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肉肉肉肉!”

卡西姆皺起眉,“吵死了。”到底眉宇間那股陰鬱緩和了一些。

小豆看在眼裏、不動聲色,笑嘻嘻地鬆開手由着他把她拎開,還不忘從他手裏把餅搶回來繼續啃。

健氣系開場白輕鬆破僵局。她緊走一步、自然地和他並肩走起來,仍是輕鬆的閒聊語氣:“寶石出售之後,手頭應該能寬鬆一些?”

“沒那麼簡單。”卡西姆頭疼地拍着肩上的餅渣,“之前哈桑又帶來一批人,賽娜普去黑市私運武器分發,尾款還沒有付清,這次的錢也只剛夠填上窟窿。”

“擴張得太快,要養的嘴巴也會變多。負擔不會太超過嗎?”

卡西姆眼神微微一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們需要更多力量。”

“……”小豆若有所思地靜了靜,片刻後說道:“你要去找阿里巴巴說過的那個密道的位置嗎?”

聞言,卡西姆停住了腳步、看向她。

小豆毫不在意地笑笑。

“……打算什麼時候去?”

作者有話要說:下章跳時間,十八歲的卡西姆將釋放驚人的爆發性男神力……嗚哇好期待!

碼字碼得快死了,吐血看着這周的兩萬一……

~這一次格外簡潔的霸王列表所以終於可以挪出時間寫感謝詞了~

空扔了一個地雷麼麼噠!熟面孔!!!

拯救世界的少女a扔了一個地雷*翻天的id十分霸氣。忍不住念三次!

隆包子扔了一個地雷

隆包子扔了兩個地雷嗚哇包子舔舔舔舔!總覺得好久沒看到寂寞如雪!?

泥泥扔了一個地雷泥泥簡直是我的貼心小棉襖qaq 伴隨着一道悚人的尖銳夜梟啼聲,巴爾巴德王宮內亮起了熊熊火光。

巴爾巴德王重病,王宮內人心動盪不安;權力遷移之際,下到普通的宮人侍衛亦難專職守,宮廷外側起火後遲遲沒有和內宮互通消息,宮人們四散奔走、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火勢越來越大,自然也就沒有人注意到去往王宮北側救火的侍衛全都一去不返。

……

一腳踩在一個暈倒的侍衛臉上,賽娜普俯身扒開他的眼皮看了看,輕佻地吹了個口哨,轉頭說道:“分出一半人去幹活。”

——北側王宮一隅,空地上站滿了凶神惡煞的盜賊,還有不少盜賊正源源不斷地翻入宮牆。地上橫七豎八地倒着幾名宮人與侍衛,都是外頭望風的盜賊打暈的。在賽娜普的命令下,盜賊們分出一部分繼續望風,另一部分則加入了運送王宮庫房財帛的行列。

小豆按照約定的時間返回王宮北側時,正好看到這一幕。

距離那天在貧民窟巧遇阿里巴巴已經過去數月有餘。在這段時間內,卡西姆通過各種渠道摸清了王宮內儲納財物的倉庫周圍的建築結構與守備輪換的情況,又將阿里巴巴所說的密道加以擴充。

計劃周詳、武器齊備,這支由一名貧民窟少年率領的盜賊團終於第一次露出獠牙、將挑釁的矛頭對準了這個國家的極權象徵所在——巴爾巴德王宮。

以王宮爲劫掠目標,大概在這個國家所有的盜匪眼中都是天方夜譚。儘管盜賊團內有不少反對者,但卡西姆還是行動了。如果這一次他們能夠成功,那麼除了財富之外還會有更大的收穫——“王室”這座從前在衆人眼中不可攀越的高山地位將會崩解,從而有更多人站起來響應以卡西姆爲首的盜賊團的起義。

因此當盜賊們侵入王宮、發現一切都進行得順利到不可思議時,人羣沸騰了。

……

小豆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盜賊們行動迅速,這時庫房已經掏空了大半,接近尾聲,餘下的就是火勢被控制之前帶着財物從密道脫出。擡頭望去,就看到卡西姆正站在宮牆石階的高處監看下頭的盜賊。

她攏了攏斗篷,穿過人羣朝他走去。

卡西姆遠遠見她走來,便以目光追隨、直到她到他面前,開口問道:“怎麼樣?”

小豆點點頭,“還算順利,東邊的王殿守備很鬆懈。反而是西邊侍衛太多,連進都進不去。”她的任務是混到其他宮殿放火、製造混亂。

卡西姆皺起眉:“和我們得到的情報不一樣。”

“反正目的也已經達到了,無所謂。再說西邊的侍衛都是起火後被臨時調動過去的,怪不得提供情報的人。”小豆搖搖頭,“東邊是王殿、西邊是大王子的居所,眼看王就快要病死了,侍衛也想先討好未來的新王吧?”見卡西姆疑問的神情,又補充了一句:“是我偷聽到的,宮人們都在抱怨王殿的守備不夠,纔會讓外殿起火。”

她擡起手,指向東面。

“喏,王就住在那裏。”

卡西姆下意識地順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從高處俯瞰,自然能看得一清二楚。王殿的圓頂最爲威嚴壯麗,在月華下熠熠生輝;大概隨便從這樣富麗的建築物上敲下塊磚片瓦,都足以讓下等人餬口數月。

兩人之間陷入靜謐片刻,她突然出聲道:“真可憐啊。”

“怎麼?”

“堂堂一國之君,身染重病、只能躺在牀上一動不動地等死。到了這種時候,哪怕有萬倍於我們的地位、財富又有什麼用?畢竟珍饈滋味再好也嘗不到、牀鋪再鬆軟潔淨也感覺不到。說到底還是和我們長着一樣脆弱的身體,病魔來時完全不堪一擊。”

她認認真真、不疾不徐地敘述着,神情甚至帶着絲少年心性的好奇和探究。

“死亡臨近的不甘心、恐懼和痛苦……王和貧民窟裏被病痛折磨的下等人有區別嗎?生而出身不同,最後還不是都要交匯於‘死’這一點。”

卡西姆被她說得稍稍愣住。只是不等他回答,底下就傳來哈桑略帶猶豫的喊聲:“頭兒!這個怎麼辦?”

兩人同時循聲朝下望去。

哈桑見兩人看過來,就指了指自己肩上扛着的人。

——是阿里巴巴。

“應該是誤闖進來的,剛纔有人把他敲暈了。要怎麼處置?”

卡西姆微微皺起眉:“扔在這裏,別管他就是了。”

哈桑應了聲是,把不省人事的阿里巴巴往牆根處粗魯地一撂。結果動作太大,阿里巴巴懷中滑落了什麼東西,掉在地上發出一聲輕微的悶響;哈桑趕緊彎腰撿起來,抖了抖發現是個布包。卡西姆已經和小豆一前一後走下來,見狀問道:“什麼東西?”

哈桑已經滿臉放光了:“難不成是什麼值錢的玩意兒……”說着三兩下解開布結,瞬間又垮了臉,“?是筆記啊……”隨便翻過一頁,嘟嘟囔囔地:“寫的是什麼?唔,在沙什麼什麼之前,有……有……靠,老子不識字啊!”說着把書遞給卡西姆,“老大,還是你自己看吧。”

卡西姆接過筆記看了看,嘆了口氣,“是‘在沙爾賈王室之前,有位開闢巴爾巴德的賢王。’”

“啥?啥啥?”哈桑開始畫蚊香眼,“算了,老大我還是去那邊幫忙好了,你慢慢研究債見!”

卡西姆無語地看着哈桑火燒屁股似的背影,轉頭瞥見小豆,就看到她正出神地看着地面,片刻後喃喃重複道:“‘在沙爾賈王室之前,有位開闢巴爾巴德的賢王’……”

他疑問道:“怎麼了?”

“這應該是從一本通鑑上摘抄的筆記。……是編撰了一些帝王的生平和諺語的通鑑。你念的時候,我腦子裏就浮現出了所有的內容……”小豆有些不確定地說道,“大概我以前讀過這本書。”

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本能掛突然自動激活,小豆揉了揉太陽穴,又“本能”地想起這本通鑑在市面上雖然是貴重書籍,但也並非一般人不能得見,規模大些的圖書館、學院都能找得到,而且是流通多國的典籍,完全不能作爲推測自己身份的線索。

不過話說回來,這段話的後半段……

艾瑪,好像挺適合鬆腦洞啊。(→_→)

肚子裏念頭轉過兩個來回,小豆慢慢坐到牆欄上,低聲自語:“到底是在哪裏看過……?‘在沙爾賈王室之前,有位開闢巴爾巴德的賢王。他殺死了禍亂國家的一十二名兄弟、爭奪王位的二十一名兄弟,最後登上了王位。學生,你若詰問我[弒親是罪行嗎],我便答你……’”[1]

說到這裏,小豆停頓了一下,擡眼看向卡西姆。

“……我便答你:[這位王所爲的不是罪行。]”

彷彿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她的眸光倏地微微一沉。

“‘這位賢王在位時,沒有吃不飽的百姓。故此,我教化你:能殺死一人的稱爲強盜,能殺死百人的稱爲劊子手,能殺死億萬人的稱爲王。能以殺人爲倍數的活人換取利益的,稱爲英雄。能以殺人爲一國的活人換取利益的,稱爲明君。’”[2]

卡西姆瞳孔微微縮緊了一瞬;片刻後他沉了眉眼,眸光晦暗起來。

“……你想說什麼?”

她沒有立即答話,而是用一種專注的、就像是在思考一道難題似的神情凝視着他。

片刻後她歪了歪頭,問道:“卡西姆。……如果有一天,這個對人民犯下罪行的王室被推翻了,那麼在那之後,你想要做什麼?”

那是不含一絲煽動意味的、純粹的疑問語氣,彷彿她所詢問的亦不是他的動機,而是答案尚不可見的未來。

“……在那之後,你會成爲王嗎?”

……

沒錯。

從那一問開始,小豆終於決定了自己該走什麼路線了——少年,你那最後黑到最終走上自滅之路的扭曲之心,就讓豆神給你矯正一下吧。正能量如豆神,當年美索回憶殺時看遍世間之惡,如今不過是要做常駐在少年人黑得透淨的靈魂裏最後一抹陽光,完全不在話下。

別問她爲什麼這麼做——嚴格來說她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會這麼決定……全憑直覺和喜好而已。

少年能不能成王倒在其次,畢竟她這回人設不明,不能走王道導師路線,但是也絕對不能讓少年成鬼(?)就是了。

不過要做這種類型的少年男神的“陽光”,純白治癒系效果基本爲零。

……所以配合現在她的微妙內黑屬性,再合適不過了。

現在在回想當時那番明君論、那句成王問,小豆覺得那本筆記出現的時機簡直絕妙。那一晚過後,她能感覺到卡西姆最後一處心防消褪,硬要形容那種感覺的話……大概就是,兩人之間從單純的賣萌和買萌關係(?),變成了某種意義上可以平等對話的“同類”?

艾瑪,豆是這個神總結。在某一位面來說,少年擁有同伴,卻恰恰沒有“同類”啊……

說回當下。

既然要說回當下,就……嗯,不得不用一下“時光荏苒”這個詞兒了。

小豆單手杵着腰站在鏡前,一臉微妙的惆悵。

……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三年了啊。

當年的青澀期少女脫胎換骨,人設漸漸步入“成熟期少女”了。對比在盜賊團的頭一年,差別巨大——抽條兒的年紀已過、身段便漸漸窈窕起來,殺傷力已成幾何倍數增長。又因爲做了賊之後得到了充足的體育鍛煉(?),從前的蒼白纖弱設定早就沒了。這會兒鏡中人微微一笑,可稱開掛級別的明豔動人。

遂,豆兒翹着幻尾順了順自己如今已經蓄到腰間的柔順長毛(還有呆毛天線),又將彎刀往腰間一別……

往左轉轉身,耳上墜着的放肆大銀環就叮鈴一碰;

往右轉轉身,啪啪鼓掌感謝巴爾巴德熟女裝露肩露鎖骨露腰露大腿的風情!

小豆勾了勾嘴角,對着鏡子露出一個有些蔫兒壞的笑容。

巴扎黑!單手杵着腰風情帝豆神的萌力泥萌感受一下!

(→_→)哎媽呀,貌似找回了幾分大王豆當年的風采呢呢呢。

豆神會說,這會兒當年在賊團們的熊少年都變成熊青年、再加上全巴爾巴德的漢子都是有志一同的熟女審美,咱的受歡迎度相當的喜人嗎?

巴特,除了卡西姆和阿里巴巴騷年之外沒一個可攻略對象。

……伐開心。

再談談目下的攻略進度。英雄們對待感情,總是各自有各自的一套;搜狗菌是咬住了不鬆口、慎也菌是動心了就要打直球,小王紙是按部就班甜死人,索巨巨是我藏我藏我藏藏藏(?),閃大王是看對眼了直接上。而卡西姆小男神,他的特點……

嗯,是標準的細水長流。

要說人是容器、能容納的情感有限,那麼小小年紀就經歷過弒親、死別,又在苛烈的貧窮環境下長大的少年,大概正因爲所揹負的自身與他人的情感超出了負荷,而至一心一意追逐目標的心情太過強烈,反倒對少年人慕少艾的心情風輕雲淡起來。

說白了還是太敬業了啊。對比一下工作享樂兩不誤的最古任性之王吉爾先生,少年的心累度可是要高了好幾個層級呢。

巴特!雖然戀愛關係還早得很,但是這三年間豆神努力的成果也絕壁十分喜人。

走起來讀者妹妹萌!巴扎黑!

……

小豆一路腳下生風地走出宿處,這會兒盜賊們剛放完飯,正是打掃戰場、三三兩兩紮堆兒啃糧食的時候。見她出來,諸位熊青年的眼睛都亮了,搖着幻尾“豆”個不停,就連小豆從他們飯鉢裏順零嘴兒都不支楞毛(?)。

融入大羣體的一大祕要就是不能窮講究。小豆拿着順來的甜棗咬得開心,邊走邊噴槍子兒似的把棗核兒往廊下放廚餘的大缸裏吐,一枚一個準、敲在缸壁上咚咚脆響不絕;由是,熊青年們更來勁了,有幾個愛鬧事的還把自己鉢裏的棗兒遠遠地扔過去、都被小豆手口並用地接了。大中午的烈陽高照,原本蔫了一半的漢子們都開始笑嘻嘻起鬨。

小豆毫無壓力。論:如何成爲一個接地氣的迷人精。妹妹們,你們學到什麼了麼?

卡西姆這會兒正站在廊階旁和一個身材高挑紅髮青年答對着什麼。小豆走過去,那名青年越過卡西姆先看到了她,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午安。”

小豆回招呼:“午安,老大,拉米爾。昨晚順利嗎?”

“正在跟卡西姆說這件事呢。很順利,已經把運回來的東西送到黑市了。”拉米爾答道,“那我就先去吃飯了。”

小豆目送他背影消失在拐角,再回頭時剛纔一臉正氣的形象全散了架,迅速伸出沾着棗汁的爪扒住了卡西姆,“幹完這筆肯定進賬不少,我已經吃了四天素了卡西姆。”

卡西姆一把扣住她作亂的黏爪,聳拉着眼皮懶洋洋道:“你胖了。”

小豆凝住半秒鐘,隨即一個惡撲直接掛到他背上、卡住了他脖子,猙獰道:“可我心裏瘦!”

由是,卡西姆微妙地稍稍俯了俯身——於是小豆略等於整個兒被他背背上了,掛得更穩當——但他嘴裏仍是一副讓人又愛又恨的淡定語氣:“果然重了……下去。”

小豆“嘿”地假笑了一聲,手爪子在他胸口輕飄飄地一摸,再擡手時指間變戲法似的夾了一把菸捲;然後迅速從他身上跳下來走開幾步,眯着眼晃了晃手上的煙:“先放我這兒,拿肉來換。”

沒等卡西姆回答,那頭遠遠地傳來一路人盜賊的聲音:“頭兒,昨天拉米爾帶回來的貨……”

小豆立刻挺直腰板,擺出一臉談正事的忠臣範兒,微微一笑:“那我走了,頭兒。”說着回頭和一臉不明覺厲的盜賊a擦肩而過。

身後傳來卡西姆略無奈的聲音:“晚上去市場西邊等我。”

注:晚集西邊都是賣烤肉的攤位。

小豆默默地翹了翹幻尾。

咳,事件觸發成功。(→3→)

作者有話要說:[1],[2]:我胡逼的。別當真。

拉米爾是個混血法納利斯(有脣釘)接下來會有萌死個人的演出……

距離這周的任務還差八千字。感覺看到了天堂。

~上期說霸王列表簡潔結果這期霸王列表有點不能直視!?雲迷寶貝快住手我不敢看!!~

蘇ll扔了一個地雷好久不見!

隆包子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313:51:56

隆包子扔了兩個地雷咬肉包!!

靨書扔了一個地雷處女雷太棒惹讓糖哥舔舔你總能想出補血留言的小腦瓜

空扔了一個地雷你也是處女(誒)麼麼!!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日刊少女強力迴歸……

茶丶安扔了一個地雷不太眼熟的id舔舔舔

麥基扔了一個地雷沒見過的id舔舔舔

朝亦扔了一個地雷沒見過又很酷炫的id舔舔舔

浦原氏扔了一個地雷小天使舔舔舔

雲迷這個小妖精突然說什麼霸王票周榜掉名次惹,然後開始嗷嗷丟地雷……一刷新後臺看到刷屏自動評論和地雷嚇cry惹……

↓藍後,我要開始數了_(:3∠)_

雲謎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38:21

雲謎扔了兩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38:35

雲謎扔了三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38:45

雲謎扔了四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38:53

雲謎扔了五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39:01

雲謎扔了六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39:08

雲謎扔了七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39:15

雲謎扔了八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39:25

雲謎扔了九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39:32

雲謎扔了十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6-2419:39:46

Leave a comment