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去找真田理論是極不理智的,說不定被打的人會是他,畢竟他是後輩,被當成前輩的『出氣筒』『替罪羊』都是理所應當的。嘿嘿,這回他放聰明了,這不是還剩一人嘛,他就不相信真田副部長的脾氣這麼好。極有可能是全國大賽期間,為了決賽而不好太過重罰眾人。但作為秩序的化身的真田副部長,也絕不會全然不管不顧。而那倒霉的最後一人,一定會成為所有怒火的犧牲品。今天早起的他真是太機智了。

又再次被自己說通的切原小海帶暗自點頭,『低調』的佩服了下自己的智商。而再次開始練習發球的同時,目光毫不氣餒的,萬分期待的看向球場大門。

時間8:15,那個被切原萬分期待的身影終於出現了。遠遠望去是和他一樣直接穿著運動服來的。切原再次暗自點頭,果然是遲到的,他就是為了不浪費換衣服的時間而直接穿著隊服來的。這樣雖然回家的時候因為一天的訓練很不舒服,但總比遲到好。

身影邁著矯健的步伐,緩緩走近。直到離球場的大門越來越近。樣子也越加清晰可見。暗黃的隊服外套隨風揚起,帶了份洒脫,多了份隨性。含笑的眼溫和有禮卻又疏遠冷漠,有著不怒自威的懾人之感。而隨著鳶紫色捲髮飄散開露出額上綠色的髮帶,來人的身份不言而喻。

「呵呵,大家都好早。」幸村走進球場,站定后環視一周淺笑著開口。

「部…部長?!」切原再次撲倒在地。他真傻,真的。他怎麼就沒發現幸村部長還沒到呢。別說什麼制裁了,真田副部長估計連一句重話都不敢說。幸村精市可是永遠位於立海大食物鏈頂端的存在!

「赤也,這是怎麼了?」幸村看著突然撲倒在地然後黯然站起的學弟,笑的不解。後者站起后拍拍灰塵死命的搖頭。

「沒事,沒事。」

「那大家集合吧。柳將今天的任務公布一下。」幸村的話音剛落,四周的人沒有任何猶豫的停下了手上的訓練。切原吞了口氣,崇拜的目光看向幸村。看,這就是部長,連遲到都能這樣光明正大。請注意這句話不含一絲諷刺,估計切原自己都聽不懂一語雙關的諷刺,更別提說出來了。他現在只是純粹的羨慕加崇拜。

在這一天,小海帶在訓練中不時點點頭,不時又偷看下幸村的方向。還好自知的沒有多看,不然幸村真的要帶到醫院給他檢查檢查了。

切原這天的筆記是這樣記錄的:

在這一天中,他認識到了權利的『黑暗』和權利的『美好』,身為立海大二年級的王牌,『眾所期待』的下屆部長。他會接著貫徹幸村部長的宗旨,成為一個連遲到都能光明正大,理所應當的部長。成為一個不受固化僵老,陳舊腐朽制度約束的部長!

而同樣是在這天,柳的筆記是這樣記錄的:

時間:8月23日

出勤:8人,出勤率100%

真田如常,提前1個半小時到。

桑原如常,提前半小時到。

仁王如常,提前15到25分鐘到。

丸井如常,提前15到25分鐘到。

他本人由於要整理資料,比平常提前了半個小時。比訓練時間提前了1個小時。

切原反常,提前45分鐘到。(ps:由於本人本身掌握的時間就比其他人早一個小時,所以歸根結底應算作遲到。此次數據不計入總數據用作計算。特此標註。)

柳記錄完后嘆了口氣,他將虛假的時間告訴赤也,對方今天一天竟還未發現。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喜的是他不用遲到,被真田鐵拳制裁。悲的是身為立海大的下屆部長,這樣單蠢怎麼辦?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com)。 項抗忽然咦了一聲,問雲華道:「老張,你們是不是商量好的?一起今天來了。」雲華正笑而不語,忽聽得小院的牆外花格窗前有人嘆了一聲:「唉,我可真是「起個大早,趕個晚集」,沒想到雲華他們比我先到了。」項抗聽出了李卓然的聲音,隔牆高聲笑道:「老李,你少在外面裝神弄鬼,還不速速進來。」話音剛落,李卓然已繞到了正門,笑著走了進來。

秋秋聞聲轉身,看到卓然一身灰布短衣打扮,頭戴一頂竹編的大斗笠,背後一把長刀,兩隻筋骨分明的手中各托著一壇酒,一邊向前走,一邊遠遠地將一壇酒拋給項抗,口中喊道:「接好了!」他人雖精瘦,但力氣極大,那壇酒在空中翻滾著,劃出一道極高的弧線,向著項抗和雲華腳下的石階而去。

秋秋看到酒罈將落之處離項抗足有兩臂之遙,心下一驚,以為這罈子必然要碎了,可項抗卻在這時,唰地一聲拔出長劍,屈膝展臂,用劍背將那酒罈向上托挑了一下。眾人只見酒罈借著真鋼劍剛柔並濟的劍勢,直直騰空飛起,繼而下落,被雲華穩穩接住。

這時一個清亮的聲音笑道:「項大哥好劍法,來日我要與你比試比試。」秋秋回頭看去,一個眉眼俱笑的姑娘,梳著兩條細細長長的小辮子,手中也拿著一柄長劍,正站在大門前。西門看到這女子,悄悄對秋秋說道:「小秋兒,你說錦書姑姑和項舅舅比試,誰會贏?」秋秋搖搖頭道:「我不知道。」

項抗聽了歐錦書的話,將手裡的劍放回劍鞘說道:「這可不行,若是贏了你,卓然如何能饒過我,若是輸給個姑娘家,我項某人顏面何在?」李卓然和項抗素來關係極好,他聞言哈哈大笑道:「老項,你又何須說得那麼冠冕堂皇,只說比不過便是了。」

雲華一邊聽著他二人說話,一邊將那壇酒的蓋子打開了,一時間小院里飄散開來甘冽的酒香。項抗順著香氣回頭向那酒罈里看了一眼,說道:「好酒,這不是清州府里的秦淮春么。」李卓然揶揄道:「果然你在酒肉上是個行家,這可是我親自去老趙的酒窖裡面抱出來的。」項抗心中舒暢,便沒在意李卓然話中的調侃,只連聲說道:「好!好!那我便謝過二位哥哥的好意了。」

李卓然卻從雲華手中,將那壇酒蓋上蓋子又拿了回去,說道:「可惜這酒是孝敬你家老爺子的,不是給你的。」項抗聞言道:「無妨,反正大家中午要去家父那邊用飯,便一起吃了這酒。」說話間歐錦書走到了跟前道:「可惜只有我們三個學生,要是大家都到齊了,就更好了。」西門三月聞言在一旁說道:「錦書姑姑,我師父那份,我替她吃就行了~」錦書過回頭看到秋秋和西門三月站在花架下,忙笑著走過來:「我竟沒看見,你們兩個小傢伙躲在這裡。」

秋秋見歐錦書語笑嫣然的樣子,腦海中頓時浮現出「清揚婉兮」四個字來。正想著,便見歐錦書在她面前蹲下來,將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又捏捏她的小臉說道:「小秋,你最近可好?」秋秋隨著西門三月叫了一聲「錦書姑姑」,甜甜地說道:「我很好。」歐錦書笑著拍拍她的腦袋說:「沒事就好。」李卓然聽到歐錦書這句話,對雲華解釋說:「前些日子,錦書在江寧算了一卦,算得秋秋。。」他停頓了一下又說道:「我便和她說,若是秋秋真的出事了,雲華自然會告訴我們。她一連等了幾日,沒有收到什麼壞消息,才放下心來。」

項抗聞言道:「看來算命之法,也不可全信,項某當年抓周的時候,還抓了一塊觀音玉牌呢,到現在也沒成了神仙。」眾人都笑了起來,李卓然說道:「我來了這一會兒了,還沒去看過項老將軍,先不和你們說了。錦書——」他回頭招呼歐錦書道:「咱們走。」錦書應了一聲,對秋秋和西門眨眨眼睛,便跑去了李卓然身邊。項抗道:「既然這樣,也快到正午了,大家便一起過去吧。」眾人便一起動身去往東海堂。

項老將軍身子骨十分硬朗康健,只是鬚髮與十年前在廬陽書院教授武藝時相比較,已是白了不少。此時項老將軍看到昔日教過的孩子們,如同「桃李羅堂前」般站在堂下,心中十分高興,他看到西門三月和秋秋之後,更是高興地說道:「剛才我怎麼沒見到這兩個孩子?是卓然和錦書帶來的么?」雲華連忙解釋道:「是晚輩帶來的,剛剛時辰尚早,怕兩個孩子淘氣、擾了您堂上的清凈,故而讓他們在外面站著,沒把他們領進來。」

項老將軍看了項抗一眼,有些詫異地說道:「小兒竟沒告訴老夫,雲華已經婚配生子了?」雲華聽了這話,心中十分疑惑這麼多年,項抗竟從未和自己父親說起過這兩個孩子的事情,正不知如何解釋,項抗卻接過話頭說道:「這是雲華兄堂哥家的兩個孩子,隨他來府中做客的。」秋秋聽了這話不解地看向項抗,又看到李卓然和歐錦書毫無異議,便知道他們三個定是為著什麼目的,在共同瞞著項老將軍。

項父點頭笑道:「既然來了,就別拘束住孩子,春蘭,給孩子拿點心吃。」一個年歲稍長的婢女,聞言捧了點心盒子過來,哄秋秋和西門三月吃。西門三月餓了一早上,此時看見點心,有些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春蘭看他著實可愛,便笑問道:「小公子模樣這樣周正,將來定是個有福之人,不知小公子叫什麼名字?」項梁再想接話已經遲了,只聽西門三月擲地有聲地說道:「我叫西門三月。」

項老將軍看向雲華道:「雲華堂兄的孩子,怎麼複姓西門?」項抗忙插話道:「我剛剛說錯了,是雲華表哥家的孩子。」項父狐疑地看著項抗,又看看兩個孩子,搖搖頭道:「不對,雲華自稱從青雲山來、還沒回家看望,就先來了咱們府上,怎麼會領來兩個表兄家的孩子?抗兒,你們有什麼事情瞞著老夫?」雲華聽了這話,知道項抗一定出於某種顧慮,才會瞞著項老將軍,他有些慶幸之前沒有把孩子直接領上東海堂介紹一番。

一時間氣氛有些緊張,項抗看向李卓然,想要尋求一些援助,李卓然忙起身岔開話題道:「項老將軍,清州讓我從江寧給您帶來兩壇好酒。」項老將軍聞言便不再過問孩子的事,對卓然笑道:「清州怎麼沒來,老夫也是多年未見他了。」李卓然道:「他為官家辦事,十分忙碌,抽不開身,卻也時刻記掛您老人家,聽說我要來,便托我給您送了酒。」項老將軍聽後點點頭,依然和藹可親地笑道:「我聽聞前段時日,他上書參了史丞相一本,你若是還回江寧,便替老夫轉告他,為官之道,要學會審時度勢、趨利避害,莫要給自己招去禍患。老夫一把年紀了,只希望你們這群孩子,都好好的。」李卓然聞言有些尷尬地笑笑,說道:「學生一定帶到。」

項父點點頭道:「人到齊了,就開宴吧,吃過飯再說說這兩個孩子的事。」 或許是太過激動,才讓人聲隨著氣氛高揚;或許是太過難得,才讓眾人齊齊在此匯聚;或許是太過期待,才讓兩隊隔網就已碰撞。視線相交下,是各自獨有的傲然,看似微笑的臉也難藏其下的戰意。

兩隊人隔著網一字排開,站在對面的人就是今天的對手。不二眯著眼打量著對面的人。白色的頭髮顯得有些張揚,隨意的站姿漫不經心下是對自己絕對的自信。仁王並沒有看向對面,腰雖不像平時那般彎著,卻含著頭不在意的笑著,視線偶爾向著前排掃去。

不二身旁站著手冢,而本應在手冢前面站的是此次的單打一,越前。但那一樣的身高和頭上的扣著的帽子下,站著的卻是一個雙腿有些顫抖的人,只要細看都能察覺出那人的緊張和心虛。不二心下暗自嘆了口氣。

站在那的是代替因為突發原因還未到場的青學小支柱的堀尾。真是破綻百出。

而站在堀尾對面的……正是此次立海大的單打一,幸村精市。

這大概是他第一次見到賽場的幸村。不同於那些只拍到片段的錄像。站在那的人有著從未有過的陌生。不二的眼看的不著痕迹,卻也忍不住停留了片刻。眼角帶笑的人樣子是那般熟悉,但給人的直觀感受卻又大不相同,甚至可以說有些陌生。隊服的外衣披在肩上,帶著凌然的氣勢。不同於真田手冢他們的面無表情,幸村依然掛著禮貌的笑意,卻不能讓人感到溫度,那是一種帶著疏離和桀驁的笑。

至少不二從未像現在這般,深刻的認識到……他們是對手。

「真是沒氣勢喲,一年級小鬼。」含著頭掃視著的仁王突然開口,讓本就緊張的堀尾全身都顫抖了下,也讓身後在觀眾席等待的其他一年級到吸了口冷氣。

「ma……madamada…dana。」堀尾結巴著總算是將越前的口頭禪說了出來,然後似乎恢復了以往吹牛的『氣勢』,按著帽檐開始裝酷,雖然離酷這個詞很遠就是了。

「呵,請多指教。」幸村只是掃了眼就不再關注對面的人,那樣蹩腳的偽裝,讓看慣了仁王詐欺的他只能嗤笑。看來青學的小支柱又出了什麼問題。但這都不在他的關心範圍內。掃了眼站在身旁的真田以及對面的手冢,這兩人果然不出意外的對上了。

單打三,諷刺也是都瞭然於心的位子。如果青學派出的是越前,那麼曾經輸給他的真田不會再輸。而如果是手冢,他也不妨讓真田完成一下三年來的心愿。

至於周助……雖然猜測到了,卻不知會發展成什麼樣。不二永遠會給人意料之外的答案。但這個對手卻並不是他能輕易贏的。

不論怎樣,最後還有他。

雙方在禮貌的敬禮後走向自己的場地,舉辦方並未將兩隊人相隔太遠。同處場地的一邊,兩隊中間不過隔了個樓梯過道罷了。場內的教練席上,青學這邊坐的是龍崎教練,而立海大那邊卻是部長,幸村精市。

那人雙手抱膝,眼睛直視著賽場。臉上是凌厲中帶了分從容的笑意,顯得處變不驚,淡然**。站在觀眾席的不二暗自定了下心,他雖一時吃驚於幸村從未見過的冷然桀驁一面,卻也更加看清了自己的立場,他們現在……是對手!

「情況本大爺都知道了。」不知何時出現在後方的跡部對著焦急的桃城說道,張揚的笑意下卻是無法遮掩的好心,後者急忙跟上跡部出了球場,坐上直升機去接他們狀況百出的小支柱。

不二握著的手鬆了下,剛登場就引來熱議的兩人已經打響了比賽的序幕。雖然鬆開了手卻無法放開心,總有不好的預感縈繞在心中。

「小不點那傢伙,連全國大賽都會遲到。」菊丸明明是抱怨的語氣,但一雙不時看向出口處的眼睛卻暴露了其中的擔心。

「英二。」大石留著汗不知道該說什麼,此時場上千變萬化的局勢又一次牽動眾人的心。

手冢在這一屆的網球手心中很特殊,有因為直觀的看過他的比賽而震撼的,亦或是因為別人的介意而多加關注的。曾經所有人都認同著,幸村不在時國中網球界的第一人就是皇帝真田。但真田自己卻有著永遠無法跨過的高壁,那就是手冢。國小時的一場完敗讓真田記了三年,但前兩年青學都無緣全國,所以三年以來的執著都賭在這一場勝負上!

手冢無疑是強大的,真田的風林火山用盡也還是敗在了領域的手裡。不論是帶有侵略性的扣殺還是冷靜的短球,都一一被領域所劫,無所避免的牽引到手冢身邊。讓真田一時無計可施。

但看似佔盡上風的手冢卻也並非如眾人眼中的那般輕鬆,腳下領域的範圍在不規則的擴大,所需要的計算和氣力也越加攀升。

這次角逐,真田想正面擊垮手冢領域!

不二隨著比賽的進行,本就不安的心,隨著兩人逐一拿出更深層的絕招后,也就更加忐忑了。被動如雷霆所擊破的百鍊,被難知如陰所克制的才氣。場上的手冢如同被束縛住了手腳,進退無力。

「就如同手冢被封印的兩個絕招一般,真田為了打到手冢也封印了兩個奧義。」兩隊的距離並不遠,幸村的話可以清楚的傳到青學一眾的耳力。卻也讓聽到的人不知該作何反應。

手冢將被雷擊落的球拍重新拾了起來,看著自己的左臂再一次做出了決定。

本是場激動人心的比賽,卻在雙方的倔強中變得讓人揪心。球被一次次的彈出場外,左臂的紅腫也越發明顯。手冢凌然立於場中的樣子帶給眾人的不是安慰,而是不忍去看的側首握拳。

雷的光芒再次劃過,閃電般的襲向對面。而同樣散發著魅影的螺旋將球牽引著彈出場外。換髮后是四記無解的零式發球。

「……!」與觀眾席的歡呼不同的是青學一眾人嚴肅焦急的神情,他們的部長竟是想要又一次犧牲自己的手臂!

「5-4!」裁判的聲音響起,回到場邊教練席的手冢**著被隊友敷上冰袋。而另一邊的立海的真田卻沒有那麼配合,被拒絕的學弟拿著手中的東西左右為難。

幸村站在教練席的一旁掃了一眼對面的青學。坐在那的人一雙眼裡沒有半分猶豫,或許信念不同,但作為同樣從懸崖邊上掙扎回來的人。他絕不會小看那人的決意。

「真田,下一場試試用林來引誘魅影,看準時機再使用雷。」幸村的聲音並不大,但傳入真田的耳中卻如編鐘般的震耳。

「你讓我放棄正面交鋒!」站起來準備上場的真田的一臉吃驚的立在原地。

「如果你是這樣想的話,那麼,是的。」幸村撇過目光,冷然中帶著決斷的視線讓人不由的恐懼。「一切都是為了——立海大的三連霸!」

再次開始的比賽隨著『徐如林』的出現而打破平靜,叫喊聲和罵聲充斥在耳邊,面對來自對面的聲音立海一眾只是注視著賽場,除了切原一臉的擔心表漏於外,其他人依舊一臉嚴肅。仁王的視線劃過下面的教練席,在一眾嚴肅中無所謂的笑了下。他能看出除了切原外還是有人不太贊同幸村的命令,比如不漏聲色的軍師和桑原。但總歸沒有說什麼。這就是立海大,沒有人會質疑幸村的決定。那怕那有些極端。當然,他可沒有那些糾結,畢竟在他看來這個決定很準確。

看,場上的形式不是改變了嗎。

「game立海大7-5!」

癱倒在地的兩人大口的喘著氣,真田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向對面,雙腿因為雷使用過度的紅腫,青紫嚇人。但這些都沒有阻止他前進的腳步,停在躺在地面的手冢面前,伸出右手。

兩手握緊,這場單打三終於落下了帷幕。

……

不二剛幫大石將手冢的手臂處理好就聽見一聲驚呼從後面傳來。

「失憶!」

不二不著痕迹的睜開了雙眼,又再次皺眉合上。放下手中的冰袋走向被眾人圍在中間的越前。

「什麼都記不得了嗎?」雖然緊皺的表情顯得有些嚴肅,但聲音卻在遲疑中帶了人小心,尤其是對上越前閃躲的雙眼。

「對不起,我……」沒有平時囂張的語氣,連自稱都變成了禮貌用語,乖巧的嚇人,這還是他們認識的越前嗎?

「喂!越前,你別給我開玩笑!」暴躁的海堂伸手扯著越前的衣領,失去記憶不知所措的人害怕的合上眼睛。

「海堂!」不二出聲喊道,清醒過來的海堂放開了越前,一臉沮喪的雙手握拳。這個學弟不知何時竟然變成了能讓他們安心的存在。如同手冢前輩和不二前輩般,讓人信服和倚仗著。

「對不起!」被放開的越前側身躲到了不二身後,手抓住身前人的衣角有些顫抖。被不明所以的帶到這裡,還被一臉兇相的人喊叫一通,對於腦海中一片空白的他來說,下意識的躲在他認為安全的地方。

「小不點……」菊丸的貓眼皺了下,一臉擔心。

「雙打二立海大附中,柳蓮二x切原赤也。青春學園,乾貞治x海堂熏。」

隨著播報聲,四人走向比賽場地。而留下的青學眾人一臉頭疼的看著將球拍伸手按著玩的越前。

「總之,先讓越前看下比賽吧。」在後方坐在的手冢開口,眾人只能苦笑著點頭,將目光轉向賽場。

熱門推薦:

或許是太過激動,才讓人聲隨著氣氛高揚;或許是太過難得,才讓眾人齊齊在此匯聚;或許是太過期待,才讓兩隊隔網就已碰撞。視線相交下,是各自獨有的傲然,看似微笑的臉也難藏其下的戰意。

兩隊人隔著網一字排開,站在對面的人就是今天的對手。不二眯著眼打量著對面的人。白色的頭髮顯得有些張揚,隨意的站姿漫不經心下是對自己絕對的自信。仁王並沒有看向對面,腰雖不像平時那般彎著,卻含著頭不在意的笑著,視線偶爾向著前排掃去。

不二身旁站著手冢,而本應在手冢前面站的是此次的單打一,越前。但那一樣的身高和頭上的扣著的帽子下,站著的卻是一個雙腿有些顫抖的人,只要細看都能察覺出那人的緊張和心虛。不二心下暗自嘆了口氣。

站在那的是代替因為突發原因還未到場的青學小支柱的堀尾。真是破綻百出。

而站在堀尾對面的……正是此次立海大的單打一,幸村精市。

這大概是他第一次見到賽場的幸村。不同於那些只拍到片段的錄像。站在那的人有著從未有過的陌生。不二的眼看的不著痕迹,卻也忍不住停留了片刻。眼角帶笑的人樣子是那般熟悉,但給人的直觀感受卻又大不相同,甚至可以說有些陌生。隊服的外衣披在肩上,帶著凌然的氣勢。不同於真田手冢他們的面無表情,幸村依然掛著禮貌的笑意,卻不能讓人感到溫度,那是一種帶著疏離和桀驁的笑。

至少不二從未像現在這般,深刻的認識到……他們是對手。

「真是沒氣勢喲,一年級小鬼。」含著頭掃視著的仁王突然開口,讓本就緊張的堀尾全身都顫抖了下,也讓身後在觀眾席等待的其他一年級到吸了口冷氣。

一見鍾情[快穿] 「ma……madamada…dana。」堀尾結巴著總算是將越前的口頭禪說了出來,然後似乎恢復了以往吹牛的『氣勢』,按著帽檐開始裝酷,雖然離酷這個詞很遠就是了。

「呵,請多指教。」幸村只是掃了眼就不再關注對面的人,那樣蹩腳的偽裝,讓看慣了仁王詐欺的他只能嗤笑。看來青學的小支柱又出了什麼問題。但這都不在他的關心範圍內。掃了眼站在身旁的真田以及對面的手冢,這兩人果然不出意外的對上了。

單打三,諷刺也是都瞭然於心的位子。如果青學派出的是越前,那麼曾經輸給他的真田不會再輸。而如果是手冢,他也不妨讓真田完成一下三年來的心愿。

至於周助……雖然猜測到了,卻不知會發展成什麼樣。不二永遠會給人意料之外的答案。但這個對手卻並不是他能輕易贏的。

不論怎樣,最後還有他。

雙方在禮貌的敬禮後走向自己的場地,舉辦方並未將兩隊人相隔太遠。同處場地的一邊,兩隊中間不過隔了個樓梯過道罷了。場內的教練席上,青學這邊坐的是龍崎教練,而立海大那邊卻是部長,幸村精市。

那人雙手抱膝,眼睛直視著賽場。臉上是凌厲中帶了分從容的笑意,顯得處變不驚,淡然**。站在觀眾席的不二暗自定了下心,他雖一時吃驚於幸村從未見過的冷然桀驁一面,卻也更加看清了自己的立場,他們現在……是對手!

「情況本大爺都知道了。」不知何時出現在後方的跡部對著焦急的桃城說道,張揚的笑意下卻是無法遮掩的好心,後者急忙跟上跡部出了球場,坐上直升機去接他們狀況百出的小支柱。

不二握著的手鬆了下,剛登場就引來熱議的兩人已經打響了比賽的序幕。雖然鬆開了手卻無法放開心,總有不好的預感縈繞在心中。

「小不點那傢伙,連全國大賽都會遲到。」菊丸明明是抱怨的語氣,但一雙不時看向出口處的眼睛卻暴露了其中的擔心。

「英二。」大石留著汗不知道該說什麼,此時場上千變萬化的局勢又一次牽動眾人的心。

手冢在這一屆的網球手心中很特殊,有因為直觀的看過他的比賽而震撼的,亦或是因為別人的介意而多加關注的。曾經所有人都認同著,幸村不在時國中網球界的第一人就是皇帝真田。但真田自己卻有著永遠無法跨過的高壁,那就是手冢。國小時的一場完敗讓真田記了三年,但前兩年青學都無緣全國,所以三年以來的執著都賭在這一場勝負上!

手冢無疑是強大的,真田的風林火山用盡也還是敗在了領域的手裡。不論是帶有侵略性的扣殺還是冷靜的短球,都一一被領域所劫,無所避免的牽引到手冢身邊。讓真田一時無計可施。

但看似佔盡上風的手冢卻也並非如眾人眼中的那般輕鬆,腳下領域的範圍在不規則的擴大,所需要的計算和氣力也越加攀升。

這次角逐,真田想正面擊垮手冢領域!

不二隨著比賽的進行,本就不安的心,隨著兩人逐一拿出更深層的絕招后,也就更加忐忑了。被動如雷霆所擊破的百鍊,被難知如陰所克制的才氣。場上的手冢如同被束縛住了手腳,進退無力。

「就如同手冢被封印的兩個絕招一般,真田為了打到手冢也封印了兩個奧義。」兩隊的距離並不遠,幸村的話可以清楚的傳到青學一眾的耳力。卻也讓聽到的人不知該作何反應。

手冢將被雷擊落的球拍重新拾了起來,看著自己的左臂再一次做出了決定。

本是場激動人心的比賽,卻在雙方的倔強中變得讓人揪心。球被一次次的彈出場外,左臂的紅腫也越發明顯。手冢凌然立於場中的樣子帶給眾人的不是安慰,而是不忍去看的側首握拳。

雷的光芒再次劃過,閃電般的襲向對面。而同樣散發著魅影的螺旋將球牽引著彈出場外。換髮后是四記無解的零式發球。

「……!」與觀眾席的歡呼不同的是青學一眾人嚴肅焦急的神情,他們的部長竟是想要又一次犧牲自己的手臂!

「5-4!」裁判的聲音響起,回到場邊教練席的手冢**著被隊友敷上冰袋。而另一邊的立海的真田卻沒有那麼配合,被拒絕的學弟拿著手中的東西左右為難。

幸村站在教練席的一旁掃了一眼對面的青學。坐在那的人一雙眼裡沒有半分猶豫,或許信念不同,但作為同樣從懸崖邊上掙扎回來的人。他絕不會小看那人的決意。

「真田,下一場試試用林來引誘魅影,看準時機再使用雷。」幸村的聲音並不大,但傳入真田的耳中卻如編鐘般的震耳。

「你讓我放棄正面交鋒!」站起來準備上場的真田的一臉吃驚的立在原地。

「如果你是這樣想的話,那麼,是的。」幸村撇過目光,冷然中帶著決斷的視線讓人不由的恐懼。「一切都是為了——立海大的三連霸!」

再次開始的比賽隨著『徐如林』的出現而打破平靜,叫喊聲和罵聲充斥在耳邊,面對來自對面的聲音立海一眾只是注視著賽場,除了切原一臉的擔心表漏於外,其他人依舊一臉嚴肅。仁王的視線劃過下面的教練席,在一眾嚴肅中無所謂的笑了下。他能看出除了切原外還是有人不太贊同幸村的命令,比如不漏聲色的軍師和桑原。但總歸沒有說什麼。這就是立海大,沒有人會質疑幸村的決定。那怕那有些極端。當然,他可沒有那些糾結,畢竟在他看來這個決定很準確。

看,場上的形式不是改變了嗎。

「game立海大7-5!」

癱倒在地的兩人大口的喘著氣,真田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向對面,雙腿因為雷使用過度的紅腫,青紫嚇人。但這些都沒有阻止他前進的腳步,停在躺在地面的手冢面前,伸出右手。

兩手握緊,這場單打三終於落下了帷幕。

……

不二剛幫大石將手冢的手臂處理好就聽見一聲驚呼從後面傳來。

賴上帥總裁:人家要翻身 「失憶!」

不二不著痕迹的睜開了雙眼,又再次皺眉合上。放下手中的冰袋走向被眾人圍在中間的越前。

「什麼都記不得了嗎?」雖然緊皺的表情顯得有些嚴肅,但聲音卻在遲疑中帶了人小心,尤其是對上越前閃躲的雙眼。

「對不起,我……」沒有平時囂張的語氣,連自稱都變成了禮貌用語,乖巧的嚇人,這還是他們認識的越前嗎?

「喂!越前,你別給我開玩笑!」暴躁的海堂伸手扯著越前的衣領,失去記憶不知所措的人害怕的合上眼睛。

「海堂!」不二出聲喊道,清醒過來的海堂放開了越前,一臉沮喪的雙手握拳。這個學弟不知何時竟然變成了能讓他們安心的存在。如同手冢前輩和不二前輩般,讓人信服和倚仗著。

「對不起!」被放開的越前側身躲到了不二身後,手抓住身前人的衣角有些顫抖。被不明所以的帶到這裡,還被一臉兇相的人喊叫一通,對於腦海中一片空白的他來說,下意識的躲在他認為安全的地方。

「小不點……」菊丸的貓眼皺了下,一臉擔心。

「雙打二立海大附中,柳蓮二x切原赤也。青春學園,乾貞治x海堂熏。」

隨著播報聲,四人走向比賽場地。而留下的青學眾人一臉頭疼的看著將球拍伸手按著玩的越前。

「總之,先讓越前看下比賽吧。」在後方坐在的手冢開口,眾人只能苦笑著點頭,將目光轉向賽場。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com)。 金屋藏嬌6

王太后這幾年一直看着太子劉徹獨寵陳阿嬌,早就看不慣了,之前劉徹尚未登基,她就隱隱流露出不悅,如今劉徹登基,她榮登太后寶座,似乎有了底氣,開始着手試探。

王太后的試探便是替劉徹選了幾個美人,還十分客氣地當着劉徹的面向白蓮徵求同意。白蓮微微皺眉,微笑着答應了,皺眉轉眼即逝,若非劉徹一直關注着阿嬌的表情,也抓不住那瞬間的不悅。

阿嬌不樂意?劉徹疑問。在他眼裏阿嬌是再賢惠不過的皇后了,上輩子將他的皇宮打理得井井有條,即使因爲多年不孕退居長門宮,也將皇宮打理得井井有條,如此賢惠深情的皇后如何讓他不心懷愧疚,特別是在他死後的日子裏,他才知道她不孕的緣由竟然是送給她的香囊,即使他這麼殘忍地對待她,她仍那麼深愛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