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王,我們一直在找你,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既然你來送死,那我就送你一程。」

雖然葉雄表現出來的戰力很強,但是冥淵絲毫不畏,他可是正宗的金丹修士,經歷雷劫凝丹的,豈會怕一名半步金丹。

他的身上魔元滾滾,一掌劈出,一隻黑色的掌印就迎了上去。

兩鼓勢力在半空炸開,頓時狂風怒嘯,江海倒流,山崩地裂。

冥淵退出十幾步,葉雄則被對方的氣勢震飛出幾十米,這才停了下來。

葉雄感受一下自己的身體,發現沒有絲毫失傷,頓時戰意大升。

冥淵貴為魔界七魔尊,比起他曾經斬殺過的木東星,強不了多少,現在他神通大增,而且火靈也進階,冰化靈身也進階,以他此時此刻的戰力,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冥淵,冰宮之仇,今天我要你血債血償。」

冰皇對葉雄有恩,把他當朋友,賞賜他神丹,如果不是冰皇,他根本不可能進階這麼快。冰宮被滅,作來七魔尊的冥淵,逃脫不了關係,現在葉雄有機會報仇,他怎麼會放棄。

嗷吼!

葉雄快速變身金身巨猿,同時施展,《梵聖功》第二層,整個人的氣勢,攀升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黑衣女子遠遠看著那金身巨猿,喃喃道:「他居然是江南王,就是他把天魔公子殺掉的?」

她眼睛亮了起來,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區區半步金丹,也敢來挑釁我,不知死活。」

冥淵冷哼一聲,一鼓強大的氣勢如同狂潮一樣,湧出身體。

他的頭頂之上,出現另外一個法相。

此法相通體墨黑,長著一雙長長的獠牙,手中握著一把死神鐮刀,看起來恐怖之極。

「佛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就看看,是你的佛像法相厲害,還是我的死神法相厲害。」

我家王妃超凶的 冥淵大手在半空虛划。

半空,死神法相握著鐮刀,狠狠地朝葉雄劈來,隔著老遠,已經能感受到那巨大的殺氣。

葉雄雙掌合什,法相金光大盛。

「佛門法印。」

「死神之鐮。」

兩鼓氣勢,殺氣騰騰地碰撞在一起。

頓時,風起雲湧,恐怖的威壓,朝四面八方激蕩過去。

兩人在雷城遺址上大戰起來,整個遺址,被摧毀得成為一片片廢墟。

氣勢上,葉雄明顯落於下風,但是,作為金丹期修士冥淵,在他那小山一般的巨大身體,跟強悍的金身之下,也沒有那麼容易取勝。

「姑娘,你還不助我一臂之力,要等什麼時候?」

金身巨猿見那黑衣女子還在發愣,大聲說道。

黑衣女子點點頭,背上風雷翅扇動起來,眨眼之間已經落到冥淵的背後,掌心吐出滾滾魔元,全力出擊,為葉雄減壓。

「哪怕你們兩個聯手,又能奈我何。」

冥淵冷哼,氣勢再升,力敵兩人,不但不落下風,還穩穩地佔著上風。

葉雄情知再斗下去,兩人肯定會敗,當下將四靈叫出來幫忙。

此時此刻,他也不再害怕它們暴露,現在最重要的是打敗冥淵,最好能將他殺掉。

火靈跟冰靈化身從他的身體裡面出來,凌於半空之中。

「冰封之術,凝!」

冰靈小小的身體之上,暴發出強大的暴風雪,朝冥淵攻去。

「赤焰火海,焚。」

火靈自從吞噬地獄火龍的內丹之後,實力大漲,已經到了神通境,可以像冰靈一樣,使用法術了。

兩靈同進使用神通,頓時震驚金二胖跟黑衣女子。

金二胖目瞪口呆,看著那半空之中的雙靈,半晌說不出話來了。

「居然是五行神靈,還是兩個,師兄,我給你跪了。」金胖子佩服得五體投地。

黑衣女子也被冰靈化身跟火靈吸引了,片刻才反應過來,繼續出手。

雙靈的實力已經堪比普通半步金丹修士,此刻同時出手,等於多了兩個人幫忙。

現在等於四名半步金丹修士力戰冥淵,原本佔上風的冥淵,頓時就落在下風了。

「大師兄,加上我。」

金胖子原本在遠處躲著,現在咬咬牙,也撲了過來。

冥淵越戰越驚,在幾次差點吃虧的情況下,頓時萌生退意。

「冰兒,火兒,合璧。」

「是,主人!」

冰靈化身跟火靈,小小的身體之內,同時湧出強烈的元氣,化成兩種截然不同的法術,咆號著朝冥淵攻去。

兩種法術,同時出擊,然後在半空交織,膨脹。

不同屬性的元氣,在半空炸開,形成一鼓強大的衝擊波。

冥淵被炸得氣血翻滾,站立不穩。

「天劍,斬!」

半空之上,受葉雄命令躲起來,恃機偷襲的邪劍靈終於找到機會,化成滔天巨劍,力斬而落。

冥淵抬頭一看,嚇了一跳,連忙出手攔截。

就在時候,一道巨大的身影靠近,狠狠一拳,直接拍在他身體之上,就像拍蒼蠅一樣。

堂堂金丹修士,被這一掌落地上,在地上撞出一個大孔。

「吃我一腳。」

金身巨猿高高躍起,狠狠一腳踩在那個洞口上。

大地龜裂起來,就像蜘蛛網一樣,擴散開去。

半晌之後,冥淵這才狼狽不堪地從破碎的泥土之中爬出來,一臉憎恨。

「江南王,你有種,今天算你們人多,等哪天你落單,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完,他的身體化成一道流光,嗖地進入江流之中。

「孬種,別跑。」金胖子破口大罵,急道:「師兄,咱們快追,看看能不能追上。」

「別枉費功夫了,金丹修士的流光之術,我們根本追不上。」葉雄說道。

他的身體快速變小,很快就恢復正常大小。

變身之後,他的易容被破壞,真容已經露了出來。

黑衣女子目光落到他的臉上,發現他居然還這麼年輕,而且帥,頓時有些暗暗震驚。

「咱們還是抓緊時間離開這裡,冥淵進入傳送陣,不知道還有多少人進來,如果還有一兩位魔尊過來,咱們就出大麻煩了。」黑衣女子急道。

「沒錯,咱們還是抓緊時間離開這裡。」

三人意思相同,頓時化成三道灰影,快速離開。 三人一連飛行幾千公里,這才停了下來,落到荒野之上。

「姑娘,能不能告訴我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葉雄停下之後,直接就問。

魔界的人出現在這裡,大出他的意料之外,按照在修真界的情況,凡是魔界出現的地方必定不會有好事情。

難道修真界失利之後,他們已經把目標放到修羅界?

他們進入修羅界,想幹什麼?

難道只是為了搶奪修鍊資源?

失落帝國跟魔界之間,又是什麼關係?

葉雄腦海之中,有無數的疑問,恨不得一下子全都問個明白。

黑衣女子看了他一眼,伸手到臉上,將面具摘下來,露出一張氣質不俗的臉。

五官精緻,下巴細長,一雙眼睛含著她這年紀少有的蒼桑,像是流亡很長時間似的。

「你們好,我叫霍七,原魔神王霍無心是我的太爺爺。」

「原魔神王?」葉雄臉上露出震驚之色,問:「魔界的魔神王,不是段天山嗎?」

「段天山那個狼子野心的傢伙,根本就不配當魔神王。」霍七眼神里,露出一抹厲芒,怒道:「我太爺爺待他不薄,他在修真界落泊得像條狗,被迫逃到魔界,我太爺爺不但收留了他,還培養他,把他當親信對待,沒想到他狼子野心,悄悄給太爺爺下毒,最後讓我們魔界霍家一族團滅,只剩下我一個。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只要我霍七還活著一天,總有一天會將他碎屍萬段。」

霍七眼神里,洋溢著濃濃的殺氣,葉雄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恨這麼重。

不過,可以理解,滿族被殺,只剩下她一個人,換在任何一個人都受不了。

「段天山狼子野心,修真界的人早就知道,當初,他作為修真界第一大教幽冥教主的左護,他都能為了奪位,把幽冥教主謀害。現在去到魔界,還是做同樣的事情,你太爺爺怎麼會不防?」葉雄不解地問。

「我爺爺跟父親勸過太爺爺好多次了,但是他就是不聽,還說段天山是個人才,文韜武略,法術,陣法,煉丹煉器,傀儡銘文,無所不能,結果,他讓我們落得這麼一個下場。」

霍七說著,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情緒十分激動。

「什麼時候的事情?」葉雄繼續問。

「大概四十多年前,那時候我剛剛出生,段天山就發動政變奪權。」霍七回道。

葉雄看了眼霍七,沒想到她外表依然停留在二十多歲,年齡已經四十多歲。

不過,也很容易理解,像她這種修為,四十來歲很正常。

孤月金丹修為,也七八十歲了。

接下來,霍七將魔界的事情說了一遍,葉雄這才知道,原來段天山才奪權五十年。

「段天山既然將你滅族,為什麼偏偏留下你不殺?」 重生之丹武至尊 葉雄不解地問。

霍七隻是半步金丹,這種實力還不夠,段天山想將她殺了,應該很容易才對。

「也許故意讓我活下來,看著他一步步擴張,自戀狂一個。」霍七狠狠地罵道。

「七姑娘,你知不知道失落帝國是怎麼回事,五百年前,怎麼會一夜之間被毀成廢墟?」金二胖問。

「那是他們活該,雷王當初自以為了不起,得罪我太爺爺,我太爺爺一氣之下,將整個雷國給毀了,所有的高階修士殺得乾乾淨淨,沒殺的也送到地獄界去為奴了。」霍七說著,臉上露出得意之色:「我太爺爺可是五界之中,最牛叉的人物,誰敢不服,就是死路一條。」

葉雄跟金二胖相視一眼,全都倒吸一口涼氣。

只因為雷王得罪,就將整整一個國家屠掉,這也太狠心了吧!

葉雄開始覺得段天山肯狠子野心,現在看來,這霍無心也不是好東西,這無心二字,真是起得好名字,根本就是一個沒有心的人。

「七小姐,我記得當初,雷王應該有很多寶藏跟丹藥,還有各種各樣的功法,引雷丹什麼的,最後都到哪去了?」葉雄繼續問。

「你是來找引雷丹的吧?」霍七問。

「沒錯,還請七小姐踢教。」葉雄沒有否認。

「有價值的東西,都被我太爺爺打包,收藏在一個隱蔽的地方,我此次從魔界前來,就是想到這裡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引雷丹,突破到金丹期。但我沒想到剛逃出來,就被發現了。先前,我想潛進那傳送陣,想將陣破壞,不讓他們的人過來追捕我,沒想到遇到你們兩個,被破壞了。」霍七說道。

「七姑娘,你剛才說,你太爺爺霍無心把東西打包了,那你知不知道,這打包的東西,他都放到什麼地方了?」葉雄急問。

他現在最關心的是引雷丹,其餘的東西,對於他來說,暫時不重要。

「這麼重要的東西,我怎麼可能告訴你。」霍七淡淡地說道。

葉雄一下子語塞,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突然,金二胖走到她面前,大聲說道:「我說你這個人怎麼能這樣恩將仇報,如果不是我師兄拚命救你,你早就被冥淵抓回去,還有時候在這裡得瑟。」

「破築基巔峰,這裡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霍七冷冷地說道。

「小娘們,你這是什麼狀度,有你這麼說話的嗎?」金二胖怒了。

「胖子,少說兩句。」喝斥完之後,葉雄這才轉身,對霍七說:「霍姑娘,如果你太爺爺留下來的東西之中有引雷丹的話,肯定不止一枚。如果你突破金丹期,這丹藥就沒用了,不如送一顆給我。」

霍七支著下巴想了一會,這才說道:「好吧,那我就帶你們去。不過我事先聲明,能不能找到,我也不敢保證。而且,如果引雷丹只有一枚的話,得歸我。」

「我明白,多謝七小姐。」葉雄回道。

「好了,咱們先吃點東西,吃飽之後,咱們再出發。」 一行三人,進入酒樓,找個小包廂坐下來。

上菜之後,葉雄這才問道:「七小姐,能否告訴我們,引雷丹到底在什麼地方。」

霍七在身邊布下隔音禁制,這才]說道:「江南王,我在魔界聽過你的傳聞,據說你在死亡之城大敗天魔公子,還把黑暗魔龍給殺了,能不能跟我說說事情經過?」

葉雄笑了笑:「七小姐這是不相信我嗎?」

「抱歉,我的經歷,讓我不相信任何人,段天山騙我了不止一次。」

「剛才跟冥淵大戰,我已經施展《梵聖功》跟真猿三變,還不夠嗎?」葉雄問。

「不夠。」霍七搖了搖頭,盯著他道:「我需要更多證明。」

葉雄想了一下,從身上掏出一分星際圖,正是自己從修真界,坐宇宙飛船來修羅界的。

「如果我是魔界的人,應該是從大型傳送陣過來的對吧,這是星際航行圖,我從修真界來到這裡的修羅界,我足足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如果你還不相信的話,我還可以證明。」

葉雄從身上掏出自己在修真界的通訊器,打開其中的視頻,遞了過去:「這是我跟我的船員,坐宇宙飛船時候拍下來的,這下可以證明了吧?」

霍七將通訊器拿過去,仔細看了一下,這才遞了過去。

「抱歉,我只是想確定一下,不是想針對你。」

「理解。」葉雄將通訊器收了起來,問道:「現在,你可以說出引雷丹在什麼地方了吧?」

「在雷音閣。」霍七說道。

「雷音閣?」金二胖震驚地問。

「怎麼了?」葉雄奇怪地問。

「雷音閣可以說是五大國之外,最強的一個門派,閣主雷絕,精通五行金屬性的變異法術,雷系法術,一身五霄神雷,哪怕五大國的國王,也要忌憚三分。 傾盡餘生去愛你 雷音閣最出名的莫過於落雷谷,一年四季,終年有雷天落,那裡的雷滅陣,更是被喻為修羅界十大陣之一,哪怕是金丹修士,進入雷滅陣,也只有灰飛煙滅的份。」金二胖道。

「引雷丹在什麼地方?」葉雄扭頭問霍七。

「就在雷滅陣之中。」霍七回道。

「我草,還真是的。」金二胖作了個崩潰的模樣。

葉雄一巴掌拍在他的腦殼上,罵道:「還沒開始去就這麼頹廢,你平時的膽量都到哪去了。」

「不是我膽子小,而是……算了,反正你去見識過雷滅陣就知道了,到時候你恐怕反應就跟我一樣了。」金二胖說道。

「你太爺爺,為什麼要將引雷丹放到雷音閣?」葉雄有點不明白。

引雷丹這麼逆天的東西,他應該帶回魔族才對,畢竟有很多魔族修士,也需要引雷丹衝擊金丹期。

「引雷丹是逆天靈藥,哪怕被層層關閉起來,也會遭來神雷。一般的地方是藏不住的,除非像落雷陣這樣的地方,才不會被發現。」霍七解釋完,繼續道:「金系法術,對咱們魔功是剋星,無論是你的佛門功法《梵聖功》還是雷系法術,都對魔族打擊很大,太爺爺怕將引雷丹帶回去,被天罰神雷盯上,所以才把它藏在雷音閣。」

葉雄頓時就明白了,說道:「咱們還是抓緊時間吃飯,馬上去雷音閣吧!」

吃完飯之後,三人馬不停蹄,立刻前往雷音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