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飛委屈道:“你電話打不通,而且看你有隊伍了,我們也不敢湊一票啊!”

小飛開口,自己也嚇了一跳,又道:“不如,帶上咱哥倆吧?”

矮子皺眉,深吸一口氣,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花七。

花七看了一眼白復。

我望向居魂。

居魂閉目養神,但是我覺得他一直在聽。

白復點了點頭,花七纔對着小飛和劉胖子道:“工具帶了嗎?”

兩人站起來,從廁所裏拖出了一個大包,打開來看,裏面全是各種各樣的鏟子。

花七看着,聳肩道:“還不錯!考慮到我們人手不夠,破例,讓你們入夥了!”

小飛和劉胖子一下跳了起來,接着劉胖子對矮子道:“原來不是你說了算啊!”

矮子一腳,劉胖子繼續昏迷不醒。

花七繼續道:“不過醜話說在前面,你們拿你們的,我們找我們的,目的不同,不準多問一句!要闖了禍,捅了簍子,就自己去死,不要拖累我們!”

小飛看着劉胖子,怕下一個睡着的是自己,趕緊點頭。

我們決定明天上山,就在我轉身離開房間的時候,小飛突然叫住了我。

我帶着一個帽子,用來遮住我的白髮,他看着我,遲疑了一下,才道:“我…好像見過你!”

我心說你他丫的是兔兒爺嗎?想泡我?

我愣了一下,道:“這個搭訕,有點老套。”

小飛搖搖頭,“不不不,你誤會了!就在前幾天,我在這裏的街上,看見過你!” 如果這是敵人的底牌,敵人的陷阱,那麼許曜不僅不會逃避,反而偏偏要一腳踩上去!

若是在這裡退縮,便會展現出自己的懦弱。只有將自己無比強勢的一面展露出來,才能夠讓他們害怕,讓他們不敢再來范!

許曜一手撐著自己的護盾,運用自己的力量強行抵抗著獨眼巨人的能力。

「神族?不,原來只是個渺小的人類。」

一陣低語突然出現在許曜的耳邊,這倒是讓許曜心頭一驚。

「沒想到你竟然也是一個有智慧的生物,這倒是讓我有些吃驚。」

那獨眼巨人聽到許曜的話以後,竟然放開了他站起了身子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灰燼。

「沒想到如此渺小的人類居然能抵禦我的力量,由此看來你在人類之中已經算是佼佼者了。好像就這樣把你給殺了,有些可惜。」

獨眼巨人瞪大著自己的眼睛鎖定在了許曜的身上,許曜可以感受到眼前這個巨人身體里有著無比龐大的力量,而那眼睛更是極其危險的部分。

NICR的所有人看到這兩個目標在同一時刻停止了戰鬥,心中都出現了疑惑。

說好的一石二鳥呢?說好的讓他們互相殘殺呢?

為什麼兩人出現的那一刻戰鬥就停止了,這跟想象中的不一樣,他們這還怎麼繼續進行自己的計劃。

「報告長官他們兩人好像要進行交流,現在正在解析他們交流的內容。」

「解析完畢,正在竊聽他們的發言。」

NICR不愧是大國頂尖的組織,很快就已經得到了許曜與獨眼巨人的信息,此刻埃爾維斯也緊張的注視著屏幕,聽著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對話。

「沒想到你還有著自己的思想,那麼多年來一直蟄伏在這地底下,其實是為了等待時機嗎?告訴我,你是否與白家有關係。」

許曜抬起頭問道。

RICR組織的觀測員突然反應過來:「白家?剛剛許曜提到了白家。」

埃爾維斯沉著的回答道:「白家……難道是之前於51區的白家嗎?唯一擁有基因工程技術,卻遭到了外敵襲擊而毀滅的家族。為什麼他突然提到了這個點,難道這座島嶼上,真的藏有白家的秘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慌了,隨之而來的則是一陣陣鍵盤聲響起,許久後有人突然抬起頭來大聲喊道:「已經搜索到白家在羅格島的消息。」

第一批進入羅格島進行獨眼巨人研究的就是白家,他們在島上進行著連NICR都沒有許可權了解到的實驗。

埃爾維斯看著上邊的資料陷入了一片沉思,隨後他激動的大喊一聲說道:「我知道了,一定是那該死的獨眼巨人實驗!不能留活口,無論是獨眼巨人還是許曜都不能留活口!甚至連整座島嶼都要炸沉!」

這時他才突然間回過神來,結合之前對於白家資料的研究,以及這座島上的秘密,甚至於將基因工程所串聯起來,最後他得到了一個可怕的結論。

白家所進行的基因工程學院並不是為了美眾國,他們所效忠的對象是共濟會。當年他們曾借著研究獨眼巨人一事,偷偷的來到了羅格島,然而研究對象卻不是獨眼巨人,而是藉助獨眼巨人來完成他們的基因工程。

羅格島的四周都有著他們國家的防禦軍事,白家在這裡進行秘密實驗外人完全不能入侵,而內部想要進行調查的時候,他們就會以獨眼巨人蘇醒為借口將調查人員嚇跑。

也就是說這座島上,確實擁有白家所留下來的資料,而資料的內容,恰恰就是許曜所想要得到的基因重組工程!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許曜得逞!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許曜得到!

埃爾維斯想到了這一點后,心中更是害怕。若是許曜真的得到了這項技術,必定會將這項技術帶回華國,這樣一來華國在醫療科技以及克隆技術上,必定會領先於他們美眾國一大步!

「我立刻指致電上級,請求他們派遣所有的部隊先來幫忙,舉國之力,也要將他們兩人留在這裡!」

埃爾維斯立刻將電話打給了他們的首領,並且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他。

「什麼?當初我們在51區的搜救部隊尋找了那麼久,都沒有找到白家所儲存的基因工程資料,一開始還以為被人砸毀了,結果將電腦搶救回來后卻發現只有半份。當時我還以為白家尚未破解基因密碼,沒想到這只是個障眼法,真正的秘密藏在羅格島上。」

管理此事的將軍聽聞這個消息后萬念俱灰,立刻召開了緊急高層會議,頃刻之間各大軍區都派出了一大半的軍事力量,浩浩蕩蕩的朝著羅格島前進!

此刻在羅格島上,獨眼巨人看著那還沒自己巴掌大的許曜,放聲大笑著說道:「沒想到你知道的事情還蠻多的,不錯這幾年來我一直潛伏在這裡,就是為了等到今天!」

「白家的秘密和基地確實就在這附近,當初他們找到了我,我與他們產生了共鳴,我配合他們進行研究讓他們破解遠古基因密碼,而他們則要幫我變強!讓我重新的進行進化,讓我得到比起以前更強的力量!」

說完獨眼巨人突然間站了起來,隨後身上的肌肉開始不斷的膨脹,而他的身高也進一步的變得更大,隨著一陣陣的咆哮,他已經從二十米,逐漸的長成了可怕的六十米!

地面因為承受不了獨眼巨人那不斷增長的重量而開始下限,許曜飛身閃過克特琳娜的身旁,將她移到了島嶼的邊緣讓她注意安全,隨後腳尖一踏騰空而起來到了獨眼巨人的面前。

「而今天就是我等出關之日!我將會從這裡開始,將一切化為廢墟!」

獨眼巨人卻完全無視許曜的存在,而是站在這一座廢墟之上,傲視著周圍的一切!

NICR的成員看著這可怕的巨人,沒想到他已經長到了那麼大,僅是一眨眼間就從巨人變為了一個大怪獸,紛紛開始聯繫起了各個部隊,想要對其進行鎮壓。

「那種怪物人類真的能夠戰勝嗎?傳說中這可是神族的天敵,得由神來對付他們吧……」

「羅格島上百分之八十的武器,都被許曜剛剛的雷電擊毀,完蛋了,已經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擋住巨人的腳步了。」

「巨人的能量正在不斷的膨脹,已經達到了原來的……四倍之強!」

四倍力量的獨眼巨人,如若滅世巨魔,開始從島嶼上,踏出毀滅性的一步!

只見這巨人,在蟄伏了二十年後,仰天長嘯怒聲大吼:「擋我者死!」 我擡了擡帽檐,盯着小飛,冷冷問道:“你在這裏看見的? 巫在回歸 女的吧?”

我心想它孃的,鬼母跟我跟到這裏來了?能不能給我一點私人空間?

我等着小飛點頭,不料小飛卻一下語塞,嗯嗯半天。我心裏頓生不祥,說你有話快說,別耽誤老子睡覺。

小飛道:“我真不知道是男是女,就覺得,簡直就跟你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只不過氣質不一樣…”

這讓我很意外,我說:“這是什麼意思?”

小飛看着我,很不好意思地道:“我說了,您也別動氣,只是這事兒,我覺得有點奇怪,您也知道,咱們本來乾的,就是邪乎事兒,多個心眼總沒錯。”

重生之撿個軍嫂來噹噹 他繼續道:“不看個頭,您長得就是一張姑娘臉,那人跟你差不多的身形,臉長的一個樣。當時穿一長褂子,有胸沒胸,也看不出來。最主要的,那人一頭長銀髮,看起來特別顯眼。我們這種人吧,邪乎東西接觸的多,一看就知道,那人身上帶着一股子邪媚!”

我心裏一怔,銀髮?這鬼母,是因爲我產生了變化,從而跟着我一起變化?

我取下帽子,露出頭髮。

不知道爲什麼,現在我的頭髮長得特別快,像打了什麼激素似的,出來前才梯的,現在已經長出來五釐米左右了。

“是這種顏色嗎?”我問小飛。

小飛盯着我滿頭銀髮,一下子就愣住了,“是…就是這個色兒,您是染的,真夠潮的!”

我笑了笑,用力按了按他的肩膀,轉身走出去,同時道:“記住剛纔七爺的話,什麼都不要問,下不爲例。”

第二天,我們拿出降雷山的衛星圖,跟小飛他們手上的資料進行對比,果然有所發現。小飛所說,之前某省會博物館裏,出土的那件蛤蟆圖騰的苗服,是在這附近往南的位置。地勢和降雷山六邊形的地勢,也很像。

我們決定,先去那個出土的地方,打探一下。

昨天花七找的山路,已經相當接近於那個地點。

不過我們到達的地點,應該還屬於相當外圍的部分,可以看見有好多旅客。

以前宅在家裏,感覺不到人口暴增帶來的影響,現在才知道,要避人耳目,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走到哪裏,都是人。

我的頭髮實在礙事,很容易成爲人們注目的焦點,帽子都快擋不住了,貴州又溼熱,感覺頭頂要長蝨子。

矮子乾脆買了一把小苗刀,給我剃成了光頭。

這裏的山,並不是獨立的,山連山,中間很多岔路,小飛和劉胖子的車,被花七撞得幾乎報廢,只能擠在小越野的半後箱內。

小飛還好,我看見那劉胖子,彎腰灣得喘不來氣兒,臉都紫了。

詢問當地人具體位置後,我們繞了大半天,才找到當時出土苗服的位置。

那個地方已經變成了一個旅遊景點,每天都有講解員,拿着喇叭在講當時的情景。這裏很難爬,很多遊客放棄了參觀,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相比山腳下人滿爲患的情景,這裏算是十分冷清。

只有一個旅行團,跟我們同一路線。

我們跟在旅行團後面,聽着導遊的講解。

這裏是一個‘u’型山段,山下沒有直通而上的車型道,只有一條沿着山體往上的階梯。

對面山就在咫尺之間,感覺伸手可及。

階梯只有一人寬,我們一個一個往上走,聽見導遊介紹,我才知道,這個山,名叫夫妻山,因爲兩人的恩愛,讓天神十分嫉妒,才一道雷劈下來,讓他們居住的地方,變成兩半,看得見,摸不着。

中國以前的神話,總是有奇特的真理性。

用現代的話來翻譯,就是秀恩愛,死得快。

我前面一個人,是旅客,大概四十多歲,碎花上衣和九分打底褲,讓我看得辣眼睛,不得不轉頭,看向一旁的岩石。

我摸了摸,發現這裏的岩層也很奇特,顏色分層,紅中帶紫。

回頭看了看矮子,他正在用骨針挖岩石。

我問他怎麼了,他低聲道,這裏的岩層非常軟,而且溼度極大,根本不適合建墓。

“那出土的苗服…難道不是從墓裏來的?”我問。

矮子說,只怕,這裏埋的,並不是屍體…

說着,我們已經到了景點。

階梯到了山體中部,就消失了,往側面望去,發現出現了一個平臺。

感覺像山被挖走了一塊。

走上平臺,繼續往裏走,百米不到的位置,就看見一個類似於溶洞入口的地方,外面有售票點,和遊客需知。

導遊在整理他們的隊伍,我和花七走過去買票。

賣票的老太太,穿着老舊的苗服,臉上全是皺紋,皮膚特別黑。

她面無表情地接過我手裏的錢,就在這時,我猛地看見,她手上的虎口處,袖子底下,露出了半個刺青!

我一下愣住了!那是一個蛤蟆!

我剛想開口,花七一把按住我,看了看旅行團。

等那些人走過去,我小聲問:“阿婆…你這個刺青…你是…?”

我也不知道他們苗族叫什麼,一下子語塞。

情急之下,我掏出手機,把那個金蛤蟆的照片給她看!

“你認識這個嗎?你知道降雷山在哪裏?”

阿婆擡起渾濁的眼睛看着我。眼神呆滯,忽然地,她嘴裏唸叨了一句苗語。

聲音很低,就在這時,白復和居魂突然衝了過來,我剛想說阿婆請說普通話,不料阿婆一下子站起身,白復和居魂卻想來拽我!

阿婆不知道從哪裏抽出一把苗刀,直插向居魂。

這時怎麼回事?

我話沒出口,居魂側身躲了過去,就見阿婆以極快的速度,一個閃身,就進了山洞!瞬間就消失了。

我提腳就追,白復大叫:“別!”

我一腳跨進洞口,緊接着,阿婆從角落裏竟然閃了出來,正攔在我面前。

我一下愣住了,阿婆嘴裏猛地噴出一口液體,噴了我一臉。

這好像是酒,又好像比酒更濃!

一剎那間,我整個人就神智不清了。

眼前的物體開始打圈兒。

就在我晃神的時候,突然感覺,阿婆伸手往我脖子後面一紮。

一股灼熱的刺痛感,立刻傳遍全身。

我一下捂住後脖子,但是人已經沒了力氣,腿軟得像棉花糖!

倒地之前,只見居魂和矮子,已經抓住了阿婆… 當獨眼巨人暢快的喊出了這麼一句話時,低頭仔細一看,就注意到了站在他面前的許曜。

此刻許曜的身形甚至還不如他的瞳孔大小,但許曜的手中已經握住了劍,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難道你想要擋我的去路嗎?儘是一探神明之力的螻蟻,也妄想要阻撓我前進的步伐嗎?」

獨眼巨人看著那飄浮在空中的許曜,眼中突然爆發出一陣極強的光線!

許曜身形一閃便躲開了那道光線的攻擊,而那道光在擦過了許曜的身邊后,徑直的射向了島嶼的地面上。

被激光射過的地面立刻湧上來了海水,這道光線如同一把巨大的砍刀,一刀就將島嶼的一部分給切下被海水淹沒!

「我的天啊,這種可怕的破壞力,這要是被他的光線碰到一下就連航母都得爆炸吧。」

此刻正在觀測的人員,已經開始擔心這頭巨獸該如何控制,他們沒有想到許曜的到來提前激活了這頭巨獸,更沒有想到獨眼巨人此刻已經進化到了一個無人能敵的程度!

然而許曜卻在避開他的攻擊后,輕巧的落在了他的肩頭,手中拿著赤霄劍,以極其相近的距離劃出了一劍!

「一心一劍。」

這一招蘊含著許曜的劍意,包含了所有的技巧與精粹,直接揮斬而出的一擊!

「叮!」

這一劍卻是如同砍在了無堅不摧的鋼鐵上,那回饋來的力量居然震得許曜差點將劍脫手而出!

但獨眼巨人的脖子上也出現了一道極深的傷痕,吃了一劍后,獨眼巨人大怒,氣急敗壞的大罵道:「好痛!好疼啊!你到底是什麼人居然能夠傷到我的身體!我這副身軀只有神兵利器才能傷到,為什麼會讓我感受到如此疼痛!」

面對於這劇烈的痛楚,獨眼巨人伸手立刻拍上了自己的肩膀,他的動作極快但是卻遠沒有許曜靈活,許曜輕巧的就避開了他的攻擊,但是那極厚的皮囊卻讓許曜感到有些棘手。

「沒想到這頭怪物的皮居然如此厚實,就連這赤霄劍也無法斬動,這跟之前所遇到對手都不在同一級別,恐怕他的力量早已達到了神境!」

「出來受死!」

那獨眼巨人氣急敗壞的在空中不斷的揮舞著,就如同正在拍打著蚊子,不斷的攻擊著漂浮在虛空之中的許曜。

許曜則是借著自己那靈活的驅動性,不斷的躲避著他的攻擊。

那獨眼巨人每行動一步整座島嶼都要抖兩抖,這種毀天滅地的感覺,簡直讓人望之生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