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話剛落,舅母立即不幹了,指著大舅罵道:「崔大兵,你什麼意思?你別忘了,小建才是你的親生兒子。我們把崔婷婷養大,就算是不錯了。如果不是因為她,咱們的小建叫就結婚了。」

「你還好意思說?我問你,這麼多年,婷婷的工資都給了誰。你又把她的工資花哪去了?我不問不代表我不知道。你拿著婷婷掙的錢,卻給你娘家花,你不感覺過份嗎?」

崔大兵怒吼,顯得很是憤怒。

以前他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是今天顧銘說的話,說的很對,他也全部聽了進去。

確實是自己一家人做的太過份了。

再怎麼說,從法律上來講,崔婷婷都是自己的女兒。

是自己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

這一次,他不決定再向妻子底頭。

「過份?崔大兵,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好呀,我看你是不想要我們了。那好,既然這樣,那咱們就離婚!」崔大兵的妻子大吼。 「離,必須離,今天你們必須離!」

崔建不僅不勸阻,反而舉雙手贊同。

崔大兵怒視著崔建,用手指指了許久,沒有說出話來。

「你指我幹什麼?你和我媽離了更好,你看看哪個父親像你一樣,我是你親生兒子,可是我現在有什麼?我什麼也沒有,管你要個錢,連個屁都沒有。」

崔建不屑的看著崔大兵,冷言相對。

「小建,你沒有這樣的父親,我們走,這裡不是我們的家。崔大兵,民政局今天還沒有放假,我苗玉蘭要和你離婚!」

崔大兵的妻子大聲說道。

「好,離,我們現在就離!」

崔大兵真的受夠了,自從崔建出生到現在,他就一直受苗玉蘭的氣。

「我告訴你崔大兵,崔建是你的兒子,離婚後,家裡所有東西全部歸我所有,因為我要養著小建。還有崔婷婷那個賤人的別墅,也要歸我。」

崔大兵的妻子吼叫著,恐怕別人聽不見一樣。

顧銘等人從屋子裡走了出來。

冷笑的走到崔大兵身邊,陰冷的盯著苗玉蘭。

「苗玉蘭,離婚可以,但是想要家產,你認為你夠資格嗎?」

「顧銘,你怎麼跟我說話呢?我現在還是你的舅母,難道你媽沒教你尊重人嗎?」苗玉蘭憤怒的吼著。

就跟個潑婦一樣,恐怕別人聽不見一樣,村子里的人聽到聲音后,漸漸的圍了過來。

「苗玉蘭,你配當我的舅母嗎?如果你不怕我把你的醜事全部說出來,你就繼續鬧下去。」

顧銘很是生氣。

剛才苗玉蘭提出離婚時,顧銘就感覺不對,於是對苗玉蘭使用了搜魂術。

當看到她的記憶后,顧銘再也坐不住了。

「我的醜事,我有什麼醜事,你當著大家的面說一說!老少爺們,大嬸大媽們,你們看看,這就是崔家,我苗玉蘭嫁到崔家幾十年,過的那叫什麼苦日子。」

「現在好了,崔月英的兩個兒子都成了名人,有錢了,就瞧不起我們這些窮親戚了。你們看看,顧銘現在都直叫我的大名了。」

苗玉蘭大聲的嚷著。

可是周圍的村民卻有沒一個人搭她的話。

反而,所有人的眼中帶著嘲諷之意。

「他玉蘭嬸嬸,我看你是心虛了吧?大家說對不對?」一個中年婦女大笑著,大聲叫喊。

「我看就是,她不僅是心虛了,我看呀,這是羨慕嫉妒恨,看人家有錢了,就想著占點便宜。我可看見好幾回,她讓大兵子來借錢。」

「真的,還有這事?」

「誰傻呀,就崔大兵傻,什麼都聽苗玉蘭的。他那個養女崔婷婷多好的姑娘呀,可是他們家是怎麼對待人家姑娘的?我都不想說。」

「兒子?就是不知道那個兒子是誰的種了。在這裡嚷嚷也不怕丟人。」

村民們指指點點,風言風語,無不指責苗玉蘭。

苗玉蘭聽后極其憤怒,但是她一個人怎麼可能說的過那麼多張嘴。

「崔大兵,你要是同意我剛才的話,我們就離婚。」

苗玉蘭不想再呆下去了,她只想馬上離開。

「苗玉蘭,你想離婚,那就離。不過,你把這麼多年從我大舅那裡騙來的錢,全部給我吐出來,否則,我讓你和你兒子,還有你兒子的父親,在醫院裡過年!」

顧銘冰冷的看著苗玉蘭。

「小銘,你說什麼,什麼她兒子的父親?」崔大兵彷彿意識到了什麼,急忙拉住顧銘,疑惑的問道。

他心裡已經猜到了什麼,只不過想得到確認。

顧銘看了他一眼,「大舅,崔建不是你的兒子!」

崔大兵一聽,頓時顫抖著身體,不由的後退數步。

「你放屁!顧銘,你有錢了可以瞧不起我們,但是你不能拿崔建的聲譽來說事,你的心真的好恨呀,崔建再怎麼說也是你的表弟,你竟然這樣對他。」

苗玉蘭聽到顧銘的話后,頓時發狂,掐著腰指著顧銘大聲辱罵。

「表弟?我有這樣的表弟嗎?苗玉蘭,不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你自己幹了什麼事,難道自己心裡不清楚嗎?難道非要我把那個男人的名字說來了你才甘心是嗎?」

顧銘陰冷的盯著苗玉蘭,向前踏出一步。

僅是一步,嚇的苗玉蘭不由的後退數步,臉色瞬間蒼白。

「苗玉蘭,如果你不和我大舅提出離婚的話,我也不會把這件事說來。因為我不想讓我大舅難過,不過,既然你已經提出了離婚,那你們就把手續辦了。」

「不過,你想得到崔家一件東西,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想要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咱們去醫院做個親子鑒定!如果崔建,是大舅的兒子,我給你苗玉蘭一千萬。怎麼樣,你敢嗎?」

顧銘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

他根本不想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提出這事。

可是苗玉蘭的行為已經徹底的激怒了他。

就算說出來又如何,大舅離開后,想找個女人有何難?

雖然說出去不好聽,讓人背後說三道四,但是總比戴一輩子的帽子要強吧!

快刀斬亂麻,如果不這樣的話,不知道以後苗玉蘭還會幹出什麼來了。

「怎麼不說話了?說呀!」

顧銘見苗玉蘭不說話,頓時又大聲吼叫一聲。

頓時嚇了苗玉蘭一跳,直接坐到了地上。

而崔建彷彿沒看見一樣,又如何今天這事跟他沒有關係似的,站在一旁,連扶都沒扶苗玉蘭一下。

「表哥,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只要我是我爸的親生兒子,你就給我們一千萬是嗎?」

眾人聽了崔建的話,不由的全部愣住了。

他是腦袋不好使,還是天生就是個傻逼嗎?

現在事關他的清白,而他可好,竟然在想著錢。

「沒錯。但是崔建,你認為你有機會拿到這筆錢嗎?」顧銘冷哼。

「怎麼沒有?我可管他叫了二十多年的爸,我就是他的親生兒子,就算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又能如何,我只認崔大兵這麼一個爸爸!」

崔建笑道,一臉的討好,看著令人作惡。

顧銘真想一腳踢死他,真不知道崔建這二十多年是怎麼活過來的。

「你認?你有那個資格承認嗎?苗玉蘭,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是選擇帶著崔建離開,還是選擇法庭上見,你自己選!」 「我,我選擇帶崔建離開!」

苗玉蘭低頭了,最後按照顧銘的意思做出了選擇。

她不得不做出選擇。

就在這時,周偉開車正好回來。

崔婷婷下車,看見院子外圍了許多人,疑惑的走了進去。

當看到苗玉蘭坐在地上時,急忙跑了過去。

「媽,你這是怎麼了?」

啪!

苗玉蘭直接揮手一個巴掌扇了過去。

「滾,我不是你媽,都是因為你,如果不是你,也不會發生今天這些事情。」

苗玉蘭把所有怒火全部撒在了崔婷婷身上。

當她的巴掌再次揮過去的時候,突然感覺手腕上傳來了劇痛。

「啊……」

只聽咔嚓一聲,她的手腕直接被捏斷。

凄慘的叫聲從苗玉蘭嘴裡喊出,聽著都令人感到痛苦。

「苗玉蘭,給你臉了是嗎?」

顧銘臉色陰冷,身上散發著濃濃的殺氣。

我的冰山總裁未婚妻 站在他身邊的崔婷婷感覺到一陣寒冷。

她重來沒有看到顧銘如此憤怒的樣子,臉上雖然很疼,但是心裡卻是很溫暖。

因為顧銘始終都在關心她。

周偉進來后,從母親崔月桂嘴裡知道了所發生的事情。

不由的苦笑搖頭,走到顧銘身邊,輕聲說道:「小銘,這件事我知道,我也知道那個男人是誰。放開她吧,跟她這種人根本不值得,咱們送她和大舅去離婚,然後回來準備過年。」

聽了周偉的話,顧銘鬆開了苗玉蘭,並且將她的手治好。

崔大兵頹唐的走了過來,陰冷的看了苗玉蘭一眼,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苗玉蘭,離婚後我把所有東西給你,畢竟我們共同生活了幾十年。小銘,小偉,你們倆個陪大舅一起回去,順便把我的衣服取回來。」

說完,崔大兵慢慢的向停在院外的車子走去。

崔建一聽,臉上頓時激動不已。

「媽,你聽到了嗎,他說把所有都給咱們。還算他有點良心,對了,包不包括那套別墅?」

「你還想要什麼? 假戲成愛 要不我把公司送給你?」

周偉怒視崔建。

崔建脖子一縮,頓時不敢再說話。

周偉在他們這些人里是最大的,在不知道崔建的真實身份前,周偉沒少收拾他。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現在只要見到周偉,崔建就不由的有些害怕。

苗玉蘭很是失望的看了一眼崔建,不過他的話卻是提醒了自己。

從地上爬起來后,看著崔婷婷說道:「崔婷婷,我養了你二十多年近三十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把你那棟別墅給我,就當是這麼多年的撫養費吧!」

「苗玉蘭,你還要點臉嗎?我同意,而且那個棟別墅也不是婷婷的,那是小銘送給她的,當初是為了婷婷上班方便才買的。」

崔大兵剛走到車前,聽到苗玉蘭的話后,頓時大喝。

此時的崔大兵對苗玉蘭已經徹底絕望了。

剛才他還在想,如果苗玉蘭只要說一句,我們不離了。

那他轉頭就會回來。

那句話沒等來,卻等來了這麼一句話。

「崔大兵,我管你要了嗎?我不管誰給她買的,我只要那棟別墅。 重生紅樓之環三爺 崔婷婷,你就說給是不給吧?」苗玉蘭大聲說道。

當看到到顧銘那冰冷的面孔后,聲音越來越小。

崔婷婷沒有說話,不怒反笑,笑聲越來越大。

「撫養費?我最後叫你一聲媽!自從我被你們收養以來,你是怎麼對我的?你把我當女兒對待過嗎?如果不是爸爸,我可能活不到今天。這麼多年,我所有的工資月月上交。」

「那是我的工資,是我沒日沒夜加班加點掙來的,而你呢?每個月只給你二百塊錢!而崔建呢,你每個月給他二千,這還不算,剛給我的錢的,第二天就會想著辦法要回去!」

「撫養費即便是給,我也是給爸爸。而你沒有那個資格!」

崔婷婷哭了,哭的很傷心。

但是她說的又是實情,外人可以不知道,但是崔月英幾姐妹是知道。

這麼多年,如果沒她們暗中幫著崔婷婷,也不會有今天的她。

「好!我算是養了個白眼狼,小建咱們走!」

苗玉蘭冰冷的瞪了崔婷婷一眼,拉著崔建向外走去。

一個小時后,崔大兵和苗玉蘭從民政局裡走了出來。

兩人正式離婚。

崔大兵按照自己所說的,回到家中簡單的收拾一些自己的衣服后,便離開這個生活了幾十年的地方。

再次回到顧銘家中時,崔大兵竟然有種非常輕鬆的感覺。

崔婷婷在秦思雨的安慰下,情緒也穩定了下來。

兩個眼睛哭的通紅,有些微腫。

見到顧銘回來后,竟然臉紅了起來。

顧銘看了一眼正在偷笑的秦思雨,立即便明白了過來。

一定是秦思雨為了安慰崔婷婷,把他給出賣了。

明天就是除夕,崔月英幾個姐妹已經開始準備了起來。

崔大兵被氣氛影響,心情也好了很多,話也漸漸的多了起來。

顧銘的二層小樓,所有房間已經被安排滿了,但是崔月英還是給他和秦思雨單獨準備了一個房間。

什麼目的,大家心裡都清楚,所以誰也不說什麼。

而秦思雨卻借著崔婷婷心情不好為由,把崔婷婷收入了房間。

崔月英也沒多想,就讓顧銘他們三人住在了一個房間里。

二樓最裡面的房間內,空調開放著。

房間內溫暖如春。

可是房間內卻只有秦思雨一個人躺在床榻上,眨著兩個眼睛,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而小天地內,卻響起陣陣的喘息聲。

「小銘,饒了我吧!你太厲害了,我沒有力氣了!你還是把思雨找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