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

聞言我不解的看着紅衣,紅衣點點頭道:“就是之前與我一起來此的年輕人,他是修羅門的長老,更是,更是我的弟弟!”

“啥,你弟弟?”

聞言我快崩潰了,這他媽怎麼弄,血神石精魄肯定沒辦法弄出來了,每個門派都有那麼多強者,我去搶等於找死。

“算了!”

紅衣突然落寞的看着勉強一笑,苦澀的道:“這件事就算了,可能這便是我的宿命!”

“想想,在想想,肯定有辦法的!”

我看着紅衣落寞的樣子,也不忍讓她就這麼放棄,可是我還真他媽想不出一個好辦法,我看着豬妖,豬妖搖搖頭表示他也沒辦法。

“猴哥!”

我突然想到猴哥,這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了,我看着豬妖道:“我們聯繫猴哥吧,只要猴哥出手,就算是神界的神主來了,也沒辦法!”

“可是猴哥現在正在參悟的緊要關頭,這麼做,不會捱罵?”豬妖看着我嘗試的問,見狀我嘿嘿的一笑,看着豬妖道:“豬哥,昨晚玩的爽不爽?”

“幹什麼?”

豬妖見到我的表情渾身一陣雞皮疙瘩,我則曖昧的一笑道:“只要你把猴哥說服,其餘九位聖女在感恩之下,你說,你抱得美人歸是不是很正常啊?”

“爲什麼不是十位?”

豬妖聞言不解的看着我,而我則是一愣,紅衣也愣了,我兩相互看看,紅衣便臉紅的低下頭去了,心裏一萬個對豬妖說草泥馬,老子可不是這麼想的啊。

“哈哈哈!”

豬妖見到紅衣臉紅的低下頭去,便曖昧的看着我笑,我忙道:“別他媽瞎想,我只是潛意識裏把紅衣姑娘刨除了!”

“嘿嘿嘿!我懂,我懂!”

豬妖一臉他懂的表情,可我心裏去再罵,你懂尼瑪你懂!

“那此事就交給你了,沒問題吧?”

我也懶得解釋,現在只要豬妖出面,那猴子應該會答應的,豬妖卻搖搖頭道:“猴哥的性子我太瞭解,若沒有一個好的理由,他是不會來的!”

“好理由?”

聞言我看着豬妖想了想,然後道:“你要是和猴哥說,搶回來的是你的媳婦,這關乎於你豬哥的幸福,你說猴哥會不會管?”

“這個…….”豬妖聞言倒是沉吟了一下,點點頭道:“可以試一試!”

“哈哈,就這麼定了!”

然後我回頭看着紅衣道:“紅衣姑娘,還得勞煩你跑一趟,你跟那九位姑娘說一下,只要她們願意做我豬哥的老婆,就會有人把她們搶走,到時候也不會連累到她的家人!”

“這,好吧!”

紅衣聞言也沒有別的辦法,便點點頭,可她由於並不瞭解猴子的本事,便看着我道:“那個,你所說的猴哥,什麼修爲?|”

聞言我看着紅衣笑道:“你就放心的去吧,猴哥的實力,至少修羅界的強者加在一起,都留不住他!”

“這麼強!”

紅衣聞言眼睛一亮,然後我便催促她趕緊的去,要不然耽誤了事情,可不怪我,紅衣聞言便又一次興奮的走了。

“張亮,你這麼做好嗎?”

豬妖看着我,我聞言則點點頭道:“我覺得甚好,不僅救了她們,還給她們找了個強大的夫婿,雖說你是頭豬,可是你卻是一頭英俊瀟灑並且強大的豬!”

我看着豬妖馬上要變臉,趕緊又補了一句,豬妖這才臉色緩和的瞪了我一眼,然後道:“你小子不會是看上紅衣姑娘了吧?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在拈花惹草,我可不饒你,九妹還在妖界等你呢!”

“知道了,知道了!”

聞言我忙安慰着豬妖,看着他越說越激烈,我都怕他回去之後跟小九說這件事,我連忙安慰着豬妖,直到豬妖滿意,我才舒了口氣。

我和豬妖便在這座山脈上等待着紅衣的歸來,紅衣也並未讓我們等的太久,很快便又回來了,這次卻並不像上一次那麼神色暗淡。 “公子,我回來了!”

紅衣一落下身子,便笑盈盈的說道,見狀我嘿嘿一笑道:“她們都答應了?”

“答應了!”

紅衣點點頭,豬妖聞言則是美得不得了,我見狀便對豬妖道:“豬哥,事已至此,你便找個地方把猴哥引來吧,至於我,我則回煞魂門了!”

“呃,你不跟我一起見猴哥?”

我白了一眼豬妖,道:“猴哥要是看到我,他一定知道是我出的主意,我纔不想去看猴子發威!”

“說得好像你不去,他就不知道你出的主意是的!”豬妖嘀咕一句,然後我對紅衣道:“紅衣姑娘,你回去吧,安心等待,保證你們都會沒事!”

“好!”

紅衣聞言點點頭,然後看着我遲遲不走,見狀我疑惑的道:“紅衣姑娘你還有其他的事嗎?”

“啊,沒有!”

紅衣聞言臉瞬間就通紅,然後快速的離開,彷彿在逃跑是的,見狀我奇怪不已的道:“真是奇怪!”

“奇怪個錘子!”豬妖白了我一眼道:“這紅衣姑娘八成是看上你了!”

“哈哈哈!”

聞言我大笑幾聲,然後面目嚴肅的道:“豬哥,我可是有家室的人,我也是很正經的男人,我更愛我的女人們,我豈會見一個愛一個?”

“誰信?”

豬妖鄙視的看了我一眼,我聞言臉瞬間變成賤笑道:“不過話說回來,老子的魅力無窮,神仙也擋不住,這女孩子見了我這麼英俊又瀟灑,而且實力有這麼強大的男人,不心動纔是奇怪了!”

“滾!”

豬妖聞言一腳踹來,可我卻敏銳的躲開,然後哈哈大笑的離開,豬妖看着我遠去的背影嘀咕道:“就你這小子,要是不看着,九妹不知道得爲你傷心多少次!”

我此時已經回到了煞魂門,一回到烏山的宮殿,便見到烏明居然在,心思一轉,也不知道這烏明來此幹嘛。

“山兒,你回來了!”

烏明已經看到了我,我聞言忙笑着上前道:“父親,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準備的怎麼樣,明天便是要進入捕殺空間的日子了。”烏明看着我一副慈父的模樣,而我聞言道:“父親,門中有多少會進入捕殺空間?”

“嗯,爲了你的安全着想,我讓明宇長老和金童長老,黑風長老三位一起帶領你們進入捕殺空間,這樣對你們的安全,我也能放點心。”

烏明說完,我不解的道:“父親不去嗎?”

“這次我便不參加了。”烏明說完,看着我道:“你上次跟我提的事,爲父考慮過了,金童長老手下的鬼臉一直忠心耿耿,如果不讓他進入,實在說不過去。”

“既然父親爲難,便讓他一起進入吧!”我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烏明見狀奇怪的看了一眼,見狀我心中一驚,忙笑道:“父親也說了,鬼臉對門中忠心耿耿,我若是還這麼任性胡爲下去,難免讓長老們不滿。”

“呵呵呵!”

烏明聞言笑出聲,看着我點頭道:“好,你能這麼想,說明你真的長大了,爲父以後也就能放心的讓你接管門派中的事情。”

“好了!”

烏明這時突然道:“爲父還有點事就不多留了,你準備一下吧,明天爲父會隨你們一起去修羅門!”

“好!”

我點頭應諾,烏明便轉身走出宮殿,我送至宮殿外,烏明便用神通消失,我追尋其氣息直到他又去了後山的山洞,研究那勞什子的丹藥去了。

“幸好我及時反映過來,要不然恐怕要被這烏明看穿了!”我也暗自慶幸,要不然之前的努力就白費了。

“哼,速來見我!”

就在這時,我的耳朵裏突然響起熟悉的猴子聲音,我渾身一激靈,我心中立馬苦澀起來,這豬妖肯定又把我賣了。

“猴哥,哈哈,你來了,實在剛纔有事,有失遠迎啊!”

我一出現在山脈中,便看到猴子和豬妖正在一起,而豬妖一臉的幸災樂禍,猴子則是有一副莫測高深的樣子,與我第一次見到他差別好大。

“嗯,大魔皇召見,我哪敢不來!”猴子陰陽怪氣的說着,聽得我直咧嘴,嘿嘿一笑道:“猴哥罵你真能開玩笑,這一來就取笑我!”

“好了,別賣弄你的風騷了!”

猴子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然後道:“方纔你和那人的談話,我都聽到了,明天便是捕殺空間開啓的日子,雖說你們的實力夠強大,可進入捕殺空間的神界之人不乏強者,你們也得多加小心!”

“嗯!”

我點點頭,猴子便看着豬妖和我道:“至於二弟說的事,我既然來了,就不可能不管,不過下次不可亂用傳訊玉符,要不然你們性命攸關的時候,沒有了傳訊玉符,我無法直接出現,那樣子你們就危險了!”

“明白!”

我立馬像是一個聽話的小孩,猴子說啥我答應着,猴子見狀看了我一眼,然後無奈的搖搖頭,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牙籤模樣的東西。

“這個寶貝,一直跟着我,可我現在也用不到了,二弟有九齒神耙,這件寶貝便交給你先用着吧!”

猴子一拿出這牙籤模樣的東西,我先是不解,隨後我身子一震,脫口而出道:“臥槽,定海神針?”

“什麼定海神針?”

猴子明顯還沒有恢復記憶,不解的看着我,我聞言接過這牙籤沒等猴子交給我方法,便道:“大,大,大,大!”

猴子驚訝的看着我居然說出了這牙籤正確的用法,瞬間就變成一根棍子大小,我喜悅的道:“猴哥,多謝你贈送如此寶貝給我!”

“是借!”

猴子翻了翻白眼,聞言我嘿嘿一笑道:“都一樣,都一樣!”

“哼!”

猴子聞言冷哼一聲道:“只要你好好的對待九妹,這根如意金箍棒送給你也不是不可以!”

“猴哥,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聞言我不樂意了,我瞪了一眼豬妖,然後對猴子道:“我可沒有在修羅界拈花惹草,我對小九的心天地可鑑,日月可表,當然了,我還有幾個媳婦兒,你也是知道的,但是我絕不會在找!”

“真的?”

猴子和豬妖都一臉不信的看着我,我拍着胸脯道:“自然是真,這還能有假不成?”

“最好如此!”猴子說完,看着我道:“要不然,俺老孫…….”

“等一下!”

就在猴子說出這句話時,我突然身子一震,而猴子也一震,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驚道:“猴哥,你恢復記憶了?”

“不是恢復記憶,我也不知道爲何方纔脫口而出這句話!”猴子搖搖頭,看他的樣子不像是撒謊,那麼就一種可能,猴子距離恢復記憶已經不遠了,那麼他的修爲也就距離無上之境不遠了。

“猴哥,看樣子你已經參透了無上之境!”我滿臉的驚喜,猴子則是點點頭又搖搖頭道:“我確實又有突破,只是距離無上之境,就彷彿隔着一道膜,怎麼捅也捅不破,這裏事了,我便會閉關,如果你們沒有什麼事情,最好不要傳喚我!”

“嗯!”

我點點頭,猴子看着我和豬妖道:“行了,你倆回去吧,明天我會準時出現的!”

“嗯!”

聞言我也沒有再多說什麼,我看着豬妖道:“豬哥,我們走吧!”

豬妖還想說點什麼,但吧嗒了一下嘴,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好!”

豬妖說完便跟猴子道個別,然後我倆飛身離開,路上豬妖又變回了原先的樣子,我回了烏山。 翌日

煞魂門內上自門主,下自所有的弟子全都在廣場上聚集,烏明和六位長老,還有三位黑袍男子在前,看着煞魂門衆多弟子以及長老侍衛。

“這次煞魂門進入捕殺遊戲空間有一百五十人,這一百五十人都是我煞魂門的佼佼者,本座希望你們在明宇,黑風,金童三位長老的帶領下在捕殺空間內可以儘可能的提升修爲。”

烏明一說完,衆多弟子則有興奮,有期待的,但也有沒有資格進入的弟子滿臉的無奈之色,烏明卻並不在意,而是繼續道:“十大門派中除了修羅門,全部都是後進之大派,他們之所以能發展到如今的實力,便是因爲數次進入捕殺空間後,培養出數十位神王境的強者,久而久之漸漸追上修羅門的腳步。”

“他們可以,難道你們就不可以嗎?你們有什麼比他們差的嗎?”烏明說到這裏渾身的氣勢散發,一股睥睨一切的氣勢讓全場的弟子都爲之一震。

“現在,本座親自送你們前往修羅門!”

烏明說完,大袖子一甩,一股澎湃的力量包裹住一百五十多個弟子,而我也在衆人之內,我便感覺到身子一晃,然後便清晰的看到,我彷彿身在一個布袋之中,其餘的弟子也全部都在內,包括豬妖,鬼臉等等。

“豬哥,你沒事吧?”

我已經一眼便看到遠處的豬妖,豬妖聞言看向我搖搖頭,而我又對鬼臉傳音,鬼臉同樣搖搖頭,由於我在這布袋空間中,具體外面過了多久我並不知道,我只知道幾句話說完我的視線便見到了修羅門的山門。

羣山繚繞,山脈高聳入雲霄,大的難以想象,看守山門的弟子全都是即將突破的妖皇境弟子,而且不下數百,可見修羅門能成爲修羅界十大門派之首並非浪得虛名。

“報上門派。”

守山弟子首領面色嚴肅的看着我們,烏明畢竟是一派之長,面色帶着威嚴道:“本座乃煞魂門門主,帶領衆弟子前來進入捕殺空間。”

“可有捕殺令!”

守門弟子並未因爲烏明是煞魂門門主便有絲毫的好臉色,而是依然面無表情的看着烏明,烏明聞言臉上出現惱色,道:“你難道沒見過本座?”

“少廢話,不出示令牌不準進入修羅門。”

守山門的首領毫不客氣的迴應,烏明聞言心中惱怒異常,可他卻也不敢放肆,畢竟這裏是修羅門,隨便出來一個長老都能滅了他!

烏明悻悻的拿出捕殺令,守山門的首領看過,然後便吩咐衆人讓路,烏明這才帶着我們一起進入修羅門。

“血荒門,血荒上人率領門下前來進入捕殺空間。”

我剛隨着烏明進入修羅門的山門,便聽到一個朗朗的聲音,烏明聞聽是血荒門的血荒上人,便回過頭去,然後便看到守山門統領連看都沒看便放他們進入,一種屈辱感油然而生。

“呵呵,這不是煞魂門的烏明門主麼。”

血荒上人也是一個二流的門派門主,可他受到的待遇明顯要比烏明好多了,而我看着烏明臉色有一點尷尬的道:“血荒兄,上次一別已經有百年,沒想到血荒兄的實力精進這麼多。”

“哈哈哈!”

✿ттκan✿¢ ○

血荒上人聞言大笑幾聲,囂張之意濃厚,道:“烏門主說的倒是實話,可見是直爽之人,只是以本座看,烏門主的實力似乎並沒有增長多少,是不是平日只顧玩樂了?”

“放肆!”

烏明身旁的三個黑袍男子聞言眼中全都露出了殺意,這三人的殺意之濃厚,就連我見了都暗暗心驚,那血荒上人雖然看出此三人的不同,可卻並未在乎。

“烏門主,什麼時候喜歡養狗了?還是這麼不聽話的狗?”

血荒上人的話語刻薄異常,烏明縱使在能忍此時也不可能無動於衷,畢竟這麼多門下在看着,遠處更有修羅門的弟子在看熱鬧。

“哈哈哈!”

烏明彷彿怒急而笑,然接下來的話卻讓血荒上人立馬臉色大變,烏明笑完開口道:“血荒上人倒也有趣,自己給別人當慣了狗,現在看到誰都以爲是自己。”

“烏明!”

血荒上人聞言立馬臉色陰沉下來,而且大有要出手的意思,血荒門的一衆弟子也頓時都個個大怒,隨時都準備一擁而上。

可烏明卻視而不見,然後看着衆多門下道:“我們走!”煞魂門衆弟子本都是怒容滿面,但聽到門主那番話後,全都個個臉上帶笑,然後一起轉身離去。

“門主!”

一個長老滿臉怒容的看着血荒上人,血荒上人卻攔下他即將要說出口的話語,道:“本座知道你要說什麼,但這裏是修羅門!”

“是!”

血荒上人和長老的對話,我卻聽在耳朵裏,心中卻感到好笑不已,這傢伙是不是吃飽撐的,不敢動手,還他媽自己找罵。

不過一想到烏明方纔那毫不留情面的話語,赤裸裸的是在扇這血荒上人的臉,我這心中到也爽,老子最見不得裝逼的人。

可我看着烏明的背影,心裏卻爲他有那麼一絲擔心了,這血荒上人明顯就不是什麼好鳥,這烏明此次不進入捕殺空間,返回煞魂門的路上,恐怕要有危險。

我隨着烏明一直走到修羅門的主殿,主殿的廣場大的沒邊,此時已經聚集不下百萬的修羅界修士,這些修士都是來自各門派,以及一些單獨的修士。

看着這些強大的修士,我心中也是暗暗吃驚,就是網絡妖界所有的妖皇境界強者恐怕都不如這裏十分之一,更何況這些人中還有不少的神王境,就算是那些妖皇境的修士也最低的也已經達到第九重。

不對比不知道,這一對比,這修羅界要是跟妖界開戰,一個照面妖界恐怕就要全軍覆沒!但也有一點修羅界比不了,現在妖界有猴子,而修羅界卻不知道有沒有能達到至強者的神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