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得儘快相處辦法,破壞了兒子跟安清歡的感情。

否則,將來等兒子泥足深陷,自己無論做什麼,都沒有辦法彌補了。

這麼想著,喬母立刻開始打電話。

……

喬崢從酒店裡出來,直接攔了輛計程車,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恰好房東過來收房租,他拿出銀行卡,給房東,讓她一次性刷一年的。

房東像往常一樣,刷了卡,但pos機滴的一聲,提醒她銀行卡的餘額不足。

喬崢蹙了眉頭,又掏出其他的卡。

但結果都一樣,銀行卡均不能用了。 想到是母親做了手腳,喬崢的臉色難堪了起來。

他以為母親不過是說說氣話,不會做的那麼絕。但眼下看來,母親是真的鐵了心,要逼迫他跟清歡分開了。

可她錯了。

真以為這樣,就能逼迫他就範嗎?

不,他絕對不會屈服。

喬崢抱歉的對房東說:「抱歉,我的銀行卡有點問題,可以給現金嗎?」

「可以。」

房東很爽快的答應了。

喬崢轉身去屋裡,拿了自己所有的現金,而後數了三個月的租房金,第給了房東。

房東拿到錢,便離開了。

喬崢關上門,將自己丟在沙發上,望著雪白的天花板,想著以後該怎麼辦。

自己現在只剩下了幾千塊,肯定不能再住在高檔公寓了,否則,早晚會被掃地出門。

得趁著這三個月,儘早找到新的住處,以及供養自己的兼職工作。去咖啡廳打工,是個不錯的辦法,可以周末去,也可以上晚班,工作時間比較靈活。

雖然錢有點少,但眼下,自己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喬崢暗暗地在心裡記下了這條。

超級汽車銷售系統 而後,又想其他的法子。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間,夕陽沉落,房間里的光線,漸漸地暗了下來。

邁克打開房間的門,哼著小曲,打算回房間做功課時,發現他躺在沙發上,嚇了一大跳,「你怎麼在房間里,不開燈也不知聲?嚇死我了。」

喬崢從沙發上坐起來問,「邁克,你知道哪裡能打兼職嗎?」

「給學生做輔導呀,你成績那麼好,直接去補習機構,跟他們說,你要幫學生補習。這可比外面那些十幾塊一個小時的兼職工作,來錢快多了。」邁克疑惑的說,「你媽不是每個月,都給你很多錢嗎?為什麼你還要來問我?」

這大少爺,該不是突如其來的想,體驗下平民的生活吧?

正在想著,卻聽喬崢不緊不慢的說,「我跟我媽斷絕關係了。」

邁克愣了幾秒,才逐漸的回過味來,「你說什麼?」

喬崢重複了一遍。

邁克道,「為什麼呀?你媽不是挺好的嗎,你腦子抽了,要跟她斷絕往來?」

「嗯。」

喬崢點頭。

邁克撓了撓頭,沒辦法理解,「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現在不方便跟你解釋,等以後再說吧。」

喬崢不想把妞妞懷孕的事情,透露出來。既然邁克已經知道,他也不希望邁克覺得,清歡是紅顏禍水,害的他跟他母親分離。

「哦。」邁克點頭,「那你需要我幫忙嗎?我可以幫你分擔房租。」

「不用了,我已經交了三個月的房租,你也會很快離開中國,我之後會出去找其他的便宜的公寓住。」

邁克露出了同情的神情,說:「阿崢,別忘記,咱倆永遠是好朋友。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說。」

「嗯。」

喬崢微微的點頭。

沒多會兒,邁克便去準備晚餐了。

喬崢坐在沙發上,繼續想怎麼解決自身的問題……

……

慕家老宅

妞妞在房間里躺了一下午,覺得腦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到院子里走動時,恰好碰到了蓁蓁和菁菁。兩個小丫頭,正準備出去逛街玩呢,看到她還在家,立刻糾纏上來,讓她陪著他們一起去。

妞妞根本不想出門,但禁不住她們軟磨硬泡,只好答應了下來。

三人出了慕家。

一路上,菁菁和蓁蓁都在討論要買什麼衣服的事情。

妞妞聽著她們說話,不時地看向車窗外。

沒多會兒,到了市中心的商貿大廈。

菁菁和蓁蓁一左一右的夾持著她,朝著購物中心走。

一家又一家,兩個小丫頭手上拎了十幾個袋子,還是不滿足,要繼續逛街。

妞妞有點不舒服,指著旁邊的星巴克,對她們說:「你們繼續逛街,我在這裡等著你們。一會兒,咱們去吃飯,可好?」

「好啊。」

菁菁和蓁蓁不約而同的回答。

妞妞跟她們告別後,走進了星巴克,點了被牛奶,獨自坐在靠窗的單人座位,不緊不慢的喝著飲品。

不知道過了多會兒,身旁的椅子被人拉開。

妞妞以為有其他的客人來了,稍微側了側身體,看向了別處。

可沒想到,耳畔響起的,卻是熟悉的聲音。

「好久不見。」

妞妞的身體僵硬了下,而後緩緩地回過頭,看到了坐在身旁的傅靖安。

那麼久沒和他見面,他似乎變得成熟了許多,下巴長出了清淺的胡茬,喉結也越發的明顯了,個頭似乎比之前高了不少……

與其說是一個少年,倒不如說是介於少年和成年男性之間。

陌生的讓她有些不認識了。

妞妞打量了許久,才緩緩地說:「好久不見。」

「我剛才路過,看到像是你的身影,還以為自己看錯眼了,沒想到,真的是你。」傅靖安像是一個敘舊的老友,不緊不慢的說著,「你來這裡是逛街嗎?沒有陪同你的夥伴?怎麼只有你一個人?」

「嗯……還有蓁蓁和菁菁,她們倆去其他地方買東西了,我在這裡等著他們。」

妞妞低聲回答。

傅靖安露出了笑容,「兩個小丫頭,都開始學會逛街購物了,真是長大了。」

「是呀。」

妞妞附和。

對著傅靖安,她莫名的覺得無所適從。明明幾個月之前,他們還相談甚歡,可此刻,只剩下了尷尬。

妞妞捧著奶茶杯,有點希望,蓁蓁和菁菁早點回來。

亦或者,傅靖安趕緊離開她。

可事與願違,傅靖安非但沒走,反倒提起了以前的事情:「清歡,對不起,之前你跟我說你懷孕的事情,我沒有做出恰當地反映,令你失望了。其實,我不是無法接受那件事,我只是在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好好地保護你。清歡,如果可以的話……」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餘下的話,他還沒說出來,妞妞忽然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說,「菁菁和蓁蓁回來了,抱歉,我要走了。」

她欲離開,傅靖安卻驀地伸出手,鉗制住了她的胳膊,「清歡,我的話還沒說完。」 妞妞擰了眉頭說,「靖安,我很早之前就跟你說過,我們之間完了,請你別再來糾纏我了。」

沒錯,她的確喜歡過傅靖安。

可對他的感情,早已隨風消散。

她不欠他的。

若是能做朋友,那她可以平平和和的跟他往來;可若是,他還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那抱歉,她只能疏遠他了。

因為一個人的心裡,只能住下一個最喜歡的戀人。

「糾纏?」傅靖安低聲重複了這個詞,嘴角噙著冷笑,曾幾何時,那般親密的他們,如今也用上了這麼令人討厭的辭彙,心頭的愛意被嫉妒的情緒勒緊,他咬著牙,語氣咄咄的質問:「你是喜歡上了喬崢,才會如此遠離我吧!」

「跟他沒關係。」妞妞說,「傅靖安,你放開我。」

傅靖安卻是沒有鬆手,更加用力地攥住她的手腕說,「沒關係?你到現在還在欺騙我。你知不知道,那天你跟我說出真相,我擔心你出事,到你家門口頂著大雨,等了你一整天。可你在做什麼?你在跟喬崢那個富家子,卿卿我我,玩的不亦樂乎!安清歡,你就是個騙子,說什麼不在乎榮華富貴、家世身份,說什麼對所有人都公平對待,都是假的!你根本沒有想過跟我在一起,你不過是在玩弄我的感情!你玩夠了,便徹底的撒手,置我不理,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

妞妞胸腔里氣血翻湧,想要說話卻大腦一片空白,根本說不出半個字。

嘴巴張張合合了許久,終於擠出了一句話,「既然你是這麼想我的,那你就別理會我了。反正,無論如何,我在你眼裡都是一個矇騙人感情的騙子。」

話說完,她用力地甩開了他的手。

傅靖安欲再上前糾纏。

妞妞抓住了從旁經過的服務員,對他說:「這個男孩騷擾我,請你幫幫我。」

高大的男服務生,看著身材嬌小的妞妞,頓時生出了保護的慾望,對滿臉戾氣的傅靖安說,「請你自重點,否則,我要叫商場的保安了。」

傅靖安說,「我跟她認識,你讓開。」

「我跟你不認識。」

妞妞堅定地說。

「聽到沒有,這個女孩說不認識你。」服務員語氣不善的沖傅靖安吼了一句,又對妞妞說,「你趕緊走吧,我來擋著他。」

「謝謝。」

妞妞低聲說完這句話,趕忙走出星巴克,跟菁菁和蓁蓁匯合。

傅靖安邁開步子,想要追逐她的腳步,卻被服務生給攔住了。

「你給我滾開!」傅靖安漲紅了臉,滿是惱怒的喊。他好不容易才等到能和清歡面對面談話的機會,如果這次錯過了,只怕再等下一次就要很難了。

「我不會讓開的,除非你不去找那個女孩。」

服務員寸步不讓。

傅靖安幾次三番想要衝出去,可是,他的體格跟健壯高大的服務員,根本沒法比。衝動之下,他竟然揚起拳頭,朝著服務員的臉頰打了過去。

咚!

結結實實的一拳頭,砸在了服務員的臉上。

周圍的客人都驚呆了,紛紛起身,往旁邊躲。其他的服務員,注意到這邊的異常情況,趕緊走了過來,阻攔傅靖安。

被打的服務員想去揍傅靖安,卻被攔下了。

傅靖安擺脫了其他服務員的桎梏,瘋狂的往外面跑。

可當他環顧四周,早已看不到清歡的身影了,憤怒的攥住拳頭,往牆上打了過去。

混蛋!

自己除了家世,到底哪一點比不上喬崢,她為什麼要捨棄他,選擇喬崢?

他一定要讓喬崢,從高高的枝頭,跌落入深淵!

……

妞妞和蓁蓁、菁菁坐在了上,兩個小丫頭嘰嘰喳喳的說著話。

「姐姐,我剛才好像看到了靖安哥哥。他好久沒來我們家了呢。」蓁蓁問,「他什麼時候,再來看我們呢?」

「幹嘛要他過來呀,我更喜歡冼堯。」

「冼堯是誰呀?」

「容家的那個小弟弟呀,他長得可好看了。溫阿姨經常把他打扮成女孩子,我上次跟著媽媽去容家,溫阿姨給他穿的小裙子,比我和月兒姐姐的都好看。」

「那我也要去看看。」

「嗯,改天一起去呀。」

兩個小丫頭開始嘀嘀咕咕的討論,容冼堯的事情,眨眼間便把傅靖安拋在了腦後。

妞妞看著窗外,想著傅靖安對自己說的話,扎心的疼。

她自問,自己沒對不起傅靖安的地方。

可沒想到,在他的眼裡,自己就是個騙子。

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不應該幫助別人,傅靖安和雪薇,她對他們,哪一個不是掏心掏肺的呢?可他們都對她做了什麼?一個說她是騙子,一個背著她陷害了喬崢……

她真的很想回家,問問爸爸媽媽,為什麼這個世界,跟他們說的不一樣。

心裡憋屈的難受,眼眶裡漸漸地泛起了酸澀。

幾次,眼淚都差點掉出來。

可都被她一點點的逼了回去。

不哭,不能哭……

自己沒做錯什麼事,為什麼要哭呢?

而且,不能讓菁菁和蓁蓁,察覺到自己不高興,不然兩個小丫頭,肯定要擔心她了。

默默地在心裡念了很多遍,妞妞終於壓下了心頭的負面情緒,不過兩隻眼睛依舊紅通通的,滿是血絲。

……

安心的在慕家休養了幾天,妞妞都沒怎麼出門,偶爾跟人聯繫,也只有月兒和喬崢二人。

喬崢沒跟她說,自己和母親決裂的事情,在電話里表現得一切正常。

妞妞也沒往別的地方想,問喬崢,這個周末有沒有其他的安排,他們可以去見見面。

喬崢滿口應下。

妞妞滿心歡喜的掛斷了電話,而後背著畫架,出門,前往張大千老師的教學室學習。

到了地方,妞妞看到了容月兒,說:「月兒姐,你來的好早啊。」

「嗯,想早點學完,去跟我朋友聚餐。」容月兒書,「對了,清歡,你跟喬崢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他忽然把張大千老師這邊的課給退了,說以後都不來了。剛才,張老師還問我,喬崢家裡是不是出事了。如果是因為家庭貧困,他可以免費教喬崢。」

妞妞愣了下,說:「我跟他沒發生什麼事呀。」

「咦,那就奇怪了。」容月兒想不通,喬崢在藝術方面很有天賦,張大千在藝術界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輩,都對他讚不絕口,說他只要潛心修習,一定能成為這方面的大拿。而喬崢自己,也似乎挺喜歡畫畫的,怎麼忽然之間,沒緣由的斷了?

哪怕喬家不支持喬崢往這方面發展,也用不著這麼倉促吧。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喬崢跟清歡鬧翻了,兩人不想見,所以喬崢把張大千這邊的課程給退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