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想,怎麼會穿着衣服呢?是吧?”耳邊響起低語。

空幻忍不住點頭,隨即反應過來,頓時鬱悶地捂住額頭……該死,又被耍了。

於是,他決定岔開話題。

“你怎麼想起穿泳衣呢?何況還是這種體型,就不怕被雅度她們發現?即便不擔心,可被土木林和遁甲牙發現的話,那也不好吧?”

“不怕。”滿不在乎地擺手,純白中點綴着幽藍熒光的手臂在空幻面前揮過,掀起一陣香風:“咱可是能量體,變化術這種東西對於咱們而言是很普遍的,所以昨晚我和雅度她們商量之後,決定今天一天就用這種成年人的體型去湖邊游泳。”

“怎麼樣,很有創意吧,哼哼。”

“原來如此。”空幻做恍然大悟狀。隨後上前,將少女推出了洗手間:“我還要洗臉刷牙,你們先去湖邊玩吧。”

“知道了,嘻嘻。”

……

來到湖邊時,大部分閒着的人都已經換上了泳裝,裝備2E級大腦,錄入了標準程序後能力很強的機械女僕(真正的女僕,不是朋族長老那些祕書)已經將湖邊收拾妥當,遮陽傘、躺椅、乃至於烤肉架都已經擺放完成。

甚至於爲了滿足居民的需求,照明系統也將光照指數提高了幾個等級,雖然對朋人能量體而言沒什麼,但卻很有氣氛。

至於躲在遮陽傘下,將整個身體大半埋入沙粒中的遁甲牙,大家表達完同情之後就無視吧。

不過……

“誰是誰呢?”

站在草坪上,空幻有些茫然地看着遠處沙灘邊的人羣,愛依、愛麗絲、靈韻和楚玲都能分辨,可剩下雅度、音雅和重寵,顯然都不是空幻能夠分別的,變化太大。

放眼望去,竟然全是朋族網絡中標準美女外貌,最多稍稍帶着些細節差異。

這種情況讓空幻無法淡定。

“喲,空幻,快給俺過來!”好吧,這個胸部偏大、尾巴卷卷、觸手看起來就像頭髮一般的囂張美女,看來就是重寵。

那麼剩下那個正在不是調整外貌,胸部也時大時小而相當詭異的御姐,應該就是雅度了吧。

不過……

“誒,音雅呢?”

突然,身後伸出一雙手捂住了空幻的眼睛:“猜猜我是誰!”

“音雅,是嗎?”

“孔歡哥哥好厲害!”

“……”

看來就算體型變大,甚至外貌差別不多,但小孩子終歸是小孩子啊。看着得意地拋棄空幻,繼續繞愛依打轉的御姐外貌蘿莉心的音雅,空幻滿頭黑線。

這時,楚玲湊了上來:“很養眼吧?”

“嗯。”空幻點頭,內心的想法既然隱瞞不住,還不如真誠地表達出來,這也算朋族網絡多年下朋人養成的習慣了。

當然,那是指對同類。

“那麼怎麼感謝我?”

“你想要什麼呢?”

“嗯……變成浮牀吧,空幻,咱要躺在上面在湖裏釣魚!”楚玲雙眼放光地提議到。

“……”

“能正常點嗎?” 旅行的第一個月末,時空庭院和商團船隊在連續飛過三個河系之後,終於抵達了第一個高等文明的河系。

巧合、亦或者必然的是,這個河系屬於與朋族關係不錯的星空精靈。

星空精靈據說是一個相當古老的種族,但發展一直很慢。

這並非說他們的能力不強,而是由於漫長壽命導致性格中的散漫所致。這麼看來,星空精靈倒是與朋族很合得來——都是懶人。不過論科技實力,朋族是完全沒法比;當然,反過來論個體實力,星空精靈也完全沒法比。

而現如今的星空精靈,似乎因爲觀念和階層的問題,被劃分成了三個若即若離的部分:

艾爾多雷議會,又稱貴族議會;

它代表的是星空精靈中掌控技術和星球領土的貴族們的利益。它們組成了這個國家的中央政權,基本掌控着星空精靈絕大部分的星球領地管轄權,並間接影響了艾爾多雷第二王庭的決策。

論及本質,它與朋族當初的長老議會類似,但實際管理權更多,卻沒有女皇(族長)的選擇權。

艾爾多雷第二王庭,顧名思義代表着星空精靈王族的利益;

據說是在第一王庭滅亡一千多年後,被貴族議會推出來做爲傀儡而存在的王庭,在擔任了兩百多年傀儡之後,第二任的女皇陛下在一些年輕貴族子弟和新興商會成員的支持之下,成功奪回了王位選擇權,並組建王庭武裝。

隨後,爲了維持王族威嚴,卻避免觸及太多貴族利益,王族完全拋棄星球領地,以大量星體級別的太空城作爲了王族的直轄領地。

而正是這些遊蕩在星空中的王族直轄領地,使得本名艾爾多雷的精靈們,在宇宙文明中獲得了‘星空精靈’這樣的稱號。

西瓜……啊不,希格拉商盟(萌?),當然就是商業團體聯合而成的利益代表;

在進入宇宙世界後,星空精靈對外的商業貿易最初是被貴族議會所掌控,但在王庭的暗中支持之下,大量自由民開始涉足宇宙貿易,並逐步取代了固步自封的貴族成爲新興勢力。隨後,他們藉助王庭與年輕貴族抗擊貴族議會的機會,一舉成長爲星空精靈第三大勢力。

至空幻他們的船隊抵達星空精靈下屬這一河系之時,星空精靈第二王庭、貴族議會和西瓜商盟三權對立、相容的平衡狀態,也已經維持了數千年,並很可能繼續維持下去。

“不過爲什麼不去西瓜商盟的太空城,卻選擇去王庭的太空城呢?”最近開始活躍起來的楚玲好奇地詢問空幻。在她看來,這種事情空幻一定知道:“我們現在只是留學生和商團的組合,怎麼說也應該去商盟,從而加強我們的商業優勢吧?”

面對楚玲的問題,空幻也完全沒有保密的意思。

他看了看四周,對於天空中正在玩着彈幕遊戲的蘿莉們果斷予以無視之後,回憶了一下來時從靈雪出了解的東西,出言解釋到:“先說商盟,他們作爲一個存在很久的商業團體,內部利益交織之下,其複雜程度完全超乎想象。我們朋族的商團作爲新興團體,這時候要竟可能避免與他們的接觸,不要隨意插手纔是。”

“哦。”

“至於貴族議會,你都沒問,顯然也知道這種守舊的團地,對我們革新速度超快的朋族而言意義不大,不去挑釁就好。”

“咕……”

“最後,爲什麼要來第二王庭的太空城呢?”

空幻停頓了一下,視線的餘光正好看見某隻,將以靈力虛擬出來的骨刺當成彈幕,與靈韻對戰,而對方用的卻是用靈力虛擬出來的蘿蔔。然後,某位可悲的前蟲族女皇,更是因爲一時疏忽,竟然被兔子的蘿蔔給砸中。

再然後……

“……”

眼角抽搐,空幻果斷轉開視線。

“至於選擇來第二王庭,首先是因爲第二王庭現任女皇和靈雪通了不少次話,相互間有些交情,雙方也都認同對方的性格和理念,這樣方便我們的交流補給。”

“誒!靈雪不會是想做女皇了吧!”楚玲驚訝地張大了嘴。

“當不當都沒啥。”空幻倒是無所謂:“反正靈雪和我們都是永生,不存在王位繼承問題。而且論權力,現在的核心族長和最高長老會,恐怕比星空精靈們的艾爾多雷第二王庭要高多了,搞不好是艾爾多雷女皇,正在向靈雪學習也說不定。”

“也是。”想想三權相對的星空精靈,楚玲點了點頭。

不過在這些權力的東西上,自從當初爲了救空幻而轉入亡魂界,從而脫離嘎嘎小隊指揮官的地位後,楚玲對於權力這東西就不怎麼看重。何況現在的她,身爲核心長老和冥獄蝶主意識,也註定了不需要考慮這些。

所以,她也就不怎麼深究。

“那麼,第二個原因呢?”

“其實就兩個原因,至於第二個原因……”

空幻轉頭看向天空,由於剛剛脫離躍遷通道時,目標太空城就處在時空庭院的頭頂,所以身處時空庭院中向上看去,雖然是飛船向太空城靠近,卻彷彿太空城在向時空庭院砸下來一般,壓迫感十足。

當然,要真是砸下來,空幻他們這裏幾個非人任何一位,都能輕鬆將其反向砸飛。

“……其實,是因爲順路,所以王庭有人想要搭個便車而已。”

“誒!”

“誰?”

※※※

當時空庭院向太空城靠攏之時,太空城中也有人正觀察着正靠近的飛船船隊。

不同於其它與朋族關係不深的種族,對未獲得(就沒申請過)星聯適航許可的時空庭院,會採取直接禁止停泊乃至於靠攏的策略,與朋族接觸已經超過普米加西亞,僅次於樹族的星空精靈,早已經確認朋族的生活環境與星空精靈相差不多。

或者說朋族、特別是其能量體的適應性太高,完全可以與星空精靈環境相容。而且在與朋族數年的交流之中,行走於雙月星各種環境下的星空精靈,也並未出現危害性病症。

於是,星空精靈與朋族簽訂了雙方的完全交流協議。

根據這項協議,兩族的人員交流將不需要高警備性的檢疫,只需要簡單的入港體檢,就能行走與對方的生活區。類似的協議在宇宙中存在不少,多是關係良好,且身體素質相差不多、環境需求相差不多的兩個文明間存在。

這也代表着星空精靈後發先至,完全搶佔了普米加西亞在朋族的影響力。

現在,作爲星空精靈的女皇陛下,同時也與靈雪勉強算是建立閨蜜關係的第二十一代艾爾多雷女皇,準備將這種關係進一步加深。

身着簡單卻優雅服飾的她,低頭看了看身旁的小女孩,輕輕揉了揉對方斜長的耳朵,看着她舒服地眯起眼抖動耳朵之後,再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腦袋,柔聲說道:“這次去人工星上學的途中,既沒有護衛,也沒有老師,甚至連女僕都沒有,擔心嗎?”

“不,陛下既然這麼做,一定有您的理由。”小女孩乖巧的說道。

但在無人能夠察覺的內心,她卻早不知道歡呼成啥樣了:沒有討厭的護衛,老孃就可以放心大膽亂跑;沒有了古板的老師,老孃再也不用受討厭的禮儀課程;沒有了煩人的女僕們,老孃更是可以肆無忌憚地玩耍了,啊哈哈哈!解放啦! 醉殘年 艾爾多雷永在!

“……”

女皇陛下面不改色地走到了女孩身旁,就彷彿要帶着她望向舷窗外的時空庭院,實際上卻是遮住了遠處侍衛看見養氣功夫太差,而在臉上暴露出內心想法的小公主。

作爲平均年齡近千歲的星空精靈,女皇陛下在位就已經有三百多年,而小女孩實際年齡也有六十多歲。可在星空精靈中,這也只能算是蘿莉一隻。不過,由於教育的問題,有時候小女孩會變得像叛逆期的少女。

這種情況,女皇陛下以前似乎也有過,所以很瞭解。

當然,她自己是絕不會承認。

“不過陛下,爲什麼要讓我乘坐這艘飛船呢?看起來是不錯,可不是小了點?”老孃一個人就可以抵達人工星,爲什麼還要讓一幫不認識的平民管着啊!

“可不要小瞧了哦。”女皇嘴角浮現出得意的笑容:“這次機會也是我好不容易纔爭取過來的,雖然朋族的科技實力不高,可個體方面的能力卻超乎想象,你可以想象的出‘一個人就能夠對一整顆星球造成直接威脅’的情況嗎?”

“不能。”果斷搖頭:“但用一顆胖丁(殲星武器)不也能幹掉一顆星球嗎?只不過被限制使用了而已。”

“但能夠自我行動的人,又怎麼是胖丁這種死板的人造物能夠比擬的呢?”女皇對公主的想法予以糾正:“而就在你眼前這座看起來不大的庭院飛船中,就有這樣的人哦。而且我已經和她們的女皇商議過,你將會加入這個小小的班級,從而學習修煉的能力。”

“誒,這麼說老……咳,我也可以像那麼厲害!”那樣看誰還能管得住老孃,哈哈!

“……”女皇隱晦地搖了搖頭,很可惜,星空精靈的資質雖然不錯,但似乎也達不到那個程度。

看着再次將內心想法從臉上表現出來的小公主,女皇不得不懷疑,自己以前的教育方針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不過還好,據靈雪透露,這次這個朋族班級中的成員都不是普通人。甚至有幾個,論地位不下於靈雪,如此尊貴的身份,應該能讓這個嬌慣的小公主在與同齡人的交流之中,養成正確的性格吧。

不得不說,女皇陛下,你恐怕要失望了。 商團的船隻獲得星聯適航許可的一個前提,就是接駁口的標準化,但時空庭院作爲內部試驗艦,並沒有注意這些問題。而星空精靈顯然也不會有幽神作爲接駁口管理員,從而即時地用念力調整接駁口大小形狀。

但在此之前,星空精靈已經獲得了朋族方面的接駁數據。

所以,當時空庭院停泊在眼前這座,比朋族建造的商業中心還要龐大近十倍的宏偉太空城時,順利地完成了停泊與接入。

然後,在愛依和愛麗絲小姐的帶領下,一行人毫無警惕心地走下飛船。

當艙門打開,看着門外一羣身着類似維金族的生物(植物類)鎧甲的精靈,保護着的優雅女皇和她身旁看起來文文靜靜的小公主時,從空幻處知曉本次目的的楚玲,以及一開始就知道的愛依和愛麗絲,都下意識地將視線投向了這位小公主。

看什麼看,老孃又不是觀賞品!

雖然這樣想着,但至少在高壓下學習了幾十年的禮儀,現在又是面對外賓,所以小公主的動作還是相當規範,甚至超過了很多在空幻看來很注重禮儀的星空精靈。

於是,這一班的朋族成員對小公主留下的第一映像,就是……

沒有映像,很標準的公主模板而已。

所以下一刻,衆人齊齊地將視線轉開,投向了愛依和女皇。

對於這種交流,顯然不怎麼擅長的愛依僵了一下,這才勉強掛起一個應該是笑的表情,在愛麗絲無奈的指導下完成了雙方的第一次交流。隨後,衆人便在女皇指派的官員帶領之下,開始參觀這座據說是僅次於王族太空城,屬於現在這位公主封地的太空城。

而其名字,也是以公主的名字命名:蓋拉德莉雅。

補充一下,公主的全名是蓋拉德莉雅·星空·艾爾多雷。

“蓋拉德莉雅城是我族最新的太空城,擁有註冊人口六十七萬,其中星空精靈四十五萬,其它種族二十二萬,他們每一個人都宣誓效忠於偉大的蓋拉德莉雅殿下。”

說到這兒,空幻注意到一旁那位小公主得意地翹了翹嘴角,但很快又恢復下來。

然後,她小大人般地露出謙遜、溫潤卻又不失威嚴的笑容,向衆人點了點頭。

“……”空幻疑惑,錯覺嗎?

不過一旁的音雅卻是發出了驚呼:“好厲害,一個太空城的人口,竟然比咱們整個朋族人口還多誒!”怎麼覺得你就會說‘好厲害’呢?

“哼,才六十七萬而已,想當年,俺可是指揮着幾千萬乃至於上億的士兵。”重寵滿不在乎地清理着指甲,不過作爲朋族能量體,那裏面有的只有能量而不可能有灰塵吧?

“記錄。”這是誰不用解釋。

不過發現朋人這裏的動作後,也許是同齡人,也許自認爲自己有幾十歲的年齡,應該比眼前這些小傢伙更加成熟的公主,一臉淡然中帶着些長輩的態度靠了過來。

隨後,她輕聲詢問:“請問,你們在談什麼?”老孃已經看到你們那不屑的表情了,別說什麼種族不同,所以表情意義也不同的廢話!除了尾巴、觸手、耳朵和顏色,你們和我們基本上相同啊魂淡。

語言不通,空幻他們可以通過心靈交流了解對方的意思,可公主殿下顯然聽不懂朋人的語言。

“抱歉,莉雅公主,只是一些種族內部的事情而已。”作爲唯一的朋人男性,在這種小孩子交談時,空幻就不得不站了出來,並用星空精靈的語言回答:“事實上,我們對於蓋拉德莉雅殿下的封地感覺很震撼,畢竟我們朋族中的朋人,其總人口也才這麼點而已。”

“您過謙了,人數並不能代表一切。”公主微笑着解釋着,不過人數卻能夠代表擴張力和存在感,所以,羨慕吧!嫉妒吧!垂涎卻無法獲得吧!這就是本公主與你們這些普通文明的差距!呀哈哈哈哈!

“……”

“好不爽。”靈韻有些不滿地盯着這位公主殿下。

“是啊,空幻,俺能揍他嗎?”早已在精神力通訊之下被空幻提醒‘暫時不能暴露心靈能力’的重寵,動作漸漸從修指甲變成了揉拳頭。

“冷靜一點哦,衝動可不是好事。”楚玲在一旁微笑着用朋語說道:“反正小公主不也是要和我們一起前往人工星嗎?途中有的是時間處理。而且,就算到了人工星,不也一樣有機會麼?至於現在,這可是人家的老巢哦。”

本來聽到楚玲提議冷靜,還有些不滿的幾人,頓時露出奸笑的表情,齊齊看向小公主。

“你,你們在想什麼?”莉雅公主本能地感到不安,僞裝的禮儀也微微有些鬆動。

但在一旁應該是公主的女僕,卻板着一張臉的女性咳嗽一聲之後,她迅速恢復正常,心中對於即將到來的同行產了些許擔憂。

不過,也許是公主的驕傲,這種擔憂很快又化爲鬥志。

哼!不過是些中級文明成員,就算本公主一個人,你們又能拿本公主怎麼樣!

但可憐的蓋拉德莉雅殿下,顯然沒能從自己的母親那裏獲知,朋人強大實力之一就是心靈讀取。而也正是這種能力,才讓朋人能夠迅速學會星空精靈語言,並與她自如交流。此時,當然也是這種能力,使得她所想的一切,都被幾個無良靈神獲知。

當空幻等人開始注意這位公主之後,她的內心就沒有了祕密。

當然,這樣的行爲對早已習慣朋族網絡的朋人而言是很普通,但對於星空精靈這樣個體獨立的種族而言,卻是極大的忌諱。所以好歹還有點常識的空幻,才提前下了命令,讓所有人注意不能暴露這項能力。

至於女皇陛下爲何不將之告訴自己的小公主,是因爲,本就想讓她用真實的面孔去面對這些同齡人,亦或者有其它的目的……具體如何,女皇已經離開,空幻等人也無法得知。

不過,一旁的女僕看來知道些東西,俯身向公主提醒。

“殿下,今天時日已晚,各位客人也纔剛剛停泊,想來累了需要休息,是否……”

“哦,知道了。”小公主再次回覆正常,以無可挑剔的動作叫住了領隊的官員:“時日已晚,請先安排尊貴的客人休息住宿,想來母親陛下對此也有所交代了。”

隨後,她轉頭看向愛依和愛麗絲:“不知愛依老師是否同意?”

本就不怎麼喜歡外出遊玩的愛依和愛麗絲順勢點頭,在這一點上,她們也不需要詢問空幻的意見。

然後,當空幻等人被安排妥當,察覺到某些情況的小公主,已經急匆匆地聯絡上了自己的母親,詢問這個本來不被她重視的朋族的具體情況。結果等第二天出現在空幻等人的面前時,小公主已經只能勉強維持基本的禮儀,情緒波動更是被壓制到極點。

默哀中…… “陛下,母親陛下大人,爲什麼要讓我跟着那羣能夠看到人的思想的怪物的說?”

華麗的宮殿之中,小公主可憐兮兮地瞪着自己的母親、星空精靈女皇陛下,述說着離別的不捨……纔怪!老孃是不想和那羣怪物一路啊!

但可惜的是,女皇陛下已經下定決心。

“莉雅乖,朋族是一個很友善的種族,他們從出生開始就與周圍的同類接入了沒有謊言、沒有戒備、共享絕大部分信息的朋族網絡,他們從小開始就養成了信任與關心周圍的人。與他們相處,當你習慣之後,就會覺得那比在宮廷裏可要輕鬆好多哦。”

“可是,人家沒法習慣嘛!”老孃的想法不能被別人知道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