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可不可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young神生氣起來很可怕,我惹不起。」時漾微笑著掐了一下游年的腰。

「天下第一帥我收下了,至於滿足好奇心嘛,emmmm,我可能幫不了你們。」

……

時漾也不浪費時間和游年開了一把深淵大亂斗,邊玩邊和大家聊天。

就在等帶遊戲載入的界面,突然蹦出一個與遊戲話題格格不入的彈幕:「現在網上炒您和時漾,炒的那麼熱,您還有心情玩遊戲,隱藏意思是硫酸事件打算不再介入了嗎?還是妥協?」

游年皺眉看著那條長長的彈幕,說它犀利也不犀利,說它刁鑽也還可以,可是……怎麼敢看怎麼心裡不舒服啊。

但是游年還沒回答呢,就被網友們堵了回去。

「發硫酸事件的那人有病吧,這裡是遊戲直播間又不是記者發布會!趕緊走,趕緊走。」

「別逼老子罵髒話,人家打不打遊戲管你什麼事,打遊戲就意味著不關心硫酸事件了?打遊戲就犯罪了?」

幾秒之後,房管把此人禁了言。

……蘇木槿經紀人的公寓……

狠狠把手機摔在桌子上,罵了一聲,「竟然踢我!我就不信,你把上百個上前個號都踢出去!」

然後拿起被摔的老遠的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喂?開始發吧。」

接著時漾的直播間開始有人頻繁的發起關於硫酸事件的話題。

弄得所有人煩不煩。 依約李子旭來公司接白筱下班,白筱和果果交待了一下自己必須外出一趟,爲了怕果果一個人在北京有陌生感,她還特意交待了多多,讓她今天晚上陪着果果一起去吃飯,然後回她的家陪果果,直到她回去。?如果她沒有回去,那多多就不能走,只能住在白筱家了。當然如果真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會提前打電話通知錢多多的。

坐上了李子旭爲她準備的koenigseggccxr,白筱是一個汽車白癡,她對車真的不像別的女人那般的敏感,所以當初李子旭帶她去挑車的時候,她根本什麼都不懂,雖然也在車行裏轉了半天,可是,她都不知道啊。唯有這一款,白筱看着很滿意,而且人家都是買的紅色,或是黑色,可是白筱奇葩的要一輛黃色的。她說,特別再好啊,在大街上一眼就能看出來了啊,多好。其實,這款車本來在北京也不多,瞭解車的人,一看到就知道了。當然了,對於汽車白癡來說,也許車身的顏色真的更有助於她早些認出自己的車吧。

所以,不在乎車本身的價格多少,沒有眨眼的就把它給買了下來,反正也是他老爹付的賬,他也完全沒有所謂的樣子。只要白筱高興,就可以了,別的都沒有關係了。

重生空間:撿個傻夫養包子 可是沒有想到,在今天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坐上這部車,氣氛真的不能說是很好。因爲白筱知道,這是一個很諷刺的情況。所以一路上,她也不開口,只是靜靜地坐在邊上,李子旭開得有多快,她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去阻止,自己要和人家斷了關係了,這個時候去阻止他開快車只會讓他更加的瘋狂吧。她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自己真的傷他傷的好深,這一生可能都沒有機會去彌補這個過錯。可是,這真的是老天在捉弄人,居然會演出這麼一齣戲來,讓她真的陷入了兩難的情況。一頭是自己的親骨肉,一頭是對自己很好的男人。可是這兩個他不是一家。

“下車。”李子旭只是交待了一聲,自己先走了下去。他其實是不知道要怎麼去面對白筱好,剛剛一路上,他都開的很快,在心裏非常的希望有一部車能把他們的車給撞飛。要不然就把白筱給弄死了,要不然就讓白筱失憶了,反正不論是什麼樣的結果,只要白筱還在他的身邊就行,那怕是躺在牀上的植物人他也非常的樂意。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車技真的很好,還是內心的深處真的不希望白筱受到傷害,所以每一次都在差一點的時候,他及時的做出了正確的選擇。這一點是白筱所不知道的。因爲她在想心事,根本都沒有看。

而李子旭正因爲自己剛剛瘋狂的想法而覺得無顏面對白筱,因爲他剛剛就差一點親手毀了白筱的一生啊。這可是她一生的幸福啊。他怎麼可以有這麼可怕的想法啊。只是爲了將她留在身邊,她就可以變得如此的瘋狂嗎爲什麼自己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呢瘋了,自己真是瘋了,只是因爲白筱的一句話,自己真的是瘋了。他不停的在內心說道。

白筱默默地跟在李子旭的背後,她在內心深處深深地自責,自己居然這樣傷害了李子旭。一直不停地說對不起,對不起。

許久沒有進這個門了,雖然只是外出二個月,可是這個門已經不一樣了。當然了。爲了給孩子們準備結婚,夫妻兩個把家也是重新裝修佈置了一下,連原來的大門也換了一個新的。 豪門閃婚,總裁太腹黑 新人嘛,當然要有新的氣象,這是李伯父常說的話。所以他也很樂意出資給這兩個孩子張羅着一切。李伯母也是,看到兒子居然要成家了,她有多麼高興,從她的臉上就能看出來,以前一直是長噓短嘆的,現在就不同了,天天臉上都是有笑容,待人顯得更加的和氣了。

“白筱。”李伯母看到白筱回來,真的是高興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心裏那個激動啊,馬上就從屋裏跑了出來,拉住白筱的手道,“孩子啊,你可回來啦,阿姨都想你想得頭髮都白了,還好你回來了。快快快,進屋裏坐吧。”她拉着白筱進了屋。

看到李伯母對她這麼好,白筱更是無地自容,自己可是要和她兒子分手的人呢,可是她卻對自己這麼好。她這話要怎麼開口呢“子旭啊,你怎麼都不和媽媽說白筱要回來了呢,害得媽媽一點準備也沒有,真是的。還好啊,今天家裏的傭人去買了很多的菜回來,不怕委曲了白筱了。”說完,她非常開心的看着白筱,看得白筱都不知道該如何去迴應這份感情了。真的,他們對她太好了,所以她不知道要如何去拒絕這份好。如果拒絕,是不是人家就要從幸福的感覺裏,丟到了一個冰坑之中

李子旭搖了搖頭,他更不知道要如何向家裏人開口。如果自己說的很生硬,爸媽以後肯定會視白筱爲仇人的,可是他不想這樣,白筱是一個好女孩,以前就已經夠苦了。他不希望她再受到冷視。

李伯父看到白筱回來自然也非常的高興,對白筱是一陣的噓寒問暖,問她最近吃得好不好,睡的好不好去那兒有沒有被別人欺負什麼的。其實白筱這次回去也沒有什麼消瘦,想必回到自己的老家,應該是吃睡都很好吧。那地方怎麼說也是她的根,是她更加熟悉的一個地方嘛。

白筱在這兒吃了晚飯,又坐在客廳看了一會的電視。吃飯間,她只是回答了一些家常的問題,不過整個過程做爲長輩的李氏夫婦還是感覺出了什麼不同。白筱雖然還是溫柔的回答他們提出的每一個問題,可是她卻是在應付一般,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呢心裏藏不住話的李伯母還是忍不住的問了出來,“白筱啊,你剛剛在吃飯的時候,就顯得心事重重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如果有,你直接說,阿姨爲你討個公道去。”李伯母說的義正言辭,好像真的有人把白筱怎麼了的。

白筱只是乖巧的搖了搖頭,一臉的不知道所措,輕輕一嘆道:“伯父,伯母。沒有人欺負我。而是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要如何去啓口。可是,現在是我必須去面對這件事的時候,當着子旭的面,當着二老的面,我一定要說個明白。我相信子旭對於司空冷語的出現早就已經有所懷疑了,他也不會相信我當時所編的那套謊言吧。雖然我當時真的是那麼想的,只當他是自己過去的一個過客而以,不會再有將來的聯繫,可是骨肉之情不是說斷能斷的。八年以前,我在津律市的時候,是他公司的一名員工。因爲五十萬手術費的問題,我和他簽下一紙的契約,爲他生個孩子。可是以後,我不能與孩子相認。所以當初在生完了以後,我離開了那時。雖然回到家裏,也被傳言給說的一文不值,後來我去跳了海。可是那個時候,我真的失去了生活的目標了,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最多餘的人。”

“既然是他不要你的,不,既然你們之間這是一紙的契約問題,那契約已經不存在了,你也已經完成了你的事情了,爲什麼你還要和他走到一起呢怎麼看他也是一個曾經傷害過你的人吧。”李子旭不明白,白筱是喜歡被人虐嘛,爲什麼她還要回到司空冷語的身邊,而不是走到他這個溫柔的懷抱

“我當然知道。他傷害過我,而且傷得很傷。 火爆媽咪:我知錯了 我當然知道。可是,我這一次真是舍不下自己的親骨肉啊。當我見到他們的時候,我就有一種血溶於水的感覺。我就知道我要當起一個做母樣的責任。我要教會他們很多很多。而且,我現在的肚子裏,又懷了司空冷語的骨肉了。”白筱說完,用很幸福的眼光看了看自己的肚子,用手在上面輕輕的撫摸起來,“說起來,真的很諷刺,醫生說過我是不一個不容易受孕的體質,按理來說,懷孕的機會比正常人小得太多,太多了。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每一次和司空冷語在一起,一次就能中招了。第一胎是這樣,雙胞胎也是這樣,現在肚子裏的還是這樣。當然這最後一次可以說是酒後亂性,因爲那天大吵了,所以喝了很多。至於爲什麼會發生到那樣的有關係,我真的一點也不記得了。”

“你居然在和我訂婚以後又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你怎麼可以這樣做啊白筱”李子旭不敢相信,白筱居然也是一個這樣的女人,她不是一向酒後都很清醒的嘛,怎麼會不知自己所做所爲不,這明顯就是一個藉口,一個爲自己放蕩的藉口。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爲什麼會變成那樣,當時我只覺得昏昏沉沉得,喝完酒並不像平時那樣。只是昏昏沉沉的。”白筱回憶起來,還是對這件事百思不得其解。 游年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打完一把排位,對著那些彈幕冷笑了一聲,霸氣道:「我其實在微博上已經說的很明確了,我的立場也非常明確!那就是,我幫時漾擋硫酸完全是處於自願,也是一個男人的擔當,嘴和手都長在你們自己身上,我無權過問,但是如果你們非要噴時漾,那麼算我求你們好不好,連我一起噴吧,人家時漾根本就不是娛樂圈的人,你們何必步步相逼!關於這件事情我也就說到這裡,希望你們別在young神的遊戲直播間里發這種消息,young神一個不高興,不帶我了怎麼辦!」

說了這麼多,原來是因為……怕young神生氣?

陳冬凌在這時候發了邀請來,時漾接受了,再加上游年,準備三排。

手機一聲震動結束,進入選英雄環節。

不知道陳冬凌是不是特地配合的游年,也拿了小號,和游年一樣,鉑金三,時漾段位稍微高一點,鉑金二。

游年這邊,上路是陳冬凌的本命英雄,一手兇狠十足的花木蘭,游年乖乖把中路讓給了時漾,選了二本命虞姬,時漾在諸葛和楊玉環之間猶豫不決,最後在眾人瘋狂發彈幕要求「諸葛」的情況下,時漾鎖了楊玉環,至於打野是可愛的公孫離小姐姐。

而對面的陣容肉到爆炸,上路一手達摩,打野是馬可波羅,中路項羽(excuseme?),下路牛魔,呂布。

陳冬凌看到這個陣容都已經頭疼起來,什麼情況,除了馬可,她真的想知道達摩,牛魔,項羽,呂布哪個不肉!

滿屏的「666」根本停不下來,時漾發話了,「我們打好自己的就行了,對面是肉,可是輸出不就低了嘛,這局還是很有贏面的。」

隨著「砰砰砰」三聲,霸氣的女聲響起「歡迎來到王者榮耀」

時漾買好裝備,預約了疾步鞋,打算不在中路和項羽消耗兵線,多去上路和下路gank。

虞姬打了信號,準備去對面藍區反藍,自家公孫離紅buff開局,花木蘭自然而然的去幫忙看藍,占視野。

時漾本想去幫忙,想到對面馬可打野,沒紅不行,一定是紅buff開局,那就說明藍buff那邊一定人不多,只要拖住項羽不去支援,就算對面上路達摩過去了,也搶不到紅buff,她看到游年先選的二技能,那就說明有保命的加速,那就更安全了,慢悠悠的操作著楊玉環清兵線。

項羽發現自家藍區不對勁,想去支援果然被時漾的楊玉環纏住,倆人你A我一下我A你一下,等到項羽趕到的時候達摩已經光榮犧牲送上一血,藍爸爸也順利也虞姬收入囊中。

項羽一看,就像留住時漾的人頭,奈何公孫離上來騷擾了一波,楊玉環幾乎是全身而退。

對面達摩竟然開了全部罵項羽,說項羽眼瞎。

項羽可能會脾氣太好,也沒反駁,一直不說話,估計是屏蔽了這個達摩。

時漾在直播中感嘆道:「遊戲裡面好脾氣的人還有的嘛,這個項羽挺不錯誒。」

然後……時漾話音剛落,就看見項羽發了一句。

【全部】。。。(項羽):young神,我不是脾氣好,我是因為在看你對我直播,怕我罵人被全國網友看見,然後我就出名了。

網友們:「……」

時漾:「……」

游年:噗。

陳冬凌:哈哈哈哈哈哈哈。

比賽仍在繼續……

陳冬凌的上路很少失手,這次更是,對比下路的腥風血雨,上路和中路真的都快養老了,清完兵線就沒事兒幹了,時漾的楊玉環還偶爾去上路和下路gank一下,除了對面牛魔到了下路和達摩一起守下路,幾乎前十幾分鐘王者峽谷異常清凈。

打野刷著自家野區也不去對面野區搞事情,偶爾gank三路,還gank不到人。

陳冬凌又清完一波兵線,打了個呵欠,「這樣拖到什麼時候哦。」

時漾也不耐煩了,打了個攻擊對面呂布的信號,打野了解,悄悄向上路靠近,時漾和項羽互相清完中路兵線,時漾就從塔後面躲開視野,悄悄摸到上路,於是上路的呂布在時漾一個二技能眩暈之後,被花木蘭強控到連點開大招的機會都沒有,打野更是躲在後面瘋狂輸出,呂布人頭給到打野,由於時漾去了上路gank,項羽當然也不會再中路多留,去支援水深火熱中的下路,也就是他們的上路。

就在打野阿離和花木蘭把上路一塔被推掉,之後就出現了,他們的虞姬被殺,楊玉環應該算是半後期的英雄,前期傷害真的一點都不高,到了後期才真正的開始噁心,而虞姬算是比較前期的英雄,如果前期不保好虞姬,虞姬很可能會廢掉。

打野趕去下路,本來陳冬凌也想趕去下路,被時漾制止,推塔吧,別去支援了,這波估計不能再打起來了。

果然和時漾說的差不多,這波還這邊沒打起來,雙方就在晃來晃去認識沒打起來。

而沒去下路的陳冬凌,帶著她的兵線直接推到了對方高地。

這時候對面才反應過來,紛紛趕去清兵線,這邊虞姬復活回來,又進入僵持階段。

游年都覺得有點拖時間了,突然想到什麼在公屏里打出這樣一行字:「你們不會都看了我和young神的直播,故意選這個陣容的吧?」

被游年這麼一說,時漾和陳冬凌都覺得這話越說越對,時漾笑了笑。

「中路團一波吧,我們結束戰鬥唄。」

「好嘞。」陳冬凌把兵線帶過河道,從對方的野區摸到中路。

游年開了二技能和虞姬加速趕往中路,時漾要強行開一波團戰。

前期的消耗,對面上路只剩下高地,下路被拔掉一座塔,中路一座塔沒掉。

時漾首先開二技能進塔強行暈住了慫在塔里的項羽,阿離把紙傘丟在塔外面進塔強拆,虞姬也瘋狂點塔,塔的攻擊全在楊玉環身上,就在對面都趕到中路的時候,時漾找準時機開大,躲過了塔的傷害,又給自己加血,正好中路一塔也掉了,團戰一觸即發。 “按你這麼說,那你應該是被人下了藥的了。?看來這個司空冷語並不是什麼光明磊落的男人,我看啊,白筱你是讓人騙了。沒關係,伯父就當你今天晚上說的話是一時的夢話,如果肚子裏面真的是他的孩子,我看,孩子不大就去做個手術吧。怎麼說,這個基因本身就有問題了,雖然不是說我們李家養不起,可是要是養起來像子旭以前一樣是一個禍害的話,還是不要的好,這是爲了社會好,爲了國家好。再往小的講是對我們家裏好。好了,這事就到這吧。”李伯父的話直接而乾脆。

白筱沒有想到李伯父會這麼說,這樣是在貶低別人的同時,提高自己嗎怎麼可以這樣說呢再說了,司空冷語怎麼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呢明明那個時候他和自己吵得那麼厲害,根本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啊。白筱皺了皺眉,她對於李伯父今天的言行,有一種說不出的厭惡感。不過,她又猛得想到,她們都說,兒子在公司裏就是惡魔一樣的存在,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那兩個小子做不出來的事情,難道會是他們兩個人在酒裏下了藥對,也只有他們最有可能的了,酒是他們拿進來的,而且拿進來的時候,好像就已經是打開的了。那麼不論從時間上,還是空間上都是他們最有利的。

不會吧,自己的兒子居然用這樣的方式陷害她這個媽可能嗎他們真的可能這麼做嗎也許,真的可能是這樣的。因爲他們對於她回去是那麼的渴望,也許他們就是在以他們的方式能讓她回去,他們也是在想盡了一切的辦法吧。自己不能怪他們,因爲這不是他們的錯,而是她和司空冷語的錯,如果不是因爲當年她們的行爲,深深地傷到孩子們的話,也不至於是這樣的結果。

“伯父,不敢怎麼核說,既然事實已經變成了這樣,那我們就必須去接受這個事實了。雖然我知道自己很對不起子旭,也辜負了你們對我的期望。可是這是一份不能割捨的親情。我想伯母是一位母親,應該很明白這種感受的。如果一開始就覺得這是必須斷的,那麼我可以斷得不去想他們。可是藕斷了,它的絲卻還是連着的,這是不可分割的表現啊。所以,今天晚上來就是隻是想讓伯父和伯母知道這件事情。而且今天下午,我也和子旭說出了分手這件事。雖然我真的知道我對不起子旭,可是我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白筱說這話的時候,雖然口中帶着歉意,可是卻又有着堅決。

李伯父聽了白筱的話,不由的皺眉,“白筱,伯父一直是感謝你對子旭所做出的一切,可是沒有想到你居然會這麼的絕情,難道我們夫妻對你不好嗎難道我們夫妻有虧欠你什麼嗎我一直都很抱容你的,不在乎你的身世與地位,我們都可以不在乎這一切的。因爲,是你,我們的兒子纔會有今天,如果不是你,我們的兒子到今天還可能是花花公子。所以,我們很感謝你,不在乎你的過去與身世。不在乎你在北京沒有什麼份量。只要我們把這件事情拿出去,每個人都會認爲你是配得上我兒子的。可是今天的你有一點昏了頭了,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難道你真的以爲我們李家沒有了你這個女人就不行了嗎難道你真的以爲我的兒子失去你就會失去了世界嗎不會的。我的兒子有這個本事,以前他甩了多少女,這也是不爭的事實吧。”

白筱沒有想到他會這麼說,按他說來,他們家也是可憐她,所以才同意他兒子與自己在一起了當初的那種感激之情在這一刻就變得如此的骯髒了嗎難道是她借用這樣的機會纔來攀他家的高枝嗎呵,那還真是看得起她白筱啊,她白筱何德何能有這樣的能力能勾引住他們的寶貝兒子啊。“既然伯父這樣說的話,那白筱只能祈求您不要憐憫白筱了。因爲您的憐憫太過的貴重,白筱受之不起。”

“唉呀,都說着什麼呢真是的。”李伯母聽得出來白筱口中的意味,帶着諷刺與自嘲,所以她趕心出來打個圓場,“老頭子,你是不是白筱回來喝高了啊你知道不知道,你一喝高就亂說話啊。剛剛說的那些話都是屁話,不得信的。呸呸呸。”李伯母忙呸了幾聲,又拉着白筱道:“白筱啊,你伯父他喝高了,都是酒話。你不要放在心上,他啊,一喝高了就不知道事情的輕重了,就是亂來的。你不要在意啊。我和他好好談談。你知道,你的這個決定,對我們來說真的太突然了,我們是真的希望你的,所以,當然不希望你的離開了。相信他也是這個意思。好了好了,今天晚上你就先回去,我好好的勸勸他啊。”

“不用了伯母。我覺得伯父的決定非常的好。讓我現在一點負罪感都沒有了。”白筱說道,以前她是不知道要如何拒絕他們的,可是現在她知道了。因爲對方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她還呆在這個家,以後只會自找不自在。何必呢她又不是真的賤骨頭到這個份上。何況,剛剛根本就沒有喝酒,哪來的醉言醉語,這可人家最本生的內心之語啊,他了解,他也明白。“說真的,我還要感謝伯父今天的一番話呢,讓我明白了什麼叫真正的差距,當然了,我自認我這一生都拉不進我們之間的差距了,因爲我是真的沒有這個本事。好了,我告辭了。伯母,很高興認識你。我們後會有期吧。”

說完,白筱拎起了包,離開了這個地方,哪怕她以後去做了乞丐,她也不會爬到這個門前要一口飯的。

“白筱。”李子旭追了出來,拉住了白筱的手臂,“不要生氣了,我爸也只是太過生氣纔會說出那些話的,你不要往心裏去,哪怕我們分手了,以後還是可以做普通朋友的嘛,沒必要在這個時候鬧得大家都不愉快,你說對吧。好了好了,我先送你回去,等我爸氣消了,我再接你過來玩。”

“子旭,我真的沒法有想到你爸爸的眼中是這樣一個我,一個只是圖你家有錢的我。我如果真是這樣的人,當初我就去找一個有錢的老頭不是更好,他死了,我還可以直接繼承他的財產。”白筱負氣的說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我爸不好啦,生氣的時候,說起話來就是這樣,也不知道事情的輕重,也不去體會體會別人的感受,就是隻顧自己的感情,一通的亂說,我都瞭解的。好了,你不要再生氣了。我這就送你回去。現在天已經很晚了,你一個回去不安全。最近北京也挺亂的。”李子旭說道,把車開了出來,讓白筱坐了進去,開車送她回家。

一路上白筱的臉色還是不太好。真的是被氣到了。李子旭也顯得很不自在,讓他放手,他不甘心,可是不放手,剛剛白筱的態度也說明了一切了。他是該放手的時候了。人家不是說了嘛,愛她就是讓她幸福嗎他是真心愛她的,所以她希望她能幸福。哪怕這個幸福只有別的男人可以給。

到了小區以後,白筱下了車,輕嘆了一口氣,對李子旭說道:“子旭,我真的很謝謝你這些年來對我的照顧,我知道你的心裏有多麼的在乎我。可是你也知道,我真的真的沒有辦法不管我的孩子。雖然我們沒有生活在一起。可是這斷斷的一近兩個月的時間,還是讓我體會到了親情是多麼的重要的。所以,我對你,只能說上一句深深地抱歉,很抱歉,我真的浪費了你這麼久的感情。”

“你不要再說了,我也知道的。雖然我沒有孩子,可是以後如果我的孩子和我相隔很遠,我也會想他的。這是人之常情,我只希望你不要生我爸的、氣,他只是一個大老粗,很多東西不知道輕重的,他喜歡用金錢去衡量一個人的價值而以。你不用在意啊。”李子旭道。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了,我要是還在計較這些,那隻能說明我太不懂事了。好吧,反正我們以後見面的機會也會變少,所以我相信我很快就能消除這種感覺吧。謝謝你今天送我回來。回去的時候,路上小心一些哦。”白筱向李子旭揮了揮手,轉身進了自己所住的那幢樓。

不過,還沒有走到裏面,就有一夥人衝了上來,將白筱給抱住。

“啊。”白筱本能的叫出聲來,剛剛開車離開的李子旭聽到這個喊叫聲,馬上停下車,衝了過來,大吼道:“你們幾個幹什麼放開她,我讓你們放開她,聽到沒有。”

“你以爲你是誰啊你說讓放人我們就放人啊。想得美啊你。”一個男子說道,因爲對方臉上帶着襪套呢,又是在大晚上的,根本就看不到臉,只見他和另一個同夥說道:“快,快查這個女人的包,看有多少錢。” 時漾退到花木蘭後面,花木蘭霸體模式開啟,直接閃現閃到對面馬可臉上打了一套,行雲流水,馬可被控到殘血,準備後退,時漾直接切換輔助被動,一技能甩出,帶走殘血馬可,達摩這時飛出一腳,準備踢到時漾的楊玉環身上,時漾開了二技能加速急退,再點了一技能,剛剛把馬可殺了,馬可身上的紅buff到了時漾身上,正好給到達摩減速,孫臏再給了時漾一個二技能,時漾的楊玉環直接退到團戰之外,達摩見要脫離團戰,想回去,來不及了,成了被包圍的狀態,孫臏回身直接給了對面一個大然後沉默了對面一群人,達摩深陷敵對,直接被帶走人頭,沉默效果過去,現在已經變成了0換2的形勢。

對面三個也不敢硬扛,剛想退,游年的虞姬一個大招留住了還有一絲猶豫要不要撤退的牛魔。

又是一套一套的技能往牛魔臉上砸,牛魔死之前還開了個大,頂了三個人,可是……孫臏手上還捏了一個治療沒捨得用。

最後0換2,順便拔掉二塔,入侵高地。

時漾躲草叢回泉水,游年的虞姬帶著孫臏去對面侵入野區。

公孫離去控龍去了,陳冬凌的花木蘭和時漾一起回泉水。

等到對面復活,馬可的野區被清完,大龍主宰被收掉,天空開始下雨,背景音樂也開始沉重。

對面本來就是防守型陣容,這一下變得更加被動。

時漾清完兩波兵線,已經五神裝了,徹底開始噁心了。

沒過幾分鐘,雙方又在小龍坑裡麵糰了一波。

時漾的楊玉環把被動更是捏的准準的,什麼時候換輔助被動,什麼時候換攻擊被動,拿捏的都是恰到好處,更是在最後開了大招,拿下三殺。

彈幕一片「666」,刷爆了「young神最6」。

游年故作委屈道:「是誰幫她三殺的!是我們這些默默付出的隊友啊!你們怎麼只喊young神6,我呢,我呢!」

彈幕又開始一波對游年的安慰。

這時時漾收到了killer發來的邀請消息。與此同時,solo的邀請消息也彈了出來。

彈幕又是沸騰一片。

「我去,我去,來看young神直播果然是最最明智的選擇,天哪,QAQ誒,QAQ!這是要幹嘛啦?」

「我看到什麼!killer大魔王發來的邀請啊,QAQ不是最近都在閉關嗎?竟然開直播?」

「五排!五排!五排!」

一時間,彈幕全變成了「五排」。

時漾看了眼游年,接受了solo的邀請。

順便把游年和陳冬凌都拉了進來,五排,真的是五排啊。

帶上solo和killer,真的是五排。

耳機里傳來killer低啞的聲音,「開吧。」

接著是solo活潑的聲音:「別別別,我們換個位置啊,到時候幫搶啥的都容易。」

然後一分鐘后,位置換好,房主solo點個開始。

時漾瞥了一眼彈幕,上面說:「大消息killer他開直播了。」

瞬間,真的是瞬間,時漾直播間的人少了五分之一。

可是沒過幾秒,人又都紛紛回來。

接著彈幕就發了出來:「啊啊啊,killer開了等於沒開,沒攝像頭,沒聲音,只有一個遊戲畫面,看個毛線。」

五排,排的時間有點慢,等了快一分鐘,才終於排上了。

結果……

提前說明,真的是恰巧,真的非常恰巧,撞車上letter,S&O還有七狼再加上兩個主播,五排……

遊戲開始,letter就開了全部,朝時漾打招呼:「young神好久不見,你好久都不來基地了,什麼時候來啊。」

網友:「……」

Excuseme?young神去過QAQ基地?那是不是意味著QAQ的所有人都見過young神?那是不是知道young神是男是女的幾率就更大了?

killer清咳了兩聲,語音輸入道:「好好打遊戲。」

letter對killer啊,是又喜歡又怕,乖乖回道:「好的,保證好好打。可是,隊長,咱們可不可以少來中路gank?給我留條活路。」

solo看著身邊冷笑的killer,打了個寒顫,為自家中單這樣低的情商默哀一秒鐘,killer不去gank,還能讓你和時漾倆人二人世界?

遊戲開始,killer操作著李白開始帶節奏。

solo拿了一手孫尚香,游年鎖了明士隱,和孫尚香走下路。

上路留給陳冬凌的花木蘭,幾乎全是本命出場。

尤其是killer,誰都沒想到killer會在這種鉑金局祭出李白。

當年killer還是路人王的時候就是靠著一手李白,穿梭在峽谷的各個角落,神出鬼沒,到處收人頭。

letter皺著眉看著一襲白衣的「鳳求凰」,苦了臉,問身邊的前輩們:「O哥,咱們隊長怎麼拿了李白,這是要認真了嗎?」

S&O用力拍了拍solo的腦袋,「說了多少遍,叫什麼都不許叫O哥,O哥是個什麼鬼!還有,你這才開局就來一局,人以為你和young神多熟一樣,你可小心點吧,估計killer的李白會住在中路。」

幾分鐘后,killer真的S&O的話,表現的淋漓盡致。

一語成讖!

letter在killer的支配下,中路的日子過得苦不堪言。最後,被逼著去了上路,和上路換線了。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killer依然抓letter抓到爆炸,letter開局十五分鐘,貢獻了7個人頭,且有6個都是killer的。

戰績為:0-7-5。

幾乎就變成了人頭提款機,killer身上10和人頭傍身,簡直是行走的小爸爸,看見誰都可以不慫的一套打出去,然後全身而退。

最後,推到高地,killer的李白長身玉立的站在水晶外,留下一句話:「希望以後不會在鉑金局遇到你們了。」

接著,水晶點爆,一局結束。

letter扔下手機,可愛的噘著嘴說:「我只是想,試試能不能撞到young姐姐嘛,幹嘛這麼小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