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海頓時嚇了一跳,旋即便滿臉悲痛。

“三元真人羽化了?!什麼時候的事?!霸霸,你怎麼沒跟我說?!”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麼?”李緣霸淡淡道。

李振海當場就尷尬了起來。

“你這丫頭,怎麼這麼說呢?我,我……”

姜超走進了正廳。

“李老哥年歲大了,記不住事情也很正常,吃飯吧,餓死我了。”

李振海趕緊跟了進去,還不忘回頭用食指戳戳李緣霸。

李緣霸則是當做沒看見。

正廳內。

這裏也十分考究,入門便是一張大大的羅漢椅,左右兩邊共計八個太師椅。

背景牆上掛着一幅五爪金龍的畫卷,兩邊還有一幅對聯。

上聯:天作棋盤星爲子,何人敢下?

下聯:地爲琵琶路爲弦,有誰能彈?

橫批:李家公門。

夠霸氣的。

正廳的左手邊是吃飯間,此時桌上已經有了不少菜餚,還冒着熱氣兒吶。

“姜董事長,請上座。”李振海伸手道。

“不客氣,隨便坐坐就行。”

姜超坐在了次座上,李振海也就真的不客氣了。

直徑一米八的圓桌,算上範老,一共四個人。

“姜董事長,霸霸在貴公司,讓你費心了,你遠道而來,我敬你一杯。”

姜超一個勁的搖手,光顧着吃菜了,沒那麼多工夫喝酒。

李振海也尷尬的很,範老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

“家主,我敬你。”

姜超很少喝酒,酒後一個時辰內,法力全失,當初牛二楞可是吃過這個虧的。

能令姜超喝酒的人,恐怕也很少了。

一名保鏢走了進來。

“家主,孫家主和孫少爺來了,說是有要事相談。”

李振海眉頭一皺。

“他來幹什麼?就說我不在。”

“孫家主說了,如果您不在,他就進來慢慢等,直到您回來了爲止。”

李緣霸也有些不爽,她跑出來實習,就是爲了避開那兩個瘟神。

自己剛一回來,屁股還沒坐熱呢,他們就趕了過來。

“讓他們進來吧。”李振海不悅道。

六零嬌妻有空間 “是。”

李振海看向姜超,帶着歉意的笑容道:“姜董事長,你且吃着,我去會會老朋友。”

姜超揮了揮手,沒有言語。

“董事長,那兩個人可煩了,你幫我把他們打跑好嗎?”

姜超擦了擦嘴邊的油,不以爲然道:“霸霸,怎麼一言不合就動手呢?這樣不好,先吃飯吧,趁熱。”

李緣霸臉一黑。

“你讓我吃什麼?”

葷菜幾乎都讓姜超給塞進了肚子,豬蹄、整雞雖然沒吃完,但都被姜超的手抓過……

“吃素啊,你們女孩子不是流行減肥嗎?”

姜超繼續忙活了起來。

正廳內,李振海大笑道:“國傅,這麼有空來我這?你來就來,還帶什麼東西嘛。”

孫國傅同樣也是大笑。

“振海,我這不是聽說霸霸回來了嗎?就帶着志鴻來瞧瞧。”

名叫孫志鴻那人,身穿一件黑色背心、牛仔褲,顏值算是60分吧,有着一身爆炸性的肌肉。

妹妹戀人 “李叔好!霸霸呢?我可想她了!”

李振海指了指左邊的屏風。

“正在吃飯呢,你們吃了嗎?一塊吃點吧。”

孫志鴻一樂。

“好啊!正好我還沒吃呢!呵呵!”

說着,他便率先走進了吃飯間。

“你是誰?!”

孫志鴻看到姜超後驚訝道。

範老趕緊起身介紹道:“孫少爺,這位是……”

“我叫姜超。”

“姜董事長是來找老家主辦事的。”範老補充道。

孫志鴻也算是明白了,一屁股坐在了李緣霸的身邊。

“霸霸,你上哪兒去了?我可想死你了!”

李緣霸沒搭腔,默默地吃着素菜。

李振海兩人也走了過來,入了座。

孫志鴻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李叔!今天霸霸回來了,好事兒!大家喝一杯吧!”

總裁的大牌保姆 保鏢爲李振海和孫國傅倒起了酒。

“好啊,來。”

三人舉了杯,就連李緣霸,在她爹的眼色下,也不爽地端起了杯子。

孫志鴻不爽道:“姜老闆!你怎麼不喝?!” “不會。”

姜超嘴裏塞得鼓鼓囊囊的,說這兩個字的時候,差點沒把嘴裏的肉噴出來。

孫志鴻嘀咕道:“喝酒有啥不會的?不是和撒尿一樣嗎?”

李緣霸心裏卻是笑開了花。

你完了。

你罵我們董事長!

姜超把嘴裏的肉嚥了下去。

“你說我不會撒尿?”

孫志鴻正要說是,孫國傅卻是拍了他一下。

“不準胡言亂語。”

“呵呵,姜老闆,我兒子不會撒尿,不是不是,我兒子不會說話,你可千萬別見怪啊。”

動輒就請李青雲辦事的,要麼家裏背景嚇死人,要麼家裏有金山。

能不招惹,還是不招惹來得好。

姜超搖了搖頭道:“沒事。”

孫國傅見姜超如此有涵養,一看就知道是大戶人家出來的。

如此也好。

“振海啊,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如今孩子們都大了,是不是應該考慮婚事了?”

孫志鴻一聽,趕緊放下了筷子,一副乖乖巧巧的模樣。

“哦?志鴻要成親了?恭喜恭喜,到時候一定要請我啊!”

孫國傅大笑道:“你說你,你這個老丈人怎麼能不請呢?哈哈哈。”

孫志鴻站起身,拍着胸脯道:“李叔你放心!我肯定會對霸霸好的!”

我謝謝你!

李振海一愣。

“國傅,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誠然,李振海還是看不上孫家的。

孫國傅笑道:“嗨!偌大的陝溪,還有比我們孫家更適合霸霸的嗎?”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事兒就靠你啦!”

李振海揮了揮手。

“不談這個,現在都流行自由戀愛了,只要霸霸同意,我這個當爹的沒話說。”

帝少私寵寶貝妻 這皮球踢的……

孫國傅又看向李緣霸。

“霸霸,你對我們志鴻是什麼看法呀?他打小就喜歡你呢!呵呵。”

李緣霸淡淡道:“謝謝,不過,我已經有對象了,並且快結婚了,到時候一定叫上孫叔叔。”

所有人一愣,就連那些保鏢也不例外。

這世上居然有大小姐看的中的人?

誰這麼幸運啊?

李振海問道:“霸霸?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你咋啥都不知道?

但事情的確超出了他的預料。

“就是姜超,我這次是帶他來見家長的,不然他送你金龍魚乾什麼?”

姜超正啃豬蹄呢,手上臉上全是醬油。

發現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姜超愣愣道:“啊?”

孫志鴻不爽道:“霸霸!我哪裏不好?!你看上他哪點了?!”

“我的姜超武功蓋世,獨步武林,我就是喜歡這樣的,他比你強多了。”

孫志鴻捏緊了拳頭,孫國傅趕緊把他兒子摁了下去。

“姜老闆,不知令尊姓甚名誰?在哪裏發財?”

姓姜的,似乎只有京城姜家比較出名,如果真的是的話,那就麻煩了。

但這裏是陝溪,距離京城十萬八千里呢。

“死了。”姜超淡淡道。

他最忌諱別人問這個。

孫國傅總算是鬆了口氣,姜家的現任家主活得好好的咧。

“霸霸,你看要不這樣,讓姜老闆和志鴻比試比試,看看誰的武藝高。”

“畢竟這是終身大事,不能馬虎啊,萬一你選錯人了呢?叔叔是爲你好。”

李緣霸聳了聳肩。

“好啊,誰贏了我就嫁誰。”

李緣霸當初親眼看到姜超吊打白無常。

包括在乾陵那一戰,姜超面對罰惡司都能全身而退。

所以她對姜超很有信心。

孫志鴻樂道:“霸霸!那你非我不嫁了!哈哈!”

“姜老闆!咱們比劃比劃吧!”

姜超低下頭繼續啃起豬蹄。

“神經病。”

此言一出,孫志鴻當場就怒了。

“你什麼意思?!是不是不敢和我比?!”

李振海見狀,並沒有出面阻攔。

孫志鴻四肢發達,頭腦簡單,讓他給自己做女婿,自己寧願去死。

孫國傅就更不會阻攔了,他巴不得能打起來呢。

只要自己的兒子能娶到李緣霸,那麼這偌大的李家,以後豈不是姓孫了?

“我掏不起醫藥費。”姜超淡淡道。

把人打壞了還要幫人治,實在麻煩。

“放屁!我槽尼瑪的!你個孬種!明明就是不敢和我打!”

那些保鏢也覺得有意思,一邊像是三元真人的徒弟,一邊又是孫家的大少爺。

兩人年紀都差不多,但修爲肯定都不低。

鑽石暖婚:迷糊嬌妻寵上天 孫國傅假惺惺道:“志鴻,你怎麼能罵人呢?”

“爹!這狗孃養的就是慫了!霸霸怎麼找了這麼個東西!我……”

一陣勁風襲來,姜超瞬間出現在孫志鴻面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