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龔宇三人彼此對練,大家能力差不多,彼此也非常熟悉,對方出什麼招式,自己應該怎麼反制,大家內心都非常清楚,甚至不用思考,時間一長,幾乎就沒有什麼進步。

後來每天從帝級中級境界的學員中抽人來陪練,效果一下子就上來了。

陪練的人戰力比他們三人都高,而且每個人的功法技能戰法都不一樣,逼得三人不得不全力以赴,挖掘自己的所有潛能去應付這些高戰力的陪練。

兩個月下來,龔宇三人的臨戰技巧提升了許多。

天龍學院的院長龍魁看了一會兒,也是點點頭,說道:

「星海兄,看來你們這一屆的學員水平的確有所提升啊。」

能夠得到龍魁的肯定,星海突然覺得很有面子,笑道:

「哪裡哪裡,我們還很不足,請龍兄多指導指導啊!」

……

競技場上的戰鬥越來越激烈。

龔宇經過了剛才的熱身之後,突然信心大增,

原來自己和天龍學院的選手也是沒有什麼差距的,對方也是普通人,不是三頭六臂的怪獸啊!

龔宇內心突然湧現起一股強烈的征服欲,

要想獲得美人的心,得先征服對方啊!

如果自己連對方都打不敗,龍靜怎麼可能會高看自己一眼?

龔宇想到這裡,頓時大喝一聲,

「龍靜師妹,小心了!」

手中長劍一變,只見漫天劍影瞬間化著了一根根數米高的青竹。

這數百根青竹栩栩如生,在空中搖曳,一瞬間,將龍靜團團包圍。

每一片竹葉突然一起脫落,化著一道道青影,對著龍靜飛去。

萬千的竹葉猶如萬千的利箭,劃破虛空,封鎖了龍靜所有的退路。

龍靜周圍幾十米內,殺氣滔天。

全場觀眾一起大喝:

「好!」

龍魁對身邊的星海淡淡地說道:

「竹影劍法,不錯,不愧是飛豹學院十大劍法之一,可惜,這小夥子用錯了對象。」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隨著那聲提示音響起,原本時刻面臨崩潰的黃巾軍們,都是身子一怔,氣息逆天的上漲,就連他們的體型都隨之變得高大起來!

「啊!!」

這種強行變化對於他們身體來說,也會有極大的損傷,只見一個原本正常的黃巾軍突然白眼一翻,仰天大吼一聲,旋即體內澎湃的氣勢暴漲,體型直接拔高到兩米左右,身上各處的肌肉也是暴發而現!

恐怖的氣息在他們每個人身上散發開來~

局勢瞬息萬變,剎那間,大唐部隊碾壓黃巾的局面反轉成為被黃巾軍碾壓!

「砰!」

只見一個黃巾軍揮舞著手中的木棍,狂怒砸下,直接將面前的一名大唐士兵砸成了肉泥,可怕的力道直接傾瀉在大地之上,產生了幾道猙獰的地縫!

這種突然的轉變讓大唐士兵們都為之一驚,連連後退,這可是有著五萬多數量的黃巾軍啊,竟然全部都轉變成特殊兵種了!?

「殺!」

大唐士兵們的配合性和血性還是極好的,當自己面前的士兵被對方砸成肉泥,身在後方的大唐士兵就會立刻挺槍而上,對那剛打完一擊新力剛去舊力未生的黃巾力士進行刺殺!

猝不及防之下,往往這種突襲是最有效果的~

戰場之上慘烈的血腥味隨著殺喊聲的變大而逐漸濃郁起來

大唐士兵的傷亡迅速,每一個黃巾力士的普通一擊,都能帶走幾個大唐士兵的性命,即便後面的大唐軍挺身而上,將其擊殺,仍是會被緊隨而來的其他黃巾力士給滅殺

黃巾力士的眼瞳都像是現代科幻片中的喪屍一樣,一個個的翻白眼讓人看的心滲,這並不耽誤他們的視線,反而個個不懼生死,勇猛十分,前面的黃巾力士不管是如何被殺的,如何慘烈,他們的臉上都只有一股嗜血的興奮!

「妖術!?」

大唐士兵們哪裡見過這種怪異的敵人?

當下看著那些黃巾力士有些詫異和驚恐,仍舊是沖了上去,與其廝殺在一起!不論如何自己等人都是軍人,哪有臨陣脫逃的,只要命令沒有下達,他們就不會撤退!

另一邊

張角很是滿意自己這妖術的施展,手中九節杖中詭異的光芒閃爍,這次若不是有幸看到神龍之道,自己這黃巾妖術是絕不可能覆蓋如此多數量的士兵

「妖道,休要得意,吃爺爺一斧!」

程咬金眼看局勢變化,心裡萬分驚訝和著急,這詭異的妖道,竟然把那些黃賊都變成了這副模樣,若是自己殺了他,這妖術肯定會直接破除!

當下連忙揮舞起自己的兩把斧頭,就對著張角沖了上去,威勢驚人!

「呵呵!」

張角冷笑一聲,如今的局勢可是對自己有利了,就陪這程咬金好好玩玩!

「鐺!」

「鐺!!」

……

一陣金屬碰撞聲響起,程咬金跟張角是打的不分高下,原以為這張角不過是一介術士罷了,可這竟然能跟自己打的旗鼓相當!

幾十個回合之後

程咬金後退一步,手中大斧頭再次光芒涌動,

三板斧!

這麼短的時間,程咬金突然又發動了強悍的戰技丶三板斧,讓張角都為之一驚,一絲冷汗在額頭乍現!

「嗖!」

巨大的板斧異常靈活,瞬間劈了過來,強烈的破風聲刮的張角面部生疼,面對這突然一擊,張角面色大變,只能倉促迎敵,手中九節杖往前一頂!

「鐺!」

金鳴之聲傳來,張角面色略有不適,身形借力連連後退,想要跟程咬金拉開距離,身旁的黃巾力士也是很配合的趁機湧來準備迎合張角,將程咬金隔開!

程咬金也是身經百戰的老將,豈會察覺不到張角的慫意?

不理會周圍那些湧來的黃巾力士,大板斧揮舞著緊隨張角而上,神出鬼沒的一斧頭,讓張角徹底變了臉,一股腦的從腰間的包裹里抽出數十枚符文,在自己身上貼了一枚,旋即剩下的符文又如同一枚枚暗器朝著程咬金疾射而去!

張角的武功不錯,但是這些歪門邪道的符文妖術簡直就是大師級了,程咬金不敢大意,直接用三板斧中的第二斧沖著這些符文一砍!

「砰!砰!砰!」

果然,

這些符文如同炸彈般,一碰就炸,還好程咬金這斧頭的威力極大,硬生生的扛住了這些符文爆炸的威力!

當下手中兩把斧頭威力更甚,最後一斧!

張角面色陰冷,瞳孔緊縮間似乎又準備要拿出一些符文保命,可程咬金根本不給他這機會,瞬間近身,斧頭之上閃爍著嗜血的鋒芒!

「噗!」

血色漫天之間,這一斧頭結結實實的砍在了張角的胸膛之上!

威力巨大的斧頭直接將其從心臟到底,撕裂成了兩半,血腥至極,程咬金雖然面色慘白,但是嘴角微微掀起一抹得意,如今這賊首伏誅,妖術也該破了吧?

連忙看向周圍,當下面色又是一變!

只見那些黃巾力士仍舊是充斥著狂暴的氣息,不斷廝殺著大唐的士兵!

「****!」

程咬金沒忍住爆了句粗口,一腳踹開死的不能再死了的張角,這次自己強行連開兩次三板斧,好不容易擊殺了張角,卻是破不開這妖術!?

當下也別無他法,只能繼續提著斧頭砍殺周圍的黃巾力士!

這些黃巾力士似乎對周圍任何人的死訊都滿不在意,眼睛里只有無盡的殺戮和嗜血!

即便,張角就死在他們眼前,他們眼中也毫無波動,就像是沒了人性~

這種不懼死亡的士兵最難對付,好在這邊有程咬金,陳昱州等猛將相助,局面暫時穩住了!

張亮帶領的中軍和郎浪帶領的右軍及時趕到,大唐部隊似乎又隱隱之中佔了上風!

「喝!」

陳昱州一槍逼退張寶,神出鬼沒的一槍竟然又立刻浮現而出,順手取走了身旁一個準備圍過來的黃巾力士性命!

這恐怖的出槍速度讓張寶都為之一驚,張寶發覺自己手中的鋼刀有些卷刃了,當下突然將自己身邊的黃巾力士喉嚨一捏,隨著一聲細微的咔嚓聲

張寶竟然把那黃巾力士……擊殺了?

看的陳昱州是眉頭緊皺,這是什麼意思?

在陳昱州等人詫異的目光中,張寶拿起了被自己殺死的黃巾力士的武器~

「卧槽!」

陳昱州沒忍住學賀翎爆了句粗口,這張寶是傻了嗎,為了拿一個武器,竟然殘殺周圍己方士兵?

無情啊,還是傻子? 龔宇的竹影劍法已經有了相當火候,漫天竹葉帶著凌厲的殺氣射向龍靜。

全場觀眾屏住呼吸,看著競技場中央的龍靜如何破解龔宇的殺招。

龍靜長劍一抖,瞬間變幻了劍法,漫天劍影破空而出。

「吼——」

一聲長嘯從龍靜的劍影中傳來出來,震動整個操場的上空。

即便有防禦光幕的阻隔,現場的觀眾仍然被這一聲長嘯給震撼到了。

只見一道虛幻的龍吟從龍靜的劍影中破空而出,百米長的身影圍著龍靜繞了一個圓圈。

「吼——」

又是一聲長嘯,

一股強勁的殺氣向外擴散開來,

將所有射向龍靜的竹葉紛紛震碎。

主席台上,星海看到龍靜的這劍法之後,頓時大驚失色,脫口而出,

「天龍劍法?這蒙面女子龍靜是你們大龍王朝的族人?」

龍魁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看台的某個角落裡,葉老也是意外地叫了一聲,

「咦,天龍劍法?」

一旁的肖玲趕緊問道:

「葉老,她這劍法厲害嗎?」

「不僅僅是厲害,認識恐怖,楊嘯這下遇到對手了。」

…..

競技場中央,龍靜的長劍幻化出的龍影震碎了龔宇的攻擊,龔宇頓時感覺身軀一震,氣血上涌,,莫名心慌。

龍靜早已閃電般殺過來,那條虛幻的龍影緊隨其身,對著龔宇撲過來。

龍影撲過之處,虛空一片破碎。

「吼——」

龍影發出了第三聲長嘯,

長尾一擺,對著龔宇直接劈了過來。

龔宇一咬,瞬間啟動了獸魂,幻化為了一頭高大的狼人,鋒利的雙爪對著龍影拍去。

「轟!」

一聲巨響,

龍威橫掃而至,龔宇的龐大的狼人獸魂直接被擊飛了幾十米遠,

砰地一聲,摔在了地上。

龔宇覺得胸口一陣劇痛,哇地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遠處的龍靜並沒有趁勢追擊上來,而是倒轉長劍,站在原地,

那條虛幻的龍影纏繞在她的身體上空,

透露出一股強大的神秘氣息。

眾人在此刻才醒悟過來,龍靜的強大遠非龔宇能夠比的,人家前面不過是陪著龔宇熱身玩玩,如果她一上來就使出天龍劍法,龔宇一招就敗了。

「差距啊!不承認都不行啊!」

星海拍了一下大腿,神情有些懊悔。

他自然知道天龍劍法意味著什麼,

能夠使用天龍劍法,凝練出龍形的人,必定是大龍王族中擁有龍魂高貴血統基因的天生強者。

一般的人就算學習了天龍劍法,也是沒有辦法凝練出龍形的。

基因進化尤其講究天賦,

這麼是天賦,

這就是天賦,

天生的不凡!

「龍魁兄,你不厚道啊,隱藏了這麼大一張底牌,居然不告訴我,不公平,不厚道,我現在嚴重懷疑你的人品啊!」

龍魁呵呵一笑,說道:

「星海兄,我天龍書院有大龍王族的學員,又不是什麼秘密,怎麼能怪我不厚道呢?」

……

競技場上,

龔宇從地上爬起來,吐了兩口鮮血。

看著遠處冷靜站立胸有成竹的龍靜,他明白,就沖龍靜那份從容,就說明了龍靜的戰力遠在自己之上,可笑自己還以為可以征服龍靜。

龔宇走過來,對龍靜抱拳道:

「龍靜侍衛戰力強大,我龔宇心服口服,我輸了!」

龍靜淡淡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