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靈化身的實力,葉雄膽敢這麼罵它,它聽到不把他殺了才怪,怎麼可能不出現?

葉雄也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弄錯了,怎麼自己罵成這樣,冰靈都沒出現?

他體內的冰靈化身明明說過,冰靈對化身有感應能力,短距離之間,化身做什麼,它都一清二楚,不可能沒聽到自己的叫罵。

唯一的可能是,它不想見自己?

自己一個築基中期的傢伙,它憑什麼不見自己?

葉雄感覺一頭霧水,恍惚起來。 「江南王,咱們現在怎麼辦,還找不找?」雪莉問。

葉雄咬牙道:「既然它對咱們視而不見,咱們就找到它的洞府去。」

冰靈在這雪嶺谷之中住了千萬年,一定有洞府的。

「那要是,咱們惹怒它咋辦?」雪莉擔心地問。

「咱們連死都不怕,還怕什麼?」

雪莉點了點頭,覺得自己剛才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只不過,她對葉雄的感覺怪怪的,總覺得他的想法,是不是有點臆想?

冰靈如果真的如此兇殘,會放過他們?

將馬昆的屍體放入儲物戒,準備回去好好安葬,葉雄跟雪莉繼續前進。

接下來,兩人找了整整一天,幾乎把裡面翻遍了,還是沒有找到所謂的洞府。

兩人倒是發現不少的異寶,其中有一株葉雄最想要的雪山冰蓮。

雪山冰蓮是煉製駐容丹最主要的靈藥之一,服用駐容丹之後,能駐容十年。

葉雄一直在擔心自己地球那些女人,會隨著自己的修鍊而老去,畢竟她們沒有修鍊,不可能永駐青春。

特別是楊小喬,葉雄心裡一直都覺得虧欠她,所以一直在找駐容丹。

現在意外的收穫,讓他驚喜,但是想到師傅已死,他就高興不起來。

眨眼之間,兩天就過去,還是沒有找到冰靈洞府,就連冰靈化身都沒有再出現過。

「咱們只剩下半天時間,如果實在找不到,只能回去復命了。」雪莉說。

葉雄點了點頭,心裡卻在思考著。

現在這情形,如果不出動火靈跟冰靈化身尋找,很難找到。

但是出動它們,實在是太危險了,他答應過它們兩個,在雪嶺谷之中,絕對不動用到它們,他不能言而無信。

可是,除此之外,他實在是找不到其他的辦法。

「咱們先吃點東西,休息一下,如果實在找不到,只能回去復命。」葉雄回道。

兩人休息片刻,繼續在地宮裡面御空飛行,尋找著洞府。

這一次,兩人不再像開始那麼焦急,完全沒有希望的時候,兩人反而心情放鬆了。

沒有多久,兩人再次轉回葉雄擊殺變色龍獸的地方。

突然,葉雄的身體站住了。

「怎麼了?」雪莉問。

「奇怪,飛船明明撞在這冰壁上,留下一個很深的大洞,怎麼感覺好像變淺了?」

葉雄想了一下,祭出炭劍,凌空而起,狠狠地劈在那面冰壁上。

轟的一聲巨響,冰壁轟然倒塌,露出一面白色的金屬牆。

「這是……」雪莉頓時又驚又喜。

這金屬牆,絕對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加工的。

葉雄不停劈出劍芒,落到冰壁之上,冰層嘩嘩地落下,很快就露出一面金屬牆。

「雪莉姐,讓開一點。」

葉雄緊握炭劍,元氣瘋狂地涌到劍上,劍尖狠狠地刺進金屬牆。

金屬牆沒有加持銘文跟結界,輕易被洞穿。

葉雄用力划動,割開一道口子,能容一個人進去,然後兩人從洞中走了進去。

裡面是一個巨大的宮殿,十分溫暖,半點寒意都沒有。

兩人彷彿從冰雪世界,回到四季如春的南方。

宮殿不是很大,只有幾百平方左右,裡面空無一人。

大殿之上,有一個金燦燦的黃金寶座,這裡的設計,跟皇帝的大殿差不多。

「這裡怎麼有宮殿,難道這冰靈還想當帝皇不成?」雪莉小聲地說。

葉雄目光在四下搜索著,他發現這大殿除了中間那個皇座之外,什麼都沒有。

兩人小心翼翼地來到大殿之上,葉雄在皇座上面摸一把,發現上面滿是灰,不知道多久沒有人坐過。

「快看,那邊有個入口。」雪莉指著側面。

葉雄握著炭劍,朝那側門走去。

兩人穿過大殿,來到大殿後面,那裡是廂房。

廂房一個有十個房間,兩人一間間看過,裡面根本就沒有人。

從房間裡面的布置,可以看出有人住過,其中有老人的房間,中年人的房間,少年的房間,有男有女,大多數都是灰塵。

最新一間,是一個女人的閨房,在最後一個房間里。

推開房間,一陣女人的香味撲面而來,葉雄發現,這香味似乎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兩人在房間里轉了一圈,發現裡面除了日常用品之外,什麼東西都沒有。

沒有丹藥,沒有法寶,沒有神通。

這裡彷彿就是一個普通有錢人家的閨房而已。

這裡怎麼會出現在雪嶺谷這樣的地方?

「難道這裡以前是村鎮,後來被冰雪掩蓋,被埋在地下?」雪莉喃喃道。

話剛出口,她就覺得這種猜測靠不住,且不說小鎮怎麼可能只有一戶人家,還有,外面的宮殿,明顯不是一般村鎮所擁有的。

葉雄看了眼那張床,發現上面有皺摺,顯然有人在睡過。

「看來有人故意在躲著我們,咱們走吧!」葉雄說道。

「到底是誰在躲著我?」雪莉一臉的不解,疑問:「難道這雪嶺谷之內,除了冰靈,還有其它人在此住下?」

「不排除這種可能,咱們還是先離開吧!」

兩人走出宮殿,踏上歸途。

花了幾個小時,這才從地下宮殿走出來。

出口在另一座冰峰。

兩人算是明白了,原來每座冰峰,都是入口,連通地下宮殿。

單單是這地下宮殿的鬼斧神工,不知道要花了多少年時間,才能建造而成。

「這雪嶺谷處處透著詭異,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會想到雪嶺谷之內,會擁有如此雄偉的地下宮殿。」雪莉感嘆道。「最讓我們感嘆的是,我們居然活著出來。我以前聽說,每個進入冰峰的修士,沒有一個能活著出來。」

「對方故意讓我們活著,不對我們下手的。」葉雄說道。

他冥冥之中,覺得有人一直在玩弄著他們兩個。

但是,對方為什麼這樣做,他一點都想不通。

兩人正準備離開,突然發現遠處的地上,躺著一具屍體。

「快看,那是什麼人?」

兩人飛快地跑過去,將那屍體翻開一看,頓時震驚了。

這屍體,赫然是冰后徐玉鳳的哥哥,徐強。

葉雄上前探一下,發現屍體冰寒,一直冰冷到內臟。

「是冰靈化身殺了他。」葉雄檢查之後,說道。

(本章完) 雪莉倒吸一口涼氣,她回想起馬昆臨死前的情景,心有餘悸。

「看來,徐玉鳳也凶多吉少了。」她喃喃道。

話剛說完,遠處傳來一聲女人的尖叫,不是徐玉鳳是誰。

兩人飛快地跑過去,發現徐玉鳳倒在地上,拚命打滾著,披頭散髮,像是女鬼一樣。

她的身體上,一道藍色光芒纏繞著,時而在體表流轉,時而鑽進她的身體里。

冰靈化身不停地折磨著她,看她這情型,不知道已經被折磨多久。

在心裡,葉雄恨不得徐玉鳳死掉,但是看到她這麼悲慘的樣子,還是忍不住動容。

冰靈化身好像並不想殺死她,只是不停地折磨她,可見邪惡到了何種地步。

「江南王,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猛然發現葉雄,徐玉鳳大吼起來,連滾帶爬地撲過來。

這兩天被冰靈化身折磨著,她已經油盡燈枯,痛不欲生。

「別過來,再過來我們不客氣了。」雪莉大吼。

可是,徐玉鳳還是不停地撲過來,彷彿亂了分寸一樣。

葉雄跟雪莉同時退飛,懸浮在半空。

徐玉風想飛,可惜連飛都不起來了。

「江南王,救我,求求你了。」

「是我對不起你,我還不想死……」

「在看淼兒跟冰兒的份上,你救救我吧,我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一家人團聚。」

看到以往不可一世的冰后,落得如此下場,葉雄心裡不由得一陣感嘆。

他實在無法再看到她被折磨的慘狀。

炭劍懸浮起來,****出去,直接洞穿徐玉鳳的腦袋。

徐玉鳳軟軟地倒在地上,臉上盡量不甘之色,死不瞑目。

冰靈化身在徐玉鳳身上鑽出來,在半空凝聚成形,露出一個迷你的小人。

它朝葉雄吱吱呀呀,嘴裡說著聽不懂的話,就像一個還沒學會說話的孩子一樣。

不過,顯然,它對葉雄殺死它的玩物,十分不爽,似乎想撲過來。

突然,它嗖的一下,朝雪莉疾射過去。

雪莉嚇了一跳,正準備出手,葉雄已經搶在它面前,一劍劈出。

劍芒直接將冰靈化身劈得暈頭轉向,摔出幾十米遠。

冰靈化身大怒,朝葉雄不斷咆號著,但是一直都不敢出手。

「它好像有點怕你。」雪莉算是看出來了。

「站到我後面,別離開。」葉雄連忙吩咐。

雪莉連忙來到他背後,不敢再移開一步。

不管冰靈化身為什麼害怕江南王,目前江南王是她最重要的護身符,這是不容置疑的。

冰靈化身那雙綠豆大的小眼睛,在葉雄跟雪莉身上溜來溜去,終於一頭扎進地里,不見蹤影。

「離開這裡,快。」

兩人飛快地朝雪嶺谷入口飛去,一刻都不敢停留。

遠遠的,終於看到雪嶺谷入口那兩根巨柱,兩人終於鬆一口氣。

雪莉回頭看著雪嶺谷的方向,,就像做了一場夢。

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還活著出來。

六個人進入雪嶺谷,最終活下來,只有兩個人而已。

她看了眼江南王,實在是猜不透,為什麼冰靈化身人人都殺,唯獨對他手下留情。

「你別問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葉雄讀懂她的眼神,回道。

「咱們還是抓緊時間,回冰宮復命吧!」

兩人朝冰宮方向飛去,沒多久就找到了冰皇。

冰皇見只有他們兩個回來,頓時就知道不好了。

葉雄把在雪嶺谷里遇到的事情說了一遍,除了得到金液跟雪山冰蓮的事情,其餘的全都說了出來。

「殿下,冰靈靠不住,它根本就不是冰宮的守護神,還是另想辦法吧!」

冰皇嘆了口氣,說道:「這些年,死在雪嶺谷的冰宮修士不計其數,我早就有這種猜想,只是一直守著祖訓,心裡殘留一絲希望而已,現在可以徹底放棄了。好在南域跟西域各派一名金丹修士前來助陣,咱們這次就算迎戰裂組織三大首領跟魔尊冥淵,也不會吃虧。」

「就怕對方知道殿下會請人幫忙,又派了金丹強者過來。」葉雄擔心地說。

「這正是我所擔心的。」冰皇猶豫片刻,這才說道:「江南王,我有一事相求,這次冰宮跟魔界的大戰,已經上升到金丹修士大戰,如果我們輸了,冰宮勢必會落入魔界手中。從昨天開始,我已經逐步將冰宮的低階修士撤離,現在留下來的都是想跟冰宮共存亡的,現在唯一的問題是,王子跟公主都不肯走。」

「殿下的意思是,讓我說服他們,讓他們離開冰宮?」葉雄搖了搖頭,道:「殿下是他們的父親,他們連你的話都不聽,怎麼可能聽我的話?」

「我不是讓你說服他們,而是帶他們走,我已經將他們迷暈。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除了你,沒多少人能相信了。」冰皇說道。

「殿下你放心,我一定會將他們安全轉移的。」葉雄保證。

冰皇從身上掏出一個盒子,遞了過去:「這裡面是一顆奪天造化丹,送給你,就當是我對你的感謝。」

「這……」

葉雄大喜,激動得說不出話。

奪天造化丹,金修期以下修士服用,有百分之八十機會直接進階。哪怕對於金丹期修士,也有非常大的功效,能增強修為,是非常逆天的丹藥。

葉雄聽說過傳聞,從來沒見過,沒想到,冰皇居然把這麼珍貴的丹藥送給自己。

「冰皇殿下之恩,江南王銘記在心,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公主跟王子的。」

「這奪天造化丹是神丹榜上的丹藥,我也是好不容易才獲得的,原本想以後送給淼兒,哪知道淼兒生性未定,整天只顧著玩,還常常跑去歡樂城堡那樣的地方鬼混,這丹藥給了他也是浪費了。」冰皇嘆息。

人人都生兒子,為什麼有些人沒有背景,依然能在修真一道有所建樹,偏偏他這個兒子,有這麼好的資源,就是不肯好好學。

「殿下,王子只是性格還沒成型而已,他現在才十七八歲,這個年紀能達到築基中期,已經很逆天了,整個修真界,沒有幾個能有他這麼好的資質。」葉雄說道。

「呸,我那是用靈藥資源將他的境界堆上去的,他的實際戰力弱得沒法看,我現在都懷疑他能不能打過築期初期的修士。」

冰皇一想到這個兒子,就來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