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會,老鼠人的祈禱結束,就見老鼠人雙目赤紅的瞪着韓宇,尖嘴緩緩張口,呼哧呼哧的穿着粗氣,尖嘯一聲的同時直撲向韓宇。

韓宇見狀微微一皺眉,右手食指對準老鼠人,一道筆直而細小的火焰對着老鼠人的腦袋就飛了過去。正張牙舞爪撲過來的老鼠人一見有東西過來,當即一閃身想要躲開,只是還是慢了一步,火焰光線的速度太快,擦着老鼠人的臉頰飛了過去,瞬間點燃了老鼠人身後的一棵大樹,在火光的照耀下,老鼠人已經顧不上去感受臉頰上的那股灼熱感,眼下更重要的是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命。

就見老鼠人緩緩的跪在了地上,對着韓宇行了五體投地大禮。四周的鼠人見狀頓時發出了一聲聲歡呼。可惜韓宇壓根就不感興趣。走到老鼠人的身邊,“喂,把衣服還給我!”

老鼠人見韓宇拿手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頓時會意,手忙腳亂的脫下身上的衣服,畢恭畢敬的遞到韓宇的面前。因爲不會穿這種衣服,老鼠人在穿上這身衣服的時候,已經把這身衣服給弄壞了一些地方,而且老鼠人身上的味道也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不過韓宇此時也顧不上這些了,總不能光着屁股在密林裏遊蕩吧。萬幸褲子的穿法簡單,一套就完事,所以並沒有受損。

韓宇沒有穿上衣,只是把褲子給穿上了。穿上褲子以後,韓宇的雙手總算是可以得到解放了。就在韓宇考慮要如何跟這幫鼠人溝通,要回自己的行李時,鼠人的人羣中有人雙手捧着韓宇的行李走了過來,畢恭畢敬的遞給了韓宇。韓宇見狀連忙接過檢查了一下,包括九龍碎玉片在內,沒有東西減少,不由伸手摸了摸跪在自己面前低頭下拜的鼠人的腦袋。不料韓宇剛一摸完那個鼠人的腦袋,鼠人的人羣中頓時產生了一陣騷動,就見那名鼠人激動萬分的望着韓宇,而與之相對的,就是那名老鼠人此刻已經一臉絕望的癱在了地上。

韓宇感覺莫名其妙,不過現在自己的東西都找到了,自己也差不多該離開這裏了。纔沒興趣去管這些鼠人到底想要幹什麼呢?

見韓宇作勢要走,那名滿臉激動的鼠人頓時大急,衝着韓宇大聲叫了起來,同時跪在地上不斷的叩拜。其他的鼠人見狀也是紛紛跪在地上,衝着韓宇不住的叩首。

韓宇有些爲難的撓了撓頭,這幫鼠人此時的想法估計是想讓自己留在這裏。只是自己又不是鼠人,怎麼可能會留在這裏?爲難的韓宇四下看了看,不經意間就看到了兩個鼠人正在小心翼翼的給新的火堆起火。韓宇隨手扔過去一個指甲蓋大小的火球,“蓬”的一聲,火堆被點燃了。

那些鼠人見狀頓時興奮的大聲叫嚷起來。韓宇見狀靈機一動,看了看四周,找來一根乾枯的樹幹,一段大拇指粗細的樹枝,以及一團枯木內的幹樹絲。衝那名被自己摸了腦袋的鼠人招了招手。等那名鼠人跪行到面前以後,韓宇開始給那名鼠人示範鑽木取火。

其實鑽木取火這種事韓宇也沒有幹過,也就是聽人說起過。不過凡事總有第一次,韓宇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辦到的。

……

望着幹樹絲被髮亮的那段樹枝點燃,鼠人的眼睛都瞪圓了。韓宇見狀找來另一段樹枝,對那名鼠人說道:“你也試試。”

鼠人雖然不明白韓宇說的是什麼意思,不過還是順從的接過了樹枝。韓宇用過的那段枯樹幹他可不敢用,重新找來一根枯樹幹以後,那名鼠人學着韓宇之前的樣子,咬牙切齒的開始了鑽木取火。

看着那名鼠人咬牙切齒的樣子,韓宇不由有些尷尬,叫你丫學怎麼鑽木取火,你學我表情做什麼?

不過韓宇什麼都沒說,只是默默的看着那名鼠人在那鑽木取火。心裏已經漸漸猜到了這些鼠人都是什麼來歷。說到底其實就跟原始人一樣,都是經過上百萬年以後的優勝劣汰而進化出來的新物種。(當然這是官方說法,至於民間的各種說法,這裏就不一一舉例了。)

“哦~”就在韓宇想事的時候,鼠人發出了一聲驚叫,韓宇一見,那名鑽木取火的鼠人已經成功將手裏的幹樹絲點燃了。只不過他使用的時間比起韓宇要用的時間多得多。不過總算是點着了。

韓宇微笑着再次摸了摸那名鼠人的腦袋,揹着揹包雙手噴火的準備離開,這回那些鼠人倒是沒有再攔阻韓宇了,只是跪在地上恭送韓宇離開。

韓宇才離開沒多遠,就聽鼠人部落傳來一聲尖叫,韓宇回頭一看,就見那名老鼠人已經被其他鼠人給架在了火上,看樣子是準備烤了他。韓宇見狀心中一軟,回身飛了回去。鼠人們一見韓宇飛了回來,紛紛驚喜萬分,不料韓宇指了指老鼠人,衝鼠人的新頭領搖了搖頭,鼠人心頭領試探的命人將老鼠人放開,就見韓宇滿意的點了點頭,伸手在揹包裏找了找,找出一個打火機留給了那名鼠人頭領。看着打火機打着火,鼠人頭領連同那些鼠人全都跪在了地上。韓宇見狀也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再次飛走,沒有再出現干擾鼠人這個新物種自身的進化。

※※※

密林深處,脫離隊伍的林默寒順着韓宇所指的方向已經走出了很遠。他要找的那種大蝙蝠是一種極爲稀有的大蝙蝠。當然稀有也只是一方面,最關鍵的就是這種大蝙蝠的牙齒還有血液是林默寒所需要的。

“該死的,那隻大蝙蝠藏到哪去了?”林默寒站在一棵大樹的頂端邊向四周觀察邊低聲咒罵着。

按照那種大蝙蝠的習性,它們喜歡住在洞穴內,而且還喜歡待在強大生物的洞穴內。獨眼巨人的洞穴被韓宇毀掉的時候,那隻大蝙蝠逃跑了,眼下應該還在找新的家纔對。

“當時我要是在現場就好了。”林默寒有些後悔的想道。

只是這世上沒有後悔藥,林默寒後悔的念頭也就是一閃而過,並沒有讓林默寒想的太久。左右望了望,林默寒看到了一座聳立在密林中的山坡。

“但願那隻大蝙蝠是躲在那裏。”林默寒心裏祈禱着,快速向着那片山坡前進。行到近前的時候,林默寒落到了地上,悄悄的移動到山坡的附近,想要先看看生活在這個山坡的生物都是什麼生物。

大蝙蝠喜歡住在有強者的地方,那樣對它們的安全有個很大的保障。而那些強大的生物對於大蝙蝠這種吃起來沒味道,捉起來還困難的傢伙是一點都沒興趣。趕還趕不走,也只能聽之任之。

林默寒兩眼盯着山坡上的洞穴入口,這裏不會是獨眼巨人的洞穴,因爲獨眼巨人喜歡羣居,如果發現了同伴,必定會選擇住在一起,也不是分散開了居住。

左等右等,林默寒監視的洞穴口始終沒有絲毫的動靜,而林默寒也真是忍耐得住,要是韓宇早就跑過去看個究竟了,哪會像林默寒似地,就快跟隱藏的那棵樹融爲一體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林默寒的辛苦等待沒有白費,就見傍晚到來之際,洞穴口終於有了動靜,兩隻巨大的觸手先是伸出了洞穴,攀住洞穴的穴壁之後,一顆巨大的腦袋鑽了出來,隨後這個大傢伙的身體也離開了洞穴。

看着身體有餐桌桌面一樣大的大傢伙,林默寒知道,自己這段時間的等待白費了。這個山坡的洞穴裏住着的是人面蜘蛛,在死亡星域的中層可以見到。人面蜘蛛,顧名思義就是這種蜘蛛的背面看上去像是一張人臉。如果說大蝙蝠有什麼地方是它不會去的,蜘蛛的洞穴就是其一,去了就是送死。人面蜘蛛什麼都吃,屬於雜食動物,而且在吃東西的時候還會發出“嗬嗬~嗬嗬”,類似人類發笑時的聲音,光憑這一點,就讓林默寒有點受不了。

林默寒貓着腰,剛準備離開這裏。身子突然一頓,兩眼微眯的看向了完全從洞穴內出現的人面蜘蛛。

如果說人面蜘蛛的身上還有什麼可取之處的話,那就是人面蜘蛛王的背部,也就是那張人臉的眉心位置,會長有一顆“紅痣”,那是王者的象徵!當然,說是“紅痣”,其實那只是人面蜘蛛王的體內魔晶的一部分,每一個人面蜘蛛的體內都有類似晶石的能量體,因爲和水晶石一樣蘊含着能量,所以被稱爲魔晶。但是能使用的魔晶,只有王以上的。而且因爲魔晶內蘊含的能量屬於生命能量,和水晶石內所蘊含的能量不同,所以魔晶的價值比起水晶石,更加的高昂。

“或許有了這塊魔晶,我可以再喚醒一個同伴。”林默寒眼睛盯着人面蜘蛛王背上的魔晶,心中暗道。

主意拿定的林默寒開始準備進攻。人面蜘蛛不是好對付的,一旦它們發現打不過對手,就會立刻縮回自己的洞穴,利用地利和敵人繼續戰鬥。也因爲這個原因,人面蜘蛛的活動範圍很小,一般也就是在洞口附近遊蕩。眼前這隻人面蜘蛛王,應該是在洞穴裏待悶了,出來通通氣而已。

唯一讓林默寒趕到慶幸的就是人面蜘蛛這種生物的生活習性和獨眼巨人恰恰相反,這一塊山地上,只會存在一隻人面蜘蛛。

“絕不能讓那隻人面蜘蛛有返回洞穴的機會。”林默寒默默地對自己說道,同時等待着進攻的最佳時機。

待在洞穴外的人面蜘蛛還不知道危險的臨近,還在呼吸着新鮮空氣,站在高處舉目四望,欣賞着四周的景緻。突然,人面蜘蛛的動作停止了,它擡着頭,望着天空中正在飛近的一個不明飛行物,前腿躬後腿蹬,張開大嘴準備把天上的那個不明飛行物給打下來。

林默寒也發現了空中的不明飛行物,心裏頓時一陣矛盾。飛過來的是韓宇,從鼠人部落離開以後,韓宇要飛回勇氣號和衆人匯合,路過這裏。因爲天色已晚,韓宇絲毫沒有察覺到地面上有危險正在靠近。

救?還是不救?林默寒此刻左右爲難,經過激烈的思考,林默寒跳出隱藏的地點,大聲示警道:“韓宇,小心攻擊!”

“這傢伙正在尋找九龍碎玉片,現在還不是死的時候。”林默寒在心裏說服自己道。

飛在空中的韓宇聽出了林默寒的聲音,當下停住身形,低頭開始尋找林默寒的下落。同時也發現了正在準備進攻自己的人面蜘蛛。

“這是什麼玩意?”韓宇看到了地面上那張人臉,頓時被嚇了一跳,兩個火球脫手就扔了出去。

WWW⊕ тt kān⊕ Сo

地面的人面蜘蛛一見不妙,連忙一閃身,哧溜一下鑽回了洞穴,動作之快讓韓宇感到驚訝。

落在林默寒的身邊,韓宇問道:“默寒,你不是去找大蝙蝠了嗎?怎麼現在又跟蜘蛛對上了?”

市井之徒 林默寒聞言沒好氣的白了韓宇一眼,“要不是你的出現,那隻人面蜘蛛已經是我的戰利品了。”

“……你的興趣愛好還真奇怪,竟然喜歡異獸的身體零件。你倒是說說,這回你有看上那個蜘蛛身上哪個零件了?”

聽了韓宇的調侃,林默寒眼睛一瞪,衝韓宇說道:“嘿~你這是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嗎?”

“大恩不言謝嘛。”韓宇笑嘻嘻的答道。

林默寒:“……”

見林默寒無語的樣子,韓宇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林默寒的肩膀說道:“開玩笑的啦,你這傢伙真不禁逗。你既然讓我躲過一劫,那就讓我幫你一個忙好了。你說說,那隻蜘蛛要怎麼才能抓住?”

“我哪知道?人面蜘蛛一旦縮回洞穴,十天半月不出來都是常有的事,這次看來只能放棄了。” 紅娘任務之桃花貓 林默寒搖頭答道。

“它既然不出來,那我們想辦法把它逼出來不就得了。”韓宇聞言答道。

林默寒一聽這話,不由好奇的問道:“逼出來?你打算怎麼逼?”

“嘿嘿……默寒,你小時候抓過野兔子嗎?”韓宇笑嘻嘻的問林默寒道。看着韓宇的那張笑臉,林默寒不由得竟然對洞穴裏的人面蜘蛛感到有一絲同情。而躲在洞穴內嚴陣以待的人面蜘蛛也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戰。 “你確定人面蜘蛛沒有其他洞口?”韓宇一邊往洞穴內扔枯樹頭一邊問林默寒道。

“沒有,人面蜘蛛又不是兔子,眼前這些洞穴就是人面蜘蛛的洞口,內部全部都是相連的。 七等分的未來 只是韓宇,你確定這個方法能把那個人面蜘蛛給逼出來?”林默寒一邊幫着扔木頭一邊問韓宇道。

韓宇聞言答道:“放心,只要那個蜘蛛需要呼吸,那咱的法子就一定能行。哼哼,燒不死它也薰死它,薰不死它也憋死它。倒是你一會可以留神了,別讓那個人面蜘蛛躥出來的時候給它跑了。”

苟在忍者世界 “這你放心,不需要你提醒。不過韓宇,你怎麼穿着這樣?你的上衣呢?”林默寒話鋒一轉,上下打量了一下韓宇後問道。還好林默寒已經見過這種類似的情況了,否則還真以爲韓宇這傢伙有裸奔的習慣。

韓宇嘆了口氣,搖頭說道:“唉~一言難盡啊。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看差不多了,我們開始吧。”

見韓宇不願多說,林默寒也就不再追問,原本也就是隨口這麼一問,見韓宇不說,林默寒也就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人面蜘蛛的身上。

躲在洞穴內的人面蜘蛛不知道外面的兩個傢伙要幹什麼?按照以往的經驗,攻擊自己的傢伙要麼追進洞來跟自己拼命,要麼在洞外停留片刻以後就離開,但是像今天這樣,不斷的往洞裏扔東西,這還是頭一次遇到。

決定看看那幫傢伙想做什麼的人面蜘蛛王沒有去動韓宇和林默寒扔進來的木頭,也正是因爲這個錯誤的決定,讓人面蜘蛛王吃盡了苦頭,最後更是丟掉了性命。

人面蜘蛛王靜靜的趴在地上,複眼一瞬不瞬的盯着洞外,就見洞外突然傳來一陣光亮,緊跟着引燃了洞穴內到處都是的木頭,人面蜘蛛王頓時就被火海給包圍了。洞內的溫度迅速上升,這讓喜陰的人面蜘蛛王有些無法忍受。但是此刻像衝出去,就要經過洞口的那道火海,這是人面蜘蛛王猶豫不定。想要離開這個悶熱的環境,但是又擔心衝出去以後會被襲擊。人面蜘蛛王現在很後悔之前沒有把洞內的那些木頭給扔出去,以至於現在如此的被動。焦急的在洞穴內還沒有被燒到的地方轉來轉去。

人面蜘蛛王在洞外急得團團轉,而洞外的韓宇和林默寒此刻卻是很輕鬆。從洞內傳出的人面蜘蛛王的叫聲可以聽出,韓宇的這個法子還是很管用的。現在就是看那個人面蜘蛛王能夠撐到什麼時候了。

“林默寒,用冰把洞口堵起來。”韓宇指着洞穴口對林默寒說道。

林默寒看了看洞口,搖頭說道:“溫度這麼高,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融化。”

“沒關係,只要能凍住一會就夠那隻蜘蛛受的。”韓宇不在意的答道。

見韓宇堅持,林默寒也就隨手開動能力將洞穴口全部冰封了起來。就像林默寒所說的那樣,冰塊沒有多久就被韓宇的火焰給融化了。韓宇朝洞里加了一把火,隨後對林默寒說道:“繼續。”

林默寒聞言點點頭,反正也不費太多力量,就先照着韓宇說的做,看看韓宇到底在玩什麼名堂。

外面的韓宇和林默寒這樣一搞,洞內的人面蜘蛛王就難過了。洞穴內的溫度越來越高,而且隨着燃燒的持續,人面蜘蛛王感到呼吸開始出現了困難,自己的頭腦開始發暈,八隻觸手也開始變得有些虛弱。

頭暈腦脹的人面蜘蛛王知道,這個時候再不衝出去,一會就是想要衝也沒有力氣去衝了。當下也顧不得洞內的火焰,八隻觸手飛快的向着洞口爬去。

韓宇一直在留神聽洞穴內的動靜,現在聽到有腳步聲靠近,立刻對林默寒叫道:“默寒,來啦,剩下的就看你了。”

“交給我好了。”林默寒大聲答應道。

話音剛落,就聽“嘩啦”一聲,凍住洞口的冰塊被人面蜘蛛王給撞碎了,緊跟着就見人面蜘蛛王落在地上幾個翻滾,腳步着地以後,毫不遲疑的就往這森林之中竄去。

還沒走出多遠,一道冰牆攔住了人面蜘蛛王的去路。人面蜘蛛王收腳不住,一頭撞在了冰牆上,等到它回身轉身轉向的時候,三面冰牆幾乎同時出現,徹底封住了人面蜘蛛王的去路。人面蜘蛛王在冰牢之內轉了兩圈,張嘴就準備噴出蛛絲去勾冰牢外的大樹樹枝。一道火焰及時出現,燒中了人面蜘蛛吐出的蛛絲。萬沒想到的是,人面蜘蛛王吐出的蛛絲十分引燃,韓宇放出的火焰在燒中蛛絲的同時,火勢順着蛛絲就燒到了人面蜘蛛王的嘴巴。燙得人面蜘蛛王一陣慘叫。

這時林默寒兩手連揮,冰牢開始慢慢變形,由一個四方形逐漸變成了一個半圓形,人面蜘蛛王趴在半圓形冰牢的中間,八隻觸手用力的往上爬着,只是每次還沒爬到一半,光滑的冰壁就往人面蜘蛛王滑回到了原地。

看着冰牢內的人面蜘蛛王徒勞掙扎的樣子,林默寒對韓宇道謝道:“謝謝你,要不是你幫忙,我想要抓住這個人面蜘蛛王海真是需要費上一番手腳。”

“不用客氣。只是默寒啊,你能告訴我你爲什麼要抓這個人面蜘蛛王嗎?當然,你要是不方便說,就當我沒問過好了。我就是有點好奇而已。”

“……我需要人面蜘蛛王背上的那顆魔晶。”林默寒沉默了片刻以後,對韓宇答道。

“那東西有什麼用?”韓宇追問道。

“……可以喚醒我正在沉睡中的同伴。”

“哦。”韓宇點了點頭,沒有再問林默寒問題。見韓宇如此識趣,林默寒微微一笑,不料韓宇立刻大驚小怪的叫道:“哇~默寒,你剛纔笑了是吧?”

“……”林默寒無語的翻了翻白眼,扭頭看着人面蜘蛛王對韓宇說道:“你閉嘴!看我怎麼收拾那個人面蜘蛛王的。”

“哎呀~又生氣了?”韓宇撓了撓頭後說道。

“哼!”林默寒冷哼一聲,雙手對準冰牢內的人面蜘蛛王緩緩張開,一道可見的冰屑緩慢的飄向人面蜘蛛王。人面蜘蛛王一見就知道這不是什麼好東西,當下開始掙扎了起來。只是無論人面蜘蛛王如何掙扎,冰屑就像是棉絮一樣,粘在人面蜘蛛王的身上就不鬆開。慢慢的,人面蜘蛛王被包成了一個只露出背部的糉子。以往都是人面蜘蛛王把獵物包成糉子,這回輪到它體驗一把被包成糉子的感覺了。

“幹嘛不全包上?”韓宇不解的問道。

林默寒拔出隨身攜帶的匕首,冷漠的說道:“想要魔晶發揮最大的作用,還是趁着擁有魔晶的異獸還活着的時候取。”說完,林默寒縱身跳進了冰牢,滑到了任人宰割的人面蜘蛛王的背後。

人面蜘蛛王彷彿知道了自己接下來的命運,驚恐的想要嘶聲喊叫。只是此時此刻,冰屑已經將人面蜘蛛王除了後背,其他部位全被徹底凍住了,想要嘶聲喊叫,也就只是在腦子裏想一想而已。

“噗~”匕首刺進了人面蜘蛛王的背部,疼痛刺激的人面蜘蛛王背部一個勁的顫抖,但是卻絲毫沒有反抗的餘地。林默寒不在意人面蜘蛛王背部流出的綠色血液,雙手就直接伸進去一陣掏弄,將人面蜘蛛王的魔晶整個給捧了出來。

魔晶被拿走,人面蜘蛛王死掉也就是時間的問題。林默寒讓韓宇用隨身攜帶的水幫着清洗乾淨雙手和魔晶,右手對準了人面蜘蛛王的後背,冰面開始延伸,慢慢的將人面蜘蛛王徹底封死在冰塊中。

“默寒,你不會變出點水來啊?”韓宇有些心疼的看着已經沒水的水壺問林默寒道。林默寒聞言一邊收起魔晶一邊答道:“不會,我的能力是冰,冰塊都是固體,想要液體的水只能等冰塊融化。就像擁有熔岩能力的能力者只能放出岩漿,而無法直接像你那樣噴出火焰一樣。”

“……這能力這不方便。”韓宇輕聲嘀咕道。

對於韓宇的話,林默寒苦笑着搖搖頭,問韓宇道:“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你要做的事情辦完了嗎?”

“啊,辦完了。我打算先跟勇氣號上的人匯合,然後再考慮接下來的事情。你呢?還要去找那隻不知道跑到哪去了的大蝙蝠?”

“嗯。”

“……別找了,這個密林這麼大,誰知道那個大蝙蝠貓到什麼地方去了?”

對於韓宇的提議,林默寒堅定的搖了搖頭,“我有必須去找的理由。我們就在這分手吧。你早點回去穿上衣服,省得感冒了。”

“啊~真麻煩。那你等我一會吧,等我回去以後把事情安頓好了再來幫你一起找。”韓宇一臉苦惱的撓了撓頭後對林默寒說道。

“你要幫我忙?”林默寒很意外的問道。

韓宇聞言斜了林默寒一眼,慢悠悠的說道:“貌似我剛纔已經幫過你一個忙了吧?”

林默寒尷尬的笑了笑,隨即搖頭說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你也很累了,還是回到勇氣號以後抓緊時間休息休息吧。”

“少廢話,你看我是那種人嗎?上來!”韓宇沒好氣的說道,將自己的後背對準了林默寒。林默寒默默地看了一眼韓宇的後背,低聲說道:“這可都是你自願的,我可沒有求你幫忙。”

“是,是,我骨頭賤,一定要幫你忙總可以了吧。抓緊了。”

聽了韓宇的回答,林默寒微微一愣,在韓宇看不到的地方,嘴角微微上翹。

※※※

勇氣號

“這麼快?”寧平看着去而復返的韓宇,有些意外的問道。

“當然。”韓宇笑嘻嘻的答道。

“不會吧?你運氣怎麼那麼好?”寧平看着韓宇問道。

韓宇聞言笑道:“人品問題。”

“且~”不光寧平,菲爾德、石八方等人對韓宇自稱人品好的說法同時表示了自己的鄙視。只是韓宇不爲所動,依然滿臉笑容。

菲爾德看了看韓宇赤裸的上半身,一臉怪笑的問道:“不會是用了美男計吧?”

“去你的!胡說八道!我就是想用美男計,找誰使去?”韓宇沒好氣的答道。

“那你衣服呢?”菲爾德追問道。

“厄……這個嘛,說來就話長了……”

……

當聽到韓宇說這個密林中住着一個長相和老鼠相似的原始部落,尤其是聽到韓宇被那幫原始人暗算,差點被煮了的時候。就連總是板着一張臉的林默寒都是忍俊不禁的笑出了聲。氣得韓宇衝着這幫沒人性的傢伙頻頻豎起自己的中指,表示自己對他們幸災樂禍的比試。

“韓宇,那你有沒有受傷?”林珂一臉關心的問韓宇道。只是一想到那個奇怪的夢,韓宇的臉色頓時變得通紅。

“咦?哥,你的臉色怎麼那麼紅?難道那幫原始人給你吃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一旁的韓夢馨見狀立刻緊張的伸手要給韓宇看看。韓宇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這樣,不過衆目睽睽之下,韓宇也實在是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因爲做了一個春夢,在看到林珂的時候就不由自主的想去了春夢裏林珂的樣子才變得臉紅。

“跟我去醫務室,我給你檢查一下。”韓夢馨見韓宇言語支支吾吾,當即抓住韓宇的胳膊就往勇氣號的醫務室跑去。寧平等人見狀想要跟上去,不料韓夢馨回頭說道:“你們跟着做什麼?閒着沒事就到外面幫忙去,沒看到軒轅楓他們現在很忙嗎?”

被韓夢馨拉着來到醫務室,韓夢馨一指病牀對韓宇說道:“去,躺着。”

“哦~那個,夢馨,我沒事,我能不能先去換穿件衣服?”韓宇輕聲對韓夢馨說道。

“換什麼衣服?等會再換。現在去躺着。”韓夢馨回頭答道,說罷推着韓宇躺在了牀上,對跟過來的林珂說道:“珂姐,幫我按住這傢伙的肩膀。”

“哦。”林珂答應一聲,走到韓宇的頭前伸手按住了韓宇的雙肩。

經過一番檢查,韓夢馨發現韓宇的身上並沒有什麼毛病。韓宇見狀笑嘻嘻的說道:“夢馨,你看我一點事都沒有吧。林珂,鬆開我吧。”

“先別忙,我還有一項檢查沒做呢。”韓夢馨叫住準備鬆開韓宇的林珂道。

“夢馨,你想要幹什麼?”韓宇一見韓夢馨手裏拿得東西,臉色頓時一變,有些驚慌的問道。

“嘿嘿……抽你點血做個化驗。珂姐,按住這傢伙,這傢伙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打針的針頭。”韓夢馨笑嘻嘻的對林珂說道。

“林珂,你不會做這種助紂爲虐的事吧?”韓宇急忙擡頭問林珂道,同時雙肩開始用力,想要掙脫林珂的壓制。林珂見狀心裏一急,整個人直接趴在了韓宇的身上。韓宇的臉正在了兩山中間,韓宇的掙扎頓時減弱了。韓夢馨見狀連忙動手,順利的用韓宇的手臂上抽出了一管血,隨後拍了拍林珂的後背說道:“珂姐,可以起來了。”

“哦。”林珂聞言從韓宇的上半身爬了起來。韓夢馨一見韓宇此時的樣子,頓時笑着說道:“哎呀,早知道哥你會這樣流血,我還拿針頭做什麼?”

“去,快點拿紙來。”韓宇沒好氣的答道。剛纔林珂給予的刺激太明顯,韓宇忍不住流了鼻血。

韓夢馨笑嘻嘻的將桌上的紙巾遞給韓宇,打趣韓宇道:“哥,你真純情哦,就那麼點刺激就流了鼻血。”

“這是一點刺激?……唔……我明白了,因爲你沒有,所以你不能理解那種感受。”韓宇摸着下巴打量了一下韓夢馨後說道。韓夢馨捂住胸口衝韓宇嗔道:“流氓哥哥,你的眼睛往哪看呢?”

“捂啥呀?又沒有。”韓宇撇撇嘴說道。

“你這傢伙……”韓夢馨咬牙切齒的從抽屜裏拿出了一個大號的針筒,尖銳的針尖發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嚇得韓宇噌的一聲就躥到了醫務室門口,對林珂說了一聲:“林珂,攔住她!”以後就撒腿就跑。

“珂姐,你讓開!”韓夢馨瞪着林珂說道。

“你這丫頭,你還真想拿這個捅他啊。”林珂好氣又好笑的上前攔住韓夢馨說道。

“可這傢伙也太氣人了,盡揭人家的短。”韓夢馨氣呼呼的說道。

林珂聞言心中暗道:“你也沒少揭他的短呀。你要不說,誰知道這傢伙竟然會把打針用的針頭。不過還真是沒想到哦,原本以爲天不怕地不怕的韓宇竟然會怕這麼個不起眼的東西。”

被林珂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隨即衝林珂撒嬌道:“珂姐,你到底是幫我還是幫他?”

“當然是幫你。只不過夢馨,你要先告訴我,你哥他爲什麼會怕這麼個小東西?”林珂微笑着問韓夢馨道。

韓夢馨聞言“噗哧”一笑,就像是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讓林珂越發的好奇,韓宇爲什麼會怕一個小小的針頭呢?

“別笑了,快點告訴我呀。”韓夢馨光笑不說,惹得林珂忍不住開口催促道。

韓夢馨聞言忍着笑說道:“好好,我這就說,這事要說起來,還要從我哥七歲的那年說起……” 九年前的龍角星

跟着自稱是父親好友的師父來到這裏已經過去了一年多,經過開始的不適應,韓家兄妹此時也已經習慣了龍角星平淡而無趣的生活。在這裏,韓家兄妹交到了新朋友,對於記不得五歲之前這件事也漸漸的接受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