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他媽煩不煩,我不認你,不要再給老子打電話!

“我是韓瑩瑩,是把你從拘留室撈出來的人,我好害怕,你快來,這裏有個和你一樣的.…” 結果話沒說完,一陣雜亂聲從手機傳來,緊接着便是嘟嘟的掛斷聲。

韓瑩瑩?對於這個名字,毅瀟臣猛然想起來,原來是哪個女人。

此時他已無睏意,面對莫名的求救,和我一樣?這些話讓他皺着眉頭快速思索起來。

雖說二人不是很熟悉,可是毅瀟臣的內心到有救她的意願,如果說原因是什麼,或許就是他心底的執念,是他不願成消除人性,化身爲魔的執念。

出了旅館,毅瀟臣急匆匆的打車往韓瑩瑩的家趕去。

在一幢別墅前,毅瀟臣立住腳步,這時,一道聲音從心底傳出。

“主人,有同道人的味道!”

這是炎妖的聲音。

“切,那又如何,毅瀟臣,進去吧,讓我吞噬他,這樣才能滿足我空虛的靈體。”

這是噬魂妖的聲音。

對於妖靈的提示,毅瀟臣的心瞬間沉了下來,同道人?他該是什麼樣?

在門前平靜下心態,他推門而入,只是眼前的景象讓毅瀟臣驚呆了。

放眼看去,客廳內到處都是盤根錯節的藤蔓,而韓瑩瑩此刻正被藤蔓捆綁的如麻花一樣吊在客廳中央。

當她看到毅瀟臣後,當即大哭起來,那恐懼之色全然顯露。

“咣噹”一聲。

門在身後重重關上,毅瀟臣看着四周的藤蔓,深呼一口氣道:“出來吧,你想見我,直接找我就是,何必殃及無辜!”

“嘿嘿嘿…哈哈哈哈…..”

伴隨着渾厚的笑聲,毅瀟臣看到身前側方的藤蔓彷彿有生命般自動散開,一名身着西裝、光彩照人的中年男子背手走了出來。

“這麼年輕的鑄命師,我還是第一次見。”

當他走到毅瀟臣身前五步的距離時,神色驟變,瞬間,數條粗壯的藤蔓化作藤爪向毅瀟臣襲來。

斗圖大陸 面對沒有預兆的攻擊,毅瀟臣根本來不及躲閃。

但是在這頃刻間,數道火環出現,將藤爪逼退,隨後一道青色雲霧匯聚於毅瀟臣的身前,霎時雲霧變爲風刃衝向中年男子,只是粗壯的藤蔓交錯形成一道藤牆,擋下風刃。

雙方的交鋒在眨眼間便有了結果。

看到這,中年男子嘴角漏出一絲笑意,當他回身坐下,客廳內的藤蔓也緩緩散去,不留一絲痕跡。

“沒想到你竟然是雙生靈體!厲害,不過你的靈體有些奇怪,貌似還沒有鑄造甦醒吧!”

毅瀟臣從攻擊中回過神來,沒有回答他話,只是自顧說着。

“把她放下來,她是無辜的!”

結果中年男子像看傻子似的看着毅瀟臣,好一會兒,他才發出近乎癡顛的狂笑。

“哈哈哈,無辜,身爲生死道的一員,一名掌控生死的神,你竟然會說無辜!”

說着,中年男子猛然起身,身後的藤蔓瞬間匯聚變成一隻數米高的靈木,隨着靈木枯敗,一尊墨色虛影從靈木裏誕生。

“木妖靈,你不覺得他是我們的鑄命師中的敗類麼?明明自己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卻義正言辭的對我說無辜二字!”

隨即,中年男子話鋒一轉,直指毅瀟臣。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得到別人的妖靈,但是我從你身上聞到了很濃厚的血腥味,你的貪婪太過強大,所以,永遠不要說什麼無辜,在我們眼裏,沒有生命是無辜的,我說他該死,那他就是該死,明白麼!”

話落,男子眼神瞬變,身旁的木妖感受到主人的魄力後,飄渺的軀體頓時膨脹,數道鋒利的藤爪衝向韓瑩瑩,這態勢就是奔着要命的。

見此,毅瀟臣勃然大怒。

“畜生,不要把你的觀點強加到我的身上,老子說她是無辜的,那她就是無辜!”

須臾間,炎妖化身出現,數道烈焰衝向中年男子,而毅瀟臣在噬魂妖的圍繞下,雙腿發力,跳向韓瑩瑩,在藤爪刺到她的瞬間,擋下藤爪,數道青色風刃切斷錯雜的藤蔓,救出韓瑩瑩。

當然,噬魂妖這回被當了盾牌,所有的藤爪全都攻擊到它。

雖然這個貪婪的玩意兒還未真正誕生,但是由於命格所致,它的本身就異於其它妖靈。

面對木妖的藤爪,噬魂妖虛無的靈體消散爲霧,散發着嘶吼衝向將木妖,將它籠罩起來,大有吞噬之意。

可是木妖已誕生幾十載,焉能被這個還鑄化的妖靈傷到。

“吼…”

木妖一聲怒吼,身軀頓時脹化數倍,一環環的墨色妖力化作數個木靈,直接將噬魂妖圍聚在半空,甚至有反吞噬之意。

這邊,中年男子怒從心生,原本以爲是個青瓜小子,收了他的妖靈來延續自己的生命,可是這小子竟然逆法則而行,故作善者,單就這一條,毅瀟臣非死不可。

儘管炎妖在世百年,可是毅瀟臣終歸不是的魂主,所有當中年男子魂力散發之時,它的火環瞬間被震散,而它虛無的本尊也被男子魄勢逼退。

隨着幾聲‘轟轟’的巨響。

毅瀟臣抱着韓瑩瑩撞開屋門,奪路而去。

身後,中年男子已與木妖相合,化作樹神,面對倉皇逃竄的毅瀟臣,中年男子怒吼:“小子,鑄命者,天之棄兒,你的善心終究會害了你,我林嘯是不會放過你的!”

林嘯本想繼續追趕,可是隨着一聲驚雷晴空炸裂,他魂神一驚,擡頭看去,整個天色已暗淡下來,濃厚的雲層正快速奔來,他知道,這是鑄命師的妖靈過於強勢,引來神怒,看着狼狽逃竄的毅瀟臣,他嘴角漏出一絲冷笑,隨後散去自身妖靈,撐起雨傘往另一個方向離去。

這邊,雙靈消散隱於體內讓毅瀟臣頓時感到無窮的壓力,因爲雙靈剛纔的戰鬥消耗了他大量的心神。

陰胎十月:鬼夫,纏上身 看着身後破敗不堪的別墅,再看看越來越黑的天空,毅瀟臣心中生出一股恐懼,因爲上次天罰降臨時就是這種景象。

就在這時,一道閃電晴空劈下,眼看就要劈到毅瀟臣時,韓瑩瑩從失神中收回神思,看着懷抱自己的小青年,她大聲哭了起來,也正是這哭聲改變阻礙了天怒的降臨。 不遠處,一些路人看到,那駭人的閃電就這麼落在地上,將地面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伴隨着韓瑩瑩的哭聲,天空降起大雨,無數閃電化作轟雷接連響起,只是沒有一道閃電再劈下,再劈向毅瀟臣。

看到這裏,毅瀟臣緊繃着的心才慢慢緩了下來,身體也不自己的癱軟在地,仰面望着灰暗不堪的天際,他有些困惑,爲什麼這次閃電沒有劈向自己?

韓瑩瑩看着來救自己的毅瀟臣沒來由的倒地,他憔悴蒼白的臉讓人發自內心的害怕。

“毅瀟臣,毅瀟臣,你別嚇我,你醒醒,救命啊,來人啊,快救救他…”

望着眼前急促呼喊的韓瑩瑩,毅瀟臣的心越來越沉,不過有一點很特別的地方,那就是隨着大雨的肆意灑落,他壓抑狂躁數天的心總算平靜下來。

小區內的保安早已被遠處別墅的爆炸吸引過來,當他們看到一男一女在大雨中時,這些保安小跑着過來,幫忙擡起地上的毅瀟臣,向醫院衝去。

不知過了多久,一股濃厚福爾馬林味兒傳入鼻中。

“咳咳”

毅瀟臣乾裂的嗓子發出輕微的咳嗽聲,模糊中,他看到一名嬌小的身姿很是焦急的探過身子,低聲呼喊,隨着視線的清晰,眼前的景象纔算明瞭。

而韓瑩瑩正坐在牀邊,一臉期盼的望着他。

“醫生,醫生,他醒了!”

問詢趕來的醫生給毅瀟臣做了一遍完整的檢查後,韓瑩瑩才放下心來。

毅瀟臣在韓瑩瑩的幫助下立起身子,背靠着牀頭,這時,他才注意到屋裏還有兩個中年男子。

“你醒了!方便的話,我需要問你幾個問題?”

粗重渾厚的聲音從韓瑩瑩身後那個健壯的男子口中發出,他約有一米八的身材,看起來有些消瘦,一張國字臉上,左眉角有道很嚇人的傷疤。

“汪隊長,再等等吧,他纔剛醒!”

看着毅瀟臣憔悴的模樣,韓瑩瑩插話道,不管怎麼說,從心底而言,她已經欠病牀上的男子太多了。

只是毅瀟臣擡手製止了韓瑩瑩,他緩了緩氣,說:“你是誰?”

“我叫汪戰,市刑警隊隊長。”

“奧!”

面對這麼冷淡的反應,汪戰微皺眉頭,他思索片刻,對身後的搭檔使了個眼色,心領神會的搭檔揚子點點頭,起身走到韓瑩瑩身前。

揚子,趙楊,汪戰的好兄弟,原武警支隊的。

揚子對韓瑩瑩道。

“韓小姐,我有幾個問題需要問您,請跟我來!”

等到他們倆出去後,汪戰拉過一把椅子坐下,從兜裏掏出煙,遞給毅瀟臣,結果毅瀟臣搖了搖頭。

“毅瀟臣,說吧,把我不知道的都說出來,這樣對你好,也對我好!”

我能看見戰斗力 面對汪戰,毅瀟臣搖了搖痠痛發脹的腦袋,應聲道:“說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

聽到這話,汪戰眼神一冷,快速起身,一個箭步上來,粗壯有力的大手一把卡主毅瀟臣的脖子,如果他稍微用一些力,毅瀟臣的小命估計就得交代了。

隨着汪戰越發用力,毅瀟臣的面色微紅起來,由於呼吸不暢,他大張着嘴巴。

“你…你…要幹什麼…麼?”

此時此刻,汪戰虎目怒睜,看着模樣,似乎要把毅瀟臣撕碎一般。

“小子,你給老子聽好,你蒙得了別人,你蒙不了老子,老子從屍海里爬出來的人,沒有什麼玩意兒能嚇到我,你們那套神鬼之事,留着哄小孩子吧,那件行屍案,你知道多少,全他媽給老子說出來,不然!”

伴隨話鋒越加陰冷,毅瀟臣從汪戰的嚴重看到了無盡的憤怒。

可是毅瀟臣是真的不知道什麼行屍案,不知道的東西,他怎麼回答。

眼看汪戰的情緒越來越激動,毅瀟臣有種窒息的感覺,甚至他看到數只白色的生靈穿過牆壁,在自己周圍來回飄蕩,那態勢就像禿鷹盯着即將死去的獵物一般。

情深入骨:隱婚總裁愛不起 “你這個瘋子!”

在呼吸壓制到極致時,毅瀟臣憋足力氣,雙手發力,掙開汪戰的大手,結果,毅瀟臣還未順當的喘口氣,一把黑洞洞的槍管頂在他的額前。

“動啊,你再給老子動一個試試!”

感受着槍管的冰冷,毅瀟臣這次是真的不敢再反抗了。

兩人就這麼對峙着,好一會兒,汪戰平靜下自己的情緒後,才把槍收了起來,重新拉過椅子坐下。

“老子再問一遍,關於行屍案,紅衣案,你到底知道多少?”

毅瀟臣死死盯着汪戰,說真的,他不知道這個強悍的警察到底要做什麼,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如果現在反抗這個瘋子,可能真的會死,但是關於飛屍案,紅衣案,他是真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兩人一問一答使病房裏的氣氛越發壓抑,就在僵化到結冰之時,門開了。

揚子帶着韓瑩瑩進來,他走到汪戰身前,附耳幾句,汪戰點點頭,轉身離開,末了還說道:“小子,等你身體覺得可以,打這個電話找我,有些事,你跑不了,不然,就算追到地獄,我也要追到你。”

出了病房門,揚子快走兩步,與汪戰並肩開口:“哥,韓瑩瑩與他認識不過一星期,時間太短,沒什麼有用的消息,不過我能感覺出來,她可能知道一些事,特別是關於這些日的幾件案子!”

汪戰停下腳步,皺着眉頭思索一番,對揚子說:“揚子,這事不一般,危險很大,甚至飛屍案與這相比都是小兒科,我有感覺,這小子一定知道關那些東西的事,揚子,聽哥一回,你快結婚了,這案子,不吉利,別插手!”

一聽這話,揚子怒了。

“汪哥,我跟你說過,這時候,如果我不貼心幫你,還有誰幫你,飛屍案,紅衣案,這些案子死的人還少?上面都他媽裝傻,愣是壓下來不查,這對得起我們那幾些個死去的弟兄麼?”

說着,揚子的眼圈紅了起來。

以月騎士之名 “我不管,反正我要給那幾個兄弟一個交代!”

話落,揚子大步離去,看着他的模樣,汪戰也很糾結。 一年前,市裏接連出現兩件極其詭異的案子,因爲這些事,一隊的三個兄弟因公殉職,可是到最後,上面卻以虛構的理由將案子壓下去,這結果讓汪戰無法接受,但是上面已經責令結案,爲了不必要的麻煩,局長陳國才特地安排他出去旅遊。

想不到那些事還沒平靜多久,就又出現莫名的事件,這讓汪戰稍稍平復的心再次躁動起來,面對這些連上面都噁心的案件,加上那些弟兄們的死,不管用什麼手段,汪戰也要弄清一切,這樣也算給曾經搭檔的弟兄們一個公道。

病房裏,韓瑩瑩坐在牀前,看着面色煞白的毅瀟臣,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毅瀟臣盯着身前數只白色生靈,它們就像雲團一樣潔白,可就是這潔白無瑕的玩意兒卻是代表死亡的玩意兒。

這時,那黑色生靈也莫名的出現,結果白色生靈一見黑色生靈出現,立刻消散無影。

看到這裏,毅瀟臣低吼一聲。

“滾。”

黑色生靈倒是沒怎麼害怕,只是這一聲把旁邊的韓瑩瑩嚇了一跳,她一個激靈,心想是不是因爲自己的多事才造成現在住院的模樣。

於是韓瑩瑩很內疚的低聲開口:“對不起,我…”

聽到這話,毅瀟臣才知道她誤會了。

“不,我不是說你!我是說…”

話到一半戛然而止。

毅瀟臣也是突然意識到這話沒法說,總不能說我是在罵那些吸食生命的妖靈麼?

只是韓瑩瑩對此話的反應讓毅瀟臣有些意外。

“其實,我早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你能看到那些常人看不到的東西。”

聽着韓瑩瑩的話,毅瀟臣沉默不語。

“雖說我有些害怕,可是我按捺不住心底的躁動,我就是想知道你們的祕密,所以,在你離開後,我找了很多資料,甚至以前封庫的舊報紙我也翻出來,而且,我真的找到和你類似的人與事,只是這些事都伴隨着死人,有的甚至死了上百人,並且事情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說到這,韓瑩瑩緩了口氣,明亮的牟子散發着出淡淡的憂傷。

“它們都被定性爲無頭案,被壓下去了。”

說到這,韓瑩瑩不知爲何竟然有些憤怒,連帶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可是我們都不是傻子,那麼多人說死就死了,怎麼就會是虛構的,你說,你相信麼?”

猛地被人問到,毅瀟臣愣了一愣,他沒想到,這個呱燥的女人竟然還有如此的心性。

“不相信。”

回答以後,毅瀟臣想起那個屬於同道之人的木妖鑄命師,便問道:“那個男人,怎麼會出現在你家。”

面對問話,韓瑩瑩理了理思緒說。

“那天,我從市檔案館資料庫裏找到一份十年前的案子報道,當時有七個孩子,三男四女被人挖去心臟和腦子吊在西山的老槐樹下,當時這事全市轟動,甚至有小道消息說,這是鬼神索命,要祭天。那時我還在上學,聽說辦案的警察追查沒幾天,就出事了,他們全都是離奇死亡,以至於上面下來特別專案組,嚴厲封鎖消息,一個星期後,這案子就結了,最後發出的消息是一個變態殺人狂乾的,犯人已經被抓到,可是很多人覺得這個說法太遷就,而且當我親眼看到你殺人的時候…”

說到這裏,韓瑩瑩的聲音逐漸變小,她擡頭看了看毅瀟臣,結果毅瀟臣的神色沒有任何變化。

“怎麼不說了,繼續講,告訴我結果什麼?”毅瀟臣接聲問道。

韓瑩瑩盡力平緩情緒,這才繼續道:“後來我查了當時的老檔案,有一份很模糊的資料上說,這是一個續命儀式,因此我專門找到當時的舊報紙,仔細一看,還真發現,那七個孩子被發現時的現場照片有古怪。”

聽着這些,毅瀟臣一陣迷糊,便有些煩躁的開口。

“我想知道那人是怎麼找到你的?不是問你十年前的案子。”

“你別急,我還沒說完。”

韓瑩瑩示意毅瀟臣別打岔。

“你知道麼,通過我的全面查找,加上後來的存檔照片,我發現在照片上,特別細小的側邊角落上,竟然出現人型的樹木影像,所以我當時就想到了你,因爲你也很神祕,我覺得想你可能會知道一些,結果當晚,我剛出檔案館就被那個男人給抓了,再後來的事,你就全知道了。”

聽完這些,毅瀟臣細細回想起來,那個木妖鑄命師當時也對自己說過,要搶奪妖靈來續命什麼,看了,這傢伙搞不好和十年前的案子有關係。

看着毅瀟臣沉思的模樣,韓瑩瑩開口道。

“你怎麼了?”

“沒事!”

隨便搪塞了一句,可是看韓瑩瑩那模樣,傻子都知道這個女人不信自己的鬼話。

汪戰回到警局後,直接來到陳國的辦公室,推開門,屋裏正在開會,幾個大隊的隊長都在,陳國看到汪戰,衝他試了眼色。

汪戰點點頭,來到隔壁等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