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她們倆停止在014號房門口……房門一點點開啓……巨大的恐懼陰影浸染了蔣蓉的心。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有一種絕望感。耳畔忽然迴響起奎哥的叮囑。。恐懼來自自信。來自自身。淡定一切。漠視不屬於現實空間的任何環節。

韓雯雯就像被施了定身法。直愣愣的盯着一點點開啓的房門。好像裏面有什麼東西就要呼之欲出似的。蔣蓉有感覺到捏握住的手滑溜溜全是汗……

千鈞一髮之際。從開啓的屋裏傳來一聲大叫:“快跑……”

接着從蔣蓉和韓雯雯的身後伸來一雙有力的大手。就像老鷹抓小雞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把她們倆拉動退。。一直退。

大腦驀然驚醒。意識恢復。出現在眼前的是那位在小區門口招呼韓雯雯的算命老先生。 狼性總裁,撩夠沒 而之前看見的一切就像煙霧煙消雲散。

老先生沉吟片刻,最後深深的點點頭道:“就說有問題。你們沒事吧。”

蔣蓉看着雜草叢生凹凸不平的爛泥路。滿目瘡痍的舊房舍。那顆之前看着還是果實累累的柿子樹。現在卻是一顆已經枯死的空心樹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她們那裏是在什麼平房門口。分明就是一處已經沒有人居住的破爛房屋前。破爛的房屋。枯死的空心樹。此情此境無不凸顯出淒涼之感。

安慰着驚魂普定的韓雯雯。蔣蓉對老先生說了一聲:“謝謝。”

“你們沒事就好。”老先生貌似很疲倦的樣子。臉色不好看。

“剛纔是怎麼回事。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裏。”

老先生苦笑一下道:“看見你們倆出現在這。很是意外。這裏好久沒有人你了。大聲喊你們別進屋。你們沒有聽見。我纔不顧一切衝進來。結果還是晚來一步。你們差點……”

“你是誰。他是誰。”蔣蓉想想。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剛纔多懸。如果不是老先生出現。不知道會遇到什麼事。

“我是誰不重要。他一定有告訴你們名字。要不然也不會騙取你們的信任。”

“羅永平。”

“嗯。應該是的。”老先生點頭道。

“破房子裏有其他東西嗎。”蔣蓉想起夢境裏出現的細節。下意識擡起手掌心。abby的名字還在 “你看看這個。”

“這是什麼。”老先生看着不認識的英文名字。麪皮微微一顫道。

“是一個人的名字。我夢見她求救。”

老先生老眉毛一擰道:“還是管你們自己吧。這裏遠離屬於你們的世界。不是久留之地。天黑前趕緊離開。”

“不。老先生。幫幫我們。屋裏一定還有其他人被困住。她……就是她。”蔣蓉舉起手掌心對老先生說道。

老先生面色一暗。嘆口氣道:“你們別去了。會後悔的。”

想到很多難以釋義的怪事。蔣蓉下定決心。無論多麼艱辛她也要進破房舍去看看。如果裏面真的有abby。那就是天意如此。種種跡象表明。一切疑問和答案都在她身上。. 026 躲避

紅蘋果旅店,雖然臨近郊區,比較偏僻。但是風景秀麗,加上自然環境生長的各種蔬菜和水果,吸引來很多想要遠離喧鬧的城市,逃避窒息霧霾的人們,更是適合情侶們度假休閒的好去處。

旅店絕對是那種正兒八經的乾淨旅店,旅店裏的服務員大多數來自農村。她們淳樸,善良、善解人意。

一杯酒一根菸一首老情歌,她已經從家裏出來滴五天了。

一名服務員經過她身邊,禮貌的含蓄一笑道:“秦姐好。”

叫秦姐的板起臉,無視對方,一直在看手機。手機裏的短信都快暴滿,想到他那副沮喪,懊悔的樣子。她的心就抽搐很不舒服……

手機再次來電,不用看都知道是他……隨意的瞥一眼,只是漫不經心的求證,果然屏幕上顯示:許斌來電!

本想再次狠心關了手機,卻還是勉爲其難的放到耳邊,手指夾住的菸頭還在燃燒着,徐徐繚繞的煙霧迅疾消失在空氣中。

“喂……”

背對着門口打電話,一陣凌亂的腳步聲,接着從門口方向來了三個人。三人都並排走,旁邊兩個攙扶着中間一個看不見臉的人。

打電話的秦姐被來人不小心給撞了一下,她氣呼呼罵道:“搞什麼搞?走路沒眼睛嗎?”

進來的三人中,除了那個被嚴嚴實實捂住的人外。其餘兩個均是女性,眉清目秀的樣子,頗有氣質,一看就不是農村來的。

其中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見撞了人,急忙停住賠笑道:“對不起,對不起。”

秦姐眼睛一亮,“嗨,我好像在那看見過你。”

“是嗎?對不起啊!待會聊。”女孩說着話,緊走幾步去了櫃檯“服務員,我們要一間大點的客房。”

“有身份證嗎?”

“有的。”女孩遞給對方身份證。

服務員拿着在手裏,用筆記下,口裏默唸道:“蔣蓉……”

打電話的秦姐,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在哭……

辦理好手續的蔣蓉拿着014客房門的鑰匙和韓雯雯繼續攙扶着從破房子裏救出來的abby往前走。雖然暫時脫離險境,剛纔那驚心動魄的一幕,還歷歷在目……

想到之前發生的詭異情景,蔣蓉渾身不自在,自己怎麼着也是捉鬼人的後代,特麼的也會被鬼迷眼分辨不出真僞來。看着老先生,她狐疑的問道:“羅永平是誰?我們是怎麼來的這裏?”

老先生說的話,果不出所料是被鬼迷眼。羅永平不是人,他是死囚犯,早已槍決……那輛三輪車,破爛不堪,如果不是鬼使用鬼伎倆根本就無法行駛。這裏曾經是一座,民營旅館,不過有一次這裏莫名其妙的起了一場大火,這座旅館就此結束了它短暫的營生。旅館的老闆姓羅,是羅氏家族的成員之一,不過已經死了。

老先生阻止蔣蓉想要去救人的想法,後者聯想到雯雯和奎哥的叮囑,也是打算放棄去破房子裏看的。可就是在她們要離開時,一陣風吹來,隱隱聽到破朽的雙扇門裏面傳來嚶嚶的哭泣聲和求救聲。

“雯雯,你聽見沒有?”蔣蓉疑心是自己聽錯,急忙問道。

韓雯雯其實有聽見,只是不想再返回去。她惶恐不安的捂住耳朵,搖頭就像撥浪鼓道:“沒有聽見,我什麼也沒有聽見。”

“大爺,你有聽見嗎?”

老先生看不透的混濁老眼眨巴兩下道:“聽見了,也許這是天意,你們去吧!”

蔣蓉支持自己是捉鬼人的後代,身上除了膽識、勇氣、還有倔強和任性。既然老先生有聽見哭聲,那麼就說明破房子裏真的有問題。來不及詢問更多,她讓韓雯雯在外面等,就擅自一個人隻身朝着傳來哭聲的方向跑去。

屋裏也算不是很暗,光線和冷風從破碎的窗口滲透進來,形成細碎的光點在地面微微顫動着。蔣蓉不去想,也不想看,一門心思去找尋哭泣的人。

奇怪的是,之前帶着韓雯雯一起,眼前出現的那些詭異畫面在這一刻沒有出現。一扇扇破舊的房門,房門上有編號留下的痕跡……

哭聲就在眼前,很近……蔣蓉極力淡定,把想象力控制在安靜祥和的範圍,以此來抗拒置身在此入侵意識的恐怖幻象。

淡定的心態,旁若無人的傲氣,渾身的正能量形成一種微不可見的光環酷似蔣蓉的保護神,庇佑着她一步步前進。

來到傳來哭泣的門前,哭泣聲戛然而止。蔣蓉凝聚一股氣,深呼吸!隨時準備好應對周遭皆有可能出現的緊急情況。

“誰?”屋裏突然傳來正常的責問聲,讓措不及防的蔣蓉微微一震。爾後心中一喜,激動的一腳踢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是披散頭髮,一臉蒼白的abby……

abby許是躲避在這裏太久了,餓壞了,在看見蔣蓉時樂極生悲居然一下子就昏厥過去。

手無搏雞之力的蔣蓉,可以說使出渾身的勁,好不容易纔把骨瘦如柴的abby扶到門口。

他從海里來 韓雯雯開始不敢接觸abby,但是看蔣蓉一個人很吃力,纔在老先生的注視下試探性的幫着扶起abby。

老先生有告訴她們倆,現在單憑她們倆徒步行走回市區已是不可能。距離這裏十公里處,第十八號電杆上張貼有一張廣告。廣告上是一家個體旅館的地址和電話號碼,她們倆可以先到旅館裏去休息一晚上,第二天返回也不遲。

在蔣蓉和韓雯雯扶着abby離開破屋子時,老先生叮囑道:“記住你的承諾,他沒有繼續害你,說明他有求於你。”

開始她們倆都不知道老先生說的承諾是什麼?究竟答應誰了。後來,蔣蓉驀然想起,羅永平求自己給查找詛咒羅氏家族的兇手……

老先生是誰?沒有誰知道。不過在蔣蓉和韓雯雯離開破屋子後,有從鍾奎口裏得知老先生的真正身份。

韓雯雯始終不敢正視abby,蔣蓉出去買食物還沒有回來。

牀上的abby瘦的皮包骨頭,幾乎沒有體重,就像一片雲。放在牀上時,牀墊都沒有動一下……

蔣蓉是遇到那位在門口不小心撞到的秦姐,才稍微耽擱了一下下。

秦姐說認識她,是因爲有看見許斌單位照的相片。相片上有一批老同志,蔣蓉的眼睛跟那位叫冉琴的人很相似,結果仔細一打聽,才知道冉琴就是她媽媽。 027 爬出來

蔣蓉目送那位秦阿姨離開的背影,一溜小跑回到她們租住的房間,漫不經心的擡眼一看014

。心莫名的咯噔一下,這種感覺不是很好……倏然,她有感覺到來自身後一抹陰冷殘忍的目光,在注視着自己。一個急轉,回頭、視角瞥見臨近衛生間過道處,蹲坐着一個男孩……男孩微勾頭,就像是受了什麼委屈,在低聲啜泣……

就在這時,屋裏的韓雯雯好像感覺到門口有人,猛然拉開房門“蓉蓉你在看什麼呢?”猝不及防的一問,嚇了蔣蓉一跳。

她飛快的轉身,支吾道:“沒有看什麼。”說着話,韓雯雯已經退回屋裏,蔣蓉在進門一剎再次定睛看蹲在那的鬼孩子……那地空空如也,好像根本就沒有什麼。

怎麼回事?暗自疑問,伸長脖子再看。沒有就是沒有,暗自嘀咕:這孩子跑得夠快的。

“你在說什麼?”

蔣蓉視線停滯在abby身上,把食物放好隨口答覆道:“沒什麼,就一孩子。”然後拿起速溶牛奶粉對雯雯吩咐道:“趕緊給她泡一袋。”

雯雯來拿過牛奶粉,聲音不大,有顧忌的樣子對蔣蓉耳語道:“她一句話都沒有說。”

“哦,知道了。”蔣蓉點頭,一屁股坐在abby牀沿上,伸手去摸一下她的額頭“有不舒服的地方趕緊說,我們可以送你去醫院的。”

“不、不要去醫院。”

“你這樣子,必須去醫院。我都給120打電話了,應該很快就來。”蔣蓉掖了掖被褥角,柔聲細語安慰道。

熟料到,原本安靜的abby在聽說120會來時,反應很強烈。不顧一切的爬起來,滿眼的恐懼神色,神經質的抓住蔣蓉聲嘶力竭的哭喊道:“我不去醫院,不去……”

狂汗!蔣蓉面對abby突然失控有些束手無策,看着她那因爲恐懼嘶吼扭曲變形的臉,心一顫一顫的恐慌!

韓雯雯原本就忌諱跟abby呆在一起,剛纔看見蔣蓉回來,緊張的情緒才稍微鬆懈。這會看見abby抓狂,那種久違了的恐懼感再次鋪天蓋地襲來。

“蓉蓉,我害怕。爲什麼崔文死了,杜小海死了,崔文爸爸也死了。abby的父母下落不明,而abby卻沒有事?她……她身上是不是有那東西?”

實話,雯雯提出的這一系列問題,蔣蓉也有想到。只是因爲abby身體太過虛弱,她覺得不好問出口。沒想到讓雯雯先自給問出來了……

是啊!這個問題的確有跡可循。蔣蓉抓住abby手,隨着雯雯的發問,神經質的抽回。狐疑的盯着她看,希望這個問題由本人講述出來最好。

可是看她現在的情緒,要想讓她講出關於她父母,以及發生在其他人身上的恐怖事件,想必也沒有那個可能。一切還得等120來,醫生給打一針鎮靜劑才行。

一地雞毛的美好 abby情緒激動,蔣蓉和韓雯雯使盡全力都無法控制住她。最後蔣蓉有想到去服務員那找來布條,把她的手腳搏住,然後等待120來就好辦了。

這樣一想,蔣蓉就對雯雯說道:“你守住她我去找一根布條來

。”

“別丟下我,要不,我去……”

“行,你去吧!小心點。”

韓雯雯出去,蔣蓉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喘息着,很緊張的盯着abby。怕她一不留神,掙脫被褥的束博,跑出去。

突然,abby無比驚恐的睜大眼睛,顫抖着手指着門口……身子極力的往後蹭。

“怎麼啦?你看見什麼了?”蔣蓉扭頭看,卻什麼都沒有,感到好奇的同時,從abby傳遞來一股超強的邪氣和恐懼感。

abby 狂叫一聲,“不——哦!”猛地掙脫開捆紮在身上的被褥,推開不知所措的蔣蓉不要命的往外跑。慌不擇路的abby衝上旅館的樓梯,看也不看身後蔣蓉磕碰在樓梯上的情景,就一溜煙的跑到頂樓……

韓雯雯正在旅館門口對服務員說要布條,服務員去找。她就在那等……忽然從半空中呼呼掉下來什麼東西,接着砰然一聲巨響,血濺得她滿臉,滿身都是……嚇得面色鉅變的她這才定睛一看,地上捲曲躺臥着的不就是abby嗎?而在abby身邊,伏着一個白煞煞的女人,女人披頭散髮,滿臉血污惡狠狠盯着她看……

“啊啊啊啊啊……”韓雯雯一瞬間感覺,天崩地裂般,眼前一切都變得可怕。她捂住耳朵,驚恐大叫。叫聲驚得旅館裏的客人好服務員都齊刷刷的跑到前堂來看。一個個嚇得渾身冒汗,都不敢久看已經死亡了的abby。

與之同時,許斌從老婆口裏得知蔣蓉的下落,趕緊的給陳俊掛一電話。

蔣蓉膝蓋受傷,來不及包紮,目睹abby的下場痛哭失聲……

120來了,拉走的不是abby。而是韓雯雯,她驚恐萬狀,一直不停的重複那句話:“爬出來了,她爬出來了。”

服務員一直陪伴在蔣蓉身邊……

蔣蓉有回憶到,就在她追abby時,樓梯上蹲着一個孩子。孩子在看見她時,嘴角扯開一抹詭異陰冷的笑容。

看着那一抹令她感到驚懼的笑,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一不小心就磕碰在樓梯上,也就是這個時間差,纔沒有及時阻止abby從樓上跳下來。

abby的屍體拉走了,一系列的詢問筆錄口供完成。警員撤走,蔣蓉還陷在深深的自責中。要是聽那位老先生的話,暫時不要把abby救出來,那麼她也許不會死。

服務員同情的看着她,安慰道:“人死不能復生,活着纔是最好。”

蔣蓉點點頭。猛然想起一件事,抹乾淨淚水擡頭問道:“你們這裏有小孩嗎?”

服務員搖搖頭道:“旅館裏的住客大多數都住不久,臨時住客比較多。一般沒有小孩來。”

蔣蓉微微一怔,忽然很認真的樣子對服務員說道:“你們趕緊離開這裏,離這裏越遠越好。” 028 終結

鍾奎從陳俊口裏得知蔣蓉的事情。暫時不敢告訴給冉琴知道。他是離開她接近三年之後。第一次通電話。寥寥幾句。不溫不火的話。卻好似一股暖流融化了盤踞在心裏久久不能釋然的寒冰。

陳俊對鍾奎有意見。不光是心裏罵。面子上也很難看。他怪鍾奎沒有愛心。居然把自己的女兒用來做誘餌。誘惑惡念出現……

鍾奎對於陳俊的指責。不予理會。他不擔心蔣蓉會怎麼樣。打心眼裏相信自己的女兒沒有那麼脆弱。.第一時間更新?不過有一件事是他最爲擔憂的。那就是一旦惡念佔據蔣蓉的本體。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惡念的力量會陡增數倍……即使借來鬼兵。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陳俊深愛蔣蓉。心裏撕裂般難受。害怕折磨着這個鐵骨錚錚的七尺男兒。

必須的呀。蔣蓉定力有限。在聽到服務員說出旅館裏面沒有孩子時。最終無法抗拒來自心底的恐懼。邪?惡侵入思維。控制了她的意識。本體就像abby一直努力抗拒。時而清醒。時而迷惘。

在蔣蓉和韓雯雯在破房子裏時。陳俊有查找到關於abby父母的詳細情況。

abby的父母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就那麼消失得無影無蹤。

邪性老公太霸道 崔文母親不知道是捨不得老伴還是別的原因。有人發現她的屍體時。已經被老鼠給啃食了一隻手指。

幾經周折。 絕愛天王迷糊妻 鍾奎在地府簽署了借兵契約。

黃昏褪去它嫵媚的色彩。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夜幕邁動蹣跚的步伐姍姍來遲。遠山霧濛濛一片。視線越來越模糊。四周很安靜。萬物都好像在等待振奮人心的那一刻來臨。蔣蓉還在014房間。旅館裏的人員全部撤走。她孤零零的佇立在窗口。明亮的眼睛失神地深陷下去。臉色蠟黃沒有了光澤。久久凝視窗口下快步走來的奎哥。顯出一種哲人似的深沉悲憫思索的神態。

一盆黑狗血。墨斗線、噬魂槍。前後左右。鋪天蓋地的鬼兵。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隱沒在暗影中乘風鬼祟而來。

旅館周遭變得詭異莫測。溫度急劇下降。如寒冬臘月。呵氣成冰般寒冷。

現場除了鍾奎和蔣蓉。沒有第二個活人……

蔣蓉不用回頭都能感覺到。一雙手慢慢慢慢的從後腰部位摸上來。這雙手很冰。也很恐怖。身後傳來嘶啞的聲音:“跟我走吧。你和我是一樣的(通靈)

蔣蓉聲色俱厲道:“我和你不一樣。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你是害人。我是救人。”

……砰然一聲響。房門被鍾奎一腳踢開。

電光火石間。一股從天而降的腥臭味潑向蔣蓉。來不及哈氣。來不及躲閃。墨斗線纏繞上來。接着她身上出現了詭異的重影。這支重影絕不要除了她之外才能獲取的獵物。

蔣蓉成爲鍾奎與惡念相互爭奪的目標。

鍾奎胸有成竹。一揮鬼兵符第一隊鬼兵出擊。循環輪迴遊走在蔣蓉身邊。.第一時間更新?巨大從磁力。牽引着惡念的能量……

再揮動鬼兵符。第二隊鬼兵出擊。周而復始。循環不斷……

惡念不能融合進蔣蓉的本體。被硬生生的吸走能量。她尖叫着。極力掙扎。也有鬼兵被抓住生吞活剝掉的。缺失一個鬼兵。鍾奎立馬唸咒揮動鬼兵符補充一個。

這就是他的大計劃:惡念聚集了無數的怨念本體在身。只有以牙還牙用鬼兵的磁力分散惡念的力量。一個鬼兵分散億分之一。那麼百萬鬼兵就可以分散惡念所有的邪?惡力量。

abby爲什麼沒有出事。那是因爲她在知道崔文因爲自己死亡後。嚇得不知所措。見路就跑。見縫就鑽。結果誤打誤撞給鑽到那家破房子裏。

破房子裏有很多不甘幽魂。話說:人生前在什麼地方。死後就會回到什麼地方。所以她呆在那。餓是必然的。但是有其他鬼魁在。惡念暫時不能奈何她。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這也是蔣蓉後來有想到的。纔會陷入深深自責中難以自拔。

醫院裏。韓雯雯木訥的呆坐着。她覺得自己命若琴絃。沒有活下去的理由。在她的斜對面蹲着一個男孩……

忽然。男孩口裏發出尖銳的貓叫聲……

雯雯驚恐萬狀。瞪大眼睛。機械的慢慢站起。一步步的爬上窗口……就在這時。護士出現。一把拉住她……

韓雯雯得救。定睛看病房裏的男孩。已經不見……

同時在紅蘋果旅館。被團團包圍住的惡念眼看就要潰敗。忽然從她身邊傳來一聲尖銳的貓叫聲。蔣蓉和鍾奎有看見是一個鬼孩子。

聽到鬼孩子淒厲的貓叫聲。惡念一下子就振奮起來。再次投入到與鬼兵周旋的戰鬥裏。蔣蓉渾身不得力。軟綿綿的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鍾奎。拋出五帝錢。對着鬼孩子擲去……

鬼孩子大怒。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抓狂般。張開黑洞洞的大口對着鍾奎撲來。

鍾奎見鬼孩子氣勢洶洶。暗自道:小鬼難纏這句話果然不假。噬魂槍已然捏握在手。對着撲來近在咫尺的鬼孩子噗射出花瓣似的彈頭。

鬼孩子分心在惡念母親身上。無法遁形。沒有及時躲避開噬魂槍。當場。灰飛煙滅……

鬼孩子灰飛煙滅。惡念大叫。一時疏忽。露出破綻。邪?惡能量四下散開。紛紛被鬼兵吸收。

鍾奎只覺得眼前一閃。惡念不見了。

鬼兵們則垂手而立。等待時機回地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