,但在世家林立的族羣裏還是有點分量的。今日家族派我來此,是爲了化干戈爲玉帛,造福一方百姓。

我自知能力有限,但一想到能爲一方百姓盡一點綿薄之力,我就難免心動。故而,在家族派發了這個使命後,我便毛遂自薦了一把。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修羅皇庭和紫杉王本就同出一族。他們之間的矛盾是兄弟間的矛盾,不是敵我矛盾。因此,我覺得雙方沒有必要進行到兵戎相見的地步。

今日我來此,是想爲雙方謀福祉,謀出一個折中的方案,讓雙方都感到滿意。

個人生死事小,百姓安危爲大、我們不能因爲個人的問題,就棄黎明百姓於不顧。

如今,紫杉王爺和妙老您二位正好都在場,我們不妨坐下來好好談一談,興許在我們友好的氛圍下,這火燒眉毛的事就解決了。”

“本王沒有意見,若是能這樣處理那是最好。本王也不願見到血流成河的景象。”紫杉王附議了墨青峯的話。

“老朽有意見,老朽纔不會明知是坑還往裏面跳。老朽是老糊塗了,但還不傻。別以爲你們葫蘆裏賣的什麼藥老朽不知道,這樣的小聰明是上不了檯面的。”

“妙老,我不知道您爲何會對我們有如此大的誤會。難不成就因爲先前的一點小過節嗎?若是如此,我覺得這和您的身份氣量有點不符。”

“不錯,能沉得住氣,能把自己的真實意圖完美隱藏。只要再給你點時間,你會成爲世家子弟第三代中的風雲人物。

青峯啊!老朽勸你還是不要趟這趟渾水了,不就是要娶皇甫珠嗎?實在不行,直接把這樁婚事推了。世上的姑娘有很多,你應該娶一位賢內助,而不是一個麻煩精。

你長得又不醜,家世也不錯,追求你的姑娘沒有上千吧,幾百總歸是有的。

老朽是過來人,對你說的都是肺腑之言,你不妨好好考慮一下。”

妙俊風此話一出,站在陣營中的皇甫明瞬間毛了。他一步跨出,指着妙俊風大喊道:“妙老賊,你眼見大事不妙,故意把話題扯遠。我妹夫是何等人?你這點挑撥伎倆在他的面前就是天大的笑話!

你若怕你就直說,不要這樣拐彎抹角,禍水東引。你的狀態大家都知道,你又何必苦苦支撐呢?就算撐得了一時,能撐得了一世嗎?”

妙俊風沒有理會皇甫明的咆哮,輕輕一笑的繼續對墨青峯說道:“青峯啊!看到了吧!人都還沒過門呢!你已經成他妹夫了!

如今的狐假虎威已經氣焰囂張,倘若婚事一成,即便你想做一個大賢,也會被他們兄妹給拖累。

世家子弟的競爭本就殘酷,憑你的聰慧才智應該能由此及彼,聯想到今後的事。

多的話老朽也不說了,免得他會衝過來,像瘋狗一樣的咬我一口。忠言逆耳利於行,還望你聽之,想之,然後行之,切莫一失足成千古恨!”

墨青峯的神情沒有變化,但內心卻被妙俊風的話給晃動了。他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心境平復下來。他不想因此,而被妙俊風奪過節奏的指揮棒。 “青峯,你也不用再去糾結了。速速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吧!身爲世家中人不應該涉入這凡塵雜事中。”

“妙老,您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君子有成人之美。既然我已經答應了未來的妻子,那就斷無退縮的可能。

不管皇甫明是否是狐假虎威,不管他未來是否能真正成爲我的大舅子,至少現在,他有這個名分,他有讓我維護他的資格。”

“好!多說無益,那就戰吧!二柱,你回來,你不是他的對手。”妙俊風從帥車上站起來,雙目裏露出迫人的精光。

“師父,我可以和他一戰的!之前的傷不要緊!”二柱對妙俊風的身體很擔憂,他不想讓妙俊風披掛上陣。

“傻徒兒,你的心思爲師還能不明白嗎?你放心吧!爲師死不了,最多回去躺兩天!”妙俊風話畢,強大的氣息從他身上迸發而出,一舉取代了之前頹靡的狀態。

感覺到了妙俊風的態度,二柱不再多言,老老實實的退了回來。

“青峯,墨灰已經被老朽殺死。他的死註定讓老朽和你們墨家結下樑子。你身爲第三代嫡系繼承人,身上保命的東西應該多一點。因此,就讓你我來爲這段樑子畫上句號吧!

若是老朽勝了,老朽不殺你,讓你平安歸去。倘若老朽敗了,老朽的這條命就任憑你處置。

呵呵,不知青峯可願與我進行這樣一場比鬥呢?”

“好!就依妙老所言。不過,在你們比鬥之前,能否讓雙方大軍各自後撤三裏呢?範圍太小,我放不開手腳。”

片刻後,“轟轟轟”的腳步聲響起,雙方大軍在妙俊風和墨青峯的各自授意下,後退了三裏地。

“尊老愛幼是美德,就由您先請吧!”墨青峯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好!那老朽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噌,嗡”一聲,強大的威壓自妙俊風身上放出,猶如一尾破空之箭,向墨青峯毫不留情的激射而出。

墨青峯不敢託大,取出一張符籙,口中急速輕念一句,隨後,果斷激發。

一層墨灰色的結界在他周身撐開,只是這結界顯得不光整,像是被擠壓一般。

“妙老,您也不曉得疼愛晚輩。一出手就準備給我一個下馬威啊!”墨青峯面掛微笑,但心裏卻是一陣小鼓緊敲。

“正所謂拳怕少壯,老朽的氣血不如你旺盛。假如不傾盡全力,豈不是要在你的面前鬧出大笑話。老朽可丟不起這個臉哦!”

“也是!妙老,來而不往非禮也,還請您多多指正!”他兩指一夾,一張符錄流光一閃的出現在兩指之間。之後,他把符籙放在嘴前,一陣小聲嘀咕。

“來!”,一根由符文幻化的符筆出現在他掌心中。

“攻!”,伴隨着這個字的音節落下,一枚通體漆黑,有井口大小的“攻”字,自高空中向妙俊風砸落而下。

妙俊風眉毛一揚,對這攻擊手段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之前,他在金陵城之戰做過撒豆成兵的事。沒想到,在今天,居然能見到揮墨攻伐的手段。但不知,他能否畫字成兵,做到像自己一樣呢?

爲了驗證這一猜想,妙俊風決定以武相逼。用自己的武力逼出他最後的手段。

“嘭”的一聲,看似無力的一拳,輕飄飄的把“攻”字打的四分五裂,潰不成字。

“好!看我的千軍萬馬!”墨青峯筆走龍蛇,凌空揮寫了“千軍萬馬”四個字。

四字一出,大地爲之顫抖,好似真有千軍萬馬向妙俊風衝殺而去。僅僅四個字,卻將千軍萬馬之勢凝聚其中,這足以讓人歎爲觀止。

“來得好!就讓你見識一下老年人的霸氣側漏!”妙俊風雙腳連邁,揮拳而上,絲毫不懼這千軍萬馬之勢。

“嘭”的一聲,“千”字被妙俊風一拳砸碎。

“咔咔”兩聲,“萬馬”二字被妙俊風雙掌劈裂。

“嚓”的一下,獨留的“軍”字被妙俊風腳風一帶,給擦沒了身影。

“青峯啊!你讓老朽很失望啊!原以爲你能把握到精髓,但從目前看來,你只是學到了皮毛。光有其形而未見其神。

不知你可聽說過,妙俊風撒豆成兵之事?同樣役使符籙,你同他相比,一個是天,一個是地,不能相提並論吶!”

妙俊風在墨青峯寫出千軍萬馬四個字後,心中的期待之情再度上一個臺階。可在他觸碰到這四個字後,反差的失落,讓他對墨青峯感到十分遺憾。

“妙老,話可不能這麼說。據我們事後分析,妙俊風在金陵城之戰所用之術乃是妖法。至於是什麼妖法,我們至今還沒有研究出結果。

不過請您還有天下人士放心,當結果出來後,我們會第一時間讓全天下知曉。”

“哎!”妙俊風重重一嘆,隨口開口說道:“青峯,你還是沒明白我的意思。我並不是要拿他來貶低你,而是想讓你知道,你在這條路上站的是什麼位置。

口說無憑,就讓我來讓你親身體會一下吧! 總裁壞壞,晚晚愛 也只有這樣,才能把讓你一葉障目的葉子給摘除。”

“筆來!”一聲高喝,一支金光燦燦的符文筆在妙俊風的手中出現。

“千軍萬馬!”想要讓墨青峯心服口服,就讓他在這一招下體會其中的奧妙吧!

“轟隆隆”的聲音響起,大地爲之顫抖。緊接着,千軍萬馬四個字化成了一個個虛擬的光影。每一個光影的身上都散發着濃烈的戰意和殺氣。

無論是勢,還是形,亦或者神。此時的千軍萬馬就像是真有一支善戰的雄師從遠方奔襲而來。

獨自一人面對滾滾雄師的墨青峯有些慌神了。被壓力籠罩下的他,真實的體會到了妙俊風之前所說之話的含義。

“難道說撒豆成兵並不是妖術,而是一門耀世神通!不然,妙老爲何能發出如此恐怖的一擊呢?”

墨青峯的心裏出現了掙扎,眼前的事實和心中認定的事實出現了激烈的交鋒。假如眼前是真,那自己先前的堅持又是什麼呢?

“唰”的一下,七彩虹光亮起,晃神的墨青峯對近身的攻擊渾然不知。幸好在他的身上有護身的寶物,不然,他非死即傷。

“後天靈寶!”妙俊風在見到亮起的七彩虹光後,略帶驚訝的發出一嘆。 後天靈寶的出現,讓晃神的墨青峯迴過神來。他對於剛纔的失態,感到相當自責。身爲墨家子弟,怎能懷疑自己的家族呢?

“世家就是世家,底蘊不是尋常家族可以比擬的。伯爵級世家在這世上少說也存在三萬年了。

三萬年,多麼漫長的一個時光啊!憑藉先祖的底蘊,不知道能誕生出多少強者。

這應該是一件後天靈寶吧!能成爲後天靈寶的寶物,它的主人已不再人這個範疇內,而應劃在仙這個範疇。

了不起,墨家的先祖還是很了不起的。能夠將追隨自己一生的寶物留在墨家,看來他對家族還是很眷戀的。”

“妙老,您對世家懂得還真多。難道說您也是世家中人嗎?來自於隱世的世家?”

“不!老朽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一個路過此地的老年人。再有,老朽和你們皇庭的妙家半毛錢關係都沒有,那個妙家和老朽不是一個級別的。”

“這是自然,否則,妙家又怎會被林家打壓的如此不堪呢?

妙老,現在您覺得我們還有必要繼續戰下去嗎?後天靈寶一出,您的勝算可連一成都沒有了。”

“哈哈哈…,放心吧!青峯。老朽一身的實力還沒有發揮出三成,光憑一個後天靈寶還無法讓老朽向你低頭。”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墨青峯心念一動,指揮着後天靈寶向妙俊風打出一道光束。

對這道光束,妙俊風可不敢硬接。他雙手舞動,黑白二色形成的太極漩渦在他身前升起。

旋轉着的虛無之力從太極漩渦中緩緩放出,與急射而來的靈寶之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嗡,啪!”太極漩渦替妙俊風抵擋住了這一擊,但也因此而崩碎消散。

“妙老,您這手藝從哪學來的?假如去麪館揉麪,您做的面絕對是天下第一美味。”墨青峯即便損人,也不會在話語中露出髒字。

“呵呵,過獎。若是老朽哪天心情好,改行開面館了,一定請賢侄過來吃一碗。

賢侄,你可要做好準備哦!老朽這次出手可真的不再留情了,面對一件後天靈寶,老朽想不認真都不行啊!”

妙俊風擺出太極架子,周身死氣瀰漫。灰濛濛的氣體讓妙俊風的身影變得越來越朦朧。

“唰唰唰”三道灰光閃過,妙俊風呈“之”形,向墨青峯發起了攻擊。

似緩實快的老拳上密佈灰色死氣,讓這一拳充滿了神祕的死亡之感。

被死氣包裹的他,使得四周的溫度爲之寒冷。隱隱的還能從死氣中聽到來自地獄亡靈的嘶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