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情,這麼慌張,沒看到我正在開會嗎?還有沒一點規矩了?出去,管紀律的給我記上,將他這個月的工資扣掉10萬晶幣,張貼在基地的公告欄,警告大家,

哼,我覺得基地的工作作風太不嚴謹了,最近總是出狀況,是該好好整治一下基地紀律了。」

那名衝進來的黑衣斗篷男子看著戴維,張大嘴,想說什麼,終於在戴維憤怒的目光中閉上了嘴巴,轉身走出了會議室。

羅猛就坐在戴維的附近,小心的說道:

「站長大人,您說的沒錯,的確該整飭一次基地的工作紀律了,嗯,既然他這麼激動跑過來,是不是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要不讓他說一下吧?」

「哼,有什麼事情需要這樣激動的?不知道工作紀律嗎?就這麼闖進來了,打斷我們的會議。」

「是,站長大人說的沒錯。」

羅猛陪著小心。

戴維最近心情不好,基地接二連三被阿豹等人襲擊,炸了兩口礦井,殺死了幾十名礦工,最後還不得不答應每月給阿豹五十公斤晶石。

這些也都罷了,只是生意,只要時間多點,總是能夠賺回來的。

關鍵是楊嘯這個人才突然遭遇了橫禍,被埋在礦坑裡面,這是最令他鬱悶的一件事。

戴維自從跟楊嘯學習圍棋一來,精神力突飛猛進,猶如一把盾刀遇到了一塊上好的磨刀石,越磨越鋒利。

可惜,楊嘯突然就這麼走了,令他內心很是難過,這種難過倒不是因為楊嘯死了,而是因為他從此得不到楊嘯的指點,好不容易開始提升的精神力修鍊,又要停滯不前了。

基因進化才是這個星球的永恆話題。

戴維愣了一下,看到即將走出會議室的那名手下,淡淡地說道:

「站住!」

那名黑衣斗篷男子只得站住,轉過身來鞠躬道:

「站長大人,請問有什麼指示?」

基地的等級規矩還是很嚴格的,整個巫星等級森嚴,上下級之間有著不可以逾越的規矩。

「你剛才急匆匆跑進來,一定是有什麼事情了,說吧。」

戴維也覺得自己剛才衝動了一些,他平日里對屬下也算是隨和的,只是這幾天心情不好。

那名黑衣斗篷男子猶豫了一下,躬身說道:

「站長大人,基地的監控設備顯示,楊嘯他們出事的那個礦場,」

「怎麼了?」

戴維急切的問道。

「好像有新的情況出現,」

「什麼情況,快說,一句話說完不行啊?」

戴維急了。

「嗯,好像看到有人進入了礦場。」

「卧槽,野人又來了?老子剛給他們五十公斤紫源晶石,立馬就翻臉了?不行,這次老子拚死也要和他決一死戰,」

戴維怒氣沖沖,啪地一聲拍了一下桌子。

會議現場所有的人內心都是一驚,

尼瑪,阿豹這伙野人也太貪婪了吧?

那名黑衣斗篷男子一驚,立即說道:

「啊,不是,不是野人,」

「不是野人?那是誰?你快點說啊,你TM要急死我們不是?」

羅猛也急了,在他的內心,總是希望楊嘯等人能夠死裡逃生,發生奇迹。

當然,理智告訴他,奇迹是不可能發生的。

羅猛昨晚還夢到和楊嘯下棋呢,清早醒來還納悶了一陣。

「是礦工!」

那名黑衣斗篷男子終於吐出了關鍵詞。

「礦工?」

所有人都是一聲驚呼,愣愣地看著那名男子。

可是,他還是不急不慢,緩緩地說道:

「根據監控顯示,那些人好像就是那個礦場的工人,而且,」

「好像?而且什麼?」

戴維雙眼露出了希望的目光,他希望能夠聽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羅猛的兩個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好像,好像,」

你急他不急,

他還偏偏讓你著急!

戴維張大嘴,深怕自己再一呵斥對方,這名手下就會死去,帶著秘密永遠離開,所以,戴維現在是小心翼翼地看著他,生怕他突然死掉一般。

整個會議室一片靜寂,大家的內心突然興奮起來,預感到有大事情發生。

「咳,」

黑衣斗篷男子輕咳一聲,乾咽了一下口水。

戴維真想衝上去一把掐死他,然後用手從他腦海中掏出自己想要的信息,如果可以這樣的話。

戴維強忍著,一揮手,

「給他一杯水!」

立即有會議室的服務小妹倒了一杯水給他。

那名黑衣斗篷男子接過杯子,發現是滾燙的開水,輕輕吹了一口,還是燙,又吹了一口。

戴維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戴維憤怒地掃了一眼那個倒水的服務人員,嚇得她趕緊低下頭,可是不怪她啊,會議室只有開水,沒有冷水。

羅猛等人的眼珠子也要蹦出來了,一個個咬著牙,強忍著急切的心情,不敢打攪他喝水。

終於,那名黑衣斗篷男子吹了十幾下,總算是喝了一口水。

張開口,大家以為他要說了,誰知道他又吹上了。

會議室的氣氛突然變得很詭異。

所有人的眼光開始由期待變成了憤怒,但是又不敢太憤怒,生怕自己的怒氣將眼前的這名黑衣斗篷男子嚇死了,他就會帶著秘密永遠消失。

男子連喝了三口水,終於開口了,

「而且,好像看到了楊師的影子。」

「啪!」

戴維一拍桌子,只聽得「嘩啦」一聲響,硬木製作的會議桌被他一掌拍得粉碎。

戴維起身,急切的說道:

「所有人跟著我立即趕去礦場。」

眾人興奮不已。

戴維急速地走過那名黑衣斗篷男子身邊,看都沒有看他一眼,便向門外走出,剛到門口,戴維突然停住腳步,轉身過身來,用手指著那名黑衣斗篷男子,大聲吼道:

「那誰,立即將他調離基地監控部門,永遠不要再派他向我彙報任何工作,最好給他找個不需要開口說話的活乾乾,

他娘的,急死老子了!」

說完,向外快步跑去,一邊跑一邊喊道:

「快點跟上,你們他娘的都沒吃飯還是怎麼了?」

那麼黑衣斗篷男子一臉驚愕,外加懵逼,愣愣地站在原地。

羅猛等人經過他的面前時,一個個用手指著他,想要說點什麼,最後搖搖頭,急切離去。

等眾人都離開會議室后,那男子突然醒悟過來,自言自語地說道:

「我說錯什麼了?我熬夜監控,報告這麼重大的消息,站長應該獎勵我才對啊,怎麼就這樣走了,好像我做錯了一般,這不公平吧?」

此刻戴維和羅猛等人乘坐飛船已經起飛。

戴維內心怒火難消,長吁一口氣,說道:

「那個蠢人是舌頭有問題還是腦子有問題,如此重大的消息,硬是如便秘一般,活活憋著一字一字地說,還不說重點,罰款十萬太少了,再加一點,罰款五十萬晶幣!」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中文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當戴維等人的飛船出現在礦場上空的時候,楊嘯等人猶如乞丐難民一般,對著半空中的飛船揮動雙手,狂呼亂叫。

當然了,大家從昨天晚上就沒有吃飯,把衣服都泡在泥水裡面,頭髮也是亂糟糟,濕漉漉的。

所以的細節大家都考慮一遍,總之就是模擬在地下礦坑裡面熬了五六天的模樣。

戴維第一個衝下飛船,直接一個瞬移就來到了楊嘯身前。

「楊,楊師,真,真的是你嗎?」

戴維看著楊嘯的樣子,激動地問道。

楊嘯哽咽地說道:

「戴站長,我,我真怕再也看不到你了,嗚嗚…..」

楊嘯硬是擠出了幾滴眼淚。

以前華夏國很多煤礦塌方,礦工工人被埋,最後救出來的時候,見到領導人,是不是很激動,還要說幾句感謝組織的感謝領導的話吧?

當然,現在楊嘯等人是自己從礦坑裡面挖出來的,從死到生,重見天日,也應該是很激動的。

楊嘯刻意表現出害怕死亡的樣子,顯露出依賴戴維的情緒。

戴維握著楊嘯的手,激動地安慰道:

「楊師,放心,沒事了,有我在,以後再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唉,我真是想不到你還能生還啊,

我組織了整個基地的人想盡了辦法,實在無法營救你才不得不放棄,

而且,野人阿豹說他們已經殺死你們了,我當場就大哭,」

戴維說到這裡,激動地眼眶濕潤,然後拍拍楊嘯的肩膀,

「楊師,現在好了,終於又見到你了,你大難不死,好啊!」

楊嘯覺得感情戲差不多了,於是對著身後的杜天行等人說道:

「戴站長,我這次能夠生還,多虧了這幫兄弟們啊,野人攻擊我們的時候,大家守住坑道口,拚死抵抗,最後野人拿我們沒辦法,就炸毀了礦井,把我們困在了裡面,

我都已經絕望了,感覺沒有生還的希望了,但是我們的這幫兄弟們很頑強,不認命,大家一起挖了個坑道,想挖出地面,結果沒有想到,終於是被我們挖通了。」

戴維和羅猛等人聽了,內心欽佩不已,急忙問道,

「你們竟然能夠從裡面挖出坑道來,真是令人欽佩啊,那坑道呢?」

「唉,我們也是按照一個大概的方向挖,結果挖到了前面的水潭裡面,這不,我們從水潭裡面逃出來,全身都濕漉漉的。」

楊嘯指著自己的濕衣服。

一旁的羅猛則驚嘆地說道:

「楊師,你們真是好運氣,居然能夠挖坑逃生。」

「行,什麼都別說了,楊嘯和你的兄弟們一起回去基地,休息幾天,壓壓驚。」

於是,楊嘯等人隨著戴維一起回到了基地。

對於楊嘯能夠生還,戴維自然是欣喜不已,羅猛也是如此,畢竟兩人在楊嘯身上投資不少啊,這下好了,可以連本帶利給賺回來了。

戴維安排了幾座酒宴,自己和羅猛幾個基地領導親自作陪。

基地站長親自陪著礦工吃飯喝酒,這在基地還是頭一次啊!

楊嘯和兄弟們洗了澡,換了衣服,一個個大吃起來。

從昨天餓到現在,大家吃飯的樣子的確像餓了很久的人。

為了表彰杜天行等人不畏生死頑強拼搏的精神,戴維當場宣布,給他們三個申請臨時身份證的名額,具體哪三個人能夠獲得臨時身份證的資格,由楊嘯他們內部自己決定,他不干涉。

「楊嘯,你這幾天辛苦了,和你的兄弟休息三天,你以後不用去礦場了,就是去了,也不要下礦井,更不能再礦井過夜。」

戴維可不敢再讓楊嘯冒險,否則真是血本無歸了。

楊嘯和杜天行等人當即對戴維表示了感謝,然後問道:

「戴站長,那些野人呢?」

「唉,別提了,這些野人實在可惡,」

戴維當即將野人的情況講了一遍。

楊嘯聽了,也跟著譴責一番,對於野人的情況,他現在還不太了解,既然戴維已經讓步每月給對方五十公斤晶石,他也沒什麼好說的。

不過,有一點楊嘯還是有些擔心,他很想告訴戴維,自己砍斷了一個野人的手。

但是想想還是不說的好。

以自己王級境界不到的修為,怎麼可能砍斷一個帝級境界的野人的手?

戴維如果仔細問起來,如何會相信自己憑空擁有如此強大的能力?

除非自己拿出那把青銅神劍。

那是絕對不行的。

「戴站長,您說,那些野人日後會不會報復我的兄弟們?那天晚上一場混戰,對方好像有人受傷。」

「呵呵,放心好了,不會的,打架難免有受傷的,野人現在每個月拿我五十公斤晶幣,暫時不會鬧事了,

哼,這筆賬我遲早找他們算,對了,你回去看看利亞吧,她聽說你出事了,這段時間一直落淚傷心呢,我也安排了露西好好安慰她,陪著她。」

戴維給杜天行等人安排了臨時住所。

楊嘯和大家告辭后,直奔自己的房間。

看著楊嘯離開的背影,戴維長長的吁了一口氣。

一旁的羅猛湊上來,和戴維相視一笑。

「羅隊長,那天幸好聽了你建議,否則,現在真不知道該如何向楊師交代,好險啊,做人還是要厚道點啊!」

原來,楊嘯出事之後,對於楊嘯很是痛恨的猶里和猶覺兄弟倆便打起利亞的主意。

猶覺對戴維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