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剛剛聽說了劉重基的講述,以及劉明和劉強對趙天驕的狂熱崇拜,還有見到那封信的內容,觀雲老道的心裏,簡直是樂開了花。 老子的徒弟,就是這麼牛逼。

你派一個家族去對付,直接讓你家族長輩團滅,小輩奉上家產!

“小劉啊,我知道,劉道新他們是你指使去對付老子徒弟的,現在被老子徒弟反殺,咋樣……這臉打的疼不疼?”觀雲老道一臉得意的看向劉道坤。

劉道坤拿着信的手,不停的哆嗦,心裏這個氣啊!

劉道新這一家都是窩囊廢麼,連一個毛頭小子都對付不了,還好意思姓劉?

而他完全忘了他自己,也姓劉,可在趙天驕手裏,一樣是接二連三的吃虧。

“觀雲師兄,是我不知道天驕是你的弟子,不然的話,我絕對不會對他下殺手。”劉道坤忌憚觀雲老道,便謊稱不知道趙天驕的背景。

觀雲老道卻是目中精芒一閃,不客氣道:“快拉倒吧,你知不知道,老子心裏有數!不過,幸好天驕聰明過人,機智無雙,沒有傷到絲毫,反而還當了你大哥……哈哈,老子心裏痛快。”

“但話又說回來,如果天驕在你東北術法界裏,有絲毫損傷,不管是不是你乾的,老子都要拆了你的金雷堂!”觀雲老道一瞪眼,雅間內的氣氛,登時凝固起來。

使得饒是劉道坤,也是大氣不敢喘。

“觀雲師兄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天驕……呃,大哥。”劉道坤心裏極爲苦澀,可他面對觀雲這個瘋子,卻沒有絲毫辦法。

聽了劉道坤近乎承諾般的話語,觀雲老道滿意的點點頭:“哈哈,這就對了。行了,老子還有事呢,就走了。”

“對了,你這靈茶不錯,改明兒給天驕送二斤過去。”

劉道坤心裏這個恨啊!

你當靈茶是普通的茶麼?張口就要二斤!

這可是要經過靈氣薰陶晾制,沒有十多道工序,是下不來的。

出了金雷堂茶樓,觀雲習慣性的擡頭看了看天,眉頭漸漸的皺了起來。

“雖然東北術法界消停了,但是青煙盟,還有邪皇宗都要有大動作了。天驕啊,你要快點強大起來呀,只有這樣,老子才能放心的去找茅山聖物。”

觀雲老道在嘆息中,越走越遠。

當晚,兩間店鋪,還有宅院,全部按照趙天驕的要求,收拾妥當。

獨孤勝寒問道:“主人,我們明天就開業麼?”

趙天驕搖了搖頭:“這個不急。小煙還在神門,等她學有所成,下了山交給她看一間鋪子,讓沙樂給她打打下手,還能跟着學點本事。另外一間算命鋪子,就交給高春和,他不是最喜歡摸骨算命麼,這次爺們讓他算個夠!”

“原來天師早就在心裏安排好了呀。”寧思靜笑道。

趙天驕嘿嘿一笑:“算是吧。”

“那我們這段時間幹什麼?”突然沒事可做,反而讓獨孤勝寒有些不適應。

趙天驕沉吟片刻道:“明天進山,再去一次格格墓,找到我前世留下的法器。說不定是什麼厲害的東西,到時候爺們的實力,就又能提高一些了。”

自從得知格格墓裏,有他前世的殘魂,和留下的法器,趙天驕就一直念念不忘。

如今,終於有了空閒時間,自然是第一個就想到了格格墓。

“那主人就早點休息吧,我給你按摩?”

趙天驕搖頭一笑:“不急,今晚我們把鬼軍戰將的各個職業,好好規劃分配一下。”

說話間,趙天驕拉着獨孤勝寒和寧思靜,全部去了域界。

宅院裏雖然沒有守衛,但卻有趙天驕用陣盤佈置的陣法,他自然不擔心。

來到域界,趙天驕直接說明了來意。

方青皺了皺眉,抱拳道:“天師,我們……我們曾經都是鬼修不假,但卻從沒做過,跟蹤偵查之類的事,更沒有過收取情報的經驗。主要是,我們都是一羣糙漢,衝鋒陷陣是我們擅長的,那種有技術含量的事……。”

方青一臉爲難的看着趙天驕。不僅是他,其餘的鬼軍戰將,似乎也對這件事有些抗拒。

獨孤勝寒道:“不會做沒關係,可以訓練,從明天……不,從今晚開始,我和護法便在這域界內,開始對你們進行訓練。”

趙天驕擺了擺手,道:“算了,勝寒,這種事,強求不得。何況,方青說的沒錯,他們都是一羣糙漢子。但卿伶她們不同……“

說話間,趙天驕轉頭看向寧思靜身後的幾個女鬼。

“卿伶負責靜靜的安全,你們四個分爲兩組,一組負責跟蹤監視的任務,另一組負責收取情報。”

這四個女鬼,都是寧思靜從孟超手裏度化過來的,使得她們沒有立刻同意,而是轉頭看向寧思靜。

見寧思靜點了點頭,她們這纔開口表態:“是,天師。”

趙天驕滿頭黑線,看向寧思靜,苦笑道:“靜靜,你的手下對你還真是忠心耿耿啊。沒有你的同意,連爺們的話,她們也不聽。”

寧思靜溫柔一笑:“天師說笑了。”

肉肉揮舞着小拳頭,突然亂入進來:“我也要當鬼軍,我要當女王,我要當女大王!”

“肉肉別鬧,快睡覺。”趙天驕寵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腦袋。

肉肉抗議道:“不,笨天天你不給我女王當,我就不睡覺!”

肉肉那一臉認真,嘟着嘴的樣子,簡直是萌化了人心。惹得獨孤勝寒還有寧思靜等羣鬼,全部莞爾。

趙天驕也是笑道:“好吧好吧,成全你,你是鬼軍女王。”

“我還要收小弟!”肉肉大眼睛轉動,落在了方青他們身上:“十八戰將,你們以後就是我的小弟了,要聽話哦,不然打你們屁屁!”

十八戰將集體滿頭黑線!

傲嬌王爺求合作 “肉肉,他們是女帝的手下,你要收小弟,要靠自己本事,在外面收,那纔是真本事。”趙天驕道。

肉肉道:“那好吧,反正我本事大,不愁沒小弟!”

商議好了鬼軍的分配,趙天驕索性留在了域界,修煉魂體道行。

而獨孤勝寒雖然有了鬼身境的道行,但還沒徹底穩固下來,趁着有時間,也是專心修煉。

第二天一早,趙天驕給獨孤勝寒加持上風翼和雲靴的狀態,直接進山,朝着格格墓的方向,疾馳而去。 不多時,一人一鬼,便來到了一處山洞口不遠處。

當初,趙天驕被雷姬帶到這裏,意外之下,進入了格格墓。

趙天驕擔心雷姬就在山洞裏,他冒然進去,就等於自投羅網了。

使得,趙天驕煉製了一顆隱氣消蹤丹,然後將獨孤勝寒收進域界,這纔在捏碎鬼丹之後,進入山洞。

讓他意外的是,雷姬並沒在這裏,使得趙天驕很順利的從山洞,走了進去。

不多時,趙天驕便順利的來到了格格墓。

趙天驕知道,這座墓規模較爲龐大,且充滿危險。爲了預防萬一,趙天驕將寧思靜喚了出來。

“靜靜,你看看,哪個方向有危險,哪裏,會有我的機緣造化?”趙天驕問道。

站在墓門前,寧思靜目光一閃,朝裏面看去。

“天師,我們還是一邊走一邊看吧。”片刻後,寧思靜收回目光,有些歉意的道,似乎,站在這裏,並不能讓她看的太多。

趙天驕點了點頭,率先走了進去。

墓門後面,依舊是那個站滿了小殭屍的廣場。

有驚無險的走了過去,就是一條血溝渠。

在趙天驕他們過來之後,依舊有血屍,從裏面鑽了出來。

不過,趙天驕並沒在這裏逗留,進入裏面墓室後,將追上去的兩個血屍輕鬆解決,然後在寧思靜的帶路下,繼續朝裏面走去。

穿過兩個較大的墓室之後,就是一條狹長的甬道。

在甬道內,寧思靜依舊不停的左顧右盼,同時開口道:“天師,這條甬道,是最安全的,沒有任何機關佈置。”

“有靜靜在,爺們就剩下很多力氣了啊。”趙天驕笑着感慨道。

走了一會,前方出現了一左一右的岔道,寧思靜卻是突然的停了下來。

“怎麼了靜靜?有危險?”

寧思靜搖了搖頭:“沒有危險,不過,這兩邊我都能看到有天師的造化存在。所以,我不知道該走哪條。”

趙天驕左右看了看,笑道:“既然都有造化,那就……先去左邊的路,稍後再去右邊。爺們一個也不放過!”

說話間,趙天驕邁步,走向了左邊的的甬道。

走了不多時,甬道竟然出現了向下的臺階。

臺階螺旋向下,彷彿沒有盡頭一般,走了不知道多久,地勢才平緩起來,且,前面傳出潺潺的流水聲。

接下來又是一條甬道,不過走了十多分鐘後,眼前陡然一亮,波光粼粼,竟然有一面地下湖水。

在湖水對面,竟然還有一間茅屋。

“天師,我能看到,你的造化,跟那間房子有關。”寧思靜開口道。

卻在這時,忽然的,前方傳來一個飄忽的聲音。

“十世分魂,轉世十世,你是第十世,你是殘缺的……來我這裏,我是第九世,融合了我的殘魂,收集其他殘魂,你就能解開十世宿命……過來,來……”

趙天驕一驚,上次在離開格格墓的時候,他就隱隱約約聽到類似的話語,如今卻是聽的更完整了。

使得趙天驕沒有任何猶豫,順着湖邊,走向了茅屋。寧思靜連忙跟在後面。

來到茅屋前,房門自動打開,接着一股陰風吹拂出來。

趙天驕連忙拉着寧思,閃身躲開。

還珠之父子禁戀 “來,老十,你進來,我有一場造化給你,有個絕世神兵送你,快來。”這聲音和趙天驕截然不同,帶着一股子玩世不恭,且話語中帶着濃濃的誘惑之意。

自從柳滿香說出了他前世的名字之後,趙天驕對這裏有自己前世殘魂和寶貝,就深信不疑了。

而在聽到對方說有絕世神兵,更是心裏一喜,拉着寧思靜,便走了進去。

茅屋擺設很簡單,對面擺放着一張供桌,桌子上,燃着長明燈,還有一尊香爐。在牆壁上,則掛着一張畫像。

畫像中,是個大辮子的清朝男人,嘴角掛着壞笑,目光中帶着一抹玩世不恭。

而當看到這張畫像時,趙天驕和寧思靜,全部都愣住了。

“天師,這……這畫像和你一模一樣啊!”

趙天驕喃喃道:“呃……他應該就是我前世,陳無恥了,和我長的像,正常正常。”

忽然的,那畫像裏的男人,竟然邁步,從裏面走了下來。

“嘻嘻嘻……老十,不錯啊,身邊女鬼不錯。”

趙天驕滿臉黑線,你到底是誇我,還是誇靜靜?

“這是你附在畫中的一縷意識吧,只能存在十分鐘左右。咱們也別浪費時間了,你快跟爺們說說,我前世的法器在哪,是什麼絕世神兵?”

趙天驕一眼看出,這幅畫中,融入了陳無恥的一縷意識。被觸動之後,意識就會形成影像,顯露出來。

陳無恥嘻嘻一笑,狂放不羈的盤膝坐在供桌上。

“別急啊,先聽我跟你說說,咱們命苦啊,生來就揹負着十世宿命。我是第九世,差不多就是一箇中轉站般的存在,但也是有着承上啓下的重要責任啊。”

“什麼十世宿命?爲什麼我是不完整的殘魂?”趙天驕問道。

陳無恥依舊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樣子,笑嘻嘻道:“不僅是你不完整,我也不完整,我們之前的幾世,也都不完整。至於爲什麼,我就不知道了。你若想知道的話,就要收集十世殘魂,將之融合、覺醒,你就會知道答案,並找到十世宿命的原因了。”

趙天驕嫌棄的看了看陳無恥,說了半天,這貨壓根也是不知道啥玩意。

“你的殘魂在哪?”

陳無恥道:“我死後,將我的殘魂,封在了我要送你的絕世神兵中了。”

“那絕世神兵到底在哪?”說話間,趙天驕四下看了看,並沒看到,所謂的絕世神兵。

甚至,趙天驕還給寧思靜遞了個眼色,讓她看看,可對方卻是衝着他,緩緩的搖了搖頭。

“絕世神兵遲早都會給你的,你先別急嘛。”陳無恥撇嘴道:“想要解開十世宿命,除了要收集十世殘魂之外,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趙天驕問道:“啥事?”

“集齊猛鬼十八養,並將十八猛鬼,全部培養成鬼王。”突然的,陳無恥收起了玩世不恭,神色凝重的繼續道:“你是陰陽聖體,是我們歷經九世,才培養出來的陰陽聖體,你一定要解開十世宿命,否則,三界必將大亂!” 趙天驕一愣,隨即笑道:“陳無恥,你是不是騙我呢,我自己的事,咋還和三界扯上關係了?”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覺得,我會沒事杞人憂天的騙自己玩?”陳無恥冷哼道:“說正經的呢,別嬉皮笑臉的。”

趙天驕滿頭黑線,是你一直在嬉皮笑臉好吧,還好意思說我?

不過,趙天驕心裏也是權衡了一番。

不管對方說的真假,他既然組建了鬼軍,那順便集齊猛鬼十八養,也不錯啊。

雖然難度大了一點,但由十八猛鬼組成的鬼軍,且全部修煉成爲鬼王,這尼瑪的帶出去,那才叫牛逼呢!

陰陽兩界,誰敢不服?!

可是,不論是十八猛鬼,還是十世殘魂,收集起來的難度,都不是一般的大啊。

首先,收集殘魂,得有線索。陳無恥是他機緣巧合得到的線索,其餘八個殘魂,總不能靠着運氣來收集吧?

還有,十八猛鬼,每一個形成,都需要經歷不同難度的養練纔會形成。而且,每一種的養練,都有違天和。

好比黑白雙生鬼的寧思靜,善惡結合,相互排斥,戾氣無邊;好比陰龍鬼的獨孤勝寒,需要四辰命格,且要在生前,經歷難以想象的痛苦。

換句話說,十八猛鬼中的任何一個,都是逆天般的存在。自然的,能力也是非常的大。

所以,且不管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十八種猛鬼,即便有,想要全部收入麾下,也是極爲不易。

見趙天驕不說話,陳無恥再次嘻嘻笑道:“嘖嘖,維護世界和平的任務,就落在你身上了。那個……其實還有一件好事來着。就是吧,在爺們生前,有負過一個美女,非常非常美,男人見了會驚豔,女人見了會妒忌。”

“我秉着宿命不解,何以爲家的原則,就辜負了她,也是欠下了一份感情債。她也投胎了,受因果影響,她和你一定會相遇,且有感情糾纏,那個啥……就便宜老十你了,這輩子,不能再負了她。”陳無恥期期艾艾,神色有些無奈的道。

趙天驕心思一轉,這說的不就是柳滿香麼?

“是和血魔海有關?”趙天驕試探問道。

陳無恥一怔:“竟然知道血魔海,看來你已經和她相遇了……沒錯,血魔海內,鎮壓着魔族的一個首領,魔族之修,經常進入其中,想要救他出去……”

“哎,這些破事,你以後自己會親身遇到的,我時間也不多了,就不和你多說了。”陳無恥突然話鋒一轉,竟然不說了。

趙天驕也沒追問,可他對絕世神兵,卻是一隻都念念不忘。

“那你快跟爺們說說,絕世神兵在哪啊?”

“就在……”說話間,陳無恥的意識投影,漸漸的散掉了。卻見他指着身邊的香爐道:“就在這裏了。”

說完之後,陳無恥的投影,徹底散掉了。

牆壁畫像,在這一瞬,突然的,無火自燃,化作了一堆灰燼。

趙天驕愣愣的看着香爐:“巴掌大的香爐,能有絕世神兵?爺們怎麼感覺,被陳無恥給騙了呢?”

說話間,趙天驕還是走了過去,將香爐內的香灰,到了出來。

只聽噹啷一聲響,一個鏽跡斑斑的鐵片,掉在了桌子上。

寧思靜也走了上來,看着兩指寬,巴掌長的鐵片,不可置信道:“天師,你前世說的絕世神兵,還真是這塊鐵片,我能看到,這裏面有殘魂的氣息。”

趙天驕傻眼了:“啥玩意,說好的絕世神兵呢,咋變成了一塊破鐵片?”

“陳無恥,你太無恥了吧,自己的轉世殘魂你也坑騙,你……你太無恥了!”趙天驕拿起破鐵片,怎麼看,都是普普通通的廢鐵。

趙天驕不死心的朝寧思靜問道:“靜靜,你能看出這鐵片有啥玄機不?”

寧思靜緩緩的搖了搖頭:“天師,好像真的是普通的鐵片。當然,也有可能,是我眼力不夠,看不透這……這絕世神兵的奧妙。”

“奧妙?靜靜,你也不用安慰我了,如果真的是法器,我也能看出來。”趙天驕有心不要這破鐵,但坑爹的是,這裏面可是有着陳無恥的殘魂,他要繼續收集其餘殘魂,然後集齊之後,融合並覺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