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裏,他一臉好奇,直接打開了密封的快件,是一隻金屬盒子,上面有着密碼鎖,還有一張紙片。

“胖子,密碼是你的生日。”

紙片上寫着這樣一句話,潘小東一看,立刻明白這是誰寫的,自然是柳塵了。

“柳哥寄來的?”胖子驚訝了,直接輸入密碼,打開了盒子。

咔嚓一聲,盒子開了,裏面靜靜的躺着九支試管,裏面存放着一種紫色液體,正是基因藥劑,散發着迷人的紫色光芒。

他一臉懵逼,驚訝道:“基因藥劑?柳哥竟然已經配置出了基因藥劑,豈不是說他已經是一名真正藥劑師了?”

“太好了!”

很快,胖子發出一聲歡呼,真心爲柳塵感到高興,至於送來的藥劑他根本沒有多想。

他興奮之下,立刻聯繫撥通了柳塵的私人通訊,很快,對面接通了。

“柳哥,東西收到了,謝謝你!”胖子看着柳塵的投影,一臉激動興奮的說道。

柳塵看見胖子那激動的表情,啞然失笑:“好了胖子,就區區九份藥劑罷了,瞧你這點出息。”

“快點服用吧,上面有我註明藥劑的種類和效果,你自己看看,儘快變強。”柳塵交代了一句,就結束了通話。

畢竟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呢,胖子既然收到了東西,那就算是放下一件心事。

有了這些藥劑,胖子肯定能大幅度增強自己的實力,三份超級突變藥劑,三份超級強化藥劑,三份超級修復液,足夠他用一段時間了。

突變藥劑是用來然他突破的,而強化藥劑是臨時遇到危險,暫時增強實力的,修復液是用來恢復傷勢的。

……..

另外一邊,炎星,天河學院中,姜焱剛剛完成了今天的課程,正在宿舍休息。

正要休息,忽然通訊傳來提示,一看才知道是自己祖爺爺打過來的,立刻接通。

“祖爺爺?您有事?”姜焱好奇的問了句。

老妖的投影露出一絲笑容,說道:“焱兒,那小子已經配置出心靈藥劑了,我現在就在炎星,老屋那裏等你,快點過來。”

“配置成了?”姜焱聽到這消息也是一愣。

她很快醒悟過來,心裏難免激動,立刻掛斷了通訊,直接離開了學院,駕駛着自己的豪華懸浮小車朝着炎星的一個區域飛去。

很快,她在一棟復古式的老宅院中停下來,剛下車就看見一個老者站在那裏等她了。

“焱兒,進屋再說。”老妖招招手,帶着姜焱進屋。

屋子裏,老妖坐下,將十份七彩藥劑一一取了出來,一臉凝重的表情。

姜焱心神一跳,看着眼前的十份七彩藥劑,心臟忍不住劇烈的跳動起來。

“這,就是心靈藥劑?”姜焱激動的詢問。

老妖點點頭,說道:“不錯,這就是心靈藥劑,十份,那小子送來的。”

“竟然有十份?”

姜焱很震驚,本來以爲有五份就不錯了,但沒曾想竟然還有意外,足足多了一倍啊。

“焱兒,這些心靈藥劑,你都拿去吧,記得不要泄露了消息,否則那小子會有麻煩。”老妖一臉嚴肅的告誡。

姜焱點點頭,俏臉凝重:“祖爺爺放心,我懂得,沒想到我還是低估了他啊。”

“是啊,我們低估了那小子的能耐了。”老妖雙目精光閃爍,對柳塵愈發的讚賞起來。

他打量了下姜焱,心裏忽然笑道:“焱兒,你可要把握好咯,這小子乃是個了不得的人才,未來成就肯定不低。”

“祖爺爺,你說什麼!”姜焱一聽俏臉都微微泛紅,有些羞澀有氣惱。

老妖好笑的搖搖頭,說道:“罷了罷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不管了,總之,我很看好那小怪物,你自己把握吧。”

“祖爺爺,這些心靈藥劑留給您用吧,或許能借此修復您的受損基因組,恢復昔日實力?”姜焱心思一動,將十份藥劑放在老妖的面前。

但老妖卻笑着搖頭:“焱兒,不必了,我已經準備好了10份心靈藥劑的原材料,這些你留着自己用,正好你到了突破的關鍵,藉此心靈藥劑的神祕功效,或許能成功開啓第八層基因鎖。”

姜焱沉吟了許久,最終才點頭:“好吧,祖爺爺那我收下了,若是您需要,隨時找我要。”

“放心!”老妖一臉欣慰,整個姜家後輩中,他最看好的就是眼前的姜焱。

她是姜家乃至整個聯邦同代人裏面最爲拔尖的,天賦,實力,才華,智慧都是一等一的。

“祖爺爺,您這次回來,要不就不要走了,留在這裏吧,藥劑的事情我讓人去找柳塵配置好了再帶回來。”

姜焱遲疑了下,最終開口勸說,希望老妖能夠留下來。

老妖聽了沒說話,而是嘆息一聲,低頭沉默,彷彿想起了以往的事情。

“祖爺爺,再過不久,就是您五百歲生日了,您就留下來吧。”姜焱還在勸說。

老妖,其實已經499歲了,過些時日就是五百歲整了,可以說是個活了數百年的老妖怪了。

整個姜家,就是他一手打拼創建起來的,老妖,可是聯邦裏面有名的強者。

只可惜,因爲一次意外,在天河深處遭遇了危機,導致臨時突破卻失敗,雖然撿回一條命,但全身基因組崩潰,實力盡數消失。

他現在就是個廢人,而且,由於基因組崩潰,他本來能活一千年的,現在壽命已經沒多少了。

“算了,我已經沒幾天可以活了,若是無法修復崩潰的基因組,留下來就是沒有意義,反而會給姜家帶來巨大的災難。”

老妖最終搖頭拒絕,他說道:“焱兒,你不用再勸了,這是爲了姜家好,我不希望昔日的敵人知道我的情況,一旦知道,整個姜家都將迎來滅頂之災。”

“我走了,你自己好好努力,儘快變強,若是你能有機會進入天河學院的總部,那纔是真正的崛起。”

老妖怪一臉嚴肅的說完,轉身披上了一個斗篷,直接離開了這一套老屋,消失不見。

看着老妖離開,姜焱心裏其實很不捨,很難過,但卻無法挽留什麼,因爲真的不能。

老妖失去了實力,等於整個姜家失去了一個最強大的支柱,若是讓姜家的敵人知道了這個情況,肯定引起滅頂之災。

“祖爺爺,你放心,我會變得更強。”姜焱捏緊拳頭,神情變得無比堅定。

“讓我來看看,心靈藥劑到底有何神奇效果?”

很快,姜焱收拾心情,拿起一支試管,看着裏面的七彩藥劑,心裏充滿了激動和期待。

她留在老屋這裏,直接關上門,打開了試管,一口將一瓶心靈藥劑直接仰頭喝了下去。

……..

地球,廢墟城,柳塵正走在一條廢棄的大街上。

他看着人來人往的廢墟街道,雖然城市已經化作廢墟,很多建築已經倒塌,甚至一些樓房只留下來一個空架子。

但許多人還是居住在這裏,一個是窮,一個是無法離開,沒有能力離開。

他穿過這條街區,左拐右拐,很快走入一條及其偏僻的小巷子裏面。

“應該就是這裏了。”

來到巷子盡頭,柳塵大量四周,看着前面不遠的一個不起眼的小店面。

這個小店,門口沒有任何的裝飾,更沒有一點的提示門牌,讓人不清楚這裏到底做什麼的。

可柳塵卻很清楚,這家不起眼的小店,正是此次他來的目的。

哐哐…

柳塵走上前,輕輕敲門,金屬大門傳來一陣邦邦聲響。

下一刻,咔嚓一聲門開了,從裏面露出一個小腦袋,兩眼直勾勾的打量着柳塵。

“你找誰?”一個小姑娘探出腦袋,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柳塵,顯得很警惕。

柳塵溫和的笑了笑,輕聲說道:“小姑娘你好,我來找這裏的鑄甲師。”

“大哥哥抱歉,這裏沒有鑄甲師,你走吧。”

小姑娘一聽,立馬慌張的搖頭,砰的一聲關門了,直接給了柳塵一個閉門羹。

柳塵愣愣的看着緊閉的大門,有些尷尬,摸了摸鼻子,心裏有些哭笑不得。

“難道我長得像壞人?”

我的生活能開掛 這結果讓柳塵忍不住嘀咕,甚至懷疑自己長得像壞人,纔將剛剛那個小姑娘嚇壞了?

他看了看緊閉的大門,最終無奈的搖搖頭,只能遺憾的轉身離開這裏。

柳塵一臉苦笑,最後看了眼那個小店,原本帶着希望而來,沒曾想帶着失望離去。 就在他離開之際,緊閉的大門微微開了一道縫隙,自裏面悄悄探出一個小腦袋看過來。

見到柳塵離開,那小姑娘鬆了口氣,接着快速關門,好像害怕什麼一樣。

“大哥,就在前面小巷盡頭。”

我是佐助 另一邊,柳塵走出小巷,卻正好遇到迎面走來的一行五個人,經過身邊的時候,這幾個人還特意看了他一眼。

柳塵也沒在意,直接走出小巷,正要離去,卻聽見其中一人說的話,立刻引起他的注意。

“大哥,那店裏的老頭掛了,就剩下一個小姑娘了。”

一個青年模樣的男子輕聲說了句,正是這話引起柳塵的注意,腳步一頓停了下來。

他心思一動,轉過身看着那五個人,其中爲首的一箇中年,看起來身材魁梧,面目粗狂,雙目透着一絲絲兇光。

第一眼就清楚,此人必是一個兇殘狠辣之人,右手臂格外粗大,彷彿粗了一圈,充滿了一種力量感。

“聽說,那老頭生前曾研製出一種超級基因甲,注入體內,能跟人體基因組相互融合,還能夠隨着基因進化而不斷進化變強,不知道真假。”

“應該是真的。”那爲首的中年男子很肯定,他說道:“封少說過,那老頭以前乃是聯邦特級鑄甲師,專門從事各類型機甲,基因戰甲的鑄造設計,最後神祕失蹤,沒想到躲在這裏。”

“我猜測,很有可能是那老頭躲在這裏祕密研究製造那種超級基因甲。”

“不錯!”

“那老頭實力很強,之前我們無法靠近,現在不同了,那老傢伙死了,就剩下一個小姑娘,正是我們的機會。”

“老大,您的意思是…”一個小弟驚駭的看着中年人。

只見中年男子一臉兇光,哼道:“你們聽好了,那種超級基因甲威力很強,不僅僅作用在防禦力,還能增幅自身的力量。”

“只要得到了超級基因甲,我們直接逃出地球,搶一艘小型戰艦遨遊星海,做一個逍遙自在的大星盜豈不樂哉?”

“至於封少?”中年人一臉冷笑:“在他眼裏,我們就是一羣狗罷了,做人家的狗,不如去做個星盜來的逍遙自在,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搶錢搶糧搶地盤,星空宇宙無邊無際,誰能奈何我們?”

“不錯,老大說得對!”

“我跟大哥一起!”

“大哥做啥,弟兄們就做啥!”

一幫子幾個小弟紛紛附和,都表示願意跟隨着中年人,一起闖出一番大業來。

中年漢子一臉滿意,笑道:“放心,你們跟了我,以後一定不會虧待你們,金錢,地位,美女,應有盡有。”

“走,跟我去將超級基因甲搶過來。”

說完,中年人帶着四個手下走入小巷裏面,他們的談話卻一字不漏的傳入小巷口,柳塵的耳中。

他看着這五個人進入小巷,眉頭深蹙,總感覺這些人是衝着之前那個小店去的。

非娶不可:霍先生情謀已久 “超級基因甲?”柳塵雙目一眯,心裏快速思考。

他來這裏,是因爲以前老頭子曾經跟他提及過,這裏隱藏着一位聯邦鑄甲師。

本來他今天來這裏,是爲了找那個鑄甲師,讓對方幫自己鑄造一件戰甲乃至機甲。

但之前被那小姑娘拒絕了,現在想來,那小姑娘肯定是害怕,甚至恐懼纔沒有承認。

聽那幾個人說,那位鑄甲師死了?

“難道…”柳塵瞳孔一縮,立刻轉身快步走回小巷。

他心裏有了擔心,之前那五個人說的話,像是在打那種超級基因甲的主意。

而且,那位鑄甲師似乎早就被人盯上了,隱藏在這裏,難道真的在鑄造設計什麼超級基因甲?

雖然不清楚是什麼樣的戰甲,但柳塵可以猜測那一定是一種全新的,了不得的東西。

砰!

果不其然,剛剛趕回了小巷盡頭,就聽見一聲劇烈悶響傳來,伴隨着一聲轟隆震動。

柳塵臉色微變,看見之前緊閉大門的小店,大門竟然破碎了,而之前那五個人已經進入了小店。

“啊…你們要幹什麼?”

“求求你們,不要殺我爺爺,不要…”

小店裏忽然傳來一陣驚恐的尖叫,伴隨着一聲聲淒厲的哀求,聽聲音正是之前的那個小姑娘。

柳塵心裏一緊,從空間手腕裏取出戰刀,兩步加速衝入了前面小店裏面。

剛一進來,就看見令他憤怒的一幕,小店前廳裏到處是碎片,五個之前看到的男子正在內屋裏面。

蝕骨寵婚:早安,老婆大人 此時,那個爲首的中年漢子,手裏提着一個九歲左右的小姑娘,捏着她脖子提了起來。

“咳咳…放…放了她…”

房間裏,一張木牀上傳來一陣陣虛弱的咳嗽聲,仔細一看,才發現有個老者正躺在那裏。

他臉色蠟黃,渾身瘦弱得像皮包骨,但那一雙眼睛卻灼灼生輝,彷彿裏面藏着兩顆太陽一般熾烈。

“老頭,最好別亂動!”

那中年人滿臉忌憚,捏着小姑娘的脖子,警告道:“老東西,識相的將超級基因甲交出來,我可以繞你們一命。”

“咳咳…我,我不清楚你在說什麼…”

老人喘息咳嗽,斷斷續續道:“我,我從未聽過什麼超級基因甲,你找錯人了,放了小婻。”

咯咯咯…

此時,中年人手臂微微用力,五指捏的小姑娘的脖子咯咯響,彷彿要斷掉一樣。

小姑娘小臉通紅,呼吸困難,正痛苦的掙扎着,可惜根本沒用,就差點要窒息了。

“住手!”

正當此時,一聲怒喝從門外傳來,所有人齊刷刷轉身望去,看到了提刀走來的柳塵,一臉殺氣。

柳塵雙目冰冷,殺意瀰漫,直直盯着那中年人,心裏已經將這幾個人下了殺心。

“多管閒事,小子,你想死?” 總裁追妻之落跑甜心 中年人目光一橫,兇光畢露。

他一揮手喝道:“上,將這愛管閒事的小子剁碎了。”

“剁了他!”

這話剛落,他的四個小弟齊齊揮舞合金戰刀,一個個猙獰的朝着柳塵衝殺上來。

四個人圍攻,想要剁碎了柳塵,他們每個人都有着人命在身,可都是亡命之徒。

而且這四個人實力很強,最弱的一個都是基因突變第二段層次,最高一個已經到了基因第六段突變了。

“小子,死吧!”

一個人率先衝到,戰刀劈殺下來,臉上露出一種極其病態的嗜血表情,極其猙獰。

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