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差不多了,葉雄掌心突然吐出一鼓暗紅色的火焰,頓時整個煉丹爐,火焰狂漲。

「好純的火焰。」林震風又驚又喜。

「要凝丹了。」林妙春緊張得拳頭握了起來。

兩人目光死死地盯著那煉丹爐,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大火幾分鐘之後,葉雄收回火焰,慢慢換成溫火。

片刻之後,丹爐之內,一陣芬芒的丹香傳了出來。

葉雄伸手一招,半空中的煉丹爐就落到掌心之中,他打開一看,裡面靜靜躺著三枚突破丹。

「林兄,你看這丹藥如何?」葉雄將丹爐遞了過去。

林震風從丹爐之內,將一顆丹藥拿出來,經過一番望聞切之後,嘆息道:「四品中乘,陸兄弟真乃神人,不服不行,長江後浪推前浪啊!」 總裁追妻之落跑甜心 林震風突然感覺非常沮喪,他沒想到自己在煉丹一道沉浸這麼久,連一名新人都這麼強,給他的打擊非常大。

而且,對方煉丹的速度,比他快得多了。

「才中乘啊!」葉雄有些遺憾。

他原本的目標,可是四品上乘的。

畢竟,他現在已經是金丹初期,實力堪比中後期,而且有火靈幫忙,煉製這四品丹藥應該是妥妥的,沒想到還是差了一些。

「你初次煉製丹藥而已,如果再煉製幾次,四品上乘不在話下。」林妙春道。

「也是,我太久沒煉製,開始幾株靈藥煉製得不算好。」葉雄自我反省。

「你要不要再試一試?」林妙春問。

「如果有靈藥的話,我不妨再次一次。」葉雄點了點頭。

接下來,林震風又拿出一份丹藥出來,葉雄再次煉製起來。

這一次沒有意外,整個過程行雲流,葉雄很輕易就成功煉製出四品上乘的突破丹。

「林兄,我下界的朋友需要一批突破丹,我能不能先在你這邊下些訂單,等下次過來的時候,我再拿。」葉雄這時候才提出自己的要求。

「哦,你需要什麼丹藥?」林震風問。

「築基初期到半步金丹突破境界的丹藥,給我每種煉製五顆左右,價格不是問題,我下次來的時候,肯定將靈石奉上。」葉雄從身上,將裝一百七十萬顆上品靈石的儲物戒指拿出來,遞了過去:「這裡是一百七十萬顆上品靈石,就當我下的訂金了,抱歉,我身上只剩下這麼多錢了。」

「陸兄,你這真是見外,你我之間,還算什麼錢。」林震風連忙推開。

「你這樣,我可不敢下單。」葉雄神色嚴肅,道:「我知道這些丹藥是非常昂貴的,如果你不接受,我只要取消訂單了。」

「訂金就不需要了,下次你過來,我們再算錢就是。」

沒有辦法之下,葉雄只好將靈石收了起來。

三人再閑聊片刻,葉雄就決定告辭了。

「陸星辰,你要不跟我妹妹打下招呼再走?」林妙春道。

「不用了,讓她好好睡覺,反正下次我過來,咱們有的是機會。」

說完,葉雄衝天而起,離開神丹國,朝岩國所在的方向而去。

這一次神丹國之行,他可謂收穫頗豐,不但得到足夠恢復元氣的靈藥,五瓶九轉回元丹,三瓶的潤氣丹,最讓他高興的是,得到了九轉造化丹的機會。

下次來的時候,他可以將訂單丹藥拿走,到時候回到地球,或者有地球的人過來,他就可以將丹藥送她們,讓她們以最快的速度突破境界。

曾經的地球,作為下界之中實力最差的星球之一,現在他有出頭的一日,必須要為地球的傳承作貢獻。

他也希望,會有越來越多的地球人,進入修真界。

步步驚情,總裁太霸道 ……

三天之後,葉雄進入岩國,到了岩國所在的岩城。

岩城,顧名思義,是岩石組成的城市。

這一帶的城市,所有建築全都是用巨大的石頭組成,千奇百怪,走進去,就像走進岩石之國一樣。

岩國皇城,全都是用巨石堆砌而成,遠遠看去,就像一個個巨大的蘑菇。

葉雄懸浮在半空,目光看著下面的城市,眼睛咪了起來,飛落城門口,走了進去。

接下來三天,葉雄都在岩城踩點,準備接下來的行動。

接下來,他會去鬼界,鬼界是魔界的附屬,而岩國也是魔界在背後做推手,如果他將岩國給毀了,重要人物殺得片甲不留,那麼魔界為了不影響岩國的發展,肯定會調動強者前來岩國壓陣。鬼界離這裡近,說不定他們會第一時間從鬼界調人過來,那時候自己去鬼界,面臨的危險就會變小。

想到這裡,他決定大鬧岩國,不但要鬧,而且要狠狠地鬧,鬧得他們雞犬不寧。

通過了幾天日夜盤查,葉雄已經基本確定岩國的主要實力陣容。

岩真:岩國國王,金丹中期,實戰力偏高,最棘手的對手。

岩明珠:岩真妹妹,金丹初期,實戰力中高。

黑大師:岩真左右臂,一名花和尚,金丹初期,實戰力一般。

矮道人:岩真左右臂,是一名侏儒,金丹初期,實戰力一般。

這是他能打聽的實力,至於暗地裡有沒有魔修跟鬼修,他就是不知道了。

葉雄在城外森林開闢了一個山洞,準備開始計劃。

……

岩城,歡樂城,夜晚。

歡樂城是修士尋歡作樂的地方,只要是岩城的人,沒有一個人不知道這個地方。

暈暗的紅色燈光,空氣中散發著淡淡的芳香,這些香味有催晴效果,能讓走進這裡的男人,瞬間蒙爾蒙就暴漲起來。

樓上的高級房間之內,傳來歡聲笑語,房間之內,一名外表四十五六歲左右,滿臉橫肉的和尚,正左擁右抱。歡樂城的兩名頭牌小姐,在他的懷裡嬌喘著。

「陪本佛爺喝酒,侍候舒服佛爺,重重有賞,靈石功法,不在話下。」黑大師說道。

「佛爺,我不能喝了,再喝就什麼都做不了。」鶯鶯嬌羞道。

「你做不了沒關係,本佛爺能做就行了。」黑大師哈哈大笑。

「佛爺,你真壞,想灌醉咱們姐妹,為所欲為。」燕燕推了他的胸口一把。

三人正在打情罵俏,突然房間門被推開,一名老婦人走了進來。

「老鴇,蝶舞過來沒有?」黑大師問。

「佛爺,不好意思,蝶舞現在沒空,在陪客人……」

「我已經等了半個小時,還有誰比本佛爺的面子大?」

黑大師霍地站了起來,將手中的酒杯狠狠地砸到了地上,四分五裂。

「佛爺息怒,有鶯鶯燕燕陪你就行了,那蝶舞有什麼了不起?」鶯鶯急道。

啪。

一巴掌直接將她拍飛出去,倒在地上,死翹翹。

燕燕嚇得臉色大變,癱倒在地,嚇得說不出話來,直接尿褲子。

黑大師走過去,一把將老鴇提起來,怒道:「哪個不知道死活的傢伙,搶了我的碟舞,帶我去找他。」

「我這就帶你去,你先放我下來。」老鴇嚇得臉都綠了。 此時,另一間高級房間之內,房中間擺著一桌子,桌子旁邊,坐著兩個人。

一名容顏絕色,臉上化著淡妝,輕披羅紗,玉蔥似的纖纖玉手,在羅紗之間若隱若現。

她是歡樂城堡第一美女,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蝶舞姑娘,歡樂城堡的頭牌,沒有之一。

另一個,是名身穿青衣的男子,頭上帶著斗笠,透紅黑色的墜紗,隱隱可以看到端正的五官。

「公子,吃飯喝酒還戴著斗笠,不太方便,要不蝶舞幫你拿下來?」

蝶舞站了起來,輕邁小步,走向葉雄。

「蝶舞姑娘,我這臉可不是一般人能看的,看了會沒命。」葉雄淡淡地笑道。

撲哧。

蝶舞抿嘴笑了起來:「公子又不是惡魔,怎麼會看看就沒命?」

「你說對了,我就是惡魔。」葉雄幫她倒了杯酒,笑道:「蝶舞小姐,咱們還是慢慢喝酒吧!」

「公子不會一直想蝶舞陪你喝酒吧,這一個小時,可是很快要過了。」蝶舞提醒。

作為歡樂城的頭牌一姐,蝶舞這一年來,接待的客人不在少數,個個都是修真一道的精英,但是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奇怪的客人,吃飯喝酒還帶著斗笠。一開始,他還以為對方是不是長得很難看,但是,經過幾次的驚鴻一瞥之後,她發現,這男子非但不長得難看,而且很年輕。

蝶舞的出場費很貴,每個小時都是數萬顆上品靈石,別說對於普通人,哪怕是修士,這也是非常昂貴的價格。哪一次的客人來了之後,不是非常猴急,想跟她做那事。但是這個男人,花了錢之後,什麼都不幹,反而叫了幾樣小菜,讓她陪他喝酒,所以她很好奇。

「蝶舞小姐急什麼,時間到,我再加鍾就是。」葉雄笑道。

「公子,真不好意思,我已經約了下一位客人。」蝶舞說道。

「出台也得有先後,現在你既然在陪我,我要加鍾,你自然要繼續,那客人讓他找其他姑娘便是。」

「公子,不是我不陪,如果是其他的客人,我沒問題,問題是這個客人我們歡樂城惹不起。」

黑大師是什麼身份,他可是岩城城主岩真的左右臂,金丹修士啊!

金丹修士是什麼概念,作個簡單的比喻,他吹一口氣,就可以將歡樂城給吹飛,他一句話,這歡樂城就開不下去,碟舞怎麼敢得罪他?

哪怕這個黑大師有點變態,服侍他,蝶舞就像在地獄中走了一遭,但是她也沒辦法,只能強顏歡笑。

這年頭,當小姐也不容易。

「時間還早呢,急什麼?」葉雄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總裁老公六婚成癮 正在這時候,突然聽聞砰的一聲,房間門直接被踹開,一名光頭大師走了進來。

他身高體大,全身黑不溜瞅,模樣看起來凶神惡剎。

他背後緊緊跟老鴇,一臉緊張。

「老鴇,你來得正好,我正準備向你加鍾,讓蝶舞姑娘再陪我一個小時。」葉雄淡淡地說道。

「加你娘的鐘。」黑大師走進來,破口大罵,狠狠說道:「臭小子,馬上給我滾,十秒鐘之內,你不滾出這個房間,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秒殺。」

「佛爺熄怒,我去跟他聊聊,馬上。」

作為歡樂城的小姐領班,老鴇自然想和氣生才,不想得罪任何一個。

黑大師要是隨意殺了過來的客人,傳出去的話,以後誰還敢過來玩。

她連忙走到葉雄身邊,陪笑道:「這位客官,蝶舞下一個鍾已經有客人預訂了,真抱歉了。」

「預訂了,那就沒辦法了。」葉雄站了起來,看看牆上的鐘,說道:「好在時間還剩下十分鐘,速度快一點的話,也夠時間,蝶舞姑娘,開始吧,幫我和衣。」

「這……」蝶舞手足無措了。

「怎麼,不願意,這可是還沒到鐘的。」葉雄彷彿沒看到旁邊的老鴇跟黑大師,繼續道:「你放心好了,我那方面不行,兩三分鐘就完事了,我玩完,你再接下一個客人。」

黑大師氣瘋了,大步走過去,像提小雞一樣,將葉雄從座位上提起來。

「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敢跟我搶女人?」黑大師怒喝。

「知道,你是死人。」葉雄咧嘴一笑。

下一刻,一把劍從黑大師的胸口,穿透而過。

黑大師心口一痛,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終於明白,自己被算計了。

作為金丹強者,無論是感知能力,還是護體能力,都是頂尖的,對方竟然能隱藏自己氣息,出手瞬間衝破自己的護體元氣,精準地刺入他的心臟,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能做出來的。

「我殺了你。」

黑大師正準備動用最後的力氣,跟他同歸於盡。下一刻,一鼓不遜色於他的恐怖威壓襲來,把他的元氣全部壓抑住,讓他動彈不得。

「你是金……」

黑大師還沒說完,身體倒在地上,死翹翹了。

「這才是秒殺。」葉雄看著黑大師的屍體,冷笑著。

啊啊~~

老鴇跟蝶舞,雙雙尖叫起來,奪路而逃,瞬間就逃得不見蹤影。

看著蝶舞那背影,葉雄冷笑著。

長得漂亮又如何,終究是俗女一個,這樣的女人,脫光在他面前,他也不會有半分心動。

葉雄彈出一朵火焰,將黑大師的屍體燒得乾乾淨淨,這才站起來,離開歡樂城。

四個目標,一個已死,還剩三個。

……

岩城宮殿,大殿。

「什麼,黑大師被殺,什麼時候的事情?」岩真霍地站了起來。

前陣子,他親弟弟岩雷出征,被神秘人所殺,他已經損了一員大將,現在連黑大師也死了,他就等於損失了兩名金丹強者,讓他如何不憤怒。

「就在一個小時之前,那人喬裝在歡樂城喝花酒,趁黑大師不備的時間,進行刺殺。屬下已經將歡樂城的姑娘跟老鴇帶來了,她們見證整個過程,殿下,要不要宣她們進來盤問。」

「宣她們進來。」

「宣,進殿。」場下傳來一聲長喊。

老鴇跟蝶舞戰戰兢兢地走進來,雙雙跪在地上。 「歡樂城蝶舞,見過殿下。」

「歡樂城王茹,給殿下請安。」

兩人同時跪拜,不敢抬頭。

冷酷王爺毒蠍妾 「起來吧,不用緊張,將事情的經過說一遍就行。」岩真說道。

「是殿下。」

當下,口才最好的老鴇,將事情經過詳細地說了一遍。

「蝶舞,你可有見過他的外貌?」岩真問。

「回殿下,他一直都戴著斗笠,我曾經想過去掩開他的臉,但是他卻說了一句話。」

「什麼話?」

「他說,他的臉不是一般人看的,看了會沒命。」蝶舞回道。

「好大的口氣。」岩真一拍龍椅,站了起來。「你還發現什麼沒有?」

「奴婢在他喝酒的時候,隱約看到他的臉,似乎他還很年輕。」

很年輕的金丹期高手,岩真想了一下,頓時目光之中露出震驚之色,似乎明白了什麼。

「我都知道了,下去吧,一有他的消息,馬上來回報。」岩真命令。

「是,殿下,奴婢告退。」

老鴇跟蝶舞走出大殿。

兩人剛離開,馬上從大殿後面,走出一名黑袍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