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學手續辦好了之後,顧九九就知道了學校的公告欄那邊,仔細看著上面的合租信息。

容若走了過去,說:「我也打算找個房子住,要不我們一起租吧?」

嘿嘿,近水樓台先得月,古人誠不欺我!

最後,顧九九抄了幾個電話下來,決定先聯繫,再去看房子。

說來也巧,剛好有一套房子,有兩個留學生要回國了,就空出了兩個房間。

這套房子一共有上下兩層,四個房間。

現在是一對情侶,和一個女孩在住。

那堆情侶和女孩住在樓上,樓下的兩個房間是空置的。

顧九九和容若一起去看了,環境什麼的都很滿意,而且租金也不貴,一個月只要兩百歐。

顧九九把押金給了那個離開的留學生,又繳納了三個月的房租,就正式住了進來。

這是在國外留學不成文的規矩,就是後進來的人把押金給前面離開的人。

一個頂替一個,這樣如果有人臨時突然走了,又沒有找到下家,那押金就當是賠房租的錢了。

因為突然離開,就少了一個人分攤房子,剩下來的人就必須要補上這個錢。

顧九九和容若,返回了酒店,把行李搬了進來。

住在樓下的那對情侶,女的長得胖胖的,男的卻瘦得跟竹竿一樣,站在一起好不和諧。

女的叫瑪蒂達,男的叫里昂,她們都是法國人。

瑪蒂達是個性格很好的女孩,很熱情的把顧九九他們迎了進去。

里昂人比較靦腆,只是害羞地對著他們笑了笑,就關進房間了。

「別理他,他就喜歡在房間里玩遊戲。」瑪蒂達說道。

「還有一個房間住的是誰?」顧九九問道。

「是艾比,她很少回來住的。」瑪蒂達說道。

容若來找顧九九,「九九,我們一起去買東西吧,剛搬進來,什麼生活用品都沒有。」

瑪蒂達看到帥哥,眼睛一亮,說:「是你男朋友嗎?」 顧九九急忙擺手,「不是不是,我們是普通朋友。」

容若沖著瑪蒂達紳士地笑了笑:「以後請多多關照。」

瑪蒂達的兩個圓圓的眼睛成了桃心狀,捧著胸說:「啊啊啊,好帥啊!一定關照一定關照!」

顧九九笑著對瑪蒂達說:「我們要出去買東西,你要一起去嗎?」

瑪蒂達撓了撓頭,說:「我就不去了,里昂還在家裡呢。你們兩個人去吧,就在前面那個街口,就有一個很大的超市。」

容若搖了搖手裡的手機,笑道:「別擔心,我找得到路,有導航。」

瑪蒂達的眼睛再次變成桃心狀,連聲道:「啊啊啊,太帥了,你們華夏人都長得那麼好看嗎?」

顧九九和容若一起出了門。

容若拿著手機導航,很順利地就找到了前面的超市。

顧九九先買了一張電話卡,換上了電話卡,估摸著國內這個時間應該是白天,就給顧柔打了個電話,報了平安。

顧柔接到電話,興奮得不行,一直問顧九九在國外的情況,要不是電話費太貴了,顧九九估計還會一直跟她聊下去。

然後又給顧寶山打了一個電話,顧寶山正在談生意,就沒有接顧九九的電話,按掉后發了個簡訊回來,說知道了,叫她好好讀書。

面對顧寶山的冷漠,顧九九也沒有怎麼在意。

掛掉了電話,顧九九才發現,容若已經在她打電話的時候,把需要的生活用品都買好了,而且連她的份都一起買好了。

「真不好意思,我都忘了。」顧九九有些懊惱得說。

「沒關係,這個顏色你喜歡嗎?」容若拿起了一個粉紅色的牙刷。

顧九九看了看購物車裡的東西,發現容若選了一個同樣款式的牙刷,不過是藍色的,和他手裡的那隻粉紅色的放在一起,根本就是情侶款!

顧九九的小眉毛擰了一下,她剛剛才從一段失敗的感情中走出來,現在完全沒有開始新戀情的打算。

所以,她立刻把頭搖得像是撥浪鼓一樣,拒絕道:「不喜歡,我自己選好了。」

說完后,她就隨便拿了一個黑色的牙刷,反正不要和容若那個一樣就是了。

容若的眼中閃過了一抹黯然,不過他想這種事情不能太急躁,畢竟他也是第一次主動追女孩子,沒有什麼經驗。

「那我們再去看其他的。」容若爽朗的笑著。

他笑起來的時候,就像是一個大男孩,乾淨純潔,沒有任何雜質。

他剛剛成年,也是十八歲,一身健康的小麥色皮膚,五官深邃,又透著股少年的精緻乾淨。

容若的個子也很高大,有一米八五,體格健壯,卻不是那種肌肉男,屬於脫衣有肉,穿衣顯瘦那種。

只算是顧九九見過了北冥夜的那樣的美男,再見到容若,也會覺得驚艷。

「走啊。」容若推著購物車走在前面,見顧九九沒有跟上來,於是扭頭沖著她喊了一聲。

顧九九抿了抿唇,加快腳步,跟了上去。

日用品全都買齊了,牙膏牙刷毛巾,沐浴露洗頭液潤膚露,還有香皂洗衣粉等等,各種各樣的東西裝滿了購物車,而且全部都是兩套。

容若覺得很滿意,這簡直就是要同居的節奏啊!

哇哈哈,要是回去說給宋景辰他們知道,絕對羨慕死了!

路過食物區的時候,顧九九頓下了腳步,說:「我想買點食材回去。」

衣食住行,吃飯可是個大問題。

畢竟是要在這裡留學好幾年,總不能一直吃外賣吧。

容若點點頭:「好,我真打算晚上做飯。」

「你會做飯??」顧九九驚訝地說。

「這有什麼難的。」容若終於找到表現自己的機會,得意地說道:「我爸媽天天不在家,我都是自己做飯吃的。」

顧九九有些崇拜地看著他,讓他覺得很受用,揚了揚下巴,說:「選吧,看看晚上想吃什麼。」

租個女人來結婚:代班新娘 「嗯嗯。」顧九九於是按照自己的口味,買了一些食材。

不過真沒想到,國內最常見的豬肉,在這裡居然會是最貴的!

一塊豬肉竟然要十多歐!

而雞肉只要幾毛!

這差距也太大了吧?

兩人買好了東西,提著重重的幾個購物袋出來,打了個車,回去了出租屋。

回去之後,顧九九就開始收拾東西,先打了盆清水,把屋子裡的東西擦了一遍。

其實東西也很簡單,就只有一張床,一個衣櫃,和一張桌子,一把椅子。

這些還是上個住客留下來的,便宜賣給顧九九的。

顧九九也懶得去買新的傢具,就買了下來。

容若那邊也是一樣,不過他是打算先住進來,再去買新的。

顧九九把傢具擦完,又掃了地,最後才打開了行李箱,一件件往外面拿東西。

等全部都整理得井井有條時,她很有成就感地站在屋子裡,四周看了看,終於有點家的樣子了。

容若那邊整理就比較隨便了,他先洗了個澡,胡亂地把衣服給放進衣櫃,然後就跑去找顧九九,問道:「九九,你餓了嗎?我做飯給你吃。」

說完,他就走進了廚房。

出租房樓上樓下各一個衛生間,一個餐廳。

但是只有一個廚房,是大家公用的。

瑪蒂達他們不會做飯,而另外一個租客又很少回來,所以這個廚房基本上就歸容若、顧九九他們用了。

因為廚房基本沒人用,所以很簡單,就只有一口鍋,操作台上放著兩瓶用光的番茄醬。

顧九九主動幫忙,說:「我先把這裡擦一擦吧?」

容若好不容易找到表現的機會,哪裡肯讓顧九九動手,搖頭道:「不用了,你到房間里玩就好了。」

顧九九:……

她剛才是在打掃衛生,哪裡是在玩了?

容若動作很麻利地把廚房收拾了一遍,一看就是經常幹家務活的人。

顧九九也不好意思回去等著吃,就在旁邊看著。

容若一邊幹活,一邊看一眼顧九九,越看越是覺得滿意,越看越是覺得喜歡。

「你想吃什麼口味的牛排?」容若忽然問道。

顧九九看了看他手裡拿的牛排。 一個是黑胡椒味道的,一個是菲力牛排。

容若說道:「我就喜歡吃這兩個口味的,你要是喜歡別的,我下次再給你做。」

顧九九看了看那兩袋牛排,說:「我都可以,我就吃黑胡椒味道的吧!」

「好,那我就開始做了。」容若把洗乾淨的平底鍋架在爐子上,然後點了火熱鍋。

等待平底鍋燒熱的這段時間,他就拆開了牛排的包裝紙。

將腌制好的牛排取了出來,放在一旁備用。

然後將黃油塊放進了鍋里,鍋里立刻就響起了炸油的聲音。

顧九九站遠了一點點,說:「你小心點啊,被油濺到是很痛的。」

容若回給她一個自信的笑容,看她膽小的樣子,忍不住伸手在她頭頂摸了摸,說:「你站遠點就沒事。」

顧九九一擺頭,不著痕迹地甩掉了頭上的大手。

穿成八零福氣包 容若憾地收回手,回想著剛才手心的觸感,嘴角又勾了起來。

有女朋友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啊!

顧九九根本不知道他心裡的想法,不然一定會鄙視他。

她什麼時候答應做他女朋友了啊喂!

顧九九在旁邊等著也無聊,就說:「我們今天不是買了碗嗎?我去拿。」

說完,她就興匆匆地跑去把買的碗碟拿了出來,因為是吃牛排,所以她拿了兩個盤子。

她放在水槽里洗乾淨,然後遞給容若:「給你。」

「謝謝。」容若接過盤子的時候,忽然看到她的手上有一道口子,立刻慌張地放下了鍋鏟,捧住她的手看。

「天啊,你受傷了!」

容若一驚一乍的,顧九九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

「可能是剛才打掃衛生的時候,不小心被弄傷的吧。」顧九九說。

剛剛隱約覺得拿掃把的時候,被什麼東西給颳了一下,當時有點微微的刺痛,她沒有在意,沒想到手上竟然被颳了道口子。

「我竟然沒發現,對不起。」容若看起來特別自責,捧著顧九九的手直吹氣。

顧九九臉一紅,想要把手給抽回來,無奈容若卻死死地攥著。

她非但沒有抽回來,反而因為太過用力而被弄疼了,疼得她叫了一聲。

容若頓時就更慌了,牛排也不做了,把鍋鏟一丟,火一關,直接背起顧九九就往外面沖。

「發生什麼事情了?」瑪蒂達聽到喊聲,站在樓下問道。

「九九受傷了!」容若大喊道。

「哎呀,快點下來,我看看。」瑪蒂達說道。

容若急忙轉身,背著顧九九急匆匆地跑下了樓。

「快點,把她背過來。」瑪蒂達說著。

房間里里昂正在打遊戲,聞言也轉頭看過去。

顧九九解釋道:「我沒事,就是手被割了道口子。」

瑪蒂達看了看,說:「是外傷,我先給你處理傷口。」

說完,瑪蒂達就拿出了一瓶酒精噴霧,一個棉簽,動作熟練地開始給顧九九處理傷口。

「瑪蒂達,你好厲害!」顧九九驚訝地說道。

「嘿嘿,我沒告訴你嗎?我學的是護理專業啊!」瑪蒂達一邊埋頭處理傷口,一邊說道。

「你是護士嗎?」顧九九問。

「現在還不是,不過我今年就可以考到執照了。」瑪蒂達笑笑。

處理好了傷口,瑪蒂達給顧九九貼上了一個創可貼,說道:「三天不要沾水,就沒事了。」

顧九九點頭:「謝謝你。」

「不用客氣啦!」

回去之後,鍋上的牛排都已經冷了,貼著鍋底的那塊都變得有些糊了。

容若重新點火,然後快速地把牛排給做好。

他招呼顧九九:「快來,可以開飯了。」

顧九九興緻勃勃地坐在了餐桌前。

容若把兩份熱氣騰騰的牛排端了出來,說:「吃吧。」

顧九九帶著期待,切下了一片牛排,放在嘴裡,吃了一口。

呃,怎麼說呢?

肉比較乾巴巴的,黑胡椒的料味道也和國內的不一樣。

容若也嘗了一口,滿意道:「還不錯,吃吧。」

顧九九一邊吃著,一邊隨意地問道:「你都買了什麼食材?」

容若得意地說道:「有菲力牛排、牛仔骨、牛肋骨,我不太喜歡羊肉的味道,所以沒有買羊排。」

顧九九嘴角抽了抽,「每頓都吃牛排嗎?沒有蔬菜,沒有維生素啊!」

如果頓頓都吃純肉的話,是會便秘的,別問我怎麼知道!

容若嘿嘿笑了一聲:「當然不會啊,我還買了青椒!」

顧九九想了想,說:「有米嗎?要不我們拿牛排做個青椒炒牛肉吧?」

「沒有電飯鍋,我們明天再去買,我看瑪蒂達他們都不吃米飯的。」容若笑了笑,說:「其實我最拿手的就是牛排了,青椒炒牛肉我不會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