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番話,聽得天奇心裡不是滋味!而在南門碧玉走近天奇的時候,中長白下達了一系列的命令,中長谷率半數以上的高手直奔梁山東部的城堡廣場。

中長白毫髮無傷的救出來,這讓中長谷等高手再無顧及之心,所以在中長白下達命令之後,他們便要將這裡的敵人全部殲滅。

此次營救中長白的各方高手都已接到消息,得知三公子已經脫險,各方高手是大開殺戒。

中長白下達完命令之後,雙眼輕微一眯,凝視百米之外的天奇和南門碧玉,最後將殺氣鎖定邊上的雅爾。

「外蒙天女,你好大的膽子!」

中長白蘊含著滔天的氣勢,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中長家高手警惕的盯著外蒙的百名高手,語詩和納蘭不明白公公為什麼要針對雅爾,都把目光放在雅爾身上。

南門碧玉鬆開天奇,天奇胡亂抹了一把眼角上的淚痕,側臉之時,卻見外蒙的高手防備著中長家高手,雅爾卻是戰了出來,不卑不亢的望著那高高在上的中長白,出聲道:

「三公子何出此言?」

「何出此言?」中長白冷哼一聲,道:「來者是客,天女若是公開出現在我天朝,我中長白自然以禮相待,可如今你調動外蒙大軍入侵我天朝,這不是罪嗎?」

聞言,身為外蒙高高在上的雅爾感覺心裡很委屈,中長白若不是丈夫的父親,她絕不會這般客氣,側臉看了天奇一眼,見天奇眉頭緊鎖,編貝皓齒緊咬紅唇,釋放著熏灼的殺氣,道:「我外蒙大軍進入天朝並非入侵,三公子,本尊看在天尊的面上不想多說什麼,天朝若沒有天尊,我大蒙的軍隊絕不是現在的打打停停。」

中長白沒有因為雅爾是天奇的妻子而有所包含,而是直接針對雅爾,這讓雅爾感覺自己倒是幫了倒忙,心裡不痛快!

中長白已經從中長谷他們那裡知道了一些情況,他這麼做不是沒有原因的。現在見雅爾毫不退縮,大笑一聲之後,道:「外蒙豈是我天朝之敵,給天女你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後外蒙軍隊若還有一兵一卒留在我天朝大地,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客氣?」雅爾冷笑著說:「三公子何曾對本尊客氣了,今日本尊前來,並非是要救你,本尊只是擔心天尊的安全。三公子,你剛走出囹圄之地便對你兒子的妻子這樣,本尊在想,威名遠播的你,可曾顧及到你兒子的想法。」

此言一出,眾人都愣了幾秒,中長白他們把目光移到沉默中的天奇身上,南門碧玉更是為難的說:「奇兒,你真的愛上外蒙天女了嗎?他是外蒙的天女,現在又入侵我天朝,你可要想清楚。」

天奇仰頭嘆了口氣,帶著凄楚的笑容扭頭望著冰川之上的父親。大聲道:「三公子,大敵當前您應該先處理眼前的事,至於…」

「住口。」三公子厲聲喝道:「天朝內憂外患,攘外必先安內這不假,可你堂堂中長家未來繼承人,天宮太子卻跟外蒙天女同流合污,讓外蒙軍隊進入我天朝,這就是你的使命嗎!」

天奇的笑容很凄迷,他看了著急的語詩和納蘭一眼,對中長白淡淡的說:「以前聽說中長家是如何如何的高尚,規矩特多,現在我終於明白,中長家不是我想要的家族。三公子您知道嗎,當我知道我身份的那一刻,我是多麼的想找到您和母親,我對你們二老充滿了幻想,我想您會是一個很好的父親,可我現在失望了!」

聽到天奇這低落的語氣,眾人心裡忽然被一塊大石頭壓著。

天奇繼續說:「雅爾是我的妻子,我不管她是什麼人,幸福就好!天朝的情況很複雜,如果不是外蒙軍隊進入天朝牽制住赫連家,我奇門兄弟沒有那麼容易將藍家*到淮北一帶。三公子,事有起因,我不知道我師父中長谷有沒有向您彙報這些,但是,我懇求你不要針對雅爾,因為她是我的人。」

「混賬!你…」

中長白大怒,南門碧玉見勢不對,急忙走回去,對丈夫說:「長白你這是幹什麼,他是奇兒,是我們唯一的兒子,你….」

「碧玉,這件事你不要插手,我只有主張!」

看見天奇很委屈,雅爾火冒三丈,朗聲道:「傳言三公子威震天朝,本尊看來也不過如此,竟這般糊塗。好,既然三公子你不在乎天尊的想法,那本尊也不客氣了。」

「雅爾。」

雅爾對天奇搖頭。「公子,對不起了!雅爾不能不為你考慮一下。」旋即,扭頭對中長白大聲道:「天朝的情況三公子應該有些眉目了,天尊辛辛苦苦的打拚,現在換來的卻是這般否定。三公子,你是明白人,本尊不相信你有那麼大的把握能夠抵擋我外蒙軍隊進入天朝腹地,這個時候中長家高手怕是會有更大的動作,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本尊不說,但這不代表你的人就不知道。」

PS:謝謝shlaogen打賞5888逐浪幣。 「你在威脅我?」中長白沉聲道。

雅爾搖頭說:「不是威脅,但也是威脅,三公子….」

「夠了!」天奇實在是聽不下去了,他是真的很失望,看了眾人一眼,目光落在面色陰晴不定的父親身上。「雖然我沒見過你,但你在我心中不是這樣的,現在我什麼也不想說,以後的事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天奇的態度,讓中長白很驚訝! 與大佬閃婚以後 他忽然大笑一聲,手一揮,領著中長家高手離開了,離開的時候深深的看了天奇一眼,那眼神讓天奇感覺很陌生。

「奇兒,你父親他應該不是針對你對天女,抽時間母親問問他。」南門碧玉擔心自己的小兒子會多想,臨走的時候特意安慰道:「現在大敵當前,你自己當心點!母親先過去看看。」

天奇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現在,天奇的心有些悲涼,來這裡之前他心裡充滿了無數的期待,希望見到父母之後可以訴說這些年發生的點點滴滴,可現在,父親的強硬讓天奇失望了很多。

似乎,傳說的三公子不是天奇現在看到的這樣!

三公子中長白救出來了,就沒天奇的什麼事了。望著眾人往城堡那邊掠去的身影,天奇唇角泛起的弧度,很凄楚。

「公子,你沒有必要為了我而跟你父親這樣,雅爾受多少委屈都不要緊,只要公子能夠開心就行。」雅爾上前安慰著,可天奇卻搖頭說:「今天發生的事不是我幻想中的,雅爾你什麼都不要說了!」

雅爾很無奈,她無奈中長家三公子為什麼要這樣針對她,她的軍隊進入天朝,一切都是為了天奇,這些事中長白不會不知道,可他為什麼還要這樣是非不分,讓他的兒子這麼難受。

莊語詩和納蘭上前,望著天奇眼底的那一抹落寞之色,兩女相視了一眼,納蘭抿唇說:「或許是因為公公他十八年前遭受了打擊,一直都被關在冰窟中,情緒方便會有些偏激,奇少你多擔待一些。」

「我理解他們受的苦,可受苦是一回事,外蒙軍隊又是另外的一回事,這兩者並不衝突。我真的不希望我的父親是一個黑白不分的人。」

聞言,納蘭埋頭不說話了!語詩抬眼嬌容,啟唇道:「三公子雄才大略,這個傳言應該不是假的,不然他不會得到天朝那麼多的人的幫助。天奇,我懷疑公公針對雅爾怕是有另外的意思。」

雅爾搖頭說:「不管是什麼意思,公子與他們分別了十八年,公子受的苦少嗎!身為父親,就算是中長家的繼承人,他也應該在乎公子的想法,這樣讓公子難受,有些不妥。」

一聽,天奇把目光移到剛才眾高手離開的方向,淡淡的說:「說真的,我討厭這樣的生活!等把中長風滅了,隱居山林隱居都市才是我的想法。」

「天奇你…」語詩大驚,納蘭也是擔憂的望著一臉平淡的天奇,說:「中長家繼承人關乎著天朝的命脈,奇少你不能說走就走,就算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天朝的未來考慮。」

天奇搖頭說:「按照我父親的態度,滅中長風之後我真成了繼承人,他勢必會讓我離開雅爾,我得到了江山卻失去愛人,我要江山有什麼用,我不幸福。」

語詩看了深情的雅爾一眼,問道:「難道,你要為一個雅爾放棄一切!」

「語詩,這裡沒有外人,我不也瞞你們,我以前就用這種想法,但那時候我很猶豫,直到今日我父親針對雅爾,我才確定下來的,今日之事,如果我父親針對的不管是你還是納蘭,我都會做這樣的選擇。」

語詩她們感動得沉默了!天奇嘆了口氣,繼續說:「我父母安全的救出來,我沒什麼太多的牽挂了,權勢金錢對我對來說,沒有一家人的開心重要,所以,我會選擇放棄中長家的一切,如果你們願意,等解決所有的事後,我帶著你們走,去過世外的生活。」

「世俗的爭鬥我已經厭惡了,等殺中長風為我納蘭家報仇之後,奇少,不管你選擇什麼,我都跟你走!」納蘭率先表態。

語詩沉吟之後。道:「人世間要找到彼此相愛的人,太難了!金錢和權勢固然好,可在我莊語詩的心裡,混蛋你勝過一切。」

現在納蘭和語詩都甘願放棄一切跟天奇走,雅爾沒有急著表態,而是說:「我是天女,我肩上有外蒙黎明百姓的希望,公子,你給我點時間,讓我安排好一切,行嗎?」

「不要勉強自己,雅爾,你跟富婆和納蘭不一樣,你千萬不要為了我做出對不起外蒙的事。」

嫣然一笑,雅爾道:「公子為了幸福都能放下天宮太子的一切,雅爾為什麼就不能為了自己的幸福放棄現在擁有的呢!」

其實,在雅爾的心中,她對幸福的觀念跟天奇的一樣,天奇為了幸福要放棄江山,她也可以為了自己的愛放下一切。

此話一出,不管是語詩還是納蘭,都深深的望著雅爾,當發現雅爾美瞳中閃出的堅定神色,語詩笑道:「之前我聽到天奇在秦北蘇河嫖娼得到一位美人,原以為天奇只是打發時間,沒想到你們的感情已經到了生死約定的地步,雅爾,你是天女,又是外蒙的大可汗,你真的能為了天奇放下你現在擁有的一切嗎?」

「有什麼不可以的,第一次在蘇河見到公子,雅爾就被他的才華震動,之後親眼看見公子為了奇門付出的一切,還有公子的為人,這是我一輩子都找不到的伴侶。」

聞言,語詩和納蘭都笑了起來。然而,就在她們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梁山東側傳來一聲巨響,聽到這宛如龍嘯長吟的響起,天奇瞬間側臉,當看見一道藍光從地面直插雲霄,大驚這玄氣之餘,耳邊便是響起納蘭的嗓音。

「奇少,城堡那邊出現了中長家大批高手,之前不是說六公子中長山在這裡嗎!他應該跟公公見面了!」

天奇眉頭緊鎖,沉吟之後,扭頭對雅爾說:「雅爾,你能不能命令這邊的外蒙軍隊包圍梁山,劫殺企圖逃跑的敵人?」

雅爾點頭!

………

梁山東側城堡外的廣場上,伴隨著三公子被安全救出之後,這邊的高手就已經拉開了慘烈的廝殺,尹東博等高手只進不退,尹千羽這位絕世美人也釋放出滔天的殺伐氣息,拉開了血腥的殺戮,加上中長谷等高手的到來,廣場這邊的敵人更是一退再退。

接到消息的中長家六公子中長山率大批高手迎戰廣場上的中長谷等人,可當聽到三哥中長白已經被救出,他當場驚愕,激戰十幾分鐘之後,中長白在中長景、劍凌魄等無數高手的擁護下飛身出現在廣場的那一刻,震感天地的玄氣令得地面眾人不得不暫時停下戰鬥。

中長白縱身一躍,踏在廣場之上的虛空之中,身邊百名頂尖高手層層保護,衣衫飄飄威風凜凜的望著對面的男人。

數十米之外的虛空中,青衫長袍男人望著中長白的那一瞬,黑瞳驟然凝聚,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冰窟唯一的入口有兩百名高手把守,怎麼可能一聲不響的就把人給救出來了。

「哈哈哈….六弟,十八年不見,你是一點變化都沒有!只是老了一點。」

六公子中長山聽到三哥硬朗的嗓音,搖頭說:「十八年了,三哥你還是出來了!你這一出來,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跟著你倒霉,六弟我勸你還是安安分分的跟我回去,在冰窟養老,這樣你還能撿回一條命。」

中長白現在的神情不是天奇之前看到的那樣,聽聞六弟中長山的話,他只是淡淡一笑,便說:「十八年前你助紂為虐,弄成天朝民不聊生,幫助二哥中長風謀權篡位,氣死父親,為二哥的位置殺害朋友,像你這種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人,真是我中長家的敗類,今日三哥必除掉你,清理門戶。」 六公子中長山厲聲道:「我中長家族長繼承人幾千年來一直都是長子擔任,我們的大哥無能,按照家族規矩,是二哥接任,三哥你說你憑什麼…」

「憑什麼?六弟,現在三哥不想跟你做口舌之爭,這純粹的浪費時間,你準備好了嗎!」說罷,中長白抬手輕微一揮,當即,中長谷等高手一擁而上,全力擊殺中長山等人。

這裡的人,除了中長白這邊,其他都是六公子中長山的走狗,中長白不可能跟他說些什麼,也不可能將當年族長傳承位置的遺詔拿出來,讓中長山等高手臣服,因為沒有意義。

冰天雪地,混亂不堪,血雨腥風。

天奇、莊語詩、雅爾、納蘭四人趕到這裡的時候,望著那漫天的殺伐玄氣及打鬥聲,四人都立在一邊,望著那地面和虛空中的殺戮。

陰婚不散:鬼夫大人狠狂野 俗話說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梁山雖有六七百名高手,中長白這邊的高手不下一千,可這些人的戰鬥力絕非都市高手能夠去抗衡的,雙方的傷亡都很慘重,但為了正義,這次營救中長白的高手沒有一個退縮的。

中長家高手中長谷、中長景、尹千羽等人更是挑中對方一等一的高手,打得驚天動地;劍凌魄、血祖、冥王這些高手已經廝殺在敵群中,鮮血幾乎灑滿了雪地。

一聲聲的巨響,四處亂串的人影,看得莊語詩她們心驚膽戰,就連天奇,他何時見過這種殺伐的場面了。

「公子,這樣糾纏下去,只怕會引來更多的敵人。」雅爾不是擔心中長白的安全,而是擔心有更多的敵人來,從而威脅到天奇的安全。

對於中長白,雅爾還真沒多大的興趣,縱然是她的公公,可她對中長家的興趣一點都沒有,她在乎的,只是天奇。

天奇聞言之後,目光從激烈的戰場移到虛空中被十二名超級高手層層保護的中長白身上。淡淡的說:「如果是我,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我不會選擇硬碰,可我父親既然這麼做,我倒要看看梁山還有多少我不知道的高手隱藏著。」

「高手?」

看見雅爾疑惑,天奇左邊的莊語詩遲疑之後,道:「我們早就發現有一批實力不在中長家護衛的人隱藏在這邊,從他們的氣息來判斷,不是敵人。」

「我怎麼沒發現?」 我的冷傲總裁老婆 納蘭驚道。

天奇輕微一笑。道:「我和語詩都是用仙元諢訣和陰元渾訣才感覺到了,你們當然察覺不到了。」

這一聽,納蘭緊視虛空中的那道白衣身影,心想公公難不成還有天奇不知道的實力隱藏在都市中。

然而,就在廣場戰亂,各大高手拼殺的時候,冰天一聲巨響,轟鳴聲響徹天地,眾人抬眼之際,天邊黑雲湧來,殺氣漫天。

見狀,天奇他們眯起了雙眼,地面眾高手防備著,虛空之上的中長白則是笑了起來,片刻的功夫,百名黑影掠暴而來,一眨眼就到了廣場之上,全部立在六公子中長山那邊,這些人個個都是高手,為首的兩人,都是戎裝,一人手持木杖一人握著長劍。

六公子中長山看見援兵,終於鬆了口氣,他還真擔心把三哥中長白給放走了。

中長谷等高手全部退到中長白這邊,卻聽那邊手握木杖的半百男人厲聲道:「中長谷你好大膽子,當年沒追殺到你,老子失算了!」

中長谷他們沒有說話,當著三公子的面,還輪不到他說話。

木杖男人一掃布滿血腥的廣場,目光落在中長白身上,擠出一個笑容。道:「三哥,多年不見你沒多大的變化,只是已經過了十八年,不知道你是否還有當年的雄風。」

「十二弟紅光滿面,這些年想必過得很好了!」中長白回了一句,眼瞳移到長劍男人身上,厲聲道:「七弟,沒想到二哥中長風還留著你,當年若不是你和十三弟在關鍵時刻叛變,豈能有今日的混亂,天下蒼生,你是一點都不關心了!」

長劍男人笑了一笑,踏出一步,道:「三哥,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十八年前二哥留著你,現在你的人不惜一切代價救你,你再無活路,你認為你的這些蝦兵蟹將能救你離開,實話告訴你,大批高手已經趕來了。」

「是嗎!七弟,你太不了解你的三哥了!」

中長家的公子現在有四位在這裡,其中三位是中長白的敵人,天奇那邊望著父親處於劣勢卻不落下風,暗暗的警惕起來。

天奇從師父中長谷那裡知道當年的事,如果當年的事完全屬實,那個這個七叔應該就是叛徒,而那個十二叔是中長風的人。

高手越來越多,天奇難免擔心起來!不管父親怎麼對他,那畢竟是他的親生父親,再聽到三位叛徒叔叔揚言今日要殺自己的父親,天奇拳頭緊握,心底湧起了無盡的殺意。

「三哥,縱然你現在掀不起多大的風浪,但你還是要死的。」

聽到十二弟的聲音,中長白還是淡淡一笑。七弟看見中長白的笑容,怒道:「三哥,當年二哥好心留下你和三嫂的命,十八年了你還是賊心不死,看來你是無藥可救了!你說你憑什麼跟二哥爭族長之位?你憑什麼?」

六公子中長山站出來吼道:「三哥,受死吧!你已經多活了十八年。」

四面眾人吼著中長山他們是叛徒,一個個要殺他們,可中長白依舊穩如泰山,天奇本想站出來的,可看見父親沒有一絲毫的擔心,他也就站著不動了,先看看再說。

可就在新一輪的大戰即將拉開的時候,中長白卻放聲大笑起來,眾人聽到那宛如龍吟長嘯的笑聲,心裡非常的茫然,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中長山他們準備動手的時候,天空無雲宛如被撕裂般的發出嗤嗤聲響,等到眾人循聲望去的時候,幾十道黑影橫空出現。

大概六十人,人數不多,但他們的玄氣卻是讓天奇一陣驚嘆,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在來人的身影,中長谷等人則身對中長白貼身保護著。

「六弟、七弟、十二弟,你們太無知了!」中長白蔑視一笑,那群人形成戰鬥隊形掠到廣場。

三四百米的距離,天奇清楚的看見剛掠到廣場上的人,當看見為首的幾人,天奇愣住了,語詩更疑惑。

廣場之上,就在中長山他們疑惑的時候,剛到的一群人轉身,朝中長白跪了下去,為首的老人大聲道:「屬下計無謀率精銳鐵騎叩見主上,營救來遲,死罪…死罪!」

這一刻,廣場上認識老人計無謀的人,無不驚訝!計家可是天朝的地位眾人都是知道的,家主計無謀怎麼會是…

天奇和語詩面面相覷,特別是天奇,他雖然沒與計無謀打過交道,卻是認識這位老人。計呂還是他的老師,他們是朋友,天奇卻不知道計家也是父親的部下,這可真是瞞得好深。

看見老計隨計無謀恭敬的跪在父親中長白的前面,天奇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天奇跟計呂相處了三年,從剛才的那玄氣來看,老計必定是一位難得的高手,而這些,天奇居然從沒看出來。

不光是天奇他們驚訝,就連三位公子也都有些驚訝!

中長白緩緩抬手,語氣軒昂的道:「無謀你何罪之有,起來!」

「謝主上。」

計無謀等人起身之後,立在邊上,一身便裝的計呂,暗暗尋找著,可這裡的高手太多了,他沒發現天奇的身影。

「哈哈哈….三哥!」十二公子站了出來,大笑道:「區區都市二流家族,豈能與我中長家叫板,三哥,你得看得起你的這些人了。」

計無謀一吼。道:「十二公子還真是無知,竟然不知道計家是中長家的一份子!」

計家是中長家的一份子?

眾人竊竊私語,中長谷帶著疑惑的眼神悄悄瞟了中長白一眼。 中長白輕微點頭,掃視地面千名高手,道:「我中長家是天朝的君王家族,六弟,你們以為二哥謀權篡位之後就能知道家族重大機密。我中長家若是有那麼輕易就被你們這些逆子吃下,千年家族的中長家豈不是紙老虎。」

「什麼意思?」

中長白在眾人豎起耳朵的時候,冷笑著說:「你們就算是直系,也不見得會知道家族的核心力量,那些事,只有族長和繼承人知曉,當年父親傳位於我之時,我才知道我中長家不光是仙宮的那點力量,在都市中,還有一大批高手隱藏著,那些高手的祖先是我中長家先祖打天下之時的忠心護衛高手,當我中長家先祖得天下之後。」

中長白像是回憶著什麼,居高臨下的說:「先祖擔心中長家的後代會以下犯上、謀權篡位,便讓他征戰天下的幾位大將軍隱身都市,以防中長家政變時能夠起到作用,這些家族,就是我中長家的護族家族。族長就是我中長家的外籍長老!」

「什麼?外籍長老?」

六公子三人大驚失色!有關於中長家外籍長老一事,他們曾在家族譜書的尾篇見過,中長家的外籍長老和正規長老的性質是一樣的,但智能卻是不一樣,只是中長家發展了幾千年,從未有外籍長老出現過,所以這件事不會被人記住,也只當成傳說罷了!

沒想到….真是沒想到啊….

傳說外籍長老的實力不在中長家正規長老之下,現在出現了一位外籍長老的實力,六公子他們怎麼會不忌憚呢。

天奇現在發現自己真的什麼都不知道,計家不但是中長家的一份子,他們家祖先竟然是中長家先祖征戰天下時的護衛大將軍。

重生之陰毒嫡女 「天奇,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你們家族會有外籍長老。」語詩嘆聲的道。

冷王的無良邪妃 天奇搖搖頭,表示什麼都不知道!雅爾也只是聽著,沒有說話,倒是納蘭,在中長家十二公子出現的時候他就已經控制不了情緒了。

「納蘭你怎麼了?臉色不怎麼好?」天奇不經意偏頭,發現納蘭神色不對,擔心的問。

納蘭雙目噴火,盯著廣場那邊,咬牙切齒的說:「當年中長家高手血洗我納蘭家幾百口的時候,就是那兩人領頭的。」

「哪兩個?」

「你七叔和十二叔!」

「確定?」

納蘭咬牙說:「他們化成灰我都認得,奇少,我要為我父母報仇,你別攔我!」

天奇一把抓住已經走出兩步的納蘭,偏頭對語詩說:「納蘭的血海深仇就是我的仇,何況這件事是因為我中長家而起,語詩,我們一起給納蘭的親人報仇。」

語詩沒有猶豫,看了納蘭一眼,直接點頭。見狀,天奇轉身對雅爾說:「你在這裡等我。」

「公子,讓我跟你們去報仇吧!多一個人多一份力。」

「不行,你先在這裡等我!」

不等雅爾回話,天奇一手拉著語詩,一手拉著納蘭,騰空縱身而去,直接掠進戰場,打斷他們的話腳踏虛空懸浮在中長白和六公子三人的中間。

這突然出現的一幕,讓中長山等人大怒,站在中長白身邊的南門碧玉看見是自己的兒子,心頭一緊,出聲道:「奇兒你這是幹什麼,快站到一邊去,別搗亂!」

天奇一聲不響的站了出來,中長白眉頭緊鎖,中長谷等高手則是擔心著,要知道現在面對的人不是都市的那些高手,而是家族中的頂尖高手,少主的功夫是強,可刀劍無眼,一旦出事,可怎麼辦!

「少主快回來,這裡沒事的!」一位高手喊道。

天奇神色鎮定,目光緊鎖三十米之外的七叔和十二叔。

十二公子聽到這些聲音,不由重新打量對面這個穿著護衛服飾的少年,大笑著說:「原來的賢侄,我以為誰有…」

「別他媽的廢話。」天奇絲毫不給面子,打斷十二公子的話沉聲道:「扯了半天也沒見你們說出個頭緒來,十二公子,你想等援軍,我偏不給你機會。」說罷,天奇鬆開語詩和納蘭,反手摸向腰間。

十二公子是什麼身份,那可是中長家的十二爺,什麼時候被一個小子打斷說話了,發怒之時,忽然看見天奇摸向腰間的手憑空閃出一把三尺長刀。

看見這把刀,中長家的人大驚,就連六公子他們也都愣了幾秒。十二公子驚愕道:「三陰戳妖刀?」

「我還有你老子的傳位詔書。送死吧!」聲未落,天奇縱身一躍,手握妖刀凌空劈了下去。

氣勢雷霆驚鴻,速度閃電!

語詩和納蘭緊跟以後,目標直指七公子。

眾人看見天奇做事這般雷霆,玄氣強大到令人嘆息的地步,心頭都是一驚!再望著虛空中閃出無形玄氣崔掉不少雪地,各大高手也驚訝,心想這才多少時間,少主的功夫怎麼這麼強大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