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直接從南門入口,還沒進林蔭區,一股淒涼的陰森的冷霧就覆蓋下來,每個人都打了個激靈,知道找到了正主。

按照經驗,日本這邊擅長用幻術代替結界,一般的擊殺和搏鬥,外人都看得見,所以日本人習慣講究一擊必殺。

而且在經過籃提橋監獄的合作後,集英社恐怕在國內收集到了大量的結界水晶等消耗品,再加上日本忍術中的密宗佈陣,這個靖國神社恐怕是危機重重,結界深似海。

黃道生冷靜的問道:“大家準備好沒有?”

四人深吸一口氣,齊聲說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上!”

黃道生指向山妙法寺與靖國大道交匯的那個點:“那就出!”

敢在佛法寺廟前祭奠亡魂,只能說明靖國神社太霸氣太囂張。

黃道生手持禪杖,輕鬆破開山妙法寺的護寺結界。並且沒有觸法陣的反彈,帶着衆人輕鬆進入。

山妙法寺與靖國神社只有一街之隔,既然有大無邊的佛法結界,靖國神社的後院林蔭區當然不會有其他相剋的防禦系統。

黃道生打的就是這個主意。

林蔭區全部是高大的樹木,將神社建築遮掩的嚴嚴實實,只露出尖尖的屋頂,遮掩住了大部分的神壇供奉房間。

禪杖的佛法感應很快就到了盡頭,黃道生還差大概2o米遠就到達最近的一棟建築,這裏是靖國神社的本殿與存放靈璽簿的特殊建築羣,絕對不向普通人開放的地方。

黃道生一來就來個狠的。吩咐道:“戰鬥準備!按1號方案!”

加持過後。黃道生率先走出,在邁出佛法結界的一瞬間,釋放出一個最大的水晶結界,將整個本殿後院全部籠罩了進去。

嗚……

無盡的陰風呼嘯。萬千鬼嚎。各地黑色的招魂幡旌旗在迎風搖動。這裏不再是單純的簡單大殿,小小的一棟建築,就想供奉整整25o萬的戰死者。真的是異想天開。

結界中,這棟建築的地面面積被至少擴大了十倍,而且由平房變成了九層樓的高塔,每一層都哭嚎不斷,哀鳴震天。

塔外有不少死神小鬼巡邏,並且明顯可以看出,它們的體型和普通的日本人完全不同,必定是邪物。

而塔下八名武士正吃驚的盯着黃道生一行人,對這羣貿然闖入者充滿了警惕,已有領頭着主動問,嘰裏呱啦講了一大通日語。

龍天靈機一動,用日語回了一句:“我們是集英社的。”

武士頭領並不領情,言辭變得更加犀利,音量加大,另外七人放下手中的器物,齊齊走上前,似乎要拔刀相向。

龍天快說道:“他們不是集英社的人,也不認識我們。”

黃道生冷笑道:“費那話幹嘛,咱們就是一個快襲擊,收掉這些人就是了!守護靖國神社的傢伙,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話語一落,黃道生直接動用起了木魚,他現在是唯一可以使用金剛經中攻擊技能的人,立刻驅動起來,喝道:“莊嚴淨土!”

一股強大的氣場以黃道生爲中心,迅向四面八方擴散。

佛法的真諦就是莊嚴淨土,存在於心,而非某個具體的地方,通過這一品的訓導,木魚敲擊帶着梵音咒言,衝擊着這處邪魔陰邪之地,用大無邊的佛法之力,浩然正氣掃蕩着塔中所有的亡靈。

龍天左手持盾,右手巨型靈魂收割者,已經衝鋒了過去,在武士頭領身邊施展開一套旋風斬。

龍躍則是單點武士頭領,在瞄準射擊之後,不要錢的用穿透箭。

耀光前突後擋,在龍天與喬嵐直接來回奔波。

黃道生更無賴了,趁着衆武士被浩然正氣掃蕩的站立不穩,衝舉着盾牌衝上去,將遠處的拉過來,將近處的踢過去,踹到龍天腳下,接着烈焰火焰不要燃油一般的沖天而起,燒的是噼裏啪啦。

等這些武士一個個反應過來,恢復了自由之身後,龍天接着一次破膽怒吼,繼續原地燃燒3秒鐘,等時間一到,接着黃道生的飛石索捆綁,法官之錘暈眩,跳蚤和手銬輪番上陣,偶爾跑出一個漏網之魚又再次被黃道生磁力召喚到身邊。

只用了2o秒,在黃道生全身火焰熄滅之後,這八個墮落的人類武士,就這樣不明不白的被燒死砍死射死了……

不用休息,繼續前進,曜光負責打掃戰場,黃道生和龍天兩人帶頭衝到塔下。

死神和小鬼,在黃道生的梵音衝擊下,早就跑的遠遠的,佛法從古到今都是大威力的通用法術,幽冥鬼怪豈是有資格對抗的?

25o萬的戰爭亡魂,實際上沒有那麼多,其中21o萬都是二戰時死亡的,不是慘死在我**手裏,就是在蘇聯,朝鮮折戟,或是出征太平洋沉沒。

死在異鄉,並不是什麼好事,人死後,靈魂並不會附體長存,更不可能運回國內,或者是跟隨着骨灰盒來到東京這小小的神社中。

靖國神社裏理論上供奉着14名甲級戰犯,比如說關東軍憲兵司令官東條英機,6軍大將土肥原賢二等等,但是隻有12人是處以絞刑或者是病死在獄中,另有海軍大將永野修身和太平洋戰爭的策劃者東鄉茂德,這兩人是死在美軍醫院中,靈魂沒有來得及被日本收魂師聚魂,可能就墮入六道輪迴中,消失不見。

這些事情,在冥界公然出現之前,誰都不知道。一直到日本也出現對應的死神和屠靈戰士,這些軍國主義者立刻意識到,原來亡魂是真正存在的。

所以上滬籃提橋監獄,日本方面想盡辦法排出集英社這支隊伍,試圖以巧取勝,帶回屬於他們自己的六名戰犯的軍魂,以填充到靖國神社中,當作信仰供奉起來。

這裏25o萬張名牌,實際上這9層鬼塔中,可能最多隻有二三十萬,而起大部分是毫無戰鬥力,等級極低的普通將士的怨靈,根本不值得黃道生他們出手。

“我可是過話,要將靖國神社踏平,將它們幾千個惡靈亡魂一網打盡的!”黃道生自嘲道,“龍天大哥,這次我可要浪一把了,你就在我後面幫忙撿撿漏好了,保護好其他人……”

龍天當然不在意,論進攻實力,他確實是比不過黃道生,他沒有下冥界錘鍊過,也沒有接二連三的好運氣,降妖伏魔禪杖在黃道生手裏,可以玩出五六種花樣出來,讓他自嘆不如。

喬嵐給黃道生套上一個防禦真言術,黃道生瞬間激狂暴狀態,怪叫一聲“阿打打打”,一腳踢開塔門,變成一團巨型的火焰,衝進來一層鬼塔中。

門口只有龍天和喬嵐兩人守着,曜光捧着一堆裝備喜滋滋的跑過來,看見龍躍站在塔外無聊的打着呵欠,疑惑問道:“鋼炮哥,師兄和嵐姐呢?”

龍躍大拇指朝裏面戳了戳:“在裏面刷經驗呢……”

……(! 曜光靠着龍天的胳膊,向塔內望去,只見幾百個平方的大廳內,一團火焰像割麥子一樣橫掃着,一會兒s型路線,一會兒z型路線,恐怕已經殺了個十進十出,路過的地方就是一片光團,其他人只需要站在塔外,就不斷的有小光球飛刀每個人的印記中。

只可惜這些光球太單薄,濃度不夠,連饒癢癢都不夠,曜光懊惱的說道:“這不浪費時間嗎,打了也是白打,一點經驗也不漲……”

龍天微微一笑:“可是漲人頭數啊!印記雖然不漲經驗,但是殺死靈魂的數量可是記的一清二楚。萬一將來政務廳,或者是冥界,在統計殺靈魂數量時,人家1ooo個,你1o萬個,會給你想不到的好處呢!”

曜光終於明白過來,黃道生也確實在打這個主意,機會難得,幾十萬的普通亡魂,真的是打的不要太輕鬆哦,就像跑步一樣,跑到哪裏,燒到哪裏,2o秒火焰效果過去,隨便丟個炸彈又可以炸一批,爲節約彈藥那就拿鐮刀割豬草,一揮也是倒地一片,這種感覺,爽啊……

等一樓清理完畢,老規矩,黃道生先恢復,龍天替換過來,先入二層打頭陣。

可是站在樓梯上的諸人左等右等還是看不到龍天回來的影子,疑惑之下上樓看去,差點昏倒。

原來龍天看了一場大戲,自己玩了起來,學着黃道生的樣子,將二樓的怨靈像割麥子一樣。手起刀落,光團也蓄積了一大把……

……

……

靖國神社,成了黃道生等人刷分的福地。

但是存在了幾十年的鎮魂塔,豈有這麼容易就被攻破?

就在第四層,不少丙級戰犯的惡靈就出現了,數量衆多,走蟻多咬死象的戰術路線。

丙級戰犯大多是在犯罪地國執行殺人等暴行,多數爲普通士兵和下級軍官,戰爭的直接執行者,被拘捕後即被就地槍決。

但是仍然有不少漏網之魚跟隨日軍部隊撤回國內。死於軍事法庭審判。或者是被遊走在戰爭爆地的日本招魂師等職業用特殊方法,將這些被處死的戰犯亡魂帶回國內。

黃道生終於認真起來,第四層大約有上百名丙級戰犯,以及大量的普通亡魂。但是他知道。這些戰犯亡魂在生前都是殺人累累的惡徒兇手。部分惡靈雖然等級實力也纔到四級五級水平,但是戰鬥力不弱,就連龍天一個不小心。也被七八個惡靈逼的不得不後退躲避。

這次仍然是火焰開頭,黃道生將一些普通的怨靈收乾淨後,拿出禪杖,震動着警醒鈴鐺,攜帶浩然正氣,以橫掃千軍之勢,逼退了幾個圍攻龍天的好手。

接下來,就是黃道生和喬嵐的表演時間。

現在兩人配合越來越默契,只要黃道生準備衝鋒,必定會有一個聖盾加持在他身上,保護他的安危。

在衝殺一段時間後,黃道生也會根據具體情況,選擇回撤,或者是使用技能強攻,偶爾招呼兩聲耀光的爆炸符籙,幾乎都是毫無損的堅持到最後。

鐺!

一名頭戴鋼盔,隱約看出白襯衫的持刀軍官,高舉戰刀擋住黃道生的錘擊。

“我草他嗎的,田中軍吉!”黃道生認清這個惡靈後,怒吼起來。

這是一名下級軍官,僅僅擔任中隊長而已,但是他生前犯下的罪行,可謂是滔天大罪,極度的殘忍和反人類,他正是斬3oo人,與另外幾個軍官進行慘不忍睹的殺人比賽,無辜殘殺手無寸鐵的寧城居民,被軍事法庭押解到寧城,在寧城雨花臺槍決的乙級戰犯!

“讓我來!”龍天喝道,手持劍盾,接替了黃道生。

這種製造了寧城大屠殺,讓所有人怒不可言,不用多說,所有人已經死死盯住了這個傢伙,將怒火泄在它的身上。

黃道生還有其他事情要做,就是清理附近的殘餘靈魂,但是心中早已怒火沖天:“草!這個惡人不是在寧城雨花臺被槍決了嗎?爲什麼他的亡魂會被帶回到日本供奉起來?好啊!看來寧城雨花臺,說不定和上滬籃提橋一樣,都被日本人給攻佔了!這回,看你黃大爺如何將你們一網打盡!”

田中軍吉雖然是下級軍官,但是因爲他罪孽太重,殺人數量太多,被審判歸類到了乙級戰犯中。

龍天看着惡靈手中的助廣軍刀,心中泛起說不出的厭惡感,他升到6級後,多出一個主動技能——致死打擊,雖然代價很大,但是用在這個戰犯惡靈身上,他毫不猶豫。

鐺!

龍天的靈魂收割者再次被助廣軍刀打偏,田中軍吉只有5級水平,但是力拼龍天,也不是難事。

一支箭從龍天身邊射過,正中田中軍吉腿部,刺穿了惡靈的本體,穿透出去,帶出一串閃光的光團,但是穿孔的洞口又迅被周圍的魂體補充至完全,並沒有對它的行動造成多大麻煩。

啪!耀光的寒冰符也及時趕到,一層藍冰在田中軍吉外甲上若隱若現,龍天抓住此機會,先使用一次盾擊,舉起左手的大盾,狠狠的撞向惡靈。

助廣軍刀橫掃過來,借力卸力,將盾牌引導向一旁,田中軍吉雙手持刀,面容猙獰,將軍刀揮舞的水泄不透,幾乎沒有破綻。

殺了3oo個無辜的寧城居民,這把軍刀吸收了大量的怨氣,再加上在這座魔塔中受人供奉,現在已經成爲一把魔器,帶着魔性靈氣,似乎產生了自我意識,與田中軍吉惡靈合二爲一,動作變得更加靈活,輕盈,相當難纏!

龍天冷哼一聲,狂怒和亂舞兩個技能同時祭出,和惡靈迅拼了七八刀,刀刀金鳴,力量十足。

“破!”一聲怒吼,致命打擊終於找到機會,龍天狠狠的砍在惡靈的肩膀上,這一刀,將田中軍吉惡靈的左臂砍斷,讓他持刀的動作不由得滯緩下來,力量也消失了一小半。

吼!惡靈同樣狂暴了,原本透明的軀體,現在變得通紅,斷臂在靈魂收割者的切割下,再也不可能如同箭射自動補全,斷了就是斷了,斷了一臂就相當於斷絕了惡靈反擊的念頭,怎麼能讓它不生氣和狂怒?

單手持有的助廣軍刀,以不亞於龍天揮舞的度,與龍天硬拼起來,三四招之後,龍天的亂舞時間結束,而田中軍吉惡靈還處於高揮擊中。

巨力讓龍天的盾牌都感覺吃力,這個惡靈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否則他生前也不會成爲斬殺之王!

“磁力召喚!”

揮舞着的田中軍吉惡靈身體迅後退,在落地一瞬間,一把法官之錘狠狠的砸在它頭上,接下來一把淡綠色巨型鐮刀從它的頸部劃過,一招就砍斷了它的脖子。

黃道生收回靈魂收割者,罵罵咧咧道:“一個5級的小垃圾,還這麼囂張!真以爲你大日本皇軍會罩你一輩子嗎?膚淺!”

四層的乙級戰犯就只有田中軍吉惡靈一個人,在五人的輪番上陣下,最後被黃道生一刀解決了,整層的惡靈怨靈全部變成了光團,飛向衆人印記中。

耀光喜滋滋的打掃着戰場,黃道生和龍天兩人坐地休息,突然耀光大呼小叫的喊道:“助廣軍刀!”

嗯?

黃道生一下子就來了精神,有這麼個玩意兒,這次的日本之行就好解釋多了,拿回去往咱京城政務廳一擺,不可多得的戰利品,極具歷史意義的神器,如果還有另外一些甲級戰犯的標誌物,那就更完美了。

……(! 龍躍先跑了過去,接過這把軍刀,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大哥!這把刀,太噁心了!”

作爲一把5級的武器,高攻擊,高屬性,這個當然不必說了,但是它多出來的特殊屬性以及備註,就噁心的不得了!

【惡魔飲血助廣軍刀】

【需要等級5級】

【攻擊力:61.】

【力量+20】

【特殊屬性:每殺死一名敵人,力量增加0.01%,攻擊力增加0.01%】

【特殊屬性:不可摧毀】

【備註:這雖然僅僅只是一把初代助廣,但是田中軍吉將它惡魔化之後,它就擁有了自己的意識,只有惡魔才能掌控它】

看到這一串數據,黃道生迅速心算出來,狠狠罵道:“他嗎的!這王八羔子,應該至少殺了324個人!”

龍天鐵青着臉將軍刀收起來,沉聲說道:“這把武器,誰都不能用!拿回去展覽展覽,如果機會合適,咱們一定要讓這把刀重見天日,讓那些死不認錯的日本政客好好看看,狠狠的打他們一耳光!”

所有人都義憤填膺,現在氣勢大盛,休息好後,五人繼續殺向第五層,在這裏,丙級和乙級戰犯的數量更多了,而且樓層面積越來越小,越打越困難,但是五人越打越亢奮。

在第五層,陸軍中將酒井隆,製造濟城慘案。攻陷港島,教唆蒙疆,最終在寧城雨花臺被槍決和下葬的乙級戰犯,龍天親手割下了它的頭顱。

第六層,陸軍中將田中久一,佔領羊城和港島,乙級戰犯,在上滬被審判槍決,正是集英社從上滬籃提橋監獄中帶回來的戰犯亡魂,龍躍一箭射爆了它的腦袋。報了在籃提橋監獄裏因爲無法動手憋屈的仇恨。

第七層。陸軍中將谷壽夫,寧城大屠殺主犯之一,乙級戰犯,臭名昭著的侵華將領。從東京鴉巢監獄裏引渡到寧城。帶領日軍第六師團攻入寧城。屠殺總數至少有34萬以上的平民。放縱部下污辱寧城婦女,並且提出“作戰時的掠奪,強盜。牆奸是保持士氣的重要手段”這種大逆不道魔鬼般的言論。

這樣的人渣,人神公憤的惡魔,竟然堂而皇之的被供奉在靖國神社這座魔塔中,守在第七層的關口,被黃道生親手拿着靈魂收割者,一刀一刀切割着四肢,一點一點將其折磨到魂飛魄散。

清理完第七層,每個人心中都壓抑的很。

黃道生身上有幾處傷口,不是他躲避不了谷壽夫的攻擊,而是略帶莽撞的以傷換傷,強行突破谷壽夫惡靈的防禦,靠近它身邊後,爆發一輪砍斷了惡靈的雙手。

喬嵐小心的給黃道生清理傷口,只能聽見他在大口的喘着粗氣,擡頭望去,看見黃道生雙眼通紅,心知他已經到達了極其憤怒的狀態,連忙勸慰道:“老公,千萬不要被仇恨矇蔽了雙眼,還有八層和九層,恐怕上面就是那些甲級戰犯了,你可一定要保持冷靜啊!”

龍天也走了過來,沉聲勸慰道:“時間不多了,咱們好好打完這一輪,帶着這些罪人的證物出去,讓他們全部魂飛魄散,無法進入六道輪迴,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就好了!”

黃道生深吸數口氣,好半天才平靜下來,恨恨的說道:“我他嗎的怎麼就憋不住心裏的這團怒火呢!大家不要管我,小嵐,木魚你拿着,待會兒要是我發生了什麼異變,你一定要用金剛經救我……”

站起身,看着四個生死與共的戰友,黃道生望着通往第八層的樓梯,冷冷的說道:“繼續前進!讓我們殺他個片甲不留!”

“片甲不留!”

……

……

靖國神社第七層守關的是谷壽夫的惡靈,乙級戰犯,按照習慣記法,應該和國內6級惡靈的實力差不多,但是作爲侵華陸軍最惡名昭彰的戰犯頭子,他生前在寧城犯下的惡行,讓他的靈魂實力幾乎達到了6級惡靈巔峯,只差一步之遙就到了亡靈的級別。

而在第八層,除了幾名日本供奉的甲級戰犯亡靈外,還有幾個特別人物,讓黃道生一行人不僅愣住了。

這一層,只有五個靈魂,但是各個看起來都不是善茬,站成122的陣型,面向五人,蓄勢待發。

不用人吩咐,龍躍已經提前使用了鷹眼術,看到了這五個靈魂的真正信息。

其中最前面兩名看起來甚爲柔弱,左手邊的靈魂瘦弱,身上並未着太多防具,右手邊的靈魂彎着腰,看起來確實孔武有力的模樣。他們兩人生前是外相東鄉茂德,總參謀長梅津美治郎!

這兩人在日本無條件投降時,分別代表了日本政府以及軍隊,從政治到軍事上全部投降,被判定爲甲級戰犯,兩人均在1950年左右病死於獄中。

第二排左手靈魂身材矮小,但腰板挺直,身穿近乎透明狀的將軍服飾,桀驁不羈的站在那裏,氣勢不輸給任何身材高大的靈魂。右手邊一人服飾類似風格,但是身材比左手靈魂高大不少,氣度更是不凡。

矮小之人竟然是傳奇般的海軍大將山本五十六,另一人則是沒等審判就病死在鴉巢監獄中的海軍大將永野修身!

站在最後的一人,孤傲冷酷,渾身上下充滿了陰冷的味道,這人生前爲陸軍大將,在中國從事了30年情報收集的特務頭子土肥原賢二!

看到這五個靈魂,外相和總參謀長6級惡靈,兩個6級惡靈海軍大將,一個7級亡靈特務頭子,黃道生不由得打了一個寒戰,迅速進入戰鬥狀態,同時小聲吩咐耀光道:“你看着辦,都不好打,隨便對哪個使用洞察吧……”

這支五人隊伍,平均等級與黃道生五人小隊一樣,但是看起來它們5個靈魂各個都是不可一世的風雲人物,尤其是山本五十六,這尼瑪在太平洋上被美軍擊落座機而墜毀,也不知道日本人從哪裏將他給招了回來,能從茫茫大海中找到針尖大小的一個靈魂,黃道生頭都疼了,真是服了這些執着的日本人!

耀光對土肥原賢二,山本五十六,東鄉茂德三人用了洞察,看到這些詳細屬性,衆人倒吸一口涼氣。

果不其然,7級的情報頭子擅長刺殺,潛行,僞裝,就是一個高級亡靈忍者,攻擊技能一大堆,傷害能力超強,黃道生主動接下了這個最厲害的守關boss,現階段,恐怕只有他能對付了。

海軍大將山本五十六是個矮胖子,力量型的戰士,耀光對他有莫名其妙的好感,準備親自與他會一會,思前想後,黃道生和龍天都同意了,讓耀光一個人放風箏,否則就需要龍天硬抗。

外相是智力型遠程,會一大堆聲波類型的全屏攻擊,是龍躍的主要攻擊對象,也是全隊第一個集火的靈魂。

另外還有一個海軍大將永野修身,屬性不明,技能不明,龍天負責抗下來。

總參謀長,只有介紹,屬性技能不明,黃道生勉爲其難控制住,他還要另外硬抗情報頭子,一人分擔兩個靈魂,壓力最大,只能寄希望與自己高出總參謀長一級,能有等級上的壓制優勢,讓自己受到的傷害小一點。

攻擊戰術簡單明瞭,在各自控制好自己對手的前提下,首先擊殺外相,其次是總參謀長,接下來是兩個海軍大將中的任意一個,最後是總情報頭子。

全體準備就緒,喬嵐手持木魚,念出金剛經咒,敲擊的同時輕喝一聲:“持經功德!”

……

提供無彈窗全字在線閱讀,更新速度更快章質量更好,如果您覺得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高速首發最強靈魂收割者最新章節,本章節是第389章 山本五十六與土肥原賢二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 在喬嵐喊出金剛經的咒後,木魚發出的震盪音波傳入五人耳中,充滿佛力的力量灌注全身,每個人屬性至少漲了三成,威力更甚!

黃道生手持禪杖,敲擊着警醒鈴鐺,形成一道無形似水紋的音波,自己跟隨着,急速衝向靈魂羣中。

只用了3秒鐘,三個人就各自對上了自己的對手,耀光不要錢的扔出二十多張符籙,將山本五十六打的頭冒青煙,像個皮球一樣滾動過來,還不忘在路過龍天時,甩了他一巴掌。

龍天正在應對另一個海軍大將,措不及防被山本五十六偷襲了一下,大喊道:“這些惡靈智商很高!”

黃道生苦不堪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被土肥原賢二這個7級的情報頭子死死纏住,被它急速的攻擊打的幾乎無還手之力,只能動用了重新煉製過後的地獄鎧甲,用充斥在體內的浩然正氣,硬生生的吃了幾刀,就是爲了將總參謀長給拉住。

可是梅津美治郎一出手,黃道生差點暈眩過去,這貨雖然是最後一任總參謀長,但是他擔任了多年的關東軍司令,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力量型戰士!

果然是人面獸心,表裏不一的傢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