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周大師,武德讓人敬佩!」

「周大師的武德自然不必說了,連變招的時候,都會提醒對手,不愧是一代大師,我輩楷模!」

「可是,周大師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難道說,周大師已經突破到宗師境界了嗎?」

「幾位宗師,可否為我等解惑?」

不少武者,轉頭看向正作壁上觀的三位宗師級強者……

胡宗師看到這麼多人看向自己等人,隨口道:「你們猜測的不錯,周正陽確實已經突破道宗師境界!」

「宗師?」

「真的是宗師啊,我河東省武道昌隆,出現了第五位宗師級強者!」

「周正陽大師突破到宗師級境界,葉大師必然不是對手,此戰應該很快就可以結束了……」

「……」

隨著胡宗師確認,眾人開始議論紛紛,而來自青葉市的眾人則是苦笑不已……

宗師?

你一個宗師級強者,還來參加會武?

怎麼想的?

這不是欺負人嘛…… 同樣的想法,也瀰漫在不少人的心中,只是很多人更願意相信周正陽是本著指點後輩武者的念頭來的,而並非有其他邪念!

這也是武道界幾乎不成明的規矩了!

大師級以上的武者,一旦出現在公眾場合,一般都會稍微指點一下普通武者的修鍊情況。

比如,之前他們懷疑周正陽已經突破到宗師境界,就去問胡宗師他們,而胡宗師則是會給出答案。

這也是武道界示微,強者提攜弱者,傳授一些武道經驗,以增強武道界的實力。

當然,普通的問題可以問,強者往往也會解答,但是牽扯到一些核心問題,比如修鍊功法要訣等等,那就不行了。

所以在他們心中,周正陽已經成為高高在上的宗師,之所以會參加這次會武,是想提攜一下葉擎的修鍊。

完全沒想過,周正陽隱藏修為,參加會武的目的是要擊殺葉擎!

隨著周正陽展現出宗師級的實力,眾人認為,戰鬥很快就可以結束,然而事實卻讓眾人大跌眼鏡……

周正陽的氣息更強一截,還佔據了兵器優勢的情況下,居然做不到速戰速決,甚至隱約還被葉擎給壓制了……

這個就誇張了……

大師級強者壓制宗師級強者?

田上嬌娘:農家春色晚 不是沒有出現過,但對於眾人來說,都屬於傳說,從未親眼看到過……

周正陽驚怒不已,他完全沒想到,自己在火力全開的情況下,居然還是不能壓制對方,他已經突破到宗師境界,怎麼可能打不過一個大師?

憤怒的周正陽手中的齊眉棍招式變換,企圖找到一招必殺的機會。

而葉擎則是眉頭輕皺……

周正陽突破到宗師境界,他沒有想到,可是更令他想不到的是,突破到宗師境界的周正陽,依舊不夠強大,不能帶給自己足夠的壓力,使得自己破鏡,從而進入想《玄天決》第五層!

這和他原本的預想有不少差別,本來他以為,自己遇到周正陽這個旗鼓相當的對手,能給自己帶來足夠的壓力,使得自己突破,然後去應戰齊宗師,可事實上,這位周宗師,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弱了許多……

難道,要用那齊宗師來破鏡?

而擂台之下,齊宗師,胡宗師,黃宗師一個個則是驚駭不已……

「這小子的功法定然非同凡響,否則的話,當不是周正陽的對手!」黃宗師沉聲道。

「是啊,那葉擎使用的不過是長劍,而周正陽用的是精鋼打造的齊眉棍,兵器本身就佔據很大的優勢,可是兩人的兵器碰撞中,周正陽竟然絲毫不佔優勢……」齊宗師駭然道。

這意味著,葉擎的出手的力道,其實要比已經成為宗師的周正陽還要強上一些,倘若兩人力道相當,那葉擎也應該支撐不住才對,畢竟那精鋼打造的齊眉棍本身的重量就很是不弱,再加上周正陽催動內力的揮動,產生的力道,應該遠遠大於長劍才是……

「這小子,不簡單啊,以大師境界橫擊宗師,這樣的天才,已經很久沒出現過了,就算是谷大宗師的弟子,也做不到!」 婚婚欲睡:老公,約嗎? 胡宗師點頭道。

齊宗師的面色很難看……

葉擎的來頭越大,表現的越是妖孽,對他來說就越不是什麼好消息。

畢竟,他已經下定決心要報仇,殺了葉擎,等於是得罪了葉擎背後所在的勢力!

擂台之上,隨著時間的流逝,周正陽抵擋的已經越來越艱難,葉擎完全發揮出自己靈活的優勢,在周正陽的身上留下了第一道傷痕……

「天哪,葉大師居然傷到了周宗師……」

「越級而戰?葉大師不愧是天才,居然以大師境界橫擊宗師……」

「葉大師太強了,大師越級戰宗師,我連三級戰四級都做不到……」

「好厲害,聽說葉大師才二十歲,不知道收不收徒……」

「……」

隨著葉擎在周正陽的身上留下了第一個血痕,瞬間,葉擎收穫了大批粉絲……

這次不同於之前擊敗齊昊,那是同級對戰,或者說,葉擎還佔據了優勢,畢竟齊昊才是剛入八級,而葉擎已經是八級巔峰了!

再加上,齊宗師發話,很多武者縱然有心,也不敢表現出來。

然而,經過今天這一戰就不一樣了!

葉擎竟然有擊敗宗師的實力,那還怕個毛線的齊宗師?

再加上越級而戰帶來的效應,在場很多人,尤其是年輕的女武者們,瞬間變成了葉擎的迷妹……

周雄原本正跟著一群大師,甚至宗師級強者的後代吹牛逼。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圈子,那些大師級強者和宗師級強者的後代們,自然也有自己的圈子,這也是周雄能給齊雲海下套的原因,因為他們本身就是狐朋狗友,很熟悉。

在胡宗師說出周正陽已經突破到宗師境界之後,周雄在這幫朋友里的地位瞬間上升了一個檔次。

原本他只能屬於中游,真正頂尖的還是齊雲海等幾個宗師後代,現在則是和那幾個人齊平,自然也有不少人開始拍馬屁,周雄也開始吹了起來,說自己老爹多麼厲害,幾招之內打爆葉擎之類的……

反正,吹牛,逼,不上稅……

可隨著,葉擎一劍劃在了周正陽的身上,心血滲透了衣服,滴在擂台之上,瞬間周雄慌了……

自己老爹可是宗師級強者,怎麼會打不過一個葉擎?

大廳之中,一行七八個人悄無聲息的進入演武廳,而後找個沒人的地方坐下,看到擂台上葉擎的表現,不由得暗自點頭……

「少爺可真是越來越厲害了……不過也奇怪,那三個老傢伙不是說少爺的資質很差勁嗎?」

「難道說,少爺得到了什麼奇遇?」

「管他呢,少爺自然是越厲害越好,這樣就能返回葉家,甚至繼承家主之位,到時候夫人在天之靈,也可以安息了!」

來人正是何林,何首富!

他昨天就接到了來自孫女的電話,有關齊雲海的事情和盤托出。

何林一大早就帶人過來了,生怕葉擎出現什麼問題。

擂台之上,不過幾分鐘的功夫,周正陽的身上又多了幾道血痕……

台下眾人一個個也開始跟著緊張起來,不明白周正陽為何不認輸……

會武不是生死戰,是允許認輸的,當然上了擂台自然也有失手殺人的時候。

可周正陽明顯是打不過,而且有機會認輸,為何不認輸呢?

難道是怕丟了面子?

可是,現在他還有面子嗎?

身為宗師級強者,被一個大師打成了這樣,還有個屁的面子…… 「認輸啊,怎麼還不認輸……」

周雄在台下著急的要死。

自己老爹的身上已經多了四道傷口,鮮血撒的滿擂台都是,明顯不是那葉擎的對手,可就是死撐著,不認輸……

為什麼?

難道,老爹真的打算戰死在擂台上不成?

而擂台上的周正陽只能有苦自己吃……

不是他不想認輸,而是不能!

背後之人,不允許,他寧可戰死擂台,也不能認輸!

戰死,等於是死在任務之中,他背後的主子不會怪罪,反而會為了籠絡手下人的心,去培養他兒子。

可若是他認輸,就等於是放棄了任務,下了擂台之後也難逃一死,說不定還要連累家人。

周正陽自然不能認輸,只能死撐著,甚至他還沒有放棄,他還有一拼之力,還在尋找一擊必殺的機會。

「這周正陽為何不認輸?難不成為了面子,真想拚死在擂台之上?可據我了解,他不是這樣的人啊?」黃宗師皺眉道。

「不清楚,一開始,這周正陽就沒安什麼好心,是想要殺了葉擎的,只是他錯估了葉擎的實力!」胡宗師道。

「周正陽未必沒有一拼之力,他的傷勢,也只是一些皮外傷罷了,流點血而已,不算什麼!」齊宗師道。

「嗯,他若是真的爆發起來,還有一拼之力的!」兩人聞言點頭道。

擂台之上,葉擎卻不想再繼續這麼打下去了……

周正陽的棍法路數,已經被他吃干摸透了,除非周正陽的身上還有什麼絕技,不過都到了這個地步,還不拿出來,這種可能性不大。

他不能給自己帶來足夠的壓力,促使自己突破到更高境界,看來只能將寄期望於齊宗師的身上才行。

「你不是我的對手,不過有一點我不明白,你我從未有過節,為何要殺我?」葉擎從容對敵,還有工夫開口。

他對周正陽的殺意有些不解。

正常會武,一般都只是切磋,點到為止,除非雙方結怨,有仇,否則不可能發生生死之戰。

為何周正陽要殺他?

「周宗師要殺葉大師?」

「怎麼回事?不是會武嗎,怎麼會要殺人呢?」

「葉大師是不是搞錯了?」

「……」

「葉大師說笑了,我何曾有過殺意?」周正陽一邊抵擋葉擎連綿不絕的進攻,一邊苦笑道。

他不能承認!

認了,可能葉擎會馬上出手殺死他,不認,他有機會,趁著葉擎大意的時候翻盤……

「周宗師,到了你我這種境界,還說這種話,不覺得有失身份嗎?」葉擎皺眉道,這傢伙,不承認?

「葉大師說笑了,你我只是切磋而已……」周正陽搖頭道。

「你侮辱了宗師二字!」

葉擎聞言,雙眼一寒……

這傢伙,以為不承認,自己就不會當中殺他不成?

如此想法,未免也太小看了自己!

周正陽聞言面色一頓,隨即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在葉擎針對性的進攻之下,周正陽連中兩劍,好在他反應及時,沒有傷到要害……

「他要殺了自己!」

幾乎瞬間,周正陽的心中有了判斷!

「不行,不能再等下去了,否則的話,局勢會對自己越來越不利的,不愧是葉家之人,年紀輕輕,竟然如此殺伐果決!」周正陽暗嘆道。

他本以為,自己不承認,葉擎會迫於眾人目光中的壓力,不會對自己下狠手的,畢竟這場戰鬥,在很多人眼裡,還只是一場會武,並非生死斗!

「不過是一場會武罷了,何必苦苦相逼?」

周正陽嘴裡如此說著,可是手上的動作卻絲毫不見變慢,大喝一聲過後,渾身氣勢居然還增長了一截。

「這葉大師是不是太過分了?」

「不過是一場會武罷了,葉大師竟然要殺了周宗師嗎?」

「葉大師的殺氣可真大,昨天剛廢了齊大師,今天又要殺周宗師……」

「……」

台下眾人議論紛紛,自然也傳入了葉擎的耳朵。

「周正陽,小人耳,你今日必死!」

葉擎聲音冰冷,絲毫不為所動。

觀眾的看法?

他會在乎嗎?

狗屁!

為了他們的看法,而放掉想要殺死自己的人,那是傻,逼才會去做的事情!

說完,葉擎的攻勢更加凌厲,一招一式全是沖著那周正陽棍法破綻而去,周正陽只有倉促招架之功,毫無反攻之力,即便是他刺激了身體,燃燒了潛力,也是一樣無用,不過數秒鐘功夫,周正陽連中三劍,最後一招直接插入那周正陽的心臟之中……

「你……很好……很厲害,不愧是……葉……葉家」

周正陽連一整句話都沒有說完,就歪頭倒下了……

他,死得其所!

在無法殺死葉擎的那一刻,其實就已經註定了自己的命運!

台下眾人都驚呆了……

「葉大師他……」

「居然真的殺了周宗師!」

「我的天,不過是一次會武,居然死了一個宗師……」

「周宗師會成為河東省甚至整個華國最短命的宗師吧,這才剛突破沒多久,就死了……」

「……」

眾人紛紛驚訝葉擎的強大和殺伐果決,一名高高在上的宗師級強者,居然就這麼死在了擂台之上,真是不可思議,這個突然出現的葉大師,簡直太彪悍了……

「爹!」

周雄慘叫一聲,癱坐在椅子上,原本那些圍上來的武二代們,一個個的也都離得遠遠的,生怕和周雄再牽扯上什麼關係。

此時的周雄,就好像是早上的葉擎,瞬間被孤立起來,連個安慰一句的人都沒有,人性的淡漠,莫過於此。

「殺人者,人恆殺之!」

葉擎冷冷看了一眼到底的周雄,而後將目光投向了齊宗師……

齊宗師感受到了葉擎的目光,隨即站了起來……

兩人明白,他們之間必有一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