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萬籌集到很快就匯過去了。

一個小時后,沐管家手機上收到了一條消息,是一個廢棄工地的地址。

因為還在峰會期間,魔都交通堵,沐老爺子跟沐管家還有幾個人匆匆趕過去的時候,以後是兩個小時以後,中午十二點了。

那裡只有沐楠一人,沒看到寧薇,而沐楠的樣子很不好,他靠在牆上,手裡捏著一個優盤,看不清臉色。

穿著黑色衣服襯衫,只看到血跡順著手指流下來。

看到他的那一秒,沐老爺子一路強撐著的身體終於眼前一黑,直接倒下。

沐楠也強撐著。

他抹了把嘴角的血,把優盤給沐管家,「交給警局,還有……我媽……找我姐夫……」

他勉強把一句話說完,就栽倒在地上。

沐家陷入兵荒馬亂!

「醫院!」沐管家穩住,「把老爺跟孫少爺送進醫院!」

**

醫院。

沐管家在急救室面前徘徊,急救室裡面,是沐楠跟沐老爺子。

身側,沐宗西從家中匆匆趕過來,一臉急迫,臉上看不出任何異樣:「沐管家,爸他們是怎麼了?怎麼出去一趟就進醫院了,沒事吧?」

沐管家看著電話,澀聲道,「小楠少爺被綁架了,寧夫人還不知所蹤……」

「沒有報警嗎?」沐宗西眸光閃爍。

沐管家沒有注意到沐宗西的神色,只順著牆壁滑落在地上,「不、不能報警,我們五千萬轉過去了……」

沐家也有人脈,在魔都也不弱,但都沒有找到關於綁匪的消息。

他已經聯繫了認識的人,但連監控都沒查到。

這種情況下,這個綁匪……有後台。

沐管家真的不敢報警,怕綁匪一怒撕票。

沐管家現在腦子一片亂,只想起了沐楠的話,連忙掏出手機找沐楠表姐。

他正要撥打電話,手機就響了。

是秦苒身邊那個跟班程木的好嗎,他直接接起。

「沐管家,」手機那頭,正是程木,「你們在哪兒,傭人說你不在家?」

沐管剛想說話,與此同時,急救室的門打開。

一個護士從裡面出來,她扯了口罩,嚴肅的開口:「抱歉,病人細胞失活,找不出原因,我們會安排救護車到京城,京城一院可能有辦法,你們早點下決定。」

護士的聲音不小,手機那頭的程木聽到了。

他靠在車門邊,看著沐家的別墅,整個人容色一肅:「沐管家,誰細胞失活?」

S大附屬醫院擺明是不敢收沐楠。

家有萌妻:老公太霸道 沐管家整個人差點兒暈倒,S大附屬醫院是魔都最好的醫院,連S大附屬醫院都不敢收……

沐管家身上的血液都冰冷了,「我們在S大附屬醫院,小、小楠少爺他……」

手機那邊,程木臉色一變,腦子轟隆隆直響,而後猛地站起來,他先是看了眼坐在車內的秦苒,秦苒正閉眼靠在車內門上。

程木不由壓低聲音,嚴肅的道:「沐管家,你把電話給醫生。」

或許程木氣勢太強,沐管家下意識的把手機給了護士。

護士剛接到手裡,就聽到一道男聲:「報告單發給我。」

護士愣了愣,把病例單發給了他。

與此同時。

魔都峰會最後一天,程雋正同一行人交流,手機響了一聲。

他低頭一看,一直風輕雲淡的臉忽然變色。

「抱歉,我有些事。」他同幾個人說了一句,直接離開。

出了門,他直接驅車去醫院,並戴著藍牙耳機,給程土撥了一個電話,語氣平靜到可怕,「在哪?」 朋族之中,雖然有中心、省、市、村四個行政單位的區分,但並不是說,繁華度也是按照這個等級排列的。

帶着駝龍喵喵,通過田青市外部兩米多高,一米多厚的水泥牆中的硬木大門,首先進入空幻眼簾的,就是每個市都有的‘集市區’。

它是一個市的關鍵,甚至於,‘市’這個名字都是從‘集市’中來的,由此可見其重要性。

現如今,朋族的人口大多集中在村。

boss太腹黑 因爲省城離外圍的市村距離稍遠,以至於,人們更多時候,喜歡在市的集市貿易。

除非遇到某些重要的特定貨物需要採購、或者工作所需的時候,人們纔會前往省城,其它時候市一級的集市就足以滿足人們的需求了。

特別是在【行商】這種職業出現之後,省城的商品也開始被他們帶到市甚至村販賣,這讓讓某些靠近‘省——市’水泥幹道的村民們,只需要等待在村口,就能從這些路過的商人處買到需要的東西,甚至連市都不用去。

所謂有需求就有動力,因爲民衆的這種需求,來來往往的行商,就漸漸成了朋族各水泥幹道上的一大特色。

他們帶着陀獸,拖着木車,車上或者陀獸背上裝上滿滿的各色貨物,行走在幹道甚至‘村——村’土路,在爲自己創造商業機會,賺取數量不少的銅幣的同時,也促進了商品流通,爲那些不喜歡外出的村民們,帶去了他們需要的東西,以及外界的消息。

因此,行商受到了各地民衆的歡迎。

而且,某些時候行商還接受,給市、省的固定商鋪運輸貨物的任務,因此在那些固定商鋪的眼中,行商也算不得敵人。

穿過集市,行走在田青市的水泥大道上,空幻嗅着道路兩旁各家廚房傳出的香氣,看着道路上走過的朋人和遁甲人,略帶嚴肅的臉上,掛上了淡淡的笑容。

田青市屬於二環內的普通市,既不是什麼交通要點,也不是朋靈戰爭時的戰略要地,所以顯得很是寧靜祥和。

而由於各地的水泥供應和模塊化建築工廠,雖然在加班加點地生產,水泥模塊卻依然供不應求。

所以到現在爲之,除了朋城和各地幹道外,主要進行模塊化改造的還只是省城,市則暫時只改造了市內道路和市外圍牆,房屋的改造顯然還得等上一段時間。

因此,此刻空幻所看到的,就是比朋城小上不少的水泥道路,以及朋城兩三年前就已經看不到了的磚瓦房屋。

從這些房屋上面,不少的木質部分或者新磚區域可以看出,在應對頻繁的地震上,即便沒有水泥模塊的供應,他們也在向其它方向發展。

“所以說,人民的智慧是無窮的啊。”

對此,空幻在略有些無奈的同時,更多的還是欣慰。

“請問,市裏哪兒有客店之類的地方嗎?”

雖說田青市並不大,只有幾十處民房,但各處民房秉持着朋族‘統一規劃建設’的種族習性,所以看起來都差不多。

甚至於遁甲人明明不需要那麼大的房子,也在分配的時候得到了朋人使用的房屋。

這倒讓遁甲人們,既高興又無奈,不過,只需要一個房子多住點人就沒什麼了。

而看不出哪兒是客店的空幻,在逐步昏暗下來的夜色照耀下,只能選擇詢問路人。

萬幸的是,這爲路人沒有回答自己是打醬油的(醬油還木有出現了=。=)。

“到集市路口,有個門比較大的房子,那家一般會同意路過的行商入住,當然,要花點銅幣。”

“謝謝。”

說完,空幻就帶着喵喵返回集市。

此刻顯然不會有什麼交易發生(黑幕除外),很快找到那件房子的空幻,意外地發現,房屋主人居然是一名遁甲族人,而且,這間房子顯然只是普通民房,當然,對遁甲族人而言就大了些。

“是沒有休息的地方嗎?過路的行商,進來坐坐吧。”

黃昏時刻,一個人茫然地帶着一頭駝滿貨物的駝龍走在大街上,在這個職業並不豐富的時代,誰都能認出空幻此刻的身份,或者說刻意扮演的身份。

“哦,謝謝。”不怎麼適應這種生活的空幻,還是顯得很是拘謹。

顯然對於身處高位太久的他而言,平時的習性已經漸漸與普通人的生活有些脫節了。

事實上,長時間混跡技術局的他,也漸漸適應了那種一天到晚考慮技術問題的生活,平時這些小事情都是由自己的女僕隊負責,到現在,他重回普通人的生活,感覺做起來還真是辛苦啊。

跟着前方的遁甲族人進入大院,將駝龍身上的東西卸下放好,然後爲自己的駝龍喵喵堆上一堆長青草,累了一天的駝龍,頓時滿意地將頭埋入了這種美味的食物(對食草動物而言的)。

“小夥子,是第一次出來做行商的吧。”(肯定語氣。)

“你,你怎麼知道?”空幻立馬警惕起來,雖說在大門處已經決定了不能用惡意去揣測人,但之前被村民坑了的空幻,顯然對這句話很是敏感。

“啊,呵呵,這不是很明顯麼,行商行走各地,不可能不考慮住宿的問題,因此,一般而言,市裏哪些地方有住所,他們都會記得清清楚楚。”

伸手推開房門,淡淡的火光照耀之下,小屋顯得很是昏暗,向光源看去,空幻意外地發現,那是一根點燃的蠟燭。

【蠟燭】的出現有一定偶然性。

只是因爲某些時候熬夜,又沒有幽神體提供光源(太奢侈了=。=),空幻就先自己試驗了一下製作這種照明工具,不過,因爲空幻那時候忙碌,以至於蠟燭試驗東一下西一下,沒個穩定時間,到頭來還是沒有成功。

之後,他順手就將這個試驗,作爲任務分發給了兩名到技術局實習的分類學校學生,對於這種小東西,空幻顯然不可能動用研究模式。

而令空幻沒想到的是,在兩名學生一心一意的製作之下,配合着空幻之前提供的經驗,蠟燭不過兩天就被做出來了。

於是,這讓兩名學生非常興奮,同時也讓空幻驗證了一個真理,‘做事要專心’。

不過受限於油脂的產量,蠟燭的價格顯然就很貴,普通人還是不會去購買的。

何況,朋人體內的能量,可以提供短時間的光亮,在看不到能量消耗和銅幣消耗哪一方面高的情況之下,蠟燭的銷售目標主要就是遁甲人了。

至於此刻的蠟燭,或許也只是因爲要接待客人,又不可能讓座位客人的空幻自己發光,所以才被這名遁甲人取了出來吧。

想了想,空幻跟着端着蠟燭的遁甲人沿着過道向大廳走去,而遁甲人的話語依舊再繼續。

“……之前你從集市經過的時候,我就已經看到你了。市裏的行商雖然不多,但兩三天也有一個,也算的上熟面孔,他們來市裏,第一件事一般就是把貨物在集市找個攤子擺上……”

“可那時候天都快黑了吧,擺上又沒人會買。”雖然打斷對方講話是很不禮貌的行爲,但空幻還是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哈哈。”笑着擺了擺手,遁甲人毫不介意地說道:“當時擺上是沒人買,但第二天起來之後,不就省去擺攤的時間了嗎?而且就算早上去遲了,商品在那兒也可以讓先來的人挑選不是。”

“原來如此。”(可是不擔心被偷走麼?)本來想這名問上一句,但想到那極低的小偷案件統計,空幻還是微笑着沒有問出來。

“而且,那時候正好是吃飯的時候,你既沒有擺攤,也沒有直接住店,而是拖着陀獸進到市裏去閒逛。一般而言,行商不都是先把貨物和陀獸放好,再一個人輕輕鬆鬆地吃了晚飯,最後想逛街那不是輕鬆很多嗎?”

“誒,是這樣麼?”不知不覺之中,空幻覺得,自己這次以行商的身份出來,還真是作對了。

無論是被砍價,還是賣東西,或者聊天,都能獲得很多以前得不到的經驗了,這可是空幻現在所需要的。

當然,必要的警惕心還是不可少的,空幻可不想自己再被耍一次。

火光似乎一下子亮了不少,但實際上,只是因爲從走廊進入大廳的時候,火光的範圍變大了些而已。

擡頭望去,大廳內有一張不高不低的桌子,看起來遁甲人坐高點的椅子,朋人坐低點的椅子,雙方就差不多都合適了。

這也算是遁甲人正式加入朋族之後,各地木工廠的改進式傢俱了,其它特別爲遁甲人提供的傢俱,這裏就不一而足。

將蠟燭小心地放到桌上,遁甲人將桌上的竹罩子掀開,一股撲鼻的香味頓時吸引了空幻的嗅覺。

“這是?”

“整個市就我家就收行商住客,所以看到你過來,加上天這麼黑了,到了吃飯時間你還在閒逛,這時候肯定沒吃東西吧。這些都是才做好沒多久的,我們一起吃吧。”

“這個……”空幻有些微感動,當然,也有些警惕。

人類的記憶讓他很擔心,這種東西會不會有毒什麼的,然後這裏是個黑店什麼的,這情況不可不防啊。

何況,對於毒素的研究,祭司學校附屬的藥草研究小組也不是沒有。

到現在爲止,朋族已經有不下四種致命毒素、十幾種迷幻毒素、還有十幾種非致命,卻也足以讓人很不舒服的毒素,它們在朋靈戰爭後期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不過,看着這名遁甲人毫不在乎地先提起筷子吃了起來,空幻不由地對自己的惡意揣測感到臉紅。

(也不是人人都是壞蛋啊,何況如今的朋族社會風氣也不是那麼壞的說。)笑着搖了搖頭,空幻也提起了筷子。

“謝謝了。”看着熟練地使用着筷子的遁甲人,空幻口中感謝的同時,也感到一絲好笑。

遁甲人手上雖然也有五根柔韌靈活的指頭,但從腕關節處還伸出了三根鋒利的爪子,那是挖土用的,而且不像曾經觸手嘎嘎獸擁有的拳刺可以收縮,這些爪子是直接立在那兒,對筷子的使用顯然造成不小的麻煩。

而如今遁甲族人們已經不再像當初那樣諱疾忌醫,不去挖洞。

卻也沒有了當初的瘋狂,‘打洞’現在已經成了遁甲人的特殊職業技能,也算是生活技能之一了。

例如打井、挖礦、挖掘下水道、挖掘地基等等。

近1/3的遁甲人已經住到了朋人聚居區,除了外形,他們在其它方面都和朋人毫無二致,其中大部分是朋靈戰爭中的老兵和他們的家人。

而剩下的遁甲人則選擇住在了山脈之中,他們在山脈中按照學習了《幾何》、《基礎物理》以及《建築學》的學生規劃,建設自己的全新的山洞城市。

他們將出口和朋族道路聯通,接受朋族管理,形成了如今朋族的又一風景。

“說起來,我叫環空,是從朋城來的新手行商,能知道你叫什麼嗎?”

嚥下一口米飯,空幻向眼前的遁甲人詢問到。雖然吃飯時說話似乎不太好,但整個族羣也沒誰真正介意過這一點,更不要說從來就沒這些禮儀要求的遁甲人了。

聽到空幻的話,遁甲人重重地嚼了嚼,還是無奈地將啃的乾乾淨淨的骨頭,扔到一個貌似作爲垃圾袋的藤框中,他們可沒有朋人將骨頭當硬糖吃的牙口。

“叫我銅幣吧,自從發現這些可愛的東西之後,我就決定改名叫遁甲銅幣了,反正以前的名字也是我自己取的。”

“……”

遁甲人雖然受朋人影響,很多都有名字,但一般而言,他們都會用遁甲作爲姓氏。

雖然想不清楚其中原因,但空幻也沒無聊到去幹涉這些東西的程度,只是將其當做遁甲族人的種族愛好。

不過,見到眼前的遁甲人對銅幣的狂熱,空幻不知不覺地有些擔憂起來,自己的銅幣不會被花光吧,雖然他只要隨便找個高級神殿,就不用擔心這個,但還是有那麼一點點擔心。

“額,能夠問一下,這裏一晚多少錢麼?銅幣先生。”

“不多不多。”滿不在乎地擺擺手,這位遁甲銅幣先生顯然不知道,自己的動作反而讓空幻更加擔憂起來。

看了看周圍,他放下手中的陶碗,舉起雙手開始掰手指:“駝龍的長青草,一頓3個銅幣,晚上和早上兩頓,加起來6個銅幣;這一頓飯6個銅幣,明天早上還有一頓,加起來12個銅幣;晚上住宿只需要20個銅幣;其它雜物5個銅幣。”

“這些全部加起來,一晚上也才43個銅幣而已。”

在對方計算的同時,空幻也在心中對比了一下,發現還是自己杞人憂天了,雖然這位銅幣先生有點財迷,但也算是取之有道。

單單眼前這一頓飯,在朋城就是10個銅幣以上,當然,那是單人的,而現在空幻和銅幣先生算是共餐。

“不多,在這裏可能要待一段時間,這裏是今晚的,以後每天付賬,可以吧。”從錢袋中數出43個銅幣放在桌上,銅幣先生在見到這些嘎山精製的銅幣之時,眼前頓時閃出精光,空幻甚至懷疑如果此刻沒有蠟燭的話,那道精光都能讓人感覺天亮了。

“呵呵,沒問題。你先吃,我數一數,這東西可好啊,有了它,既不用擔心沒地方住,又不用擔心餓肚子……說起來,如果不是不喜歡外出,我都要去做一做行商了。”

“哦,是嗎。”

看着正滿臉喜悅地,用爪子扒拉着桌上那些反射着蠟燭光芒的銅幣,空幻注意到銅幣先生,在看到一塊銅幣背面的‘朋人遁甲’四字時,神情似乎頓了頓,臉上露出感慨的表情。

(實際上,無法做行商還有個原因吧。) 絕對一番 看到對方的表情,空幻瞄了眼銅幣先生右腿的方向。

實際上,在見到對方的時候,空幻就習慣性地用精神力(當然是壓制到靈魂級初期的精神力)觀察了一下對方。

銅幣先生的右腿應該有舊傷,雖然走路時極力掩飾,卻依舊顯得有些不穩。

重生之金融霸主 不過,對方不說,空幻也不會去問。

一頓飯就這樣在銅幣的碰撞聲,以及骨頭的嚼碎聲中結束。

洗碗當然是銅幣先生的職責,這應該屬於那5個銅幣的雜物事項,在不捨地將銅幣收入錢袋之後,銅幣先將空幻送到了客房。

嫡女謀嫁:大魔王,要嬌寵! 對於朋人,特別是空幻這種翼人而言,客房稍稍有些狹窄,只有7×7的大小,展開翅膀的時候都不能放心地扇動。

不過,又有哪個翼人,會無聊到在屋裏扇翅膀呢?

“要留下蠟燭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