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聯絡了法國國防部情報局和cia對這件事進行聯合調查。”本艾倫說,“現在法國全境開始嚴查爆炸物和可疑分子。”

“嗯,那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幽靈問。

“很簡單,我們返回伊拉克,幹掉哈姆扎。” 婚內燃情:慕少寵妻甜蜜蜜 本艾倫說,“這次我們要主動出擊,讓他付出代價。” 這還是本艾倫他們第一次主動回到戰場,哈姆扎的行爲讓本艾倫惱火,連續兩次的恐怖襲擊之下算是徹底激怒了他,還沒哪個組織能如此明目張膽的向他們發起挑釁,就連“斷手”這樣的組織也只能隱藏身份找他們的麻煩,當初的“血骷髏”也是遮遮掩掩的對他們發動襲擊,最終還是被他們完全殲滅,連他們的隊長獨眼海盜馬克西蒙也落得個被打死的下場。 更新好快。

所以本艾倫要報復,要給哈扎姆點顏色看看,於是他帶着隊伍回到了伊拉克,這次組隊除了老隊員之外還有橫炮和他剩下的三名隊員也被編入了山狼的作戰隊伍,颶風回基地繼工作,自此前往伊卡璐的隊伍由本艾倫、山狼、重拳、幽靈、獅鷲、軍醫、毒藥、埃克斯、風刃、螺紋、刀刃、橫紋、橫炮等十三人組成reads;。

這次的行動代號“復仇”。

對於本艾倫他們的入隊申請,美軍駐伊拉克軍方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興趣,但在本艾倫表明要深入敵後幹掉哈扎姆的想法之後軍方纔很積極的做出了響應。

“他們還是一羣勢利眼。”靠在牀上說,營房裏一大羣人或坐或臥的聚在附近的牀鋪上,他們的營房內部更加的隨意,美軍沒事是不會來光顧的,所以他們在這裏想怎麼樣都可以,只要不把營房拆了就沒人管。

“他們也不怕我們再被俘給他們找麻煩”毒藥說。

“呸”烏鴉嘴,幽靈很不滿他的這種假設。

“上次的麻煩是他們美軍自己有人被俘,如果光是我們他們是不可能如此大力救援的。”山狼說,“如果不是隊長堅持估計那些美軍也沒機會出來,我們是藉助了美軍的強悍實力,美軍是藉助了隊長不放棄的堅持,雙方各取所需而已。”

“也就是說這次不管發生什麼他們都不會管了。”重拳說。

“除了能勝利的幹掉哈姆扎之外其他的他們都不負責,失敗了和他們沒關係,勝利了我們還得幫他們宣傳。”山狼說。

沒多久本艾倫就回來了。

“這次行動完全由我們自己掌控,武器裝備、後勤補給、交通運輸由他們提供,我們沒有薪酬,只有獵殺恐怖分子的獎金,他們給了一部分目標的資料,其中包括哈姆扎、哈扎耶夫、恐怖分子的幾個將領,這些人的懸賞金額加起來超過三千五百萬,但我們能拿到多少就不知道了,不過大家放心,我會按照平時戰時費用給各位支付薪資,陣亡者按照公司標準給予補償,不會讓大家白忙的。”

“估計我們能幹掉其中的一兩個目標就不錯了,剩下的恐怕沒什麼機會,恐怖分子不會傻到一個個等着我們去殺,只是後期的撤離和躲避工作怎麼解決”山狼問。

“我們進入戰區之後會有cia和伊拉克政fu軍的特工配合我們行動,這一切由他們全權負責。”本艾倫說reads;。

“那我們這次要到什麼地方活動”幽靈問。

本艾倫說:“老地方,加西亞城。”

“好吧,鳥地方還得再去一次。”山狼苦笑,剛從那裏出來不到兩個月就又要回去。

他們正聊着有人來拜訪,等進了營房大家仔細看之後才認出來,是哈桑,這傢伙是和他們一起撤回來的,這段時間一直呆在美軍基地。

“各位好,我奉命配合你們的行動。”哈桑開門見山的說道。

“哦,那太好了,老相識自然合作方便得多,只是就你自己嗎”本艾倫問。

“哦,不,還有另外幾名隱藏在加西亞的特工,伊拉克方面還有十幾個人,算上我一共十五個人,基本上能應付所有需求。”哈上說。

“嗯,人差不多夠用了。”本艾倫點了點頭。

“根據你們提供的那份哈姆扎的視頻內容分析,他現在很可能已經不再加西亞了,所以我們可能要進山,到恐怖分子的大後方活動。”哈桑說。

“哦”大家都是一愣。

“大後方,是他們的控制區北部的山區”山狼問。

“是的,那片廣大區域內有十幾個恐怖分子的據點,我們可能要慢慢的找,目前有幾支三角洲的特種小分隊在那裏活動,但收效甚微。”哈桑說。

“也就是說我們去了也不一定能找到有價值的東西了”重拳說。

“還無法確定,畢竟那片區域太大了,我們空間的地點三角洲特種部隊的活動區域之外,那一代地形複雜,恐怖分子出沒頻繁,或許會有新的發現。”哈上說。

“也就是所我們是去撞大運的,而且是給我們一片最難搞的區域。”重拳一句道破其中的隱含內容。

“是的。”哈桑也不否認,“他們是打算好好利用一下你們這些免費資源。”

“可不是,不用給酬金,不用擔心,扔出去能有所成效最好,死光了也無傷大雅,更不用給什麼賠償。”軍醫說。

“我們是自願回來的,當然不會給什麼補償。”山狼說。

“唉不提這些了,說什麼時候出發吧。”重拳說。

其實這些道理大家都明白,上次他們是美軍僱傭的戰爭承包商,當然要給優厚的待遇和酬勞,而這次他們只是一羣“志願者”,自願來參加這裏的軍事行動的,所以美軍什麼都不管,除了提供一點便利和武器彈藥之外生死存亡都和他們沒有太大關係,主要的是不會給一分錢酬勞。

既然是美軍提供武器,那他們也就不客氣了,像以往一樣,帶上圈套的特種裝備,然後再拿走大批的武器,這一行爲直接導致軍需官的不滿,因爲他們拿走的幾乎是雙份的武器彈藥,但是在報告了上層之後這一行爲卻得到了默許,其實上面更期待他們能達成目的,如果能幹掉哈姆扎那可對恐怖分子的打擊可不是幾個戰役的生意能與之相提並論的,裝備只是小錢,對於世界第最強軍隊來說這點消耗可以用百牛一毛來形容,不值一提。

“拿點東西還唧唧歪歪的,”幽靈當着軍需官的面不陰不陽的說道。

因爲有了上面的命令,軍需官沒吭聲,他清楚就算和幽靈吵架也於事無補,還不如閉嘴來的省心。

光是對武器的懸着與檢查就用力兩個多小時時間,他們帶上了足夠三十人消耗的彈藥和物資,其他各種電子設備也在本艾倫的要求下拿了最好的,他們是抱着寧肯沒用的時候把多餘的丟掉也不能在用的時候沒有的想法選擇在裝備,所以軍需官很無語。

執行這次空投任務的是ac130“武裝飛船”,這種飛機是由c130“大力神”運輸機上發展起來的一種專用特種作戰飛機,即可爲特種作戰部隊提供火力支援,也可獨立作戰,對敵後方目標實施攻擊,爲美國空軍破壞力最強的飛機,殺傷力巨大無比。

“這還差不多,起碼這玩意兒坐着比直升機舒服多了。”幽靈登上飛機之後很滿意的說。

“他們是怕其他飛機被打下來,這玩意兒的飛行高度恐怖分子沒擊中武器能夠得着,就算捱上兩下也不至於掉下來。”山狼將自己的大包小裹固定在艙板上說,“這次帶的實在是有點多。”

“多不怕,用的時候不能沒有。”本艾倫放下東西去見機長了。

“這次的感覺有點像打土豪,可惜土豪太肥,我們撈這點東西真的連有水都算不上。”重拳無奈地說,看他的表情真的有種把軍火庫搬空的想法。

沒多久十三輛全地形車也被運了上來,在敵後廣大區域活動光靠兩條腿怎麼能行必須有交通工具。

“有這玩意兒還有點樂趣。”幽靈拍着全地形車說,“否則揹着這麼種的裝備可是夠受的。”

“這玩意兒沒燃料了就是廢鐵一堆。”重拳說。

“沒關係,美軍會定期給我們空投一部分補給品,其中包括燃油。”山狼說。

“我靠,待遇這麼好”重拳有點不相信。

“給三角洲空投的時候順便給我們點。”山狼說。

“我說他們沒那麼好心嘛。”重拳一副眼淚如此的表情。

“有總好過沒有。”本艾倫從駕駛艙出來,“這是一次冒險行動,我們深入敵後是非常危險的。”

“這我們當然知道。”幽靈將自己的東西裝固定好,“反正到哪都是冒險,也不介意多一次。”

“我們總不能就這麼瞎找吧,總的有個主要的搜索方向,否則大海撈針瞎貓碰死耗子可不是那麼好玩兒的。”重拳說。

“別擔心。”本艾倫坐下,“我已經聯絡了渠道,布魯斯、cia、6、摩薩德的朋友,幫忙留意這方面的情報,他們會提供一些線索,最重要的是軍方的特工也一直在關注此事,對了,哈桑呢怎麼還沒來”

“哦,他說稍晚點,上面臨時找他,會在起飛之前趕到。”山狼說。

“這時間都差不多到了。”軍醫看了看錶,“不會是跑了吧” 哈桑沒有跑,他是在飛機起飛之前才趕來的,軍方召開了一個臨時情報會議,要求他參加,所以耽擱了點時間。??。?更新好快。

“我們有新情報。”哈桑說着將一份文件遞給本艾倫,“哈扎耶夫在山區出現,我們要改變降落地點,和三角洲特種部隊以前進行大範圍搜索,這條線索很有價值,哈扎耶夫和哈姆扎幾乎是形影不離的,所以只要找到他就能找到哈扎耶夫。”

“嗯,不錯。”本艾倫一邊看着情報一邊點了點頭。

“你們爲什麼沒用無人機把他幹掉??”軍醫問。

“他不是主要目標,一個高級教官而已,找到哈姆扎比他重要一萬倍。”哈桑說,“所以這是個好兆頭,至少給出了一個明確的方向。”

“太好了,總算不用到處‘亂’跑了。”幽靈說。

幾分鐘後飛機起飛,因爲恐怖分子沒有空軍,不,應該是說沒有能飛的空軍,所以不需要戰鬥機護航,a-130呼嘯着進入雲層,恐怖分子和聯軍的戰爭除了能拖延戰爭時間之外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實際意義,他們早晚要進山打游擊,最多利用這點時間將一些他們認爲有價值的東西運走,其他的起不到什麼實質‘性’作用。

“新情況,山區高海拔地區開始降雪,那正是我們要空降的地方。”哈桑從駕駛室出來說。

“這不利於我們隱藏行蹤,雪地上的痕跡會暴‘露’我們的身份和去向。”本艾倫皺着眉說。

“沒辦法,這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不過雪不大,但願不要持續太久。”哈桑打開地圖,“這片區域範誣廣,恐怖分子不可能全部巡邏,他們兵力有限只能聚集在村莊和山‘洞’裏,只有遇到威脅的時候纔會大範圍的出動,所以我們暴‘露’的可能‘性’還是不大的。”

“戰爭面前一切不能心存僥倖。”本艾倫分析着地圖說,他指着一個地方問哈桑,“這是什麼地方?”

哈桑仔細看了看地圖說:“這是一條峽谷,空間並不是很寬闊,但是背風,在雪線邊緣,這一帶不再降雪的範圍內。”

“在這裏空降的可能‘性’有多大?”本艾倫問。

“應該有難度,我們可能會被吹散到不同的地方,這非常的危險,至於可‘操’作‘性’得詢問飛行員,我去問問。”哈桑起身去了駕駛艙。

“這裏就在恐怖分子村中不到十公里的地方,可能會很危險。”山狼了地圖之後說。

“這裏沒有降雪,而且可以避開雪線直接去村子,是個不錯的地方,只要能跳傘就沒問題,大家都是老兵,不會犯低級錯誤。”本艾倫說。

過了一陣哈桑回來告訴本艾倫說‘操’作有一定的難度,因爲山太高爲了防止被恐怖分子發現飛機不敢降的太低,傘降的時候散步面肯定會很大。

“沒關係,你告訴他們就在這裏跳傘,我們自己掌控。”本艾倫說。

“好吧。”哈桑點了點頭再次前往駕駛艙。

空降地點有點特殊,附近的高山限制了飛機的下降高度,爲了不被恐怖分子過早發信他們的出現,只能拉高高度,減少被發現的可能。

跳傘之後他們果然散佈面積很大,不過幸好沒有驚動恐怖分子,他們藉助全地形車在峽谷的一側匯合,但時間已經比計劃晚了一個多小時。

“人到齊了。”山狼向本艾倫報告。

“附近有恐怖分子活動,我過來的時候發現了一隻小隊,人不多,八個,向南面去了,村子在北面,不知道這些傢伙究竟是去幹什麼了。”幽靈低聲說。

“北面有一個訓練營,是他們訓練士兵的地方。”哈桑說,“距離大約四公里。”

“先去村子看看,把那裏作爲我們的第一個偵查目標reas;。”本艾倫看了看錶,“我們晚了一個小時,儘快趕過去,天亮前到達村子外圍。”

風很大,十幾個人騎着全地形車在山區向前踢進,速度並不快,只是車子的聲音有點大,本艾倫還真擔心恐怖分子被吸引過來,不過這片大山實在是太廣闊了,在接近目的地前和恐怖分子撞上的可能‘性’並不大。

村子和他們空降的地方相距十幾公里,只是在山裏的路程要比預計的長,而且沒什麼路,就算有全地形車也提不起太快的速度,所以他們到達的比預計的晚了很多,在村子三公里的地方他們將車輛藏起來,輕裝前進,天亮之前他們到了村子北面的山丘上,在一片稀疏的林子裏隱藏起來,藉助灌木和荊棘的掩護,遠遠的盯着下面的村子,村子不大,只有三十幾戶人家,房舍建造的很鬆散,四角有恐怖分子搭建的木質塔樓,塔樓上有恐怖分子的望哨,天剛亮村子裏就已經冒起了炊煙。

“這個村子大約有三十名恐怖分子,其實村裏的男丁大多都有武器,他們是恐怖分子的支持者。”哈桑介紹着情況說。

“你們怎麼了解的這麼清楚?”幽靈在一邊問。

“我們的情報系統有自己的渠道,再加上天上的偵查,基本上能保證情報的暢通。”哈桑說。

“可就是找不到哈姆扎。”重拳略帶嘲諷地說。

“沒辦法,他身邊都是跟隨他超過五年的親信,我們的人很難打進去。”哈桑很無奈地說,“爲此我們已經損失了好幾個特工,哈姆扎是個心狠手辣的傢伙,只要他覺得稍有不對就會立即滅口。”

“很正常,這種人能活到現在肯定不是靠運氣。”本艾倫說。

“他曾經在這個鎮子落腳,停留兩個小時之後進山,前一段哈扎耶夫也是途經這裏進入山區的。”哈桑說,“這附近幾十公里之內肯定有他們的一個祕密基地。”

“山區地形複雜,向找到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本艾倫說,“你們的空中偵查有沒有發現可疑情況?”

“沒有,只是劃分了重點搜索地區,我們這片是心劃的。”哈桑說。 第一聖祖 山裏的村莊永遠是和落後聯繫在一起的,這裏交通不便,人煙稀少,村民幾乎是過着自給自足的生活,每個月出去採購一些必需品然後就安靜的活在這種大山深處,恐怖分子來了之後他們也沒什麼變換,因爲對恐怖分子的支持他們反而受到了一定的照顧。

山區比賽,無法架設的電纜,這裏的人過着如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夜間的照明僅靠火把和篝火,日出之後開始耕種模樣,生活簡單純粹,當然是在他們自己在這裏的時候,這裏的村民已經完全站在了恐怖分子一邊,他們幫恐怖分子傳遞情報,擔任恐怖分子的眼線,給他們提供住處,幫他們運輸物資

日出之後沒多久牧羊人就幹着羊羣進山,這些牧羊人大多以老人和孩子爲主,但是本該唯美的山區放牧畫面卻被他們肩膀上的ak47破壞的一塌糊塗,這些牧羊人就是恐怖分子的哨兵,他們白天大範圍活動,監視觀察大盤區域的情況。

“免費的流動哨。”幽靈看着羊羣說。

“避開他們,我可不想遇到“紅翼行動”的同樣問題。”本·艾倫說。

“放心,我們不是海豹突擊隊,比他們順多了。”幽靈盯着羊羣的走向。

哈桑在對比之前的偵查圖像看村子裏是否有明顯的變化,“衛星圖像上看這裏沒有太多的變化,但從我們這個角度看恐怖分子的防禦有所加強,村頭增加了機槍,村中間的土樓上增加了迫擊炮陣地和rpg。”

“兵力有所增加嗎?”本·艾倫問。

哈桑搖了搖頭:“沒有明顯變化,三天前無人機傳回的視頻上就只有這麼多人,沒發現太明顯的變化。”

“嗯。”本·艾倫點了點頭,“晚上進村偵查,看看裏面的情況。”

“會不會太冒險?”哈桑問。

“想找到哈姆扎不冒點險怎麼能行?這種事情沒那麼容易的。”本·艾倫看了看時間,“兩小時一班,輪流休息。”

因爲處在背風處,太陽照過來之後還挺暖,輪流休息的人很快就睡着了,橫炮居然還打起了呼嚕,被幽靈一腳踹醒了,他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四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翻了身繼續睡。

“你就是抽他一巴掌,他一時半刻也反應不過來是怎麼回事。”山狼說。.

“只要不打呼,我才懶得理他。”幽靈放下望遠鏡給鏡片加了僞裝,這是爲了防止反光暴露他們的位置。

“巡邏隊出來了。”山狼盯着村子的方向說。

“這些恐怖分子還巡邏?”幽靈舉起處理好的望遠鏡,果然發現一隊恐怖分子出了村子向另一個方向走去,那邊有一條很簡陋的山路,不知道通向什麼地方。

“是出行吧?不像是巡邏。”幽靈說。

山狼對照了一下衛星地圖:“這條山路在大約十一公里之外和一條山間公路相連。”

“看他們帶的東西不像要長途跋涉的。”幽靈舉着望遠鏡仔細看了一陣說,“暫時還看不出來他們要幹什麼。”

“先看看再說,用衛星圖像盯着,看看他們到底去哪。”山狼說。

這些恐怖分子就像黃牛一樣在大山之間跋涉,速度不快,但卻不停留,不休息,慢慢地走,慢慢的向前,至於目的地誰也不知道。

戀戀風塵:冷麪總裁不可以 “這都快中午了,他們還在走?”重拳揉了揉已經因爲盯着屏幕時間太久而變得酸脹的眼睛,他已經接替幽靈之後又監視了一下多小時了。

“沒頭沒腦的看,沒啥意思。”軍醫放下望遠鏡,他盯着村莊也已經有一陣了。

“監事工作就是這的德性,你又不是頭一次,發什麼牢騷。”重拳和軍醫調換了一下角色,算是一種休息。

“後面還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日子,真是很沒意思。”軍醫打了哈欠,“要是作戰幾天不睡覺都沒問題,這才一個小時就有點困了。”

“那就祈禱儘快找到哈姆扎,幹掉他我們也好早點回去。”重拳說。

直到落日村子裏也沒什麼太大的變化,而那隊恐怖分子還在山裏跋涉,他們並沒有去簡易公路,而是繞道向大山深處進發。

“這是奇怪,他們就不知道累嗎?居然從不休息。”橫炮說,他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負責監視畫面的人了。

“他們走的不快,這種在山裏生活久了的人耐力都好,走山路會覺得太累,他們都習慣了,吃東西喝水也不用停下。”毒藥說,他小的時候就住在山裏,每天要走很遠的路去學校。

“和駱駝一樣。”橫炮的比喻還真是算的上恰當。

“駱駝?”毒藥搖了搖頭,“不過耐力的確很好。”

“你逃出來之前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無效婚約,前妻要改嫁 橫炮問。

“還好”毒藥說。

“什麼意思?”橫炮不解。

“訓練強度很大,任務也很頻繁,吃的一般,但也能吃飽。”毒藥說,“當然,一般是和這邊的標準相比,在那邊也算是不錯了。”

“聽說你們那邊的吃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橫炮說。

“還好。”毒藥說,顯然他不想提起這件事情,既然這樣橫炮也就不便再問。

黃昏之後所有人都醒了過來,晚上要進村,大家都開始準備,其實現在做準備還爲時尚早,估計要晚上九點鐘以後才能開始行動,這裏沒有什麼娛樂方式,大多都是早早的睡下,所以晚上九點多已經算是很晚了。

“不能生火真痛苦。”幽靈搓着手說,山裏的氣溫在日落之後下降很快,他們剛剛睡醒感覺很冷。

“這樣的日子會持續一段時間,今後營地儘量選擇山洞裏,至少晚上不會太冷。” 重生之末世行 本·艾倫說。

“這附近沒有。”幽靈取出自熱口糧一邊加入一邊說。

“我知道。”本·艾倫摸出一塊巧克力慢慢的吃着,顯然他沒打算吃晚飯,“有什麼發現?”

“沒有,一切如常。”山狼放下望遠鏡,“估計這個村子的價值不大。”

“那也得調查之後才能知道。”本·艾倫說,“幽靈,放無人機。”

這次他們攜帶了小型無人機,用於局部地區偵查,這東西和衛星相比的優點是可以在一定範圍定點偵查,改變觀察角度,這可是衛星能做到的,無人機不大,大約臉盆大小,做整體了靜音處理,在二十米外幾乎聽不見動靜,攜帶方便,只是這玩意兒的滯空時間太短,只有半個小時就得更換電池,充電必須在全地形車上進行,所以使用起來很方便,但也很麻煩。

“早準備好了。”幽靈控制着直升機升空飛向村子,村子裏幾乎看不到多少燈火,這裏的村民除了火把連蠟燭都沒有。

“如果這裏沒有恐怖分子,只有原住民該是個多好的地方。”幽靈說,“每天耕種牧羊有多爽?”

“想得美!”獅鷲說,“有人類的地方就不是自然純粹,人類只會破壞。”

“原住民不會吧,他們只是利用大自然,算不得破壞大自然。”幽靈說。

“人類就是地球的細菌,別等地球的免疫力啓動,那時候就是浩劫。”獅鷲說。

“有人出來了。”軍醫說,衆人立即把注意力集中到村子的方向,十幾個恐怖分子騎着驢從村子裏出來,和上午離開的恐怖分子走了一個方向。

“連續走了兩批,村裏起不是沒多少人了?”幽靈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