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對外面的人來說很是漫長,一個襁褓中的小嬰兒可以滿地奔跑打醬油,一株樹可以花開花落好幾次,就連山上的風景也會有所變化。

對於顧柒來說她只是做了一個夢,一個漫長的夢境醒了。

濃密的長睫毛顫抖了幾下睜開了眼睛,每次迎接她醒來的就是溶洞上那燦爛的星光,每次她在洞穴里醒來就感覺自己像是穿越了時空一樣神奇。

顧柒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要是這一幕讓外人看到還不知道會嚇成什麼樣子,她自己就像是睡了一覺起床那麼簡單。

她徑直從玻璃棺上跳下來,一條粗壯的巨蟒朝著她游來,親密的繞上了她的身體,蛇信在她臉上吐著。

顧柒伸手摸著赤焰的大腦袋,「小赤焰,你又長大了!你說再這麼長下去你會不會變成龍啊?」不知道是不是這裡的山水很有靈氣,她身體里連穆南樞都無法解,卻在漫長的睡眠時間中慢慢消失,赤焰的身體已經遠遠超過了它父母的體格,大了好幾倍不止,遠

遠看著就讓人膽戰心驚。

這麼大一條蛇遠遠朝著你爬來,你還不嚇得半死,顧柒卻和它嬉戲起來,一人一蛇玩的好不開心。

「家主,你終於醒了。」甄管家開心極了。

看著那老人比起前幾年又老了幾歲,顧柒的容顏一直停留在二十幾的樣子,和她一比,甄管家才是正常的人類,每一次她醒來都會發現甄管家老了很多。

「這幾年辛苦你了,甄叔。」她沉睡了二十幾年,按理來說已經快五十歲,不過早期她服用了特別的藥物,她不僅身體和樣貌都和當年一模一樣。

「不辛苦,家主你終於醒了,前段時間錦小姐來過了。」甄管家第一時間給她彙報。

顧柒正在做廣播體操伸展活動手腳,彎彎腰,擺擺手。

「哪個錦小姐?」

「家主,就是你以前託付給蘇家撫養的錦小姐啊。」

顧柒一個鯉魚打挺,「什麼?小錦兒來了?她怎麼知道我在這?她有沒有很生氣鞭屍?」

在顧柒的心中覺得自己就是一個不稱職的母親,顧錦要是知道了她還不很生氣的鞭笞她的身體。

「家主你說什麼呢,錦小姐並不知道你在這,她只是被人販子給拐賣到這裡來的,你不知道,在你昏迷這些年裡,當年那個小村莊已經發展成人販子集中地。

為了躲避法律責任,很多人做完就會回來避避風頭,錦小姐就是被擄來的。」

顧柒聽到這裡,整個人都炸了,「這些不要臉的人販子拐賣人口拐到我女兒頭上來了,看我不上去把他們的老窩都給掀了。」

都這麼多年了,顧柒唯一沒變的還是這冒冒失失的脾氣,像是鞭炮一點就炸開。

「家主別著急,那些人販子都已經被司先生給收拾了,司先生你還不知道是誰吧,在你昏睡的這些年裡發生了好多的事情。

咱們錦小姐已經嫁人了,她的伴侶對她很好,兩人還有一個孩子。」

顧柒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什麼!!!我女兒都有孩子了?那我不是要當外婆了?」

甄管家笑道:「對,你要當外婆了,都是當外婆的人了還這麼冒冒失失的跟個小丫頭一樣。」

顧柒第一反應就是摸自己的臉,「鏡子,鏡子呢?」

她到處竄來竄去找鏡子,看著自己的臉沒太大的變化這才開心,「還好還好我不是老太婆,不然南樞就不認識我了。」

「家主放心,你身上的毒素已經完全消失,你的樣貌還停留在二十幾年前,你一點都沒有老,還是和當年一樣漂亮。」甄管家看著她也十分欣慰。

當年離開是無奈之舉,顧柒已經做好了葬身此地的準備,有好幾次自己都以為她不會再醒來,畢竟沉睡的時間太長太長,誰知她一次又一次給自己驚喜。

也許這就是老天爺給她和穆南樞留了最後一線機會。

顧柒丟了鏡子,跟個小孩似的抓著甄管家,「錦兒像不像我?她有沒有說什麼?」

「錦小姐和安南小姐長得一樣,說起來你也有好幾年沒見到安南小姐了,她們姐妹的長相七分和先生相似,只有幾分像你。

至於錦小姐的性格和安南小姐截然不同,她很溫柔也很體貼,一點都沒有怪家主,還說過段時間來看家主你呢,是個孝順的好孩子。」

顧柒一臉得意,「那當然,我生的當然孝順,安南那小兔崽子呢?老娘都醒了她也不過來看看我。」

「近來安南小姐來得不多,可能是要處理各國公司的事情太忙了。」

「再忙有她老母親蘇醒忙嗎?這個小兔崽子,我見到她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顧柒這次醒來覺得很開心,她解毒了,女兒也都知道了真相沒有怪她,現在就是一家人團聚了。

顧柒連鞋子都沒顧的上穿,在山裡自由的奔跑,她自由了,徹底自由了。

二十多年沒有見到自己的親人,不知道爺爺爸爸南滄他們怎麼樣?

當然最重要的是穆南樞,他是否依然等待著自己回去。

顧柒開心極了,恨不得自己插上一對翅膀就飛到他們身邊去。

「老天爺,我自由了!」她開心的大叫。

「話別說得那麼早,你是自由了,你女兒就慘了。」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顧柒一轉頭看到越野車邊站著一個中年美婦,一身國風旗袍,手持著長煙袋,金髮藍眼,雖然不是當年的少女模樣,中年的凱拉更是渾身都有種特別的韻味讓人驚艷



「小嫂子!!!」顧柒像是只小鳥兒奔向她,已經好多年沒有見面的人。

「小壞蛋,你和當年一點都沒有變化,真是讓人羨慕呢,好像時光將我們的時間偷走都送給了你。」

顧柒都生了四個孩子,神情神態都和少女一般,怎麼不讓人羨慕。

羨慕之餘更多的激動,凱拉緊緊抱著她。

「洛哥哥呢?好歹我今天蘇醒,他都不來看看我?真是不夠意思。」

「還不是為了你那些爛攤子,他怎麼得空,你要是再睡一段時間,你們家就要翻天了。」

顧柒調皮的笑笑,「是不是安南那小兔崽子又惹禍了,等我去收拾她。」

安南是幾個孩子中最像她性格的,凱拉和洛這些年沒少照顧安南,看到她就會想到顧柒,對安南也是格外寵溺,讓安南養成了很嬌慣的性格。

「可不是,我不久前接到消息,那丫頭已經在收購重軍火。」

「這小兔崽子是不是皮癢了,玩到重軍火上面去了。」

「小柒你別著急,你這幾年睡著了不知道發生了多少事情,當年你一直以為你只有兩個孩子,還有一個孩子夭折了是不是?」

「是的,那個孩子很可憐。」

「我接到消息,那個孩子當年並沒有夭折,被穆南樞救了下來。」

今天一天的信息太多,顧柒都接收不過來了,她傻傻的抓著凱拉的手問道:「你,你說什麼?孩子沒有死?」

「是的,前段時間還來中國和錦兒她們見面了,對了,安南也見過,具體的你可以問問安南。」剛說完顧柒已經淚流滿面,孩子沒死!!! 再一次被他帶回家,蘇錦溪也有沒有之前那麼排斥這裡,就連那些傭人她都莫名覺得順眼了很多。

「小姐好。」

蘇錦溪一進門大家都很熱情的給她打招呼,這樣的熱情好客蘇錦溪還有些不習慣。

「你們好,我又來打擾你們了。」

上一次在這裡和司厲霆不歡而散,連離開司厲霆都沒有同她說一句話。

「想什麼呢?」

嬌妻萬福 「想你,上次我和你說話你都不理我。」蘇錦溪伸手戳了戳他的胸膛。

司厲霆捉住她不安分的小手,「還說我呢,你跑去給其他男人擋酒瓶,你知道我是廢了多大的勁才控制不把你給掐死的?」

怪不得她昏迷之前看到的司厲霆像是一隻要吃人的野獸那麼兇殘。

「誰讓你要讓那個嫣然碰你胳膊!對了,你還說沒碰過女人呢,那不叫碰啊?」

蘇錦溪想到那天晚上就有氣,她為什麼喝那麼多,還不是因為嫣然還有那些人說的話。

司厲霆看著身邊氣鼓鼓的小女人,「要秋後算賬是吧,那晚是誰在酒吧門外準備告白的,我要不是剛好出現,你是不是已經是他的女朋友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邊走邊上樓,女傭都驚呆了。

這個幼稚鬼真的是之前那個冷麵混血大魔王總裁?

蘇錦溪被司厲霆給提著進了屋,「力氣大了不起啊?除了那個嫣然之外,還有那個長頭髮的雲黎。」

「哪個雲黎?」司厲霆本來那天心情就不好,本來是想借酒澆愁,誰知道一下車就看到了蘇錦溪準備給簡韻告白。

那時候他恨不得一腳將簡韻給踢飛,再將小女人給掐死算了。

後來他一直都在關注蘇錦溪,她幹嘛和簡韻坐的那麼近,一顆心都撲在蘇錦溪身上,哪裡會顧及到什麼雲黎。

「就是那個長頭髮,穿白裙子,唱歌唱得很好的那個,你別說你忘記了?」

一提到唱歌司厲霆想起來了,「你說那個打扮得跟女鬼一樣的女人?我連她臉都沒看清,怎麼知道她叫什麼?」

蘇錦溪聽到別人口中的女神一樣的人物在他心中就變成了女鬼,「咳咳,人家那是森女小清新風格,什麼女鬼。」

「什麼風格我都不喜歡!」

司厲霆俯身下來的時候卻異常溫柔,輕輕親吻著她的額頭。

對她,他真的一點都捨不得將她弄疼了。

蘇錦溪平視看他,「三叔,那個叫雲黎的長得很漂亮,唱歌還唱得那麼好,你真的一點都不動心?」

「你以為這世上就只有你一個美女?」司厲霆挑眉。

雖然在遊戲裡面他老是打擊她,論起容貌來說,蘇錦溪五官真的毫無挑剔之處。

就算和那些混血兒比較起來,她也絲毫不遜色,姣好的容顏,雪白的肌膚,高挑的身材,完美無缺。

蘇夢是她妹妹,平時再怎麼精心打扮也比不上蘇錦溪。

蘇錦溪大多時候都是素顏,或者就化一下眉毛就出了門。

要是好好打扮,她絕對是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的妖孽。

蘇錦溪是很美,這世上也有其她風格的女人,自己是那麼膚淺以容貌待人的人么?

「不是,有很多人都漂亮。」

「那不就對了,那麼多人之中我只要了你,不是因為你長得有多漂亮,而是因為你是蘇錦溪。

我喜歡你,也不是因為無人比你好看,只因為你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蘇錦溪。

別人長得再怎麼好看,和我又有什麼關係?你覺得我是見一個愛一個的人?」

蘇錦溪正色道:「不是就最好了,之前我沒有認定你,一旦我認定了你,你就只屬於我。

三叔,我也是有要求的,從今往後,我不會再讓人碰我,你也必須要答應我,不再沾染其她女人。」

「若是我沾染了呢?」司厲霆故意逗她。

「要是你沾染了,我們就完了,我心裡很小,只能裝下一個人,如果你背叛了我,我會徹底將你從心裡抹去。」

「瞧你這麼嚴肅的樣子,放心吧,在你之前不是沒有人誘惑過我,從前我對女人沒有需求。

有了你之後,你就是我的需求,我不會想也不會碰其她人,這一輩子,司厲霆都是蘇錦溪的。」

蘇錦溪眼中淚光閃動,「三叔,你不許騙人。」

「我騙誰都不會騙小蘇蘇。」司厲霆在她唇上輕啄了一下。

「可是三叔,我一天沒有和唐茗了斷,你一天就不能真正出現在我身邊。

如果唐家有什麼,我暫時還需要配合唐茗,三叔,我不想讓你受委屈。

你可是帝凰的總裁啊,那麼多人排著隊的巴結你,你卻要為了我忍耐……」

蘇錦溪越想越內疚,司厲霆食指放在了她的唇上。

「蘇蘇沒有錯,招惹你的人是我,這是我自願承擔的,所以別說要和我分開的話。

我說過,我會想辦法讓你和唐茗都不用付出太大代價就徹底了斷。

蘇蘇不用再操心這件事,你只需要答應我,不管任何時候,你都不能讓唐茗碰你。

我最大的忍耐是暫時你以虛假的名義呆在他身邊,但絕對不允許他碰你分毫。」

這已經是司厲霆的底線了,不用他說蘇錦溪也不可能和唐茗發生什麼。

「我答應你,不止是唐茗,不管在任何情況下,我都不會讓別的男人碰我。

因為蘇錦溪是司厲霆的,只是司厲霆的。」蘇錦溪動情道。

她的話徹底點燃了司厲霆,「蘇蘇……」

他的吻如同雨點般落下,蘇錦溪微笑著迎接,「三叔,要我。」

比起上次在司厲霆辦公室里兩人還要瘋狂,和上次不同,這一次蘇錦溪徹底認清出自己的心。

她伸出手扣住了他寬大的手掌,彷彿十指相扣就再也不會分離。

情到深處,蘇錦溪卻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把將他給推開。

「怎麼了?蘇蘇。」司厲霆見她表情正色以為出了大事。

「三叔,我現在是危險期,那個……你把那什麼給戴上。」蘇錦溪對著自己手指道。

分明正在興頭上,就像是突然來了急剎。

司厲霆無奈,「除你之外我也沒碰過其她女人,我家裡怎麼會有那什麼。」

「這也是,要是有什麼才不正常了,那以後你隨身攜帶。」蘇錦溪一本正經道。

「蘇蘇的意思是打算隨時隨地都隨我要了?那樣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蘇錦溪慌忙解釋,「不不不,不是那個意思,三叔,那今晚怎麼辦?我不想懷孕。」

「我說了我會負責,我很開心你有我的寶寶。」司厲霆已經認定了蘇錦溪,對於孩子的事就是緣分,他不刻意不要也不強求。

「三叔,我還小,我不想這麼早就要孩子,而且現在的時機也不是要孩子的時候。」

想到之前唐茗說過的話,如果男人愛你就不會傷害你。

她輕輕拉著司厲霆的手,「三叔,我不想再吃藥了,醫生說那種葯吃了對身體不好……」

「你什麼時候吃藥的?」司厲霆很清楚那種藥物是什麼原理,副作用很大。

「就是今天早上,我們昨天和前天不是都那什麼了么?我上網查了好像72小時都可以。」

蘇錦溪這麼一想兩人是不是也太頻繁了一點,可是她現在對三叔真的是毫無抵抗力啊!

他一個眼神,一個吻她就腿就軟了,都怪三叔太誘人!

司厲霆很不滿意她吃藥,「以後不許再吃藥,一顆都不準,我會注意,即便是真的有了孩子就要。」

「那……現在怎麼辦?要不就不做了。」

司厲霆一把將她撲倒,「看來我還是不夠賣力,你還能想東想西。」

「啊……三叔。」

就是這種感覺,她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感覺,每到這時她就只想和他一起沉淪。

「三叔,我怕……」她真的沒做好當媽媽的準備。

司厲霆咬著她的耳垂,「我會控制,別怕。」

握緊了蘇錦溪的手指,他的眼瞳之中早就染上了情慾的色彩。

「蘇蘇,說,你是我的。」

蘇錦溪抑制住身體的顫慄,「我,我是三叔的。」

「叫我的名字。」

「蘇,蘇錦溪是司厲霆的,永永遠遠都是司厲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