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迎春也醉醺醺的回了屋子裏睡下了,倒是薛寶釵臨走前一直大膽的看着賈環,若非醉酒,她必不敢這般做。

直到賈環笑着說道,一會兒去瞧她。

薛寶釵這才滿意的走了

賈環卻被林黛玉在腰間軟肉上掐了好幾下,呢喃着說不許賈環走……

不過當賈環將林黛玉送入瀟湘館時,她已經沉沉的睡着了。

安頓好林黛玉後,賈環又往園子西北角走去。

只是夜風一吹,中午喝下的伏特加酒,再加上晚上喝下的不知多少杯黃酒,酒意齊齊涌上頭來。

以賈環幾乎喝不醉的酒量,竟也暈然恍惚起來。

強撐着過了折帶朱攔板橋後,他有些……有些迷糊,竟不知到底該不該再過蜂腰橋。

往東還是往西。

忽又想起薛寶釵豐腴白美的身子,賈環嘿嘿笑了兩聲,而後,沒過蜂腰橋,往西走去……

那裏是,稻香村……

……

ps:嘿嘿嘿……

馬上下一章,今天總要見真章!

兄弟們訂閱跟上啊!就靠這個搶推薦位了!

(未完待續。)() 李紈和婁氏一般,失寡多年。

雖然都清心寡慾,恪守婦道,但每當夜寒露重時,青襟溼涼,總不免會想起曾經的歡.好時光。

卻也愈發孤苦淒涼,夜夜無眠至天明……

有時在夢中,也不免會與前郎再度一回良宵。

雖然只是虛幻,卻總也能排揎一下心中的孤苦……

然而,即使連做這種夢的機會,出現的也不多……

身在大家中,她們的命運,註定了只能枯守、乾熬,直到油盡燈枯的那一天,纔算解脫。

然而興許是因爲昨夜的酒席吃的太高興,又興許是因爲難得放鬆高樂一回。

這一晚,李紈和婁氏兩人,竟不約而同的做了好久好久的……美夢。

前妻難求 在夢中,有顛鸞倒鳳,有恩愛癡纏,有數不盡的快活,有道不完的纏綿。

她們想傾盡多年的孤涼,她們寧願長夢不醒。

當再次迷離沉睡時,她們才恍然,怪道世人皆愛酒,原來醉酒,可以這般快活……

只是在沉沉睡去時,又有些疑惑。

她們本就在夢中啊,爲何……會再次睡去?

只是疲憊之極,卻沒精力再想,便沉沉的睡去了……

她們各自的丫鬟也早就睡去了,守夜的婆子昨夜同樣也高樂過了頭,至今未醒。

因此,竟沒一人發現,昨夜曾有人來過,又有人離去。

……

月色漸淺,星漸沉。

賈環心亂如麻的倉惶逃回了寧國府,嘴角不停的抽抽着,坐蠟了……

他甚至沒敢從大觀園園門處走,而是翻越過了牆頭,從寧國府後牆處,翻進了天香樓後方。

只是,他腳剛落地,就聽不遠處傳來一聲清嘯厲喝聲:“什麼人,敢夜闖寧國府?”

心虛的賈環唬了一個激靈,正想尋個藉口,卻聽黑暗處又傳來一道虛弱之極,卻又極爲熟悉的聲音:“帶……帶我去見賈……環。”

如果說,方纔賈環只是唬的一激靈。

那麼在想起這道聲音的主人後,賈環全身的汗毛一瞬間炸起,全身的血液瞬間涌迴心髒,眼前一黑,手腳都劇烈顫了起來。

他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敢移動腳步上前……

直到,一道身着道袍的身影,扶着一人,走到他跟前。

賈環面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眼睛圓睜,死死的看着面前這位原本身材高大,此刻卻佝僂在一起,滿身血氣,肩頭還被一根拇指粗細的弓箭貫穿,眉發皆白的……樑九功。

賈環顫着嘴脣,

哆嗦着手,輕輕的扶住神色已經恍惚的樑九功,聲音乾澀之極的喚了聲:“樑爺爺……”

然而,原本還強撐着站着的樑九功,在聽到他的這一聲呼喚後,竟再也站不住,昏倒過去。

賈環面色再白一分,對站在一旁的道成真人低吼道:“去,去前院,將遠叔和大哥他們都叫來,再讓閒雲去找來明月,讓……讓明月找來她爹,去,快去!!!”

賈環已經慌亂的無法自己,他全身都在顫慄了,神色慌亂不堪。

道成聞言點點頭,不過在轉身離去前,他淡淡的道了聲:“越是危急時刻,越不能慌張,否則,破綻越多。”

說罷,人便消失了。

賈環聞言,卻大喘息了幾口,神色終於安定了些,抱起人事不省的樑九功,大步前往了藥廬。

與此同時,本該落鑰,天明前絕不該開啓的皇城西門安福門,城門忽然打開。

無數黑衣黑甲的精銳騎士,魚貫而出。

在最前方,還有數人牽着幾條牧犬狂奔引路,往西而行……

……

賈環坐在藥室內,隱隱還有些顫抖的手,端着一杯冷茶,一口一口的啜飲着。

目光,卻死死的盯着藥臺上的老人。

他肩頭巨大的箭支已經被取下,箭柄上刻着一個……葉字。

這個字,出乎了賈環的意料,也讓他的眼神冰冷到極致。

烏遠、韓大、韓讓及韓三兄弟已經來了。

四人站在門口處,面色均肅穆非常。

董千海、董明月父女也來了。

董千海坐在一旁,默然不語。

而董明月,在被賈環耳語了幾句後,就又離開了。

過了許久,直到賈環將一壺冷茶飲盡後,公孫羽才長呼一口氣。

面色蒼白難看的站直身,難過的對賈環搖了搖頭。

賈環見之,手一鬆,茶盞“啪”的一聲摔在地上,摔的粉碎。

腦子亦是“轟”然一響,身子不由自主的晃了晃。

“公子!”

公孫羽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面無人色滿面驚恐的賈環,唬的眼淚都落下來了,上前握住賈環的手,道:“公子,這個老人雖然不行了,可還有一天的時日……”

賈環聞言眼睛猛然睜開,急道:“幼娘,樑爺爺還能醒來否?”

公孫羽聞言,爲難的搖搖頭,又點點頭。

賈環急道:“到底能還是不能?”

公孫羽道:“若是強行喚醒他,怕活不了半柱香。”

賈環聞言面色一變……

這時,董千海沉聲道:“他現在生不如死,昏迷不醒,與死有什麼區別?不若將他喚醒,將未盡之言說盡,纔算無憾。

賈小子,這種時候你若優柔寡斷,老夫瞧不起你!”

賈環聞言,神色一凝,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岳父,替我守門。遠叔、大哥、二哥、三哥,去前院,集結親兵,防備不測!

不準任何人闖入府中,強闖者,殺無赦!”

“喏!”

一陣低呼聲後,衆人四散開來。

待衆人皆離去後,賈環對公孫羽使了個眼色,道:“幼娘,拜託了。”

公孫羽聞言,重重點點頭,然後取出一隻老參片放入眼睛緊閉的樑九功口中,開始施針……

半個時辰後,公孫羽額頭的汗水越來越多,臉色也越來越白。

可見,這種針術對她而言,也十分吃力。

而賈環的臉色也越來越肅重,他腦子中一片混亂。

他根本不敢往任何方向去想……

忽然,賈環猛然轉頭,公孫羽手中金針也頓了頓。

賈環低喝道:“不要停!”

公孫羽聞言,忙又施起針來……

從前院,遙遙傳來一陣紛雜的混亂呼喝聲。

那是……帖木兒的憤怒嘶吼聲。

隱隱還有刀兵金戈碰撞聲響起……

賈環拳頭攥緊。

“公子,他醒了!”

忽然,公孫羽驚喜聲傳來。

賈環猛然回頭,大步走到藥臺前,抓住樑九功的手,哽咽喚了聲:“樑爺爺……”

樑九功雖然醒來,眼神也清明瞭,可眼中的恨意驚人。

他清醒的知道,他沒多少時間了,因此,沒有多跟賈環敘舊……

他勉力掙開賈環的手,伸入懷中,掏出一塊印璽,交給賈環,呼吸斷斷續續,看着賈環道:“有人……下毒……”

賈環幾乎不能站穩,被同樣驚駭的公孫羽扶住。

樑九功繼續掙扎道:“葉……葉道星,背叛……殺……”面容猙獰!

嘴角,殷紅刺目的鮮血不斷從嘴角流出,順着白鬚滴落藥臺。

賈環見之,心如刀割,眼淚不住落下,點了點頭……

樑九功卻還在堅持:“太上皇……駕崩前……命你……保……太……孫!”

逆襲吧廠狗 賈環聞之心碎,想起當初那位寬容包庇呵護他的老人,淚如雨下,他連連點頭,咬牙擠出幾個字:“誰……誰下的毒?”

樑九功眼中的恨意和悲涼之意驚人,他全身抽搐起來,強忍痛苦,吐出了一個字:“陛……”

然而,最後一個字,終究還是沒能說完,眼神便永遠凝固了……

“砰!”

藥室房門被打開,韓三倉惶進門,急道:“環哥兒,前面快要擋不住了。是……是陛下身邊的人……”

賈環聞言,一拳砸在藥臺上。

他最後看了眼樑九功後,轉身大步離去!

……

寧國府大門前,劍拔弩張。

一道身着大紅蟒袍太監服的年輕身影,當首而立,面容說不出的張揚和得意。

好似自今日起,他便爲至尊一般……

此人看着擋在寧國府大門前的烏遠、韓大、帖木兒等人,撫掌而笑,道:“還真算是開了眼了,咱家帶着陛下聖旨和御林軍,搜查弒君謀逆十惡不赦之賊,你們也敢硬抗包庇,還敢動手傷人。

就連讓你們去請賈環出來,你們也不去,還讓咱家候着。

好膽!好膽!

咱家最後再給你們一個機會,讓開還是不讓?”

韓大沉聲道:“這位公公,非是我等膽大包天,敢攔陛下旨意,只是,將主正在起牀更衣,讓我等在此恭候。因此,着實不敢讓開。

公公何不再稍等片刻……”

那爲首的公公聞言,面色驟然冷下來,眼睛凌厲如刀,看着韓大道:“此案十萬火急,陛下都在宮裏親侯着,給咱家的旨意便是,如有阻擋,殺無赦!

念及是賈家,咱家才一忍再忍,你真當咱家好說話嗎?

婚久見人心 不識好歹的東西,既然你們死性不改,那咱家就成全你們!

少侯爺,給咱家殺進去!”

“喏!”

公公身後的馬上,u看書()一道挺拔的身影,沉聲一應。

擡起頭,露出一張讓韓大等人面熟的臉。

不是葉楚,又是何人。

葉楚漠視韓大等人憤怒的眼神,越過他們,直視前方寧國府正門上那塊御匾,敕造寧國府。

他反手抽出長刀,遙指牌匾,沉聲道:“弓弩準備,隨我……殺!”

然而,他話音剛落,“嗡”的一聲,一道黑影急速從正門口飛射而出。

韓楚面色劇變,想也未想,翻身下馬,就地打了一滾,躲避開來。

再回頭,他的坐騎愛馬發出一道哀鳴,被一根丈餘的大秦戟,貫穿在地上。

大秦戟之端,甚至深入了地面青石板……

與此同時,一道刺耳的鳴鏑聲,響徹天空。

又一道耀眼的煙火升起。

葉楚見之面色劇變。

那位公公更是面無人色,厲聲吼道:“賈環,你敢召集兵馬,汝欲反耶?”

而之前死死擋在寧國府門前的家將親兵們終於讓開了一條道路。

一道渾身散發着驚人煞氣的身影,一步步緩緩走了出來。

火光照耀下,衆人看清來者,正是寧國侯,賈環。

賈環出門後,卻看也不看色厲內荏的公公一眼,目光一瞬間鎖定了地上的葉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