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多的形容詞,居然全都是用來形容凌天南的,也虧得葉風說了出來。

「陳刀,這是怎麼一回事?」

王夢楠這才想起來,連忙把那警察喊了過來,直接問道。

「王局長,他不配合調查,還攔在門口不給進,我就想把他制住,但他的身手比我們兩個人還好,就把我們打傷了!」

那警察眼神一陣躲閃,解釋了一下。

「真的是這樣?」

王夢楠察覺到了一點東西,盯著陳刀的眼睛,沉聲問道。

「在對這位警官動手之前,我再三強調,即便是警察辦案,也要有程序,也要有合法的證件,如果你不能證明你的身份,我為什麼要把你放進來?我又怎麼知道你是真警察還是冒充的警察?」

葉風淡淡的開口道:「然而可惜的是,他們態度強硬蠻橫,沒有證件,便想直接進屋查房,我不同意,便要動手,那既然這樣,我就只有滿足他們了,然後你們就來了!」

「事情就是這麼的簡單,但我沒想到的是,堂堂天海市局局長,辦案手法也是這麼的粗糙。上來一句話不問,就要拘留我,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葉風一番話說完,屋子裡是死一般的沉寂!

誰也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會有這樣的反轉!

而作為市局局長的凌天南,臉色也是陰沉的可怕!

他一向被人稱作鐵面無私的清官,為民主持公道的好官,卻沒想到,今天第一次被人用固執、自私自利等形容詞來形容,也算是讓他有了一次不一樣的經歷。

「陳刀,真是這樣?」

王夢楠看向那警察,厲聲問道。

「局……局長,我……我今天……忘記帶證件了!」

那警察撓撓頭,一陣尷尬的說道,他哪裡知道,遇到的這傢伙居然認識王局長,這下完蛋了。

「回去寫一萬字檢討,這個月休假取消!」

王夢楠回頭冷冷的說道,「周一開大會做自我檢討,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

「是,局長!」

陳刀一陣憋屈,便跟另外一人走了出去。

「葉風先生,我為我之前的言論為你道歉!」

沉默半晌之後,凌天南緩緩開口說道。

「不敢當不敢當,讓您一個堂堂市局局長給我道歉,真的是誠惶誠恐啊!」

葉風嘴上說著不敢當的話,但臉上卻沒有一點誠惶誠恐的樣子。

「這是應該的,希望你以後也還能繼續支持警局的工作!」

凌天南淡淡的說道。

「作為一個守法公民,配合警局工作是義務,只要是合法的程序,我都會配合!」

葉風笑了笑說道,「這麼大晚上的,還辛苦您跑一趟,真的是抱歉了!」

「這是我的工作,這裡應該沒有其他的事了,王局長,我們先撤吧!」

凌天南沉聲說道。

「是!」

王夢楠一個立正,便帶著人跟在凌天南後面撤走了。

「這人什麼背景啊?」

剛走出酒店,凌天南便問起了旁邊的王夢楠。

「具體的我也沒調查過,似乎是江寧縣人,在天海這邊開了一家飯店,就是那個鼎鼎有名的食為天!」

王夢楠將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膽色不錯,是個有能力的小夥子!」

凌天南隨口稱讚了一句,能在五個武警包圍的情況下,還能面色不該的訓斥自己這個警局局長,這份定力就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了。

「畢竟是一個敢以一己之力對抗市一院的,這樣的人,如果還沒有能力的話,那就奇怪了!」

王夢楠微微一笑,腦海里想起葉風寫的那份討伐市一院的檄文,想想也覺得牛逼啊!

……

「小風,你可真厲害,連局長這樣的大官你都敢頂嘴!」

凌天南等警察一走,酒店這邊把房間門修好,剛休息下來,陳蘭便忍不住說道。

「那必須的,你記住一點,只要咱們有理,就不怕當官的,有理咱們走遍天下!」

葉風被蘭姐用崇拜的眼神看著,也是一陣得意。

「說的太好了!」

陳蘭拽著葉風的手臂,靠在他的肩膀上,說道:「這都十一點了,真的有點困了,咱們直接睡覺吧!」

啥?

十一點了?

葉風看看時間,一陣無語,原本好好的一個晚上,被王夢楠和凌天南給毀掉了。

「時間太晚了,咱們直接睡吧!」

平時這個時候,蘭姐早就睡了,看她的樣子,都打了好幾個哈欠,至於那件事,還是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第二天一早,等葉風醒過來的時候,陳蘭已經不在身邊了,剛穿上衣服,蘭姐便從門外進來,拿著早點,給了葉風。

「剛剛舅舅打電話來了,說是今天中午請我們吃飯,就在你的飯店裡,還強調說這次他們請客!」

陳蘭走進來,直接說道,「我還沒答應,你去嗎?」

請客?

「隨便吧,你去我就去,反正今天也要去飯店的!」

葉風雖然也不想去見徐華和唐辰,但他畢竟還是陳蘭的舅舅,這以後結婚了,那也是一家人了,總不能一直不見面吧,既然他有冰釋前嫌的想法,去見一面也沒什麼。

「那好,吃個飯我們就回村子!」

陳蘭心裡一喜,她也知道這是葉風釋放出的和解信號,也是給她的面子。

吃完早點,葉風便帶著陳蘭往食為天而去,昨天只是匆匆吃了一頓飯,今天特地帶她來玩玩,提前也跟夏夢和王小花說了一下。

上午十點鐘,葉風和陳蘭剛到,夏夢和王小花便在門口迎接了起來。

「葉風!」

夏夢大老遠的看見葉風和陳蘭,便走了過來,打了一聲招呼,到了近處,便伸出手,對陳蘭說道:「你好,歡迎老闆娘來視察工作!」

老闆娘!

這三個字也算是極大的滿足了陳蘭的虛榮心,這也是對她身份的認可,畢竟,陳蘭現在壓力也是很大,葉風身邊女人那麼多。

「謝謝!」

陳蘭道了一聲謝謝,隨即跟著葉風走了進去。

昨天是以客人的身份進來,今天卻是以老闆娘的身份來,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心境,體驗自然也就不同。

「那是我們的老闆娘嗎?看著也很漂亮啊!」

「漂亮是很漂亮,但我感覺氣質比不上夏總啊!」

「不是說夏總和葉總關係有一腿嗎?怎麼現在又冒出個老闆娘出來了?」

「那誰知道啊,以葉總現在的身價,什麼女人沒有啊?」

……

店內的服務員們都知道今天葉總的未婚妻要來,現在來了,自然是多看了幾眼,不少人也小小的議論了起來。

陳蘭雖然聽不大清具體議論的內容,但卻很緊張,畢竟,她只是一個農村出身的普通女人,有一天忽然發現自己的男人成了富豪,這種變化實在是太大了!

讓她一時都有些承受不住!

「有我呢!」

葉風走在旁邊,輕輕抓住了陳蘭的手臂,鼓勵著說道。 第303章

陳蘭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她會有今天這樣的成就,能成為這麼大飯店的老闆娘,即便她什麼都沒有做,但卻有這個身份。

這一切,源自於小風!

當一個成功男人的女人,其實是一件很有壓力的事情,除了要做好家裡的事情以外,還要時刻面對外界那考量的眼神,時時刻刻都在盯著她,似乎只要她出了點小差錯,都會被人用放大鏡放大著看。

就好比今天,被這麼多人用打量的眼神注視著,陳蘭的內心還是有點緊張和惶恐不安的。

但葉風的那一句『有我呢』卻又給了她很大的動力,特別是緊緊握著葉風的手,更讓她無所畏懼!

自己現在可是老闆娘!

只要小風還喜歡自己,那就沒什麼好怕的!

在客廳里走了一圈,在夏夢的帶領之下,到了二樓的辦公室。

「這裡是葉風的辦公室!」

夏夢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很快便有服務員走進來,端著水果盤子和茶水擺在了陳蘭的面前。

「看了一圈覺得怎麼樣!」

葉風看著陳蘭那正襟危坐的樣子,笑了笑,開口問道。

「當然很好了!」

陳蘭面帶微笑,「現在才知道,你在外面做的生意這麼大,難怪一直沒什麼時間在村子里呆,是我錯怪你了!」

之前葉風有一陣子經常夜不歸宿,還連著好幾天,她還以為是在外面和別的女人過去了,但現在想想,這麼大的飯店,從開業到籌備,肯定需要很多的時間,而且還做的這麼成功,那就更加需要時間了。

額……

蘭姐這突如其來的諒解讓葉風有點汗顏,開這家飯店雖然也費了不少的時間,但大部分還是夏夢和小花在忙活,他還真的沒有幫多少忙。

不過這個話他當然是不能說出來了。

「還是我沒有安排好時間,以後我會多抽出點時間放在村子里的!」

葉風攥著蘭姐的手,認真的說道。

「好!」

陳蘭也點了點頭,十分的高興。

「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不要這麼撒狗糧了,我跟小花兩個可還是單身狗呢!」

夏夢見葉風和陳蘭旁若無人的秀起了恩愛,忍不住說道。

「讓夏總你見笑了!」

陳蘭也是有點不好意思,情到深處,渾然忘記了旁邊還有外人在呢。

「那怎麼會呢,真是羨慕死我了,你能有葉風這樣的未婚夫,可真是幸福啊!」

夏夢嘆了口氣,忍不住說道,「哪裡像我們啊,到現在還是孤家寡人一個!」

「夏總,你這話可就說的不對了,以你的條件,想找個男朋友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真傳出去,排隊的人能從咱們飯店門口排到石頭村了!」

葉風忍不住說了一句,他可是記得,夏夢是說過自己這樣的條件,都是看不上眼的。

「哼,你也敢取笑我!」

夏夢一時不岔,轉身便走了出去。

額……

葉風一愣,這開開玩笑她也生氣了?

「風哥你在這邊陪陪嫂子,我去看看夢姐!」

王小花一陣無奈,說了一聲,便走了出去,夏夢對葉風是有點意思的,之前說的話都只是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而已,可葉風卻沒有察覺出來,還在用調侃的語氣說話,夏夢自然也就很難受了。

「夢姐,你這又是何苦呢!」

王小花遞了一張紙巾過去,嘆了口氣說道。

「你說他是真的不懂還是裝的不懂?」

夏夢幽幽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不懂了,風哥是什麼人你還不明白嗎,他啊,有時候也是個大直男!」

王小花解釋著說道:「你也別難過了,以後機會有的是呢,下次再說清楚吧!」

……

等到了午間,徐華帶著唐辰也到了飯店裡,葉風已經提前訂好了位子,坐在上面。

徐華和唐辰走到桌子前面,看著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的葉風,一時心有感慨!

一天前,他們還在無視這個年輕人,將他看做一個普通的農村種田農民肆意挖苦和欺負,一天之後,對方坐在桌子上面悠閑淡然,他們反倒是誠惶誠恐,戰戰兢兢,世事無常,變化可真是大啊!

「舅舅,你們來了啊!」

陳蘭笑著打了一聲招呼,「來坐吧,飯菜已經點好了!」

「路上有點堵車耽誤了!」

徐華笑了笑,「葉先生昨天晚上休息的可還好啊?」

葉先生?

聽著這個稱呼,頓時覺得怪怪的。

昨天直呼其名,甚至不屑於喊名字,而今天卻是用先生這樣的敬稱,生怕惹了葉風的不高興,這前後差別,可真是巨大啊。

「舅舅,你還是喊我小風吧,這麼喊,我會吃不消的!」

葉風隨口說道。

「這……」

徐華有心想要示好,卻沒想到熱臉貼了冷屁股。

「舅舅,小風不是那麼記仇的人,你就不要這麼喊了,我聽著都怪怪的!」

陳蘭解釋著說道。

「那好吧,葉……小風,那我就這麼喊你了!」

徐華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一點,和唐辰坐在了桌子上。

「葉兄弟,昨天的事情實在是抱歉,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希望您能不計前嫌,這杯酒,就當做是我賠罪了!」

唐辰拿起桌子上的一杯酒,舉起來,話剛說完,便一杯乾了。

「事情都過去了,就不要再提了,我都快忘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