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博宇和大臉虎依舊老老實實的趴在那裏。

手中的槍桿,一動不動的立在那。

按照雲天的作戰命令,他們一定要把敵人放到五十米內才能開槍。

畢竟這叢林中掩體太多,很容易被對方逃脫。

“他們好像突然停住了,是不是發現我們了?”

突然,唐曦發現,那些傢伙竟然突然停止了腳步,五個人都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難道說,對方感知到了他們的存在嗎,這讓唐曦突然感覺到一陣害怕。

這些傢伙都是什麼樣的直覺,茫茫林海都能感覺到四個人的存在。

“彆着急,對方恐怕只是輕微的感覺,各就各位不要移動!”

雲天急忙安撫三人,對方的實力之強,他也早就有所準備,尤其是那個伯爵,更是有着多年的經驗。

那怕空氣中有那麼一絲絲的味道不對,他都可以發現,否則他也不可能活到現在了。

絕色萌妃:腹黑殿下狂寵妻 “嗯!”

唐曦答應一聲,趴在那裏死死的盯着對方,而五個人停了好一會之後,這才又一次出發了。

看樣子,他們終究還是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看着他們一點點的逼近,唐曦也緩緩的將自己的槍握緊了。 山風裹着寒意,吹過叢林之中。

樹葉左右搖擺間,天色已經慢慢的開始昏暗了起來。

好在下午並沒有下雨,這讓感覺快要長毛了的伯爵小隊長出了一口氣。

沒想到行動出現意外,同時逃離時的退路因爲地震落石,他們不得不繞了點路。

好在,他們很快又回到原本的路線上,這纔會耽誤了一天的時間,否則今早他們就可以翻越國境線了。

看着那立陡立陡的龍虎口,五個人也算是長出了一口氣。

幾天來的趕路,終於快要到達終點,這一次的行動雖然折損了一個隊友,但並不礙事。

誰讓他只是一個剛剛融入到團隊中的呢,如果不是這個菜鳥的話,他們的行動將會天衣無縫。

看樣子,回去之後又要增加新成員了,這對於刀口上舔血的傭兵團來說,也並不算是什麼難題。

畢竟高風險高回報的職業中,生死不過是家常便飯,尤其是伯爵小隊,每一次的行動可都是非常的危險。

緊了緊身後的揹包,伯爵看着眼前的龍虎口,只要翻過這個峽谷,不遠就是國境線了。

現在國境線的那一邊,早就有人等待接應,如果不是遇到這倒黴的地震,他們早就逃出生天了。

如是一夢 “都小心點,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伯爵對着前面的尖刀三人組說道,他們是專門負責開路的。

“明白,今天晚上咱們應該就可以翻越國境線了。”

爲首的傢伙代號野牛,端着美製lsat輕機槍的他身體強壯,臉上的傷疤讓他更加的猙獰。

四十多歲的他,皮膚黝黑,別看塊頭大,但經驗老練,動作更加迅速,否則也不會成爲排頭兵。

“終於可以離開這該死的地方了,老子都快要發黴了!”

野牛右手邊的禿鷲,端着卡賓槍也是一臉的警戒。

三十多歲的白色皮膚,帶着圓沿的迷彩帽,臉上塗抹着油彩。

“真想不到還遇到這樣的事情,不過看起來,還要在找一個人了。”

左手邊的毛猴毛髮濃密,端着卡賓槍的他三十出頭,身爲突擊手的他,協防團隊的左側。

“急什麼,完成了這麼大的任務,咱還不好好出去樂呵樂呵,去一個不下雨的地方!”

戰隊最後的傢伙也是四十多歲,算是和野牛同時進入伯爵小隊的元老級人物。

代號瘋牛的他也是身材魁梧,臉上一道長長的刀疤貫穿了他的臉龐。

那深深的傷疤一直延伸到他的胸口,所以整個人都是那麼的猙獰無比。

這些傷疤都是他們的軍功章,不知道從多少次的死亡中逃離,能夠活到今天絕對算是非常的不容易了。

“好了,都打起點精神,我總覺得這片林子有些問題!”

伯爵眯着眼睛,能夠成爲國王傭兵團的隊長級人物,絕對是天賦異稟。

對於危險的直覺更勝常人一籌。

“是!”

其他四人都答應一聲,再一次打起精神的向前走去。

黑暗中,他們也沒有開燈,或許是因爲他們的軍用手電也已經消耗殆盡。

畢竟原本兩天就可以穿越的地方,他們整整花費了四天的時間,很多戰備都用完了。

黑暗漸漸的開始籠罩整個大地,雲天依舊趴在那裏一動不動。

有了唐曦的通報,他知道敵人已經進入了伏擊地點。

和枯草落葉融爲一體的雲天,老老實實的潛伏在那裏。

隨着一陣陣腳步聲傳來,雲天知道,對方正在靠近自己,看樣子,自己的預估是正確的。

調整呼吸,雲天依舊沒有任何的移動,氣息收斂,把自己想象成爲這大森林中的一部分。

漸漸的,雲天進入到了忘我的境界,龜息功的輔助自然是功不可沒。

沒有殺氣,沒有生氣,猶如變成一塊頑石般,雲天就這樣趴在那裏。

渾身上下,除了那眸子依舊不斷的轉動着外,雲天的身體紋絲不動,覆蓋在他身上的落葉,更是成爲了他最好的掩護。

他在這個位置,整整趴了一天,樹林中的風吹落的樹葉,自然的搭在他的身上。

這比手工彙集的更難以辨識,別說此時已經是傍晚時分,即便是豔陽高照的午後,也根本無法看到他。

伯爵小隊終於出現在了雲天的視野之中,黑暗降臨下,雲天的眼睛也已經適應了黑暗。

看着那一步步逼近的身影,雲天還是紋絲不動,他沒有槍,更不能釋放殺氣,否則對方會輕易間捕捉到的。

終於,爲首的野牛來到了雲天的面前,他的軍工靴距離雲天,也就不到五米遠。

左顧右盼的野牛,努力的從空氣中尋找那緊張感的來源,可是他怎麼也想不到,有人就趴在他周圍五米之內。

一步步,野牛走的很小心,率先走過雲天身邊的他,算是第一個跨進埋伏圈的人。

緊跟着,左右兩側的禿鷲和毛猴,也從雲天的身邊走過,不過他們也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三個人的尖刀小隊率先進入了伏擊圈,對講機靜默下,他們應該進入到了大臉虎和牛博宇的火力範圍。

不過雲天還是趴在那裏,他必須要耐心等待,等待所有人全部進去之後,他在突襲。

沒有武器,他只有雙刺,所以雲天的目標,就是走在最後的瘋牛。

隨着三個人的進入,牛博宇和大臉虎則依舊靠在樹幹之後,他們不敢露頭去察看什麼。

畢竟絲毫殺氣,就會引起對方的注意,所以兩個人現在鼻觀口口觀心,心神合一的壓制着那生氣,避免被敵人發現。

至於遠處的唐曦,則輕輕的把右側的翻鬥狙擊鏡壓在了中心位置。

原本的紅外線瞄準鏡,變成了裝飾。

微微調整着那4*12倍的狙擊鏡,雖然沒有狙擊槍,但是她也把95式自動步槍調整到了單發的狀態。

正常的自動步槍,殺傷距離在八百米左右,但能夠精準控制的,也就五百米罷了。

如果再遠的話,子彈就會因爲地心引力而偏離軌道,不過對於狙擊手來說,這滑落的軌跡依舊是可以計算的。

所以,這自動步槍,在唐曦的手中,依舊可以發揮出八百米乃至更遠的距離。

輕輕的調整着槍口的位置,唐曦屏氣凝神的趴在那掩體之中。

看着那瞄準鏡裏不斷閃爍着的人影,唐曦知道,這射擊的難度相當之大。

枝繁葉茂的樹林中,人影的穿梭非常的快,或許只需半秒,他就隱藏在了下一顆大樹後了。

這對於狙擊手的射擊精準度,以及時間的把控可是相當的嚴格。

唐曦不斷的尋找着合理的射擊位置,不過一直都沒有特別有把握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張開的包圍圈也開始準備封口了。

雲天的目光不但有絲毫的攻擊性,老老實實的好似看風景一樣。

隨着三人小隊走過,伯爵作爲中心人員也步入到了雲天的身邊。

而此時,雲天一眼就看到了他後背揹着的一個長條形的揹包。

而那正是失竊的核心機密材料,這讓雲天的心,不由自主的顫動了一下。

僅僅只是那麼一點點的情緒波動,頓時讓還在前進的伯爵立刻端起了手中的衝鋒槍。

一臉機警的他,感覺到了一絲和自然不相符的氣息,一雙森冷的眸子,不斷的在叢林中掃視着。

“好厲害的感知力!”

雲天急忙調整自己的心態,努力平復那激動的心情。

這伯爵的危險預知感真是太強了,而此時兩個人的距離也實在太緊了。

伯爵的槍口,不斷的環顧四周,右手更是死死的扣在那扳機上。

若是有什麼風吹草動的話,他一定會第一時間開槍的。

隨着槍口的轉移,那槍口緩緩的停在了雲天所潛伏的方向。

黑色的卡賓槍在月光下翻着寒光,保險被打開的它,隨時都可以射擊。

趴在那裏的雲天,看着那對準了自己的槍口,一旦對方開槍,他瞬間就會斃命。

可是,他依舊老老實實的趴在那草叢中一動不動,即便奪命的槍口已經對準了他的腦袋。

他不能打草驚蛇,否則對方會瞬間逃離他們的追捕。

那枝繁葉茂的叢林中,要想在抓捕他們,可是非常的困難。

一秒、兩秒,此時緊張心情刺激下的腎上腺素極速的分泌,這時的一秒都是那麼的難捱。

可是打定主意的雲天,依舊是一動不動,他說什麼都不能毀了整個任務。

“怎麼了?”

距離伯爵十多米遠的瘋牛疑惑的看着站在那裏的伯爵。

是不是他有什麼發現呢,而隨着瘋牛的問詢,前面的尖刀小隊也停住了腳步。

大家把目光都放在了伯爵的身上。

作爲隊長,他經驗豐富,經歷過太多你死我活養成的預知感非常之強。

“沒事!”

猶豫了一下,伯爵搖了搖頭,堅毅的臉龐上,那森冷的目光比槍口更加讓人膽寒。

再次邁步前進,他並沒有發現什麼東西,而隨着他的移動,小隊立刻又一次向前挺進。

當瘋牛一步步的走過來的時候,雲天知道,最後的戰鬥終於要打響了。

此時瘋牛距離他越來越近,五米、三米、一米。

雲天突然一躍而起。 黑夜之中,猛然竄起來的雲天,真的猶如騎兵天降一般。

背對着雲天的瘋牛,感覺背後生風,猛然轉身的他,只感覺寒光一閃。

撐地而起,雲天帶着必殺的決心,緊握雙刺,雙眼血紅血紅的。

殺氣凜然,雲天的突然出現,讓所有人都是一愣。

電光火石間,利刃直插瘋牛心窩,只要將他擊斃,他腰上的槍械,就可以留爲己用。

“噗!”

鮮血噴濺,鋒利的匕首刺入身體的力道極爲強勁,不過此時的雲天,臉上卻閃過一絲驚訝。

雲天的速度飛快,又是先發制人,原本十拿九穩的攻擊,卻被對方擋住。

而他擋住的方式,也讓雲天心中一驚。

婚不由己:總裁撩妻成癮 瘋牛來不及去拿槍械,不過他的雙手,竟然向着雲天的利刃抓了過來。

爲了保命,瘋牛雙手直接擋在利刃之前,那鋒利的利刃,直接穿透了他的手掌。

“小子,不錯啊!”

鋒利的魚腸劍和羊角匕首刺穿手掌的瘋牛,竟然一臉譏笑的看着雲天。

契約愛妻 手掌的疼痛不僅沒有讓他慘叫,反倒讓他一臉興奮的看着雲天。

一擊必中,卻不曾想對方會有這樣的反應,出乎意料的雲天急忙想要轉動手腕。

只要匕首轉動,那必將廢掉對方的雙手,雖說這耽擱的一秒,就無法擊殺十米開外的伯爵,但也是無奈之舉。

但對方也識破了雲天的意圖,忍着疼痛死死攥住那匕首的瘋牛,說什麼都不願意鬆手。

雙腿站穩的瘋牛,本就比雲天高出一頭,那寬闊的肩膀,更是能夠裝下雲天。

絕對力量的懸殊,讓雲天的手腕不能動彈,兩個人的僵持雖然只有幾秒,卻已經給了別人喘息的機會。

“砰!”

隨着雲天的攻擊開始,也等於吹響了戰鬥的號角,遠處的唐曦,立刻扣動了扳機。

子彈呼嘯而出,她的目標自然是最前面的野牛,而端着機槍的他,此時正分神的回頭望去。

子彈撕裂空氣的咻咻聲,帶着死亡的呼喚,剛剛轉身的野牛隻感覺背後一寒。

在想轉身卻已經來不及了。

子彈濺出了血花,噴灑在叢林之中,瘋牛倒地的瞬間,耳朵上的血花噴濺。

千分之一秒的誤差,野牛身體硬生生的向着右側一倒。

而那拼湊好的槍械,畢竟不如原裝的好用,那微微的偏差,也是野牛活下來的原因所在。

“噠噠噠……”

槍聲一響,躲在樹後的牛博宇和大臉虎,也瞬間發難。

側身探出槍口的兩人,直接扣動了扳機,子彈呼嘯着向着兩邊的禿鷲和毛猴射了過去。

但是,雲天的出現,讓所有人都打起了警覺。

再加上唐曦開槍的時間差,讓所有人都向着就近的掩體撲去。

子彈打在樹杆上,發出沉悶的聲音,毛猴和禿鷲,也立刻開始反擊。

“奶奶的,敢偷襲我!”

就地翻滾的野牛,直接向着一旁的掩體撲去。

唐曦的子彈追着他的腳後跟,不斷的在泥土上撿起陣陣彈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