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中那女子似乎是在笑,只是再也無法說出話來。

一切都再次歸於平靜。

「她叫晚晴,是我的妻子,執著的跟著我進了輪迴谷,我能夠抵抗輪迴谷中歲月侵蝕,可她不能。」

「千年前她就離開了,你所看到的,是我用她一絲魂靈,化作靈體,待在我身邊的模樣。」

「晴兒,她早就死了啊。」

男子望著天空,怔怔發獃。

「千年前?」秦毅眉頭皺著,他本來以為這男子是藍惜月,可藍惜月應該是幾百年前才進入的輪迴谷吧?從藍惜月出道到現在恐怕也不到千年歷史。

「你跟我來。」

男人走在前面,秦毅默默在後面跟著,他有預感,一個驚天之謎就在他的眼前,隨時都有可能揭開。

秦毅隨著他走到了一個小土包前,土包旁邊豎著一根石碑,上面銘刻著秦毅根本看不懂的文字。

「這是我埋葬晴兒的地方。」

男子坐在墳前。

「敢問前輩是?」秦毅終於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的問道。

然而卻只是換來男子一個搖頭,「萬事萬物皆在輪迴之中,一世開花另一世結果,一世終結另一世便會開始,名號不過是存在於世的一個記錄,可惜我這一世,很失敗,我想抹去它,我的名號,不提也罷。」

「可是前輩仍舊是心有執念,不是嗎?」秦毅靜靜望著對方的背影,「前輩您並沒有到超脫的境界。」

「是啊,我仍然心有執念,所以我等來了你啊。」男子回頭,盯著秦毅。

「我?」秦毅指著自己,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

「答應我一件事吧,之後,我藍惜月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藍惜月?」

「您是藍惜月?」

這個名字,秦毅已經無數次的聽到了耳朵中。

可對方之前說那個女人在這裡已經陪了他千載,這根本是對不上……所以他才不敢相信。

可若是這裡真是輪迴谷,除了藍惜月誰能夠在這裡存活如此之久?

男子點了點頭。

「過去了多久?不記得了,大概有一兩千年了吧,外界……應該也有幾百年了。」坐在地上的藍惜月淡淡說道。

「這裡一兩千年?外界幾百年?難道這裡的時間流速跟外面的不一樣?」

一瞬間秦毅就想到了這個可能。

「是啊,差不多是十倍吧,晚晴隨著我進來后沒多久就被輪迴谷特殊的環境折磨致死,我將她的魂靈引渡了出去,歸於幽冥,只留下一絲,化作靈體伴我左右,就這樣不知不覺已經這麼多年,今天我讓她解脫了,我不想讓她活在另一世,卻還在靈魂中冥冥牽挂著我這麼一個根本不存在於她的世界的人。」

藍惜月嘴角的笑容說不出來有多麼苦澀。

若是真像輪迴谷顯現的法相那樣,這世界存在輪迴地獄,那麼晚晴也應該早就有了自己的生活,甚至第二世第三世都已經快要結束。

而能夠輪迴的最重要的東西就是靈魂,藍惜月自私的保留對方一絲魂靈,這對於晚晴的影響也會非常大,不管她身在哪個世界之中,活在那一世,她的靈魂深處都會有藍惜月的影子,這是冥冥之中產生的不可察覺的影響。

今天,藍惜月超脫了他自己,也超脫了晚晴,他似乎是看開了所有。

不過秦毅不得不承認,藍惜月,真乃真性情之人。

「想好了嗎?我能解開你身體的封印,我能將我所有的東西都給你,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藍惜月索性躺到了地上,嘴上吊著一根從墳上拔下來的草,說道。

秦毅不敢相信的盯著對方。

多久了?秦毅不知道自己渴望多久了,他做夢也想自己身體中的封印能夠解除,能夠重新擁有力量,使得境界不再受到壓制。

「前輩,您怎麼知道我身體中有封印的?」秦毅還是很疑惑這件事。

藍惜月看了他一眼。

「我不光知道你身體中有封印,我還知道你不是天陽國人,更不是枯石域人,因為你身上沒有被放逐封鎖的痕迹。」

「枯石域,是一個被放逐詛咒的世界,所有人,不管是再如何的驚采絕艷,也不可能突破化神境界,因為身體血脈,從祖先開始就存在一種無法抹去的詛咒。」

藍惜月的話讓秦毅驚了,再也不敢質疑他的身份,能夠知道如此驚天大密的人,怎麼也不可能簡單。

而且秦毅發現,枯石域還真沒聽說過有化神強者出現……,修真界存在的時間估計都得以兆、億來計算了,而枯石域也有至少幾十萬年幾百萬年的歷史,這麼長時間沒有化神強者出現,甚至記載都沒有,這明顯就是不科學的事情。

種田吧貴妃 「前輩……請說出您的要求吧,實不相瞞,晚輩當前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解除身體中的封印。」秦毅苦笑著說道。

……

「幫我守護一次天陽國,天陽國……現在應該是亡國危機之時吧。」藍惜月掐了一個算指,一抹靈妙的光暈出現在他手指之上。

「前輩……如果我記得沒錯,天陽國應該是虧欠您的吧?為什麼您現在還在擔心天陽國的事情?」秦毅皺眉,有些不解。

藍惜月搖了搖頭。

「天陽國沒有虧欠我什麼,虧欠我的只是天陽國皇室,而且進入輪迴谷是我自願的,我所遺憾的,唯有晚晴一人罷了。」

場面變得寂靜了起來。

對於藍惜月,秦毅此刻才是真正的發自內心的尊重。

「如果晚輩能夠出去,晚輩一定拼盡一切,幫您再一次守護天陽國,平復魔族與紫雲國的戰亂!」秦毅無比堅定的說道。

重生之喪屍圍城 藍惜月笑了,他從地上坐了起來。

「好,如此,我也可以安心離去,去尋找我的晚晴。」

秦毅不知道藍惜月這句話什麼意思,可他也不需要知道了……

只見藍惜月手一揮,忽然整片天空都暗了下來,霞光漫天,一道巨型石碑橫天而來。

秦毅心有所感。

封魔碑!

這從天而來,巨大且神秘的石碑,上面散發的力量波動與他身體之中的封印之力如出一轍,也難怪藍惜月一眼就看出他的力量被封印了。

「著!」

藍惜月隨手一勾,封魔碑光芒大放,秦毅看到無數的黑色文字從中射出,直直的衝進他的身體之中,那黑色文字宛如潮水,洗盡他的血脈、竅穴、識海、金丹,與那金色文字牢牢融合在一起。

兩者融合的剎那,秦毅目中神光爆出,整個人如夢如幻,眼中滿是星空大道,似乎是看穿了整個輪迴谷中的景象。

一眼千年,一夢萬年,輪迴永不休止。

邪魅殿下霸吻純丫頭 「碎!」

黑芒一收,秦毅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那封印在他竅穴、識海、經脈之中的金色文字封印潮水一般碎裂開來,涌動的能量盡數進入黑芒之中,隨之被秦毅金丹吸收。

壓抑了三四年的能量忽然止不住的爆發出來,那股恐怖的能量幾乎要將秦毅身體撐爆。

修真世界三四年的真元積累,在加上秦毅的天賦,那種程度已經無法用海量來形容,而且迷蹤天穴劍道空間,給予秦毅境界的感悟旁人更是無法想象。

那一瞬間,秦毅渾身七色能量爆發,金木水火土風雷,在天空形成小世界異像,那小世界異像最後凝在一起,成了一道法相,法相有百丈高,加持在秦毅身後。

「以自身為法相?」藍惜月面色一驚,有些不可思議,他豁然看見,秦毅身後的幻影法相,居然就是秦毅自身的擴大版。

法相通常是一個武者修鍊出來的,在元嬰境界會具現出來的強大天地力量,有人的法相是巨猿、是靈獸、巨鯤,總之千奇百怪,可以自身為法相的,藍惜月還是第一次看到。

他藍惜月的法相就是一柄劍,因為他天生就是一名為劍痴迷的劍客。

「好小子,不跪天不拜地,只信仰你自己,有志氣!」藍惜月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忽而他全身噴薄霞光,霞光射入封魔碑中,而封魔碑卻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小,飛入秦毅的身體之中。

封魔碑屹立於金丹之上,同那金色書頁並排而立,兩者相輔相成同時又相互制衡。

此時此刻,秦毅的身體才開始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七種能量從天地間匯聚而來,法相之中異像環生,宛如映射天空大地,裡面雷海翻湧、金光璀璨、狂風驟雨、同時又生機盎然、大地沸騰,虛空中更是雲焰燃燒不盡。

這種天地法相藍惜月別說見過了,就連聽說都沒有聽說過,一個人的身體中匯聚了天地間最為本源的五種基礎元素,同時更是有著風雷加持,一個人融合七種皆然不同的力量,而且還活的好好的,並沒有被那些力量想沖引起爆炸而死。

此時此刻,秦毅的金丹也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發生蛻變,表面的裂紋愈發的多了起來,就像是蛛絲一樣密密麻麻,而且有著七種顏色的光彩由內而外的綻放出來。

不多時,秦毅睜開了雙目,七色光彩從他眼睛中直射出來,映襯在天空之上,這一刻秦毅宛如掌控世界所有能量,渾身都幾乎爆裂開來。

而他身體之內的金丹,也徹底碎裂,七彩光輝籠罩方圓百丈,下一刻,無限制的擴散出去,光輝映射到天空,祥雲籠罩。

一體生七彩,由七種元素凝聚而成的嬰孩,出現在秦毅身體之內。 破丹成嬰,道法自在。

元嬰境界之所以凌駕於金丹之上,並且具備完全碾壓的力量,其根本原因就是元嬰乃是活物,具備自我成長的能力,而金丹,只是一個能量物質,雖然能夠提供源源不斷的力量,可卻無法配合主人隨心所欲的戰鬥,歸根結底,金丹是死物,而元嬰,已然成為靈物。

元嬰強者身死之後,身體之中的本命元嬰還會脫體而出,逍遙世間,若是無法直接摧毀元嬰,是無法殺死一名元嬰期大能的。

這是真正的長生境,脫離了肉體凡胎的桎梏,元嬰萬死不滅。

而秦毅的元嬰,卻十分不同,那閃爍著七彩的光芒,似乎一出生就是神嬰。

「十人金丹,十人元嬰,便是說元嬰境界盡皆各不相同,每一個人金丹蛻變而成的元嬰都具有獨特的特徵,你這元嬰……我還真看不明白,七種天地元素凝結而成,想要成長很難,可一旦成長起來,也無法想象。」藍惜月眉頭皺著。

只見秦毅的丹田之上,原本應該是金丹待著的位置,此時此刻卻有一個五行力量為核心的小人,那小人跟秦毅長的一模一樣,簡直就是秦毅的縮小版,只是這小人腳踩風雷,兩隻手上一隻手捏著白茫茫的物質,另一隻手宛如探入黑暗之中。

這兩種力量都還只是雛形,卻也已經有了苗頭。

「等等,這黑白之色……」顯然,藍惜月也看到了秦毅手中異樣的能量物質。

「你居然得到了輪迴谷中的輪迴力量?不敢相信,不敢相信,真乃天眷之人。」藍惜月皺眉之後就是大笑,似乎看到了某種未來。

鬼妻森森 輪迴輪迴,所謂輪迴無外乎陰陽力量,生死陰陽,不就是輪迴么?

在三千大道之中,風火土雷諸如之類屬於本源根本力量,世人皆可修鍊出來,而進階屬性中又有黑暗、光明、吞噬此類比較特殊的力量。

而陰陽,則是在三千大道之中都非常靠前的存在,當然,一個人的成就不能看他領悟了什麼,而是在這條道路上究竟走了多遠。

即便是單一的火屬性,也有人利用此成就炎君、炎王。

「小子,我這一世,應該是就此作罷了……對於我這種無法從情字解脫出來的俗人來說,修真一途已經斷送,再加上我乃枯石域本土之人,我身體之中的血脈桎梏用了千年都無法衝破,此生已然無望。」

「但是我有一個願望,或者說是奢望吧,我希望若是有一天,你能夠成長到至高境界,能夠翻雲覆雨,能夠拯救枯石域的時候……那個時候……能夠伸手救救這個被放逐的地方,讓無數心懷大夢之人,也能走上修真大界的舞台。」

藍惜月目光灼灼的看著秦毅,若是他沒有在秦毅身上看到這種希望也就作罷,可現在,他不想把這件事憋在心裡。

「當然,這只是我的願望,並非是對你的要求,我的要求沒變,依然只是想讓你救救天陽國。」藍惜月生怕秦毅不惜一切去做到他後面提的這件事,連忙解釋。

要知道,能夠將整個枯石域都放逐,並且施展咒法,封印住後面通往化神路的存在,該是何等恐怖?這已經不需要想象了,以秦毅當前來說還差十萬八千里,藍惜月也不希望秦毅送了性命,所以只能是提點一下,他也不想耽誤秦毅前程。

秦毅睜開了雙目,裡面綻放驚人金芒。

「前輩心懷大義,整個枯石域都欠前輩一個人情。」

「這件事無需前輩說,若是晚輩有能力,定然會讓枯石域重歸界外界天外天,重回修真大界,綻放屬於他的光芒。」

此聲射入天空,雲層驚雷炸響,宛若誓言。

而天空則是有秘力射下,又如洪鐘大呂敲響,宛如對此聲音的警告,似乎是觸動了某種逆亂法則的存在,不允許這種聲音出現世間。

藍惜月見狀雙手朝著天空一抹,虹光出現,似乎屏蔽了方寸虛空。

「這個世界被人阻斷,那種力量頗有靈性,若是發現了能夠讓其產生威脅的存在,可能曾經那位封鎮枯石域的大能也會感應到,如此你的處境將會相當危險,關於枯石域的事情,你以後實力未曾崛起之前萬萬不可再多言,這個世界超過你想象的存在太多太多了,有些能夠輕易抹殺你,只是需要一個念頭罷了。」藍惜月面色嚴肅說道。

「晚輩謹記……」

秦毅也被這忽然出現的一幕嚇到了,看來他到了元嬰境界,力量產生質變,聲音中蘊藏的能源波動都能夠讓某些存在意識到。

「好了,接下來我也能夠放心,去尋找我的晴兒。」藍惜月露出嚮往的笑容,他彈指朝著秦毅身體一打,宛如江河傾瀉,無窮無盡的灌入秦毅身體之中,澎湃真元力洗脫元嬰,萬般念力加身,識海無限擴張,元嬰的成長竟然出現肉眼可見的變化,丹田之上的小小嬰孩眉目傳神,雙手握著的黑色二氣愈發明顯,在他周身,雷霆化海,風火成山,周遭一切都以翻天覆地的速度開始發生蛻變。

秦毅驚愕的說不出話來。

藍惜月真的將他的一切,都傳給他了?

無法想象有人的心境會開脫至此,捨棄千年修為,或許……藍惜月真的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去做吧,又或許晚晴的離開讓他心已經死了,對於這個世界沒有了念想。

元嬰初階。

元嬰中階。

元嬰大成。

元嬰巔峰。

這才不到是個呼吸間的時間,秦毅從邁入元嬰開始一路飆升至巔峰境界,距離元嬰大圓滿也只是一步之遙。

然而很快這一步之遙就跨過去了。

藍惜月渾身光澤開始變得極淡,一股洪流湧入秦毅丹田,直接突破巔峰桎梏,進入大圓滿境界。

此時此刻秦毅有一種感覺,他一捏拳,便能夠擊碎這輪迴谷的夢幻鏡面。

當然這只是錯覺,只能夠用來形容他的力量強大到何種境界,這種如饑似渴的感覺秦毅是第一次感受到。

力量的充盈帶來的愉悅使得秦毅渾身舒暢,醍醐灌頂之後,藍惜月的一切,可以說是都傳入了秦毅識海之中。

千年道法、千年感悟、千年修為,當然,除卻記憶。

他帶著記憶化作星星點點,身形飄了起來。

秦毅知道,那是一個人的魂靈。

「前輩,晚輩是雲清宗之人,晚輩同樣做過前輩曾經做過的事情,晚輩亦是天陽國人,承載前輩遺願,不會讓天陽國消失在枯石域的大地之上,當若晚輩直衝九重天闕之時,更是會讓枯石域,重綻光華。」

秦毅站在地上,對著半空漸漸淡去的光華深深鞠躬,那一刻,他看到藍惜月臉上露出笑容。

當光點盡數散去,秦毅輕輕呼出一口氣,頗有感慨。

元嬰境大圓滿,半隻腳踏入化神境界。

化神?枯石域之人不存在化神,因為封印桎梏,在化神之前將會被徹底攔住,以藍惜月積蓄的力量,他本該早就進入化神境界,天賦如他也被生生阻遏,可這種情況在秦毅身上並不存在,因為他根本就不是枯石域之人,枯石域的規則無法作用在他身上。

他之所以能夠這麼快開始朝著化神境界邁,除卻他本身厚積薄發,還有藍惜月站在化神門前的諸多感悟。

可以說藍惜月對於化神境界已經非常了解,只是生生無法突破而已。

他這一次解脫了自己,重入輪迴,以他的靈魂強度,若是重生為人,沒有了天地桎梏,恐怕下一世也會驚采絕艷,再次創造一個傳奇吧?

秦毅嘴角勾出一抹笑容,渾身氣息猛烈噴發出來,由低而高,很快整個輪迴谷都震動起來。 既然已經半隻腳邁入了化神境界,秦毅當然不想浪費現在最為巔峰的狀態,準備一鼓作氣。

只是秦毅對於化神境界也不熟悉,只能利用藍惜月的感悟去感知那未知的一切。

身體之中彩焰燃燒,秦毅渾身充斥變幻莫測的能量波動,一伸手,雷雲瞬間翻滾起來,一閉眼,身體之內元嬰脫離而出,傲游天際,宛如精靈一般。

此情此景讓他幾乎要尖嘯起來。

隱婚厚愛:江少的神秘丑妻 秦毅朝著輪迴谷最深處繼續前進,他並不知道此時此刻天陽國已然是滅國危機的盡頭,不過輪迴谷中詭異的時間流速,使得秦毅現在也還有任性的時間。

輪迴谷處處都有輪迴之境,通過輪迴之境可以看到無數的輪迴信息,領悟輪迴之力,有些晦澀難懂,有些則是一悟就透,這對於個人資質要求也比較高。

不過秦毅最後卻驚愕的發現,這輪迴之境一旦遭遇,幾乎就是不可躲避,也就是說必須要站在那裡看完,否則眼前幻境根本不會消失。

而一旦在輪迴之境中沒有走出來,也就是領悟失敗,那麼身體之中的海量的生命力就會被剝奪,這種剝奪對於金丹境界的武者來說是致命的,一次就是百年甚至數百年光景。

幾天時間之後,秦毅停在盡頭處,面前已經沒有路了,他滿頭白髮,不過頃刻間那白髮又變青絲。

這一路過來秦毅至少遭遇了十多個輪迴之境,大部分雖然都安然通過,不過卻也有少數幾個攔住了秦毅的路,失敗之後生命壽元被奪,頭髮變得蒼白。

然而這麼點生命力對於當前的秦毅來說實在不值一提,他現在的生命精力宛如一頭遠古巨龍。

「輪迴盡頭悟輪迴,所謂輪迴最後不過大夢一場,看遍三生石,喝了孟婆湯,誰又能記得今生事?一切都不過是重頭再來,命運重歸天道掌控,一切都逃不出那因果。」

秦毅抬頭仰望,終究是嘆息一聲。

忽而,他雙目精芒乍現。

「但是,悟不透命運之道,掌控不了別人的命運,每個人卻有機會緊握自己命運,不管何種逆途都能衝天而起,如那絕世大能,若是想重活一世,直接創造紅塵身,以第二世的狀態重新修鍊,那第二世,或多或少都會有本體的記憶吧?這不就是不入輪迴的手段嗎?」

只要實力強大,連輪迴都能逆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